天下無敵2試閱(左).jpg

《看來我的身體天下無敵呢2》第二集試閱文來啦~~th_091_-3

這次將帶各位讀者一窺梅雅莉二三年級的學園生活!!

內容比第一集還要豐富(厚)喔!!

究竟梅雅莉能不能得到夢寐以求的不起眼生活呢?

不過要小編說的話~

大小姐妳還是死心吧。


 

第一章 學園篇 第二年

01第二年
  進入學園就讀後,雖然發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但我決定重新整理心情,迎接第二年的學園生活。
  大家好,我是梅雅莉‧雷葛利亞,今年十一歲。
  我穿上提提拿給我的自費訂製新制服。從今天起我不再隸屬於索爾歐司,而是亞雷伊歐司,所以我決定更改制服的樣式,把西裝外套制服改成了水手服款式。純白襯衫的領子是水手服特有的三角領,白色基底上以深藍色邊條做點綴。我在三角形領子的尖端,也就是胸前別上蝴蝶結畫龍點睛。接著在襯衫底下穿上束腰裙,確認袖子上有縫好學園和所屬班級的徽章。換好衣服後,我在穿衣鏡前左右轉身,檢查穿著舒適度以及整體外觀。
  「嗯,大小剛剛好。」
  「之前的制服太小,已經穿不下了呢。」
  提提聽到我表示滿意的話語,一邊進行接下來的作業,一邊附和我。正如剛剛提到的,看來這個世界的人成長得比我想像中還快,衣服尺寸也要經常更新,實在很麻煩。大家肯定不覺得哪裡奇怪吧,但我身為日本人的記憶干擾著我,在我眼中,包括自己在內,大家看起來都像揹著小學書包上學的國中生,有時不管怎麼樣,心裡就是難以釋懷。
  說個題外話,聽說之前的西裝外套制服在我母親的提議下,開始只在雷葛利亞公爵領地的服裝店販售,然後今年家裡有新生要入學的貴族們聽聞「穿上這套服裝的千金,成績名列前茅」,因此很多人爭相購買,希望能求個好兆頭。而且每間店好像都可以做些不同的巧妙微調,比方更改班級徽章等等,總之就是很努力在做生意。
  我直接坐在鏡子前的椅子上,讓提提幫我梳頭、整理髮型。
  「大小姐,即將迎接令人心神一振,嶄新的學園生活了呢。」
  「是啊,我會參考去年的經驗好好反省,這次我一定要成功,過上路人角色的人生!」
  「路、路人角色嗎?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我也會幫忙您的。」
  我們確認了我今年的目標,整理好服裝儀容離開房間,坐上馬車朝熟悉的學園奔去。
  回到剛剛的話題,我答應學園長的提案後,開始一邊學習索爾歐司的課程,一邊進修魔法相關的基礎知識。但自從我在佛利德老師面前使出我目前會的二階級魔法Magic arrow後,進修魔法的課程就突然少了很多,我也順利地完成了兩邊的學業。
  不過,在我瞭解魔法的相關知識後,突然變得非常期待。
  原因在於這個世界的魔法,不會因使用者而產生差異。意思是擁有龐大魔力的我所施展的Magic arrow,和其他人施展的Magic arrow,全都有著同等的效果與威力,不會因持有的魔力產生差異,我也就不需要再去控制力道。對於時常和控制力道苦戰的我而言,是個非常美好的消息。
  而且亞雷伊歐司沒有索爾歐司那樣的武術大會,也是我滿懷期待的主因。魔術師之間沒有對戰比輸贏的概念。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魔法威力沒有個別差異,但這也意味著階級魔法間有絕對的強度差別。不管有多少會使用二階級魔法的魔術師一起進攻,都絕對贏不了會三階級魔法的魔術師。不同階級造成的落差之大,導致不必比賽,雙方能使用多強的魔法就已經決定輸贏了。此外,就讀亞雷伊歐司想成為魔術師的人數,遠遠比別的班級想成為其他職業的人少。學園也不希望因莫名的競爭失去貴重人才吧。
  總而言之,在亞雷伊歐司沒有需要互相競爭、會害我失手變醒目的活動,使用魔法也不會有個別差異。在這個班級,非常有機會能實現我嚮往的學園生活。
  (不過我之所以會這麼想,全都是因為我在索爾歐司犯下的錯造成的。)
  我一邊在心中盤算,一邊呆呆地從馬車木窗往外眺望,欣賞朝學園移動時的沿途風景。沒多久後,已經看了整整一年的紅磚校門映入眼簾,嶄新的學園生活令我愈來愈緊張。
  我們像往常那樣將馬車停在停放處,我從提提為我打開的車門走下馬車,做了一次深呼吸,抬頭仰望校舍。
  「話說回來,亞雷伊歐司的談話室在哪?」
  雖說有提提跟在我身邊,但我竟然連去過好幾次的新談話室,都完全忘記該怎麼走。儘管被自己的不中用程度深深震撼,心裡卻仍想著反正有提提在就可以安心了,讓自己沒用的程度更上一層樓。
  站在身後的提提以動作回答我的問題。她不發一語地走到我前面,邁開步伐為我帶路,於是我緊跟在後。當我們走進寬廣的校舍,漫步於走廊上時,走廊另一端出現了某個小小的物體朝這邊跑來。
  「梅雅莉大小姐──!」
  「哎呀,薩菲納。妳好……唔!」
  我拎起自己的裙襬,像一名淑女般和她打招呼,可是薩菲納完全沒在管我的動作,直接撲向我懷裡,給我一記擒抱,雖然我沒有受到傷害,仍反射性地把話吞了回去。薩菲納身穿和我一樣的全新制服,十分惹人憐愛,她不斷地用臉頰磨蹭我的腹部。這個場景簡直就像是害怕寂寞的小狗在撒嬌。
  「真是的,薩菲納小姐,身為淑女怎麼能做出那樣的舉動?」
  我沉浸在溫馨氣氛中,撫摸著薩菲納柔軟的栗色頭髮,此時,和我穿著同款制服的瑪基路卡帶著傻眼的表情,從薩菲納突襲過來的方向走近我。
  「……好大……」
  「什麼?」
  盯著走近的瑪基路卡身上某處後,我脫口而出了這句話,接著瞄向自己的胸前。本來還很有自信最近有長大,但我突然心中一陣刺痛,有種自尊心被刺傷的感覺。我太大意了。回想起來,這種制服的設計,某處特別豐滿的人穿上後,那裡好像會特別顯眼。
  「呼~……啊,梅雅莉大小姐,妳好。」
  暫時蹭我蹭到滿意的薩菲納放開大受打擊的我,直到現在才用燦爛的笑容和我打招呼。
  (可惡,她真的是太可愛了啦!)
  她的行為舉止,完全符合我心目中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有的可愛,我拚命壓抑住自己想衝上去抱緊她的衝動。順道一提,薩菲納的某處相當平坦。
  「從今天開始,梅雅莉大小姐就是亞雷伊歐司的學生了呢。果然會覺得很寂寞。」
  薩菲納一臉失落,我摸了摸她的頭,回憶起和索爾歐司的同學們提到自己要轉班時的情景。
  那時當我說明完之後,不知為何大家都一副很能諒解的樣子。
  「這樣說不定是最好的安排呢。」
  「果然是到極限了吧。」
  「如果這樣妳能活久一點,也是好事。」
  每個人都嘴裡這麼說,自顧自地接受了這個改變。
  最受到打擊且為此感到難過的,大概就只有薩菲納吧。不過她被大家帶到一旁,一群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她也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了我轉班的事實。他們到底講了什麼啊……
  「真的是很可惜。結果梅雅莉大小姐贏了之後人就跑了。」
  薩赫雙手抱在後腦勺,說著破壞悲傷氣氛的挑釁發言走到我們身旁,我保持微笑輕踹他的脛骨,讓他閉嘴。
  「又不是以後都見不到。我們還是可以像現在這樣見面,而且只要大家把時間空下來聚一聚,就不用擔心見不到了。」
  我刻意不看蜷縮在一旁的薩赫,對薩菲納如此提議,她馬上精神百倍地表示贊同。
  「再說索爾歐司從第二年開始也要學習魔法,應該會有機會一起上課。」
  瑪基路卡一臉無奈地瞥了眼仍縮在旁邊的薩赫,接在我之後說出鼓勵薩菲納的話。
  「說的也是。啊,那我去上課囉!」
  薩菲納這麼說完後,便微笑敬禮,轉身直接朝索爾歐司的談話室跑去。我和瑪基路卡都一臉溫馨的表情,目送她離開。
  「你呢,你不去嗎?」
  「我要去啊!話說妳們最近對我態度很差喔!」
  薩赫大概是腳終於不痛了,看向用漠不關心態度和他說話的我們,眼泛淚光表示抗議。
  「比起這件事,你要好好保護薩菲納,不要讓那些蒼蠅有機會接近她。」
  我冷冷地對靠過來的薩赫揮手要他快走,同時擔心起怕寂寞又膽小的薩菲納,於是任命薩赫擔任她的護衛。
  「哦!那樣好像騎士喔!好,交給我吧!」
  薩赫將剛剛的抗議拋諸腦後,一副心情不錯的樣子,朝薩菲納離開的方向奔去。
  「梅雅莉大小姐,我們也去亞雷伊歐司的談話室吧。」
  「好……」
  看到我目送兩位好朋友離開,陷入有點感傷的氣氛中,瑪基路卡體貼地提醒我。我點點頭,重新打起精神後邁出步伐。

02妙計
  我在亞雷伊歐司的學園生活,難以置信地和平。
  既不用一開學就在鬥技場和學長對戰,也不用笨手笨腳地拿著武器醜態百出,我對這樣的生活感到很滿意。
  身為轉班生,一開始難免會稍微受到大家的關注,但接下來只要在上課時順利完成魔法實技,等我在索爾歐司的傳聞慢慢沉澱後,大家對我的評價就會降至普通程度了吧?
  (太棒了,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啊!)
  我今天也一如往常,一邊在亞雷伊歐司談話室品嚐提提為我準備的紅茶,一邊在心中興奮地自言自語。
  亞雷伊歐司的談話室和其他班級的談話室差不多,寬廣的空間中有許多隔間,裡面擺放著簡約的木製桌椅和沙發。自從瑪基路卡告訴我最角落處是日照良好的好地方,我只要有空就會坐在那裡。現在,我正和瑪基路卡坐在圍著圓形桌子擺放的四腳椅上。
  「明天的魔法實技是什麼系的魔法?」
  「是火系喔。」
  我喝了一口紅茶,享受著紅茶的香氣,同時向瑪基路卡這麼問道。她也做出和我相似的動作品嚐紅茶,同時回答我的問題。
  「是火啊,真令人期待。」
  要是一放鬆,我肯定會開心到不小心露出奇怪的笑容,所以我刻意做出一本正經的表情。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前世絕對不可能使用的魔法,在這裡可是能正常地使用喔。和能自由自在地活動身體不同的喜悅一湧而上,我的嘴角忍不住要上揚啦!)
  我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默默在心中如此解釋,並回顧起最近在做的攻擊魔法訓練。
  一言以蔽之,上起課來超開心。
  只要舉起手來,就能從自己的手中變出火啊、冰啊,能理所當然地變出那些前世時只屬於幻想的產物,也難怪心裡會興奮到不能自已。更不用說以後能用的種類還會一天比一天多,實在令我難掩笑意。
  「話說回來,真不愧是梅雅莉大小姐。竟然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新生會用的魔法學了將近一半。不論是老師還是學長姊,所有的新生以及同屆學生,都很佩服妳的學習速度。」
  「咦?真的假的?這下糟糕了。」
  「糟糕了?」
  「沒事,沒什麼。我在自言自語。」
  我不小心說溜了嘴,瑪基路卡露出疑惑的表情反問我,我連忙笑著帶過。
  察覺到自己可能會重蹈覆轍,像去年那樣一時玩得太開心而不小心失敗,我在心中暗自決定以後要更加謹慎。雖然我本來想再多學一些來用的……
  「梅雅莉大小姐──!」
  我在腦海中反覆默唸「謹慎」這兩個字,直到這兩個字深深烙印進心裡時,我聽見了從談話室門口朝這邊跑過來的薩菲納的聲音。那一瞬間,我心中的「謹慎」兩字馬上煙消雲散。
  我朝她的方向望去,她身後還跟著一臉悠哉走過來的薩赫。多虧他們兩個,亞雷伊歐司學生的目光全都集中到我們這了。
  (算了,會這樣也很正常。索爾歐司的學生竟然出現在亞雷伊歐司的談話室,而且來訪的還是小有名氣的薩菲納和薩赫。)
  大概是因為兩人老早在第一年就能使用魔法,所以在亞雷伊歐司也滿有名的。而瑪基路卡除了家庭背景外,去年還是亞雷伊歐司成績名列前茅的優等生,這樣的人才聚集在同個地方,自然會很醒目吧。每次只要所有人聚在一起,來自周遭好奇的視線就會讓我很難放鬆,這也是我目前最大的煩惱。
  「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好地方可以去。」
  「什麼意思?」
  我一個人喃喃自語,坐在旁邊的薩菲納聽到後,納悶地向我問道。
  「就是……我們不是有點引人注目嗎?我很難不去在意旁人的視線,所以才在想,有沒有能讓大家安心聚會的地方。」
  「的確是,我也會在意其他班級同學的目光,感覺怪緊張的。」
  我把心裡想的話直接說出來後,薩菲納也不斷點頭表示同意。
  「如果是這樣,那就去和老師申請,借間空教室來用不就好了?」
  「咦咦!可以這樣嗎?」
  瑪基路卡聽到我和薩菲納的對話,用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出了驚人的提案。我也因此不小心發出驚呼,再次被眾人所矚目。我尷尬地低下頭,迴避掉那些視線。
  「如你們所見,這座學園大到不像話,八成有很多沒在用的教室吧。話雖如此,要借的話也要拿出能說服老師們的使用理由才行,而且使用人數一定要有五人以上。」
  (原來如此,如果成立像研究會或愛好會之類的社團活動,學校就會願意借教室給我們了嗎?)
  「我和薩菲納、薩赫先生,再加上瑪基路卡……啊,還有提提,這樣就剛好五個人。」
  「很遺憾,必須是本校學生才能算數。」
  我聽完瑪基路卡的說明後,想盡辦法要湊足人數,強行滿足基本標準,但卻被她否決了,我失望地垂下肩膀。
  「那我們去拜託王子,這樣就有五個人了。」
  到剛剛為止都還興趣缺缺、只是在旁邊聽著的薩赫,突然一臉得意地說出不得了的提案,我、瑪基路卡與薩菲納突然都愣住了。
  「然後呢,借用的理由要說什麼?該不會要跟學校說,我們想要邊喝紅茶邊聊天,所以請借我們教室?」
  這個神經有夠大條的傢伙完全沒有察覺我們三人間的氣氛變化,又接著繼續說下去。
  「這樣學校不可能會受理吧?就算說是要討論事情,也沒有正當的理由。」
  「不然這樣好了。這次我們讓雷佛斯大人也加入,說是三個班級的學生要借場地交流資訊如何?」
  因薩赫的發言而愣住的瑪基路卡回過神來說道,我停擺的思考也受她影響重新運轉,提出了感覺相當牽強的妙計。
  「我懂妳的意思了,索爾歐司、亞雷伊歐司、拉拉伊歐司這三個班級的學生聚在一起做些什麼,這提案確實是史無前例。這樣一來,老師們也會同意吧。」
  瑪基路卡輕輕拍了一下手,表示贊同我的提案。
  「好,既然決定了,就開始行動吧。」
  我緩緩站起身來,儘管還不知道要到哪去才好,我仍朝著談話室出口的方向前進。
  「話說,誰要負責去和殿下提這件事?」
  起身準備追上我的薩菲納,突然意識到最重要的問題,臉色鐵青地喃喃說道,我聽見也立刻停下了腳步。
  「那當然是瑪基──」
  「當然是提案的梅雅莉大小姐要負起責任去說服殿下啊?對吧,梅雅莉大小姐?」
  在我開口推託責任之前,瑪基路卡就一口氣把話搶先說完,然後便喜孜孜地迅速收拾好東西,站起來離開座位。
  「那麼,我去和老師詢問申請手續該怎處理,剩下的就麻煩你們囉。」
  瑪基路卡說完後,飛也似地離開了談話室。面對她一連串無懈可擊的行動,我完全反應不及,幾秒鐘後,只能雙手撐著桌子低下頭,感嘆自己被擺了一道。
  「怎麼了?妳不是要去王子那裡嗎?」
  隨後,完全不覺得有一絲壓力的薩赫,再自然也不過地走到談話室的門口,還催促我要我快點跟上。我大大地嘆了口氣,做好心理準備後,打起精神抬起頭。
  (這全都是為了將可以安靜休息的地方得到手!梅雅莉!)
  儘管要用如此不正當的理由讓王子加入壓力很大,我仍在心中抱持著小小的期待,心想如果是王子,肯定會笑著答應我們,就這麼強行勾住不斷搖頭的薩菲納向前走。
  
         ***
  
  「嗯,好喔。」
  幾分鐘後,在做好覺悟、心裡滿是不安的我們面前,王子面帶爽朗笑容,乾脆地答應了我們。
  「我正好也在想,不知道有沒有地方能和其他班級的人交流意見。比起自己調查光在拉拉伊歐司學習,無法理解的魔法和武力知識,還是詢問擅長此道的人最好。只要想到以成績優秀的你們為首,未來將會有各式各樣的人前來交流,就讓人覺得這是個非常有魅力的提案。真不愧是梅雅莉小姐,不僅眼光長遠,也很有行動力,我真心感到佩服。」
  「沒、沒有……這回事,雷佛斯大人。」
  王子用一臉打從心底佩服的表情,說出我連一丁點都沒考慮過的事,我也只能流著冷汗勉強撐起笑容回答。順道一提,周遭隱約傳來「哦~」的驚嘆聲,以及表示欽佩的評論,但我現在沒有任何餘裕去否認。
  (天啊,希望我的評價不要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又莫名其妙地提升了。)
  我保持著僵硬的笑容,在心中拚命地向神祈禱。
  「這樣一來,就會需要像大禮堂那樣,可以聚集人群的寬廣空間了。」
  「不、不用。恕我冒昧,由於才剛開始,那個……我想說先小規模舉辦就好了。」
  我小心翼翼地試圖修正王子思考的方向,總覺得事情進展和我原先的目的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明白了,那我們就趕快行動吧。妳說瑪基路卡已經在做申請的準備了?」
  王子完全不瞭解我的心情,突然充滿幹勁地開始行動,薩赫也立刻跟上。我望著兩人的背影,深深地嘆了口氣,並摸摸從頭到尾緊緊抓著我、拚命忍耐不要昏倒的薩菲納的頭,肯定她的努力。

03會出現喔
  「咦?沒有空教室了?」
  這是我和王子他們在走廊上與瑪基路卡會合後說出的台詞。
  「沒錯。我們學生本來可以借用的舊校舍,從很早之前就被禁止使用了。」
  「舊校舍?有那樣的建築物嗎?」
  我眺望走廊外的風景,開始尋找她口中的舊校舍,但從這邊好像看不見。進入校門後經過中央大道,以時鐘塔為中心點延伸出去的四個方向都是新校舍,再更外圍則是多功能設施、鬥技場、訓練所、實驗所、運動場等,舊校舍應該也是在新校舍外圍吧。
  「禁止使用舊校舍?是因為太老舊嗎?」
  「不是,雖然還不至於那麼老舊,只是……」
  對於王子的疑問,瑪基路卡回答得不清不楚,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開始思考要不要乾脆就這樣放棄。
  「好像會出現。」
  「出現什麼?」
  瑪基路卡一臉神祕地說道,我忍不住反問她。
  「幽靈。」
  聽到瑪基路卡說的話,王子和薩赫都咕嘟地吞了口口水,薩菲納和提提則是發出驚呼,臉色鐵青地緊緊抱住我,至於我則因期待而眼神發亮。
  「不會吧,真的有嗎?我好想親眼看一下。」
  「「「咦咦!」」」
  我開心地這麼說道,周遭的人卻一起發出驚嘆聲。
  「奇怪?梅雅莉大小姐,妳對這種事情免疫嗎?」
  瑪基路卡原本認定我會怕,一臉訝異地看著我,我用閃閃發亮的眼神看向她,接連點頭。
  「畢竟是幽靈啊。我一次都沒遇過,很想親眼看看呢。」
  我興奮地對她這麼說道。我們說的可是幽靈耶。在我前世的世界裡,那是只有特定人士才看得見,連存在與否都無法確定、真相不明的恐怖存在,但如果是在這個奇幻世界,那應該會被歸類於不死族怪物,不只大家都看得見,而且也打得倒。沒錯,就和動物之類的差不多,是即使存在也不足為奇的怪物,所以我自然不會害怕幽靈。
  「就、就算是這樣,因為幽靈出沒就禁止使用舊校舍,實在有點奇怪。」
  王子被我激動的情緒嚇到,回頭繼續談起原本的話題。
  「確實是呢,只不過是幽靈,老師們大可把它們消滅掉。」
  這個世界好像也有所謂的神聖魔法,身為資深魔術師的老師們三兩下就除靈成功也不奇怪。王子的話點醒了我,正如他所說,禁止學生進入舊校舍,又放著這件事不管,肯定事有蹊蹺,於是我附和起王子的說法。
  「你們覺得呢?要不要稍微去看一下?」
  薩赫帶著一副好像很好奇的表情如此說道,我心裡也愈來愈期待,連忙點頭。可想而知,薩菲納和提提仍然臉色蒼白地緊緊抱著我,拚命左右搖頭。
  「唔嗯~如果不想辦法處理舊校舍的問題,就不會有空教室可用,確實可以考慮過去看一看。」
  王子臉上浮現像在看什麼有趣事物的表情,看向興致高昂的我和薩赫,接著一臉正經地贊同我們的提案。基於以上原因,被持反對意見的兩人包夾的我,就這樣朝目的地舊校舍前進。
  
         ***
  
  我們來到了舊校舍,那裡與平時利用的校舍有好一段距離,幾乎沒有人煙,或者該說完全不見人影。微微傾斜的斜坡上頭,可以看見有兩層樓高,相當具有現代感,用紅磚建成的舊校舍。
  舊校舍周遭比想像中來得開闊,外圍還種植著許多樹木,將舊校舍圍繞在其中,那裡陽光充足,是個彷彿被隔絕於喧囂學園之外,感覺十分舒適的靜謐場所。
  (很好,我一定要在這邊悠哉地好好休息。)
  和眼神充滿期待的我不同,薩菲納和提提的表情就像是在看什麼可怕東西,王子和瑪基路卡則顯得有點緊張,至於薩赫大概是因為這裡比他想像中還大很多,正望著舊校舍驚訝地發出「哦~」的聲音感嘆著。
  我們來到設置於建築物中央的木製對開大門前,佇立原地環視校舍整體。這裡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廢墟,感覺被打掃得很乾淨,完全浪費了原先營造出的恐怖感。不過我們選在傍晚的時候來,也很不是時候啦。
  「看完了,可、可以回去了吧,梅雅莉大小姐?」
  薩菲納緊緊抓住我的衣服,一邊左右張望觀察周遭,一邊這麼說道。
  「哦?門沒鎖喔。」
  薩赫無情地推開大門,硬生生地讓怕成那樣的薩菲納提案作廢。
  「真奇怪。明明禁止進入,管理上卻很隨便。祖父他……咳咳,學園長到底在想什麼?」
  瑪基路卡跟在薩赫之後走近大門,對於這裡沒有任何防備措施感到匪夷所思。
  「該不會連有幽靈出沒也是假消息吧?」
  大概是因為期待落空了,薩赫不再感到緊張,只見他放開門把,準備關上微微開啟的門。
  「呀!」
  緊接著,躲在最後面的提提發出像是受到驚嚇的慘叫,我們反射性地回頭看向她。
  「發、發生什麼事了,提提?」
  「剛、剛剛那邊有個人影……」
  提提用顫抖的手指向離我們有段距離、位於建築物角落的教室。
  從我們的位置看不太到裡面,但如果是站在後方的提提就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們回去吧,梅雅莉大小姐?」
  「我們走吧,幽靈、幽靈♪」
  我和薩菲納同時開口,接著我勾起一臉不情願的薩菲納的手,並讓薩赫把門打開,直接走了進去。
  裡面光線昏暗,整個空間被寂靜佔據,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受到氣氛影響,我也開始有點緊張,不禁將手伸向帶來護身用的傳說之劍(笑)。
  位於中央大廳的入口十分寬廣,採用涵括一樓和二樓的挑高設計,夕陽照射在以十字方向延伸出去的石磚地板上,被打磨過的石磚隱約反射出餘暉。雖然從建築物外觀也大致看得出來,不過天花板真的相當高,此外在中央大廳入口處還有扇巨大天窗,光線從窗戶直接灑落至屋內,只有這一區就算不開燈,也不會給人昏暗的感覺。
  「這裡還滿大的,感覺也有不少間教室呢。」
  我環視周遭,朝大廳中央走去,身後跟著緊緊黏著我的薩菲納和提提。
  「提提看到的教室在哪裡?」
  「咦?大小姐,您要去那間教室嗎?」
  「好不容易來到這裡了,我一定要親眼看看名為幽靈的不死族怪物。再說要是有個萬一,我們這麼多人,應該可以打倒它吧?」
  我走在大家的前面,試圖幫害怕的提提打氣,但就在我若無其事回過頭,胸有成竹地說完這句話後,大家全都啞口無言。
  「梅雅莉小姐,幽靈和不死族的怪物不一樣喔。妳說的不死族是指骷髏或殭屍,這類有實體的怪物,像幽靈那樣沒有實體的類型,並不是怪物的一種。而且現在的我們應該打不倒它,也碰不到它喔。」
  王子帶著非常抱歉的表情對我說道,這時我才驚覺自己照著RPG的思考模式,將幽靈當成不死族的怪物,誤以為它們和其他怪物一樣看得見、摸得到,還可以打倒。
  換句話說,幽靈在這個世界一樣是來歷不明的存在。而且大家都看得見,甚至還會造成損害,比前世世界中的幽靈更加不妙。
  (難怪大家會害怕!糟糕,我也開始害怕了。)
  事到如今再來發抖,也已經太遲了,大家傻眼的表情當下變得一片慘白。
  我隱約察覺到他們的視線正看向我後方的走廊,我戰戰兢兢地回過頭去,發現走廊前方陽光照射不到的陰暗轉角附近,有個朦朧的白色物體,而且我很確定那東西正看著我們這裡。不知為何,那東西周圍讓人感覺有點冷,有種被凍結的感覺。
  (這個世界的幽靈,連傍晚也會出現嗎──!不要過來啊啊啊,如果不是怪物,那到底是什麼啊!好恐怖,太可怕了!)
  接著那東西反覆出現和消失,毫無疑問地一步步朝我們靠近,我陷入了恐慌狀態,自暴自棄地拔出腰間的傳說之劍(笑)準備迎戰。
  「放馬過來,你這怪物──!」
  「大小姐,就跟您說了那不是怪物!我們快逃吧!」
  提提看到我站在原地,立刻從後面把我拉走,但是老實說,我是因為腳軟走不動了,對不起。
  「各位,把眼睛閉上!」
  這時某個人從我們後面跑來,舉起杖擋在幽靈前面。
  「Light!」
  從聲音可以聽出對方是女性,彷彿在呼應她強而有力的話語,杖的前端亮起魔法產生的光芒,幽靈疑似因討厭亮光而轉身逃走了。
  那名女子轉過身來,掀開拉低到遮住眼睛的斗篷帽子,對暫時還沒回過神來的我們露出微笑。
  「大家都沒事吧?」
  「班、班級長!」
  瑪基路卡一看到她的笑容,便立刻出聲呼喊,我這時才理解,原來這個人就是亞雷伊歐司的班級長。

 


《看來我的身體天下無敵呢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