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帶來《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1》的試閱文,

你曾在宛如地獄的處境中,

一心只想往某條路勇敢向前嗎?

即使獲得最廢的技能

也要不顧一切力爭上游、努力不懈!

報復意志最為堅定的主角展拓的復仇之路h46

請千萬別錯過

 


 

  我們正在修學旅行途中。
  荻十學園2年C班搭乘的巴士,正行駛在山路中。
  有人睡覺。有人在滑手機。有人看起來似乎暈車了。有人一直在照鏡子。
  這個班級中特別顯眼的,是坐在後方座位上的那群人。
  也就是領導階層團體。
  「欸,拓斗,下次介紹一些你認識的女生給我啦!」
  「翔吾,你對待女生的方式太輕浮了啦!像你那種不誠懇的態度,不行啦!」
  桐原拓斗。承蒙上天厚愛,兼具智慧和外貌的型男。
  各方面表現皆高人一等。只要他一開口,就能影響周遭的氣氛。
  實際上,他剛才發言後,車內的氣氛便已經發生了變化。
  「不愧是桐原,做人就是真誠可靠!」
  附近座位的幾個女生回以熱烈的回應。
  桐原拓斗就是2C的主角。說2C是以桐原為中心在運轉也不為過。
  總是待在桐原旁邊的人叫小山田翔吾。
  用過去的說法,就是不良少年。相當於桐原的跟班。(自稱)桐原的好友。(勉強算是)長相凶惡。素行不良。毒舌。長處只有體格跟打架的技巧。卑劣的程度說不定也高人一等。
  班上比較時髦的男女,都對桐原&小山田這組搭檔言聽計從。
  「幹嘛不跟我們交往就好了!翔吾!」
  「妳們太隨便了啦!」
  「好失望喔~」
  「想走辣妹路線的話,先超越高雄妹妹再來吧!」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那傢伙根本不是人!誰比得過一個不是人的傢伙啊!」
  「沒辦法,天生的條件就差很多了嘛!高雄妹妹的先天優勢就已經太驚人了!」
  小山田大聲喧鬧。可能是因為修學旅行的緣故,他顯得比平常更加興奮。另一方面,成為眾人話題的高雄妹妹則是安靜不語。
  高雄姊妹。她們是以個性怪異聞名的雙胞胎姊妹。平常總是出雙入對。
  姊姊高雄聖是冷艷派美女。
  妹妹高雄樹是辣妹型美女。
  兩人都多才多藝。姊姊的成績是班上第二名。妹妹也聰明過人,上次考試拿了第四名。雙胞胎在運動方面也無懈可擊。無論長相還是身材都出類拔萃。
  除了個性怪異之外,應該先介紹的資訊大概只有這些吧。
  「山間景緻帶給人無限想像,令人聯想到不同於日常生活的美好畫面。妳也好好欣賞吧,樹!」
  「我知道了,姊姊。」
  高雄姊妹果然很奇怪。我再怎麼看,也只覺得是平凡的景色。哪裡能感受到什麼不同於日常生活的美好畫面啊?不──高雄姊姊一定看得到什麼才對!
  順便一提,我從沒看見高雄妹妹違抗過姊姊。
  「唔哇!?高雄妹妹真強,我都直接說出她的名字了,她還能心平氣和地當作沒聽到!厲害!超帥的!」
  「小山田同學,能不能請你安靜一點呢?」
  一道清澈的聲音,撼動車內的氣氛。
  「喔?」
  「我正在看書呢。」
  「怎樣啦,十河?妳剛才說那句話,擺明了是想把氣氛搞冷嘛?」
  十河綾香。
  她是班長。漂亮到甚至在其他學校引起話題。
  實際上,社群網站上甚至出現了許多她被別人偷拍上傳的照片。
  黑髮。髮箍。雪白肌膚。黑色褲襪。
  有傳聞說她是超級千金大小姐。放學的時候,也會有高級轎車來接她……
  文武雙全。成績勝過高雄姊姊,稱霸班上第一的正是十河。
  沒有參加社團活動。但是,體育課時已多次證明了她的運動實力過人。
  聽說她有時也會受人之託,去運動社團代打。
  如果說班上的男主角是桐原拓斗的話,女主角一定就是十河綾香了!
  「話說回來,十河,妳在看什麼書?」
  小山田拿起十河手中的文庫本。
  「等等,別鬧了!」
  啊……小山田那傢伙,居然把書套拆掉了。那樣做,有點過頭了吧!
  但是,沒有人阻止他。這也是理所當然。在2C沒有幾個學生敢對小山田說三道四。
  「現在這年代還在看紙本書,真是笑死我了!是漫畫嗎?咦,是小說耶!」
  「還我!」
  「『今年最受矚目的戀愛小說』!?哇──!我好想知道內容在寫什麼喔!」
  「還、還我啦!」
  「不不不,這根本是這學期最令人意外的一件事!咦,什麼?綾香寶貝原來妳是會看戀愛小說的小甜心啊?」
  「不、不行嗎!?」
  「嗚!不會吧!?整整一大段文章,都沒換行!我沒辦法看這種的!眼睛、眼睛好花!腦細胞會死掉~!」
  「那快點還我啊!」
  「咦?怎麼辦?啊,如果妳跟我交換R@IN,我就把書還妳,怎樣?」
  誰都看得出來,小山田喜歡十河。沒錯,他現在的行為就是在欺負喜歡的女生。扭曲的愛情表現,很像以前的人會做的事。話雖如此──
  「小山田同學,請你適可而止!」
  十河本人卻完全沒發現小山田的心情。我從以前就隱約覺得她有點遲鈍了,沒想到……
  順便一提,R@IN是一種通訊軟體。市占率全世界第一。
  使用R@IN時,如果對方不「允許」,就無法傳接訊息對話。
  簡單來說,小山田在利用機會逼迫十河允許他加入好友。
  ……如果我這時乾脆地打斷他,一定很帥氣吧!但是,像我這樣的「背景」就算強出頭,對他們來說也只是耳邊風罷了。沒有效果。NOTHING。空虛。沒意義。
  說不定還會導致狀況惡化。而且槓上小山田,形勢對我太不利。
  如果位居班級階層中最高位的十河都對抗不了他,其他人一定也沒辦法。
  再說,今天的十河感覺很不像平常的她。
  嗯?十河的臉有點紅?……啊啊,原來如此。被人發現她在看戀愛小說,覺得難為情嗎?所以她才沒辦法像平常一樣,展現出徹底的冷靜和強勢。
  「…………」
  可能是因為她在害羞的關係,害我覺得她看起來還滿可愛的。而且──
  「小山田,還她啦!」
  她感覺有點可憐。
  「啥?」
  「啥?」
  第二聲「啥?」是我的聲音。
  奇怪?我……怎麼了?我為什麼站起來了?
  「三森燈河?呃,你……什麼?啥?你怎麼了?」
  也難怪小山田會嚇一跳。
  因為在班上只能算是背景人物的我──三森燈河,竟突然出聲警告他。
  巴士內的氣氛頓時變得非常奇異。所有人都注視著我。我身上冒出令人不舒服的汗水。
  「沒有啦……因為十河同學好像真、真的很反感……」
  「超──」
  「咦?」
  小山田渾身顫抖。就像剛倒到盤子上的新鮮果凍一樣。
  「超、超超──超帥的!未免太帥了吧!帥氣MAN!MAN!」
  小山田情緒高昂地指著我。那態度完全就是在嘲笑我。
  「啥?三森你是因為對十河有LOVE,所以才這麼做的嗎?是嗎?三森學長……所以你才忍不住在她面前耍帥嗎?咦?剛才那是怎樣?背景人物的反擊嗎?」
  「三森同學……?」
  十河的臉映入我的眼簾,她臉上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
  她那表情,我該解讀成正面的意思,還是負面的意思呢?
  如果前者是正確答案,我當然很開心。
  話說回來──這如坐針氈的狀態。在這種狀況下,三森燈河該如何行動才是正確答案呢?
  就在此時──
  「把書還她啦,翔吾!」
  出手相助的是桐原。就連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山田也不敢隨意對待的對手。
  「那不重要啦,拓斗!我們跟化身為帥氣MAN的三森學長一起玩,來打發時間吧?」
  「不,我不打算找他麻煩。我對三森那種人一點興趣也沒有。」
  「唔呵!?你超級冷淡的耶,拓斗!糟糕!我就是不像你這麼酷!原來這點就是我跟你最大的差異啊?」
  「小山田,三森可以放著不管無所謂,但是你快點把書還給十河!我很討厭你那種行為。」
  所有人同時都向桐原投以憧憬的目光。主要都是女生。一旁還傳來「桐原同學就是這麼溫柔呢!」之類帶著好感的低語。小山田用文庫本背面朝十河的肩膀「啪啪」拍了兩下。
  「抱歉囉,十河♪我有點得意忘形了。妳人最好了,可不可以原諒我?」
  十河一把搶回文庫本,狠狠地瞪著小山田。
  小山田擺出投降的姿勢。
  「就、就跟妳說對不起嘛……」
  十河怒氣沖沖地默不吭聲,將書收進包包之中。她好像沒心情再看下去了。
  十河綾香不止成績優異、容貌秀麗。她還會古武術(我記得好像是古武術)。
  她以前曾經用古武術輕而易舉地制伏了小山田。
  從那之後,小山田就莫名地對十河心生畏懼。同時,似乎也迷上了她。
  桐原戴上耳機,聽起音樂。
  小山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下。接著──
  「唔喔!」
  小山田突然朝斜前方的座位椅背踹了一腳。由於事出突然,大部分的學生都嚇了一跳。隨行的車掌嚇得肩膀一顫。我也大吃一驚。
  處之泰然的人只有桐原拓斗、十河綾香和高雄姊妹四個人。
  說到那對雙胞胎姊妹,甚至應該說她們完全沒反應。
  「小安安~?」
  坐在被踢的座位上的人,是一個個性怯懦的男生。
  小山田靠近那個男生,手搭著他的肩膀。
  「小山田同學,你有什、什麼事……?」
  安智弘。
  安就是受到霸凌的人。現在小山田盯上他了。
  事情發生在我們剛升上2年級的第一天。
  安不小心打翻了小山田的果汁。果汁偏偏倒在小山田的智慧型手機上,導致它故障了。但是,安那時候堅持自己沒有錯。而他的錯就在於沒搞清楚對手是誰。從那之後,安就被小山田鎖定了。
  「你剛才踢的那腳,害、害我嚇了一跳……」
  「白目的三森學長不自量力,演出了一場英雄救美,結果你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把場子搞得冷冰冰的,老子看了很不爽!喂,你有什麼意見是不是!?混蛋!人家在說話的時候,要看著對方的眼睛啊!」
  「我、我沒有意見啊……」
  「開什麼玩笑!你只是一個2C的產業廢物,不說話沒有人當你是啞巴!閉嘴啦!」
  「…………」
  「回答我啊!」
  「是,我知道了……」
  到底要他閉嘴,還是要他回答?可不可以選一個就好?小山田果然很莫名其妙。
  「喂,小山田?不要太過分喔?現在這時代,如果你做得太過分害他自殺了,我會很傷腦筋的!安,我也拜託你喔?如果要自殺的話,等換別人當你們導師之後再自殺,行嗎?」
  導師柘榴木保。
  體育老師。對女生很溫柔,對男生很嚴格。不對,我稍微訂正一下。他只對可愛的女生溫柔。
  柘榴木以男人的身分感興趣的,只有班級的階級分類中,位居上層的那幾個。簡單來說,他想要能用來統整班級的棋子。反過來說就是,他只對能用的棋子有興趣。
  所以,他對待不同學生的態度,差異有如天壤之別。
  平等。這是在這個班級中,聽起來非常空虛的一個詞彙。
  我們班上存在著不同的階級。隨時隨地都存在,誰也無能為力。
  「知道了,我會自重的。對不起~」
  小山田嘴上開著玩笑,但還是乖乖聽從班導的話。
  小山田很擅長應付教師跟大人。
  除了他盯上的目標之外,他也會努力地討好別人。
  這是為了徹底防堵退路,讓目標無處可逃。
  也因此,小山田設下的包圍網無懈可擊。
  小山田露骨地用嘲諷的語氣,擺出道歉的姿勢。
  「對不起喔~小安安!我會好好反省1分鐘的!」
  大言不慚,一點羞愧的模樣也沒有。
  小山田張開手腳,重重地坐回位子上。
  「啊~啊~啊~!多虧自以為是主角的三森學長,搞得開心的修學旅行中最令人心動的場面,全都冷掉了啦~!這次我完全遭受到了波及──」
  就在此時。
  沒有任何前兆──
  
  白光迸裂,盈滿了巴士之內。

   1.告知召喚始末的女神
  
  「妳說妳把我們召喚到了異世界!?開什麼玩笑!」
  一個昏暗的石造房間裡響起了聲音。是小山田的怒吼聲。
  空間非常寬闊,要容納2C所有人綽綽有餘。
  房間四處都裝了暖色的燈。是平常在街上不太容易看得見的造型。
  該說是復古風格?或說是西洋奇幻故事裡可見的油燈。
  我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身在這裡。
  「你們被選上了。」
  「妳說什麼!?給我好好說明清楚!」
  小山田嘴角口沫橫飛,幾乎快衝上去抓住她。
  承受著小山田怒氣和唾液的,是一個戴著皇冠的女子。
  面對小山田的怒罵,她仍處之泰然。真有膽識。
  她外貌清秀潔淨,肌膚光滑,金色眼睛,是戴了彩色隱形眼鏡嗎?還有銀白色的頭髮。
  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服裝。
  輕柔薄透的長袍。沒錯,就是那個。在西洋繪畫中時常可見的女神形象。
  再加上一點類似動畫的感覺。
  「好,我當然會向各位說明清楚。因為召喚各位來到此處的,就是我──女神薇希斯!」
  居然出現了真正女神的可能性。
  一部分男生開始竊竊私語。
  「這該不會是異世界召喚吧?」「就是說啊?」「笨蛋,是做夢啦!做夢!」「夢境可以共享嗎?」「感覺未免太真實了吧?」「是那個嗎?班級轉移?」「被轉移的人只要我一個人就好了!」「我也有同感!」「全班一起召喚,根本沒有什麼選不選的問題啊!」
  某一天,平凡的學生或社會人士睜開眼睛一看,發現自己來到異世界。
  也就是所謂異世界轉生或異世界轉移的故事類型。
  我也知道。不久前小說和動畫都流行過這種主題。
  看起來不是從投胎為嬰兒開始轉生的類型……
  一部分女生陷入恐慌的狀態。
  「這是哪裡!?莫名其妙耶!」「我們剛才不是還坐在巴士裡面嗎!?」「我死了嗎!?我現在是靈魂嗎!?」「一定是整人遊戲之類的吧!?」「什麼!?手機打不開耶!?」「我的行李呢!沒有化妝品跟換洗衣物怎麼辦?」
  算了……現在只能觀察情況了。如果是做夢的話,遲早會醒吧?
  「…………」
  我打開手掌、握拳、捏臉頰。會痛。
  真實的觸感,實在不像夢境……
  但是對我而言,召喚的時機巧妙地解救了我。
  托召喚的福,大家幾乎忘了剛才在巴士上發生的事。
  我環顧四周,有數十名打扮得像RPG中的士兵一樣的男人,手上都握著長矛或刀劍。
  看來想反抗是不可能的了……
  全班同學都手無寸鐵。
  運動神經超群的桐原、臂力過人的小山田、會使用古武術的十河、據說其實很會打架的高雄姊妹。即使有著五個人在,想壓制對方,現實上也不太可行。導師柘榴木也沒有想要抵抗的意思。現在反應激烈的人也只有小山田。
  柘榴木站起來,開始勸大家。
  「我也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所以先仔細聽聽女神的說明吧!」
  柘榴木提高音量,一副自以為是領導者的模樣。順便一提,柘榴木從剛才就一直在偷瞄女神的胸口。看來,即使來到異世界,柘榴木仍然是柘榴木。
  「老師,謝謝你。那麼,各位同學,就讓我開始說明吧!」
  女神露出清純美麗的微笑,開始說明。

  
  聽完女神的說明後,我稍微明白是什麼狀況了。
  似乎是這樣──
  邪惡領袖大魔帝在這個世界復活了。
  我所在的亞萊昂王國,每當有巨大的邪惡勢力出現時,便會從異世界召喚「受上天遴選的勇者」過來此處。
  過去,受到召喚的勇者多次打敗了邪惡勢力。
  順便一提,最後一次召喚大約發生在200年前。勇者的存在,現在幾乎已經變成了代代相傳的傳說了。即使過了這麼久,亞萊昂王國現今仍被其他國家視為特別的存在。
  『亞萊昂擁有能夠從異世界召喚救世勇者的祕術!』
  這故事至今在大陸中仍無人不知。
  勇者是足以打倒巨大邪惡勢力的王牌。亞萊昂則是唯一擁有這張王牌的國家。
  今後,巨大的邪惡勢力很有可能再度出現。
  這麼一來,其他國家當然也無法對亞萊昂視若無睹。
  而亞萊昂之中,有一個遠比國王重要的存在。
  女神薇希斯。
  據說,連國王都無法對信奉女神的薇希斯教團出手。
  沒錯──能夠使用勇者召喚祕術,獨一無二的存在,就是那位女神。
  「也就是說,妳要我們去打倒那個大魔帝之類的傢伙嗎?」
  桐原提問。
  在這個場合下擁有發言權的人,早就自然而然決定好了──其中一個當然就是桐原拓斗。
  「沒錯。」
  「哼嗯。如果我們不答應協助妳呢?」
  「那麼你們就無法回去原本的世界。」
  「有辦法回去嗎?」
  「有。但若不打倒大魔帝,就回不去。」
  「為何?」
  女神要士兵拿了某種東西過來,是一個黑色的首飾。
  「逆召喚的儀式,需要一種名叫『邪王素』的特殊魔素。」
  女神舉起兩根手指。
  「現在,可以獲得邪王素的方法有兩種。一種是取得邪王素的來源,也就是大魔帝的心臟。第二種是將大魔帝消滅時釋出的邪王素,鎖入這個首飾的水晶中。」
  看來似乎如果不得到那個叫做邪王素的東西,就無法進行讓我們回歸原本世界的儀式。
  「那種事是妳們自己的問題吧!誰管妳啊!開什麼玩笑!那個什麼大魔帝,根本不關我們的事啊!」
  即使聽了說明,仍不能安撫小山田的滿腔怒火。
  女神畢恭畢敬地跪下。
  「勇者大人,能不能請你救救這個世界?」
  「勇、勇者?我──我也是勇者嗎?」
  不知道是因為對方突然擺出低姿態,還是被人稱為「勇者」而開心了起來?小山田原本一觸即發的怒火居然平息了。這也難怪,只要自己的存在被人捧得高高在上,任誰都不會反感的。何況對象是那樣的美女,只要是男人都無法抵擋吧。
  「各位都是救世的勇者。」
  「請問……」
  十河想要發言權而舉起手。
  「我可以提問嗎?」
  「請說。」
  「啊──我叫十河綾香。」
  十河向女神一鞠躬。
  「呵呵,十河同學真有禮貌呢!」
  「不、不。」
  「那麼,妳的問題是什麼呢?」
  「正、正如妳所見,我們只是普通人。而且,我想我們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戰鬥的經驗。」
  十河會使用古武術。但是古武術在異世界也行得通嗎?
  「但是妳卻突然說我們是救世的勇者?……我不覺得我們可以幫上什麼忙耶?」
  「放心。」
  女神無動於衷。她臉上露出知道些什麼的表情──那是有十足把握的表情。
  「你們擁有特別的力量,是其他人所沒有的!」
  十河動搖了。
  「可、可是!為什麼我們自己都不知道!」
  「沒錯,你們當然不知道。」
  女神遊刃有餘地說。
  「在你們被召喚來這裡之前的確如此。」
  話說回來,那位女神……
  該怎麼說呢──她好像從一開始就預測到十河的反應了。
  剛才聽她說,過去被召喚來的勇者多次拯救了這個世界。
  以前的勇者一開始也幾乎都是一樣的反應嗎?
  也就是說,那位女神早習慣了這樣的流程嗎?
  習慣了這種典型的反應。
  「可惡──我才不相信咧!」
  小山田大吼。
  「什麼異世界!?哼,一定是整人遊戲吧!?無聊死了!不要一直說那些冷場的老梗啦!小心我殺了妳!?」
  「帶上來。」
  女神淡然地向士兵下達指令,完全沒將激動的小山田放在眼裡。
  過了一會兒,一個衣衫襤褸的男人走進房間。雙手上套著枷鎖。
  士兵跟在男人兩旁。衣衫襤褸的男人看起來非常緊張不安。
  士兵以長矛柄輕戳男人的背後,催促他前進。
  「那是什麼?」
  其中一個女生指向房間入口,指尖不停顫抖,她所指的對象──
  不是衣衫襤褸的男人。
  是一隻三眼狼。
  ……那大概是狼吧。
  牠戴著厚重的項圈,後面掛著鎖鏈取代牽繩,奪走了牠的自由。
  一名身材魁梧的士兵緊緊握著鎖鏈。
  話說回來,這隻狼還真壯碩,顏色也很奇妙。那是什麼?
  金色眼睛,配上酒紅色的毛?
  「你們的世界,並不存在那樣的野獸吧?」
  「妳、妳在牠身上塗了顏色吧!?不過是虛張聲勢的假貨!開什麼玩笑!無聊死了!去死啦!」
  小山田不肯罷休。女神以視線向士兵傳送某種指示。
  「咕嚕嚕嚕吼嚕嚕嚕~!」
  衣衫襤褸的男人猛然驚覺。看他的表情,似乎察覺了什麼。
  「嗚嗚!?住手啊──」
  「吼啊啊啊啊!」
  三眼狼撲向衣衫襤褸的男人。
  「呀啊啊啊啊啊啊────!」
  女生發出慘叫。周遭充滿了悲鳴。
  「嘔──嗚,嘔嘔嘔!噢嘔──!」
  一個男生嘔吐了。
  狼爪撕裂獵物身體。
  遭受襲擊的男人叫喊聲消失了,身體動也不動。
  三眼狼撕咬著男人的身體,開始用獠牙「用餐」。
  這幅光景實在太具有衝擊力。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才讓一切塵埃落定。
  女神朝正在用餐的三眼狼伸出手。
  「除魔聖火,我以女神薇希斯之名,命令燒毀一切魔障──」
  類似魔法陣的東西,出現在女神前方。
  「『神命炎球』!」
  剎那間,火球覆蓋住三眼狼。
  那是白色火焰。三眼狼試著衝出火球,但是,那也只有短短的一瞬間。
  三眼狼轉瞬就被燃燒殆盡,化為灰燼。
  房間內飄來一股燒焦的味道,是肉烤焦的味道……
  縮在房間一角的男生們開始竊竊私語。
  「剛、剛才那是魔法吧?」「不,是魔術吧?」「隨便啦……」「話說回來,這裡好像真的是異世界耶!」「女神手腳真快,馬上就給我們看證據~」「實際看到的效果比較好嘛!」「我好興奮喔~」
  他們一點危機感也沒有。該怎麼說呢?倒比較像是「好不容易脫離了無聊的日常生活」那種氣氛。
  另一方面,女生們有人哭了起來,有人因為恐懼當場癱坐在地上。大部分的女生都受到很大的驚嚇。
  「剛、剛才那是什麼……?」「是CG對吧?是某種圈套還是幻象對吧?」「嗚……肉烤焦的味道……好噁心……」「討厭啦啊啊……」「嗚啊啊啊……我受夠了……我想回家……」
  就連桐原也受到不小的驚嚇。
  只不過他看起來並不害怕,只是單純嚇了一跳。
  小山田……很不甘心。他不得不承認眼前發生的事情是現實。只不過,小山田剛才堅持這一切都不是現實,結果還是被擺了一道。
  現實──壓倒性的現實。因此他露出非常不甘心的模樣。
  十河滿頭大汗。我猜那應該是冷汗吧。她毫無疑問地受到了很大的衝擊。但是,她拚命地隱藏內心的動搖,正在安慰著嚎啕大哭的女生,告訴她們「一定沒問題的」。她給我的感覺是「我是班長,所以要打起精神來」。即使這種時候,十河仍舊那麼剛毅可靠。
  高雄姊妹則是──
  「原來如此。這裡跟我們居住的世界不同──應該說,這裡是其他行星,是現階段最合理的解釋吧?那麼,假設這裡是異世界好了,我們以此假設為起點,重新思考並規畫行動吧。」
  「這種狀況下還能如此冷靜,真不愧是姊姊……」
  「妳記住,這也是心靈訓練的其中一個環節,小樹。與其將時間用在悲觀、驚慌狼狽、逃避現實上,還不如接受眼前的現實,將時間用在分析現狀並確保安全之上。思考受到感情牽連,便容易遲鈍,因此現在應該割捨掉一定份量的感情才對。」
  「嘖……我果然還是遠不及姊姊妳厲害……」
  「只要好好地多加訓練,妳一定也辦得到的!」
  「我知道了……我會加油的,姊姊……」
  她們若無其事到令人吃驚的地步,我行我素到了極點。
  尤其是姊姊,她的心靈未免太堅強了,看不見絲毫動搖。
  該怎麼說呢?那對姊妹已經是另外一種層次的存在了。
  導師目瞪口呆。
  他張著嘴,簡直就跟知名的「真理之口」一樣。
  安看起來好像也很困惑。
  只不過──不知為何,他嘴角上揚。


《靠廢柴技能【狀態異常】成為最強的我將蹂躪一切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