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  

最近天氣終於變涼了~~可以脫離炎熱的夏天囉

但為什麼一直在下雨呢(´∩`。)

既然現實如此殘酷,就到異世界療癒一下心靈吧O(≧∇≦)

來看看本週彩圖美麗、故事也精彩的新書試閱《精靈幻想記7. 破曉時分的輪旋曲》


 

  這裡是卡爾亞克王國西南部,阿曼多西側廣闊森林中的某條道路上──

  利歐與襲擊莉賽蘿黛等人的大量魔物戰鬥完畢後,貝爾托姆王國第二公主芙蘿菈茫然凝望利歐的臉龐。

  (這下糟了……)

  利歐連忙裝出困擾的模樣,任由對方望著自己。

  他當然不想見到芙蘿菈。貝爾托姆王國的王侯貴族曾企圖栽贓他,使他消聲匿跡了幾年。雖說當初陷害他的人並非芙蘿菈,但他仍想盡量避開這些人。儘管如此──

  (我上次見到這位公主殿下,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後來,我進入成長期,現在也使用魔術道具改變了髮色,就算對方起疑,我只要裝傻就好了。)

  利歐依然保持鎮定。看到貴為王族的芙蘿菈凝視自己,他決定裝出不知所措的模樣,疑惑地歪著頭──

  「……芙蘿菈大人,怎麼了嗎?」

  莉賽蘿黛不可思議似地詢問。站在旁邊的攸格諾公爵也一臉訝異地凝望芙蘿菈。

  「咦?啊,不,那個!」

  發現大家的視線集中在自己身上後,芙蘿菈慌忙搖頭。但她的眼神依然試探地望著利歐。

  此時,莉賽蘿黛和攸格諾公爵察覺到原因出在利歐身上,兩人面面相覷後,望向利歐。

  「……不好意思,請問我做了什麼失禮的舉動嗎?要是有冒犯之處,我該如何道歉……」

  利歐率先開口,右手恭敬地按著胸口,單膝跪地。

  「不、不對、不是這樣!你誤會了!不是這麼回事!我不是這個意思。那個……」

  儘管芙蘿菈慌忙否定,說到一半卻語塞。

  利歐等人全在等待芙蘿菈開口。過了一會兒,她才戰戰兢兢說道:

  「不好意思,我們是不是曾經見過面?」

  「……芙蘿菈公主殿下,您是指我們兩人嗎?我不曾見過您,您是不是把我誤認為別人了呢?」

  利歐刻意露出大吃一驚的模樣,裝作毫不知情。他的演技相當自然。

  「這樣啊……」

  芙蘿菈懊惱地沉下臉。

  「……嗯,你該不會是某個國家的貴族吧?」

  攸格諾公爵緩緩開口,試探性地詢問。由於利歐還沒有報上姓名,他大概對其身分充滿好奇。聽到芙蘿菈的發言後,他猜測利歐出身貴族。如果他猜得沒錯,就算那兩人曾經見過面也不足為奇──

  「不,我只是一位周遊各國、修行劍術的流民罷了。我的出身不高,不可能有遇見王族的機會。」

  利歐微微揚起苦笑,搖了搖頭。

  「這樣啊。沒想到一位劍術如此高明的劍士不隸屬於任何一個國家,隱居山林……失禮了。如同莉賽蘿黛剛剛介紹,我是傑斯塔布‧攸格諾,一位微不足道的老貴族。」

  攸格諾公爵興致盎然地低語後,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紹。

  「您太客氣了。就連不知世事的我,也聽過攸格諾公爵家的名號。」

  「哈哈哈,真是不敢當。」

  「您給我的評價太高了,我也誠惶誠恐。」

  兩人皆擺出諂媚的笑臉,互相謙虛。

  (他就是那位史提亞德‧攸格諾的父親啊,看來是位老奸巨猾的貴族。)

  利歐在心中分析對方的為人。在貝爾托姆王國的王侯貴族之中,就屬攸格諾公爵家與利歐的淵源最深。

  數年前,當芙蘿菈在野外演習中摔落懸崖時,有人企圖栽贓利歐。儘管利歐尚未確認過真相,但他幾乎堅信攸格諾公爵就是主嫌。不僅如此,攸格諾就是把萊娣法當作奴隸對待的罪魁禍首……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當利歐面對這位死對頭時,心中沒有浮現一絲憎恨。他現在已經不把對方看在眼裡。要是有利可圖,他願意加以利用,但不會積極地想有所牽扯。再說,他現在有其他目的。

  (跟芙蘿菈公主與攸格諾公爵相比,莉賽蘿黛‧庫雷提雅才是重點。)

  是的,利歐的目標是莉賽蘿黛。

  莉賽蘿黛不僅是卡爾亞克王國遠近馳名的大貴族──庫雷提雅公爵家的千金大小姐,也是名聲遠播至鄰近諸國的六花商會會長,是一位超重要人物。

  美春等人的親朋好友──千堂貴久和皇沙月,可能以勇者的身分被召喚至卡爾亞克王國王城,為了預防這個狀況,與莉賽蘿黛打好關係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要是一切順利,莉賽蘿黛說不定能成為雙方的橋樑。

  利歐會參加剛剛的戰鬥,不只是為了間接幫助瑟莉亞的好友艾莉雅,他認為這也是一個能接觸莉賽蘿黛的千載難逢機會。沒想到竟然在此撞見自己想避而遠之的人們。這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然而,一旦接近貴族社會,就有可能遇見貝爾托姆王國的人。現在只不過是這種可能性提早化為現實罷了,沒什麼好擔心的。

  利歐這麼告訴自己,臉上依然掛著親和的笑容。他把芙蘿菈和攸格諾公爵視作初次見面的對象,重整心情。此時──

  「不好意思,這麼晚才打招呼。我是芙蘿菈‧貝爾托姆。謝謝你救我們脫離險境。」

  芙蘿菈觀察著利歐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道謝。

  「不客氣,很高興能幫助各位。」

  利歐穩重地搖了搖頭──

  「啊~喂,這傢伙是誰啊?你們認識他嗎?」

  此時,弘明才拉著蘿艾娜坦蕩蕩地出現。利歐看到弘明的模樣後,微微瞪大眼睛。聽到芙蘿菈低語「勇者大人……」,他馬上查覺到對方的身分。

  (……他比我想像的還要年輕。我記得名字是弘明‧坂田。)

  利歐回想起自已潛入羅達尼亞領館時調查到的勇者名字。

  「這位是春人大人。我們並不認識,由於他出手相救,我們正在向他道謝。」

  莉賽蘿黛率先將利歐介紹給弘明。

  「如同莉賽蘿黛大人所述,我是春人。」

  利歐自我介紹完,恭敬地用右手按著胸口,微微一鞠躬。在修托萊地區,比起單純點頭示意,這個舉動更能向對方表示敬意。有教養的人才知道這個禮節。

  不只是利歐恭敬有禮的言詞,莉賽蘿黛和攸格諾公爵也仔細觀察了他的一舉一動。這讓他們更加確信利歐並非普通的平民百姓。

  另一方面,弘明像是在評估般凝望利歐的外表──

  「哼~原來如此……我太晚自我介紹了。我是弘明‧坂田。我姑且算是勇者。請多多指教囉。」

  他微微聳了聳肩,自我介紹。

  「……我確實有聽說勇者大人被召喚到這個世界的傳聞。」

  利歐詫異地說道。

  「很難以置信吧。但我可真的是勇者喔。」

  「不,我相信您。沒想到能親眼見到勇者大人,我誠惶誠恐。」

  「這樣啊。你不用如此謙卑啦。你似乎也是一位厲害的劍士。我看了你剛才的戰鬥喔。」

  看到利歐謙恭的態度,弘明感到心滿意足,愉悅地說道。

  「不敢當。不過,既然勇者大人在此,各位應該不需要我出手相救吧。我太冒失了。」

  「嗯?啊~對啦。可是,身為勇者,我的力量太過強大,不適合混戰。我當然也有辦法與敵人正面交鋒……」

  利歐嚴肅地低下頭後,弘明尷尬地含糊其辭。由於他剛剛在戰鬥中完全沒有派上用場,所以多少感到有些自卑。他本來就無法老實地坦承這一點。接著──

  「恕我冒昧,弘明大人的力量確實十分強大。剛剛戰場範圍太小,他不容易拿捏攻擊力道。」

  蘿艾娜馬上為弘明緩頰。

  「是啊,就是這麼回事。一旦我使出全力,可會像廣範圍兵器一樣喔。我幫你介紹,這傢伙是蘿艾娜,馮特奴公爵家的大小姐。」

  弘明大力點頭同意後,順便為利歐介紹蘿艾娜。

  「我是蘿艾娜‧馮特奴,初次見面。」

  蘿艾娜輕捻裙角,端莊地行了一禮。這位少女曾是利歐的同學,但她看到利歐時,卻沒有流露出訝異的神情。

  「蘿艾娜大人,初次見面,我是春人。」

  利歐判斷自己的變裝順利瞞過對方後,右手按著胸口,恭敬地朝蘿艾娜行了一禮。他瞄了一眼周遭的莉賽蘿黛等人後──

  「各位似乎都是皇城中的要人,讓我有些手足無措。」

  他微微揚起僵硬的苦笑。

  「哎呀,你剛剛對決牛頭魔人時倒是一點也不畏懼呢。面對牠巨大的身軀時,你應該要比較緊張才對吧?呵呵。」

  莉賽蘿黛莞爾一笑。

  「是啊,莉賽蘿黛大人說得沒錯。你剛剛奮戰的模樣十分英勇喔。」

  蘿艾娜也噗哧一笑,表示同意。

  「是的,簡直就像傳說中的英雄在作戰呢。」

  芙蘿菈不斷點頭。

  「哈哈哈,就算上了年紀,剛剛那場戰役依然讓我慷慨激昂哪。」

  就連攸格諾公爵都贊同莉賽蘿黛等人的話。

  「啊,咳咳,我們別一直站著說話嘛。既然對方將其中一台馬車拋了出去,我們先前往沒事的那台馬車吧。」

  弘明輕輕咳了一聲,開口提議,彷彿想要阻止他們繼續說下去。

  「既然如此,我先去幫忙其他人吧。目前似乎人手不足。」

  利歐迅速自告奮勇,提議去幫忙在周圍工作的人們。

  「莉賽蘿黛大人,現在方便跟您報告一件事情嗎?」

  侍女克蘿伊像是算準時機,小心翼翼地走了過來。

  「怎麼了?」

  「遭魔物擊飛的馬車該如何處理?我們對連同車一起飛出去的馬匹使用了治癒魔法,牠們受的傷已經治癒,但馬車貨架損傷嚴重,車輪也脫落,難以行進。因為沒有工匠隨行,我們也無法進行應急處理……」

  克蘿伊一臉困擾地闡述馬車的狀態。

  「這樣啊,我本來還想用它搬運傷患……」

  莉賽蘿黛困擾地陷入思索。假使目前只有自己一位貴族,只要用沒有受損的馬車搬運傷患即可。然而,既然弘明和芙蘿菈也在場就另當別論了。就立場而言,她無法拜託對方步行回阿曼多。

  「恕我冒昧,假使損壞狀況不嚴重,我說不定能稍事修理,若各位不介意,可以讓我過去確認一下嗎?」

  利歐自告奮勇。當他待在精靈村落時,矮人們曾教導他工藝的技術。

  「那真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春人大人,真的可以嗎?」

  莉賽蘿黛杏眼圓睜,歉疚地詢問。

  「沒有問題,小事一樁。但我不保證一定能修好。」

  利歐毫不遲疑地點頭答應。

  「……春、人?」

  克蘿伊茫然地喃喃自語後,仔細端詳利歐的臉龐。

  「怎麼了?」

  利歐不可思議似地歪著頭。

  「克蘿伊……春人大人,對不起,我的部下做出如此失禮的舉動。」

  莉賽蘿黛呼喊克蘿伊的名字表示訓斥,隨即向利歐道歉。

  「對、對不起!您的名字和我曾經遇過一次的人一模一樣,我才會有所失態。」

  克蘿伊嚇得神色一變,慌忙向利歐謝罪。

  「不,不用在意……可以請教妳是在哪裡遇到那個人嗎?」

  利歐看起來有些耿耿於懷,他搖了搖頭,詢問克蘿伊。在修托萊地區,知道利歐的假名「春人」的人相當有限。再說,他確實聽過克蘿伊這名字。但他怎麼也想不起對方身分。

  「妳就回答他吧。」

  莉賽蘿黛嘆了口氣,催促克蘿伊回答。

  「那、那個、好幾年前……你,不對,您是不是、曾經在阿曼多的旅社投宿呢?那是我的老家,我當時也在那裡工作。」

  克蘿伊觀察著利歐的表情,怯生生地詢問。

  數年前,利歐只有造訪過阿曼多一次。當時的他剛逃出栽贓自己的貝爾托姆王國,正朝八雲地區前進。那個時候,他在阿曼多只投宿過一間旅社。

  「……啊,妳是當時的女孩啊?」

  利歐馬上回想起過去的情景,瞪大眼睛,這才意會過來。他當時在餐廳遭喝醉的冒險者糾纏,這位女孩或許對那起事件還有印象。由於利歐在離開旅社的早晨遇見萊娣法,使他對旅社的記憶變得模糊……

  「果、果然是您!您還記得我啊!」

  克蘿伊一確認這件事,便興沖沖地走向利歐。

  「是、是啊。妳當時好像曾在旅社前面招攬客人吧?」

  利歐發現克蘿伊比自己更加亢奮,有些訝異地確認。

  「是的!」

  克蘿伊激動地點了點頭。

  (她記得真清楚。我待在旅社時有用兜帽遮著臉吧?光聽到名字,她就想起我了啊。)

  利歐望著克蘿伊,心中充滿感慨。

  若非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人們通常不會記得數年前只有過一面之緣的人。但克蘿伊光是聽到春人這個名字,就馬上憶起利歐,她的記憶力十分驚人。

  「您當時只住了一晚,隔天一早就出發了……」

  克蘿伊怯怯地陳述往事。

  「是的,我大概在趕路。」

  利歐回溯記憶回答。

  (咦?這麼說起來……)

  利歐察覺到某件事,望向莉賽蘿黛。利歐當時在六花商會曾買了義大利麵和小麥等旅行中使用的食材。那時接待他的女孩和莉賽蘿黛有些相似。不管是髮色或外貌都如出一轍。

  莉賽蘿黛也緊盯著利歐。兩人視線交錯後──

  「你們真的認識啊?」

  她瞪大雙眼對利歐說。

  「是的。失禮了。我們聊得太起勁了。」

  利歐立刻向莉賽蘿黛一行人道歉。就話題的走向來說,他和克蘿伊確實需要聊上一陣子。但是,把王侯貴族丟在一旁,自顧自地談天,並不是一件有禮貌的行為。

  「不,你別放在心上。」

  「嗯,你們讓我見識了相當有趣的場面哪。」

  莉賽蘿黛和攸格諾公爵都乾脆地接受了道歉。雖然他們暫時無意調查利歐的身分背景,但藉此得知克蘿伊掌握了與利歐有關的情報,已算是很大的進展。

  「失禮了。」

  利歐輕輕行了一禮。另一方面──

  「……果然不是嗎?」

  芙蘿菈端詳利歐的臉龐,冷不防地低語。

  「啊,芙蘿菈,妳說了什麼嗎?」

  弘明似乎聽見了芙蘿菈的喃喃自語,望著對方詢問。

  「不,我什麼都沒說。」

  芙蘿菈慌忙搖頭。

  「……那麼,我去確認一下壞損馬車的狀態。」

  趕在話題繼續延伸下去前,利歐打算先去修理馬車。

  「我也一起去。各位先前往馬車中休息吧。」

  莉賽蘿黛馬上提議要同行。

  「啊~畢竟我也幫不上忙嘛。芙蘿菈、蘿艾娜,我們走吧。」

  弘明迅速回答後,不等兩人回覆就邁開步伐。

  「是的,弘明大人。」

  蘿艾娜馬上追了上去。

  「呃,之後請再讓我詢問你一些話。」

  芙蘿菈似乎還想跟利歐談話,但她看到弘明快步離開後,不得不追了上去。她行了一禮,轉過身小跑步跟上。

  「嗯,那麼,我去看看騎士們的狀況,馬車就拜託你們了。」

  攸格諾公爵也拋下這句話,走向貝爾托姆王國的騎士們。

  「春人大人,拜託你了。艾莉雅、克蘿伊,我們走吧。」

  「是。」

  莉賽蘿黛對利歐行了一禮後,呼喊站在一旁的兩人。她們也馬上恭敬地回應。

  於是,利歐與莉賽蘿黛一行人前去修理馬車。

 

  接下來,利歐等人移至損壞的馬車旁。

  馬車摔落到路旁的森林中,橫倒在地。慘遭岩石大劍劈砍的鐵板製貨架被壓扁,車輪等脫落的零件散佈四處。不管怎麼看,馬車都成了淒慘的殘骸。順帶一提,經過侍女們使用治癒魔法治療後,隨著馬車一起飛出去的兩匹馬目前正往路上避難。

  「怎麼樣呢?」

  莉賽蘿黛一臉歉疚地望著馬車殘骸詢問。在一般人的眼中,馬車看起來已經沒救了。

  「……如果只是這樣,還有辦法修理。」

  利歐環顧車體和飛散的零件後,開口打包票。

  「說得、也是……不對,欸!?」

  莉賽蘿黛想下意識地點頭時,突然發現利歐的回答與自己的想法恰恰相反,大吃一驚。

  「先不管外觀扭曲變形的車體,車輪和車軸並未受到無法修復的毀損。只要採取應急措施,這台馬車應該有辦法行駛到阿曼多。」

  看到莉賽蘿黛吃驚的模樣,利歐噗哧一笑。

  艾莉雅似乎很難得看到主人大驚失色的模樣,微微揚起嘴角。克蘿伊稀奇地望著莉賽蘿黛的表情。

  「……真是僥倖。」

  莉賽蘿黛察覺到艾莉雅等人的視線,羞赧地咳了一聲。

  「那麼,我們馬上著手修理吧。我無法在這裡修理車體的鐵板,可以先把它割下來嗎?」

  「你要把鐵板……割下來?」

  利歐詢問後,莉賽蘿黛不可思議似地歪著頭。

  「貨架已經壓扁了,人沒有辦法坐進去。再說,我也想減輕馬車重量,不讓沉重的鐵板對車體造成太大負擔。假如沒有問題,我想加工這台馬車……」

  「當然不要緊……」

  莉賽蘿黛困惑地給出許可。她能理解利歐的意圖,但不懂要怎麼進行作業。接下來──

  「那麼,請退下吧。」

  利歐迅速開始工作。他從腰際的鞘中拔出劍,接近橫倒在地的馬車──

  「嗯!?」

  劍光一閃,他俐落地將鐵板與車體的邊緣切割開來,彷彿切的是單薄的紙張。看到這樣的情景,莉賽蘿黛等人目瞪口呆。

  利歐沒有辦法一次砍下所有鐵板,他不停變換位置,靈巧地揮劍。等到鐵板徹底與馬車分離──

  「……你的劍術真是精湛。」

  莉賽蘿黛好不容易才擠出感想。

  「多虧了這把劍。」

  利歐回答完,舉起矮人打造的劍。

  「你剛剛戰鬥的時候,有使用這把劍操縱風吧?所以這是一把魔劍囉?還是古代魔術道具等級的……」

  莉賽蘿黛小心翼翼地詢問。

  就廣義上來說,如同字面所述,魔劍代表藏有魔術的劍,狹義上來說,指的則是藏有現代魔術難以重現、抑或是不可能重現的古代魔術的劍。一般來說,大家指的往往都是狹義方面,但還是會有人使用廣義上的意思。

  就這一點來看,利歐強化體能後不僅足以與牛頭魔人正面交鋒,他使出的最後一擊──風之砲擊的威力也足夠與高級魔法匹敵。這代表利歐擁有的魔劍性能,與修托萊地區使用現代魔術打造出來的有著天壤之別。因此,莉賽蘿黛指的應該是狹義的魔劍。

  但古代魔術道具等級的魔劍不常出現在市面上。就算有販售,也是一般人買不起的天價。連莉賽蘿黛也只擁有幾把。(順帶一提,艾莉雅目前就使用其中一把懷刀。)

  「這是摯友讓給我的劍,我很珍惜它。」

  利歐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只透露出一部分情報。他會這麼做,是為了讓莉賽蘿黛產生誤會,以為利歐是靠這把魔劍帶來的效果,才能在剛剛的戰鬥中大顯身手。利歐的劍確實帶有魔術,但使用者必須將精靈術注入劍中,才能發揮真正的效力。順帶一提,這把劍還能增強精靈術的威力。

  利歐不打算讓精靈術的祕密在修托萊地區中廣為流傳。因此,他希望外界誤以為他是倚靠魔劍的性能來作戰。

  「原來是這樣啊……」

  莉賽蘿黛瞪大雙眼。同時──

  (這代表他的人脈很廣,甚至有人願意贈與他魔劍。真是個充滿謎團的神祕人物。可是,他的品行端正,實力堅強,還對我們有恩。我不該無禮地探究他的來歷。希望能跟他建立友好的關係……)

  她埋頭思索。

  「接下來,只要把車輪裝上去,讓倒在地上的馬車轉向前進方向,確認沒有其他故障就好了。莉賽蘿黛大人,請您去指示其他隨從吧。她們似乎在那裡等待您的指令。」

  利歐望著背後的街道,對莉賽蘿黛說道。他凝望莉賽蘿黛的侍女。女孩們正興致盎然地觀察利歐。

  「……那麼,我先離開了。我會把這位侍女艾莉雅留在這裡,需要幫忙就隨時吩咐她。克蘿伊,我們走。」

  莉賽蘿黛發現侍女們正從遠方望著此處後,輕輕嘆了口氣。她留下艾莉雅,帶著克蘿伊轉身離去。

  「是、是的!」

  克蘿伊慌忙回答,立刻追隨莉賽蘿黛離去。離開時,她還掛心地看了利歐一眼。

  「艾莉雅,接下來就交給妳囉。需要更多人手時隨時告訴我,不必客氣。」

  莉賽蘿黛離去時這麼交代,朝艾莉雅輕輕眨了眨眼。「等我們獨處時,再來分析利歐這號人物吧!」她大概想要傳達這個意圖。

  「……請交給我吧。」

  單靠一個眼神,艾莉雅就察覺了主人的目的,恭敬地點了點頭。

  

   ◇ ◇ ◇

  

  「妳們怎麼在偷懶呢?」

  莉賽蘿黛帶著克蘿伊回到路上後,錯愕地詢問侍女們。接著,珂賽多代表所有侍女,向前邁出一步。

  「莉賽蘿黛大人,我們正在等待您的指示。騎士們負責警戒四周和回收魔石,我們已經治療了傷患和馬匹,剛剛也迅速地回收了散落四處的貨物。」

  珂賽多笑容可掬地回答。

  「這樣啊。」

  莉賽蘿黛嘆了口氣,表示認同。既然侍女們完成了必要的工作,她也沒辦法吹毛求疵。此時,另一位侍女納塔莉站了出來。

  「另外,關於處理刺在路上的大劍一事,騎士們回收了該處的魔石,但人手不足,無法移開那把劍。」

  納塔莉望向道路一角,補充報告。牛頭魔人揮舞的岩石大劍正戳在地上,直徑足足有三公尺。

  「這樣啊,我們還必須處理那把劍……」

  莉賽蘿黛有些錯愕地仰望岩石大劍,似乎回想起剛剛那場戰鬥。相較之下,在一旁的森林修理馬車的利歐吸引了侍女們的視線。

  「剛剛那場戰鬥真是驚人。您知道對方的身分了嗎?」

  納塔莉望著利歐,戰戰兢兢地詢問。就連正經的她也對利歐充滿好奇。

  「就是說啊!那位能力高強的帥氣少年是誰呢?」

  珂賽多也一臉興致盎然地詢問。

  其他侍女全都豎起耳朵。

  「……聽說克蘿伊認識他。」

  莉賽蘿黛泰然自若地將矛頭轉向克蘿伊。

  「欸!?」

  克蘿伊沒想到莉賽蘿黛會把話題丟給自己,身體一震。

  「等一下、等一下、太奸詐了啦。克蘿伊,妳稍後要把他介紹給我認識喔。」

  珂賽多馬上逼近克蘿伊。

  「不、不是的!我確實認識他,但並不熟稔,他只是從前曾在我老家經營的旅社投宿一晚,沒有熟到可以把妳介紹給他!」

  克蘿伊連忙搖頭。

  「欸~這樣啊。我認為這已經足夠當作妳接近他的藉口。話說回來,妳還記得當時發生的事情嗎?」

  珂賽多不斷逼近克蘿伊,試圖問出往事。

  「珂賽多真是沒教養。妳讓克蘿伊很困擾喔。」

  納塔莉錯愕地要珂賽多冷靜下來。

  「真是的,妳就是這副德性,才會交不到男朋友。」

  珂賽多無奈地嘆氣,反駁納塔莉。

  「等一下,這話我不能假裝沒聽見,交往人數多又不一定是好事!」

  納塔莉面紅耳赤地控訴。

  「好了好了,別吵了。沒人想聽妳們唇槍舌戰。」

  莉賽蘿黛莫可奈何地制止兩人。

  「哈哈哈。」

  「哼!」

  其他侍女們同時哄堂大笑,珂賽多和納塔莉面面相覷後,有些尷尬地嘟著嘴。

  另一方面,克蘿伊凝望著在森林中修理馬車的利歐,神情鬱鬱寡歡。莉賽蘿黛發現她低落的表情後──

  「克蘿伊,怎麼了嗎?」

  她馬上開口詢問。

  「啊,不,沒事。」

  克蘿伊僵硬地搖了搖頭。

  「我知道了。妳該不會喜歡他吧?」

  珂賽多揚起想聽八卦的笑容詢問。

  「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是這個意思。再說,對方似乎也不記得我……」

  克蘿伊慌忙否認,垂頭喪氣。

  「哼~看來我們需要聽聽過去發生了什麼事。」

  珂賽多說道。這件事似乎勾起了她強烈的好奇心。然而──

  「在這之前,我們先去發飲料給回收完魔石的騎士吧。還有,再次仔細確認周遭,看看有沒有細小的碎片。」

  莉賽蘿黛再次下令,吩咐所有侍女。

  「好的,葛蕾絲率領的小組會準備飲料!因此請讓我去幫忙春人大人。」

  珂賽多精神奕奕地回答後,望向利歐的所在位置提議。

  「不可以。妳們過去只會礙事。好,開始行動!」

  莉賽蘿黛笑著搖了搖頭下令。

 


《精靈幻想記7. 破曉時分的輪旋曲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