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利歐  

試閱五連發第四彈~~是大家都喜歡的《精靈幻想記8 追憶的彼方》喔(´ω`*)

小編緊追著日本進度不放,這次也有漂亮的外傳書衣+小冊子,

大家趕快手刀購入吧~這樣小編才能申請更豪華、更豐富的特典喔喔喔ヾ(≧▽≦)ノ

另外!動漫節今天開跑啦!!!!

有沒有人去現場呢?大家有沒有買到想要的東西呢?

如果會場要排隊,就一邊看《精靈幻想記8 追憶的彼方》的試閱,一邊等待隊伍前進吧~!

 


  某天早晨。

  這裡是精靈之民居住的村落,在與萊娣法一起生活的屋簷下,美春獨自在房中就寢。但她似乎做了惡夢,臉色難看。

  過了一會兒──

  「小、小春!?

  美春突然冒失地喊出聲音,揮舞雙手,彷彿想抱住什麼人。但本該抱住的人卻消失無蹤。

  (……我在做什麼?)

  美春回過神,茫然環顧著昏暗的室內,確認身處的地點。這是她熟悉的房間。自從來到村落後,她每天都睡在這裡……

  (我在做夢?)

  是的,那是夢,她做了一場夢。

  一場十分悲哀的夢。可是──

  (……我想不起來。)

  美春焦急地沉下臉。這明明是一個重要、不該忘卻的夢,某人遇到了一件慘痛的事……

  因此,夢中的美春才會拚命想抱住那個人。她認為絕對不能離開對方。一旦鬆開手,那個人似乎就會離她遠去……

  「我必須想起來才行……」

  一股莫名的念頭,促使美春拚命回想剛剛的夢境。若是現在,還有辦法想起一些蛛絲馬跡。現在還能夠……此時──

  「春人、先生?」

  腦中隱約浮現利歐握著劍,背對自己的身影。夢中的利歐凝望著某個事物,一臉嚴肅。他正瞪著某個人,企圖揮下劍……大概是這樣的夢境。

  仔細想想,自己醒來時好像呼喊著另一個人──小時候形影不離的少年小名。所以──

  「小、春?」

  美春喃喃自語。那是她的青梅竹馬,天川春人的小名……

  (這場夢與小春有關嗎?)

  美春感到疑惑,哀傷地沉下臉。她不經意地回想起和春人的過去,緊緊握住睡衣。

  當時,她把春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認為春人一定會陪著她一起長大,兩人相伴的日子會持續下去。七歲那一年,美春才知道這一切並非如此,那已經是九年前的事了。

  然而,美春卻清晰記得兩人共度的時光,彷彿那只是不久之前的事。因為非常喜歡春人,當她知道必須與對方分隔兩地時,她悲傷又難受,不可能忘卻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

  她至今仍記得,春人離別時與自己訂下的約定。那只是小孩子之間不堪一擊的約定,不具任何法律約束力,如今的美春對春人懷抱的情感,或許也並非男女之情,儘管如此,她仍然相當重視且珍惜此約定。

  因此,美春長大後仍不時會想起春人。看到亞紀對他恨之入骨的模樣時,她總會黯然傷神,不過,每當想起他,胸口會湧出一股暖意,彷彿對方正陪伴、支持著她。

  長大後的春人成為什麼樣的人?他也記得那個約定嗎?假如按照約定,長大成人後再次重逢,兩人究竟會有什麼發展呢?

  每當美春想起春人時,總會這麼思索。

  她老是得到一樣的答案。

  美春說不定會再次喜歡上春人。假如這樣的想法能成真,那就太好了。

  不過,最近只要一想起他,就感到胸口一緊,痛苦不堪。她很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

  她開始和春人先生一起在這個世界生活後,才變得如此。

  或許是因為兩人的姓名相同,在生活中的某些瞬間,春人先生會讓美春莫名地產生既視感。她總把兩人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美春本來就不擅長與年紀相仿的異性相處。雅人比她年幼,就像小孩子,所以兩人得以相處自如,但她與亞紀的繼兄貴久相處時,偶爾還是會陷入尷尬,態度拘謹生硬。

  至今為止,唯一能讓美春相處起來毫無障礙的同齡異性,只有一起長大的春人。來到這個世界後,春人先生成了第二個例外……是的,從她第一次遇見對方開始,相處時便莫名地放鬆。所以,他也是美春與之來往時不會特別緊張的稀少人物之一。倘若不把兒時玩伴天川春人算進去,他可說是第一人。

  這是因為她覺得春人先生和小春的氣質很相似。她無法具體說出想法,當她和兩人相處時,能感受到一抹相似的安全感。美春認識春人先生後,總忍不住這麼想。回過神來時,她開始把兩人的身影重疊在一起。

  不過,她認為不該這麼做,倘若把春人先生當作自己的青梅竹馬看待,對他太失禮了。

  因此,她一直把想法藏在心底。直到歐妃雅和愛爾瑪提起利歐首次拜訪村落時的事情……

  根據她們所述──

  「小美。」

  利歐過去在村落的牢裡失去意識時,曾這麼囈語。那是過往春人呼喚美春的暱稱。

  這件事當然可能是個巧合,那說不定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夢話。再說,根據春人先生所述,他在讀大學的時候就過世了。

  但是,美春心中依然浮現一抹小小的疑惑。難道春人先生的前世是天川春人嗎?

  (不可能有這種事。)

  美春這麼告訴自己,但她心中的疑惑仍然沒有消逝。不僅如此,還逐漸膨脹。

  (雖然模糊不清,但我夢中的人影就是春人先生……)

  直覺告訴美春,那場夢與天川春人有關。春人先生就是春人。

  「那麼……」

  美春喃喃自語。

  「春人先生果然、就是小春嗎?」

  她惶惶不安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無聲的房間裡。

 

 

 

 

 

  這裡是阿曼多城牆外圍。直到不久之前,利歐和路西烏斯才待在此處戰鬥。現在,利歐和芙蘿菈近距離面對著面。

  「利、利、利歐大人……」

  芙蘿菈抓著利歐的衣角,喃喃唸著他的名字。

  「是。」

  利歐沒有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一臉狐疑地點頭,心不在焉。過了一會兒,他緩緩仰望天空,幽遠的眼神凝望黎明的太陽,彷彿憧憬著某個遙遠又炫目,絕對無法碰觸到的東西……

  「利歐大人……你是利歐大人吧?」

  芙蘿菈輕輕拉著利歐的衣角,再次詢問。

  「…………」

  利歐被拉回現實,再次俯視芙蘿菈,他沒有開口,思考著要如何應付這個狀況,微微沉下臉。同時──

  (春人,不要緊嗎?)

  艾西雅使用感應術,讓聲音在利歐的腦海中迴盪。

  (……嗯,不要緊。我現在有事要忙,可以等一下再跟妳聯絡嗎?)

  她的聲音讓利歐的心鎮定下來,開口答覆。

  (我知道了。)

  艾西雅立刻回話,不再使用感應術。下一瞬間──

  「……請問您在稱呼誰呢?」

  利歐終於開口。他凝望著芙蘿菈的臉龐,佯裝不知情。

  「利、利歐大人,就是你!剛剛那個男人不是稱呼你為利歐嗎?」

  芙蘿菈面露悲痛欲絕的表情,似乎因為沒有聽到期待的答案而氣憤不已,焦急地控訴。

  「……他確實這麼稱呼我。除了春人之外,我還有利歐這個別名。芙蘿菈大人,為什麼您會用這個名字稱呼我呢?」

  利歐不解詢問,一副相當不可思議的模樣。彷彿在表示芙蘿菈認識的利歐不是自己……

  「唔……」

  芙蘿菈感覺自己像被利歐大力甩開,泫然欲泣,表情扭曲。

  「我現在對外是以春人的身分過活。很抱歉,我希望您可以忘記剛剛聽見的話……」

  利歐沒有多做說明,開門見山地提出要求。

  「我、我不要!」

  芙蘿菈緊抓住利歐的胸口,宛如一個迷路的孩童。

  「……為什麼呢?」

  利歐微微瞪大眼睛,冷靜地詢問。

  「因為、因為……」

  芙蘿菈從咫尺之遙仰望著利歐,聲音微微顫抖。

  (看來她絕對記得我。怎麼辦?)

  利歐俯視芙蘿菈,冷靜地思考處理方式。他並不後悔讓芙蘿菈聽見和路西烏斯的對話。他認為戰鬥前的那場對話是一個必要的儀式。

  然而,利歐沒想到芙蘿菈對自己的印象會如此鮮明。他意外地發現,她似乎對自己懷抱著某種強烈的感情。

  利歐當然不知道芙蘿菈心中的想法。他們在學院就讀時毫無交集,身分差距也使利歐刻意與其保持距離。儘管如此──

  (對方一直死命逼問,我也不能徹底否認身分。)

  直覺這麼告訴利歐。如此一來,處理這件事的方法將受到限制。他只能選擇老實地全盤托出,承認身分;或適當地給出暗示,並刻意說大話矇騙對方;或請對方體諒他的處境……

  不論如何,最大的障礙在於利歐並不信賴芙蘿菈。他知道芙蘿菈個性善良,然而若輕易承認身分,導致對方做出輕率多餘的舉動,也會為自己招來困擾。因此,他想盡可能含糊帶過。

  這麼一來,最保險的選擇是……利歐思考後──

  「我一直想向你道歉!一直想跟你道謝!」

  芙蘿菈拚命傾訴。就讀王立學院時,她曾看到利歐受到差別待遇,卻無能為力,她對自己犯下的錯誤後悔至今……

  因此,她發誓這輩子絕不能忘記利歐這位恩人。這場突然的相遇讓她腦袋一片空白,不管這是偶然還是必然,既然眼前的人有可能是利歐,她自然不能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為什麼要道歉?」

  利歐露出困擾的表情,企圖岔開話題。然後,不知道芙蘿菈是否察覺到利歐的心境。

  「我要為了以前在學院發生的事情道歉!」

  芙蘿菈直搗核心。然而──

  「…………芙蘿菈大人,我想不出任何您需要向我道謝或道歉的理由。您是為了這次的事情而這麼做嗎?您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只是我碰巧與這個男人有淵源罷了。」

  利歐躊躇許久後給出答覆。芙蘿菈似乎終於察覺利歐的意思,身體一震,開口詢問:

  「……我造成了你的困擾嗎?」

  「怎麼會呢?不過,我現在是以春人的身分生活。假如您真的想為這件事向我道謝或道歉,就請您忘了利歐這個名字吧。這樣就足夠了。」

  利歐抓住芙蘿菈緊貼著自己的肩膀,拉開兩人的距離後,深深一鞠躬。

  「啊……」

  芙蘿菈似乎受到莫大打擊,瞬間面無表情。儘管她試著想要說些什麼,卻沒有張開口。

  眼前人應該就是利歐。利歐所說的「這樣就足夠了」迴盪在她腦中。儘管腦袋瞬間冷卻下來,心中卻湧出一抹無以名狀的激情。

  這說不定是老天爺給愚蠢自己的懲罰。他們當初讓利歐吃了許多苦頭,老天爺若還賜予她道歉的機會,未免對她太好、太便宜她了……

  想到這裡,芙蘿菈感到相當難為情。

  (我、果然很愚蠢……)

  芙蘿菈後悔莫及。她歉疚又焦急,拚命思考能為利歐做些什麼。

  她馬上就得到答案。她只能為對方做一件事。

  「我知道了。對、對不起。是我誤會了,問了你這些奇怪的問題……很、很抱歉。」

  芙蘿菈淚如雨下,嗓音劇烈顫抖,低頭道歉。

  「不,您不需要哭著跟我道歉……」

  利歐莫名地感到愁悶。不過,這樣就夠了。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他告訴自己。

  「對、對不起。」

  芙蘿菈依舊低著頭,不斷道歉。她揉著眼睛,拚命按捺住淚水,緊咬嘴唇,壓抑情緒。

  過了一會兒,芙蘿菈緩緩抬起頭。她已經不再哭泣,但表情很狼狽,看得出哭過一場。

  「我送您回都市。」

  利歐尷尬地移開視線後,催促芙蘿菈返回都市區域。

  「……好的。拜託你了。」

  芙蘿菈虛弱地點了點頭。

 

 

 

 

 

  另一方面,稍微回溯時間。

  當東方天空迎接黎明,開始照耀西方天空和地面時──

  「唔……!」

  待在莉賽蘿黛宅邸庭院的人們,茫然凝望西方天空。前幾天,莉賽蘿黛等人曾目擊過,宛如黑色亞龍的生物正在空中翱翔,牠張開大口,朝阿曼多西北方城牆附近射出漆黑龍息。

  龍息沒有直擊地面,與從地面高飛直上的一條光擊互相衝撞後,在空中劇烈角力。下一瞬間,漆黑龍息被推了回去──

  炫目閃光貫穿西方天空。

  (好漂亮……)

  莉賽蘿黛目睹這樣的光景後,茫然地感到美麗。那道光擊的破壞力大概不輸最高級魔法,美到讓人看呆了。

  瑟莉亞站在莉賽蘿黛身旁,她也恍神仰望著天空。然後──

  「……逐漸被推回去了。」

  她冷不防地喃喃自語。

  貌似黑色亞龍的生物輕巧閃過推回空中的龍息,就這麼轉換飛行方向,翱翔而去。

  站在宅邸庭院的人們呆滯望著這樣的光景。過了一會兒,艾西雅悠然走向瑟莉亞身旁。

  「我們這裡也處理好了。可以解除魔法了。」

  艾西雅一派輕鬆地宣告,彷彿只是外出散個步。如同她所述,剛剛還在蹂躪宅邸庭院的亡靈全軍覆沒,消失無蹤。艾西雅消耗的體力可能真的就跟散一場步沒有兩樣。

  「這、這樣啊,辛苦了。」

  瑟莉亞取消發動至今的魔力屏障魔法後,欲言又止地望向艾西雅。

  「春人不要緊。」

  艾西雅似乎察覺到她的心境,簡潔地宣告。接著,瑟莉亞的表情多了幾分柔和。聽到艾西雅親口告知利歐平安無事後,她大概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由於莉賽蘿黛待在身旁,她無法詢問詳情,但她現在決定先相信艾西雅說的話。

  「好、好的。」

  瑟莉亞點了點頭,開朗地回答後──

  「……真的非常感謝兩位幫忙。多虧妳們,才讓宅邸受害的程度降到最低。我由衷致上謝意。」

  莉賽蘿黛算準時機,朝艾西雅和瑟莉亞低頭道謝。

  「不、不客氣。我沒有幫上什麼忙,多虧了艾西雅。」

  瑟莉亞慌忙搖頭,望向艾西雅。

  「我只是為了春人挺身而戰罷了。這件事仍未落幕。我們最好先思考未來的動向。」

  艾西雅拋下這句話後,環顧宅邸。由於艾西雅加入戰鬥,再加上亡靈們只是將士兵們玩弄在股掌間,沒有大開殺戒,死傷並不慘重。儘管如此,仍有士兵負傷。有些人還失去意識,不可太過樂觀。

  再說,除了這座宅邸外,說不定仍有其他地方尚在戰鬥。

  「……是。」

  莉賽蘿黛打起精神,嚴肅地點了點頭。

  「莉賽蘿黛大人,不用管我們,請回去指導全員作戰吧。我能夠使用治癒魔法,假如需要這方面的人手,我可以幫忙。」

  瑟莉亞催促莉賽蘿黛展開行動。

  「很抱歉。那麼,兩位可以與我同行嗎?我必須盡速前往某個地方確認狀況。」

  莉賽蘿黛低頭請求。能夠使用治癒魔法的人相當稀少。雖然使用者的能力將會影響治癒效果,但觀察瑟莉亞剛才在戰鬥中使用魔法的模樣,她的能力絕對很高,相當值得期待。

  「是。」

  瑟莉亞馬上點頭答應。儘管宅邸中很可能有她認識的人,再加上她現在必須隱姓埋名,但事關人命,她無法坐視不管。

  「那麼,這邊請。」

  於是,瑟莉亞和艾西雅與莉賽蘿黛一起展開行動。

  

   ◇ ◇ ◇

  

  另一方面。蘿艾娜待在宅邸的起居室,使用治癒魔法治療攸格諾公爵。轉化為亡靈完全體的亞爾馮士,毆打了攸格諾公爵的腹部。

  「唔……外面狀況如何?」

  攸格諾公爵的內臟似乎受到損害,痛苦不堪地皺著臉,企圖確認外面的狀況。他的嘴邊沾染著口中溢出的鮮血。

  「請別說話。光是治療體內的傷勢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蘿艾娜一臉嚴肅地叮嚀躺著的攸格諾公爵。史提亞德蹲在一旁,滿臉焦躁地望著對方進行治療。

  「蘿艾娜小姐,家父、家父沒事吧!?

  史提亞德手足無措地詢問。

  「請冷靜。雖然治療需要花上一段時間,但他沒有生命危險。」

  蘿艾娜毅然說道。

  「…………是。」

  史提亞德焦慮地揮舞四肢,點了點頭。

  (我不知道弘明大人為什麼會昏倒,但他目前平安無事。往屋外避難的芙蘿菈大人是否平安呢……)

  當蘿艾娜一心一意地治療攸格諾公爵時,仍在擔心下落不明的芙蘿菈。那個時候,讓她繼續留在房裡太過危險,但蘿艾娜也清楚亡靈們當時正從宅邸外直逼而來,這使她現在心中忐忑不安。

  「出去通報消息的騎士還沒有回來嗎?」

  蘿艾娜望向門外,焦急地詢問。

  「他現在伴隨莉賽蘿黛大人一起回來了!」

  在外面守門的騎士回答。過了一會兒,莉賽蘿黛和騎士同時現身,兩位侍女、瑟莉亞和艾西雅也陪在身邊。

  「……」

  莉賽蘿黛環顧宅邸的慘狀,一臉沉痛。走廊的牆面破了一個大洞,戰鬥也讓室內物品四散一地。本來站在門外守衛的兩位騎士壯烈犧牲後,屍體被運到房間角落,橫躺在地。

  瑟莉亞也一臉哀痛,然而,當她發現攸格諾公爵,和以前的學生蘿艾娜與史提亞德待在房裡後,若無其事地深深拉起兜帽。

  「……妳們去治療負傷的騎士們。」

  莉賽蘿黛命令兩位同行侍女先治療傷勢不重的騎士們。

  「是!」

  兩位侍女答應後,俐落地展開行動。

  「可以把這裡發生的狀況告訴我嗎?」

  莉賽蘿黛走向因負傷而躺在地上的攸格諾公爵後,望向手邊沒有工作的人們,詢問狀況。

  「有、有魔物闖進來!是個人形怪物!這座宅邸的警備也太鬆散了吧!?家父受傷了喔!?

  史提亞德激動地責備莉賽蘿黛。

  「很抱歉,我們太晚察覺魔物襲擊……」

  莉賽蘿黛內疚地道歉。

  「史、史提亞德,別說了……蘿艾娜,妳幫我解釋狀況吧。」

  攸格諾公爵皺著臉,責備史提亞德後,催促蘿艾娜進行報告。史提亞德一臉苦澀。

  「那麼,換我進行治療吧。」

  瑟莉亞迅速走向蘿艾娜,提議由自己接手。

  「妳是……?」

  蘿艾娜望著用兜帽遮掩臉龐的瑟莉亞,疑惑地歪著頭。

  「我是來幫忙的人。請您先把狀況跟莉賽蘿黛大人報告吧。」

  瑟莉亞拋下這句話,將手覆蓋攸格諾公爵的患部,詠唱「《治癒魔法》」和治癒的咒文。當她接手後──

  「一群人形魔物闖進房裡。弘明大人大展身手,設法擊退了魔物。但攸格諾公爵仍受了重傷……」

  蘿艾娜輕輕做了一個深呼吸,報告狀況。

  「……勇者大人平安無事嗎?」

  莉賽蘿黛望向弘明,小心翼翼地詢問。失去意識的弘明被搬到房裡,躺在房間地板上。

  「是的,他在驅趕魔物時突然失去意識,沒有生命危險。話說回來,芙蘿菈大人在哪裡?我設法讓她逃出屋外了……」

  蘿艾娜回答後,一臉焦急地確認芙蘿菈的去向。

  「我希望妳能冷靜地聽我說……」

  莉賽蘿黛拋出這個開場白,望向蘿艾娜等人。

  「……請快點告訴我。」

  蘿艾娜心中浮現一抹不好的預感,馬上催促莉賽蘿黛繼續說下去。

  莉賽蘿黛微微咬緊牙根,坦誠以告。

  「有人綁架了芙蘿菈大人。」

  「妳、妳說什麼!?為什麼?是誰做出這種事!?

  蘿艾娜聽了果然驚慌失措。

  「詳細狀況仍不明確。當來路不明的魔物湧入庭院時,一位謎樣男子帶著芙蘿菈大人離開宅邸,趁亂逃了出去。」

  「怎、怎麼會這樣……」

  蘿艾娜露出宛如世界末日的表情,虛弱癱軟在地。

  「……春人大人獨自出發去追蹤那名男子。我們當然也沒有袖手旁觀。男子的同夥還可能待在附近,妳可以把芙蘿菈大人前往室外避難時的狀況告訴我嗎?」

  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線索──莉賽蘿黛補充說明。但蘿艾娜似乎受到嚴重打擊,面色鐵青。

  「人形魔物不斷從房門湧入室內。一片混亂時,我聽到那個男人的聲音,所、所以我把芙蘿菈大人推出房外,沒想到那個男人……我、我、究、究竟做了什麼……」

  蘿艾娜渾身顫抖,開口解釋。她認為那個男人十之八九就是擄走芙蘿菈的人。當初是她將芙蘿菈託付給對方,所以大概認為必須為此事負責。

  「……蘿艾娜,事情已經發生,再怎麼討論也無濟於事。我們現在只能相信春人了。在那樣的狀況下,妳已經做出最完善的判斷。莉賽蘿黛,妳也別管這裡了,快去指揮大家吧。」

  面色土黃的攸格諾公爵開口說道。

  「攸、攸格諾公爵,您沒事嗎?請別太過逞強……」

  莉賽蘿黛慌張地擔憂著攸格諾公爵的身體。

  「我能感受到疼痛逐漸緩和。妳的技術真好。」

  攸格諾公爵點了點頭,仰望著為自己使用治癒魔法的瑟莉亞。

  「……不,剛剛那位小姐已經進行了初步治療,我只是接手處理。接下來只剩最後一道工程。」

  瑟莉亞透過兜帽望著蘿艾娜,謙虛地說道。儘管她擔心開口後,會讓過去的學生蘿艾娜和史提亞德起疑,但兩人現在似乎沒有餘力注意這種事情。

  「父、父親大人!你慢慢康復了吧!」

  看到攸格諾公爵的臉色好轉,史提亞德倏地揚起開朗的笑容。

  「…………」

  攸格諾公爵有些尷尬地將視線從史提亞德身上移開。從他們一來一往的溫度差,可以看出兩人的親子關係有多扭曲。

  「那麼,我先告辭了。春人大人說不定回來了,瑟希莉婭大人、艾西雅大人,我們一起離開吧。葛蕾絲,由妳接手治療公爵的工作。你們則留在這裡幫忙大家。」

  莉賽蘿黛催促瑟莉亞和艾西雅離去,由於其中一位侍女剛為騎士完成治療,手邊沒有工作,莉賽蘿黛指示侍女代為治療攸格諾公爵。

  「我知道了。瑟希莉婭大人,交給我處理吧。」

  葛蕾絲恭敬地點了點頭,走向正在治療攸格諾公爵的瑟莉亞。

  「請多多指教。」

  瑟莉亞將手離開患部後,由葛蕾絲繼續展開治療。

  

   ◇ ◇ ◇

  

  另一方面,利歐抱著芙蘿菈經過座落在都市西北部的貴族街,奔跑在一座座房屋的屋頂上,兩人的目的地當然是莉賽蘿黛的宅邸。

  「…………」

  芙蘿菈從咫尺之遙仰望利歐,緊盯著他的臉龐。儘管察覺到芙蘿菈的視線,利歐仍不發一語。

  (春人大人……)

  兩人的距離似近似遠,讓芙蘿菈悲傷不已,緊緊抓住利歐的衣服。接著,利歐降落在包圍著都市內部貴族街的城牆上,暫時停下腳步。

  「看得到宅邸了。」

  「是。」

  芙蘿菈聲如蚊鳴。

  「…………我沒有拿捏好速度嗎?我已經盡量放慢腳步,但是飛躍的時候多少會上下搖晃。假如您有些頭暈,可以在這裡休息一下。」

  雖然利歐察覺到芙蘿菈消沉的理由,他仍然從別的角度表示貼心。

  「不、不用了,我沒事。」

  芙蘿菈搖了搖頭。她並不是因為頭暈而悶悶不樂。利歐會錯意了,不對,他是故意會錯意吧。芙蘿菈這麼推測,更加心煩意亂。

  「那麼,我們趕快離開吧。宅邸的人們一定很擔心您。」

  利歐若無其事地開口,再次縱身一躍。接著,他的腳上彷彿生出翅膀,身體飄浮在空中,降落在附近建築物的屋頂上。

  芙蘿菈宛如遊蕩在空中的花瓣,感受到一股飄浮感。她的身體輕盈,心卻沉重不已,像要被地面吞沒一般。

  兩人再次陷入像是永恆的短暫沉默。一分鐘後便抵達宅邸。

 


《精靈幻想記8 追憶的彼方》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