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試閱  

又到了星期五的新書試閱時間!!

今天的作品是鎌池和馬老師的異世界新作。

因此,小編也特別企劃了超級豪華試閱慶典

從今天開始,將會連續三天在部落格放上《等級封頂的最強劍聖女碧翠斯也有弱點──其名為「噗噗」1》的試閱文。

連續三天喔!!!!!!(´⊙ω⊙`)(´⊙ω⊙`)(´⊙ω⊙`)(´⊙ω⊙`)(´⊙ω⊙`)

為了獲取人類世界沒有的【經驗值】,人們開發以類遊戲模式將人送入異世界‧的技術。

這群人當中,有個等級封頂、所有數值皆為最高值的【劍聖女】──碧翠斯。

為了【經驗值】而不斷挑戰迷宮的枯燥生活裡,有個能撫慰碧翠斯心靈的小小朋友,【半獸人】噗噗。

然而,兩人的相處在某天畫下休止符。離別前,兩人訂下約定,再於葛蘭茲尼爾見面時,都要成為不讓對方失望的人。

當他們再次相遇時,噗噗果然遵守了約定,成為高四公尺的最強【半獸人】。


 

 

    Introduction Making

  
  一頭黑色長髮綁成了雙馬尾,但用的不是髮夾,而是寬鬆地綁成兩個拳頭大小的丸子。藍白色光圈宛如波紋,以少女的立足點為中心往外延伸。在發現空間極度寬敞的同時,天空也傳來機械式的柔順聲音。
  『附加初期補正。請參考數值變化,依序選擇裝備。此外,注意裝備的穿戴無法超越容許量。請參考【精神力】消費量。』
  聽見這道似乎是女性的聲音,肌膚感覺有些寒冷後,黑髮少女才終於明確地理解自己的身體。
  她看著雙手,一○根手指握緊又鬆開……
  「為什麼每次來這裡,都要從挑選內衣開始呢?」
  『每種裝備都是【百分比】系【魔法】。雖然體感是穿戴於身上,實際上卻是以意志力實體化,這一點請您瞭解。』
  雙馬尾少女呼出嬌豔的氣息。
  打了一下響指,巨大光圈便圍住少女。無數邊長五○公分的正方形格子繞了少女一圈。每個格子裡都裝了女性內衣樣品的光景,看起來十分詭異。
  HP、STR、INT、VIT、MIN、AGI、LUK……每當少女的指尖轉動樣品環,選單上洋洋灑灑、將近一○○○種代表這些能力值的數字,就不停產生細微變動。
  少女在正面設置一個較大的框架代替鏡子,照出纖細的身軀。
  雖然有點老王賣瓜,但自己的身材確實不錯。
  胸部也大於平均值。大於平均值!雖然周圍的人說分辨不出差異,還只稱讚自己腰部的曲線,不過確實比平均值多了幾公釐(強調)!!
  (偏重能力來選擇的話,會變成完全不搭調的打扮吧……)
  「可是呢……」
  『問題內容過於曖昧。』
  「……話說回來,我能選擇的衣服每一件都很暴露,真的很令人困擾。」
  『衣服是有該種外形的【魔法】,全是您習得的內容。』
  「所以我才說習得魔法的範圍太過偏頗啦!?」
  『可選擇範圍將因【職業】有所不同。以【劍聖女】來說,主要是對所有能力賦予高度數值補正……』
  「知道了,是我太笨才會向妳提問。」
  從內衣到不讓鎧甲關節夾住皮膚的緩衝布、靴子、手甲、各種裝甲、護胸以及裙子等,少女覺得這也不適合那也不滿意,花了很長的時間頻繁更動服裝,選出適合自己且兼具實用性的打扮。
  結果,少女選擇西洋鎧甲加上迷你裙的組合。雖然肩膀與背部有大片裸露,卻還是有【魔法】保護,並不算是弱點。
  『器材選擇結束,開始塗裝補正。儘管【數值】不會因選擇的色彩有所變化,但請留意也有可能因為選擇的顏色,出現迷彩等視覺效果。另外,理論上可選擇的顏色有三十二萬……』
  「夠了、夠了!不用排列出來!!再來我自己選就可以了!!」
  看見「噗噗哇!!」一聲後,放眼所及的空間又要被正方形框架塞滿,銀髮少女忍不住大叫阻止對方。
  同時她發現到一件事。
  「嗯嗯?連說話的語氣也產生變化了嗎?」
  「隨著裝備的決定,輸出至外界的言行出現變化並不罕見。比如說,如果直接讓使用者的腦部處理輔助瞄準目標的【自動瞄準】,就有思考資源被奪走,對人格造成不良影響的可能性,所以需要適當的精神重組。」
  再次看向代替鏡子的框架,少女本身的容貌也產生了變化。除了直接反彈光線、看起來不像東方人的雪白肌膚,還有以銀色為基礎、尾端變成紅色的長髮。至於髮型則是從雙馬尾變成長直髮。
  這並非形成另一個新的肉體。
  肉體依然只有一個。這利用了裝備補正,讓唯一的身體產生變質。
  「真是的,為什麼決定服裝後容貌就會改變。我是依照改變前的容貌選服裝的啊。」
  『這是為了減少補正機能與肉體產生齟齬的措施。比如說,若把增加三○○%的STR完全交給本人的肌力去處理,將會引發肌肉斷裂等現象。為了能妥當地發揮效果,必須以裝備品為基準,再次調整使用者肉體各部位的尺寸與平衡,這種現象並非故障。』
  (……反正胸部也變大了點,就算了吧。雖然本來、本來!!就已經超過平均值!!)
  『不將要求轉化為言語的話,將無法產生對應。』
  「不用窺探我的心聲!!」
  是說,要是選擇其他裝備,應該又會變成其他容貌,所以選擇適合這銀髮碧眼長相的服裝,只會重蹈上述的覆轍。
  『銀紅髮少女』放棄掙扎,直接進行顏色塗裝。
  如果精挑細選顏色來塗裝,光這個程序可能就得花上十天半個月。
  「就從色票裡選吧。主色用紅色,副色1是白色,副色2是金色。再用巧克力色加深印象……」
  『紅色用255,000,000,白色用255,255,255可以嗎?』
  「妳機靈一點好嗎?不是可以加點藍色與綠色來變成紅酒那樣的紅色嗎?」
  『金色的指定太過曖昧。要參考說明書嗎?』
  「把土黃色弄亮之後再設定鏡面與反射光!搞什麼,妳怎麼跟老舊電腦的沒用搜尋精靈一樣!?」
  即使沒有說話對象,銀髮少女還是一邊大聲叫喚,一邊完成必須項目的選擇。
  結束一連串的作業後,她這次真的像感到疲憊般嘆了口氣。
  『所有準備工作至此全部結束。碧翠斯大人,歡迎來到【迷宮】以及依附於它的大地葛蘭茲尼爾。』
  「……老實說,每次光要完成這個程序就很累人。都沒心情繼續了……」
  『需要參考說明書嗎?』
  「?」
  『您能夠保存決定過一次的項目,下次再叫出預先的設置縮短作業時間。需要參考說明書嗎?』
  「兩年前就應該問了吧!!這個只會回答問題的狗屁精靈!!」
  
  所有的框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光。
  就像氣球開了個口,銀髮少女‧碧翠斯的意識與存在被極速吸了出去。
  
  
    序 章
  
  
  拜託妳,不要什麼事情都自己一個人完成好嗎?這樣根本無法培養後進。在他們能夠獨當一面之前,希望妳可以乖乖地暫時引退。
  
  ……在經過這樣的對話後,就與對方吵起架,然後發展成無法控制的全力互毆。最後甚至變成盡情使用【魔法】的互相殘殺,結果,我今天也單獨獲得了絕非出於本意的勝利。
  我這麼強也不能怪我啊。
  我如此活躍,也不能把責任都推到我頭上吧。
  我離開磚頭製的屋舍走在石板路上,內心受到無法消解的鬱悶煎熬。
  那是因為我的【職業】有點特殊。【劍聖女】原本就相當罕見。本來【魔法】是由【劍士】、【魔法使】、【魔法劍士】等職業習得,總之就是各有能夠使用的魔法,但【劍聖女】是唯一能習得所有【魔法】的職業,跟其他人比起來是方便了一點點啦。
  然而,【職業】不是依照個人的裁量來決定。
  而是直接適用、自動選擇與生俱來的特性,所以怪我也很困擾啊。感覺就像「都怪妳視力這麼好,害我們沒有近視也得戴眼鏡」。說起來我根本被罵得莫名其妙。
  還有,【劍聖女】能夠【裝備】的物品都很暴露。
  就像現在身上穿的,也和中世紀西洋那種全身硬邦邦的甲冑相差甚遠。以防禦率和覆蓋率來說,大概包住全身的四分之一……不對,說不定不到五分之一……只有胸口的裝甲比較像樣,背部整個敞開,手甲也像是長手套,足甲則是類似膝上襪,下半身還是迷你裙。整體來看,很適合「鋼鐵啦啦隊少女」這種廣告詞。
  【銀長髮公主】、【紅之騎士】、【殺手舞孃】、【深受兵輝喜愛的少女】、【透視內心的蒼藍之眼】、【矮小劍聖】……嗯,不知道該說是稱號還是通稱,總之就是出現一大堆類似的名稱。但出現這麼多種稱呼,反而會覺得眾人嘴裡所說的碧翠斯,只不過是存在於擅自創造的傳聞中,幾乎沒有人真正觀察過我並說出真實情況嘛。
  嗯嗯。
  不妙,心情似乎變糟了。
  這種時候還是放棄【任務】,大膽地切換成轉換心情模式比較好吧。因為成為力量的【魔法】直接連結【精神力】,所以不能夠看輕身體狀況與心情動力這些看不見的【數值】。
  ……嗯,老實說,這也不是什麼需要轉換心情的衝突……
  我離開鋪滿石頭地板的街道,往綠意盎然的山丘前進。
  「噗噗。」
  我又來到這個熟悉的地點。這時剛好看到認識的臉龐因腳被大樹樹根絆倒,可愛地跌倒。
  發出「噗嘰」這種可愛叫聲的生物,雖然用雙腳行走,但嬌小的身軀最多只有五○到六○公分。臉龐與人類有很大的差異,硬要用人類的常識來看的話,大概就像長了小尖牙的豬寶寶。
  儘管沒有跟單手拿著圖鑑的學者一起調查過,不過我覺得噗噗一定屬於【迷你半獸人】這個種族。和倉鼠一樣,這種尺寸已經是大人。
  「噗噗,不能哭喔。男孩子不可以隨便掉眼淚。」
  「可是噗噗的膝蓋痛痛……」
  「不要緊,我幫你看一下。」
  噗噗輕輕坐下後,我幫他看了一下膝蓋,結果不要說擦傷,連瘀青都沒有。似乎不需動用【回復魔法】。怎麼說也是【半獸人】一族,他灰色的身體似乎相當強壯。
  結果只能幫他摸一摸,噗噗像是覺得很癢般不停扭動身體。
  嗯,噗噗果然很棒。
  ……雖然只是大致上,不過不論是小狗小貓還是小雞,只要不是太超乎常軌,小動物通常都很可愛,但是牠們沒辦法滿足我。怎麼說呢……總覺得小貓圓滾滾的眼睛裡充滿宛如確信犯的光芒。「看,很可愛吧?被這種無辜眼神看就會很想保護我吧?來,快把牛奶拿出來,來吧。」──這種露骨的訴求總是讓我在內心對牠扣分。
  【迷你半獸人】就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他明明這麼可愛,卻完全不引以為傲,這樣的態度讓人很想保護他。應該說,這是因為他明明長得像布偶,卻真心認為自己長得很醜的緣故,才會這麼純真又謙虛,總是保持天真無邪的可愛模樣。
  「碧翠斯今天來做什麼?今天要和噗噗玩什麼遊戲?」
  「關於這件事……」
  我稍微瞇起眼睛。
  「……老實說,我必須暫時離開這個地方。今天是來跟你打聲招呼。」
  「為什麼!?妳討厭噗噗了嗎!?」
  「不是這樣。好啦好啦,別哭了噗噗,你是男孩子吧。」
  我溫柔地抱住不論怎麼安慰都不停哭泣的噗噗,稍微猶豫了一下是否要透露自己的私事。
  因為自己實在太強,對【任務】的平衡造成障礙。
  人際關係也因此出現超過容許範圍的惡化,使得招募【小隊】變得困難。
  自己的探索範圍已經超越【獨行】的活動範圍界限。
  也就是說,我沒有理由再留在葛蘭茲尼爾……所謂的『這一邊』。
  「噗噗,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結果我還是選擇隱瞞。
  只對這名小小朋友說出結論。
  「因為時間會解決所有問題。只要兩、三年吧。總之,等到那群【最高階級】改朝換代,受到【任務】挑戰者的人際關係所限制的他們,能成長到獨當一面時,門檻自然就會消失了吧。到時候,我就能再次在這一邊……葛蘭茲尼爾冒險。所以,在那之前你要忍耐。懂了嗎?噗噗?」
  「嗯。」
  噗噗在被我抱著的情況下,從我懷裡抬起頭看著我的臉。
  「雖然完全搞不懂,但噗噗決定不給妳添麻煩。」
  「這真是最棒的回答了,噗噗。我們結婚吧。」
  聽起來像玩笑話,不過實際上沒什麼好笑的。
  比如說,如果製造出能讓小貓或兔子說人話的項圈,應該就會出現想和寵物交往的人類。或者該說,目前就已經有想和貓或狗結婚而提出申請,讓公所公務員感到困擾的愛狗、愛貓人士;也曾聽過富豪整理好資料,準備讓壽命比人類還長的烏龜繼承遺產等。或許會覺得……能夠說人話的動物只是在做夢,但這在葛蘭茲尼爾裡是相當普遍的情形。
  如果這麼不相信人類,乾脆和【亞人】共結連理也很正常吧?我非常認真地考慮起這件事。世上也有不少人想和【人魚】、【精靈】之類的種族結合,所以就算想和【迷你半獸人】共度一生,應該也無所謂吧。
  「聽好囉,噗噗。」
  我以雙手溫柔地從左右兩邊夾住噗噗小小的臉龐說:
  「我要暫時離開這裡。可是,我總有一天會回來,噗噗。所以當我們再次見面時,希望你能成為不讓我失望的最佳噗噗。你能答應我嗎?」
  「嗯!我知道了。噗噗會成為最強的【半獸人】。所以妳等著吧,碧翠斯。噗噗一定會讓妳嚇一跳。」
  「這樣啊,那來打勾勾。」
  「妳為什麼伸出小指?」
  「我們人類就是這樣訂下約定唷,噗噗。」
  
  
  小指勾小指,我們訂下約定。
  再次於葛蘭茲尼爾相遇時,都要成為不讓對方失望的人。
  
  
  「……」
  訂下約定的兩年後──
  我的耳朵聽見「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啪嘰──!! !! !!」這種森林樹木被粗暴掃倒的巨大聲響。棲息在高處的野鳥被奪走安息之地,爭先恐後地逃向藍天。
  簡直宛如恐龍或怪物的進軍。
  但實際上並非如此。
  強行劈開森林緩緩從街道露出臉的,是高三公尺,不,說不定有四公尺的巨大身軀。身材圓滾滾,鋼鐵般的肌肉儲備了大量脂肪。手上的【兵輝】與其說像劍,倒不如說是在側面挖了個溝的鋼筋或圓木。從外觀來看,似乎絲毫沒有使用【魔法】的意思,完全是物理打擊專用之物。再加上像蒸汽火車頭般發出「咻咻」呼吸聲的臉龐,上面有著極顯眼的尖牙與無比凶惡的豬鼻。
  簡單地說……
  「怎麼了?噗噗臉上沾到什麼嗎?」
  「啊、啊啊,嗯。分開的這段期間,你長這麼大啦。」
  
  噗噗真的變成最強了。
  他履行了約定,所以沒辦法罵他。
  應該說,他不是【迷你半獸人】,而是真正的【半獸人】嗎────!!

  
    第一章 妖精之紅與驚爆點

  
      1
  
  這是夏天的某一日發生的事情。
  「咚、咚」的太鼓聲持續從山腳的旅館街傳出。
  稍遠處較高一些的山丘上,依然年幼的噗噗正看著祭典舉行的模樣。
  從這裡看不見人們的臉龐。但火把與攤販發出的團團亮光看起來就像寶石箱,光這樣就能充分瞭解眾人打從心底享受著祭典。
  碧翠斯詢問癱坐在大樹旁、露出布偶般圓滾滾背部的灰色噗噗:
  『噗噗不去嗎?我剛從【迷宮】回來,不清楚是什麼祭典,不過我可以帶你到旅館街去唷。』
  噗噗保持背對少女的姿勢搖了搖頭。
  然後開口說:
  『噗噗一個人就可以了。』
  『?』
  『大家都怕噗噗。要是去參加祭典,一定會破壞大家歡樂的氣氛。所以噗噗自己一個人就可以了。』
  圓滾滾的背部看起來這麼小,絕對不只是噗噗身軀的緣故吧。
  碧翠斯輕嘆了一口氣,坐到噗噗身邊。
  『沒這回事。』
  她笑著這麼說。
  碧翠斯以戴著手甲的手掌撫摸噗噗小小的頭。
  『只要慢慢解開誤會,讓大家知道噗噗是怎麼樣的人,就不用有這種悲觀的想法了吧。』
  『碧翠斯為什麼知道這種事?』
  『因為至少這裡就有一個認同噗噗的人類啊。』
  祭典的咚咚聲依然持續響起。
  噗噗保持沉默好一陣子。
  眺望遠方閃爍亮光的噗噗,最後像這樣呢喃:
  『噗噗想要朋友。』
  『嗯。』
  『噗噗將來也想參加祭典。』
  『那有什麼問題。你願意的話現在就能參加。』
  但噗噗果然還是搖了搖頭。
  『噗噗很害怕。』
  『害怕人類嗎?』
  『害怕大家對噗噗感到恐懼。』
  這不是哪個人出來說句話就能解決。結果,這個心結還是要靠噗噗自己克服,才能夠繼續往前進。在尚未做出覺悟與決心之前,硬要多管閒事把他拖到眾人面前,在背後推他一把,根本沒有意義。
  所以碧翠斯如此回應:
  『那就從我們兩個人開始拓展交友圈吧。因為我們是朋友啊。』
  
      2
  
  陰暗的森林中──
  往來於葛蘭茲尼爾的【行商人】與【搬運工】,經常揶揄【岩山大王熊】是情緒陰晴不定的怪物。噗噗近似鋼筋的【兵輝】給了牠一記攻擊。由四匹馬拉的馬車即使在跑動中,被大王熊巨大身軀從旁襲擊還是會被掃倒,噗噗卻從牠背部將其巨大的身軀擊打到岩石上,在牠還來不及呻吟時就跳了起來,趁勢以膝蓋撞上這隻怪物熊的鼻梁,絲毫不給牠抵抗的機會,奪走其性命。
  三公尺……不對,巨大的身軀已將近四公尺。
  人身豬臉的噗噗,強韌至極的肌肉上纏繞滿滿脂肪,可以說全身都是凶器。
  噗噗半裸,穿著一條褲子,不對,那或許比較像是內褲。他把類似鋼筋或圓木的巨大金屬塊【兵輝】掛在腰間簡陋皮帶上,邊擦拭汗水邊說:
  「幹得好,這下噗噗就可以吃三天了。嗯?怎麼了碧翠斯?妳肚子痛嗎?」
  「啊、啊哈哈……時間真是太殘酷了,我覺得現在自己的愛似乎受到了考驗……」
  「嗯?噗噗不是很瞭解戀愛之類的複雜情感。」
  「這些話雖然和當時一樣,但是身軀有所變化之後,給人的印象也不一樣了!嗚哇──嗯!!」
  「喀嚓」一聲,碧翠斯以穿戴手甲的雙手覆蓋臉龐。
  抱住時會發出「噗嘰」聲,看起來像布偶般的幻想已消失在過去的世界。現在就算待在稍遠處,也會感覺到透明牆壁朝自己逼近般的壓力。還有野獸的體臭。聽說有一部分【開拓者】流傳著一種不知是真是假的傳聞……據說只要頭髮和衣服沾上噗噗的體臭,就能夠驅趕其他野獸。
  另一方面,此時的噗噗只理解對方似乎正在煩惱。
  「有煩惱的時候,只要填飽肚子就能消除焦燥的心情。碧翠斯,噗噗帶便當來了唷。」
  「哇,很了不起嘛,噗噗。真是個文明人。」
  「……噗噗現在有種被瞧不起的感覺。」
  「你想太多了。我現在肚子還沒有很餓,不過倒是很在意噗噗的便當裡究竟放了什麼菜色。」
  或許有人會覺得,眼前明明躺著【岩山大王熊】這個特大的食材卻要吃便當?但是先把食材保留下來,以防哪天抓不到獵物,原本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何況剛捕捉到的野獸還得清除內臟並放血,所以無法立刻食用。
  那麼,事先準備好的便當裡究竟放了什麼?
  噗噗打開巨大葉子編成的綠色籃子──葉子是熱帶雨林常見的物種且具備殺菌效果──說明內容物:
  「首先是新鮮水果。」
  「嗯。」
  「新鮮的香菇。」
  「……嗯?」
  「生的魚和生的肉──」
  「噗、噗噗!等、等一下,偶爾也把肉烤熟來吃吃看嘛!?」
  碧翠斯急忙阻止噗噗。
  噗噗很困擾似地歪著頭說:
  「碧翠斯有時候會說些很困難的事情。」
  「嗚,這種程度就覺得困難嗎……」
  「噗噗當然也知道用火烤過比較美味。但火候的拿捏相當困難。全部烤成焦黑的話,噗噗會很難過。」
  「嗯、嗯……先不管有沒有烤熟了,說起來,你那個是什麼肉?它到了現在依然像這樣不停蠢動唷。」
  「噗噗不會管那麼複雜的事情。」
  「你至少要知道放進嘴巴裡的東西是什麼吧,噗噗!」
  即使拚命懇求,四公尺左右的巨大身軀依然像感到不可思議般歪著頭。
  「嗯,以生物來說相當優秀,可是腸胃過於健康可能也是問題。雖然人家說需求為發明之母,但反過來說,只要沒有需求,【半獸人】的文化也就不會成長吧。」
  「妳錯了,碧翠斯。」
  「?」
  「噗噗不是一般的【半獸人】。而是【伊比利亞半獸人】!」
  「伊……你說什麼?」
  碧翠斯忍不住反問,這時噗噗拔出近似圓木或鋼筋的【兵輝】,把底部附近拿給她看。
  「伊比利亞是最優秀種族的證明。這裡也這麼寫了,所以不會有錯!」
  一看之下,上面似乎用刀子削出『伊比利亞!』幾個字。
  全是貨真價實的片假名。
  (那確實是最高級的豬肉,聽起來也頗為美味。但整體來說有種被惡搞了的感覺……噗噗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儘管存在很大的疑問,但拘泥於這點也沒有用吧。
  現在談論的是便當。
  「噗噗特別推薦肉。魚因為有刺很麻煩,所以適合上級人士。」
  「嗯、嗯。不過這是噗噗的便當,我不能吃。」
  遭碧翠斯客氣地婉拒後,噗噗邊蓋起便當盒邊說:
  「對了,碧翠斯是來做什麼的?要跟噗噗玩嗎?」
  「我是很想和噗噗玩啦,不過呢,今天的目的事實上或許該說是『等待』。也就是等待情報。」
  「?」
  「【迷宮】發生了一些問題,沒辦法繼續前進。旅館街那邊出現各種討論,所以我覺得在做出結論之前,還是不要魯莽地發動突擊比較好。我可不想淪為即死系陷阱的犧牲品。」
  「噗噗無法理解人類為什麼會想去那麼危險的地方。聽說裡面的房間與通路經常會產生變化。進去那種地方一定會迷路。」
  「呵呵,或許吧……不對,其實經常會出現不撿掉在地上的披薩或草吃,就無法活下去的情況。可是啊,噗噗,【迷宮】裡面的寶物本來是屬於噗噗你們的吧。被我們發掘走你都不會生氣嗎?」
  「噗噗不會去【迷宮】,所以裡面的東西不屬於噗噗。噗噗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不論被誰拿走,噗噗都不痛不癢。」
  或許真的是這樣。
  葛蘭茲尼爾是個小島,以人類腳程大概三天就能走完一圈,除了多采多姿的自然生態,最大的特徵應該是通往地下的巨大出入口。
  這裡雖然是浮在海上的小島,地下卻藏有宛如蜘蛛網般龐大且寬廣的【迷宮】。根據傳聞,該處的迷宮最少也具有國家規模,搞不好還有大陸的等級。
  人類認為它就是葛蘭茲尼爾所有的價值,不過噗噗等居住在島上的【亞人】,幾乎不會靠近【迷宮】。
  【迷宮】是個恐怖的地方,由於內部構造會隨機改變,即使製作地圖也無法永久使用。也就是說,運氣不好便會遇難……除了這種直接的理由,不接近的原因,或許單純是光靠上面的島嶼部分就能夠供應他們生活所需。
  「這麼說來,果然連已經是老鳥的噗噗也不清楚【CAVE25】的突破口囉?」
  「?說起來,噗噗根本不知道什麼是【CAVE25】。」
  「抱歉抱歉,這也是我們人類擅自決定的名稱。呃……那裡是像一面水晶的地方,有一整片深邃的懸崖,只有一條石橋能夠通過。」
  「那裡有什麼問題?」
  「人類想要通過時,石橋就會整個翻轉過來,也就是讓人跌下懸崖。算是簡單卻極為棘手的【陷阱】唷,還有禁止飛行系【魔法】的雙重攻擊……看來真的只好等到下一次的改變期。或許只能祈禱【迷宮】的構造隨機改變時,【CAVE25】本身能夠消失不見。」
  基本上【迷宮】裡存在兩種保護機制。
  一種是極為精巧,模仿既存的動植物製作而成的機械【機關】;另一種是直接埋設在地板或牆壁上,用來防止入侵者的【陷阱】。
  「噗噗以前曾經聽說過。」
  「嗯?」
  「地下【迷宮】裡的大規模陷阱,直接連結在地上徘徊的超規格怪物。」
  「嗯,也就是被稱為【驚爆點】的族群對吧。我也聽說過巨大的【陷阱】與大到不像話的【龍】或【海怪】等異次元生物連結在一起,把牠們當成動力源。」
  碧翠斯輕嘆了口氣,結果不小心吸了一大口噗噗的動物體臭,只能用盡渾身的力量壓抑表情變化,同時開口:
  「但是【驚爆點】的力量全都強大到被稱為『擁有靈魂的反論』。在某個環境下誕生的個體,最後成長為足以產生該環境的物體,兩者還能不分序列同時成立。宛如先有雞還是先有蛋般的存在。要打倒那種存在停止【陷阱】,只能說十分愚蠢。更何況,也不知道【CAVE25】是和哪個個體連──」
  「……噗嘰~」
  「喂!!人家還在說話時不能睡覺。噗噗太沒禮貌了吧!」
  碧翠斯大聲地說,靈巧地以站姿入睡的噗噗,吹破大大的鼻涕泡泡醒了過來。他以大過頭的手揉了揉豬臉上的眼睛……
  「……呼啊啊啊……就算妳這麼說,可是收集七顆水晶之類的事情,對噗噗來說實在太困難了……」
  「你從什麼時候就睡著了,噗噗?我不會生氣的,你老實承認。」
  就在這個時候──
  遠方傳來轟隆隆的低沉聲音。
  碧翠斯與噗噗往該處看去,發現一整片漆黑物體正侵蝕天空,兩人同時板起臉。
  「看來要下雨了。」
  「噗噗要把這個拿回去。」
  噗噗隨即把【岩山大王熊】的巨大軀體扛起來,簡直像拿起薄毯子之類的東西。
  「碧翠斯要怎麼辦?要來噗噗家避雨嗎?」
  「嗯?噗噗家嗎?好像很有趣。可以招待我去看看嗎?」
  說完,兩個人彷彿要逃離迫近的黑影,在森林裡快步前進。
  帶來破壞性大雨的物體──
  真實身分不單單只是厚厚的雷雲。
  
  隨心所欲往來於葛蘭茲尼爾近郊的【驚爆點】一角──
  【千尺龍】。
  正如牠的名字,是擁有一○○○公尺級這種超乎常規肉體的飛龍之王。
  
      3
  
  或許是探索【迷宮】養成的習慣,碧翠斯忍不住應用幻覺【魔法】,在眼前的空間呼喚出地圖。大概就跟手機一樣,一旦不使用其方便的機能就會冷靜不下來。
  「原來如此啊……」
  碧翠斯不由得低喃。
  噗噗的家雖然在山裡的河川附近,卻沒有被上升的水位波及,也不必擔心土石流的侵襲,算是位於相當不錯的位置。像這種地方難免會有招惹熊、狼或其他猛獸襲擊的可能性,所以很難說絕對安全,可是森林和山裡的動物,應該不會主動到噗噗的勢力範圍裡作亂。
  他的房子是將熱帶雨林裡能見到的大葉子層層堆疊形成三角形的模樣,外表看起來與其說是房子,倒不如說是帳篷還比較貼切。
  「哇,下雨了下雨了。碧翠斯,快來這邊。」
  噗噗抱著大到誇張的【岩山大王熊】,進入還算是寬敞的『房子』裡。因為是葉子蓋成,當然沒有門鎖之類的東西。
  慢一步進入房子裡的碧翠斯,抬頭看著噗噗的家。
  「喔,比想像中還要堅固嘛。噗噗,這是文明人的行為唷。」
  「噗噗覺得自己差不多可以生氣了。」
  「你想太多了,但這裡倒是打掃得很乾淨呢。」
  「噗噗的家只要睡著時翻個身,大概撐三天左右就壞了,所以一直都乾乾淨淨的。」
  不是看起來像帳篷,根本就是帳篷。
  內部也幾乎沒有像樣的家具,除了噗噗的動物體臭變得更加強烈外,其實還算舒適。
  「這是等雨停後必須處理的食材。」
  噗噗邊說邊把【岩山大王熊】放到樹葉房子的角落。
  自行到處觀看的碧翠斯注意到某件事。
  「唉呀,噗噗,這間房子裡有【妖精】嗎?」
  「嗯?」
  「不是有仙女環嗎?這就是附近有【妖精】的證明唷。」
  碧翠斯說道。鋼鐵手甲所指的地方,可以看見一道直徑一○公分左右的小小環狀割痕。看來是直接刻劃在樹葉房子的樹葉地板上。
  「本來應該是刨空草叢的草形成圓圈。」
  「就算妳說有【妖精】,噗噗也沒有印象啊。追上去的話他們就會立刻逃走,所以根本沒有碰面的機會。」
  「嗯、嗯。他們本來就是相當罕見的種族,而且不喜歡現身,總之就是會馬上逃走……何況以人類尺寸的我來看噗噗,都有強烈的壓迫感,手掌大小的【妖精】看見不知道會有什麼感覺……」
  噗噗表示沒看過【妖精】,說不定對方只是偷偷住進這個房子,藉以抵禦其他天敵的襲擊。
  「但既然有【妖精】存在,就表示這附近開了【紅天國花】吧。」
  「噗噗知道【紅天國花】,它雖然很漂亮又會散發甘甜的香味,卻是無法食用的花。」
  至於其他令碧翠斯感到在意的是……
  「噗噗,這是什麼?」
  別說櫃子或衣櫥,連最基本的鍋碗瓢盆都沒有的房子裡,竟然有個木雕裝飾品。尺寸大概是三○公分左右。
  「嗯,那是人類的雕像。」
  「人……?」
  「人類在某一天突然來到此地。曾經聽說他們是上天派來的使者。噗噗等人因為害怕而不敢進入【迷宮】,人類卻挑戰【迷宮】,幫忙抑制從大地洞穴裡噴出的災禍。」
  「嗯、嗯……我們並不是那麼高尚的生物啦。」
  說到這裡,碧翠斯雙手扠腰,向噗噗提議。
  「噗噗,這裡是你家,本來我這個不速之客沒有立場講這種話……」
  「妳是怎麼了?有什麼困難盡量跟噗噗講沒關係。」
  「嗯。」
  淋成落湯雞的碧翠斯輕輕點頭,接著繼續說道:
  「噗噗,你可以稍微離開這間房子嗎?」
  「咿咿!!碧、碧翠斯,不能因為羨慕就強搶別人的房子!噗噗是很努力才蓋好屬於自己的家!!」
  「等等,不是你想的那樣。」
  碧翠斯揮舞被手甲保護的纖纖玉手。
  「正如你所見,我全身都溼了。雖然可以用火力系的【魔法】蒸發表面的水分,但還是想確實地擦乾身體。」
  ……老實說,水分與鎧甲其實是相當致命的關係,如果放著不管,可能會發生身體各個部位感染黴菌的超級慘劇。然而,因為少女的矜持與糖果般的甜膩夢想,讓碧翠斯下定決心絕對不能把實情告訴噗噗。某方面來說,這比讓對方看見裸體還要丟臉。
  而噗噗這個遲鈍的傢伙,也不知道到底瞭不瞭解她的心思……
  「嗯!那麼碧翠斯,妳就用這個擦吧。噗噗總是用這個把【兵輝】擦得閃閃發亮!!」
  「啊啊,嗯。我身為客人也不敢有什麼奢侈的要求,不過今後至少要準備一些毛巾唷,噗噗。」
  由於緩不濟急,碧翠斯只能先接下『道具名‧布料』。
  噗噗依然沒有要離開的模樣。只見他從正面望著碧翠斯。
  「……噗噗。」
  「嗯,怎麼了,碧翠斯?」
  「既然腰間捲著一塊布,我想你應該有衣服的概念……?在人家家裡這麼要求實在有點任性,可是拜託你先出去吧!!在我說好之前都不要進來!不能看人類的裸體!!」
  「知道了,噗噗瞭解人類的皮膚上沒有毛皮,也不怎麼堅硬。但是連光線都不能照到的話,就真的有點麻煩了。」
  噗噗說完很乾脆地轉過身子,朝樹葉房子的出口走去。
  碧翠斯瞪著他的背影好一陣子,但噗噗沒有轉過頭來的跡象。
  應該說一點反應都沒有。
  太乾脆了。
  ……
  ……
  ……
  喀!!
  「噗嘰──!!碧、碧翠斯,妳又怎麼了?為什麼忽然抓住噗噗背上的肉……好痛好痛喔!!」
  「噗噗,雖然我完全不打算允許偷窺這種卑劣的行為……」
  「什麼叫偷窺?」
  「糟糕,壞事的學習機能發動了!!」
  「妳說噗噗不能看,所以噗噗會遵守約定。」
  「即使如此,少女就是有許多複雜的心思!不能把我當成掉在那邊的魚骨頭!!你要覺得很可惜才行啊!!」
  即使知道自己的要求很不合理,碧翠斯還是紅著臉,輕輕對噗噗的腰部附近揍了兩、三拳。
  順帶一提,噗噗離開之後事情很快就解決了。
  說起來,碧翠斯身上的衣服,本來就是有那種形狀的【百分比】系【魔法】,只不過是為了補正身體能力的效果。和沒有人幫忙穿戴就無法穿脫的真實鎧甲不同,只要用手指劃過細劍狀的【兵輝】,一個一個消除【魔法】,就能恢復成一絲不掛的狀態。
  (……葛蘭茲尼爾裡的長相應該是依存於這身裝備,但在這裡的期間,就算把它們脫下來也不會有變化吧。)
  使用從噗噗那裡接過來的布料(保養【兵輝】用),把柔軟、纖細身軀上的水分擦了一遍後,再次展開【魔法】,讓裝備形狀的效果纏繞在身上。
  「好了唷,噗噗。」
  順帶一提,回到房裡的噗噗,完全不在乎身上的水氣。強健的【伊比利亞半獸人】似乎不會感冒,也不覺得寒冷。在沒辦法的情況下,碧翠斯只能拿起自己用過的布幫他擦一遍身體。而噗噗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憑碧翠斯擺布。
  「嗯──」
  「好啦,噗噗。不要怕癢。」
  「雨不停的話就沒事可做。噗噗覺得很無聊。」
  「唉呀,這場雨和【驚爆點】有關,那東西一通過馬上就會停止吧。在捕獲的獵物腐爛前,先開始保存作業吧。」
  「老實說,待在家裡也沒事可做。噗噗大概只能睡個午覺了。」
  「那也沒關係。我也不想勉強自己在這種大豪雨裡行軍──」
  話說到一半,碧翠斯的動作倏然停止。
  要和噗噗一起睡?
  被噗噗招待到家裡?
  和過去曾說好要結婚的噗噗一起?
  怎麼說自己也還是黃花大閨女。希望他可以知道自己是不能夠使用強硬手段的溫室花朵,得好好珍惜……!!這名男士做出提案的方式會不會太簡陋了……!?
  「不、不行啦,噗噗!我們要結合為一體的話,必須要構築專用的【魔法】,何況光是你用那副巨大身軀壓上來,我可能就會被你壓死──!?」
  「?碧翠斯為什麼從頭頂的頭髮開始著火,還放聲大叫?」
  「咳、咳咳咳!!」
  面對當場躺下、完全進入午睡模式的噗噗(沒錯,明明是自己家卻連條毯子都沒有),碧翠斯只能滿臉通紅地乾咳幾聲,掩飾自己的失控。
  碧翠斯暫時隱藏用呆毛點燈的【照明魔法】,躺到噗噗身邊。
  此時,只有雨滴打在葉子屋頂上的聲音不停響起。
  這樣的情況當中,噗噗開口對碧翠斯說:
  「碧翠斯為什麼要到【迷宮】那種地方去呢?」
  「嗯?」
  「噗噗不希望碧翠斯受傷。不用去那種危險的地方也沒關係。只有人類會刻意進入【迷宮】。」
  「這個嘛,噗噗……」
  碧翠斯轉過身子,看向躺在旁邊的噗噗。
  「人類之所以進入【迷宮】,是因為那裡有許多我們絕對無法製作的東西沉眠。沒錯,就是為了獲得【經驗值】。」
  「?」
  「嗯,這或許和噗噗等【亞人】無關,你們先天上能使用【技能】,但反過來說除此之外便無可成長。可是,人類沒有這種與生俱來的力量,所以必須想辦法學會【魔法】。」
  「噗噗不擅長學東西。」
  「到處都可以獲得【經驗值】唷。比如說吃飯、跳舞或只是像這樣和噗噗說話。不過這些經驗值的量都太少了。真正想學習魔法的話,一次獲得大量【經驗值】是最佳方法。就是這樣,我們才會去挑戰迷宮。」
  「……」
  「【迷宮】裡有許多事情要做。和【機關】戰鬥、解除【陷阱】、從寶箱裡獲得【寶藏】……其他方面也有專門繪製地圖、收集圖鑑的傢伙存在。【迷宮】的構造會隨機改變,所以就算收集資料也無法永久使用,但如果是以賺取【經驗值】為目的,就能有不錯的收穫。」
  人類將因經驗而變強。
  可是,人類無法自然地接收異世界葛蘭茲尼爾裡的經驗。
  所以才要借助【兵輝】的力量。
  整理、轉換之後才攝取到體內。
  乍看之下手續繁複且不方便,卻能帶來劃時代的副產品。簡單地說,就是能把在異世界獲得的經驗數值化,再以人工的方式加以分配。就像棒球遊戲的六角形或八角形圖示,能自由地發展各種【數值】。
  比如說,能在書桌前看書磨練棒球技術,藉由做菜讓歌唱能力進步等等,可以像這樣自由自在地更換努力的成果。
  因此,也能獲得現實世界人類無法使用的【魔法】。
  「所以我們的冒險尚未結束。為了得到想要的【魔法】,獲得期望的【經驗值】,只能不斷在無限寬廣、經常產生變化的【迷宮】裡前進。不過,其實經驗也就是刺激。每天都吃咖哩就會覺得膩吧。能夠獲得高【經驗值】的區域,會因為每天的動向改變,所以也不是純粹潛入深處就可以了。現在我們束手無策的【CAVE25】也是──」
  「……噗嘰──」
  碧翠斯說到這裡停了下來。
  從噗噗那裡傳來規律的鼾聲。剛才已經斥責過他這樣不禮貌,但禮儀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養成。
  (真是的,這種表情就跟那個時候沒什麼兩樣……)
  碧翠斯溫柔地瞇起眼睛,觸碰從腰間解開後放在身邊的【兵輝】。它的外型看起來就像切除劍尖的西洋細劍,碧翠斯啟動它,呼叫出想選擇的【魔法】,接著便有橘色光膜攤開、包裹住躺在地板上的她。這原本是在【迷宮】裡中途休息時使用的極小結界,對於三百六十五天都沉浸在地下的人來說,沒有這個東西反而無法安心。因此它在旅館街才會被稱為睡袋魔法,其實它能夠以【屬性】為單位做出許多變化。
  一旦潛入【迷宮】,在回到家之前都無法掉以輕心。
  不論潛入多麼深層的迷宮,獲得什麼樣的傳說財寶,沒能帶回去都只是做白工。
  因此在進行探索時,跟揮舞劍或手杖比起來,還是學會這種保持體力的手段比較重要。
  氣溫與溼度調整到最舒適的狀態,噗噗身上強烈的動物體臭也被阻絕在外。背後傳來柔軟又往下陷入般的觸感,讓碧翠斯感覺到意識本身正一點一點地融化。
  (碧翠斯為什麼要到【迷宮】那種地方去呢?)
  碧翠斯靜靜地反芻噗噗剛才的話。
  她以指尖劃過成為【魔法】象徵的【兵輝】。
  (……真是的,我為什麼要一直做這種事呢……)
  
  
  接下來……
  在碧翠斯開始昏昏沉沉的時候,她的世界唐突地迎向終結。
  「噗咕!!噗咕咕!!噗咻嚕嚕……呼咻──!! !? !?」
  「嗚、嗚嗚……什、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
  即使在危險的【迷宮】裡,睡袋魔法依然能讓使用者獲得安全確實的短暫睡眠,藉此迅速回復作為【魔法】源頭的【精神力】。就算包裹這樣的魔法,噗噗的鼾聲依然毫不容情地刺穿碧翠斯的耳膜。
  「噗噗噗嗚!!……唔唔……就算跟噗噗說船入手後才是正式開始也沒用……噗咕咕咕咕!!」
  「這、這種狀況,是、是要測試我、我的愛嗎……!?」
  而且不只這樣。
  試煉還有第二彈。
  噗噗將近四公尺的巨大身軀忽然往這邊滾了過來。
  橘色光膜──也就是極小結界的睡袋魔法根本一點用都沒有。
  睡袋魔法隨著「咚喀鏘──!!」的玻璃破碎聲一起變成碎片。說起來,她還是第一次看見這種光膜壞掉。在碧翠斯覺得有點佩服之前,噗噗巨大的身軀無情地迫近。
  「笨、等……STOP、STO───────P!!噗、噗噗!要被壓扁了啦!?我的身體會被壓扁啦!!」


《等級封頂的最強劍聖女碧翠斯也有弱點──其名為「噗噗」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