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試閱  

慧輝同學,你掉的是我左手邊的這封情書,還是我右手的內褲呢──?

等等等等,單身年=出生年的小編好像有點無法承受這麼直接的直球啊啊啊──

只好先來看個《重生勇者》壓壓驚……

不不,身為身經百戰的編輯,這點挑戰不算什麼,還是讓我們拉回來吧!!

今天奉上的新書試閱《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1》

主角桐生慧輝是一個可恨的現充普通人,

但這一天他將不再平凡,因為書法社社辦太髒亂,慧輝與其他社員被強制打掃社辦,

打掃結束後,竟然有一個人在慧輝桌上放了情書(與內褲)!?

嫌疑犯分別是波霸美女學姊、小狗般乖巧的學妹、走得很近的同班同學與仰慕哥哥的妹妹……

到底誰才是掉了內褲的灰姑娘呢?慧輝可以全身而退嗎?(咦

欲知詳情,千萬不能錯過下週發售的新書喔~*

 


 

序章

  「欸,慧輝同學?」
  「什麼事,學姊?」
  「我們現在這平凡的高中生活,可是人生僅有一次的金色年華,下課後更是學生歌頌青春的寶貴時光。」
  「是啊。」
  「但這麼寶貴的時光,為什麼我們現在卻把它浪費在打掃社辦上呢?」
  「不都是因為學姊妳把社辦弄得一團亂嗎。」
  聽到這樣的據實回答,被稱作學姊的女學生不太服氣地撇過頭。
  擁有一頭令人印象深刻的黑色長髮女學生,名叫朱鷺原紗雪,是慧輝同學──桐生慧輝參加的書法社的社長,今年高三。
  她不只髮絲飄逸動人,身材也一樣傲人,發育良好到簡直不像女高中生的兩顆果實,硬是把制服的胸襟用力撐起。
  這樣的黑髮波霸美少女,如今拿著傳統拖把。
  原本俗氣的拖把一到美女手上,竟也神奇地變得像是時尚精品。
  「打掃這樣的文明真該從世上消滅。」
  「我只確定社辦已經屬於無政府狀態。」
  慧輝停下擦桌子的手,環視他所謂無政府狀態的社辦一圈。
  目前,書法社的社辦可說是一片狼藉。
  這樣的亂象,來自淹沒房間的成堆(寫過的)宣紙。
  書法社的社辦除了一般地板,還有間鋪了榻榻米的房間,但現在地板也好,榻榻米也罷,都被宣紙掩埋到幾乎看不見。
  牆壁、窗戶及天花板上甚至看得到飛濺的墨汁,景況可說是慘不忍睹。
  「這副慘狀被老師看見,也難怪她會想抓人去訓話……」
  事情發生在今天午休。
  書法社的指導老師發現了這個由宣紙與墨漬建構而成的異次元,沒多久就把紗雪叫到教職員室訓了一頓,最後判她打掃社辦之刑。
  而被紗雪一通電話找來的慧輝,說起來等於是無端受累。
  「好了啦,學姊。要是今天之內不打掃完,到時老師又要開罵了。」
  「真不曉得慧輝同學為什麼有辦法這麼積極認真。」
  「是學姊太消極了吧?這不是我們的社辦嗎?」
  「──就是說啊,朱鷺原學姊,一起認真打掃吧?」
  替慧輝幫腔的聲音聽來精神飽滿,源自於一名比紗雪還要嬌小的女學生。
  她的身材纖細,一頭長度及肩的髮絲,呈現透亮的金黃色。
  擁有一對如寶石般藍色瞳仁的少女,是一年級的古賀唯花。
  明明外表是純粹的異國風,名字倒是不折不扣的和風。聽說她的外婆是英國人。
  而現在,她手裡正拿著剛拾起的整疊宣紙。
  「抱歉啊,小唯,害妳也一起過來幫忙。」
  「沒關係,反正今天圖書委員那邊也沒事。」
  唯花負責打掃榻榻米區。
  榻榻米上似乎留有寫書法時透過宣紙沾染而出的墨漬,清潔起來一樣相當累人。
  「小唯肯來幫忙真是謝天謝地……關於一年級學妹比學姊還要勤勞的事情,想請教一下紗雪學姊有什麼看法嗎?」
  「幹嘛說得這麼酸嘛……好啦,我認真打掃就是了。」
  紗雪雖然噘起嘴,倒也表明要繼續努力。
  但是隨後,黑髮學姊滿懷敵意的目光筆直對準了金髮學妹。
  「可是,古賀學妹其實不必特別來幫忙吧?這是我們書法社的事,是我跟慧輝同學的問題,跟妳這個局外人又沒關係。」
  「喂,紗雪學姊!?」
  紗雪脫口而出直截了當的敵對聲明。
  但學妹這頭看來也不甘示弱,她從容一笑後立刻予以反擊。
  「慧輝學長同時也是圖書委員。我身為學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學長被壞巫婆的暴政欺壓呢?」
  「小唯!?」
  女生對女生的兩人戰爭突然引爆。
  為什麼這兩人每次一碰頭,總像這樣瀰漫煙硝味?
  她們不知該說是格格不入還是水火不容,總之各方面都「不對盤」。 
  「……怎麼樣都無所謂,我們能不能早點打掃完早點回家?」
  打斷無謂之爭的,是宛如冰塊般清冷的聲音。
  紅褐色頭髮紮成側馬尾的女學生,名叫南条真緒。
  打扮有點時髦的她,是慧輝的同班同學,他們兩人時常膩在一塊。
  她原本默默擦著牆上的墨漬,但最後還是被這群拋下工作、只顧著吵鬧的成員弄得忍無可忍。
  「……也對,現在可不是起爭執的時候。」
  「對耶。對不起,真緒學姊。」
  由於第三者的插手,紗雪跟唯花的火氣似乎降了溫,立刻收兵回歸各自的崗位。
  於是,真緒拿起抹布重新面向牆壁,擦拭牆上被墨汁濺到的部位。
  「真是麻煩死了。為什麼我得幫忙做這種事……」
  「南条,妳今天心情好像挺差的?」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明明不是社員,卻得幫忙打掃書法社的社辦,這樣誰心情好得起來啊。」
  「妳只要陪我這一次就能一筆勾消了,這樣不是很划算嗎?」
  「……是啦,桐生你的確代替我打掃過好幾次……」
  慧輝雖然不曉得她下課後都在忙什麼,但以前就幫她代班過好幾次掃除值日生。
  而今天他開出條件,只要真緒肯來幫忙,這些舊帳便能一筆勾消。
  「……好吧,那麼之前欠你的,我會用這次的工作奉還。」
  「嗯,麻煩妳了。」
  把牆壁清潔交給真緒後,慧輝回到自己負責的區域,只見紗雪邊挪開無數宣紙,拖著地嘆了口氣說:
  「倒是啊……這場大掃除真不曉得哪時才會結束。」
  「別擔心,其實我還另外找了個生力軍。」
  「生力軍?」
  紗雪剛擺出好奇的模樣,社辦的門幾乎同時響起拘謹的敲門聲。
  「喔,還真是說人人到──請進!」
  「打擾了……呃,哇──……真是髒得超乎想像耶。」
  對方一進房間後目睹慘狀,馬上直言不諱地道出感想。
  這位女孩微捲的獨特髮絲在肩上搖曳。她名叫桐生瑞葉,是慧輝的妹妹。
  「慧輝同學說的生力軍,原來是指妹妹嗎?」
  「妳好。哥哥說社辦一團亂,所以我就來幫忙了。」
  「她不像紗雪學姊,掃除功力可是一流的,一定能成為我們的好幫手。」
  「真是不好意思,我這人就是沒有掃除功力。」
  紗雪狠狠瞪了過來,慧輝當然是視若無睹。
  結果,剛加入慘烈戰場的新兵目光閃爍,揪著哥哥的制服袖子說:
  「哥哥、哥哥,我已經等不及了,想早點把這裡弄乾淨。」
  「很好很好,妳愛乾淨的個性開始發作了對吧。」
  對擁有潔癖的瑞葉來說,這房間無疑是核心戰場。
  只見瑞葉立刻拿起掃把,彷彿只要是不乾淨的東西,皆不分敵我一律掃蕩。
  看著妹妹躍躍欲試的神情,慧輝滿意地點點頭。
  「那麼,既然全員到齊,我們就趕緊搞定它吧!」
  於是,大陣仗的五人大掃除正式開始。
  掃除內容則忽略不談,總之前後共奮戰了一個小時。
  「總算搞定了……」
  「真是太辛苦了。」
  「搞亂社辦的罪魁禍首請不要說得一副事不關己好嗎?」
  收拾起堆積如山的滿地宣紙,擦掉濺上牆壁與天花板的墨漬,順便把公物全部保養了一遍後,他們終於得到值回票價的乾淨社辦。
  「哥哥辛苦囉。」
  「瑞葉也是,謝謝妳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
  「啊……嗯,不客氣。」
  慧輝摸了摸瑞葉的頭,讓她有些難為情地雙頰泛紅,眼睛像貓咪般瞇了起來。
  兄妹兩人的模樣,全被一旁的真緒看在眼裡。
  「……其實我從以前就覺得,桐生的戀妹情結也算是挺重的吧。」
  「有什麼關係嘛,哥哥就是要疼妹妹才對呀。」
  「好吧,兄妹感情好的確是件好事……倒是,我想早點回去洗澡了。」
  「嗯,唯花也是。」
  真緒一說完,金髮學妹也同聲附和。
  打掃完這間沾滿墨漬的房間,讓大家一身墨漬。
  看著大家的模樣,慧輝忍不住笑出聲,但他並不是被大家髒兮兮的樣子逗笑。
  「慧輝同學,你怎麼了?」
  「沒事,只是覺得這樣挺有意思的。大家聚在一起,打掃得一身髒兮兮的,不覺得很有青春的感覺嗎?」
  慧輝的話,讓四名女孩面面相覷。
  接著,她們紛紛露出帶有各自魅力的笑容。
  「好。那妳們先回去吧,剩下的這個交給我收拾就好。」
  慧輝手裡提著藍色水桶,裡頭裝滿漆墨的汙水與抹布。
  「這點小事交給我來就行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自於弄亂社辦帶來的罪惡感,紗雪毛遂自薦,打算負責善後事宜。
  「呃,這交給我就好了,紗雪學姊也趕緊回家吧。學姊不是忙參展作品忙到昨晚嗎?以學姊的個性,一定又通宵趕工了對吧?連眼睛都冒出黑眼圈了。」
  「我哪有。」
  「真的有啦。為什麼要撒這種一秒就會被戳破的謊啊。」
  雖然看起來並不明顯,但紗雪的眼睛下方的確帶著睡眠不足的痕跡。
  「……沒辦法啊,因為怎麼寫都不滿意嘛。」
  這陣子,紗雪一直忙著寫參展用的作品。
  她一旦投身創作,就會喪失打掃的概念,才會導致今天這場大掃除。
  紗雪生性努力,這點慧輝也清楚得很。
  這次她努力到沒空打掃社辦,甚至連睡眠時間都犧牲了。
  所以,慧輝希望有些時候,能讓身為學弟的他分擔一點。
  「請妳今天早點回去休息吧,門窗一樣交給我鎖就好。」
  「睡眠不足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不行。今天請學姊乖乖聽話。」
  「…………好啦。」
  慧輝以稍微強硬的口氣說完,學姊這才老實地點頭答應。
  「哥哥,我要不要留下來等你呀?」
  「不了,不必等我。瑞葉不是也想早點回去洗澡嗎?」
  「嗯……是想洗澡沒錯。」
  瑞葉低頭看著自己,身子不自在地扭了起來。
  對她這樣愛乾淨的人來說,一身墨汁想必難以忍受吧。
  而且不只是她,真緒她們肯定也恨不得早點回家洗澡。
  「那麼,紗雪學姊,最後請妳以社長的身分為大家說句話吧。」
  「今天真的非常感謝大家。要是社辦哪天又被弄得一團亂,到時還請大家再來幫忙。」
  「呃,關於這點,拜託不要再有下次了好嗎……」
  時間已過下午五點,大掃除也進入尾聲,紗雪宣佈散會。
  女生們開始收拾,準備回家。慧輝留下她們,一個人提起水桶離開社辦。
  他和水桶前往的目的地,是與社辦同處於二樓的男生廁所。
  一來到掃除用的大水槽前,慧輝以外頭傳來的運動社團吆喝聲作為配樂,默默地洗起抹布。
  作業雖然單調,但沒有花費他太多時間。被墨汁染黑的抹布,很快就重回當初的潔淨。
  「……嗯?」
  不知從哪裡傳來的交談聲,讓他抬起頭。
  在窗戶外頭,放學後親暱地手勾手的一對男女學生隨之映入眼簾。
  「該死的現充……全都給我爆炸啦。」
  為幸福洋溢的情侶獻上祝福後,慧輝接著埋怨起自己的孤獨。
  「……啊──真希望我也有個女朋友……」
  但說真的,女朋友要是能這麼好交到就好了。
  他打從出娘胎到現在不曾收過一封情書,也不覺得自己今後會收到。至於情人節的巧克力,也沒有妹妹以外的異性送給他過。
  就算對戀愛心懷嚮往,沒對象就什麼都不用談了。
  反芻著這令人落魄的現實,並將掃除用具物歸原處後,慧輝這才結束工作,返回社辦。
  
  
  灑著夕陽的社辦,裡頭早已空無一人。
  鋼管椅上只剩一個書包。
  窗戶依舊敞開,吹來的五月微風輕輕搖晃窗簾。
  「……嗯?」
  前往關窗的慧輝才剛走了幾步,隨即發現了那樣東西。
  桌上擺了一只淡粉色的信封。
  信封的一角還蓋了條像是拿來鎮紙、折得整整齊齊的白手帕。
  慧輝本來還以為是誰的信掉在這,但隨即發現並非如此。
  因為跟著手帕被一同拾起的信封,上頭寫著『桐生慧輝先生收』。
  「給我的信?」
  該不會是誰的留言吧。
  但如果要留言,用這信封也太奇怪了。
  他翻過信封一瞧,背面也只有一枚封緘用的四葉草貼紙,看不出其他訊息。
  慧輝雖然覺得事有蹊蹺,但還是打開信封,抽出裡頭的信紙。
  信紙幾乎一片空白,只有正中央寫了行字。
  乍看應該屬於女生的工整字跡,寫了一句:『我喜歡你。』
  「這、這難不成是…………情書嗎!?」
  由字面來看應該錯不了。
  一驚覺自己手裡拿著的是情書,慧輝的雙頰突然燒燙了起來。
  欣喜與害羞交織成某種對他而言十分陌生的感覺。
  頭一次收到愛的表白,讓無從壓抑的興奮感湧現而出。
  「真的假的!?我人生的春天終於來了嗎!?單身資歷=實際年齡的悲慘歷史終於要刷新了嗎!?太好────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自靈魂的咆哮聲撼動社辦。
  那,是第一次收到情書的男生的狂喜歡呼。
  「……咦?啊,糟糕。」
  由於大喜過望,跟信一同拾起的手帕不小心被他弄掉。
  他再次彎身撿起悄然落地的手帕,不小心讓原本折疊整齊的手帕攤了開來。
  「…………咦?」
  在那當下,慧輝還沒搞清楚自己看到了什麼。
  為了找出答案,他以雙手攤開那個並仔細端詳。
  以手帕來說,這觸感似乎太過柔了。
  而且並非本該屬於的四方形,而是類似三角形的撩人形狀。
  慧輝原先以為是手帕的東西,原來不是手帕,而是一條女用內褲。
  一條款式非常可愛的小褲褲。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慧輝好歹是個青春期的男生。
  要說他從沒夢想過情書與隨之而來的愛情故事,肯定是騙人的。
  但他如今碰到的,卻跟心中的理想相去甚遠。
  甚至是世間罕有的狀況。
  畢竟不說別的,情書配上一條女生的小褲褲,光是這樣就已經夠不可思議。
  而最奇怪的事在於,這封情書不管翻遍前後左右,就是找不到署名。


第一章 灰姑娘掉了小褲褲

  「……所以慧輝你一回去,就在桌上找到了情書,是嗎?」
  聽慧輝說完來龍去脈,身穿運動服的美形男學生,用跟帥臉相得益彰的美聲答腔。
  他叫秋山翔馬,跟慧輝同樣是二年B班的學生,也是網球社的王牌選手,他表面上溫文儒雅,實際上卻是個對小女生情有獨鍾的蘿莉控。
  這樣的缺陷型帥哥,說起來可是慧輝的好哥們。
  兩人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離校舍有段距離的男子網球社社辦。
  他們隔著會議桌面對面而坐。
  「還想說你怎麼會突然在晨練時找上門,結果竟然是來炫耀。」
  「抱歉,我也知道打擾到你的練習。」
  「沒事的。朋友肯找我傾吐心事,也是一種榮幸啊。」
  翔馬說完,露出爽朗的燦笑。
  相對的,慧輝卻面容憔悴。原來他昨天因為滿腦子想著那封情書,以致整晚都沒睡好。
  「話說回來,慧輝你收到的那封情書還真是別具風格啊。你剛剛說信的旁邊還留下一條小褲褲?」
  「是啊,信封的一角就擺了一條這玩意兒。」
  慧輝一打開書包拿出雪白的小褲褲,翔馬不禁目瞪口呆。
  「慧輝……你還真敢把這東西帶來學校啊。」
  「要是可以的話我也不想帶來好嗎……」
  但這條小褲褲也是找出寄件人的線索。
  「我先確認一下……那條小褲褲是穿過的嗎?」
  「不是,我想應該是全新的,因為沒有洗衣精之類的味道。」
  「……你聞過了?」
  「是啊,本來我想說如果真的是穿過的,就拿去洗乾淨再說。」
  這只是基於衛生考量的事前確認──慧輝強調自己並沒有任何邪念。
  「我說,翔馬,你覺得這條小褲褲的用意是什麼?」
  「可能是留情書的人一時手忙腳亂,不小心搞丟的吧?」
  「是怎樣的手忙腳亂會讓人不小心留下內褲啦……」
  這雖然難以理解,但人類一旦緊張慌亂,有時也會犯下令人匪夷所思的失誤。
  因此,情書之所以會搭配一條小褲褲,搞不好背後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原因。
  「……可是啊,真不曉得為什麼這封情書沒有任何署名。」
  是的,這才是最讓慧輝頭疼的部分。
  這封情書雖然從頭到尾都不對勁,但最令他費解的地方在於,上面竟然連寄件人的署名都沒有。
  「這的確挺奇怪的。看起來也不像是單純忘了寫名字……」
  「還是說,會不會這封情書根本只是誰在惡作劇?」
  「這也不至於吧。我不覺得升上高中的人還會開這種幼稚的玩笑。」
  「嗯,也是啦……」
  到頭來,兩人還是討論不出個所以然,畢竟光是留條小褲褲就夠讓人一頭霧水,要是連寄件人都不明,當然只有舉手投降的份。
  「總之,連名字都不曉得的話實在不太方便……我看我們先把留情書的寄件人叫『灰姑娘』好了。」
  「為什麼要叫灰姑娘啊?」
  「因為她就像灰姑娘一樣,只不過留的不是玻璃舞鞋,而是小褲褲。」
  「這取名由來也太令人討厭了!」
  不過,目前的情況的確可以想像成王子在尋找玻璃舞鞋的主人。
  童話裡的王子不曉得灰姑娘的真面目,而目前的情況就跟那一模一樣。
  「反正小褲褲也好,沒留名的事也罷,我們只要先過濾出那個灰姑娘,再當面跟她確認就行了。」
  「是這樣沒錯啦……只是,這不就意味著……」
  發現情書後,慧輝一直在思考此事。
  若考慮到情書的放置地點以及慧輝離開房間不到十分鐘,可能的寄件人其實非常有限。
  「沒錯,應該就跟慧輝你想的一樣。」
  翔馬似乎也所見略同,點頭贊成慧輝的看法。
  「雖然對方也有可能是社外的人,不過為了送情書特地冒著風險跑來書法社實在意義不大,還不如直接擺在鞋櫃或是教室抽屜裡。一般來說,灰姑娘應該就是參加大掃除的那些女生其中之一。」
  話說到這兒暫停,確認慧輝沒有異議後,翔馬才接著說:
  「所以慧輝,你說當時幫忙打掃社辦的有誰?」
  「有──」
  參加社辦大掃除的女生共有四人。
  
  波霸美女學姊朱鷺原紗雪。
  純真可愛的學妹古賀唯花。
  交情不錯的同班同學南条真緒。
  生性貼心的妹妹桐生瑞葉。
  
  「瑞葉是你妹妹,所以先排除在外。也就是說,剩下三人的其中之一,就是寫情書給你的人。」
  「果、果然是這樣嗎?」
  「慧輝,你的臉也太紅了。」
  「因、因為人家實在是……(扭動)」
  「拜託,一個大男生不要紅著臉忸忸怩怩的好嗎?想嚇死誰啊。」
  「這、這不能怪我吧!你要知道我可是頭一次收到女生的情書啊……」
  「慧輝,我還想說你連女生的褲褲都敢聞,但想不到這方面居然這麼青澀。」
  「要你管。」
  對於單身資歷=實際年齡的慧輝而言,情書的突襲猶如晴天霹靂。
  倒是,那封信的寄件人看來就是他三名朋友的其中之一。
  她們每個都是魅力十足的女生。
  一想到她們當中有誰喜歡上自己,就讓他臉頰不自覺地熱了起來。
  「所以,換句話說,那條小褲褲是三人當中某一個人的。」
  「這麼赤裸裸的事拜託私下再聊好嗎?」
  原本醉人的氛圍這下全被搞砸。
  「……不過,也對啦。我接下來等於得尋找這條小褲褲的主人。」
  「王子尋找遺失小褲褲的灰姑娘嗎?這難度似乎比玻璃鞋還要高啊。」
  「你這局外人還真是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啊……」
  「還是說,你不打算找灰姑娘了?真的不想找的話,就這麼放牛吃草也不是不行啦。」
  「……不,我會找的,會把她找出來給你看!」
  「喔,想不到你還挺積極的嘛。是什麼讓你改變心意了?」
  「哼哼,這還用問嗎?」
  兩手往桌面一拍並順勢起身,慧輝一臉視死如歸地高聲宣佈:
  
  「當然是因為,我也想要有個可愛的女朋友啊!」
  
  這聲咆哮,同時代表了世上所有男生的殷切期盼。
  想跟可愛的女生打情罵俏。
  這正是男生最原始的慾望。
  情書的寄件人雖然不明,但顯然對慧輝抱持好感。
  也就是說,只要能夠順利找出對方,就能得到自己追尋已久的女朋友。
  像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豈有放棄的道理?
  儘管動機完全源自於慾望,但這理由要讓男生賣力也已經綽綽有餘。
  情書的寄件人,是個掉了小褲褲的灰姑娘。
  不起眼的王子尋找白色小褲褲的主人。世上最奇妙的灰姑娘劇場就此揭開序幕。
  
  
  跟翔馬聊完回教室的途中,慧輝在走廊迎頭遇上了朱鷺原紗雪。
  「咦?早安啊,慧輝同學。你的名字聽起來還是一樣香甜可口。」
  「早安,紗雪學姊,只是我的名字發音是Keiki而不是Cake啊。」
  「反正唸的時候發音不都相同嗎?男生要是太計較芝麻小事,可是會被嫌棄的喔。」
  「為什麼一大早就在檢討我啊?」
  「比方說你看,生日時不是會有還沒被切開的蛋糕嗎?要是切開蛋糕後,發現自己被分到的那塊比其他人小,豈不是很令人失望嗎?」
  「我才對學姊妳的話感到失望好嗎?」
  「慧輝同學,這句話吐嘈得真好。」
  黑髮學姊說完,露出快活的微笑,同時拿出一支不知哪來的小毛筆,在學弟的臉頰上題字。
  「請不要在別人臉上題字好嗎?……妳寫了什麼?」
  「『警察先生,是我幹的』。」
  「我闖了什麼禍嗎!?」
  慧輝拿起紗雪給的隨身鏡一照,臉頰上如今的確寫著『警察先生,是我幹的』幾個字,字跡漂亮到連外行人都能一眼看出其與眾不同。
  這樣的惡作劇雖然無聊,但一看到她那開心的笑容,就讓人不禁覺得「真是沒辦法啊」,原諒了她。
  這人雖然有些摸不透,但慧輝並不討厭她這樣整人。
  他甚至曉得自己其實樂在其中。
  美女學姊肯賞臉陪伴,對男生而言當然穩賺不賠。
  「話說,昨天大掃除還真是辛苦啊。」
  「會這麼辛苦都是因為學姊的關係。」
  「我已經在反省了,雖然一點都不後悔就是了。」
  「學姊,其實妳一點都沒有學乖對吧?」
  「不過啊,社辦的治安會走樣,慧輝同學你也有責任。」
  「什麼?為什麼?」
  「因為就是慧輝同學你這清潔工一整個星期沒來社辦,才會導致這樣的慘狀。」
  「等等,我哪時變成清潔工了?雖然社辦平常的確都是我在打掃沒錯啦……」
  其實,桐生慧輝並不算是真正的書法社社員。
  他雖然掛名書法社,但在書法方面是個不折不扣的外行人。儘管平常會進出社辦,卻不曾拿起毛筆寫書法。
  這樣的他即使還不到幽靈社員的地步,但也很難稱得上是正規社員,定位可說是不上不下。
  至於為何慧輝會參加書法社呢?原來是因為他迷上了紗雪。
  那與其說是對異性的好感,不如說更接近景仰。
  她執筆寫書法的模樣是那麼地英姿颯爽,足以抵消平常那些無傷大雅的缺陷。
  當然除了這些,她也是個相處起來相當有趣的人。
  像慧輝這種平常對異性毫無免疫力的人來說,現在能不緊張,全都是因為她的個性不同於外表,不但孩子氣且平易近人。
  「……而且啊,當初不是學姊自己說『為了集中精神,這陣子讓我一個人待在社辦』的嗎?」
  「咦?我說過那種話?」
  「有啊,當然說過。妳不記得了嗎?」
  「我只記得當時被工作進度追著跑,整個人心煩意亂。」
  「那就算了吧……喔,對了,社辦鑰匙。」
  他把昨天放學後紗雪交給他的鑰匙物歸原主。
  紗雪接下鑰匙時,態度就跟平常沒兩樣,即使給鑰匙的瞬間手碰到手,也沒有任何異常反應。
  紗雪一如既往,看不出跟昨天之前的她有哪裡不同。
  如果紗雪是灰姑娘,給完情書的隔天,有可能這樣落落大方地跟慧輝接觸嗎?
  「……咦?」
  接下鑰匙的紗雪不知發現了什麼,眼珠向上瞧著學弟。
  「怎、怎麼了……?」
  「慧輝同學,你怎麼冒出黑眼圈了呢?」
  「我沒有黑眼圈啊?」
  「明明就有。為什麼要撒這種一秒就被戳破的謊呢……你該不會是睡眠不足吧?」
  「只是,呃……昨晚沒睡好而已。」
  為了那封情書,慧輝輾轉反側了一整晚,怎麼也睡不好覺。
  人生的頭一封情書,讓他可說是憂喜參半。
  「不然,你要不要去社辦小睡一下?」
  「這建議很吸引人,但我總不能蹺課,還是算了吧。」
  「真可惜,本來還想說要不要陪你一起睡呢。」
  紗雪說完,露出淘氣的輕笑。
  比自己大一歲的學姊,露出可愛得近乎犯規的笑臉,讓慧輝一時看得出神。
  「嗯?怎麼啦?」
  「沒、沒事,沒什麼……那我先走一步了。」
  「啊,慧輝同學,你先等等。」
  「還有事嗎?」
  「你最好把臉上的塗鴉擦掉,否則看起來還挺蠢的喔?」
  「這不是學姊妳寫的嗎!」
  慧輝完全忘了臉上的題字,舉起袖子打算擦掉,紗雪倒是先掏出自己的手帕幫他擦。
  「待著,不要亂動。」
  「……是。」
  隔著手帕傳來的體溫,讓慧輝覺得自己的臉也跟著熱了起來。
  「嗯,這樣差不多了。」
  「謝、謝謝妳,學姊……」
  朱鷺原紗雪是不是灰姑娘,目前還不清楚。
  但一想到留情書的人有可能就是她,就讓慧輝自然而然地心跳加速。
  
  
  午休時間。慧輝用過午餐後,來到校內圖書室裡,坐鎮在擺了辦公用電腦與好幾本書的櫃檯內。
  他今天輪值圖書委員,身旁有一名金髮女學生陪伴他。
  「小唯,謝謝妳昨天來幫我們打掃。」
  「哪裡,我也很高興能幫上學長的忙。」
  昨天放學後,慧輝被紗雪一通電話叫去,途中碰巧遇見唯花並提及此事,唯花於是自告奮勇地前去幫忙。
  兩人為了委員會的工作經常共處,唯花因此和慧輝非常親近。
  表裡如一的可愛學妹──古賀唯花就是這樣的女孩。
  「喔,有客人上門了。」
  「啊,讓唯花來吧。」
  見到帶書前來的女學生,唯花上前應對。
  她的小手操作著滑鼠,刷了封底的條碼,完成出借手續,隨後將書本交還給對方。
  「來,給妳。請在兩週內歸還。」
  其應對不只彬彬有禮,全程也沒忘了保持笑容。
  她加入圖書委員才過了約一個月,各種工作卻已駕輕就熟。
  「小唯,妳看起來還真是樂在其中啊。」
  「因為唯花平常就很喜歡看書。別看唯花這樣,其實是個書蟲。」
  「書蟲嗎?那妳看得懂那些英文原文書嗎?」
  「原、原文書沒辦法啦。別看唯花這樣,其實對英文很沒轍的。」
  所以只有翻譯過的才看得懂──說完,唯花笑了幾聲。
  她的外表充滿異國風情,名字跟內在卻是不折不扣的日本人。看起來像個小公主,卻意想不到的平易近人。
  「我記得小唯的外婆是英國人是嗎?」
  「是的。唯花的媽媽是外婆的女兒,爸爸則是日本人。所以唯花等於有四分之一混血。」
  每當兩人輪班,總是像這樣聊些無關緊要的事。
  這裡畢竟是圖書室,兩人當然也沒忘了壓低音量。
  「慧輝學長,您跟妹妹兩人同住是嗎?」
  「是啊。應該說我家是雙薪家庭,父母幾乎不怎麼回家。」
  「唯花的爸媽平常都忙到好晚才回家。小時候──外婆還沒去世的時候,唯花總是被送到外婆家,那個家裡有好多好多書,外婆總是唸那些給唯花聽──」
  唯花邊說邊輕撫櫃檯書本的封面。
  「唯花的夢想是,將來能當個繪本作家。」
  「喔喔,聽起來很不錯啊。」
  一想像未來唯花畫插畫的模樣,就讓人覺得那夢想的確跟她相得益彰。
  「話說慧輝學長。」
  「什麼事?」
  「學長喜歡波霸嗎?」
  「噗!?這……什麼啊啊啊啊啊!?」
  「學長!您太大聲了!」
  「對、對不起……不對啊,這都是因為小唯妳問那奇怪的問題。」
  慧輝以低音量抗議。圖書室內必須保持安靜。
  「所以,慧輝學長喜歡波霸嗎?」
  「咦,這話題還沒結束嗎?」
  「唯花希望能拿來當參考。」
  「這到底是能當什麼參考……」
  「所以,到底是還是不是呢?」
  「…………無可奉告。」
  「這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不然我到底該怎麼回答啊!?」
  這是個據實以答或不予回答都會被判為有罪的陷阱題,各種退路全都被封死了。
  「為什麼男生就是喜歡大胸部呢,真是奇怪──」
  唯花半瞇著眼,瞪著眼前的波霸愛好男子。
  面對學妹突如其來的叛逆態度,一道冷汗自慧輝臉頰流過。
  「看來慧輝學長果然受不了朱鷺原學姊胸部的誘惑……真是太下流了。」
  「這誤會大了吧!?」
  「誰曉得呢。學長只是接了一通電話就乖乖地去打掃社辦,對朱鷺原學姊又這麼言聽計從,搞不好當初也是為了胸部才加入書法社的吧?」
  「不不不,這點我可以保證絕無此事。」
  慧輝不得不替自己辯護。他再怎麼樣也不會為了這麼齷齪的動機加入書法社。
  「而且我說,小唯為什麼跟紗雪學姊這麼不對盤啊?」
  「因為所有波霸都是洗衣板的敵人。」
  「這強而有力的說服力究竟是……」
  「朱鷺原學姊既是美女,又有那麼大的胸部,唯花覺得這實在太犯規了。」
  「這點我倒是完全贊同。」
  點頭稱是的慧輝,隨後被冰冷的視線盯上。
  「……所以學長果然覺得波霸更好是嗎?」
  「啊……」
  糟糕,被套話了──他摀起嘴,但為時已晚。
  所謂的覆水難收,就是指人類至今尚未找到能把搞砸的時刻倒轉回去的方法。
  因此,兩人的對談愈是持續,可愛學妹的眼色也益趨冰冷。
  「糟糕,再這樣下去,我身為學長的面子就要沒了……」
  「那種東西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吧。」
  「真的假的!?」
  「誰叫學長平常喜歡比較女生的胸部。」
  「…………」
  他可不記得自己品頭論足過女生胸部,不過喜歡大胸部也是事實,他依然無可反駁。
  唯花悻然撇過頭,害他心頭湧起一股罪惡感。
  他整個人就像挨了罵的小狗似地垂頭瑟縮,這反應害唯花又連忙開口:
  「學、學長,不要這樣垂頭喪氣的嘛,唯花只是開個玩笑罷了。」
  「咦?玩笑?」
  「嗯,只是一點小惡作劇,請學長不必擔心。」
  「呼…………真、真的是把我給嚇死了。」
  「對不起。可是慧輝學長垂頭喪氣的模樣,就像小孩子一樣可愛呢。」
  「……妳就饒了我吧。」
  見到慧輝的反應,學妹輕聲竊笑。
  她一笑起來就是如此難以置信地可愛,身形又嬌小得像是小動物,讓人有種想要抱緊她的衝動。
  這樣的學妹,隨後卻撒嬌似地依偎而來。
  「……欸,學長,您知道嗎?」
  嬌滴滴的雙唇,流瀉出糖霜般的細語。
  「女生除非有興趣,否則根本不會想要逗男生喔。」
  試探的眼色,以及聽似帶有好感的台詞,在在打進慧輝心坎裡。
  「……這、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嘻嘻……我也不曉得,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
  那句話究竟有幾分玩笑幾分認真?
  金髮少女美妙的笑臉,讓一切都變得曖昧朦朧。
  「那麼,午休也快結束了,我們準備閉館吧。」
  「喔、喔喔……也對。」
  慧輝邊回答邊猜想,莫非唯花就是灰姑娘。
  和日本人大相逕庭的可人長相,配上純真又可愛的個性。
  這樣的女孩子如果是自己的女朋友,肯定是無上的幸福。
  天使般的她也許喜歡自己──
  一想到這點,慧輝的心臟又像面對紗雪那時般,怦然悸動了起來。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