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在敗者試閱(右).jpg

小編來補上因颱風假延後的《金錢在敗者手中流轉1》 試閱文啦~

本次的新刊是榮獲第30回Fantasia大賞(富士見書房)中大賞的作品

小編自己也非常喜歡這部作品呢

錢可以買到幸福嗎?

或許可以

但沒有了錢就真的無法獲得幸福嗎?

雖然沒有正確解答

卻是個值得審思的好問題呢

來看看試閱文吧

 


 

   序章  
  

  那一瞬間,世界停止了。
  
  少年毫無察覺。
  在他觀測的世界裡,這幾十秒並不存在。
  不過『時間停止的世界』確實存在。證據就是,少年今晚一遇見身為目標的中年男性,對方便立刻吐血倒下了。看到滿地鮮血,他明白今晚的《交易》又再次安然落幕。
  「──沒錯。就算在所有人動彈不得的世界裡君臨天下,你個人的能力依然有限。你甚至無法獨力醫好生病的自己。時間停止後,也沒有人能把倒在路上的你送進醫院。」
  少年露出嗜虐的笑容。
  儘管相貌平凡,他那扭曲的嘴角卻宛如惡魔。
  「這傢伙……!你到底、做了什麼──!?」
  「啊?也沒什麼啦!只是在這一帶的空氣裡下毒而已。」
  「什麼────!?」
  少年魔鬼般的行徑,令男人錯愕不已。
  而少年笑得更開了。
  「短時間內倒也不至於造成危害,加上現在空氣裡已經釋出解毒劑了,想必不會有一般居民受害吧……除了症狀惡化的你之外。」
  「世上哪有……那麼方便的毒藥……!?」
  「──有這些錢就買得到吧?」
  少年將手探進口袋裡,揪出一張皺巴巴的紙鈔。
  黑色的紙面上以白色墨水畫著神和惡魔,感覺相當詭異。
  男人明白自己輸了。
  「可……可惡……!」
  「聽好了,你有兩個選擇。一是失去一切,就這樣死掉;而另一個是把你持有的『里爾』──也就是《魔石幣》和相關《資產》全交給我,作為換取解毒劑的代價。」
  「這……這怎麼行……!」
  面對臉色慘白渾身顫抖的男人,少年遞出了以《魔紙》製成的契約書。
  「別擔心。說是這麼說,倒也不是真的全拿……一里爾,我就留給你一里爾。只要有了一里爾,就能繼續遊戲吧?如此一來,在下一個結算日之前,總有辦法周轉應急的。」
  「我……我不要……」
  「……我說大叔啊~」
  少年蹲在倒臥地上的男人面前。
  他刻意壓低聲音恐嚇著。
  這可不像黑道那麼單純。
  在男人眼中,少年活脫脫就是個惡魔。
  「你已經走投無路了。就這樣什麼都不做的話,最後你勢必會毒發身亡。如此一來,《魔石幣》和《資產》將全數歸我所有。不過,要是你願意在契約書上簽名,我就饒你一命,留給你一『里爾』。其實我也不忍心啊。說穿了,你是生是死都跟我無關。要白白浪費這個機會的話,那就隨便你。優柔寡斷的傢伙一點用也沒有。再過不久,你的右手就動不了囉?」
  在少年的威脅下,男人焦急地挪動右手。
  現在還能動。不過右手正逐漸失去知覺,就快要無法拿筆了,到時候恐怕連在契約書上簽名都辦不到。
  「啊……啊嗚……啊嗚嗚嗚……」
  堂堂一個大人涕淚縱橫地提起了筆。
  男人以抖動的筆尖,在契約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魔紙》所製的契約是絕對的,不管用任何方式都無法打破契約。
  「……好,這就對了。今天是十三日吧?之前才剛結算過嘛。在下個月十日之前,你就努力湊錢吧。」
  這麼說完,少年拋出膠囊。那恐怕是解毒劑吧。
  「你、你……到底是……」
  當少年轉身離去時,男人開口問道。
  少年宛如幽靈似地融入黑夜。
  黑暗彼端傳來吟唱般的聲音。
  「我叫失井敗斗,只是……區區的敗者喔。」
  儘管擊敗了能夠停止時間的最強《資產家》,少年仍自稱敗者。
  不久,少年的身影徹底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天是五月十三日。
  正好也是星期五。
  
   第一章 敗者與女僕

  
  「嗯──……」
  少年擊敗了能夠停止時間的《資產家》。
  第二天,打倒世界之王的敗者依然在被窩裡磨蹭。
  失井敗斗在早上總是賴床。
  太陽早已探出頭來,從房裡的亮度推測,現在大概快八點了。敗斗念的高中八點四十分鐘響,就算保守估計,現在出發肯定也遲到了。
  敗斗心想,這也沒辦法。
  畢竟昨天拖得太晚了。時間停止先生(假名)住的地方很遠,《魔石幣》流通的《市場》又要晚間六點才開放。加上對手是厲害的資產家,自己也很緊張,難怪隔天早上自己會屈服於溫暖舒適的羽絨被了……沒辦法嘛。
  這麼說服自己後,敗斗翻了個身。他已經放棄去上學了。
  由於他沒設鬧鐘,除非那個多管閒事的房東打電話來叫人起床,照理說應該沒有人會妨礙少年的睡眠,可是──
  ……啪噗。
  某種平坦又有彈性的物體壓到了敗斗頭上。
  枕頭……不對。敗斗用的枕頭沒這麼滑順,更不可能散發出牛奶肥皂的香味。看樣子,可能是掛在頭頂上的某件衣服掉下來了吧。雖然不曉得是哪件衣服,但這種柔滑的觸感讓人非常安心。敗斗決定就這樣繼續委身於昏沉的睡意。
  「……啊,嗯……」
  然而閒適的氛圍卻瞬間煙消霧散。
  他聽到了別人的聲音。
  敗斗住在屋齡超過四十年的木造公寓,門鎖形同虛設。只要有心,任誰都可以把門撬開。本以為小偷看不上這種破房子……不過一旦被盯上了,要入侵絕非難事。
  勝負就在一瞬間──
  敗斗在小偷發現《魔石幣》的所在位置之前,傾全力制伏對方。
  他猛然睜開雙眼,奮力抓住眼前充滿彈性的物體。
  「咿嗚!?好、好痛……!」
  內褲說話了。
  不,這怎麼看都是內褲啊。而且布料少得不像是男用內褲,還有著猥瑣的線條,這種生平首見的內褲正在說話。
  (不,等一下。冷靜點,內褲不會說話。靜下心來分析狀況吧。我正抓著……腳。嚴格來說是大腿。厚實感、柔軟度,以及肌膚的白皙程度,全都堪稱極品。現在我正抓著這條大腿,而眼前是內褲。所以另一頭……我的胯下八成有張人臉──)
  想到這裡──
  敗斗的兩胯之間突然挨了一記猛烈的頭槌。
  「喔嗚嗚嗚!!?」
  敗斗痛得鬆手放開大腿,在被褥上縮成一團。
  他在擊敗時間停止先生(假名)時的英勇已不復存。
  「色、色色的事情是不對的!」
  聽到稚嫩含糊的聲音,敗斗仰頭望去,只見綁著雙馬尾的女孩眼角帶淚,整張臉都紅了。
  不過──無論對手是什麼人,都不能輕易放過!
  現在絕不能讓人搶走自己的錢!
  「可惡~~~~!!!」
  「咦?咦?呀、呀啊~~~!?」
  敗斗無視胯下的疼痛,逕直撲向少女,就這樣將她拽倒在被褥上。
  接著他分別以右手抓著少女的左手,左手抓著少女的右手,成功限制了她的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已經顧不得體統了。
  儘管雙手被牢牢扣住,少女仍胡亂踢腿嘗試抵抗。
  敗斗短促地咂舌一聲,直接跨坐到少女的腹部,呈現完美的騎乘壓制姿勢。這樣對方就無力抵抗了!
  「請、請別這樣!」
  「閉嘴!」
  敗斗老毛病發作,一不小心裝出了黑道份子的口吻。
  不曉得是不是害怕的關係,少女叫得愈來愈大聲。
  「喂!一大早的吵死人了!」
  大概是聽到了吵鬧聲吧,房東跑來抱怨了。
  (好機會!原來那傢伙還沒去學校啊!)
  敗斗獲得起死回生的機會,不禁露出滿臉笑容。
  「咿──!」
  少女似乎意識到情況將因此惡化,益發激烈地掙扎起來。
  兩人在被褥上扭打成一團。
  (──沒關係。等援軍一來,就是我的天下了!)
  趁著少女抵抗的空檔,敗斗朝門外大喊:
  「有小偷!!快來幫幫我啊,加奈美!」
  「小偷!?可惡的傢伙!竟然敢來加奈美大人的公寓裡面偷東西!想要害我的房客又跑掉嗎──!!」
  加奈美發出彷彿閻羅王般的駭人嗓音。為了保護自己的不動產,她可是不惜動手殺人的。
  緊接著,門砰一聲地打開了。
  門外站著一位留著清爽短髮、感覺相當活潑的少女。少女身穿奶油色的西裝外套,乍看之下有如好人家的千金小姐,不過那雙向上吊起的銳利眼眸卻毀了一切。她正是這間公寓的房東,加奈美大人。
  (得救了!這樣《資產》就不會被搶走了!)
  一瞬間,敗斗這麼心想,然而──
  
  一邊是跨坐在少女身上,將她按倒在被褥上的敗斗。(↑加奈美視角)
  
  另一邊是被敗斗制服,眼眶含淚奮力抵抗的少女。(↑加奈美視角)
  
  目睹這幕景象後,加奈美僅用兩秒便決定好要採取什麼行動。
  「你這個變態皇家驅逐艦────!!!」
  「不是我啦────!?」
  加奈美以一記延髓踢重擊敗斗的後腦勺,令他瞬間失去意識。
  敗斗認為下三流之人才會猶豫不決。
  不過做決定時有失謹慎也是問題,敗斗今天又多學會了一個道理。
  
      ◇
  
  假使『幸福』可以買賣,敗斗認為應該要毫不猶豫地買下。
  而錢買得到世上的一切。
  因此,敗斗盡可能拚命賺錢,不斷用這些錢購買『幸福』。
  那正是人活在現代社會的真理,也是理所當然的行動──他對此深信不疑。
  有人說:「錢不是一切。有些東西用錢也買不到。」
  也就是所謂的愛、友情、家人、真正的幸福。
  敗斗想叫那些人別再說謊了。
  那不過是敗犬的遠吠。
  證據就是世上的有錢人──『資產家』們就算撕破嘴也不會這麼說,反而秉持著完全相反的意見。
  好比錢是好東西、有錢就不用愁、錢能幫助自己、不會賺錢的男人比垃圾還不如。
  沒錢的人和有錢的人談論金錢,何者更有說服力呢?當然是後者。這也跟敗斗的信念相吻合。
  如果範圍僅限『日圓』和『美金』等等檯面上的貨幣,這場辯論將永遠無法達成共識吧。遺憾的是,『買得到一切的錢』確實存在。
  誰也不知道這些錢從何時開始流通。
  可能是幾年前,也可能是幾千年前就存在了。
  買得到一切的究極貨幣──《魔石幣》。
  據說只要擁有足夠的金額,《魔石幣》甚至能強制買下神的心臟。如今《魔石幣》仍在社會的陰暗處悄悄流通……任由行家操弄把持。
  
      ◇
  
  當敗斗恢復意識時,已經是傍晚了。
  夕陽餘暉透過窄窗照進不到兩坪半的小公寓裡。
  他心想,雖然今天曠課了,幸好沒一路睡到《市場》開放的晚上。
  「請、請問……」
  遠處傳來怯生生的聲音。
  敗斗朝發聲源望去,只見少女在廉價的木門前縮成一團。
  「那個……你的頭還好嗎……?」
  「……剛睡醒就找人打架,妳膽子不小嘛。」
  「嗚嗚!?不、不是的!」
  少女驚慌失措地大力擺動雙手。
  看來她不是在揶揄敗斗,而是單純覺得擔心。
  敗斗檢查著被加奈美踹得陣陣抽痛的頭,重新觀察少女。綁成雙馬尾的長髮隨少女的動作左右搖晃。雖然手腳纖細修長,臉蛋卻十分稚嫩,具有青春期少女獨特的魅力。那是一種正逐漸蛻變成大人的美。
  「而且又沒有胸部。」
  「呀嗚!?」
  「原來如此……怪不得會最先碰到大腿。以王道發展來看,那時候應該是胸部才對。就是因為沒有胸部,才改用大腿代替啊?不過……妳的大腿也是極品呢……」
  「色、色色的事情是不對的!」
  少女面紅耳赤地護著身體,看似想遮掩大腿……不過她身穿的衣服樣式恐怕無法讓她如願。從對情色毫無免疫力的神情和外表看來,敗斗猜想她的年紀應該比自己要小。
  「嗚、嗚嗚~……這種人竟然是我的新主人……」
  「主人?」
  「如果你覺得『主人~♡』比較好,我就這麼叫。」
  「等一下,妳在說什麼啊?」
  「還問我……從今天起我就是屬於主人的了。正確來說,應該是昨天才對。」
  「昨天……?」
  敗斗開始回溯昨天的記憶。
  昨晚。市場開放。在《交易》中互相爭奪『里爾』。那位資產家擁有停止時間的《資產》。勝利。契約書。『交出你所有的《資產》──』。
  「莫非……妳是那傢伙的《資產》……?」
  「是啊。」
  「這、這怎麼可能……!竟然把人類當成資產……!?」
  「簡單來說就是奴隸吧?」
  「奴、奴隸……!?」
  「所、所以說……只要主人有意,就算對我做色色的事情,我也不能有怨言……」
  少女滿臉通紅,渾身抖個不停,挪開白皙的手露出大腿。
  看她抖成這樣,敗斗都覺得不忍心了。
  (咕嚕……)
  敗斗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
  把年紀比自己還小的少女當作奴隸,縱情投入性行為之中,這顯然是非人道的行為。儘管明白這點……敗斗的目光還是離不開少女白皙的大腿。敗斗絕不是有『戀大腿癖』,不過少女的大腿完美無瑕,令敗斗也不禁被吸引過去。
  「敗斗──?你醒了嗎──?」
  「────唔!?」
  敗斗看少女的大腿看得入迷,出神了幾秒鐘。由於注意力完全轉移的關係,他沒發現房東加奈美接近門前的腳步聲。
  他心臟一涼,渾身冒出冷汗。
  先來確認情況。在場有一位少女帶著泫然欲泣的表情裸露大腿。
  還有一位敗者悠然自得地從被窩裡看著這一幕。
  ……敗者早已決定,根本用不著確認。
  「那女孩說找你有事,我就沒多管了,你沒對人家怎麼樣吧?」
  加奈美一派輕鬆地開門。剎那間,敗斗以超音速衝到玄關,露出頂級營業笑容擋住加奈美的視線,藉此爭取時間。等到少女恢復冷靜,敗斗才向在門口探頭的加奈美介紹少女。
  「加奈美,我來介紹。這個人是我聘請的,從今天開始當我房間的專屬女僕。喂,快報上妳的名字啊。」
  「那個……我叫梅莉亞。」
  雖然搞不太清楚狀況,少女──梅莉亞還是畏畏縮縮地低頭行禮。
  在屋齡超過四十年的木造破公寓裡,敗斗不到兩坪半的房間就這樣多了一位專屬女僕。
  
  
  「你要雇用女僕是無所謂,不過禁止做色色的事情!還有,基本上也不能過夜!如果要留宿的話,除了事先通知房東外,住一晚還要多付一千圓房租!要是違反規定,就給我滾出去!」
  聽完房東加奈美大人貼心的入住說明,敗斗順利地讓梅莉亞以女僕身分留下。
  「可惡~加奈美那傢伙~……明明年紀比我還小,怎麼那麼囂張啊……!」
  「她比你小嗎?」
  「……是啊。我十八歲,高三。那傢伙十七歲,高二。我們連年級都不一樣,憑什麼我要被她騎到頭上……」
  「……不就因為她是房東嗎?」
  「嗚咕。」
  即便在一般社會裡,所謂不動產持有人仍舊是金字塔頂端的人種,不得隨便忤逆。
  「順帶一提,我十四歲喔。」
  「十四歲……?」
  的確,單論長相差不多就是那個年紀,不過看那修長的四肢與纖細的腰肢,以及發育成熟的大腿、腳和臀部,說是十六到十八歲左右似乎也很合理。身體是大人,內在卻是小孩……這是怎樣啊,太情色了吧。
  正當敗斗閒得發慌、不自覺耽溺於妄想時,梅莉亞趕緊拿起掃把開始打掃(?)。看樣子,她似乎產生了身為女僕的自覺。
  「不對,等一下。」
  「是?怎麼了嗎?啊,還是應該用吸塵器──」
  「不,我不是要討論掃把和吸塵器哪個比較好。順帶一提,我個人偏好除塵拖。」
  「啊啊……那很方便呢……堪稱人類的智慧結晶……」
  「喔、喔,沒錯。」
  明明只是隨口說說,梅莉亞卻一臉陶醉地遙想著除塵拖。看來自己好像打開了不必要的開關。想當然耳,這間破公寓裡不可能會有除塵拖那麼高檔的東西。
  「不對,我說妳幹嘛突然開始打掃啊?」
  「……?女僕的工作不就是打掃嗎……啊,還是應該先煮飯呢?」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敗斗煩惱著該怎麼說才好,不過他隨即發現拐彎抹角並不管用。
  雖然有點殘忍,還是坦白說了吧。
  「梅莉亞……話先說在前頭。」
  「什麼事?主人。」
  「別叫我『主人』。老實說,我沒有《固定資產》。」
  「……?固定資產……?」
  「這個嘛……所謂固定資產……以普遍的概念來說,就是社會上使用的財產。土地、房子、工具、著作權、商標權、軟體等等都屬於此類。」
  「喔……這樣啊……」
  「不過我指的當然不是一般的固定資產。我說的是……好比這個。」
  這麼說完,敗斗從被褥底下取出一個邊長五公分的玻璃立方體。那是昨晚從對手那邊搶來的《資產》。就購買證明書和保證書的內容看來,這似乎是名叫《沉默牢籠》的《固定資產》。
  「身為被迫賣身的人,妳總知道《魔石幣》吧?只要擁有足夠的金額,這種惡魔貨幣什麼都買得到。單位是『里爾』。目前里爾並非在正當交易方式下流通。基本上都是殺害持有的《資產家》後,凶手再透過《遺產繼承》接收里爾。為了讓名為遺產繼承的廝殺得以順利進行……往往會用到《固定資產》。」
  見到敗斗透過玻璃立方體投來晦暗的眼神,梅莉亞下意識地吞了口口水。
  「……固定資產十分強大。沒有固定資產,什麼都甭提了。即便手上握有大把里爾現鈔,一旦遭到殺害,最後也會被人全部搶光,所以大家通常會隨身攜帶防身用的《固定資產》。」
  「那、那主人為什麼沒有固定資產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會課稅。」
  這麼說完,敗斗將《沉默牢籠》輕輕拋向梅莉亞。
  「啊、啊哇哇……!」具有荒誕機能的《固定資產》當前,梅莉亞驚慌不已,一時沒能抓穩。物品在手裡彈跳好幾次,最後還是掉到地上。
  眼見最糟糕的情況即將發生,梅莉亞臉色慘白,緊閉雙眼摀住耳朵,然而破碎聲並未響起,玻璃立方體安然無恙地躺在地上。
  「真、真是的!你幹嘛啦,主人!」
  「冷靜點,只是摔到地上不會壞掉啦。要是《魔石幣》買來的《資產》三兩下就壞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可是……!」
  梅莉亞氣呼呼地賭起氣來。她的表情有點逗趣,令敗斗不禁微微揚起嘴角。
  拾起掉落地面的《資產》後,敗斗的目光再度落向保證書。
  「這資產一年要繳八百六十萬的稅。」
  「八百……!?」
  「換算下來,一天要花兩萬三千五百六十一里爾。我手頭上的現金是兩百萬出頭,所以大約三個月就會破產了。」
  「啊、啊哇哇哇!啊嗚嗚!該、該怎麼辦啊!?」
  「很簡單,放手就是了。」
  敗斗說得一派超然。他用指尖將立方體當成玩具般把玩。
  「把它交給《審核員》估價賣掉。當然,期末結算時會計入『固定資產營收』,並課徵法人稅……不過這樣也比繳清固定資產稅要好上一百倍。而且還能獲得現金,作為應急之用。」
  「喔,原來如此。」
  「沒錯。所以《固定資產》基本上很礙事。」
  「…………嗯?」
  敗斗目不轉睛地直視著梅莉亞,和她對上了眼。
  來整理一下情況吧。
  擁有固定資產時會課稅。稅金很高,付不出來就破產了,所以要敗斗要將其賣掉。而梅莉亞是固定資產。
  換言之…………
  「咦咦!?所以我會被賣掉嗎!?」
  「哎,事情就是這樣啦。」
  看著絕望的梅莉亞露出有如孟克名作『吶喊』般的表情,敗斗乾脆地回答。
  幸好能夠如實表達自己的想法……敗斗鬆了口氣,即將被賣掉的梅莉亞則是哭著纏住了敗斗。
  「討~~厭~~!!不要啊~~~!別拋棄我啊,主人~~~!!!」
  「走開!別纏著我!好軟!好舒服!好香!」
  「那就讓我留在這個家裡吧~~~!!!」
  「絕、對、不、行!就算是一般固定資產,每年通常也要繳超過一百萬的稅呢!?況且現代日本不容許人口買賣,根本不曉得會被課多少稅啊!!」
  「不是人口買賣,是女僕契約啦~~~!!」
  「不然要確認看看嗎!?我保證一定會被課上巨額稅金!」
  敗斗拖著掛在腰際的梅莉亞,就這樣往房間中央移動。
  他挪開從未折過的被子,並推開小矮桌後……底下出現了半疊的榻榻米。敗斗慎重地從邊緣把它抬高十公分左右。
  下面藏著敗斗所有的財產。
  約兩百萬的里爾紙鈔和硬幣,一些近日得手且尚未賣出的固定資產,以及隨附的購買證明書和保證書。
  敗斗從這堆終究會賣掉而隨意亂塞的紙張中,開始尋找梅莉亞的保證書。
  這些購買證明書和保證書包含了停止時間的資產、在空中分段散佈毒藥和解毒劑的資產、昨晚使用的毒藥和解毒劑……還有幾張以前賺得的《資產》。
  可是敗斗怎麼樣都找不到梅莉亞的保證書。
  通常繼承遺產時,購買證明書和保證書也會隨資產一併讓出。由於這兩份文件主要是買賣時才會用到,不太可能只有文件被偷走,固定資產卻平安無事。
  「……我說啊,妳有自己的購買證明書和保證書嗎?」
  「咦?我什麼都沒有耶……」
  慎重起見,梅莉亞還往洋裝的口袋裡探找……但結果仍舊是什麼都沒有。
  「……嘖!昨天那傢伙故意沒交出來嗎?的確,契約書上是寫著『交出所有資產』,卻沒說連保證書都要給……」
  這下敗斗得操心按日計算的固定資產稅了。
  通常固定資產稅是三個月課徵一次,即每年分四次繳納,不過拋售固定資產時,照例要支付持有期間的稅額,或是事後從出售價內扣除。假使梅莉亞的稅金很高,現在的每分每秒都在白白浪費寶貴的錢。
  敗斗瞥了時鐘一眼。
  現在是下午五點四十七分五十四秒,再過不久市場就要開放了。
  「……沒辦法,賣掉時再請對方順便扣掉補發證明書的手續費吧。」
  「我不要被賣掉啦────!!!」
  敗斗拖著哭喊的梅莉亞出門。
  他本以為梅莉亞不會離開房間,不過她卻說:「我是女僕,必須服從主人的命令……」』

 


《金錢在敗者手中流轉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