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氣轉涼,又是颳風又是下雨,正好可以窩在家裡新書試閱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聖樹之國的禁咒使2》

榮獲與「成為小說家吧」網站合作的第1屆OVERLAP文庫WEB小說大獎「金獎」的本作,推出眾所期待的第二集!

在與希比加米一戰後,不知是在夢裡還是現實中,黑彥與有著一雙紅色眼眸,並自稱禁咒王的「那個」對峙著。
另一方面,有關出現在聖遺跡的謎樣巨人的謠傳,也在學園中流傳開來──

試閱版型  
【內容試閱】

 

  巴修卡特‧特洛伊亞愕然地佇立在原地。

  他此刻仰望著的巨人,約有九拉塔爾(九公尺)高。

  巨人沒有眼睛、鼻子、耳朵,只有一張露出兇惡尖牙的血盆大口。雖然早有耳聞牠宛如是從熔岩誕生的,如今一看才明白,原來是因為牠黑色的軀體上佈滿了橙色的血管,所以才讓人聯想到熔岩吧。看起來的確像是從熔岩中誕生的。

  然而現在巨人身上的線卻發出藍白色的光芒,呈現一種無法稱之為熔岩的詭異樣貌。

  巴修卡特環視四周。

  現在巴修卡特佇立的地方,是一般稱為守護種房間的場所,也就是在聖遺跡攻略過程中,通往下一樓層時必經的難關之一。在這個房間裡,巴修卡特隊的學生們陷入恐慌狀態,四處逃竄。追著學生們的是身高大約二拉塔爾的小型種熔岩巨人。

  已經有幾名學生被殺了。他們原有的從容態度早已消失無蹤。

  巴修卡特回想起稍早之前的自己和隊員們。

  ──尚未被絕望吞噬的他們。

  起初一切看起來似乎都很順利。因為全隊都是已經抵達過第九層的學生,因此依照聖遺跡的性質,他們就像是被引導著似地,非常順利地就抵達了。

  一衝進守護種房間,手拿著聖魔劍的巴修卡特與持著魔劍的菲布魯克,便立刻氣勢如虹地朝巨人的腳砍去。兩個人輕鬆地躲過巨人揮下的一擊,斬斷巨人的腳,使得巨人跪了下來。

  巨人跪地的瞬間,房間傳出轟然巨響,同時因為撞擊力道而搖晃。

  接著,貝歐札施展的術式《冰槍》射穿了巨人的肩膀。巨人從被冰長槍刺到的部位一直到手臂,都被凍結了。此時巴修卡特再砍向巨人被凍結的手臂,於是巨人的手臂應聲粉碎。以聖遺跡內的魔物而言,牠似乎是罕見的無血魔物,雖然沒有流血,但這一擊確實讓牠受了不小的傷。

  巴修卡特望向慢了一步才展開攻擊的其他學生。大家不愧都是小聖位名列前茅的學生,他們也成功壓制了原本在房裡蠢動的小型種熔岩巨人。

  看吧──巴修卡特感到心滿意足。

  ──你們為什麼會覺得自己一定能贏?

  他想起那個自以為是的女人,嘴角不禁上揚。

  笨蛋,我們當然覺得自己一定能贏啊。我是小聖位排名第六,全隊也都是小聖位名列前茅的學生,再加上排名第一的貝歐札,這樣的陣容怎麼可能會輸呢?沒錯,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

  然而這句話的意義卻瞬間轉為另一種意義。發生在僅僅十幾兀托(十幾分鐘)前的事情,宛如白日夢一般浮現在眼前;而當他從這個幻想中醒來時,恍若阿鼻地獄般的景象便再度映入眼簾。

  「喂,巴修卡特!你楞在那裡做什麼!?要是你不加入戰鬥,就算本來會贏,也贏不了了!你振作點好不好!」

  菲布魯克大喊著,但巴修卡特卻只是張著嘴應道:

  「喔、喔……」

  然而他握著聖魔劍的手卻依然沒有舉起。

  有什麼事正在發生。有什麼事已經發生了。

  十幾兀托前的情景再度浮現在巴修卡特的腦海中──

  腳被砍斷、左臂被凍結,右臂變得粉碎。

  那個時候,見狀的每個人都認為巨人應該已經處於瀕死狀態才對。

  巴修卡特意氣揚揚地走近巨人,準備把牠的頭砍下,給予致命的一擊。

  就在這時,巨人的嘴巴突然張開。

  巨人的嘴裡開始聚集藍白色的光,接著牠身上原本發出橙色光芒的線,開始變成藍白色。其他的小型種也做出同樣的行為,出現相同的變化。

  「……不太對勁!快退開,巴修卡特!」

  貝歐札喊道。這時覆蓋在巴修卡特身上的,是重新長出腳和手臂、站了起來的巨人的影子。巴修卡特抬頭一看,先是抿住嘴唇,接著露齒而笑。

  「原來你有再生能力啊。呵呵呵,果然還沒結束呢。不過即使如此,你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會把你徹底破壞,讓你的再生能力毫無用武之地!」

  巴修卡特用力地揮出劍──但是當他看見巨人回擊的手臂的速度,便立刻躲了開來。「嗡」的一聲,巨人的手臂像是要將他的頭顱切下似地猛力襲來。巴修卡特感覺到手臂從頭頂上重重劃過的聲音,不禁全身冒出冷汗。

  ──這是什麼?

  巨人剛才的笨重感完全消失,而方才那些毫無反擊能力的小型種,動作也不一樣了。除了變得更兇暴之外,牠們明顯變得更強。

  巴修卡特忍不住發出「啊」的一聲。

  因為一隻小型種從某個學生的手中,奪走了巴修卡特借他的聖劍。

  「咦?」這個學生瞪大了雙眼。

  下一瞬間,學生的腹部就被小型種手裡的聖劍給刺穿。

  耳邊傳來一聲哀號。腹部被劃破的學生痛苦倒地。

  兇暴性遽增的小型種突然一起襲向學生們,但貝歐札將牠們擋了下來。貝歐札巧妙地對其他學生們施展防禦術式,同時利用借來的魔導具發動術式,將小型種一一打倒。

  真不愧是貝歐札──巴修卡特感到安心許多。

  他的反應確實是名符其實的第一名。魔導具可以透過注入聖素而瞬間施展座標和發動式以外的術式,而他在使用魔導具的同時,另一隻手也持續不停地畫出高階術式。若非極為熟練的術式使,是不可能像那樣連續施展術式的。

  ──沒問題。我們會贏。

  巴修卡特再次提振精神,面對巨人。

  怎麼能在這裡停下來呢。

  「哼,只不過是換了個顏色,力量變強一點點而已……我們才不會輸!沒什麼好怕的!上!」

  巴修卡特再次瞄準巨人的腳,將聖素注入聖魔劍,揮出一擊。但是就在下一瞬間,一件令人無法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這是巴修卡特卯足全力的一擊。

  這一劍,集結了他長久以來所累積的一切。

  然而,他竟然完全無法對巨人的腳造成一丁點兒傷害。

  再加上一股不對勁的感覺。

  他望向手上的聖魔劍。沒有發光。聖魔劍本來應有的力量並沒有被發揮出來。

  聖魔劍沒發光,連術式都沒有施展出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唔!?

  「咚」──巨人朝巴修卡特跨出一步。

  這時他才恍然大悟,此刻聳立在眼前的巨人,和剛才被他們逼上絕境的巨人,根本是不同的生物。不論是壓迫感或是其他地方,全都截然不同。之前那幾位小聖位排名前面的學生,很可能就是被這個狀態的巨人所殺害的。

  巴修卡特的膝蓋不停顫抖,不聽使喚。他的身體已經完全被恐懼所控制,鬥志也被恐懼所剝奪。

  ──不可能。

  我們根本無法贏過眼前的巨人──剛剛的那一擊,已經把巴修卡特的戰鬥意志連根拔起。再加上──

  「轟隆」一聲,耳邊傳來岩石碎裂的聲音。

  

  另一隻巨人破牆而出。

  

  而且牆上的破洞裡還不斷地冒出小型種。現在籠罩著巴修卡特的,只有兩個字:絕望。就這樣,小聖位排名第六的學生,當場變成了一個站在原地不動的人偶。

  無處可逃。一旦進入守護種房間,房間的門就會被關上,一時間無法開啟。至少在十幾兀托之內是不會打開的。在這個連一根柱子都沒有,也就是沒有任何遮蔽物的房間裡,到底能逃多久呢?真的能撐過這段時間嗎?

  不可能──巴修卡特在心裡反覆說。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

  菲布魯克最終也逃開了。他的哀號聲讓巴修卡特稍微回過神來。看見菲布魯克朝貝歐札的方向跑去,巴修卡特心想:「對了!」

  貝歐札,在這個時候,唯一有辦法的就是貝歐札了。

  巴修卡特像是抓到了浮木一般轉過頭去,但他最後的希望,也就是貝歐札,卻露出痛苦的神情,氣喘吁吁地奮戰。他已經累到汗水順著臉頰流下,從下巴滴落。

  為什麼?──巴修卡特深感意外。

  使用聖素──使用術式,就會對身體造成負擔。

  高階術式更是如此。但貝歐札的耐力是出了名的高,即使連續使用術式,也幾乎不會累。正因如此,在聖遺跡攻略的時候,他對攻略隊來說正是不可替代的存在。

  然而貝歐札此刻卻如此疲累。

  巴修卡特忽然驚覺,望向手裡的聖魔劍。他不禁膽寒。

  ──不夠嗎?

  沒錯,聖素不夠。

  巴修卡特仰望帶著嘲弄似的眼神睥睨著學生們的巨人。

  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個。

  這一帶的聖素全被這傢伙給吸收了,因此聖素的濃度極低。

  因此剛才他揮出的那一擊,也沒有完全發揮出聖魔劍應有的實力。

  他曾經在課堂上學過,不只是聖遺跡,就算在地面上,聖素也絕對不可能完全耗盡;然而聖素的濃度,有時候會隨著地方而改變。在聖素稀薄的地方吸收聖素,會造成比平常還要大的負擔。也就是說貝歐札現在正承受著巨大的負荷,拚命地吸收聖素,施展術式。

  除了貝歐札之外,還有兩、三個學生仍在拚命與巨人們奮戰。他們一邊保護失去鬥志的學生們,一邊驅逐小型種,貝歐札則對兩隻巨人施展高階術式。

  然而將巴修卡特推入更深一層的絕望深淵的是……就連高階術式都不足以打倒巨人的這個殘酷事實。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效果。或許應該說,貝歐札不愧是全學園最強的術式使。貝歐札用爆炸術式將巨人的右手臂炸飛,再用風之術式在牠的身上刻下傷痕。但是──巨人受傷的部位卻不斷地再生。

  ──因為牠吸收了四周的聖素。

  由於這個空間裡的聖素濃度愈來愈稀薄,貝歐札的負擔當然也愈來愈重。

  ──已經不行了。

  巴修卡特覺得自己全身的力量急速消失。

  不知為何,他覺得自己現在身處的狀況缺乏現實感。雖然死亡逐漸逼近,但奇妙的是,他並沒有什麼危機感。可能是因為聖遺跡的特性吧。

  反正就算在聖遺跡裡死掉,也不是真的死去。

  只是陷入一段深深的長眠而已,所以自己的人生並非從此告終。

  「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巴修卡特扔下聖魔劍,像是瘋了似地高聲大笑。背後傳來的是學生們不停的哀號聲,以及那幾名還沒放棄戰鬥的學生拚命的呼喚。菲布魯克也在掙扎吶喊著什麼。

  我們已經不行了啊──巴修卡特的絕望已經達到極限。

  ──不過,《那些傢伙》也一樣。

  巴修卡特想像著愛拉隊的成員們和自己的隊員們一樣膽怯竄逃的模樣,就覺得莫名愉快。這時他忽然想到,那些傢伙是不是也已經進入聖遺跡了呢?

  如果已經進來了,那他們現在到達第幾層了?

  他們現在位在第四層。

  根據先前獲得的資訊,巨人應該位在第九層的守護種房間,但不知為何現在卻出現在第四層的守護種房間。不過這或許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吧,畢竟最近聖遺跡本來就經常有不應出現在該樓層的魔物出現。

  ──不,那不重要。

  巴修卡特的嘴角揚起一抹空虛的笑容,想像著愛拉隊的成員們害怕痛苦的模樣。

  「唔!?

  有什麼東西貫穿了他的腹部。

  「……啊?」

  他恍惚地低頭望向有著奇妙觸感的腹部。

  「這、不是……我的……聖魔劍、嗎……」

  巴修卡特抬起頭,他剛才滑落在地的聖魔劍,刺進了他的腹部。

  手拿著那把劍的是一隻小型種,而且聖魔劍散發著光芒,發揮本來的功能。雖然這個空間裡的聖素濃度很稀薄,但牠似乎是利用儲存在自己體內的聖素。巴修卡特的腳邊浮現聖魔劍的能力之一,也就是術式的魔法陣。

  「我可沒答應、借你、喔……給我、還來……」

  巴修卡特的眼前忽然一暗,他憑著稀薄的意識,好奇地抬起頭。

  「啊?」

  映入眼簾的是高舉著拳頭的巨人。

  ──啊,果然還是很可怕。

  不要。

  「不要……住手……住手……住、住、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巴修卡特用兩隻手臂遮住臉,試圖保護自己的身體。但是巨人毫不留情地揮下手臂,沒有等聖魔劍發揮效果,就壓潰了身為小聖位第六名的他。

  

          ◇

  

  「咦?妳把那把劍帶來了?」

  裘莉葉同學的腰間掛著兩把劍。其中一把是和希比加米戰鬥時使用的劍,我記得它的名字好像是利貝爾蓋特。

  「因為不知道裡面會有什麼啊。」

  聖遺跡的第一層。走在我旁邊的裘莉葉同學將手掌放在劍柄上。

  「你上次掉到下一層的時候,我就想到,在這座聖遺跡裡,似乎需要多準備一張王牌才行。」

  我想起了她戰鬥時那種兼具優美以及壓迫感的姿態。

  「這樣就像多了一百個人的力量呢。」

  「你自己不是也帶了《食魔》來嗎?」

  「不知道會不會派上用場就是了。」

  我今天也帶著兩把劍。背在背後的是修理好的施晶劍,而掛在腰間的則是《食魔》。前幾天我告訴愛拉同學我也想帶這把刀去,於是她便幫我將它加工成能夠掛在腰間的狀態。這把《食魔》具有吸收周圍魔素的特性,因此會阻礙其他隊員施展術式,所以原則上我應該只會使用施晶劍吧。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派上用場的機會,但我和裘莉葉同學的想法一致──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總之先帶來再說。只要收在刀鞘裡,會受到它影響、無法吸收聖素的人似乎就只有我而已,因此帶著它並不成問題。

  「一把聖魔劍,一把妖刀啊。」

  和蕾伊學姊並肩走在前方的愛拉同學摸摸自己帶的劍。

  「我雖然也想辦法準備了魔劍,不過還是被你比下去了呢。」

  「戰鬥的勝負又不是靠劍的品質來決定的。如果是這樣的話,號稱綜合能力比較高的他們,不是就能獲得壓倒性的優勢了嗎?」

  裘莉葉同學故意用諷刺的口吻強調《綜合能力》這幾個字。話說回來,對綜合能力引以為傲的巴修卡特他們,現在抵達第幾層了啊?

  他們攻略隊的成員應該至少都已經抵達了第九層之前,所以應該會比我們快到達巨人所在的位置。

  「對了,黑彥,你的新禁咒已經可以任意使用了嗎?」

  「嗯,使用本身是沒有問題的。」

  除了裘莉葉同學之外,我也已經告訴愛拉隊的所有成員們我學會新禁咒的事了。使用禁咒本身很簡單,只要吟誦咒語即可。問題是新禁咒不同於第九禁咒,對肉體造成的負擔比較大,因此不能在低樓層就使用。

  另外,還有那個《野獸》的問題。

  前幾天在瑪奇娜小姐的陪同下試用新禁咒,是為了掌握新禁咒的特性所需,事實上我想要極力避免使用禁咒。一旦使用的頻率增加,相信那份想要支配我的感覺就會變得更強,因此我必須避免太頻繁地使用。

  正因如此,我必須加強自己的能力,想辦法不倚賴禁咒也能戰鬥──然而學會了兩種禁咒的我,內心其實很想試試看自己究竟能不能抵擋住那種感覺。總而言之,只要我可以比現在更徹底地掌控《野獸》,那麼就能增加禁咒的使用次數──

  「唔。」

  五隻哥布林出現在我們的前方。

  但是走在最前面的愛拉同學和蕾伊學姊一眨眼就將牠們殺死了。對這支攻略隊的成員而言,這幾層的魔物根本就不是對手。裘莉葉同學之前甚至還瞬間打倒了本來應該出現在第十二層的黑暗虎頭人呢……即使只有她一個人,也擁有相當程度的戰力。

  因此,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抵達了第三層。由於大家都已經到過這裡,因此下來時幾乎沒花什麼時間,但由於我們並沒有打算比賽攻略的速度,所以用比較悠哉的步調移動。

  「……怎麼了,裘莉葉同學?」

  一下來第三層,裘莉葉同學的表情就變得嚴肅。

  我們的正前方,有一條筆直的通道往前延伸。

  她像是在測量什麼似地凝視著通道的盡頭。

  「──有什麼東西朝這裡過來了。」

  這裡是第三層,會出現的魔物主要是小獨眼巨人和蜥蜴人,就算說得再委婉,他們也絕非會讓我們陷入苦戰的對手。但是裘莉葉同學卻開始警戒。

  也就是說,那不是平常出現在這個樓層的魔物嗎?

  我將手伸向背後的施晶劍,對走在前方的兩人說:

  「愛拉同學、蕾伊學姊。」

  她們聽見我的呼喚,回過頭來。

  「怎麼了,黑彥?」

  「狀況似乎有點不太對勁。我們最好先做好戰鬥的準備。」

  「……我知道了。」

  或許是因為知道我之前在聖遺跡遇見異種的事吧,愛拉同學沒有多問什麼,便握緊了腰間的劍柄。蕾伊學姊也將手放在她的細劍上,後方的賽希莉同學也擺出了備戰態勢。

  我們停下腳步,將注意力集中在通道盡頭的轉角處。

  「不只一個。」

  裘莉葉同學說。

  到了這麼接近的程度,就連我也可以感受得到。有一群什麼正朝我們接近。

  會是異種嗎?

  「咦?」

  最先發出驚呼的是愛拉同學。

  「愛拉同學……那是……」

  從轉角出現的,是一個全身佈滿彷彿血管一般的橘色線條、人型的──魔物。

  那就是據說和熔岩巨人出現在同一個房間裡的小型版嗎?

  我問道,而愛拉同學一臉困惑地點點頭。

  「嗯、嗯,是沒錯……可是……」

  她的語氣中帶著疑惑。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麼低的樓層呢?」

  根據愛拉同學之前說的,巨人和小型版應該都在第九層的守護種房間裡才對,現在為什麼出現在第三層?而且──

  「原來如此,今年的聖遺跡果然和往年不同啊。」

  賽希莉同學這麼說,她的視線落在通道的盡頭──小型版熔岩巨人逐一出現。小型版沒有眼睛、耳朵、鼻子,臉上只勉強辨認得出一張滿是尖牙的嘴巴。

  「無論如何,我們也只能打倒牠們了。」

  裘莉葉同學語畢,大家便立刻擺出備戰姿勢。一群小型版張著嘴奔向我們,同時發出「喔喔喔喔喔」的詭異聲音。

  數量大概有十幾隻吧。

  「首先由我和蕾伊攻擊,看看狀況!這時請裘莉葉和黑彥守住橫向的通道,賽希莉、吉克貝爾特、希爾吉絲則請守住後方!要是有我們沒打倒的小型種,就請大家各自解決!」

  愛拉同學將劍拔出劍鞘,同時對我們做出指示。我們立刻聽從她的指令,採取行動。愛拉同學和蕾伊學姊兩人準備迎擊小型版──小型種。

  小型種接近後,第一隻撲向蕾伊學姊。學姊在空間只能勉強容納兩個人揮劍的狹窄通道上,依然一邊考慮自己與愛拉同學的位置關係,一邊巧妙地躲開攻擊。她在閃躲的同時,用劍貫穿了小型種的喉嚨。接下來,學姊把劍拔出來,刺進小型種的心臟。小型種往前倒下。

  愛拉同學像是呼應蕾伊學姊的動作似地揮劍,將小型種的頭顱砍下。受到致命傷的兩隻小型種,和其他魔物一樣開始溶解。

  看來牠們並沒有強到足以帶來威脅。

  但是我們真的可以就這樣斷定他們的實力嗎?以前小聖位名列前茅的學生曾經吃下敗仗的經驗,還是令人掛心。難道是守護種房間裡的巨人異常地強……?

  就在這個時候,其他的小型種突然停下了動作。

  這是怎麼一回事?牠們看起來不像是因為看到了剛剛的戰鬥而感到害怕……

  就在我一頭霧水的時候,小型種們不約而同地張開了嘴巴,而且牠們的嘴巴開始發出藍白色的光芒。

  「這些傢伙在做什麼!?

  愛拉同學往後退了一步。

  那是……在吸收聖素嗎?

  小型種們黑色軀體上的線條,從橘色慢慢變成藍白色。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氛改變了?

  「──愛拉,敵人要來了!」

  蕾伊學姊擺出防禦姿勢。

  裘莉葉同學拍了拍我的背。

  那是表示「我們走吧」的暗號。她可能判斷現在應該由我們來應付吧。

  「由我們來吧。看她們的樣子,應該是第一次遇到這個情況。我們不能讓隊伍的領導者處於未知的威脅之下。」

  「我們先去看看狀況。」

  我說完後,就和裘莉葉同學一起插進最前面的兩個人中間。

  跑在最前方的小型種發出咆哮,揮動手臂。裘莉葉同學彎下身子,躲開了小型種揮出的平勾拳。

  耳邊傳來「碰」的一聲,失去目標的拳頭就這樣直接打在聖遺跡的牆壁上,讓牆壁上出現了一條龜裂。

  「……咦?」

  蕾伊學姊瞠目結舌。

  我知道她為什麼感到驚訝,因為假如被那一拳擊中,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就算內臟破裂也不奇怪。而且雖然裘莉葉同學看起來很輕鬆地躲開了攻擊,但是小型種的動作很明顯變得比剛才還要快得多。之所以看起來似乎可以輕易躲開,應該是因為對方是裘莉葉同學的關係。

  「吸收聖素,提高自己的力量啊。這些傢伙就像聖劍一樣呢。」

  裘莉葉同學這麼說,同時用長劍斜向砍向小型種。小型種雖然抬起手臂,試圖防禦,但是這個防禦動作其實是被裘莉葉同學的假動作給騙了。裘莉葉同學原本假裝要砍下牠的頭,但是卻在一瞬間改變了劍的軌跡。

  「嗯,要害還是一樣……只要砍下頭顱或是用力刺穿心臟,應該就可以打倒了。不過牠似乎擁有一點自然修復能力呢。」

  裘莉葉同學在給牠致命的一擊之前,在牠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小傷口。她望著傷口,瞇起眼睛。

  「雖然只經過一下子,但是傷口已經變小了。也就是說,這些傢伙只要沒有受到致命傷,很可能就會馬上進行再生。」

  裘莉葉同學把劍鋒對準已經變色的小型種們。

  小型種們像是在恫嚇對手一般,張大嘴巴,發出「噢噢噢噢噢」的吠叫聲。

  但裘莉葉同學完全不把小型種的威嚇放在眼裡,往前踏出一步,用肉眼根本跟不上的速度,在站在最前面的小型種身上劃下數不清的傷痕。

  那隻小型種身上的傷口發出藍白色的光芒。

  「我攻擊了牠的全身上下……牠手臂、腳、頭部、腹部的硬度比較高。所以應該瞄準脖子或者是胸口吧。」

  裘莉葉同學像是已經沒事了似地,將那個被千刀萬剮、已經呈現僵直狀態的小型種頭顱砍下。接著,她又往前跨出一步。

  「嗯──分析結果大概就是這樣吧。接下來只要冷靜地判斷攻擊速度和狀況,以我們的成員來說,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一頭衝向裘莉葉同學懷裡的小型種想要咬她,但是卻被她由下往上的劍貫穿了心臟。小型種彷彿斷了線的人偶般應聲倒下。

  接著裘莉葉同學又輕鬆地躲開了幾隻小型種的攻擊,並將牠們斬殺後,說道:

  「我幫你們一人留了一隻。你們輪流到前面來試試看吧──不過,黑彥已經打倒了一隻,所以現在剩下五隻了。」

  一臉茫然的愛拉同學看著我。就在這個時候,我正好剛砍下朝我襲來的小型種的頭顱。我點點頭,愛拉同學便和蕾伊學姊便來到前方,取代我們的位置。

  她們兩人順利地擊中要害,打倒了小型種。接下來輪到賽希莉同學、吉克和希爾吉絲同學,他們也一人負責打倒一隻。除了賽希莉同學以外的兩人雖然算不上秒殺,但也不至於太費力。

  「小型種看起來沒什麼問題,但是……數量如果增加到某種程度的話,可能就會有點辛苦了。愛拉的判斷果然沒錯,找到一定人數的隊員,看來是正確的決定呢。」

  裘莉葉同學注視著慢慢溶解消失的小型種說。

  「剩下就端看牠們的老大,也就是巨人的力量如何了。問題在於巨人的力量會比這些傢伙的強大多少……嗯,下次遇到的時候,應該試試看術式有沒有效果。」

  ……裘莉葉同學雖然是在誇獎愛拉同學,但總覺得她本身也很厲害。感覺上我們就像在上一門實地演練課程一樣。她不但輕鬆完成了對小型種的分析,更配合我們的戰力,繼續進行分析。

  嗯──不過我原本以為現在就必須使用新禁咒了,但面對這種程度的對手,就算不使用禁咒,應該也沒什麼問題。

  「不過,這些傢伙為什麼會跑到第三層來呢……」

  愛拉同學一臉疑惑地低頭望著最後溶解消失的小型種原本倒地的位置。

  這時,通道的盡頭又出現了一個影子。那是──

  「菲布魯克!?

  愛拉同學大叫。

  沒錯,從通道盡頭出現的,正是手拿著劍,滿臉疲憊的菲布魯克。

  他一看見我們,就帶著複雜的表情走向我們。我們之間的距離大概有二十公尺左右吧。他拖著沉重的腳步,朝我們走來。

  「發、發生什麼事了啊!?

  愛拉同學問道。菲布魯克一邊注意著身後,一邊回答:

  「那些傢伙……那些噁心的小型種,已經沿著樓梯爬上來了……!」

  蕾伊學姊顯得非常驚訝。

  「……你剛說什麼?」

  愛拉同學也表現出同樣的反應。

  「爬上來?呃,等等喔?最近本來確實確認到應該在下層的異種也開始出現在上層……但是聖遺跡裡的魔物會爬樓梯到上面的樓層來,這種事我們可從來沒聽說過唷?」

  我也歪著頭。

  「《出現》和《爬樓梯上來》有什麼不一樣嗎?」

  「嗯。」愛拉同學對我說明:

  「本來大家不知道聖遺跡的變異是《爬樓梯上來》,因此當大家發現異種突然《出現》時,才會覺得很奇怪。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沒有聽說過誰看到魔物爬樓梯。假如魔物開始會使用樓梯,那麼下方樓層的魔物出現在上層,也就不奇怪了,或者應該說是可以理解的。」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蕾伊學姊像是替愛拉同學的說明做補充一般,開口說道:

  「通往上層的樓梯,對攻略隊來說是一種避難的場所。一般而言,魔物就算追了過來,到這裡也會放棄折返。在某些狀況下,比起去尋找魔物會一口氣湧現的傳送裝置,還不如直接爬樓梯比較快。畢竟只要愈往上層爬,至少魔物就會比原本的樓層更弱才對。」

  這樣啊。假如使用傳送裝置,就必須面對一大群該樓層的魔物。

  不過以我而言,由於我經常遇到異種或是本來不應該出現在該樓層的魔物,所以我本來就以為魔物會爬樓梯。既然下方樓層的魔物會出現在上面,那麼就算魔物是透過爬樓梯上來的,應該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但原來這件事情本來應該是不可能的。

  她們會這麼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

  「愛拉。」

  裘莉葉同學對愛拉同學說。

  「什、什麼?」

  「也就是說,那些傢伙現在一直往上方的樓層移動囉?」

  「平常是不可能有這種事的。但是,本來應該在第九層的那些傢伙,現在確實出現在第三層……再加上菲布魯克剛剛也說牠們是爬樓梯上來的。也就是說──」

  「牠們跑到地面上去的可能性也不是零囉?」

  說出這句話的人是我,不過我想這應該是浮現在每個人腦中的疑問吧。

  「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事情可就糟糕了。不,不止糟糕,萬一連那個巨人都以上層……以跑到地面為目標,那可就真的不得了了──」

  「喂,那些事情以後再討論!」

  菲布魯克插嘴道。

  「趕快救我啦!」

  「菲布、魯克?」

  愛拉同學疑惑地說。

  「不管是用傳送裝置或是什麼都好!快……快把我救出去!我會給你們錢!乾脆這次的比賽,也當作平手好了!」

  這時,通道的另一頭又湧現出許多身上佈滿藍白色線條的黑色人型魔物──小型種。菲布魯克發出「噫」的一聲短短的哀號。

  「他、他們來了!喂!你們快想想辦法啊!」

  他剛才究竟遭遇了什麼樣的恐懼?菲布魯克完全面無血色。

  我們和他之間的距離還有大概十公尺。

  「我、我知道了!」

  愛拉同學握緊了劍,往前踏出一步。但就在一瞬間,裘莉葉同學抓住了愛拉同學的肩膀。

  「妳在做什麼,裘莉葉!?

  「妳該不會……打算去救那個傢伙吧?」

  「可是,這樣下去──」

  「去救那種傢伙,對妳有什麼好處?」

  「咦?」

  「喂,菲布魯克。」

  裘莉葉同學冷冷地呼喚菲布魯克的名字。

  「……幹嘛?」

  「其他的傢伙怎麼了?」

  「巴修卡特已經死了!呿,平常那麼會逞威風,結果正式上場的時候,他竟然嚇得屁滾尿流,呆呆地站在那裡不動!一點用都沒有!」

  「……其他的人呢?」

  「啥?誰知道啊!貝歐札和幾個人好像在保護其他的學生,設法讓大家離開守護種房間!他們可能還在哪裡戰鬥,或是已經搭上傳送裝置回去了吧!?

  「也就是說,你丟下了貝歐札他們,自己逃走了?」

  「我、我才不是逃走呢!這只是讓最應該活下來的人優先離開而已!」

  「他可是這麼說的喔?」

  裘莉葉同學對愛拉同學問道。愛拉同學咬著嘴唇。

  「可是……就算他是那種傢伙,他還是我們獅子班的同學呀?」

  「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對於抱有惡意的人,我會徹底地用惡意回報他,不會有半點慈悲。對我來說,如果那個男人陷入長眠,我反而覺得開心。反正在聖遺跡裡面死掉,也不是真的死嘛。」

  「怎麼這樣,裘莉葉……」

  「對了,愛拉、黑彥,還有其他人,你們都不用覺得愧疚。對菲布魯克見死不救的只有我。」

  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

  「還、還是不行這樣!」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愛拉同學就這麼大喊,並往前跑去。

  「那傢伙真的很過分沒錯!不,就連我也很討厭他!可是當我看見面前有一個受傷的人說《救我》,我真的沒有辦法見死不救!」

  「啊,愛拉……」

  菲布魯克露出安心的表情,而愛拉同學獨自衝向小型種。我搔搔頭。

  「對不起,裘莉葉同學。」

  「黑彥?」

  「我也完全同意妳所說的。事實上,我也不是沒想過對菲布魯克見死不救。當然,他剛才說的話,也讓我非常焦躁。可是再怎麼說,我也不能拋下愛拉同學不管呀。」

  我說完後,便跟在愛拉同學的身後往前跑去。裘莉葉同學「呿」地咂了一聲嘴。

  「你們這些濫好人。」

  「那麼,我們也去幫忙黑彥和愛拉吧。」

  我的身後傳來賽希莉同學的聲音。

  嗯──從她完全無視菲布魯克,只提到我和愛拉同學這一點看來,她的個性果然很「好」呢。

  就在此時──

  我的正前方,也就是橫向的通道,出現了三隻小獨眼巨人。

  但是牠們的模樣看起來很奇怪,彷彿是在害怕著什麼……

  下一瞬間,有《某種東西》從小獨眼巨人的身後朝牠撲來,並用手裡的劍往這個獨眼魔物的腦門刺下。剩下兩隻的其中一隻,被那個東西用尖牙咬斷了脖子,另外一隻則被劍貫穿了獨眼。

  手拿著劍的,是小型種。

  牠們手中拿著的是……聖劍?而且聖劍在發光?

  也就是說,小型種可以使用聖劍的能力?

  更重要的是,為什麼聖遺跡的魔物會攻擊同是聖遺跡的魔物?

  我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疑問。

  不,等等?突然出現在聖遺跡的熔岩巨人和牠的小型版魔物──真的是聖遺跡的魔物嗎?

  「這是騙人的吧……聖遺跡的魔物攻擊同為聖遺跡的魔物,這種事我從來沒聽過……」

  面對眼前的景象,蕾伊學姊用不可置信的語氣說。她正往前跨出腳步,準備與小型種戰鬥。賽希莉同學已經在前方對著小型種揮劍,而吉克和希爾吉絲同學則搭配著賽希莉同學,確實地攻擊小型種的要害。在賽希莉同學準備好的戰鬥中,兩人都掌握住了訣竅。

  愛拉同學正在應戰從橫向通路出現的幾隻小型種。

  而我則一邊揮劍,一邊靠近那隻手持聖劍的小型種。

  小型種為了迎擊我而舉起劍。牠將聖素注入聖劍,朝我展開攻擊,但牠揮劍的軌跡很容易就看穿,因此我輕巧地擋下攻擊,為了增加力道而轉動身體,一刀將小型種的頭顱給砍下。失去頭顱的小型種癱倒在地,開始溶解。

  牠溶解的方式和聖遺跡的魔物相同。但是既然連二年級的蕾伊學姊都說她『從來沒聽過這種事』,就表示牠在這座聖遺跡裡並非固定出現的魔物。

  不,其實還有一件事更令我憂心。

  要是這些傢伙真的想前往地面上──

  「你殺得還真乾脆啊。」

  一回頭,只見裘莉葉同學帶著佩服的表情看著我。她似乎是在誇獎我。

  「如果要這麼說,那邊不是更厲害嗎?」

  我將頭轉向賽希莉同學,她正華麗地將衝向她的小型種一一斬殺。她的動作看起來比以前更洗練,更像是在跳舞。

  『──不過,這樣也太美了。』

  希比加米對賽希莉‧亞克萊特的劍法做出這樣的評論。因為這句話,她開始思考劍法或許可以改變。最後她沒有改變劍法,而是決定繼續磨練自己長久以來塑造出的《型》。

  『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好好地磨練專屬於自己的武器。』

  賽希莉‧亞克萊特的劍法的長處,在於精密性以及流暢的連續性。

  我想起裘莉葉同學以前在戰鬥課程時曾這麼說過。看見賽希莉同學戰鬥的模樣,她似乎也有一些想法。

  「要是能再加快速度,那她的精密性和連續不斷的動作,就能成為一種武器。只要能擁有讓對方根本無法反應的速度,她就能成為一名難纏的對手。」

  裘莉葉同學應該是判斷她不需要幫忙吧,於是放慢了戰鬥步調。

  「也就是說,只要再繼續磨練下去,就算對方看穿她的劍法,也無法防禦囉?」

  「問題可能在於世上究竟有沒有一把劍,能符合那傢伙所想像的速度所需吧。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的劍法裡已經沒有以前那種迷惘了。不但不再迷惘,而且更充滿了活力……那傢伙好像看破了什麼呢。」

  可能是顯露出本性的關係吧,她的劍法的確變得充滿活力。這麼說雖然對和她一起戰鬥的吉克和希爾吉絲同學很不好意思,可是她不只比兩人突出一點,甚至可說兩倍、三倍;雙方的優劣明顯到連我都看得出來。

  如果要我模仿賽希莉同學的動作,我也覺得我一定做不到。

  我不可能做出像她那種毫無累贅的動作。此刻的我,彷彿可以窺知她之所以被稱為天才的原因。不管她本人怎麼說,賽希莉同學果然很厲害。

  而被眾人稱為天才的她,還想要繼續往《前》進。

  面對一湧而上的小型種,根本就沒有我和裘莉葉同學出場的餘地。從橫向通道出現的幾隻小型種,已經被愛拉同學和蕾伊學姊擊倒。看起來是追在菲布魯克身後,從前方通道出現的小型種,則是被賽希莉同學一掃而盡。

  「那個,裘莉葉同學。」

  我看著最後一隻小型種溶解消失後,對她說。

  「我在想,假如小型種的目標是前往地面上,那──」

  就在這時,前方轉角處又出現了幾個人影。

  其中一個人影朝我們急奔而來。

  「那是……巴修卡特隊的學生們?」

  我對他們有印象。跑向我們的是一個女學生,她一把握住站在最前列的賽希莉同學的手。

  「救、救救我們!有好多像是藍色魔像怪的東西……牠、牠們……!」

  女學生一邊注意著後方,一邊哭著懇求。仔細一看,她身上的防具已經殘破不堪。

  通道的盡頭有光線射出。那應該是術式的光吧。

  接著出現的是貝歐札學長和兩名學生。看來他們是走在最後面,抵擋追兵。

  我確認了一下學生的人數。

  一共八個人。而根據我約略目測的結果,傷勢嚴重到無法戰鬥的,包括貝歐札學長在內,總共有七個人。應該說,只有最先跑來的女學生,勉勉強強只有傷到防具而已。

  每個人都露出精疲力竭的表情,遍體鱗傷,就連走路都成問題。看來他們就連使用治療術式的機會都沒有,還能夠走路就已經是萬幸……

  而他們的臉上都浮現相同的絕望感。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如果只是小型種,有貝歐札學長在,應該不會有問題才對啊……果然是巨人嗎?

  貝歐札學長嘴巴滲出鮮血,全身汗溼,搭著一名男學生的肩膀走向我們。他的眼神中沒有一絲生氣,手臂上的血管浮出,令人不忍卒睹。不知道他畫出了多少術式,看起來連動一下手指都很困難,已經完全瀕臨極限。

  小型種再度從通道盡頭的轉角處魚貫湧現。

  有些小型種的手上還拿著劍,八成是從貝歐札學長他們手中搶來的吧。

  我使了一個眼神後,裘莉葉同學便嘆了口氣。

  「唉,沒辦法。」

  就由我們先把追著貝歐札學長他們而來的小型種解決──

  「愛拉!」

  背後忽然傳來一個聲音。這個聲音是……菲布魯克?

  不知不覺中,菲布魯克已經沿著他剛才跑來的反方向,往前走了十幾公尺。

  「跟我來!」

  愛拉同學露出一臉疑惑,像是聽不懂他在說什麼。

  「啥?你、你在說什麼啊,菲布魯克!?是說,你不要離我們那麼遠!」

  「吵死了!我要回到地面上去!可是《現在的》我,假如遇到那些怪物,也不知道能不能打贏!所以愛拉,妳跟我一起走!追兵就交給他們!」

  「等一下,你在說什麼啊!?你要自己先逃走嗎!?

  「這、這才不是逃!只、只是為了重整態勢而已!」

  「那怎麼可以!?大家都是為了你而戰鬥的耶!?結果你竟然說要先逃走!?

  「吵、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怎麼!?比起我──妳難道想選那個來自異國的男人嗎!?

  菲布魯克的臉憤怒得扭曲,指著我。

  「啥!?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為什麼話題突然變成這個了!?

  「──都、都是你們!」

  菲布魯克面露憎惡的表情依序指著我和裘莉葉同學。

  「都是因為你們來到獅子班,才害一切都變調了!要是沒有你們,我就能像以前一樣快樂地生活!都是因為你們,把所有的事情都變得無聊了!我看你們超不爽的……不爽不爽不爽!」

  「菲、菲布魯克……你……」

  菲布魯克皺著眉,瞪向我。

  「尤其是你這個傢伙,黑彥!最惹人厭的就是你了!你來到這所學園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錯誤!你的一切都令人惱火!看到你那種偽善的樣子我就想吐……你的存在本身就讓我不爽!所以你去死……去死吧!趕快──去死吧!趕快滾出這所學園,你這個死冒牌貨!」

  劈哩。

  遺跡的地面忽然出現龜裂。我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裘莉葉同學腳踩的地面裂了開來。我頓時覺得背脊發涼。

  她的表情充滿了難以形容的強烈憎恨。

  「妳別去救他喔,愛拉?」

  裘莉葉同學用極度冷酷的聲音說。

  「丟下那個傢伙,不准理他。這是我所能做到最大的讓步了。」

  「裘、裘莉葉……」

  「老實說,我現在很想直接把他的頭給砍下來。我這輩子雖然看過好幾個人渣,但是能夠沒有自覺到這種地步的,還真是稀奇呢。」

  裘莉葉同學彷彿隨時都可能用劍把菲布魯克的脖子給砍斷。我試著安撫她:

  「好、好了啦,裘莉葉同學,那傢伙現在很激動嘛。呃,我沒關係的。」

  「……為什麼?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冷靜?」

  「不,我本來就……我早就習慣別人說我壞話或是辱罵我了。」

  「什麼習慣,你……」

  我露出苦笑。我並不是聖人,賽希莉同學很清楚。

  當然,雖說習慣了,但聽到別人那樣說,我的心情還是會受影響。但是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處理那些想要去地面上的異常魔物。

  這件事比我的事還要重要多了。

  「對不起,愛拉同學,這裡就交給妳自己決定了。」

  「交給我……黑彥?」

  「抱歉,我現在沒有時間理菲布魯克。但是如果妳想去救他的話,我不會阻止妳,也不會否定妳的行動。因為我知道妳是個《好人》啊。」

  「黑彥……」

  「可是,我──」

  我心中浮現的是瑪奇娜小姐和蜜雅小姐,以及每個對我好的人。

  一旦魔物跑出地面,她們可能就會身陷危險。

  所以為了防止這種狀況發生,我必須採取行動。

  「你……你為什麼用那種游刃有餘的表情無視我!?喂,黑彥!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了不起啦!?!?你給我聽清楚喔!?周圍的人之所以拍你馬屁,只是因為你是禁咒使!你有沒有搞錯啊,憑什麼表現得一副自以為是的樣子!?就算你騙得了其他人,也騙不了我!其實你根本就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嗯,對啊。」

  「什──」

  「我……沒什麼了不起。這點我自己也很清楚。所以我才拚命努力,想做些自己能做的事。當然,託禁咒的福,我的確得到了一些好處沒錯啦。」

  我說完之後,便將手靠在嘴角。

  怎麼辦?

  貝歐札學長他們已經處於無法戰鬥的狀態。話雖如此,也不能拋下他們不管。我們無從得知小型種的數量有多少,從我上次和藍哥布林戰鬥的經驗看來倘若錯估了數量,很可能會陷入危險,因此先預設牠們數量龐大較好。

  ……現在是不是該把攻略隊拆開?

  一組直接回到地面,將狀況告訴瑪奇娜小姐他們;一組前往聖遺跡入口,阻止魔物跑出地面;一組保護貝歐札學長他們,慢慢回到地面去。

  另外──這是我所能想到的可能性之一。

  假使巨人是魔物的本體,或是扮演著類似總司令的角色……

  如果打倒巨人,小型種就會跟著消失的話──那麼就有必要安排一組人去打倒巨人。

  這樣就四組了。得依照這四點將攻略隊分成這四組。

  該怎麼辦呢?以目前的成員來說,也不是做不到──

  「黑彥,你是天生的貴族嗎!?不是吧!?哈!反正你身上流的,也只是不知名的小人物的血吧!?喂,你倒是說話啊!」

  菲布魯克這麼大喊,但我沒有時間理會。

  我確認了一下眾人的狀況。賽希莉同學一邊試著用治療術式替貝歐札學長療傷,同時用冷酷至極的表情看著菲布魯克。當我朝她微微一笑,表示「沒關係啦」的時候,她便擺出像是在說「真是的」似的表情,噘起了嘴。轉頭一看,吉克、希爾吉絲同學和蕾伊學姊,也都帶著冷漠的眼神望著菲布魯克。而被菲布魯克拋下的前巴修卡特隊成員們,就更不用說了。

  ……或許應該說,在這種狀況下還能讓大家對他充滿敵意,也算是一種驚人的才華吧。

  總之──

  我再次望向通道的盡頭,同時觀察其他通道的狀況。

  目前還沒看到其他小型種的身影,也許已經有小型種從別的路徑往地面前進了吧。就在我這麼思忖的時候──

  「菲布魯克!你也該收斂一點了吧!?

  愛拉同學像是再也忍不住似地大喊。她跨出一步,準備走向菲布魯克,雙手緊緊握拳。

  從這種氣氛看來……她該不會想揍人吧?

  「……!請等一下,愛拉同學。」

  我趕忙抓住愛拉同學的肩膀。她沒有回頭,說道:

  「不要阻止我,黑彥!他剛剛說的那番話,我絕對不──」

  「不是,好像有什麼──」

  下一瞬間,「碰!」的一聲巨響,菲布魯克身後的地板被彈飛了。

  「……咦?」

  不明就裡的菲布魯克轉過頭去。

  

  在他身後的,是一個傾身向前的巨人。

    

(未完待續)


《聖樹之國的禁咒使》第2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