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幻想記試閱(右).jpg

大家好!這次為各位帶來 《精靈幻想記12.戰場的交響曲》 的試閱文

本集推出了雙版本

廣播劇限定版以及首刷限定版h46

附錄內容都非常地豐富

請大家務必要去看看唷

以下請服用試閱文


 

  小時候。
  克莉絲汀娜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
  貝爾托姆王國是修托萊地區數一數二的大國,克莉絲汀娜是這個國家的第一公主,擁有第一順位的王位繼承權,天生擅長讀書和魔法。從小,每當她開始學習新事物時,老師們總誇她為天才。
  她不曾為努力所苦。身為特別的天之驕子,她認為努力是理所當然的責任。只要努力勤奮地表現出更好的成績,雙親會對她讚譽有加,最愛的妹妹也會用尊敬的眼神望向她。
  因此,當三、四歲的她開始懂事後,她自動自發地展現出過人的努力,已成了理所當然的習慣。她希望自己能迎合雙親的期待,也想成為受妹妹尊敬的姊姊。
  她的努力確實開花結果。她不曾遭受挫折,不管挑戰任何事,都被稱為天才,過著一帆風順的人生。
  她開始認為自己比他人優越,比他人特別。這樣的想法愈來愈強烈。
  因為自己很特別,所以無所不能。沒有人比自己優秀──她的自尊心逐漸膨脹,甚至產生上述想法。
  克莉絲汀娜看到芙蘿菈在各方面都不如自己,卻不曾覺得妹妹愚鈍,依然相當疼愛妹妹。
  雙親的讚美讓她心花怒放。很少人能與王族的她平起平坐,因此她很重視家人。
  或許是因為如此,她滿七歲的那一天,當芙蘿菈因國家儀式離開王城,遭到綁架時,她陷入彷彿天崩地裂的混亂之中。
  於是,她做了蠢事。當父親悄悄命令姂臬莎和瑟莉亞外出調查時,她跟蹤兩人,甚至半強迫兩人帶自己出城。
  三人前往王都的貧民窟。這是她有生以來首次造訪貧民窟──這種她本來說不定根本沒機會踏足的地方。
  她在貧民窟遇到一個孤兒。
  孤兒名叫利歐。
  利歐一頭雜亂的長髮幾乎要遮住臉龐,肌膚充滿污垢,乾燥粗糙。破舊的衣服散發出酸臭味,身材則是瘦弱不已。
  他的年紀與克莉絲汀娜相仿。身為王族,克莉絲汀娜過著隨心所欲的生活,這位異質的少年彷彿與她位在光譜的兩端。
  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的孩子。這是她首次見到孤兒,不知該如何跟這樣的少年搭話。加上芙蘿菈被綁架,她焦急不已,於是選擇惡言相向。
  少年利歐意外地有禮,克莉絲汀娜最初與對方攀談時,並未獲得有力情報便離去了──
  後來,看到利歐揹著失去意識的芙蘿菈走在貧民窟的路上時,她的情緒立刻變得激動。這個孤兒之前明明表示不認識芙蘿菈,他竟然泰然自若地說謊。
  所以,克莉絲汀娜打了利歐一巴掌,開口責備對方。利歐卻只是用著冰冷刺骨的眼神沉默地緊盯著她。克莉絲汀娜畏懼不已,下意識地想再賞對方一巴掌,利歐卻抓住她的手。她想揮起另一隻手時,果然再一次被對方抓住了。
  這是……
  她首次遭人用蠻力奪走身體自由的瞬間。
  她首次遭人冷眼相待的瞬間。
  她首次對人產生畏懼的瞬間。
  身為第一公主,至今不曾有人粗暴地對待她。每個人都對她敬畏有加。
  她感到氣惱,自尊心受損。她一直認為自己獨一無二,為此感到自負。但她發現自己其實一點也不特別,只是個軟弱的存在……
  後來,克莉絲汀娜的情緒變得更激動。她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發覺,那天發生的事情,應該正是促使她轉變的契機。
  她其實一點也不特別,與其他人並無不同。那件事讓她開始意識到這一點。
  自己只是因出生背景而被賦予第一公主這個立場罷了。特別的是立場,並不是自己。
  進入王立學院後,她更清楚感受到這一點。她確實能在各領域獲得超乎凡人的優秀成果。
  但她終究只是個成績好的優等生。就算她在王立學院經常名列前茅,但她只是頭腦好、會讀書罷了。
  她沒有任何突出的才能,比不過該領域真正的天才。舉例來說,她沒有辦法敵過人稱天才魔道士的瑟莉亞‧庫列爾。她過去曾讀過瑟莉亞跳級時寫的論文,就算克莉絲汀娜能理解論文內容,她也知道自己在瑟莉亞跳級的歲數時不可能寫出相同水準的作品。
  再說……
  還有另一位可能是天才的人物。儘管她當初不願意承認,但所指的正是那位名為利歐的少年。
  利歐在貧民窟明明沒有好好接受過教育。但他一進入王立學院沒多久就學會讀寫文字,並以拔群的成績,與克莉絲汀娜同樣取得了學年第一的成就。他擁有無與倫比的學習能力。
  克莉絲汀娜向來以擅長讀書為傲,當時卻曾偷偷感到訝異不已。如果將自己置於和利歐相同的立場,用上相同的學習時間,她很懷疑是否能同樣取得如此優異的成績。
  不僅如此,她曾在學院的課堂和課後目睹過數次利歐揮劍的身影。利歐揮劍的模樣十分優美,動作明顯與其他學生不同。
  他的動作流暢銳利,彷彿經過千錘百鍊,高人一等。或許是因為如此,她總是忍不住入迷地盯著對方揮劍的模樣。
  這個人一定也是天才。
  她率直地這麼認為。
  但克莉絲汀娜和利歐的關係並沒有改變。她在學院時仍徹底與利歐保持距離……
  兩人初次見面時發生的事讓克莉絲汀娜愧疚不已,心生尷尬。就算要開口搭話,她也不知該跟對方說些什麼。畢竟發生過那種事,她認為利歐也不希望自己向他搭話。
  最重要的是,她是第一公主,立場特殊。不能隨便在人前道歉,也不能輕易做出可能產生問題的發言。
  自己擁有的正是如此狹隘的特別。
  父親正為國內的權力鬥爭苦惱不已,考慮到自己讓父親遭受波及的風險,克莉絲汀娜必須盡量避免會引發騷動的言行舉止。
  既然生來就被賦予這個特別立場,她的一舉一動都必須符合特別的身分。就算做錯事……
  身為統治國家的特別存在──也就是王家的一份子,這是她的職責。克莉絲汀娜雖仍年幼,卻已如此堅信。
  然而,看到利歐在校內受到孤立,她確實感受到無以名狀的不快。
  其他貴族的孩子們誤以為自己是特別的存在,擺出旁若無人的態度,讓克莉絲汀娜彷彿看到過去的自己,感到不悅又羞愧。
  芙蘿菈悲傷的表情也讓她心中湧出羞恥的情緒。面對這樣的現實,自己卻無能為力,她感到難堪……
  儘管如此,她依然選擇旁觀。
  最後,利歐成了代罪羔羊。他似乎察覺到自己將遭遇危險,便選擇消聲匿跡,從此生死不明,不再於克莉絲汀娜面前出現。
  回憶太過痛苦,她不時會回想起這些事。
  她不會再見到對方了。而他也一定覺得,不再見面比較好。
  她懷抱著這樣的想法,埋藏痛苦的記憶。
  直到今天為止……
  儘管如此……


  
  

  這裡是延伸至庫列伊亞南方的街道。
  「復仇者成為被復仇者。被復仇者成為復仇者。人與人之間的業障真是棘手。你不覺得嗎?吶,利歐先生。」
  列斯拋下這句話,與利歐交談幾句後,返回森林。利歐一臉險峻,瞪著對方的背影和森林。另一方面──
  「……………………」
  克莉絲汀娜茫然地望著利歐的背影。瑟莉亞、莎拉、歐妃雅和愛爾瑪亦是如此。
  過了十幾秒後,四周一片寂靜。每個人都緊張地屏息時──
  「我們走吧。」
  利歐率先打破沉默。
  他使用風之精靈術悄悄探測列斯的行蹤後,發現對方返回森林,飛至他處,而此處目前沒有其他敵人。於是,他才轉過身這麼提議。
  「……什麼?」
  這句話讓克莉絲汀娜等人深感意外,滿臉訝異。
  「那傢伙說得沒錯。要是繼續在這裡磨蹭下去,追兵很可能會趕過來。牛頭魔人的咆哮聲應該會傳到城市裡,他們一定會察覺到異狀。使用這條道路會有風險,各位這邊請。」
  利歐不對列斯呼喚自己真名一事多做解釋,簡潔地說明緊急的狀況。接著,他走到往南延伸的道路左側,進入位在東方的廣闊森林中。這跟列斯消失的地方正好是相反的方向。於是,在微妙的氣氛下──
  「……我們走吧。」「嗯。」「好。」
  扮成人類的銀狼獸人莎拉率先邁開步伐,追在利歐身後。同樣化為人形的高等樹精歐妃雅和上古矮人愛爾瑪也跟在她身後。
  「我們確實沒有時間待在這裡交談。走吧。」
  護衛騎士姂臬莎呼喚克莉絲汀娜。
  「……好的。」
  克莉絲汀娜點了點頭,有些猶豫地邁開步伐後,瑟莉亞稍微放心地嘆了口氣,追在後面。
  浩太和怜面面相覷後,也追上大家。另一方面,當大家在利歐身後陸續跟上時──
  (艾西雅,妳聽得見嗎?)
  剛剛戰鬥時,艾西雅並沒有趕過來,利歐用感應術詢問對方。
  (嗯。)
  他立刻收到回覆。
  (妳現在在哪?)
  (在幾乎快收不到感應術的地方。我已經確認過岩之屋的安全狀況了。)
  (真有妳的,謝謝。)
  利歐揚起嘴角,開口道謝。大概是在發現牛頭魔人出現後,艾西雅就決定要與莎拉等人分頭展開行動,並前往岩之屋了吧。
  目前只有美春和萊娣法待在岩之屋裡,知道艾西雅優先去確認兩人的安危,利歐慶幸不已。
  (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艾西雅請求利歐下指示。
  (請妳繼續待在岩之屋護衛美春小姐和萊娣法。每天在日落前,以不過於接近的距離,飛在空中跟在我們後方。我決定放棄從南方街道繞遠路,直接從東邊街道前往羅達尼亞。)
  儘管利歐也想拜託她偵查並監視周邊,但顧慮到列斯的存在,他不想讓岩之屋疏於防守,為了以防萬一,他必須以眾人的安危為最優先。且還有歐妃雅帶來的預備用時空倉庫,移動手段上應該不成問題。
  (我知道了。)
  (在我們抵達羅達尼亞前,除非有緊急狀況,我們不會主動接觸妳。若妳們發生緊急狀況,就釋放出大量命力和瑪那,我會立刻趕過去。)
  (瞭解。)
  (那再聯絡。)
  兩人結束感應術對話。
  他只要再找機會跟莎拉等人詢問詳細狀況就好。此時──
  「春人,怎麼了?」
  瑟莉亞等人追上率先進入森林的利歐,上前攀談。
  「沒事。既然魔物幫我們踏亂了周遭的地面,追兵無法靠腳印追蹤我們的去向。我打算好好活用這一點。」
  利歐開口,環顧遭到大量魔物踐踏的森林地面。
  「我們移動到樹上,讓腳印在這裡消失吧。」
  他提議。
  接下來,聽到騷動的兵隊十之八九會過來調查。能留下最大情報且最醒目的痕跡就是腳印。當他們在魔物們踩踏的地面發現人類集團的腳印後,便會認定那是有力線索,追蹤而來。
  既然如此,只要讓腳印在此絕跡,追跡者就無法獲得任何情報,這樣不僅能拖延調查時間,還能絆住追緝隊伍。當他們發現列斯從反方向離去的腳印時,說不定會調派人力去調查。不過──
  「樹上……?」
  究竟要怎麼在樹上移動?
  克莉絲汀娜、姂臬莎、浩太、怜同時仰望上方,彷彿在這麼詢問。
  只要一行人能在樹上移動,地面上就只會留下戰鬥的痕跡,他們曾待在此處的足跡將消失無蹤。但森林中林立著十公尺高的樹木。
  身為騎士的姂臬莎運動神經優異,但其他人光是爬上樹就要煞費苦心了。樹木之間距離遙遠,他們也不可能輕易飛躍。當他們慢吞吞地爬樹時,追兵可能就會出現了。
  「我會抱著各位。浩太先生和怜先生由我負責。另外三位……莎拉小姐,可以拜託妳們嗎?」
  利歐簡潔地解釋在樹木間移動的方法後,拜託莎拉等人。
  「……好的!」
  莎拉等人交換眼神,欣然點頭答應。
  「那麼,我們馬上開始吧……我會抱著浩太先生。怜先生,你可以爬上我的背嗎?浩太先生,我要把你抱起來了喔。」
  利歐說完後,便使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浩太。
  「欸?等……」
  利歐不等他答應,就輕而易舉地抱起他,使他在利歐手臂中僵住不動。
  「怜先生,你也要快一點。為了不被甩落下來,請緊緊抓住我。」
  利歐催促怜。
  「啊……好的,失禮了。」
  怜似乎認為沒有時間多說話,他乾脆地點頭答應後,跳上利歐的背。
  ──喔、喔喔……好厲害,他的肌肉好發達。
  看到利歐承受著兩個男人的重量,卻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怜悄悄地對利歐的體幹和肌肉讚嘆不已。
  「那麼,我來負責瑟莉亞小姐。莎拉姊姊和歐妃雅姊姊負責那兩位吧。」
  愛爾瑪拋下這句話,率先走向瑟莉亞。
  「愛爾瑪,請多指教囉。」
  瑟莉亞對熟悉的朋友揚起笑容後──
  「兩位看了剛剛戰鬥的狀況,應該也察覺了吧。她們跟春人一樣擁有魔劍,能進行大幅度的身體強化。她們相當可靠,兩位大可放心。」
  在莎拉等人自我介紹前,為了消除克莉絲汀娜和姂臬莎的警戒心,瑟莉亞先解釋狀況。
  「我知道了。拜託兩位了。」
  克莉絲汀娜朝兩人行了一禮,拜託莎拉和歐妃雅。
  「好的。那麼,我來負責這位劍士。歐妃雅,她就麻煩妳了。」
  「嗯,瞭解。」
  莎拉提議要搬運姂臬莎,於是由歐妃雅來運送克莉絲汀娜。
  「麻煩了。」
  姂臬莎迅速對莎拉低頭打招呼。接著,莎拉等人說了句「失禮了……」,抱起自己負責的人。
  「那麼,我們走吧。我負責開路。莎拉小姐,請妳們在後面跟著我。」
  「瞭解!」
  終於要出發了。承載著浩太和怜的利歐縱身一躍,隨便找了一棵樹,輕巧降落在枝枒上。
  「真、真厲害……」
  「……我知道他的身體能力過人,但還是吃了一驚。」
  浩太和怜加起來至少有120公斤,但利歐跳躍時,兩人卻感受不到任何重力。這讓兩人忍不住錯愕地低語。
  「現在說話可能會咬到舌頭,請盡量避免交談。」
  利歐拋下這句話的瞬間,跳到下一棵樹上。莎拉等人也跳躍至粗樹枝上,追在利歐身後。四人輕盈地進入森林深處。一眨眼就離開剛剛的戰場。
  利歐的推測沒有錯。現場的街道和森林一帶只留下發生過大規模戰鬥的痕跡。幾分鐘後,包括艾佛列德和瑠衣在內,駐紮在庫列伊亞的部隊便察覺到這場騷動,抵達戰鬥發生地點。
  
   ◇ ◇ ◇
  
  距離利歐等人離開戰鬥地點,只過了十幾分鐘。戰鬥發生地點為南方街道,在短短時間內,他們已經大幅移動,即將進入東方街道了。
  (我們跟戰鬥地點拉開了一段距離……)
  他們距離庫列伊亞愈遠,就距離優先被搜索的地點愈遠。這麼做能反將對方一軍。所以他希望能盡量拉開距離。
  但持續強化體能──也就是強化身體,將會消耗一定的魔力,大家都知道這是一種耗燃料的魔法或魔術。只要能夠強化體能幾十分鐘,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不只是利歐,莎拉等人的魔力也超乎常人,能繼續使用強化體能的魔術。但考慮到克莉絲汀娜也在場,若被她看到他們長時間使用體能強化魔術,她可能會感到不太自然。
  (……先休息一會兒吧。我還必須跟莎拉小姐等人解釋一下狀況。)
  利歐這麼決定後,開始減速,輕巧地降落在森林的窪地裡。跟在後方的莎拉也放慢速度,降落在利歐身旁。
  「這裡暫時很安全。由於發生了許多意外事件,我們先簡潔地分享一下現狀和未來的計劃吧。」
  利歐讓浩太和怜著地並提案道。但──
  「就算你這麼說……」
  瑟莉亞窺視著大家的臉色,小心翼翼地開口。聽到列斯離去時呼喊利歐的本名,她似乎仍難以釋懷。
  眾人降落前幾乎沒有交談。或許是因為大家還不認識彼此,氣氛有些尷尬。
  「這麼說起來,我還沒有把莎拉小姐等人介紹給殿下認識。各位先自我介紹吧。」
  利歐若無其事地開口,沒有主動提起本名一事。莎拉隱約察覺到利歐的想法──
  「我是莎拉,她是歐妃雅,這位是愛爾瑪。初次見面。」
  莎拉代表三人自我介紹後,歐妃雅和愛爾瑪也點頭致意。
  「……妳們跟春人先生是什麼關係?」
  浩太的學長──怜靜靜地舉手發問。
  「該怎麼說呢,她們是修托萊地區某個少數民族的大小姐,或者說該稱她們為戰士……因為某個原因,我與她們變得親近,成為好友。」
  利歐在容許的範圍內大致說明了莎拉等人的身分。
  「我們現在和春人先生一起旅行,順便見見世面。」
  歐妃雅補充說明。她並沒有說謊。
  「原來如此……大家都好可愛喔。真的很可愛……」
  怜環顧著三人的臉,眼神充滿好奇心,彷彿看呆了。
  「這樣啊……謝謝。」
  莎拉似乎認為怜在說場面話,行了一禮。
  「學長,現在狀況緊急,請不要太多嘴。」
  浩太用手肘戳了戳怜的手臂。
  「哈哈……說得也是。不好意思,這麼晚才自我介紹。我是怜‧齊木。這傢伙是我的學弟,浩太‧村雲。請多多指教。」
  怜對莎拉等人自我介紹時,口氣似乎有些拘謹。
  「大家好,我是浩太。」
  浩太有些怕生,笨拙地低下頭。兩位從日本來的傳送者自我介紹後──
  「……我是貝爾托姆王國第一公主,克莉絲汀娜。謝謝各位在危急時出手相救。」
  為了讓自己鎮定下來,克莉絲汀娜做了個深呼吸,自我介紹。
  「我是姂臬莎‧埃麥爾,是克莉絲汀娜大人的護衛騎士。謝謝各位在殿下走投無路時救了我們。我由衷地感謝。」
  姂臬莎畢恭畢敬地行了一禮。
  「妳是第一公主大人啊……我們本來是為了要救春人大人和瑟莉亞小姐而介入的。要道謝的話,就跟他們兩位道謝吧。」
  艾西雅已經大致跟莎拉等人解釋過狀況,所以他們知道第一公主克莉絲汀娜也在場。但她們仍裝作是第一次知道對方身分。
  「還有,請問現在是什麼情況?我只知道都市裡發生騷動,有士兵在追捕各位……」
  愛爾瑪開口詢問。當初她們三人讓艾西雅與待在地下室的利歐交換情報,進而援助大家逃脫,因此她當然理解現況。但她不能把這件事告訴對方。她會拋出這個問題,是想暗示利歐和瑟莉亞,三人打算佯裝不知情。
  「殿下。」
  利歐對克莉絲汀娜開口。
  「欸……?是。」
  克莉絲汀娜似乎吃了一驚,顫抖著回覆。
  「妳不舒服嗎?」
  利歐緊盯著克莉絲汀娜問道。
  「不、不是的。」
  克莉絲汀娜像是心虛般移開了視線。
  「那就好。我可以跟她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嗎?她們絕對會保密。」
  利歐望著莎拉等人,徵求克莉絲汀娜的准許。
  「……好的。」
  克莉絲汀娜僵硬地點了點頭。她會點頭答應,是因為狀況不容許她拒絕嗎?還是說……
  「那麼,我簡潔地解釋一下。首先,瑟莉亞……大人躲在宅邸裡,打算跟父親見面。她確實達成了目的。」
  利歐不能用老師稱瑟莉亞,但他又不習慣用「大人」這個敬稱稱呼對方,所以語氣有些遲疑。
  「……」
  聽到利歐用「大人」稱呼自己,瑟莉亞似乎感到難為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她仍沒有多插嘴。
  「問題在於殿下也躲在地下室。受到王都政治鬥爭的煽動,該國貴族率領的軍隊正在進行追捕,殿下正在設法逃離他們。」
  利歐簡單地解釋事情的經緯。
  「原來如此……那麼,春人先生和瑟莉亞小姐也要直接前往羅達尼亞?」
  莎拉插入話題。
  「是的。我決定要護送她們。」
  利歐點頭答應後,表情有些陰鬱,嘆了口氣。
  「雖然能力不足,但我們可以同行嗎?」
  利歐會嘆氣,是因為他早就預料到莎拉等人會這麼說了。
  老實說,有莎拉等人同行,利歐也會放心不少。畢竟這次要護衛的人數相當多,就算是利歐也難以護衛周全。
  他當然把瑟莉亞視為最優先護衛的對象。然而,他也不想看到瑟莉亞因為他人犧牲而悲痛不已。為了避免這個狀況,他必須顧及到每一個人。莎拉等人若願意隨同,可以說是幫了他一個大忙。但是──
  「……我們現在可是遭到國家軍隊追捕,這趟旅程會非常危險。」
  利歐擔心的是這一點。莎拉等人只是想離開村落,出來見見世面。面對如此危險又棘手的狀況,利歐能讓她們受到波及嗎?
  瑟莉亞知道精靈術,假如他們只需要護衛瑟莉亞,就不需掩飾這項技能,全員凌空逃走。
  但克莉絲汀娜等人也在場,利歐不能這麼做。精靈術跟改變髮色的魔術道具不能相提並論。除非事態緊急,他不打算使用超乎修托萊地區常識的手段逃之夭夭。
  他打算使用陸路移動,基本上是徒步的方式。他們不可能一直抱著瑟莉亞等人奔跑。這麼做彷彿在對外宣告他們有著超乎常人的魔力。
  「你太客氣了。我們怎麼可以放任你和瑟莉亞小姐踏上危險的旅途,自己另外行動。」
  莎拉有些錯愕地說。
  「是啊,莎拉說得沒錯。」
  歐妃雅用力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再說,護衛愈多愈好吧。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待在這裡。」
  擔任護衛的人是我們,不是艾西雅大人──愛爾瑪彷彿在暗示利歐這一點。
  就算艾西雅的能力強大,足以與利歐匹敵,一個人就可以起很大作用,不過,她只能化為一個肉體,能力終究有限。再說,就算讓艾西雅擔任護衛,她也比較適合化為靈體,戒備周遭,而不是化為實體進行防守。
  若讓莎拉等人擔任護衛,在守護著護衛對象的同時,還可以讓契約精靈警戒四周。
  因此,就這次的事件來說,由莎拉等人擔任護衛,確實會比艾西雅更有貢獻。她們也清楚這一點,才自告奮勇擔任護衛,前來救援瑟莉亞。
  「……我知道了。那就拜託各位了。謝謝。」
  利歐決定日後再好好感謝莎拉等人後,決定妥協,坦率地拜託對方。
  「真的很謝謝妳們……」
  瑟莉亞朝莎拉等人深深一鞠躬。
  「你們真的太見外了啦。」
  「是啊,交給我們處理吧。」
  「我們會努力的!」
  莎拉、愛爾瑪、歐妃雅依序抬頭挺胸地說道。利歐揚起柔和的笑容後──
  「殿下,護衛增加了。她們都是身手矯健的戰士,可以嗎?」
  利歐望著克莉絲汀娜,開口詢問。
  「……當然沒問題。聽各位交談後,我知道三位值得信賴又優秀。我也深刻感受到天川閣下和瑟莉亞老師將三位視為特別的存在。請各位多多指教了,謝謝。」
  克莉絲汀娜的眼眸瞬間閃爍歉疚的光芒,接著,她深深一鞠躬,朝莎拉等人示意。
  「那麼,既然旅行的同伴增加了,我們再次討論計劃的路線和對方需要留意的戰力吧。」
  利歐從懷中取出待在庫列伊亞時瑟莉亞的父親給他的周邊街道地圖,攤開在地上。眾人一同望向地圖。
  「我們的目的地羅達尼亞在這裡,庫列伊雅在這裡。就最初的預定,本來要行經從庫列伊亞通往南方的街道,接著繞至位在東北方的羅達尼亞。但騷動鬧得太大,我們無法繼續使用南方的街道。於是,我們要穿出現在這座森林,前往東方的街道。」
  利歐用指尖描繪直線,連結起包夾著森林的南方大道和東方大道。
  「那麼,接下來就走東方大道囉?如果我們要從最短距離前往羅達尼亞,就必須使用這條路線……」
  姂臬莎凝視著地圖沉吟後,描繪出前往羅達尼亞的最短路線。
  「東方大道確實是通往羅達尼亞最短的路線。不過,勢必警備森嚴。因此,我們需要在本來該北轉的地方,繼續往東方大道前進。」
  利歐的手指描繪著姂臬莎剛剛描的線條後,在途中選擇不同的道路,移動指尖。
  「這樣我們會抵達卡爾亞克王國……」
  「沒有關係。軍隊總不可能侵犯他國領域吧。」
  兩國之間並沒有明確的國境線,只有一片領土不明的寬廣無人地帶。直到有人走動的街道附近,國家才會設置堡壘兼哨站,證明那是自己的領土。(因此,只要不行經道路,就能繞過哨站越過國境。不過,行經不成道路之處時,將有迷路遇難、遭到魔物和猙獰猛獸襲擊的風險,一般人仍會選擇使用道路。)
  若率兵接近位於他國國界的哨站和城塞都市,將被視為侵略行為,就連查理也不得不停止追捕。
  「這樣我懂了。」
  姂臬莎點頭表示理解。
  「順帶一提,要是行經這條路線,我們會進入庫雷提雅公爵的領土,我可能會前往阿曼多跟莉賽蘿黛尋求幫助。她說不定會用魔道船護送我們到羅達尼亞。我保證她值得信賴。不過,屆時是否要尋求她的幫助,就請殿下決定了。」
  利歐望著克莉絲汀娜說。利歐清楚卡爾亞克王國與以羅達尼亞為據點的雷斯托拉希翁締結同盟,認為對方會乾脆地伸出援手,才如此舉薦。他也清楚莉賽蘿黛的為人值得信賴。
  「……如果她願意出手相助,那真是讓人放心不少。我對此求之不得。」
  克莉絲汀娜回答。這確實是相當吸引人的提議,她想要馬上答應。但她目前跟莉賽蘿黛沒有私交,突然拜託不熟悉的他國貴族風險太高,要是利歐不在,她絕對不會選擇這麼做。
  「那麼,我們現在的目的是阿曼多,不是羅達尼亞。接著,我們盡可能確認一下搜索隊中需要提防的戰力吧。」
  利歐提議要討論追緝部隊的優秀戰力後──
  「最棘手的就是操縱獅鷲從空中搜索的空降部隊。我們人數太多,萬一被對方發現,難以逃脫,只能正面迎擊。不過,最棘手的人是王之劍──艾佛列德‧埃麥爾閣下,和勇者瑠衣先生。倘若我們必須與他們交戰,戰況勢必會相當激烈。」
  利歐認為艾佛列德和瑠衣最需要留意。
  「哥哥……也來搜索克莉絲汀娜大人了嗎?」
  「瑠衣也來了嗎!?」
  艾佛列德的妹妹姂臬莎和瑠衣的朋友浩太大驚失色。兩人率先做出反應。
  「是的。我趕上各位時確認過追跡者的身分,並與他們稍微交戰了一下。雖然說是交戰,也只是瑠衣先生用弓箭從遠方試圖牽制我罷了。」
  瑠伊其實沒有牽制他,而是企圖讓他失去行動能力。為了不讓瑟莉亞太過擔心,他使用比較含蓄的說法。
  「………………」
  姂臬莎和浩太都一臉痛苦地沉下臉。他們似乎對利歐提及的人物懷抱著複雜的心情。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人,我們也需要多留意。就是剛剛出現在我們面前那個名為列斯的男人。雖然我沒有親眼目睹,但就狀況來說,那個男人似乎打算發動攻擊,殺害公主殿下。這個名字有讓各位想起什麼嗎?」
  利歐率先提起這個必要的話題,詢問克莉絲汀娜。
  「……聽說查理跟一位來自普羅奇夏帝國的大使,名叫列斯‧沃爾夫的人很要好。不過,我沒有見過對方,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同一個人……」
  克莉絲汀娜用手抵著嘴邊,回溯記憶。
  「攸格諾公爵也曾說過一樣的話。他說普羅奇夏有一位名為列斯的大使,暗中跟查理有來往。」
  利歐回想起攸格諾公爵在阿曼多時告訴自己的話。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男人自稱隸屬於飛天獅子團。如果他其實跟普羅奇夏帝國大使是同一號人物,只是在我們面前虛張聲勢的話,那我就能理解他為什麼會做出這種行為了。雖然說這種話讓我不勝惶恐,但那個國家視公主殿下為絆腳石。」
  姂臬莎氣憤不已地說。
  「先不管那傢伙是不是要取公主殿下的性命,他確實與知名的飛天獅子團有關,不是在虛張聲勢。」
  利歐篤定地說。
  「是嗎?」
  「是的。我過去曾看過他與飛天獅子團團長──路西烏斯‧歐爾基優一起行動。路西烏斯本來是貝爾托姆王國的貴族,他就是在阿曼多企圖綁架芙蘿菈大人的男人。」
  「什……」
  姂臬莎低吟,說不出話來。她確實曾在晚會上耳聞芙蘿菈遭綁架一事,但她當時沒有機會詢問詳細狀況。克莉絲汀娜也表情僵硬,屏住呼吸。
  「他企圖綁架芙蘿菈公主,殺害克莉絲汀娜公主。既然他隸屬於傭兵團,背後很可能有雇主存在。包括列斯在內,飛天獅子團確實計劃對兩位公主殿下下手。雖然謎團重重,但他的確是個能力高強的人。他日後說不定還會來找我們麻煩,要多留意那個男人。」
  利歐主張著列斯的危險性。
  「那個傢伙……」
  姂臬莎咬緊牙根,憤慨不已。
  (他企圖綁架芙蘿菈公主,又企圖殺害克莉絲汀娜公主,這兩點讓人介懷。還有,他為什麼要刻意出現在那個地方?彷彿是想讓我們知道,他的目標是克莉絲汀娜公主。)
  利歐冷靜地思索。他掌握的情報不足,無法導出答案。現在思考也於事無補。所以──
  「總之,大家已經確認過情報,差不多該出發了。莎拉小姐,可以請妳們再幫忙搬運殿下等人嗎?我想趁現在離開庫列伊亞。就算有點勉強,我還是想繼續強化體能。」
  利歐催促大家再次開始行動。
  「好的,交給我們吧!」
  莎拉強而有力地回答後,歐妃雅和愛爾瑪也跟著點頭。於是,一行人再次出發。
 

 


《精靈幻想記12.戰場的交響曲》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