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帽.jpg

本次要介紹的是小編期待已久的《ONE PIECE novel 航海王小說 草帽故事集》

本書是以草帽海賊團9名成員一人一短篇的形式,

從旁人的角度來描述他們的性格或是經歷過的大事件

其中有笑有淚

讓小編在審稿的時候像是精神分裂一樣(喂)

順帶一提,小編在裡面最喜歡喬巴的短篇XDDDDDDDDDDDD

 

喜歡航海王的讀者們請收下試閱內容


 


    馬林福特的「兄弟」
  

  那一天──波特卡斯‧D‧艾斯公開行刑之日。
  我們兄弟倆也在獲令聚集至馬林福特的十萬海軍之中。
  魯夫和艾斯。以及我們兄弟倆。
  那天的馬林福特,兩對兄弟的處境正如天壤之別──
  
           1
  
  在海軍本部前的廣場──
  波特卡斯‧D‧艾斯背對著畫上巨大海鷗與「海軍」兩個大字的城牆,等待著行刑的時刻來臨。
  數萬名海軍精銳將整座港口擠得水洩不通;五十艘軍艦佈滿了海灣內外,正嚴陣以待。
  艾斯跪在行刑臺上,而海軍本部「最高戰力」三上將就坐鎮在行刑臺正下方,面對港口的最前排,則站著王下七武海的五名成員。
  聚集至此的戰力規模,述說著接下來海軍要準備迎戰的「白鬍子海賊團」強大實力。
  我被編入的隊伍正位於擠滿身穿「正義」大衣士兵的廣場上,從海軍本部看過來靠左的位置。
  「別鬆懈下來!不管會發生什麼事,都只剩下3個小時!到時候一切都將結束!」
  巨人族中將──約翰‧捷安特以雷鳴般的嗓音大喊,激勵在場人員,我們海軍也高高舉起手中的劍,高呼回應。
  感受得出士兵們士氣高昂,將領也領導有方。
  ──接下來,只要定下心來,冷靜面對敵人即可……
  我將劍插回腰間,靜靜地深呼吸,努力讓自己的精神專注統一。
  但就在此時,我聽見了從後方傳來我不太想聽到的聲音。
  「管他是懸賞金破億的海賊還是能力者,我都不會退縮的!我一定會把他們打得落花流水!」
  我不用回頭也聽得出那是我弟弟的聲音。
  ──這笨蛋!就不能安靜地等待即將到來的大戰嗎?
  弟弟輕浮的聲音阻礙了我集中精神,我忍不住咂舌。
  幾週前,我和弟弟在原本任職的「西方藍」支部,接獲聚集至馬林福特的召集命令。
  艾斯要接受公開行刑。這麼一來,白鬍子當然會現身來救助艾斯,而我們的任務就是迎戰他們。只有武藝高強的海軍才能勝任這次任務,因此接獲召集可以說是非常榮譽的事情。
  可是,接獲召集後,比起驕傲,我更感到害怕。因為現在端坐世界最強寶座的白鬍子跟海軍最強戰力,雙方都精銳盡出,準備鏖戰一場。所以喪命的機率,應該比過去經歷過的任何一場任務都來得高才對。
  但是,我弟弟卻天真地為接獲召集令感到高興。
  「不是誰都可以接獲召集令的。沒有實際表現和實力,根本不會被叫來這裡。這表示海軍本部認可了我的能力,對吧?老哥!」
  弟弟造訪我在支部的辦公室高談闊論。
  「別叫我老哥。叫我中校,要講幾次你才聽得懂?我跟你是長官和下屬!」
  我從以前就討厭老弟輕浮的舉止。他的確有一定的實力,但是卻老愛虛張聲勢、大肆誇耀。從我這個做哥哥的眼中看來,要背負海軍的正義,他顯得太輕浮了。
  我看你辭退召集令好了?像你這種貨色就算去了,也只會白白送命而已!──我本來很想對他這麼說的。但是,我決定保持沉默。如果他死了,表示他也只有那種程度罷了。
  弟弟跟我並沒有血緣關係,他是父親再婚對象帶來的小孩。我們相差了五歲,雖然我們從小就住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但我一直無法接受他。
  我左右搖頭,將弟弟的存在從我的意識中甩開。
  ──我必須專注在對戰中才行。
  接下來即將開始的戰役,恐怕是前所未有、空前絕後的大戰……
  
           2
  
  正如我的預期,不,應該說是顛覆了我的預期──戰鬥的規模與狀況一發不可收拾。
  白鬍子引起海嘯,而青雉一瞬間凍結了海水;鷹眼的斬擊砍裂結冰大海、長驅直入,而「鑽石」裘斯擋下了他的攻擊。
  天上降下冰錐、發光的石礫、大如小島的冰塊、岩漿。
  那天,在馬林福特發生的事,比起戰鬥,可說是接連不斷的天地異變。
  然後,天上又降下了其他東西。
  草帽小子也從天而降──
  
  「艾~~~斯~~~~~~!……!我終於找到你了!」
  
  打破常規的菜鳥,連出場方式也不同凡響。
  他帶領著推進城的囚犯,和軍艦一同落入戰地的正中央。
  「草帽小子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不是被關進推進城裡了嗎?」
  「喂、喂!你們看跟他一起來的那群人!」
  驚愕在戰地裡蔓延開來。
  我不知道草帽小子是如何突破推進城銅牆鐵壁般的牢籠。但是,我很清楚他來這裡的理由。他是來救他哥哥的!
  海灣內四處都有白鬍子海賊團和海軍短兵相接,早已展開了肉搏戰。而魯夫與推進城囚犯投身其中,讓戰場變得更加混亂。
  「魯夫!別過來!」
  艾斯在行刑臺上大吼。
  「魯夫,快滾!你幹嘛跑來這裡!」
  聽見問題的魯夫如此回答:
  「因為我是你弟弟!」

  
           3
  
  魯夫一心一意只想救出哥哥。
  他一邊抵擋、閃避少將或中將等上級將校的攻擊,一邊衝向行刑臺。雖然遭到七武海月光摩利亞及鷹眼阻撓去路,但是他藉著夥伴的幫助突破阻礙,奔向艾斯所在的地方。
  即使同時面對三上將,魯夫仍意志堅定,不見絲毫退縮。
  「把艾斯還我~~!」
  
  ──為什麼……?
  我在肉搏戰中,揮劍砍倒眼前接連不斷出現的海賊,並在心裡呢喃著。
  他的對手是海軍上將。是七武海。跟這些人對峙,可以說等於是送死。可是他卻沒有落荒而逃,他也沒有放棄搶救艾斯。他根本絲毫就沒想過自己會失敗。
  ──為什麼?
  ──為什麼他可以為了沒有血緣的兄弟,做到這種地步……?
  魯夫的行動,超越了我的理解範圍。對我而言,他的堅持遠比可以如橡膠般伸長的手腳更加奇特。
  
           4
  
  「……老哥!」
  戰場上突然傳來叫喊聲。
  穿越人們怒吼聲與-隆隆炮聲傳進我耳中的,是弟弟的聲音。即使再怎麼討厭他,他畢竟是我的弟弟。
  我將視線轉向聲音的方向,只見飛揚的塵土另一邊,弟弟被幾名海賊團團包圍住了。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擋住對方揮下來的劍,但他身上似乎受了相當嚴重的傷。我想他一定是在劣勢之中,發現了哥哥的身影,才會不假思索發出求救吧?
  「救、救我──!」
  ──這笨蛋!
  我不禁咂舌一聲。我不是早告訴過你了嗎?還不是因為你一點赴死的決心也沒有,就自以為瀟灑地踏上戰場,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啊!
  「老哥──」
  ──叫什麼老哥!不是要你叫我中校嗎!
  我不打算救他。我為了專心於自己的戰鬥,從弟弟身上移開了視線。
  老哥!──結果我又聽見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的聲音。
  ──誰管你。會死的話,就死一死吧!
  我並不疼愛他。我們不是親兄弟。再說,我自己的狀況也很棘手啊!我一個又一個地砍倒了眼前的海賊……
  
  『因為我是你弟弟!』
  『就算會死,我也要救你!』
  
  ──可惡,到底為什麼……!
  不知為何,我耳邊迴盪起草帽小子的聲音,讓我減弱了揮劍的力道。
  「救我,老哥!」
  我又聽見了弟弟的聲音。
  ──吵死了,叫我中校!你去死啦!
  我拚命揮劍,想埋頭專注於對戰之中。
  這麼做是正確的。我沒有錯。我不斷如此說服自己。
  魯夫和艾斯。我們兄弟倆。
  海賊兄弟。海軍兄弟。
  正好完全相反的組合。
  那邊的弟弟拚上小命想救哥哥,而這邊的哥哥卻想對弟弟見死不救。
  那邊的弟弟衝向口中叫喊著「別過來」的哥哥身邊,而這邊的哥哥卻對弟弟求救的聲音置若罔聞。
  我們是相反的兩對兄弟。完完全全相反。但是,這樣正好。我們是海賊和海軍,所以會相反是正確的,我不需要救他。

  「老哥!」
  
  我們是相反的──可是,我高高舉起劍,朝弟弟身邊衝了過去。
  「唔喔喔喔喔喔喔!」
  ──可是,愛是一樣的!
  我衝向了他,腦袋裡想起以前的畫面。
  因為雙方父母再婚之故,開始和沒有血緣的弟弟一起生活。我一直對弟弟感到棘手,但是弟弟卻老是纏著哥哥想要一起玩。
  ──想跟我穿一樣的衣服、想跟我讀一樣的書,最後終於……
  『我要跟老哥一樣,加入海軍!』
  我看見塵土的另一邊,弟弟手中的劍彈了出去。彪形大漢的海賊舉起巨大佩劍,朝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弟弟揮了下去。
  我滑進弟弟面前。左手抵在劍背上,用雙手擋住了佩劍。眼前爆開一道火花,一股沉重的衝擊狠狠壓在我的雙肩上。
  「老哥!」
  已經開始哭泣的弟弟放聲大叫。
  「叫我中校,笨蛋!快點撿起劍,站起來!」
  我朝他吼回去,接著彈開海賊的劍,朝他懷裡砍了一刀。這一擊也讓海賊壯碩的身體應聲倒地。
  「你聽好!像你這種又笨又弱的傢伙,等回去之後,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一頓!所以──不准死!」
  我背對著弟弟,向他怒吼。
  「是!……中校!」
  弟弟以嘶吼聲如此回應我。接著,我們兄弟倆便再度投身於刀光劍影的殺戮之中。
  
           5
  
  之後的戰局一樣猛烈。
  無論是能力者還是沒有能力的人,都死命釋出所有招式和力量。有人掙扎著想搶回行刑臺上的艾斯,有人則是為了阻止他們而奮戰。
  在此之中,不斷向前方奔去,只令人覺得有勇無謀的魯夫,在「夥伴們」的支援下得到了結果。
  遍體鱗傷的弟弟,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抵達行刑臺上的哥哥身邊,成功為他解開了身上的枷鎖。
  然而──
  命運不允許艾斯活著離開馬林福特這塊土地。
  上將赤犬的拳頭,貫穿了艾斯的身體。哥哥用自己的身體當盾牌,擋下了襲擊弟弟的岩漿之拳。
  哥哥──波特卡斯‧D‧艾斯,在弟弟的懷抱中斷氣身亡……
  
  白鬍子失控、海軍本部毀壞、黑鬍子登場、白鬍子死亡,以及紅髮傑克的介入──艾斯殞命後,馬林福特仍舊「事件」頻傳。
  那些「事件」今後將會擁有什麼意義,老實說我並不知道。畢竟那也不是區區一介將校思慮所能及的事情。
  在馬林福特的決戰中,像我這樣的一介小將校,能說的事情也只有一件。
  
  我和弟弟都成功生還了──

  
           6
  
  有人敲響了辦公室的門,我回應後,弟弟畏畏縮縮地探出頭來。
  他向坐在辦公桌後的我敬禮後說:
  「呃,老哥──不對,中校,非常感謝你在那時候救了我……」
  距離決戰之日,已經過了一個月。
  戰鬥結束後,我和弟弟分別被送去不同醫院治療傷勢,因此一直到今天都沒有機會靜下來好好聊聊。
  我對鄭重道謝的弟弟說:
  「不謝。」
  我回應得非常簡短。
  如果我當時沒有回想起拚命想救哥哥的魯夫身影,以及魯夫的聲音,我應該會就那樣對弟弟見死不救。如果我真的無視於他的求救,恐怕會後悔一輩子吧!這麼看來,那個名叫魯夫的男人,也可以說是我們的恩人。
  那名恩人,上週在馬林福特敲響了「16點鐘」,宣告新時代揭開序幕。這也表示,他並未因為哥哥的死而感到挫折,而且他到現在也還沒放棄成為海賊王的目標吧?
  「訓練要開始了。」
  我如此說道。弟弟驚訝地發出「咦」一聲。
  「不用再因為當時的事向我道謝了。比起那個,更重要的是訓練。我們必須變得更強才行!」
  ──為了追趕我們的恩人,也必須如此……
  「遵命!中校!」
  對我敬禮的弟弟,看起來似乎很開心。他的嘴角滲出了笑意。
  ──這蠢蛋……
  我在內心咂舌。就說你太天真了嘛!
  不過,算了。我會狠狠訓練你,讓你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用跑的!」
  我對著弟弟厲聲斥責。

 


 

《ONE PIECE novel 航海王小說 草帽故事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