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試閱.jpg

今天要為大家送上熱騰騰的《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1》試閱~

 

最近歡樂職場後宮作品越來越多了呢~

由此可見現代人壓力有多大。゚ヽ(゚´Д`)ノ゚。

像這樣可以輕鬆閱讀的作品真的對於放鬆疲勞非常有幫助

更何況裡頭的美少女還擁有各種屬性

巨乳貧乳獸耳魅魔精靈黑長直......要什麼有什麼h48

雖然在留言有提過了,小編還是要重申一次,小編喜歡社長(^ρ^)/

另外,本書還有4P小冊子的首刷限定附錄喔!

不只黑魔法公司很佛心,東立對讀者也是很佛心的啦!!

 

以下就是試閱內容~


 

   第一話  雖然應徵不上白魔法公司,但黑魔法的話似乎就沒有問題

 
  很遺憾地通知您:您未能通過「王都白魔法檢查協會」的面試。謹此衷心祝您前程似錦。
  
  「又是這種『衷心祝您』的落選通知啊──!」
  我在宿舍前的信箱抱起頭來。
  這下就是第三十四次收到落選通知了……不對,應該是第三十五次了。超過第三十次之後,我己經記不太清楚數字了。
  前三次收到落選通知時,我的精神還強韌到足以撕碎通知,並咒罵對方有眼無珠,將來肯定會為了沒有錄取我而後悔莫及;但從途中開始,我的心理防線就崩潰了。
  居然被三十家以上的公司拒絕,難道我真的就這麼沒有價值嗎……?
  我帶著沮喪的情緒,前往魔法學校的宿舍餐廳,卻發現餐廳裡的人全都在討論明年的新生活。
  「你是在哪家公司就職啊?」
  「中小企業的白魔法工作室啦。在王都隔壁的城市。」
  「那不是挺好的嗎?我可是在小朋友的魔法補習班當講師呢。我沒有認真上過師培課程,老實說沒什麼自信啊。」
  「對了,你知道隔壁班的齊里斯,已經拿到魔法軍幹部員工的內定了嗎?」
  「那傢伙成了高級公務員啊……將來可以捧著鐵飯碗了呢~」
  可惡,為什麼學校沒教讓現充爆炸的魔法啊……
  我要是會這種魔法的話,現在就可以馬上讓這些傢伙爆炸了……
  「好啦,法蘭茲同學,別老是這樣垂頭喪氣的,趕快把飯吃了打起精神來吧!」
  伴隨著「咚」的一聲,一塊有臉那麼大的巨無霸麵包,及一盆滿滿的沙拉被擺到了我的面前。
  送上餐點的,是負責宿舍伙食的小麗莎。
  麗莎的年齡應該是在二十歲前後。也就是說,儘管暱稱裡加了個「小」,但她的年齡其實比我們學生都大了幾歲。只是大家都習慣用「小麗莎」來稱呼她。
  因為現在是供餐時段,麗莎戴了個帽子把長髮攏了進去,不過這個造型也相當適合她。
  不同於嬌柔的外表,麗莎的個性就是不管住宿生點了什麼餐點,她都一定會送上特大號的份量。
  「因為我又被刷掉了嘛……到現在都還沒找到工作的人,估計也就只有我一個人了吧……」
   「說的是呢。整間宿舍還沒找到工作的人,就只有法蘭茲同學而已呢。」
  「妳就不能安慰我兩句嗎……」
  不過,就算麗莎毫無根據地安慰我「一定沒問題」,我能不能坦然接受又是另一回事……
  「唉,不管哪家公司,競爭都超級激烈……而且因為大家的魔法技術成績都相差無幾,到頭來只能用面試分出高下……」
  我所就讀的王都國際魔法學校,是一所四年制(十四歲至十八歲)的學院。學生會在此習得職業魔法使的基礎技能,並從事魔法相關工作。
  當然,那些名列前茅的學生,已經有研究人員或校內教師的職位等著他們。只是這樣的學生是例外般的存在,人數不到全體的十分之一,因此和我沒什麼關係。而且那種超級優秀的傢伙,應該都是在王都的最高學府就讀。
  而我就在求職活動裡不斷碰壁,一路到了今天。
  順帶一提,現在是二月時分。
  由於下個月便要舉行畢業典禮,因此到時也得搬出宿舍。
  因為學生身分會保留到三月結束,所以在畢業典禮後還是能在宿舍住到月底,但這只能算是誤差範圍。
  「那你乾脆留級好了,等到明年再以應屆畢業生的身分去求職如何?」
  「妳這主意我也考慮過了。可是當我想到這點子時,我修得的學分已經足夠畢業了。」
  「這樣啊,法蘭茲同學是那種在學校有認真上課,但求職時卻完全發揮不出來的類型呢。」
  「小麗莎,妳是那種會踢屍體兩腳,再順便放把火的類型呢……」
  而且因為她說的幾乎都是事實,所以我毫無反駁的餘地。
  「嗯~讓我來說的話,我覺得你應該去黑魔法業界賭一把。」
  我露出嫌惡的表情說道:
  「這時代沒有人想碰黑魔法了吧……那可是被稱作噁心(kimoi)、骯髒(kitanai)、危險(kiken)的3K魔法界耶。大家都說最好還是選擇白魔法企業。」
  這個世界總共有七種顏色的魔法。
  這七種顏色分別為:白、黑、紅、藍、綠、紫、金。
  嚴格說來還存在著混合了複數顏色的虹色,可是因為虹色不被算作顏色,所以被排除在外。
  不過,即使魔法有著繁多種類,但其中獨占鰲頭的還是白魔法。因為紅魔法只能用於攻擊;綠魔法則是只有精靈能使用;紫魔法的用途在於干涉人類的精神,但卻是一種非常困難的魔法。其他幾種魔法也是類似的情形。
  因此說到要在魔法界工作,幾乎都是指白魔法企業。
  黑魔法企業雖然似乎也有一定的就職機會,但我對黑魔法只有負面的印象,像是要貢獻活祭品、壽命會縮短、全身會搞得髒兮兮之類的。雖說這算是偏見了,但一般人的確是這樣看待黑魔法的。
  黑魔法的魔法使在過去也是有一定數量,只是在應徵者數量連年萎縮的情況下,已處於瀕臨絕種的狀態。
  「前些日子王都的報紙也才在說,年輕人都對黑魔法避之唯恐不及。因為沒有人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像這種名副其實的『黑色企業』,就算不是年輕人也一樣會逃之夭夭。」
  「我也很清楚黑魔法的風評很差啦。不過風評很差就代表沒什麼人參與競爭吧?你就試著去應徵看看,萬一工作內容真的很詭異,像是每晚都要獻祭山羊頭之類的,你再把工作辭了也不遲嘛。」
  「上班沒多久就辭職,履歷好像會不太好看耶……」
  「可是再這樣下去,一個月後你就要從『畢業』變成『待業』囉?」
  「待業」這個詞彙,聽起來實在是沉重無比。
  「我知道了啦……我會去黑魔法企業應徵看看……但是……」
  ……應該還有其他問題存在。
  「在公司說明會之類的活動裡,幾乎看不到黑魔法公司的蹤影,所以我也不曉得該去哪邊找門路……」
  能舉辦大型說明會的都是一些大公司。在我記憶所及裡,魔法學校就業輔導室的布告欄上,從未出現過黑魔法公司舉辦的說明會。
  即使有張貼出來,也有可能被我下意識地忽略掉,所以沒有注意到相關訊息。
  「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識一名在黑魔法公司工作的女性。她是我常去的咖啡廳的熟客。你就去找那名女性聊聊吧!」
  「妳還認識這樣的人啊?小麗莎的人脈可真廣……」
  「這裡可是王都喔。當然會有以黑魔法為業的人。」
  那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那能麻煩妳幫我跟那名女性聯繫嗎?」
  我就這樣順其自然地決定去和黑魔法從業者洽談了。
  
  幾天之後,我照著麗莎所指示的,造訪了咖啡廳『百目夜梟』。
  店內的裝潢一如店名,擺滿了以貓頭鷹為主題的家具器物,因此空間整體的氛圍相當時尚。
  按照麗莎的說法,我只要坐在最裡頭的桌子,那名黑魔法從業者便會主動過來找我。因此在點了一杯黃金麥茶之後,我便在那個位子坐了下來。
  黑魔法業界的女性啊……那待會兒過來的,肯定是位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吧。
  就像傳統工藝的世界那樣,感覺不會有什麼年輕人想待在黑魔法這一行。畢竟工作環境非常惡劣,總覺得都是一些在祭壇擺放山羊頭之類的工作。
  就在我想著這些讓人高興不起來的事情,等待對方的到來時,頭上忽然有一道陰影罩下。
  我抬頭一看,發現一名穿著長袍的犬耳女孩站在我面前。一頭棕色的短鮑伯髮型和她十分相稱。
  她的年齡應該比我還小一點,大約是十六、七歲。既然長著犬耳,那她大概是狼人吧。王都有各個人種在活動,因此狼人也不是什麼稀奇的存在。
  「請問你是法蘭茲同學嗎?」
  女孩開口問道。也就是說,她是黑魔法公司的相關人士囉?這麼說來,她身上的長袍是黑色系的。白魔法從業者不會穿這種漆黑的長袍。
  「是的,我就是法蘭茲……」
  「真、真、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女孩忽然抓住我的手,半強迫地和我握了手。
  這、這個人是怎麼回事!?
  「我是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的代表,亦即擔任社長一職的凱璐凱璐!你願意加入人才不足的黑魔法業界,我真的真的非常高興!」
  「哎?公司代表是由妳這樣的年輕女孩來擔任……!?」
  這女孩不管怎麼看都比我還小啊!?
  「啊,我出自魔界的獵犬──凱魯貝洛斯(cerberus)一系,這副外貌並不是我真正的模樣喔。我的年齡差不多有五世紀了。」
  我還是第一次遇到用「世紀」來表達年齡的人!
  「哎呀~真的是得救了呢。其他學生光是聽到『黑魔法』三個字就嚇得退避三舍。法蘭茲同學這樣的青年才俊願意加入,對整個業界的活化很有幫助,我真的很高興!」
  仔細一看,女孩的尾巴在身後猛烈搖擺。看來她是開心到尾巴甩個不停。
  「那個……我還沒有說我要加入喔……?今天只是先來聽聽說明……」
  「好的!那你就把今天當成是聯歡會吧!你想吃什麼都可以隨便點!要不要先來個一打季節鬆餅?」
  「不必了,我喝茶就可以了!」
  這時候若是點了一大堆東西,待會兒就會變得難以拒絕對方!
  在那之後,凱璐凱璐小姐便詳細介紹了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
  「本公司過往的員工人數曾達到三百人之多,包含魔界在內,全國各地約有十五家分公司……但目前各家分公司皆已歇業,員工人數也只剩下十人左右。」
  是中小企業啊……或者該說,在這樣的夕陽產業工作沒問題嗎?
  「你剛才在想我們公司是夕陽產業對吧?」
  嚇我一跳。
  「沒關係的!請你不必在意。倒不如說我們這個業界已經日落西山,都快到夜幕降臨的程度了呢~」
  「站在求職學生的立場,聽到這樣的自嘲哏根本笑不出來啊!」
  「哎,說的也是呢,不好意思。我們凱魯貝洛斯天生就是這種吊兒郎當的性格~不過在公司經營上可是一點都不馬虎的喔!」
  雖然我想不通凱魯貝洛斯和吊兒郎當的性格有什麼關聯,但要吐槽這件事太麻煩了,就先擱著不管吧……
  所謂「魔界」,指的是魔族居住的世界,因為近年來很少有人造訪魔界,所以我不是很清楚那裡的情形。但人類和魔界目前並未處於戰爭狀態,因此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想請教一下,貴公司都是從事哪些工作?會是什麼稀奇古怪的工作嗎?」
  萬一到時候要我做一些有違法之虞的工作,那可就傷腦筋了。這部分得事先確認清楚才行。
  「最近主要是派遣小惡魔或屍妖,去清理沼澤之類的。啊,一開始要召喚出屍妖可能有點難度,我會先讓你去做其他更簡單的工作,這點不必擔心。」
  「其他工作呢?」
  「整理墳墓或荒地之類的。」
  「……還有其他的嗎?」
  「我們也會負責管理無人的廢墟之類的。」
  咦?工作內容相當普通耶。
  「沒有那種會鮮血飛濺,或是需要獻祭大量活祭品的工作嗎?」
  「沒有喔。」
  凱璐凱璐小姐立刻答道。
  「你看,如果要用羊來做活祭品,那光是買羊就是一筆相當大的開銷。公司如日中天的時候還好說,但現在的我們根本沒本錢做這種事情。都是一些腳踏實地的工作喔。」
  「會縮短壽命的那種工作呢?」
  「雖然的確是有這種魔法,但這一類的危險工作,實際上都是由我這種不老不死的人來執行,所以沒有任何問題。然後,這類魔法的風險其實是用來彌補發動時的魔力。因此只要老老實實地提升技術,增加自己的魔力和本領,就可以不用承擔這樣的風險。」
  這份工作似乎比我想像的還要安全。
  「你剛才在想這份工作比你想像的還要安全對吧?」
  嚇我一跳。
  「就是這樣喔!近年的黑魔法業界可是很安全的!黑魔法在人們的印象裡會如此不堪,完全是過往活祭品之類的行為所留下的惡名。」
  凱璐凱璐小姐嫣然一笑。
  「我們的基本工作時間是早上十點到晚上七點(中間包含一小時的休息時間。實際工作時間為八小時)。若被安排晚上也需出勤,隔天便會把這些工時補休回來。薪水也是白魔法業界的兩倍左右。」
  「太有良心了吧!」
  「也禁止上司強迫部下出席聯歡會之類的活動。只有在部下願意出席的情況下,才會去預定店家。因為對黑魔法的操縱者來說,夜晚的私人時間是非常重要的。上司擅自剝奪部下的夜晚私人時間是違反規則的行為。」
  「這點也讓人超開心的!」
  不會出現下班後還得繼續奉陪上司的煩人情形,真的是很有吸引力。
  咦?難不成這是一家超佛心公司?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沒有任何拒絕的理由了。
  「你意下如何呢?」
  和我隔桌對坐的凱璐凱璐小姐,把臉湊了過來。
  因為她的外表就是個比我小的女生,所以這讓我有那麼一點心跳加速。
  而且她的眼睛還滴溜溜地轉來轉去,感覺像隻小動物似的。我明白麗莎為什麼會和她變成茶友了。麗莎感覺就會喜歡這種小女生。
  「試用期是就職後的一個月。你要是不喜歡的話隨時都可以辭職。」
  「公司不會追殺辭職的人到天涯海角吧?」
  「老實說,像這種會讓業界風評進一步惡化的行為,我們公司根本沒本錢去做。只有那些不愁找不到人頂替的業界,才有膽子去欺負員工。而我們公司的立場只能低頭求人來工作。」
  凱璐凱璐小姐的話確實合情合理。
  「對了,你應該是下個月中旬就得搬離學校宿舍吧?我們公司在王都設有員工宿舍,包含廚房、餐廳、衛浴,及三個獨立房間。你可以搬到那裡去住喔!房租的話,每個月只需要從薪水裡扣掉一枚銀幣就好!」
  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因為就連租金低廉的學校宿舍,每個月房租也還是得付四枚銀幣……
  雖說是員工宿舍,但從一般的角度來看,這幾乎是跟免費沒兩樣的價格。
  而且考慮到社會新鮮人找房子的難度,員工宿舍真的能省下許多麻煩。
  「那麼,你意下如何呢?」
  凱璐凱璐小姐再次問道。
  我伸出手去,緊緊握住凱璐凱璐小姐的手。
  「請讓我在貴公司工作!」
  「你被錄取了!還請你在畢業之後加入本公司!」
  凱璐凱璐小姐精神飽滿地答道。
  終於敲定就職公司了!這下可以放心參加畢業典禮了!
  在這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完成了進入魔法學校以來的最難課題。
  「對了,你接下來有時間嗎?我想帶你去公司看看。」
  在完全不了解公司的情況下跑去上班,難度的確有點太高了。
  「那麼,就有勞您了。」
  
  我和凱璐凱璐小姐離開了咖啡廳。她理所當然般把我的飲料錢也一起付了。
  途中穿過了王都的繁華大街。
  因為凱璐凱璐小姐很可愛的關係,不時引來街上男性的目光。
  搞不好其他人覺得我們兩個是在約會呢。他們應該根本想不到這名女孩是一家公司的社長,而我則是應屆錄取的員工。
  在繁華街道的盡頭處,出現了好幾面寫有白魔法企業名稱的招牌。
  想必班上的同學和宿舍的朋友之中,也有一些人是在這附近工作吧。
  「噢,我們公司就是在這一帶吧?這裡都是和魔法有關的公司。」
  「這個嘛~答錯了喲。畢竟這一帶的地價貴得太沒道理。還得再走一下子才會到。啊,真的只要再走一下子就到了。」
  ──在那之後,我們走了一個半小時。
  王都是一座被城牆環繞的都市。
  不過嚴格說來,城牆外頭也是有都市擴大延展出去的部分,走上一個半小時的話,完全就到了城牆的外側。
  「我們公司有這麼遠啊……」
  「你不覺得這是個很好的運動嗎?而且公司位於郊外,也比較方便處理那些和沼澤有關的工作嘛。」
  就在那些負責提供蔬菜給王都居民的菜園,開始變得醒目起來時──
  「這裡就是我們的公司。」
  凱璐凱璐小姐說道。
  眼前聳立著一座石造的堅固城塞,招牌上頭寫著『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
  因為那座城塞座落於小山丘上,所以得爬個五分鐘左右的緩坡才能抵達公司入口。
  「這與其說是公司,不如說是城塞吧……?」
  這可不是員工人數僅有十人的企業應有的規模。這座城塞的大小至少能容納兩百人左右。
  「據說這座城塞是千年以前,這個國家還分成好幾個國家時,為了保衛現在的王都而修築起來的。『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後來買下了這座城塞。因為若是發生了黑魔法狩獵之類的事情,我們就得堅守於此、據城而戰。」
  儘管是令人感到不安的話題,但由於目前世人對黑魔法的印象依舊很糟糕,因此這也是不得不做的準備。
  城塞內部看起來就是非常普通的魔法公司,但卻完全沒有人煙。
  「真安靜呢。」
  「因為沒有什麼事務性質的工作,所以大部分的員工都外出了。在外頭工作的話,不用來公司上班也沒關係。」
  原來如此。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似乎不是文書工作,也沒有什麼黑魔法的陰暗感覺。
  我被領到了會客室。凱璐凱璐社長(因為我已經成為員工,所以稱呼她的方式也從「小姐」變為「社長」)說她要去拿個東西,暫時離開了座位。
  會客室的牆壁掛著獸皮之類的東西,感覺相當毛骨悚然。從那裡能令人感覺到黑魔法的氛圍呢。
  在房間一角的書架上頭,則陳列著《黑魔法其實並不可怕》、《小朋友也能安全安心操作的黑魔法》等標題的書籍。
  看來業界人士真的很努力地在改善形象……
  「讓你久等了。」
  凱璐凱璐社長拿著一根長木杖走了進來。
  仔細一看,那根木杖的杖頭雕有一隻蝙蝠,造型十分精巧。
  「那麼,你既然人都來了,我想請你做一件事情──請你召喚使魔。」
  「使魔!?」
  這是不會出現在白魔法裡的詞彙。
  「沒錯。在黑魔法裡,單純的肉體勞動大多是交給使魔處理。從魔界召喚出低階惡魔,並和他們締結契約。在我們這一行,沒有使魔的黑魔法使無法取得他人的信任,因此首先要請你召喚出使魔來。」
  不管是哪個業界,都會有約定俗成的規矩。我有聽說過開在小島上的公司,會要求員工擁有小船的駕駛執照,召喚使魔也是類似性質的事情吧。
  「如果能順利召喚出使魔,在正式就職以前便能支援你的生活。這不會是什麼壞事。」
  原來如此,使魔是服侍主人的存在啊。
  「附帶一提,我的使魔──」
  凱璐凱璐社長的手掌冒出一陣白煙,接著立刻竄出一隻渾身毛茸茸又長著翅膀的狗來。
  「就是這孩子。牠的名字是格魯格魯。」
  犬耳女孩的使魔是一隻狗,這感覺該怎麼說才好呢……
  「你好汪。今天也要好好努力汪。」
  犬型使魔開口說道。
  「請你召喚出這樣的使魔來。這孩子可是會倒茶跟謄抄借來的魔法書喔。除此之外……格魯格魯,你還擅長什麼啊?」
  「在下是王國西洋棋大賽三年前的冠軍汪。」
  「才藝範圍也太廣泛了吧!」
  「當時的冠軍優勝獎金被歸入公司的收益裡頭。」
  這也是屬於公司的收益嗎……
  「西洋棋當然是屬於例外的技能,不過就請你召喚出這樣的使魔,並和他締結契約吧。」
  「使魔應該不會奪取我的靈魂吧……?」
  這是我當下最感到不安的問題。
  一來是要使出黑魔法,二來又有「契約」這樣的詞彙,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沒問題的。畢竟我們公司也有付工資給使魔。」
  「可以用薪水來代替靈魂!?」
  「月薪四十枚銀幣汪。」
  「而且薪水還相當高!」
  在這裡補充一下,從魔法學校畢業的學生若是於王都就職,第一份工作的薪資一般是在二十枚銀幣左右。
  即使如此,有「魔法學校畢業」這層鍍金還是聊勝於無。若是沒有魔法學校的畢業證明,除非自己的雙親是魔法使並從小接受訓練,否則幾乎不可能找到魔法相關工作。而且要是沒有畢業證明,薪水還會變得更加低廉。
  「不過,還是新人的法蘭茲同學所操縱的使魔,月薪差不多是十枚銀幣左右吧。這部分還可以再和使魔協商一下。」
  話音方落,凱璐凱璐社長便翻開書本的其中一頁,並將書放到桌上。
  那是以特殊語言書寫而成的黑魔法咒文。
  因為我在學校的課程裡有稍微接觸過,這種程度的咒文還勉強讀得出來。
  「恩里‧邦拉‧希倫迪祿克‧吉古‧嵐非……」
  「噢噢!真是不得了呢!即使是魔法學校的學生,應該也只有一成左右的人能馬上理解這段咒文的發音!」
  「因為我的成績還算過得去嘛。」
  如果單就成績而言,我還算得上是優秀的學生。
  老師們也對我找不到工作一事感到不可思議。
  因為在求職活動裡,最被看重的是溝通表達的能力……
  我雖然能認真學習測驗範圍內的知識,但在面對首次接觸的面試官時,卻無法說出打動人心的話語。
  這種事情跟魔法使一點關係也沒有吧!溝通表達的能力再強,也不能拿來使用魔法啊!如果這是求職的必備能力,學校就給我多開一些相關課程啊!
  糟糕,我有點激動起來了……
  「既然你讀得出來,那就知道該做什麼了吧。請你拿著法杖在魔法陣上詠唱這段咒文。」
  「要是還不習慣繪製魔法陣的話,是不是會很困難啊?」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可以跳過這一步沒關係。因為這房間的地毯本身就是魔法陣。」
  我重新看向地板,發現地毯上確實畫有圖樣,像是圓形裡頭長著眼睛之類的不可思議花紋。
  「那麼,這把法杖就送給你了。」
  凱璐凱璐社長把蝙蝠法杖遞給我。
  「你應該得花上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才有辦法召喚出使魔來,請你有空就試著召喚看看。獲得錄取之後,就算還沒開始到公司上班,公司也會照常僱用使魔的,請你不用擔心。畢竟新人教育對公司來說也是重要的一環。」
  「那我可以在這裡試一下嗎?」
  在這裡稍微嘗試一下,若是有什麼奇怪的狀況便直接向社長請益,這樣應該是最有效率的做法。
  「噢噢,真是充滿熱情呢!沒問題,請請請。」
  我拿著法杖在魔法陣上揮舞,同時開始詠唱。
  「恩里‧邦拉‧希倫迪祿克‧吉古‧嵐非……」
  然後──魔法陣倏地發出光芒!
  「咦,不會吧?第一次嘗試就成功了嗎!?」
  社長失聲大叫。
  「唔哇!好刺眼!」
  我因為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用沒拿著法杖的另一隻手護著眼睛。我本來以為會有更加令人驚恐的場景出現,但這和使用白魔法時沒什麼兩樣。
  而在耀眼的光芒逐漸消退之後──
  
  只見一名惡魔少女飄浮在半空中,身上穿著一套格外突顯胸部的服裝。
  
  不僅僅是胸部而已,她的下半身造型也是讓人看得血脈賁張……也就是所謂「比基尼鎧甲」的布製版本。
  「咦,這是被召喚出來了呢。妾身乃是瑟露莉亞,來自魅魔一族。」
  和外表不同,名為瑟露莉亞的少女彬彬有禮地低頭致意。
  「妳好,我就是方才召喚妳的人,我叫做法蘭茲……」
  我也跟著低頭致意。
  「哎呀,您無需如此拘謹。您是我的主人沒錯吧?妾身可是您的使魔喔。」
  話雖如此,瑟露莉亞的言行舉止,簡直就像是個貴族似的。
  「法蘭茲同學,我來幫你解釋一下。在居住於魔界的魔族中,魅魔可是相當高等的存在。不過既然被召喚了出來,那麼她就會老實遵從主人的指示。」
  看來對魔界的居民來說,「使魔」這樣的身分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沒錯。用這邊世界的概念來說,大概就像是學生時代的打工吧。」
  在魔界的價值觀裡是這樣看待的啊。多數魔族的確都擁有長久的壽命呢。
  「話說回來,法蘭茲同學可真是厲害呢……」
  社長的語氣與其說是佩服,更像是被嚇了一跳。她的狗尾巴正左右搖擺個不停。
  「居然能一次就召喚出高等魔族的魅魔作為使魔,實在是了不起的才能!你天生就適合做黑魔法這一行喔!」
  「是、是這樣嗎……我完全沒有注意到呢……」
  因為在魔法學校裡,根本不會做召喚使魔之類的事情。學生若是胡亂召喚出使魔從而被索取靈魂,校方也會很傷腦筋吧。
  校方反覆叮囑我們,憑著一知半解的知識使用黑魔法將會玩火自焚。因此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有沒有黑魔法的潛力。
  「這個強制召回小惡魔的魔法,你能不能也來試一下?」
  凱璐凱璐社長搖著尾巴,將書本翻到別的頁面。
  「這是只有幹部員工會使用到的魔法,反過來說,就是只有幹部員工使得出來的高階魔法。」
  這樣的魔法再怎麼說都超出我的能力了吧……不過就試試看吧。
  「欸,利路拉‧涅夫‧巴茲茲‧拉馬渥伽‧亨托勞……」
  儘管是比召喚使魔要難得多的魔法,但我勉強詠唱了出來,並在魔法陣裡揮舞著法杖。理論上來說,這項魔法應該要繪製更複雜的魔法陣,因此是難度相當高的魔法。
  在我施展魔法的期間,凱璐凱璐社長把房間的窗戶打開。
  然後,魔法陣發出一陣光芒,一頭矮小的小惡魔從敞開的窗戶進入房間。
  與其說他是憑著自己的力量回來,感覺更像是被某種力量硬拉了進來。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小人做錯什麼了嗎……?」
  小惡魔一臉茫然地詢問社長。
  「沒事,就只是做個實驗而已。你今天可以休息囉。對了,休息室有點心可以吃喔。」
  「喔喔!那小人就不客氣了!但是到底是為了什麼叫我回來啊……」
  小惡魔一臉不解地離開房間。
  在那之後,凱璐凱璐社長兩眼放光地緊盯著我說道:
  「法蘭茲同學,你真的超級厲害的喔!你將會成為業界的明日之星!」
  她使勁握著我的手,上下搖個不停!
  「多、多謝誇獎……」
  我完全沒想到會這麼簡單地得到讚美。這是為了騙新人上鉤的演技嗎?可是社長的反應看起來像是發自心底感到高興……
  「請你畢業之後,務必來我們公司上班!我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我萬萬沒想到自己擁有黑魔法的天賦……
  步入社會人士的行列之後,我也終於要迎來現充的人生了嗎?拜託了,請將我黯淡的學生生活和青春一併彌補回來吧!
  我朝窗外一看,發現已是日暮時分。
  考慮到宿舍的用餐時間,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畢竟這裡可是郊外,離宿舍有一大段距離,而且歸途得走上一個半小時。
  「那麼,我今天就叨擾到這裡了。」
  「法蘭茲同學是要回學生宿舍對吧?」
  「嗯。因為我老家很遠,所以我是住在宿舍。等我畢業之後,會立刻再來拜訪公司的。」
  「好的!恭候大駕!」
  「「謝謝您!」」
  不知為何,有兩道聲音重疊在一起。但社長並沒有開口說話。
  魅魔瑟露莉亞小姐在跟著一起道別之後,準備陪著我離開房間。
  「咦,妳也要跟我一起走嗎!?」
  「是的,妾身是您的使魔,當然要和主人一起離開。」
  「呃……妳如果跟著我回學生宿舍的話,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此外,宿舍可是禁止異性進入。雖然我念的是男女合校,但我住的是男生宿舍。
  「因為你已經消耗了不少體力,最好還是別動用隱藏使魔的魔法喔~這項魔法比召喚使魔本身還要困難許多。」凱璐凱璐社長很不負責任地說道。
  「可是,我不是具有黑魔法的才能嗎?不能試一下看看嗎?」
  「這項魔法需要一些魔界的特殊材料。不巧的是,公司目前沒有存貨。不好意思,我本來以為你頂多只能召喚出烏鴉之類的使魔……」
  哎呀呀,這下傷腦筋了呢……
  若是帶著魅魔回到宿舍,就算沒遭到退學,天曉得這事會被其他人傳成什麼樣子。
  「要不這樣好了,你今天就暫且在我們公司的員工宿舍住下吧?」
  凱璐凱璐社長「啪」的一聲合起手掌,向我如此提議道。
  「我還沒有成為你們的員工,這樣沒關係嗎?」
  「沒問題的。畢竟你已經內定錄取了。」
  能先去瞧瞧員工宿舍的情況確實不錯。畢竟我近期就得搬離學生宿舍。
  「主人,妾身也覺得這樣比較妥當。」
  第二張贊成票也出現了。就採取多數表決的結果吧。
  「那就這麼辦吧。」
  
    ◇
  
  前往員工宿舍的路程,大概是朝著王都方向徒步二十分鐘左右。宿舍似乎是位於相當靠近城牆的地方。
  儘管一路上並沒有遇到太多行人,但我們一直被人盯著猛瞧。
  理由顯而易見。
  「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在我們身上呢。」
  因為魅魔瑟露莉亞小姐的穿著太清涼了。
  她身上那套衣服的設計理念,是以不多也不少的布料遮掩住重要部位。但由於她的整顆屁股都露在外頭,因此這種若隱若現的姿態,反而更容易吸引旁人的目光。我覺得這副打扮其實已經和全裸沒兩樣了。
  「我就直說了,這全都是瑟露莉亞小姐的關係。」
  「主人,妾身是您的使魔,請您用『瑟露莉亞』來稱呼妾身就好了。」
  「呃,好的,瑟露莉亞……」
  因為瑟露莉亞的態度彬彬有禮,害我很難沉下心來。不過如果來的是作風強勢的使魔,那確實也會蠻困擾的。
  「從今以後,還請讓妾身來好好侍奉您。」
  「唔、嗯……請多指教……」
  從美少女魅魔口中吐出「侍奉」這樣的字眼,破壞力實在是非同小可。
  「啊,地址上的宿舍就是在這裡吧。」
  和預想不同,員工宿舍並不是像集合住宅或旅館那樣的建築,而是乾淨整潔的獨棟房屋。如果按照市場行情收費,一介學生可沒那麼簡單就能住進來。
  我沒有和學生宿舍那裡打過招呼,但擅自外宿一天這種事情非常普遍,應該沒什麼關係。學生在王都的朋友家中留宿,算是相當常見的事情。
  就來參觀看看下個月要入住的房子吧。
  
  因為無人居住的關係,員工宿舍裡頭多少積了些灰塵,但椅子、衣櫃,及其他上等家具都一應俱全。
  「這間房子挺不錯的呢。」
  「說的是呢。如果能再擺個一具骷髏就更好了,除此之外都很完美呢。」
  「真、真是與眾不同的品味啊……」
  這該說是魅魔還是魔界的價值觀呢?和人類真是大相徑庭。
  「那麼,就先來動手打掃房屋吧。瑟露莉亞可以幫忙嗎?」
  「主人,您應該把這些事情交給妾身來做就好。」
  原來如此,所謂的使魔,是一手承擔包含打掃在內的日常事務啊。他們不單只是工作上的幫手而已。
  「我也一起來做吧。雖說是租來的房子,但這裡也是我的家。」
  「主人您真是溫柔呢。那麼就有勞您了。」
  一陣輕煙突然籠罩住瑟露莉亞。
  待輕煙散去,瑟露莉亞已換上圍裙並拿著掃帚。
  「妳連這種事情也辦得到啊……」
  「這種程度的魔法很簡單喔。」
  「這是物質傳送嗎……?那可是相當高階的魔法耶……」
  這項魔法應該只能傳送自己的所有物。不然若憑著這項魔法從事貨運業,完全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我鼓起幹勁,準備開始認真打掃,但是──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著瑟露莉亞飄去,打掃遲遲不見成效……
  從瑟露莉亞身後望去,看起來就像是裸體圍裙的打扮。
  由於她有好好穿著衣服,因此並沒有什麼下流之處。覺得這樣下流的人反而才有問題。所以是我這個人有問題囉!?可是我畢竟是個男人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和如此可愛的女孩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對十八歲的男性來說根本就是在拷問……
  既然瑟露莉亞是魅魔,那她應該肯讓我做一些色色的事情吧……慢著慢著,聽說和魅魔做那種事情可是會精盡人亡的……
  我自己是不曾去過,但據說在王都的紅燈區有魅魔提供服務的違法店家。太過頻繁光顧的客人,甚至會有性命之憂。不過我都只是聽說而已,並沒有真的去過……
  唔,不行不行。我怎麼會突然對室友起這樣的邪念。
  這時候就該冷靜下來,以紳士的態度對待她才行!
  「啊,主人,妾身打掃完畢囉♪」
  不知不覺中,整棟屋子已變得窗明几淨,簡直像是剛翻修過一樣。
  「因為妾身有在魔界的學校裡學過打掃技術。而且能在空中飛行的魅魔,在打掃上非常有效率喔♪」
  露了這麼一手絕活的瑟露莉亞,有些自豪地說道。
  瑟露莉亞,真的是天使!啊,應該說是惡魔才對!
  唔哇,對著這樣的好女孩想著下流事情,我這人實在是太糟糕了……我的心靈太污穢了……咦,黑魔法使是不是該這樣思考才對啊?我開始搞不明白了。
  「謝謝妳,幫了大忙呢。這下居住環境就完美無缺了。」
  「接下來就是『食』的部分了呢。」
  在無人居住的宿舍裡,自然不可能存放任何食物。
  「好,我去王都採購一番吧!」
  
    ◇
  
  我讓瑟露莉亞留守在家裡,獨自一人前往王都。
  理由顯而易見。我若是帶著瑟露莉亞一起出門,不知會吸引多少目光。
  法律上應該沒有禁止帶著使魔同行,但我覺得這樣做會違反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怎麼想都不太妥當。
  「喲,這不是法蘭茲嗎?」
  我轉頭朝向聲音的來處,只見和我同班的雷蒙德,正一臉傲慢地站在那裡。
  儘管他的在校成績不比我強,卻比我早拿到了內定。不過,因為我是在畢業的一個月前都還沒拿到內定,所以幾乎所有同學都比我早拿到內定。
  雷蒙德是那種很瞧不起別人的性格,因此我不怎麼喜歡跟他打交道。
  「你拿到內定了嗎?」
  看吧,他就是認定我還沒找到工作,才會刻意問我這種問題。但是他問這問題的時機可真是不湊巧。
  「這個嘛,總算是趕在畢業之前安全上壘,我拿到內定了喔。」
  嗯,就在今天。
  「哎,這樣啊……」
  雷蒙德的臉色明顯垮了下來。你好歹表面上要說句「太好了」,裝個開心的樣子嘛!
  「你拿到哪家公司的內定?」
  「是黑魔法相關企業啦。」
  雷蒙德一聽,再次變回「老子贏了」的表情。你這傢伙也太好懂了吧……
  「喂喂,這年頭根本沒人去黑魔法企業工作了吧!歐吉桑都說年輕人對黑魔法避之唯恐不及,那可是集噁心、骯髒、危險於一身的3K工作啊!」
  嗯,老實說,我之前也是這麼認為。
  「反正一定是薪水很低的黑心企業吧?你最好還是在精神出狀況以前,趕快轉職到白魔法的企業吧。」
  「啊,薪水的話,是白魔法業界行情的兩倍左右喔。」
  雷蒙德的臉色再次垮了下來。
  你這傢伙就職的公司不是什麼有名的企業,所以我的薪水肯定比你來得高。
  別拿那種無聊事情來突顯自己的優越感好嗎?明明自己的立足點不怎麼穩固,還硬要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態度,這樣反而會嚐到苦頭喔。
  「這樣啊……對了,那你有女朋友了嗎?」
  雷蒙德在說話的同時,朝旁邊瞥了一眼。
  那裡站著一名妝容有點濃的女孩,應該是魔法學校的學妹。說起來她從剛才開始就站在那裡了,似乎是在等雷蒙德的樣子。
  「我介紹一下,這是我女朋友蕾菈。我們是從上個月開始交往的。」
  「嗨,你好~☆我是蕾菈~☆」
  從外表來判斷的話,她應該是那種很會玩的女生。
  我想這女孩和雷蒙德彼此都不是真心交往。理由在於兩人交往的時間點──他們是在雷蒙德拿到內定後才開始交往的。
  男朋友若是社會人士,就可以讓他給自己買各種東西。而且有著身為社會人士的男友,在那些男朋友還是學生的女孩面前,也能夠表現得像個大人一般。我想這位名叫蕾菈的女孩,肯定有把這樣的心機盤算進去。
  當然,他們也有可能是純愛的關係,但是那女孩的手提包看起來就價格不菲。除非家裡是有錢人,否則一介學生很難負擔得起,因此應該是雷蒙德買給她的。不過在有女朋友這件事上,我的確是輸給雷蒙德了。沒有的東西就是沒有。
  「恭喜你啊。我自己還在持續刷新沒有女朋友的歷史。」
  「哎,你也可以在黑魔法公司裡找對象啊。只是那裡或許都是一些滿臉皺紋的老人吧。」
  話也不是這麼說……畢竟社長本人就是個美少女。
  果然一提起黑魔法業界,就得和世俗的偏見搏鬥。不過在競爭還沒有變得激烈起來以前,這裡或許是個好選擇。
  就這樣品嚐著敗北的滋味,趕緊去把東西買一買吧──
  「啊,有了有了!主人,妾身終於找到你了!」
  這時,瑟露莉亞從另一頭走了過來。
  她將雙手按在我的背上,以此表示她終於找著了我。
  「咦,我不是說過要妳看家了嗎……?」
  「對不起……但是妾身一個人留在家裡實在很寂寞,所以就這麼跟過來了……」
  瑟露莉亞露出沮喪難過的神情。我連忙開口安慰,說是我自己沒有注意到她的心情,並沒有要責怪她的意思。
  另一方面,雷蒙德不知為何整個人都僵住了。
  「欸……這女孩是魅魔嗎……?」
  「妾身是法蘭茲主人的使魔,名叫瑟露莉亞。」
  瑟露莉亞向雷蒙德他們點頭行禮。
  啊,雷蒙德臉上冒出「我輸了」三個字。你這傢伙,別拿女朋友的長相來決勝負好不好……想是這麼想,但若是將長相數值化,瑟露莉亞應該會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蕾菈這女孩長得也不算差,可是魅魔──或者說瑟露莉亞,實在是太過可愛了。而且還是清秀佳人型的臉蛋,就算是不習慣和女性打交道的男性,應該也會喜歡這種類型的長相。
  我對化妝不是很瞭解,但瑟露莉亞在幾乎素顏的狀態下(應該吧),卻還能擁有如此的美貌,這對人類女性來說難度實在太高了。
  「喂!雷蒙德!你為什麼一臉輸了的表情啊!」
  雷蒙德的女朋友火大了。這也是情理之中的反應。
  「抱、抱歉!」
  「你要是不買個什麼給我,我可不會善罷干休喔!」
  雷蒙德就這樣被女朋友拽著退場了。
  「妾身覺得主人身上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於是就『飛奔』過來囉。這就是所謂的『不祥之兆』吧。使魔察覺主人異狀的能力似乎得到提升呢。」
  瑟露莉像在惡作劇似地「呵呵」笑了起來。
  「原來如此,覺得寂寞只是個藉口,其實是為了幫我解圍啊……瑟露莉亞果然是個好女孩!真的跟天使一樣!」
  上次有女孩子來幫忙解圍,已經不知道是幾年前的事了!
  「妾身可不是什麼天使,而是惡魔喔。再說主人,人家只是做了分內事而已。」
  瑟露莉亞說著說著,流露出些許得意的神情,另有一番可愛的魅力。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在和她邂逅的第一天就墜入戀情了……
  然而,這依舊不改站在這裡的女孩是名魅魔的事實。當我注意到時,發現有一對母子正盯著我們猛瞧。
  「媽咪~那裡有一個魅魔大姊姊耶!」「不可以亂看!」「爸爸之前有說,魅魔大姊姊比媽咪可愛多了。」「你老爸這個人呀!」
  這孩子的爸爸太老實了啊。
  不對啦,我在幹嘛!瑟露莉亞實在太引人注目了!
  「總、總之,我們趕快去市場把食材買一買回家吧!」
  「好、好的!」
  我們隨便買了些蔬菜、肉類,以及麵包。
  晚餐暫定為以蔬菜為主角的燉菜。
  雖然說不上好不好吃,但從營養均衡的角度來看,這是最不會出錯的料理。
  不過,瑟露莉亞再次開口表示她要負責烹調。
  「什麼事情都丟給妳做,我會覺得很過意不去耶……」
  「沒這回事,應該說工作就是要交給使魔做才行。而且這些都不是什麼超出能力範圍的工作。」
  家裡明明有女僕小姐,卻不讓女僕小姐工作的話,感覺的確是有點奇怪。
  「那麼,就麻煩妳囉……」
  我在一旁觀察瑟露莉亞下廚的模樣,只見她俐落地切著蔬菜,並用火魔法點火,開始調理燉菜。
  看來不會因為她出身魔族,便導致端出一鍋紫色濃湯的悲慘結局。
  不過,像這樣從後頭看著瑟露莉亞,果然還是會覺得很像裸體圍裙,實在不怎麼妥當。
  從某方面來說,我也覺得滿腦子想著這種事情的自己糟糕透頂,但這是不可抗力啊。
  「瑟露莉亞,我幫妳買件衣服好不好……?妳那副打扮實在是很令人在意……」
  「世上可沒有穿著保守的魅魔。那對魅魔來說是奇恥大辱喔。」
  「原來如此,是這樣的價值觀啊……我明白了,那就保持這樣吧……」
  我覺得人不該把自己的價值觀強加到別人身上,因此決定接受彼此的文化差異。
  最後,瑟露莉亞順利完成一鍋看起來很美味的燉菜。
  家事萬能的女孩卻煮出難以下嚥的料理,是小說裡頭的常有情節,但是瑟露莉亞的這道燉菜──
  「真、真好吃!味道為什麼會這麼濃厚啊……」
  明明是同樣的材料,眼前燉菜的水準卻比我做的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只要巧妙地掌握好烹調時間,就能讓料理在最美味的狀態下上桌。這是妾身在魔界學到的♪」
  魔界在各方面都太精進了吧。
  從今以後,我就要和瑟露莉亞一同生活。
  她會像今天這樣為我製作暖呼呼的燉菜。
  不錯,很不錯喔!社會新鮮人的生活是玫瑰色的!不對,因為是黑魔法公司,所以應該說是黑色的才對?總而言之,太棒啦!
  但我的腦海浮現了一個理所當然的疑問。
  「既然有這麼棒的待遇條件,那黑魔法為什麼還會衰退啊……?」
  我覺得除了我以外,其他人應該也會想要嘗試啊。
  「那是因為相對於白魔法,黑魔法的傳承具有強烈的師徒制色彩。」
  瑟露莉亞似乎對這部分的事情也很清楚,於是開始解釋。
  「若是以這種師傅和弟子的關係為前提,便無法將黑魔法系統化,而且要成為弟子的門檻也相當高。因此以學校教育為基礎的白魔法,很快就壓過了黑魔法的勢力。」
  「的確是呢,就像想要成為畫家的人,很難直接跑去找畫家說要拜師學藝;但如果有培養畫家的學校,門檻一下子就降了下來。」
  「正是如此呢。再加上在黑魔法裡,也的確存在著需要進行活祭的魔法。如此一來,人們世人對黑魔法就更加敬而遠之了。因為這樣,黑魔法最後就被稱作集噁心、骯髒、危險於一身的3K工作。」
  在這種情況下,黑魔法當然會逐漸消聲匿跡。不過在瑟露莉亞出身的魔界似乎一直都有保留下來。
  「因此人類世界的黑魔法業界,也不能放任這種局面繼續下去。聽說業界人士已開始採取行動,要打造乾淨(kirei)、舒適(kaiteki)、開放(kaihouteki)的新3K職場。」
  「業界居然這麼努力啊!」
  「『乾淨』和『舒適』自不用說,『開放』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因為黑魔法總是給人一種封閉的印象,所以『開放』的口號,便是要告訴世人黑魔法沒有什麼好可怕的,來這裡上班非常安全。」
  或許在將來的某一天,黑魔法業界反超白魔法業界的日子將會到來。
  聊到這裡,我們也正好用完晚餐。
  「這裡有供水的話,就能用火魔法來燒熱水泡澡。我去準備一下。」
  「啊,這件事也請交給妾身來處理!人家會使用火魔法。」
  火魔法是魔法使最早習得的魔法,因此儘管有威力上的差異,但幾乎所有魔法使都會使用。
  「那就麻煩妳去燒熱水囉。不過洗碗什麼的至少讓我來吧!」
  把事情全都扔給瑟露莉亞會讓我過意不去,所以我請她把這項工作讓給我。
  
  我覺得瑟露莉亞會堅持等我泡完澡再換她進去,因此就先進了浴室。
  要是有人以為我打算享受美少女入浴後的洗澡水,那可真是令人遺憾……再怎麼說,本人都還沒有變態到那種地步。
  浴缸裡的水溫恰到好處。
  「哎呀呀~員工宿舍的生活真棒呢~黑魔法的生活簡直跟天堂沒兩樣。」
  我忍不住咕噥道。因為是在浴室裡頭,不由得就自言自語了起來。
  「──那麼,主人想不想離天堂更近一點呢?」
  瑟露莉亞踏入浴室。
  浴室裡多了這樣一名近乎全裸的美少女,當然讓我整個人混亂了起來。
  「咦、哎、欸……!?妳是在說幫忙刷背的事情吧……?」
  然而,瑟露莉亞緩緩搖了搖頭。
  「請讓妾身為您做魅魔該做的工作,主人……」
  說出這句話的瑟露莉亞,整張臉蛋都紅到發燙。這應該不僅僅是浴室溫度的關係吧?
  瑟露莉亞也渴望著那件事情。
  但我能這樣順水推舟地推倒她嗎──理性的警鐘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一臉嚴肅地詢問瑟露莉亞:
  「那個啊……有件我很在意的事情一定得先問清楚,和魅魔共度春宵的人,能夠平安無事嗎……?」
  凡事皆有代價,沒有哪家餐廳會免費提供美味的餐點。魅魔索取的代價不是金錢,而是人類的靈魂或性命。這是世人的普遍看法。
  如果是攸關性命的危險之舉,那麼不管是多麼甜美的誘惑,都絕對不能跨過最後的那條界線。
  而且──瑟露莉亞若是引誘我做那種危險的事情,便代表她是不可信任的存在。
  這是令人無比哀傷的事情。畢竟我才剛覺得我們兩人可以和樂融融地相處下去。
  瑟露莉亞深深地吸了口氣。
  接著她伸手按胸,直直地凝視著我的眼睛,並如此宣言道:
  「妾身現在就只是一介使魔而已!只會為了主人而活!因為這就是使魔存在的意義!」
  她那嘹亮的聲音,迴蕩在整間浴室裡。
  「若是讓主人的生命遇上危險,那將是妾身的莫大污點!沒有人會期望發生這種事情啊!」
  瑟露莉亞連珠炮似地說完之後,整張臉立刻黯淡了下來。
  「妾身也就只能像這樣在口頭上發誓而已,主人您如果還是無法相信的話,那妾身就什麼都不做了……」
  結論已經出來了。
  我從浴缸裡起身,走到瑟露莉亞身旁,握住她的手。
  「我當然相信妳囉。不需要更多的證明了。」
  看到瑟露莉亞方才的樣子還會感到懷疑的人,只能說是傻瓜。
  「我還沒有蠢到無法體察使魔的心情。」
  「謝、謝謝您……」
  或許是成功傳遞心意讓她感到非常喜悅,瑟露莉亞的眼角滲出了些許淚珠。
  在那之後,我和瑟露莉亞在浴室做了各種事情。沒錯,就是各種事情。我不能透露更多了。
  「像這樣沒有任何副作用地和人做這種事情,對魅魔來說不會有什麼問題嗎?」
  「契約裡有載明使魔的薪水會由黑魔法公司來支付。妾身的話,大概是每個月十二到十五枚銀幣左右吧?」
  果然比社長所說的應屆畢業生的使魔行情高上一些呢。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