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1.jpg

今天的試閱是《眾神眷顧的男人1》

最近讓大叔轉生為少年的輕小說蔚為風潮呢~

再加上史萊姆就Double流行

如果可以轉生到異世界的話,

不知道讀者想轉生為什麼樣的人?又擁有什麼能力呢?

小編個人是想轉生為魔王摧毀全世界啦哇哈哈哈哈哈(混亂邪惡)

 

請收下試閱內容


 

  竹林龍馬隱居在卡納森林修行武術以及魔法的生活,一晃眼就過了三年的歲月。關於離開森林的打算──

  

  迄今依然是完全沒有。

  

  「來、來來來……吃飯囉!」

  龍馬透過等級提升之後的土系魔法擴建簡陋的洞穴充當住居,出入口設置結界,確保住家的安全。傢俱也是利用土系魔法,將挖掘洞穴的沙土凝聚起來之後製造而成的。

  三餐的材料都是取自森林中的自然素材,透過眾神所傳授的知識或是無屬性魔法當中的『鑑定』,就可以順利判別是否可以食用。在這個生活無虞的環境當中,龍馬缺乏離開森林的強烈動機,每天都將時間花在前世不可能涉獵的興趣之上。

  

  其中令龍馬特別著迷的興趣,就是「史萊姆」的研究。

  

  一開始只是抱持著想要嘗試「從屬魔術」的心態捕捉史萊姆罷了,之後卻莫名其妙地把史萊姆當成寵物來飼養,而且一養就是半年之久。「從屬魔術」是眾神所賜予的眾多魔法當中的一種。

  一天早上醒來,龍馬見到史萊姆的體色跟昨天不一樣,還以為是生病了。於是龍馬連忙使用從屬魔術當中的『魔獸鑑定』,這才發現原來是進化成名叫黏液史萊姆的種類。

  自從那天之後,龍馬開始對史萊姆為什麼會突然進化感到興趣,花了許多時間來觀察史萊姆。首先發現的是野生史萊姆位於生態系的最底層。史萊姆沒有狩獵的能力,自從來到森林之後,龍馬從未見過正常飲食的野生史萊姆。

  不過龍馬每天都會將自己吃剩的食物,或者是在打獵的時候經常見到的綠毛蟲屍體餵食史萊姆。也就是說龍馬的史萊姆跟野生的史萊姆不同,每天都攝取足夠的營養。

  再加上史萊姆每天的食物,總是少不了以體內的黏液當成原料吐出絲線的綠毛蟲,因此龍馬假設這種差異就是史萊姆進化的原因,抓到新的史萊姆之後,持續餵食剩下來的食物或是綠毛蟲的屍體,就這樣過了好幾天。

  兩個月之後,持續餵食綠毛蟲的史萊姆全都進化成黏液史萊姆。另外為了證明這種假設是正確的,龍馬還準備了並未餵食綠毛蟲的對照組,結果全都進化成其他種類的史萊姆。

  於是龍馬對史萊姆產生濃厚的興趣,開始大量誘捕史萊姆後對它們餵食廚餘或是附近所採集的食物,如今龍馬所飼養的史萊姆總共有6種。

  

  史萊姆×13

  到哪都能生存、世界上最弱的魔獸。雜食性,個體的平均值大約是直徑20公分。內藏於黏膠狀軀體的核心一旦受到傷害,就會立刻死亡。死亡之後的史萊姆只會留下核心,其他的部分則會自動分解,是一種神祕的生物。

  技能 消化(2) 吸收(3) 分裂(1)

  

  黏液史萊姆×153

  大小跟史萊姆差不多,身體是由高黏著性的黏液所構成的。透過直接吐出黏液,或者是躲在暗處設置陷阱,捕食受困於黏液的獵物。

  技能 強力黏液(4) 硬化黏液(1) 吐絲(1) 跳躍(1) 消化(3)

     吸收(3) 分裂(3)

  

  初期學會的技能只有強力黏液、消化‧吸收‧分裂而已,之後會增加硬化黏液以及跳躍,龍馬因此發現魔獸可以透過後天的訓練學習新的技能。

  至於吐絲,當時龍馬在研究進化之餘,也針對強力黏液以及硬化黏液的性質進行研究,結果發現混合兩種黏液之後可以製造出細絲。他在想同樣的現象是否也會在史萊姆的體內發生呢?經過多方嘗試以及反覆練習之後,終於讓史萊姆學會這項技能。

  

  強酸史萊姆×100

  為了消化類似動物骨頭這種不易消化的東西,這種史萊姆的消化能力特別突出。自從在研究進化原因的過程當中誕生於世之後,就透過分裂持續增加。

  技能 強酸液製造(3) 抗強酸(3) 跳躍(1) 消化(4) 吸收(3)

     分裂(2)

  

  毒物史萊姆×188

  持續餵食毒草的史萊姆。過程當中有許多史萊姆無法承受劇毒而死亡,存活下來的個體順利進化,之後透過分裂增加到這個數量。

  技能 毒液製造(3) 抗毒性(3) 痲痺毒液製造(3) 跳躍(1) 消化(3)

     吸收(3) 分裂(3)

  

  清潔史萊姆×11

  史萊姆經常喝水,不過其中有隻史萊姆特別喜歡喝龍馬的洗澡水。龍馬認為應該沒什麼問題,於是也不橫加干涉,結果就自行進化了。

  技能 清潔化(4) 除臭(6) 除臭液(4) 抗疾病(5) 抗毒(5)

     跳躍(1) 消化(3) 吸收(3) 分裂(1)

  

  清道夫史萊姆×457

  龍馬對設置於洞穴內的廁所兼垃圾場所發出的惡臭頗有意見,之後想起史萊姆經常聚集於腐壞的動物屍體,就放了新捕獲的20隻史萊姆在那裡,結果就於焉誕生。具備將消化食物之後所得到的養分當成肥料吐出來的技能,特徵在於分裂頻率比其他史萊姆優異。

  技能 抗疾病(5) 抗毒性(5) 亂吃東西(5) 清潔化(6) 除臭(6)

     除臭液(4) 釋放惡臭(4) 養分還原(3) 跳躍(1) 消化(6)

     吸收(3) 分裂(6)

  

  由於在養成史萊姆過程當中將重心改放在培育方面,因此種類並不多,不過數量還是達到900隻以上。龍馬本來就是吃苦耐勞的個性,習慣從事單調重複的作業,如今在沒有其他人加以勸阻的情況下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完全停不下來。

  不過這種生活替龍馬疲憊的身心注入了活力。雖然偶爾也會遇見盜賊或是大型野獸,不過龍馬還是靠著自身的能力以及史萊姆驚人的數量應付周旋,堅強地生活下去。

  

  往後也會持續過著同樣的生活──

  

  龍馬雖然如此認為,變化卻降臨在這一天。每天的例行狩獵途中,龍馬在森林中發現的不是獵物,而是穿著盔甲的五人組。

  (居然有人出現在這裡,真是稀奇……他們穿著款式相同的裝備,看起來不像盜賊……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我應該是第一次遇見除了盜賊之外的人類吧?不過這也是因為我隱居在森林深處的關係……他們其中有人受傷嗎?)

  躲在遠處的樹蔭以及草叢之後仔細觀察,龍馬發現五人組中的其中一人並未穿著盔甲,而是纏著滲血的繃帶,由另一個人攙扶著行走。

  「嗚、嗚……」

  「振作一點,休茲!」

  「卡密兒,魔力呢?」

  「對不起,還沒恢復……」

  (傷勢似乎挺嚴重的。他們看起來不像盜賊,不能見死不救。帶回去家裡讓他休息應該沒問題吧?萬一真的是盜賊,只要備妥緊急應變的措施,自然會有辦法。)

  於是龍馬從藏身的草叢之中站了起來,準備開口叫住他們。可是……

  (我該說些什麼?你好嗎?不,現在不是這麼悠閒的情況。喂,你們幾個!……這樣子一定會引起他們的戒心,反而失了禮數。啊啊,到底該怎麼開口?)

  想要幫助傷者的龍馬雖然挺身而出,然而他畢竟三年沒跟其他人說話了,一時之間想不到該說些什麼才好,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結果龍馬還沒出聲,就被警戒四周的他們發現了。

  「!什麼人!」

  「慢著。」

  走在最前面的人立刻舉起長劍對準龍馬。身後的男子連忙制止他,緩緩地走上前來。

  「突然亮出武器,真是不好意思,畢竟大家都稍微繃緊了神經……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小孩子不應該來到這種地方,難道是迷路了嗎?」

  對方提出詢問,龍馬卻還是無法說出完整的回答。

  「我正在、打獵。」

  「打獵?你?」

  龍馬回答之前,先點點頭表示肯定。

  「這裡很危險……算了。你看起來似乎找我們有事?」

  於是龍馬指著受傷的人。

  「有人、受傷。」

  回答的同時,龍馬朝著掛在腰間的皮囊伸手。看到龍馬的舉動之後,男子再度舉起長劍,擋在跟龍馬對話的那名男子前面。

  龍馬的腰間除了皮囊之外,還繫著一把短刀。發現短刀可能引起對方的誤會,龍馬連忙往後跳了幾步,接著又以飛快的速度從皮囊當中拿出自製的傷藥放在雙手的掌心,藉以向對方表示自己並無惡意。

  「……這是傷藥嗎?」

  見到龍馬的舉動之後,持劍的男子開口詢問。於是龍馬再度點了點頭,以生硬的字彙串成不流暢的句子。

  「傷勢、很危險……使用傷藥。」

  「你願意提供傷藥給我們使用?」

  「快點。」

  他們彼此互望一眼,於是那個名叫卡密兒的溫和男子小心翼翼地接過藥瓶,確認內容物之後讓傷患喝下。隨著傷患的臉色比先前舒緩許多,眾人對龍馬的態度也稍微軟化了下來。

  「謝謝你提供的傷藥,休茲應該挺得過去了。」

  「家裡、可以休息、請休息(真是丟臉……)」

  字句雖然笨拙,想要表達的意思卻很清楚。龍馬雖然有點生自己的氣,最後還是成功地邀請五人組到家中作客。於是在龍馬的帶領之下,一行人鑽進了森林。不過隊伍當中有位傷者,因此移動速度十分緩慢,而且他們在移動途中的竊竊私語也傳入龍馬的耳中。

  「他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看起來還十分稚嫩……」

  (我現在是11歲的小孩子,出現在森林深處當然會引起他人的戒心。不過這種感覺很不好,希望他們可以早點解除警戒……還是要試著跟他們閒話家常?

  不行。若只是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倒是有事先備妥的『設定』,可是其他方面……閒話家常的時候萬一說錯了什麼,無疑是自掘墳墓。)

  「前面真的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嗎?」

  「我也不知道。不過先前的藥水確實有效,他應該沒什麼敵意才對。」

  「獵人在森林中開闢足以藏身的安全區域是有可能的,說不定有類似露營地之類的地方吧。」

  (沒錯。只要你們不攻擊我,我也不想與你們為敵……對了,不如就盡量從陷阱回收獵物吧。在傷患休息的期間,還可以招待他們飽餐一頓。主動提供這麼多協助之後,正常人應該都不會採取敵對行動吧?)

  於是龍馬停下腳步站在原地,召喚出在從屬魔術的契約作用之下,於陷阱旁邊待命的黏液史萊姆。不過看在其他人的眼中,龍馬就只是突然停下腳步而已,因此其中一名男子提出疑問。

  「怎麼回事?」

  「陷阱……抓到、獵物……馬上就來了。」

  回答的同時,龍馬若無其事地觀察跟自己說話的那名男子。

  (他應該就是帶頭的吧?包括剛剛拔出長劍的那個人在內,大家都聽從他的指示行動。其他人應該是護衛之類的才對。)

  就在龍馬暗自思考的時候,路邊的草叢微微搖動,一隻黏液史萊姆拖著長角兔的屍體冒了出來。然而男子不知道史萊姆是龍馬的從屬魔,立刻以熟練的動作拔出腰間的長劍。

  (不好!)

  龍馬立刻飛奔向前,拾起史萊姆和獵物。

  「……這隻史萊姆是你的從屬魔?」

  男子從這個舉動察覺到史萊姆是龍馬的從屬魔,於是龍馬頻頻點頭表示肯定。男子再度朝著龍馬和史萊姆瞥了一眼,這才將長劍收回劍鞘。

  「抱歉,我不知道是你的從屬魔。」

  (誤會解開就好了,我也沒把事情說清楚。)

  事實上史萊姆是魔獸,而且又在森林中出沒,很難不當成野生的史萊姆看待。龍馬費了一番工夫把事情解釋清楚之後,便將史萊姆和獵物收入袋中,一行人也再度邁開腳步。經過這次的事件之後,大家逐漸打開了話匣子。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史萊姆真是令人懷念。我一開始也是跟史萊姆訂定契約。」

  「……從屬魔術師?」

  「是『前任』從屬魔術師才對。幾年前跟在我身邊的魔獸上了年紀,無法繼續戰鬥,之後我就沒跟其他魔獸簽訂契約了。以前我可是曾經帶領過小紅馬和冰暴猿呢。」

  「……好強……?(沒聽過這些魔獸……)」

  「我的家族世代都是從屬魔術師,從小我就學習各種訣竅以及照顧魔獸的方法。不過我的魔法天賦並不是特別突出,反而是對於劍術頗有幾分自信。」

  (家族、世代、身邊又帶著護衛。這個人不是貴族,就是有錢有權的大人物,八九不離十……冷靜一點。根據之前取得的情報,這個國家對於平民與貴族之間的身分差距應該是相對寬容。當初眾神也是基於容易生存的考量,才特地選擇這個國家。

  而且從先前的言行舉止來判斷,目前還是有發展友好關係的空間。只要當做是聚餐的時候跟主管的交流……不管怎樣,還是不能大意。)

  略感焦躁的龍馬在內心打定主意,帶著大家一邊回收獵物一邊前進。十幾分鐘之後,一行人終於抵達龍馬位於崖邊的家。

 

 

 

 

 

  ~Side 蘭哈特~

  

  「請稍待片刻。」

  抵達斷崖之後,少年隨即如此表示。附近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原本以為從屬魔獸又要運送獵物過來,結果似乎不是這麼回事。少年往前踏出一步之後,掌心抵著斷崖,利用土魔法瓦解部分的岩壁。看來前方似乎另有蹊徑。

  「請進……」

  這就是他口中的「家」嗎?看起來是個相當堅固的洞穴,確實沒那麼容易就被野獸或是魔獸破壞。而且確定我們都進入洞穴之後,少年開始在入口施展結界魔法。這裡的確是一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

  不過結界魔法應該是很難學會的魔法才對。這時目睹作業過程的卡密兒主動向少年攀談,大概是跟我產生同樣的疑惑。

  「這是結界魔法吧?相當少見的魔法呢。效果是隱蔽嗎?」

  「隨時都可以逃走……五人,可以放心。」

  「是哦,謝謝……」

  他先是點點頭,接著又簡明扼要地回答問題之後,矮小的身軀就從我們身邊通過,進入洞穴的深處。

  「看來這是他的一番好意。」

  「確實如此,蘭哈特大人。」

  「兩位,那個小朋友已經往前走了。」

  「嗯,這就來了。」

  在瑟夫的提醒之下,我們進入洞穴的內部,這才發現裡面是個地板和牆面都鋪裝得十分平整的房間,而且還擺設著石材和木材所製成的傢俱。四周的牆壁似乎鑲嵌著會發光的魔法石,內部十分明亮。

  「這是……」

  「比想像中更有家的樣子呢。」

  「讓傷患、躺在、這裡。」

  「真是不好意思。休茲,準備讓你躺下來了,撐著點。」

  「嗯……」

  「藥水……我過去拿。」

  看著休茲躺在床上之後,我目送他朝著相反方向的通道離去的背影。

  「呼,總算可以喘口氣了。」

  「是的。這裡比想像中更加牢靠,可以讓休茲好好休養。」

  「得好好感謝他才行。」

  「…………」

  俯視著休茲的瑟夫以嚴峻的表情環視整間房間。在所有的護衛當中,就屬瑟夫對於祕密行動以及陷阱的知識最為豐富,他也是斥候的最佳人選。如今瑟夫露出嚴峻的神情,難道是……

  「瑟夫,你發現了什麼?」

  「不覺得這房間怪怪的嗎?我不是指陷阱之類的東西。這裡明明有長期居住的痕跡,傢俱卻只有一人份而已。」

  ……若當成露營地,東西少了一些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不過仔細一看,牆上畫著森林的地圖以及動物的圖像,房間的角落還擺放著樂器……雖然單調了些,卻還是流露出小孩子的房間特有的氣氛以及生活感。結果正如瑟夫所言,居然只有一人份的傢俱,這的確是不太對勁。

  「那個少年獨自住在這裡嗎?」

  「不可能吧?小小年紀就懂得使用從屬魔術、結界魔法以及土系魔法,這點固然令人訝異,不過正常人是不可能獨自生活在森林裡面的。在房間深處或是其他地方應該住著其他人才對。」

  「或者是實際年紀跟外表不符。不過他看起來又不像是精靈……」

  卡密兒和吉爾交談的時候,那位少年跟史萊姆送來大量的玻璃瓶。

  「藥水。」

  「感激不盡,日後必定好好答謝。」

  「呃……可以製作,再多都沒關係。」

  聽到這句話之後,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全都交互打量著玻璃瓶和少年,卡密兒更是驚呼一聲。

  「這些藥水,是你製作的?」

  卡密兒的音量實在很大,少年的身體瞬間抖了一下,不過他立刻點頭表示肯定。老實說卡密兒的反應是誇張了點,不過先前的藥水完全不比商店販賣的遜色。他可真是一個神奇的孩子。

  「水。」

  就在我低頭沉思的時候,少年示意要我們喝點以石器盛放的水。表面還漂浮著些許應該是以魔法製成的冰塊,顯然是冰鎮得恰到好處。

  「謝謝。」

  「得救了。」

  「感恩。」

  「多謝。」

  「……對了。」

  「嗯?怎麼啦?」

  「名字……龍馬。」

  也對,我們還沒自我介紹呢。

  「龍馬是你的名字嗎?請容我介紹自己。我是蘭哈特‧賈米爾,賈米爾公爵領地的領主。這次承蒙你在部屬遭遇危機的時候伸出援手,實在是感激不盡。」

  「公……?恕、恕我失禮!」

  當初我特地以溫和的語調開口說話,為的就是不要讓這個名叫龍馬的少年受到驚嚇。然而當我報出姓名之後,他臉上生硬的表情又更加僵硬了,緊接著還對我深深鞠躬。只是這個動作跟先前的說詞比較起來反而稍嫌老練,替我帶來了些許的訝異。

  「沒關係,不必這麼拘束。你是救命恩人,用不著改變說話方式。」

  從反應看來,少年之前似乎不知道我是公爵家的人。於是我先請他抬起頭來,不過他似乎相當惶恐,半句話也說不出口。其實我完全沒有被冒犯的感覺。

  「呃,我是蘭哈特大人的護衛,名叫卡密兒,職業是魔法使,請多指教。還有剛剛真的很感謝你。由於我耗盡魔力,無法使用回復魔法,要不是遇上了你,真不知道休茲會變成怎樣。啊,休茲就是那個受傷的人,正躺在那裡休息。

  還有真的不必太在意說話的方式,蘭哈特大人不會為了這種小事而生氣的。」

  卡密兒也開口了。他跟我一樣,一直注視著那個少年。

  「沒錯,否則也不會把我們這些粗人帶在身邊了。啊,我叫做瑟夫,擔任小隊的斥候。你好啊,小朋友。至於旁邊這位……」

  「我叫做吉爾。對不起,剛剛拔出長劍指著你。」

  「哪裡……警戒、理所當然。」

  「感謝你的體諒……我也是個貴族,當時雖警戒,倒也並未因為你的態度而感到不悅。還有,那個……蘭哈特大人是個寬宏大量的人,抱持平常心就好了。」

  「……謝謝。」

  繼瑟夫之後,連不習慣跟小孩子應對的吉爾也以柔和的語調開口說話,試圖化解他的恐懼。只見那名少年沉思片刻之後才開口回答,表情已經不若先前那麼凝重了。用字遣詞雖然還是生硬了些,聽起來不太自然,倒也沒有雞蛋裡面挑骨頭的必要。

  「承蒙你提供休息的場所以及治療藥水,應該道謝的人是我們才對。」

  「這不成問題。不過,為什麼?」

  他想問的是怎麼會有人受傷,還是進入森林深處的理由?也對,就依序說明吧。

  「我們原本想要回到位於卡烏納可鎮的家,結果在騎馬繞行森林外圍的途中遇上了盜賊。」

  「敗給了……盜賊?」

  「不,盜賊還沒有那種本事。由於這趟旅程是臨時決定的,身邊的護衛只有他們幾個,因此盜賊才認為能夠以人數取勝。直接對休茲造成傷害的凶手,其實是在戰鬥中從森林跑出來的黑熊。」

  「休茲是在對付盜賊的時候遇襲的,只能說運氣不好。」

  「雖然打倒了黑熊,馬匹卻全都逃走了。而且休茲的傷勢比想像中嚴重,必須盡快回到鎮上才行。於是我們放棄原本的迂迴路線,決定直接穿越森林。」

  只見少年連連點頭,似乎接受了我、吉爾和卡密兒的解釋。這樣也好,就讓我趁著這個機會跟他問個清楚吧。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剛剛聽你說是為了打獵,不過這裡顯然有長時間生活的跡象。而且你小小年紀就有打獵的本事,不但會使用多種魔法,甚至還具備製作藥水的能力,實在是令人驚訝。」

  「從祖父母身上、學來的……以前是冒險者。」

  哦,原來是跟祖父母同住。

  「他們出去了嗎?」

  聽到我的詢問,他稍微低下頭來。

  「過世了。」

  「原來如此,抱歉。」

  「沒關係,三年前的、往事。」

  「「「「三年前?」」」」

  「你從什麼時候開始住在這裡的?」

  「三年前離開、村子……我是外地人,所以受到排擠。」

  之前住在比較排外的村子嗎?這種事情多少都會發生,有些地方甚至更為嚴重。

  「他們、過世之前……要我搬到其他城鎮。」

  之後少年就不喜歡跟外人打交道,靠著從祖父母身上學來的技術四處流浪,最後誤打誤撞進入這座森林,就這樣定居了下來。他也提到之後就不曾離開森林。三年來都一直躲在森林裡面,這段時間等於是從未跟其他人接觸。

  他似乎一直很介意自己的用字遣詞。聽說受到監禁的犯人當中,偶爾會出現因為長時間未跟他人接觸,造成語言能力大幅衰退的案例。他的沉默寡言,或許也是這個原因。

  「大致上都明白了,不過我不建議你繼續住在森林裡面。強大的野獸和魔獸經常在森林出沒,即使你具備求生的技能,也還是太危險了。」

  「不要緊,已經生活了、三年。」

  「可是……」

  「有了!等我一下!」

  卡密兒突然打斷我們的談話,在自己的行李亂翻一陣之後,將小小的水晶球捧在掌心取了出來。

  「找到了,就是這個!」

  「這是什麼?」

  「這是小型的確認水晶!可以簡易確認對方的身分,以及他最高等級的四種技能。罪犯碰到水晶就會發出紅光,如果是沒有犯罪的人,就會發出藍光。之後水晶會投射出姓名、種族、年齡以及四項技能。若具備高等級的戰鬥技能,我倒是不反對他繼續住在森林裡面。」

  原來如此,卡密兒打算以實力不足為遊說的理由嗎?而且使用那種水晶的話……

  「好、的。」

  如此表示之後,他伸手準備觸摸水晶,卻又像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地詢問卡密兒。

  「之前被盜賊攻擊……殺了對方……算是犯罪嗎?」

  「若對方真的是盜賊,就沒問題。」

  卡密兒的回答讓他鬆了口氣,於是便伸手觸摸水晶,手邊頓時出現藍色的光點。姑且不論他是否曾經殺死盜賊,至少這證明了他並未傷害過無辜的人……嚴格說來,事實上水晶的功能並不是『判別罪犯』,不過這麼一來,我們也可以放心了……?

  我不經意地朝著卡密兒瞥了一眼,這才發現注視著水晶的卡密兒臉色突然發青。

  「這、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

  從我身後打量著水晶的吉爾倒抽一口冷氣。我跟瑟夫也跟著注視水晶,原來問題出在他的技能。

  水晶所顯示的技能如下。

  家事(10) 精神的痛苦耐性(9) 肉體的痛苦耐性(8) 健康(7)

  這種等級是怎麼回事?家事技能方面有不少先例可循,姑且不論,可是精神的痛苦耐性、肉體的痛苦耐性以及健康技能全都在等級7以上。到底是在怎樣的環境下生活,才能變成這樣?而且他今年11歲,亦即8歲開始就住在這裡了。

  「怎麼、了嗎?」

  「呃……很抱歉,戰鬥技能沒有顯示~」

  這不是重點吧?強忍著想要吐槽的衝動,我朝著卡密兒使個眼色,之後才發現其他兩人也有同樣的反應。我們就這樣試著以眼神交談,沒有人想要開口說話。

  因為痛苦忍受力是習慣痛苦之後所得到的技能,不難想像他是生活在與等級相當的高度痛苦環境之中,說不定還有許多不堪回首的往事。貿然詢問的話,難保不會對他造成傷害。

  從藍色的光芒以及先前的行動來判斷,雖然還是有可疑的地方,至少沒什麼危險性。就姑且結束這個話題吧。

  「不好意思,可以借用一下廁所嗎?」

  「我也要去。」

  「我也想上廁所。」

  「廁所在最裡面……史萊姆、很多……不會攻擊。」

  「嗯。我以前也是從屬魔術師,不會對你的從屬魔物動手的。」

  於是我留下卡密兒照顧休茲,跟在他的身後往洞穴裡走去。

  「真是不得了。」

  「嗯,我還是第一次同時見到這麼多史萊姆。」

  通往洞穴深處的走道以及房間的地板上爬滿了史萊姆,數量非常驚人。史萊姆在龍馬的示意之下讓開一條路,若非如此,說不定會不慎誤踩。

  「龍馬,這些史萊姆都是你的從屬魔物嗎?」

  「是的……用來研究。」

  「研究?」

  「進化,史萊姆的進化。」

  經他這麼一提,這才發現眼前看得到的史萊姆全都不是一般的種類。

  黏液史萊姆、毒物史萊姆,那應該是強酸史萊姆吧?而且還有兩種無法辨別的史萊姆,應該是高等的種類。

  史萊姆是隨處可見的魔獸,就算在其他地方發現高等史萊姆,也一點都不足為奇;不過依據這座森林的史萊姆目擊報告,每年都只有零星的個案而已。而且誠如吉爾先前所言,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多的高等史萊姆。

  「小小年紀就在進行研究,實在是了不起。只不過研究對象全都是史萊姆,令人感到有些遺憾就是了。」

  「史萊姆、不好嗎?」

  ……我個人對於他靠著自己的力量蒐集這麼多高等級的史萊姆,而且又訂定從屬契約的熱情以及實力,給予高度的肯定,然而外界對史萊姆的評價可說是非常低。

  「這麼說或許有得罪之處,不過史萊姆進化之後還是弱小的魔獸,沒什麼價值可言。雖然從屬魔術師或是召喚術師基於安全的理由,在學習基礎魔法的時候經常以史萊姆為對象,不過大部分的從屬魔術師在學會基礎魔法之後,就會捨棄史萊姆跟其他魔獸訂定契約了。

  就算對戰力沒有要求,純粹當作寵物來飼養,世界上也多得是類似長角兔之類的人氣魔獸。」

  「……人情冷暖。」

  這真的是11歲兒童的感慨嗎?

  「不過這只是大多數人的看法,並不代表所有的從屬魔術師都這麼認為。至少毒物史萊姆的毒液或是強酸史萊姆的酸液絕對不容小覷,否則可是會吃大虧的。就戰力而言,也在長角兔之上。」

  「史萊姆……好用……很方便。」

  聽到史萊姆的評價不高,原本以為他會大失所望,結果我錯了,他完全沒放在心上。這樣子雖然沒什麼不好,不過通常這種年紀的孩子應該會更想尋求他人的認同。

  來歷雖然不明,卻感覺不到危險,而且還是在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伸出援手的好孩子。但他並不是普通的孩子。就各種意義而言,不能對他置之不理。這就是我的感覺,而且非常強烈……

 


 

《眾神眷顧的男人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