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商試閱  

今天又是星期五啦!!!

雖然這週要上班上課六天,但想到未來的連假,辛苦一下也值得啦~~

為了讓各位讀者稍微卸下明天要上班上課的痛苦,小編要奉上新書試閱啦!!!

今天試閱的作品是──《異世界超商繁盛記1》

看過新木伸老師作品的讀者應該都知道,老師的作品非常療癒,看了不禁讓人會心一笑。

這次的異世界超商,也一樣是個讓人放鬆身心(逃離現實?)的故事!!!

主角遭受巨大壓力,『放棄』了現實世界。

腦袋空空、在街上閒晃時,忽然走進了異世界!?

在得到了異世界人溫暖的幫助後,他決定在異世界販賣現實世界產品,讓他們過更便利的生活,報答這份溫情。

從此以後──他成了「店主」,在異世界開啟超溫馨物語!!!


 

 

第01話 「賓人」

  好,還是放棄吧。
  這天是黃金週的第一天。
  天空是那麼地高闊,顏色是那麼地蔚藍、蔚藍……而且蔚藍。
  我抬頭仰望天空好幾分鐘,此時,心裡有『某個東西』啪一聲斷掉了。
  決定了,我要放棄。
  當我下定決心後,心情頓時輕鬆了不少。這一個月來因為壓力累積而變得無比沉重的心情,瞬間獲得自由。就像頭上那片藍天一樣,澄澈又晴朗。
  我覺得我好像終於又能做回自己了。
  咕嚕~~~~……
  肚子叫了。
  我才剛沉浸在重獲新生的解放感中沒多久──
  第一個念頭就是肚子餓。
  應該說──我直到現在才注意到原來自己餓了,這也證實我先前整個人被壓力壓到快喘不過氣來。
  說到這個我才想起來,我原本打算去附近的便利商店。目前我的存款餘額僅剩兩千日圓。因為還得等好幾天下一筆錢才會入帳,所以我才會像機器人一樣死氣沉沉地走向便利商店,準備買些甜麵包果腹,撐過彈盡援絕的這段期間。
  兩千日圓嗎……
  我思忖──有這些錢就足以吃頓好料了。
  我已經自由了,我決定放棄了。儘管還沒提出書面資料,不過我說放棄就是放棄了。如此一來,我自然也失去了繼續住在這裡的理由,房間也必須退租才行。或許家人會叫我回故鄉繼承家業。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啦。就算最後沒辦法打直,到時再另外想法子就好。
  總之先填飽肚皮再說。
  從我聽到「啪」的那一刻起,我就變成完全的「自由人」,成為無拘無束的自由存在。與其把兩千日圓分次拿去買甜麵包,不如直接拿去大打牙祭飽餐一頓,這樣的思考對自由人來說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
  我放棄照平時熟悉的路徑走去便利商店。
  我跨出原本這條熟得不能再熟的路徑,咻一下──
  真的就是咻一下──
  不假思索拐進轉角。
  當下我的腦袋真的完全放空。
  沿著從沒走過的道路往前走。
  印象中這條路的前面好像有一家拉麵店。就算是定食專賣店或者其他什麼都好,只要有飯可以吃,咖啡廳我也不介意。
  只要在這片晴空下繼續往前走,遲早會碰到一間店的。
  頭頂著藍天,懷著無牽無掛的心情,自由自在地信步而行。
  不久,我發現四周的景色慢慢有了轉變。
  花草樹木變多了。
  哇,我只不過拐進小路,沒想到這裡居然會這麼綠意盎然,以前都不曉得有這樣的地方。
  我不停往前走。什麼也不想,只是不停不停往前走。
  不久,路旁的房子愈來愈多,氣氛也慢慢有商店街一隅的感覺。
  雖然景色和平常走習慣的道路不盡相同,倒也別有一番熱鬧氣氛。
  可是……?
  ──這時。
  我突然停下腳步,東張西望。
  怎麼好像怪怪的?
  排列在路旁的店家和民房,每一棟屋子的建築風格看起來都像奇幻世界裡才會出現的。
  仔細一瞧,就連商店招牌上面的文字,也都是這輩子從來沒看過的──
  看來真的不小心闖入奇幻世界了……
  我大約花了整整五分鐘或十分鐘,或者更長──總之我懷疑了很久,才接納這樣的現實。
  「你是賓人先生吧?」
  當我呆若木雞地站在路中央時,有人上前和我攀談。
  我轉頭一瞧……卻不見半個人影。
  「這邊,這邊啦,你在看哪?」
  我低頭一看,原來是個非常嬌小的女孩子。
  她身穿圍裙,頭上包著三角巾,手裡拿著一根勺子。附近有一間看似食堂的店家,她應該就是店裡的人吧。
  女孩看似十歲出頭。年紀小小就在店裡幫忙,真是令人佩服的小妹妹,太了不起了。
  「你是賓人先生沒錯吧,有什麼困擾嗎?」
  我和少女當然是第一次見面,她卻笑咪咪地跟我說話,彷彿我們認識了很久一樣。
  我蹲下來和少女四目相望。
  「怎麼啦?小妹妹?」
  我開口問她。
  「誰是小妹妹了!!」
  咚嗡一聲,她用手上的勺子敲了我的腦袋一記。
  雖然是不怎麼痛啦──
  不過剛才那個聲音會不會太~響亮了啊──!?
  「別看我這樣,我年紀也三十好幾了!只因為我是半精靈所以發育比較遲緩,有礙到你嗎!?」
  「半……半精靈?」
  半精靈是那個嗎?在奇幻作品裡面常常可以看到的人類跟精靈的混血兒?
  啊啊這麼說來,這裡好像就是奇幻世界的樣子。
  既然如此,半精靈會存在也就沒什麼好大驚小怪了嗎?
  「你有膽再叫我小妹妹一次!我絕對會再用力敲你的頭蓋骨!」
  拜託不要。雖然不會痛,可是我不喜歡那種被變成樂器的感覺。
  「呃……那……叫姊姊?」
  「人家已經沒那麼年輕了啦!叫我大嬸!」
  少女──更正,大嬸挺起胸膛這麼說。
  好吧。既然本人都如此堅持了,那就這樣吧。
  「回答呢!?」
  「是、是的……大嬸。」
  聽到我的回答後,外表看起來明顯就是小學高年級、自稱大嬸的她面露滿意的笑容。
  嗯……
  可是不管左看右看,她真的就像未滿十五歲的美少女啊……
  「你是不小心迷路進來的吧?」
  「咦?……看得出來嗎?」
  「當然看得出來了。看你站在路上發呆又東張西望,我就猜到了。還有衣服,你那個服裝啊……在這一帶看起來很奇特不是嗎?」
  經她這麼一說,我看了路上行人的服裝,接著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啊啊,的確差異很大。路上行人的服裝雖然基本上屬於西方風格,不過不管是上衣、褲子或裙子,樣式都挺傳統的……那就是所謂『奇幻世界的服裝』嗎?
  「像我這樣誤闖進來的人……請問很多嗎?」
  畢竟對方自稱三十幾歲,所以我還是對她使用敬語。
  「嗯,偶爾會有啦。」
  真不愧是奇幻世界,有人類不小心從其他世界跑進來,似乎不算什麼稀奇古怪的事。
  「對了,來咱們家吃飯嘛!我們家是開食堂的,瞧你一臉肚子快餓扁的模樣。我當了三十年的食堂大嬸,你是絕對騙不過我這雙眼睛的!」
  「可是……」
  我握緊了插在口袋裡面的手。雖然我手上有兩千日圓……雖然我本來就打算要大吃一頓……雖然我肚子確實很餓……
  但我實在不認為日幣在異世界也能通用……
  「算了,我……身上沒錢。」
  「笨蛋──!」
  大嬸用力拍打了我的背部。
  「年輕人不要管有沒有錢那種問題!沒關係沒關係!等你出人頭地再還錢就行了!來吃飯吧!」
  大嬸啪啪啪地不斷拍打我的背。
  明明手掌那麼小一個,想不到她的掌勁還挺強的,打到我痛得受不了。
  結果我被她不由分說地帶進了食堂。
  「來,請慢用。」
  看到她端給我的異世界料理,我不禁感到困惑。
  這是湯?燉菜?什錦粥?稀飯?
  總之是一道很難分門別類的料理,我從來沒看過這種東西。異世界果然就是不一樣。
  「嗯?不合你的口味嗎?」
  大嬸開口問道。
  並不是合不合口味的問題,因為我根本還沒吃,無從判斷起。不嘗試一下不會知道答案……
  我、我要吃了!我要吃了!我要吃了!我要吃了!
  我、我真的要吃了喔!
  我拿起狀似湯匙的東西,舀了一口往嘴裡送──
  啊呣。
  「味道如何?」
  大嬸坐在桌子對面,手撐臉頰盯著我看。
  嚼嚼嚼。咕嘟。
  啊呣。嚼嚼嚼……咕嘟。
  嗯~
  我歪起了腦袋瓜。
  「果然不合你的口味嗎?啊啊──算了算了,不用勉強自己吃沒關係啦。在你們世界的料理是怎麼樣的?告訴我,我盡量幫你做做看。」
  「不……」
  我持續疑惑中。
  這不是什麼好不好吃的問題……
  該怎麼說呢,這料理……
  一點味道也沒有耶?
  「大嬸,有沒有鹽巴?」
  我找遍了整張桌子,尋找不管哪個食堂一定都會放置的調味料。可是桌上卻一片空蕩蕩,什麼也沒有。
  坦白說我真正想要的調味料是醬油,不過奇幻風格的異世界應該沒醬油這種東西吧。所以我才改口問有沒有鹽,但……?
  「大嬸?」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鹽?鹽……指的是那個鹽嗎?」
  「不然呢?鹽不就是鹽嗎?呃……?該不會這個世界連鹽也沒有吧?」
  「不……倒也不是沒有啦……」
  大嬸沒有正面回答我。
  讓我一頭霧水。
  「像、像那種高級物品……我們這種小食堂怎麼可能會有啊!」
  大嬸的下巴不斷左右抖動。那個舉動非常適合她的外表年齡,看起來可愛極了。
  「咦?高級物品?」
  「你到底是哪來的富家子弟啊?」
  「咦?富家子弟?」
  「就只有王族、貴族或者大商人那一類的上流人士,才會在食物裡面加鹽啊!」
  「咦?有錢人?」
  「所以說你到底是哪來的富家子弟?」
  「不不不不──!」
  我猛搖頭。
  「我才不是什麼有錢的富家子弟!啊啊──沒問題沒問題!我吃得下去!大嬸做的料理!超好吃的!我吃就是了!」
  我慌忙揮著手這麼說。
  雖然我的腦海裡浮現了好幾個問號,不過為了讓大嬸安心,我還是狼吞虎嚥地把淡而無味的料理扒進了肚子裡。
  扣除鹹味不夠這點,其實還挺好吃的。
  「是嗎?那就好。」
  大嬸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笑了笑後,就回去店裡面忙了。
     ◇
  「如果肚子又餓了,再來我們食堂吃飯吧,不過你得去找個工作喔。雖然依賓人先生的情況,恐怕會吃到不少苦頭吧。」
  用完餐後,大嬸送我到食堂門口。
  雖然我不太清楚她口中的「賓人」有什麼特殊含意……不過看大嬸食堂的工作挺忙碌的,而且對這裡的人來說,異世界的訪客好像也不怎麼罕見。
  只有我一個人接受特殊待遇也不太好吧。
  我向大嬸揮揮手後,掉頭轉身就走。
  話說回來,那個大嬸……不管我左看右看……
  根本就是小學高年級女生啊……
  雖然言行舉止真的充滿濃濃的大嬸味沒錯,就只差沒拿出糖果硬塞給我吃了。
  好了,肚子也飽了。
  我開始在街上漫無目的地閒晃。
  我明明很清楚自己身在異世界,可是為什麼我還能夠如此輕鬆自在呢?關於這點連我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我想一定是因為我的心重獲自由,還有肚子填飽了也有差吧。
  是說……
  我還真的免費吃了一頓飯耶,異世界太神啦。
  異世界的街道充滿了旺盛活力。
  往來的行人個個看起來都很忙碌。
  摩肩擦踵的人潮裡充斥著各式各樣的人種,奇幻世界果然不同凡響。
  除了人類以外,隨處可見類似亞人的族群走來走去,甚至能看到有一副精靈耳朵的漂亮大姊姊從路上經過。
  還有像是商販的人牽著背上載滿了貨物、模樣奇特的四腳獸趕路。
  道路的兩側開始出現小攤子。
  看來我漫無目標信步而行,結果走到了街區的中心。
  隨處都是琳瑯滿目的商品。
  我東逛西逛找了一下有沒有熟悉的物品……結果一無所獲。所謂熟悉的物品,指的就是我原先的世界也有的東西……
  這裡所有的人一開始就是這世界的居民嗎?還是也有跟我一樣不小心誤闖進來的人呢──是說……他們都怎麼稱呼我這種異世界訪客?賓人……嗎?
  連我自己也搞糊塗了。
  「算了,不管了。」
  我停止思考。
  決定接受現況就好。
  按理說,也差不多該開始擔心能否回到原本世界的問題了。
  以我個性來說的話啦。
  然而很不可思議地,我卻一點也不擔心。
  因為只要抬頭往上看──頭頂的天空多麼蔚藍啊。
  「總會有辦法的嘛。」
  我已經掙脫一切束縛,重獲自由了。
  我跨出街道,咻一下──
  真的就是咻一下──
  不假思索地拐進了轉角。
  那個當下,我的腦袋真的什麼也沒想。
  這時──
  巷弄的風景又變回過去我所熟悉的模樣。
  我連忙回頭。
  沿著剛才走過的路往回走。
  一口氣衝到了大馬路上。
  只見路邊鋪設人行道,路上汽車往來頻繁。
  在我眼前開展的風景,是現代日本隨處可見的日常景色。
  那裡不再是人類與亞人熙來攘往的市場。沒有拉著載貨馱獸的商人,也不見美若天仙的精靈大姊姊。
  我無意間回來了。
  「……怎麼會這樣。」
  我回到「現實」中,無預警地回來了。
  前一刻我所身處的世界──
  那會是夢嗎?
  不,那不可能。因為我吃得飽飽的肚子,就是最好的證據。
  我手伸進口袋摸索。
  兩千日圓──還好端端地留在口袋裡。
  錢沒有花掉也就表示──我確實免費吃了一頓飯。

 

第02話 「報恩」

  想也知道,為了重返那個世界我找遍了各種方法。
  為什麼說『想也知道』呢──?
  首先,我喜歡上了那個世界。
  而且,坦白說我對現實世界一點留戀也沒有。
  最後一點──我還沒向請我吃飯的大嬸報恩。
  我在誤闖那個世界時行經的巷弄,和回到這個世界來的巷子之間不停打轉──
  花了好幾個鐘頭的時間,我才接受光是走來走去,並無法回到那個世界的事實。
  我累得像隻狗一樣,癱坐在地上──
  當我走到自動販賣機前面,從口袋掏出兩千日圓想買個飲料喝的時候,忽然靈光一閃。
  我放棄把千圓鈔票塞進自動販賣機的念頭,緊握著它衝進了超級市場。
  鹽、鹽、鹽……鹽巴在哪裡?
  聽說鹽在那個世界是非常珍貴的東西。
  可是在我們世界呢?
  只要去超級市場,鹽巴這種東西要多少有多少──
  找到了!
  架子上擺滿了一整排的食鹽!
  每公斤的價格──只要九十八日圓!
  我立刻推來了購物車,把身上錢夠買的鹽巴通通堆到了購物車上,具體的數字大概是二十包左右。
  雖然店員露出詭異的表情,不過我沒多加理會,只管結帳。
  我雙手提著沉甸甸的袋子,離開超市。
  走出大門口後,我才想起自己早就累到不行。
  剛才靈光一閃想到的點子讓我一時興奮,所以都忘了這回事。
  我該不會做了什麼蠢到爆的事情吧──?後悔的念頭油然而生。
  我兩隻手各提著一包十公斤的袋子走在路上。
  剛才我靈光一閃想到的點子是──我先在這個世界買一堆鹽巴,等回到那邊的世界後,或許就能送鹽向大嬸報恩了。
  但問題在於我要如何「回到那邊的世界」──
  我已經試過好幾個鐘頭。
  也絞盡腦汁思考過了。
  可是就算想破腦袋也沒用,所以我放棄思考。
  我試著回想當初誤闖那個世界時,自己在做什麼事。
  那時候我的腦袋好像完全放空──
  在藍天下懷著無牽無掛的心情,自由自在地信步而行。
  然後──
  忽然咻一下──
  不假思索地拐進了轉角。
  真的什麼也沒想──
  ──這時!?
  「成功了!到了!」
  我大聲歡呼。
  眼前不再是熟悉的街景,而是綠意盎然的鄉間道路。
  腳下踩的是裸露的泥土地面,並不是柏油路。
  第一次迷路進來的時候雖然沒注意到這點,不過如果身處原先的世界,地面一定都會鋪上柏油的。
  我沒有再轉頭往後看。頭也不回地一直往前跑。
  「大嬸!大嬸!」
  我到了街上,找到食堂,衝了進去。
  或許因為差不多接近傍晚的關係,店內已經有零星的客人──
  不過我能回到這個世界實在太興奮了,所以一邊大聲嚷嚷,一邊三步併兩步朝大嬸跑去。
  「這個!這個!請妳收下吧!就當作是妳剛才請我吃飯的回禮!」
  「咦?咦──等等!?這什麼東西啊?」
  袋子上明白寫著「精製鹽」──啊啊原來如此,大嬸看不懂嗎?她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卻看不懂文字嗎?
  「是鹽巴啦!鹽巴!」
  「什麼?不要說蠢話了。你帶來的這些如果都是鹽巴,簡直可以蓋一座城堡了。」
  「怎麼可能蓋得起來──總之妳就收下吧!這是妳請我吃飯的回禮!算是我的一點心意!」
  「這真的是鹽巴嗎?」
  大嬸露出狐疑的表情問我。
  「不信妳舔舔看嘛。」
  我取出一包鹽,稍微撕開塑膠包裝的一角,捏了一撮在桌上堆成一座小山。
  大嬸用手指碰了一下,然後舔了舔那根手指──
  「好鹹!真的是鹽耶!嚇死我了!那些真的全部都是鹽嗎!?」
  「當然了。」
  剛才撕開的是一公斤的包裝。同樣的鹽還有十九包,總共二十公斤。
  「別開玩笑了!如果真的是鹽,我怎麼能收下這麼貴重的東西!送鹽當一頓飯的回禮!?而且份量還多成這樣!?」
  「沒關係!沒關係啦!這是我的一點心意!」
  「所以說你到底是哪來的富家子弟啦!」
  我堅持要把鹽巴塞給大嬸,可是她說什麼就是不肯收,我們倆在食堂中央展開你推我讓的戲碼。
  不過我絕對不會讓步。
  這些鹽巴是用兩千日圓買下來的,拿來當作付一頓飯的錢剛剛好──不,還是稍微貴了點嗎?一頓飯差不多是一千日圓?八百日圓?
  「好吧──那妳收下一半!」
  「一半還是太多了!都可以蓋半座城堡了!」
  我不太明白大嬸說的話。
  我知道鹽巴在這裡算貴重物品,可是說價值足夠蓋「城堡」也太誇張了吧。說什麼蓋一座「城堡」,還有「半座城堡」是怎樣?大嬸說話還真是風趣呢。
  兩人推來讓去的戲碼就這麼持續了好幾分鐘。
  結果,大嬸只同意收下一包鹽巴。
  真的是好不容易啊。她一副很為難的模樣,感覺是被我的氣魄給壓垮,畢竟我是不可能連一包都沒送出去就打退堂鼓的。
  「這份回禮真的太多了,真的太貴重了。你真的明白嗎?」
  「我明白,我明白。」
  我向送我到店門口的大嬸揮揮手,其實我一點也搞不懂。
  「我們食堂歡迎你隨時過來吃飯,無論何時,我都可以讓你吃得飽飽的,只怕不合富家子弟你的胃口就是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被定位成「富家子弟」了,大嬸似乎真的很想把我當成「富家子弟」來看待。
  在大嬸目送之下,我離開了食堂。
  最後我回了一次頭,再度仔細地打量頭上包著三角巾的少女──果然,大嬸怎麼看就是個小學高年級女孩──
  單論外表的話,一點也不像個大嬸──
  剩下十九包的鹽,重得我的手好像快提到斷掉了。
  我已經送完鹽巴給大嬸當回禮,接下來不知道何去何從。
  我佇立在道路的正中央,仰望藍天。
  內心無比輕鬆。
  好了,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嗯……總之,該拿這些鹽巴怎麼辦才好呢……」
  我忽然想到,前方不遠處有一個攤販林立,而且商品琳瑯滿目,類似「市場」的地方。
  「去那邊晃一下好了……」
  於是我朝市場出發。

 

第03話 「第一次買賣」


  市場熱鬧滾滾。
  攤販隨處可見。
  我要賣的東西只是十九包鹽巴,不需要多寬敞的場地。
  於是我試著在角落找了個地方擺攤,以免影響到其他商人。
  因為直接席地而坐感覺不是很妥當──
  所以我撿來人家丟在路邊,不知道該算是草蓆還是墊子的東西,然後把「商品」擺在上面──雖然我賣的商品只有十九包裝在塑膠袋裡的白粉就是了。
  嗯,開始有點像間商店了。
  然後我開始等客人上門。等著、等著、等著。
  我等了很久很久,後來有個路人走過來,指著其中一袋問道:
  「請問這是什麼?」
  「鹽巴。」
  「呵。」
  男子輕聲一笑後就離開了。
  看來他似乎不相信我說的話。說到這個,食堂的大嬸一開始也對此滿腹狐疑。
  那次是我請大嬸試吃了味道,她才願意相信。
  於是我默默決定,等下個客人上門後,我要請他嚐嚐看。
  然後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
  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等待。
  等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客人上不上門我都無所謂,因此並沒有特別心急。
  等了差不多比第一次長兩倍或三倍以上的時間後,終於有第二個客人對我的商品感到興趣。
  「不好意思,請問擺在這裡的東西是要賣的嗎?」
  「對。」
  「這些到底是什麼東西?」
  「是鹽巴啊。」
  「怎麼可能?騙人的吧。」
  我就知道,又來了。
  於是我搬出事先準備好的說詞──
  「要試試看味道嗎?」
  我撕開包裝一角,沾一點在男子的手指上。
  男子舔了一口後──
  第一個反應是眼睛瞪得老大。
  為什麼他會驚訝成這樣呢?大概是因為鹽巴很少見的關係吧……雖然理智上知道是這麼一回事,不過我還是無法理解。
  「……是鹽巴耶。」
  男子過了好幾十秒才說出這句話。
  「現、現在我手上只有一枚金幣……可以請你以這個價格賣給我嗎?」
  「可以啊。」
  「真、真的嗎?」
  男子樂得眉飛色舞。既然客人開心,我也開心。
  「拿去吧──」
  當我這麼說完,打算把所有的鹽巴連同超市的塑膠袋遞給男子的時候──
  「不!不好不好!全部都賣給我怎麼行!一包!一包就夠了!」
  這名男子的反應也跟大嬸一樣。
  這狀況我想起剛才與大嬸僵持不下的情景。因為我知道這樣耗下去只會讓同樣的事情再次重演,所以我立刻同意只拿一包給他。
  男子一邊不斷向我低頭道謝,一邊把鹽巴當寶貝似地抱在懷裡離開了。
  本來以為終於賣光了──結果有點遺憾。
  庫存還剩下十八包,我繼續坐等客人上門。
  經過了差不多兩個鐘頭吧?我陸續售出了三包鹽巴,銷售情況還算不錯。
  因為我對商品價值和貨幣的感覺還是很模糊,所以當客人問我售價多少的時候,我一律回答金幣一枚。
  照這個進度下去,應該很快就能銷售一空。而且我身上已經賺到一些金幣了,全部賣完的話應該能賺到十九枚。
  其實我不太清楚「金子」這種東西的價值,純度好像也跟價格有直接關係。不過無論如何,幾枚金幣的價值都不可能比兩千日圓還低才對,黃金應該一公克就要好幾千日圓了,這點常識我還是有的。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一下。」
  又有其他男子上門了。對方雖然年紀很輕,不過是個看似深藏不露的帥哥。他斜揹著大包包,戴了一頂毛皮帽子,那個裝扮一看就像是名商人。
  「這是貨真價實的鹽。」
  我省略中間一堆問答過程,直接開口。因為所有上門的客人,第一個都會懷疑這一點。
  「不,我知道那些是真的。不瞞你說,我已經在旁邊觀察好一段時間了……請問你是不是以一枚金幣一包的價格,販售那麼大量的鹽巴呢?」
  「是啊,就是以那樣的價格販售沒錯……怎麼了嗎?」
  「真是暴殄天物!你虧大了!」
  男子大聲嚷嚷。
  「是這樣嗎?」
  「因為這一帶無法生產鹽巴這種東西……必須橫越沙漠、爬過重重山脈,花費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從遙遠的異境之國輸入。」
  「是這樣嗎?」
  「沒錯……啊啊,好吧……國外的事情你應該不清楚吧?除非像我這種生意人,那就另當別論了。」
  商人先生用斬釘截鐵的語氣說道。
  「總而言之,你只賣一枚金幣真的太便宜了。常有人說,鹽巴可以換到等重的黃金──」
  「騙人!」
  我忍不住大叫。
  沒想到鹽巴居然這麼值錢!這麼說來,大嬸也有說過什麼可以蓋城堡之類的──
  不會吧!真的假的!
  「──不過蓋城堡的說法實在是太誇大了,常常有人拿來開玩笑。」
  「什麼嘛。」
  我稍微放心了。是說這個商人先生,還真風趣啊。
  「話雖如此,也不可能只賣一枚金幣這種價格。那個份量的鹽巴如果換我來賣的話……這個嘛。」
  商人先生用手托住下巴沉吟,接著詢問我:
  「它的純度多少?」
  我檢查了一下包裝回答:
  「呃……上面寫百分之九十九‧九。」
  「九十九‧九!」
  男子似乎嚇了一大跳。
  「不……好吧……就相信你說的好了……總、總之……先不討論純度,以一包那樣的份量,是我的話,會定價十枚金幣販售看看。」
  「原來如此。」
  我明白了。
  「之前我都用十分之一的價格賤價販售……對不起。」
  「不不不,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咦?你不是來跟我抗議不當賤賣的嗎?」
  「我只是單純覺得很可惜而已,也可以說是商人魂在蠢蠢欲動吧。」
  「原來如此。」
  我懂了。換句話說,這位商人先生是個心地善良的人。
  ──這時。
  我靈機一動。
  一個能讓我和這名商人先生達成雙贏的方法,在我的腦海「咻」地一閃而過。
  「其實我正愁東西賣不太出去。」
  「我想也是,應該沒什麼人想得到這種地方居然有在賣鹽嘛。」
  「所以我有一個提案……能拜託你買下這些鹽巴嗎?」
  「沒辦法啦!雖然我是商人,可是我手上也沒有足夠買下全部鹽巴的現金──」
  「一包算你金幣五枚如何?因為你宣稱一包能賣個十枚金幣不成問題……先用金幣五枚的價格進貨,然後用十枚的價格賣出去,如此一來你的利潤就是五枚,我和你可以各賺到五枚金幣。」
  「話是這樣沒錯,問題是……」
  「你也看到了,我很不擅長做生意。所以先把鹽巴批發給你,應該比較能賣個好價錢。」
  「順利的話當然是這樣沒錯……不過……」
  只要再加把勁就能成功轉賣給他了──我如此心想。
  「七十五枚金幣就能換到十五包鹽巴,眼睜睜讓這賺錢大好機會溜走的話,你身為商人的面子也掛不住吧?」
  「唔呣……好吧!既然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好歹也是個商人!雖然會花光我身上所有財產,但我會跟你買下來!然後我要賣光!大賺一筆!」
  「太好了,看來我們生意談成嘍。」
  我鬆了一口氣,希望這個善心人可以財源滾滾。
  商人先生從懷裡取出一包東西,他把那個沉甸甸的袋子交到我手上。
  「這是砂金,價值等同七十五枚金幣。」
  商人先生如此說道。
  「啊啊對了。剩下的那些鹽巴你也試試看味道,確認一下是不是真的吧。」
  「我相信你。」
  商人先生一邊以生硬的動作向我眨起一隻眼睛,一邊這麼說道。
  然後──
  「啊啊對了對了。你不檢查一下袋子裡面的砂金嗎?說不定只是一堆普通的沙子而已喔?」
  而我當然是這麼回答他的──
  「我相信你啦。」

第04話 「把金幣與砂金變換成日幣」

  穿越過異世界三次後,我終於掌握到訣竅了。
  我沒花什麼力氣,就回到了現代日本。
  『回到』,這個說法讓我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嚴格說來,對我而言現在去另一個世界的時候比較有『回去』的感覺。
  明明那邊還是黃昏,日本這裡卻早已完全入夜了。
  啊啊,真的是不同的兩個世界哪──我心想。
  我把手探入口袋確認。裡面有金幣四枚,還有一個裝滿了整個皮袋,沉甸甸的砂金。
  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東西,不是幻覺。
  異世界真的存在。而且我在兩個世界之間往來通行。
  總之今晚先回房間好了,我需要有個可以睡覺的地方。
  我有預感,明天將會是忙碌的一天。
     ◇
  隔天早上。
  我一如往常,在同樣的時間醒來了。
  我不禁失笑。明明已經『放棄』,甚至連鬧鐘也沒有設定,可是我起床的時間已經習慣性地固定下來了。
  總之,我把放在枕頭邊的鬧鐘丟進了垃圾桶──
  接著,拿了金幣和砂金離開房間。
  我的目的地是附近的大型金券行。
  因為招牌上以巨大的字體寫著「收購貴金屬,黃金、白銀」,所以我印象很深刻。
  可是拿去鑑價後,對方一下子說他們不經手古錢的買賣,一下子說上面沒有刻印沒辦法收購,而且還要求我拿出純度證明之類的。
  搞到最後對方差點找來警察,所以我立刻打了退堂鼓。
  我繞了好幾間性質類似的店舖,結果宣布全數失敗。最後我來到一家看似經營了好幾十年,一副要倒不倒的樣子,非常老舊的店,也就是所謂的「當舖」。
  裡面的老爺爺直到我上門為止,一直盯著歷史悠久的傳統映像管電視看。他戴上了放大鏡片,仔細鑑定金幣。
  「我看不出這些金幣是哪來的古錢。與其當一般的黃金賣,拿去專營古錢買賣的地方脫手,價格應該可以賣得更漂亮。砂金我可以收購,不過公克兩千。」
  「一公克兩千日圓的意思嗎?」
  「對。」
  老爺爺淡淡地說道。
  「這一袋差不多有幾公克?」
  「大概一公斤吧。」
  「一公斤就是一千公克?」
  「對。」
  老爺爺還是冷冷地回答。
  「呃……」
  我計算了一下。兩千的一千倍是……呃……
  「是兩百萬。」
  老爺爺面無表情地說道。
  「咦咦咦咦咦──!?」
  我大吃一驚,狠狠嚇了一跳。
  「不滿意的話就拿去其他地方賣吧,我最多只能出這個價。」
  「不不不不!我沒有不滿意啦!」
  我拚了命搖頭。
  「我只是在想,收這麼多錢真的好嗎?」
  「別看兩百萬好像很多,當冤大頭的人其實是你。」
  「是、是這樣嗎?」
  是說,這種話講出來好嗎?這老爺爺還真敢講啊。
  不過也多虧老爺爺的這句話,我決定相信他了。真的會把客戶當冤大頭海削一筆的人,不可能會自己承認的。
  「請你以兩百萬這個價錢收購吧。」
  「喂!」
  老爺爺轉頭,朝著店後面高喊。
  「是。」
  屋子裡有個大概高中生年紀、把頭髮綁起來垂掛在肩上的女孩子開口回答。
  「從金庫把錢搬出來,拿兩百萬。」
  「是。」
  一個跟店舖同樣看似歷史悠久的金庫,沉重地開啟了。
  咚、咚。她將兩疊各一百萬的鈔票堆在我面前。
  嗚哇!嗚哇!嗚哇!
  「你好有錢喔。」
  她應該是老爺爺的孫女吧?這名女高中生燦爛地向我投以可愛的笑容。
     ◇
  拿到了兩百萬日幣的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登山用品專賣店,購買大型的後背包。
  能帶進那個世界的物品,只限我自己搬得動的東西。
  用手提袋的話,最多只扛得動二十公斤。不過如果換成登山用的後背包,負重量就能提升到跟自己的體重差不多高。
  接著該做的第二件事,就是挑選要帶什麼物品去那個世界。
  此刻,我可以完全不用考慮預算的問題。
  既然有這兩百萬日圓,就可以採購相當多的東西,不需要刻意挑選高價的單品。不管怎麼說,我能帶去那個世界的東西也僅限能塞進後背包的物品──
  在這個世界隨處可見,可是拿到那邊的世界又能讓每個人趨之若鶩的商品──我要找的就是這樣的東西。
  希望能滿足那個世界的人──我滿腦子只有這個念頭。
  我去了一趟昨天採購鹽巴的超級市場。
  我推著店內載貨量最大的購物車,在裡面晃來晃去。
  凡是吸引我的東西,通通都先掃入購物車。
  包括食品、日用品、雜貨。一開始我還會一直想「這種東西在那邊有可能受歡迎嗎?」,後來就放棄想那麼多了。
  不過,像整包衛生紙這種又大又佔空間的東西,就不會出現在我的考慮名單之內。
  等購物車差不多快被塞爆的時候,我開始後悔自己沒有先計算好後背包的容量。這些東西真的全塞得進背包裡嗎?
  反正差不多就這樣吧。我懶得管那麼多了,準備把車子推去結帳。
  「啊啊,對了。」
  最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把簽字筆和標籤貼紙丟進了購物車。
  商品總得寫上售價才行吧。
  簽字筆的部分,由於我忽然想到了一個點子,所以我把現場能拿的全掃光了。
  雖然這種文具類的商品去百圓商店買成本比較便宜,不過我做這些事的主要目的並非為了賺錢,所以也就不太在意成本的問題了。
  結帳時,昨天那個店員又露出詭異的表情。
  所需金額只有少少的兩萬日圓,我的剩餘財產約一百九十八萬。
  整個後背包簡直快被塞爆了,我費了一番功夫才把所有物品都塞進去。
  走吧!往異世界出發!
  儘管背上的行李重得要命──可是我依然踩著輕快的步伐,邁步向前走。

 

第05話 「賓人要開店了」

  「哎呀?」
  到了另一個世界後,我東張西望。
  是因為我傳送到異世界的次數也累積到五次的關係嗎?這次我直接出現在目的地。
  等我回過神時,人已經站在街區外圍,可以看見建築物就在不遠的地方。
  我往街區的中心移動。
  舉步前往上次的市場。我打算像上次一樣在市場角落的地上擺設商品,讓路上的行人看貨。
  不過,當我經過某棟建築物前面,偶然發現那裡是間無人居住的空屋。
  屋子的窗戶整個敞開,裡面空蕩蕩的。雖然地板上有些灰塵,不過格局很寬敞舒適。
  「那個……請問一下。」
  我叫住在附近走動的路人。
  「請問這棟屋子沒有人住嗎?」
  「是啊,那間是空屋。好幾年前有開過店啦……是在賣什麼東西來著?」
  「請問你知道屋主是誰嗎?可以跟他租嗎?」
  「啊啊,我知道是誰喔,跟我來吧。」
  路人帶我找到屋主後,隨即跟屋主婆婆進行洽談。我拿出身上的四枚金幣,讓婆婆嚇了一大跳,她一邊說不能收那麼多錢,租金只要金幣一枚就夠了,一邊堅持要把三枚金幣退還給我。
  照例又上演了互相推辭的戲碼,最後以兩枚金幣租借一姆魯克期間的條件達成了協議。
  是說一姆魯克代表幾天啊?
  不管那麼多了。
  找到了店面的我,第一件事就是打掃地板。
  記得背包裡有塞掃帚和畚箕才對──我把背包裡的東西全倒出來找。看吧,果然沒記錯。
  接著我把五條一組的抹布抽出一條來使用,用瓶裝水沾溼,開始擦地板。
  忙完了一輪,把整間店清掃得乾乾淨淨之後──
  我走到外面休息。
  「嗯……」
  我擺出抄臂抱胸的姿勢,眺望店面。
  這是我的店。MY SHOP。
  心中挺感動的,真是感慨萬千啊。
  像我這種情況要叫什麼?
  一國一城之主嗎?
  話說回來,奇幻世界也太誇張了吧?完全不用管什麼商業登記、租賃保證人之類瑣碎麻煩的程序。
  屋主婆婆甚至連我的身分這種問題也沒問。我開門見山地向她提出想租房子的要求後,短短幾分鐘事情就談成了,這個速度感同樣也很驚人。
  站在外面眺望商店的我,忽然發現店外少了一樣東西──
  就是招牌。
  現在店門口上面是掛著一塊看似招牌的東西。上面好像有寫什麼字,不過因為風化的關係,早已變得模糊不清。
  我決定要拿那塊招牌廢物利用……得在上頭寫上店名才行。
  在那之前,必須先決定好我的商店要叫什麼名字……
  這是白手起家者的第一個任務。
  也是神聖的儀式。
  我審慎地再三深思熟慮──
  具體來說,大概經過三秒鐘左右──
  終於做出了決定。
  「嗯!就叫『C商店』吧!」
  當我從行李裡面拿出簽字筆,在店的招牌寫上「C商店」這幾個大字的時候──
  「這裡是要開店嗎?」
  附近的人似乎對這邊產生了興趣,探頭往店裡張望。
  「沒錯,不嫌棄的話請進來吧。」
  我這麼回答。
  店內剛掃除完畢,裡面空空如也,還沒擺上任何商品。
  即使如此,我還是立刻邀請那個人進來坐坐。
  畢竟他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個客人。
  我一邊搬出各類商品,一邊為他說明功用。


《異世界超商繁盛記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新木老師的這部跟英雄教室都很溫馨XD很喜歡這種放鬆感
  • 小編也很喜歡喔~~~

    TongliNV 於 2016/09/10 17:44 回覆

  • 訪客
  • 以買入 看完.....恩.....GJ
  • 感謝支持^^

    TongliNV 於 2016/09/23 09: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