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眾所期待的遊戲人生來啦!!!!

剛剛看完特典以及商品的讀者們一定迫不及待地想看內文吧!

這次小編精選了最精采的片段,給讀者一睹為快!!

上一集與神靈種的對決,讀者們應該記憶猶新吧~

這集一切將進入最高潮!!!勝利的女神最後會站在哪一方?


 

 

 

  在第三百零八格的邊境──

  「讓我──過去,得斯!!

  有隻發出咆哮,彷彿要震碎格子盡頭的空間般,凶猛的紅色野獸。

  伊綱身上籠罩著沸騰的血,揮下的每一拳都激發出巨大的聲響。

  連物理法則也能超越的『血壞』──那樣的知覺捕捉到遙遠的戰場。

  ──從格子邊緣俯視一個壓縮到極限的空間。

  那是模擬過去『大戰』的遊戲──創造出那種空間的是神靈種的力量。

  普通的敲打是不可能越過空間之牆,然而即使如此,身受揮發的血液與焦躁感灼燒的伊綱,仍不斷地揮出拳頭、尖爪和利牙,在空間之牆上擊打。

  ──必須回去,必須回去阻止才行。

  那是遊戲──只是幻覺而已,這一點伊綱很清楚。

  但是,生命如草芥一般,天地像玩具似地被撕裂。

  伊綱知道那樣的光景。

  既然現況走上雖與特圖告訴她的故事形式不同,但本質卻相同的道路,那麼最後的結局一定也是──

  「──那樣是不行的啊,得斯──!!

  伊綱知道──吉普莉爾不曉得,但是卻想明瞭的那個答案。

  她知道過去的『大戰』是怎樣完結的,也曉得那場遊戲將會如何結束。

  ──只會以某人的死亡告終。

  

  【汝在猶豫什麼,報上一個名字。】

  那個存在冰冷地告知。

  聽到那無感情的聲音,揮動著拳頭,就連眼角的淚水也揮發的伊綱回過頭。

  【如此一來,汝即為『勝者』──一切皆會立刻結束吧。】

  那只是坐在飄浮於虛空的墨壺上,彷彿在那裡經過了永遠時光般的存在。

  ──『相信是什麼』……提出這個如今已無法回答的問題的存在。

  藐視一切的神靈種口中所說的是,伊綱所面臨的【課題】──

  

  ──【從神靈種所握有的七名靈魂中,選出一名殺死,移轉至終點格。】

  

  那就是要犧牲某個人,讓這場遊戲結束嗎?

  「──────」

  那並不是驚慌失措,伊綱只是如喘息一般,目光游移,身體顫抖著。

  只要犧牲毫不關心地看著這一切的神靈種以及另外一人。

  ──那樣一切就會結束。

  不管是吉普莉爾與空他們在眼下廝殺的那場遊戲。

  還是發生在遊戲外,伊野、布拉姆、克拉米和菲爾彼此廝殺的那場遊戲。

  或者是不管誰到終點,這個神靈種都會死的,這一場廝殺遊戲,全部都會結束。

  那麼──『再一個人』。

  比如說……如果伊綱犧牲自己,到達終點的話──?

  那樣就能阻止更多的犧牲是嗎──?

  

  ────!?

  「……少開玩笑了,得斯……妳是傻了嗎,得斯──!?

  沒有比這更愚蠢的事了,伊綱露出利牙怒吼道。

  她不是對神靈種怒吼,而是對太過愚蠢的──自己。

 

  說起來──伊綱先前一直認為『沒必要把這個遊戲想得太複雜』。

  就是要全員相互背叛,就結果來說才能彼此協助,最後有人能抵達終點。

  她靠著年幼與特有的敏銳感性,發覺了那樣的道理,在此情況下──她原本想自己獲勝。

  獲勝之後……

  ──她本來打算要求『解救包含巫女在內的大家』。

  但是,為什麼自己沒發覺呢?伊綱對自己感到火大,發出了悲鳴──

  「那樣一來──不就是『什麼也沒改變』嗎,得斯──!?

  抵達終點的話,大家都能得救?所以要抵達終點?

  如果只是要拯救大家──那麼別玩這種遊戲就好了吧──!?

  更何況就算抵達終點,也會犧牲神靈種。

  那樣非但不是正負相抵──而是贏了也是負數啊。

  更不用說如果為了到達終點,必須要突破這個課題,那又得再犧牲一人?

  

  「──我不懂啊,得斯──!」

  伊綱搖著頭,就像是鬧脾氣的小孩,她心裡想──不可能是那樣。

  不會是那樣,那是不可能的,那種遊戲自己不可能同意!

  ──若大家不能得救,那麼即使抵達終點──又該要求什麼呢?

  假設一定要犧牲某人,那麼打從一開始就不該玩那種遊戲──!

  因此──伊綱狠瞪神靈種。

  「這跟數量無關,得斯……像妳這樣的騙子──我最討厭了,得斯!!

  神靈種宣稱,不管是一或二,全都一樣,伊綱吼叫著斷定神靈種的話──是『謊言』。

  

  ──絕對是謊言。

  『不可解』之處實在太多,伊綱抱著頭思考。

  說起來──這個【課題】是怎麼回事?

  從第三百零一格起就連續的【課題】──為何會這麼密集!?

  不,追根究柢的話──這個【課題】到底是誰寫的!?

  不對──不對不對,伊綱搖著頭思考,說起來、說起來……

  ──神靈種握有的七名靈魂……?

  那指的到底是誰──?

  空、白、史蒂芙、吉普莉爾、伊綱、伊野、布拉姆──確實是七名。

  但是──如果也包含這個神靈種的靈魂──那不就是八名嗎?

  更何況如果也包含了『巫女大人』,那應該是九名吧──!?

  不對,不是那樣,絕對不是那麼一回事──!

  「……伊綱,絕對……不會說出任何人的名字,得斯!!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不對,不過直覺告訴伊綱。

  ──絕對不對,不是那樣!

  只有這一點,伊綱十分確信,她流著淚吶喊,可是──

  

  【瞭解,無論如何,汝之敗北已是註定。】

  回應的果然還是不含任何感情的神靈種的聲音。

  ──沒錯,無論如何,不達成【課題】,只要經過七十二小時,伊綱就會失去一個骰子,剩下一個骰子──到時她就無法再前進了。

  但是──

  「……輸也沒關係,得斯。我最討厭妳了,得斯──可是!」

  伊綱淚眼汪汪地瞪著神靈種。

  「即使如此──我也不認同讓妳死,得斯!!

  ……因為如果非犧牲某個人不可。

  如果什麼也無法改變,什麼也無法阻止的話,那麼為什麼──

  「──為什麼特圖……要告訴伊綱那樣的故事……得斯……!」

  那樣的話……

  世界根本什麼也沒改變……得斯……

  

      ■■■

  

  從與吉普莉爾開始遊戲,已經過了十六小時。

  映在『地圖』上的是──『B. T. 132年』的標示。

  那也就是說,遊戲內已消逝了將近五十二年的歲月──

  

  「──寫好了,下一張!快點!!

  「……好慢……快點投書……!」

  能夠欺騙單位──自從找到這個事實後,已經過了十小時。

  空與白在那段期間,手一刻也沒停過,不斷地書寫『指令』。

  「你、你們有幹勁是很好!但是也太極端了吧……!」

  幫他們投遞指令書的史蒂芙則是被迫全力衝刺,來往奔向『投書箱』。

  如果是本來的空或史蒂芙,即使坐著,伸出手也搆得到『投書箱』。

  但是對退化至幼兒尺寸的三人而言,就連那樣的高度都遙不可及──

  「我被迫奔走……應該有正當的理由吧!?

  史蒂芙忍不住詢問如此重度勞動的意義。

  「當然,說到決定遊戲勝敗的最大關鍵──」

  空這麼說著,以手指輕敲桌上攤開的『地圖』,接著手指往空中一滑。

  「──是情報對吧?」

  空這麼說完,將世界地圖投影到虛空中,看到那個地圖,史蒂芙驚訝地睜大雙眼。

  

  「原來這裡是露西亞大陸!?什、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清楚──」

  原本只能勉強點亮都市周邊和少量『斥候』,其餘一片漆黑的『地形情報』。

  靠著超過四位數的『斥候』,如今已經映出一個大陸的形狀了。

  「這、這是怎麼辦到的!?這麼大量的『斥候』──」

  沒錯,史蒂芙會驚訝也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到目前為止,體感已經過數分鐘,而在遊戲內『斥候』最長也只能活兩個月。

  但是在這個死亡之灰從天而降,遭遇異種族就等同死亡的地獄裡,能維持四位數數量的『斥候』──如今地圖所顯示的這個『地形情報』,就證明『斥候』的生存率提高了。

  那麼,那個方法是──聽史蒂芙這麼問,空露出得意的笑容。

  「──我讓他們製造出『望遠鏡』。」

  「啊啊……果然是使詐或作弊那一類……」

  看到史蒂芙打從心底感到失望,空憤憤不平地反駁。

  在核子戰爭也自嘆弗如的世界裡,只不過是使用一項未來技術就被說是作弊……?

  「哪有作弊!?這幾乎符合『規則』哦!?使用遊戲規則內的手段,哪裡錯了啊!」

  「……鏡片的……素材……『玻璃』……幾乎無限供應……」

  即使是在現代的艾爾奇亞,透明度能用來製造鏡片的玻璃也不多,而且也不便宜。

  白卻說那種玻璃在大戰時『幾乎無限』,史蒂芙對此感到訝異。

  「對,因為──這群笨蛋會為我們製造,想要多少有多少

  空有如嘲笑般地這麼回答。

  即使在這一瞬間也有光芒閃動,足以在大地鑿出巨洞的力量降下……沒錯,也就是說──

  「……『超高溫高壓的衝擊』……足以令沙漠、山陵──甚至礦山也揮發的力量。」

  ──宛如因古代核子戰爭而化成玻璃的沙漠一般。

  不是別人,正是那群笨蛋提供他們,從白鉛礦提煉成的含鉛的玻璃素材。

  那些都是只要經過研磨,透明度就足以做為鏡片使用的玻璃──而且是無限提供。

  「再來只要投出『指令書』,叫他們徹底研磨,依照設計圖製造就可以了。」

  那樣一來,單位們就不需要什麼光學技術。

  單位只會遵照『指令』──依照『設計圖』行動,然後在單位也不理解原理的狀況下──將四片凹凸透鏡組合起來,就完成了五十倍率的地上望遠鏡。

  就這樣,偵察能力和地圖顯示範圍擴大了,不過──

  當然,如果只是那樣,『斥候』的生存率並不會大幅提升。

  還需要推算出較為安全的移動路線,確立生存技術。

  也就是在這個荒廢的世界也能種植的農業法、保存食物的技術等等。

  一邊摸索、發掘這些技術,一邊下達龐大『指令』的結果就是──

 

  「……哥……找到了……」

  聽到白這麼說,空跳上桌子──『地圖』上。

  逐漸映出的世界……在點亮的世界地圖上──

  發現了一群不屬於自己陣營的單位──『目標』的集團。

  「果然如此──他們在『狩獵』。」

  看到那個集團定期循固定路徑移動的情形,空暗自竊笑。

  他觸碰『斥候』,放大畫面,將斥候的視野投影至空中。

  然後──空對著透過望遠鏡看到的部隊,笑容滿面地展開雙臂。

  「歡迎光臨~獸人種的朋友們~我們是朋友吧~?」

  「……那種朋友沒人想要吧……」

  「我會把你們拔光到一根毛都不剩」,聽到空這樣的副聲道語音,史蒂芙小聲地嘀咕。

  

  ──大地被黑灰汙染,下個瞬間一切會被消滅的世界。

  想要定居農耕生活,除了上位種以外,其他的種族既沒有那種餘裕──也不划算。

  更何況如果以獸人種的身體能力,便更是如此,狩獵採集生活才是更確實的方式吧。

  不過問題是他們的狩獵路徑與頻率。

  「……哥……路徑計算出來了……」

  配合無間,白瞬間計算出那條路徑,把紙條拿給空看。

  大約每三秒會在六條路徑持續往復的──獸人種集團。

  三秒……換算成遊戲內的時間幾乎是每日,而那代表的意義就是──

  「如我所料……他們處於『飢餓狀態』,好了,白!快樂的『外交』時間到了哦!」

  生存在這種世界,想必獵物一定不足吧。

  那也就是說──他們是少數有隙可乘的種族。

  看到事態發展如同預料,空露出奸詐的笑容。

  空與白在事先準備好的『指令書』上──只是添加了座標,然後交給史蒂芙。

  史蒂芙再次全速衝刺,將『指令書』投遞完回來之後。

  「具、具體來說要怎麼做呢……要拉攏獸人種……是嗎?」

  史蒂芙氣喘吁吁地問道,但是空與白則是皺著眉頭回答:

  「……拉攏……飢餓的獸人種……要怎麼做?」

  「妳要將人類種給飢餓的獸人種當成美味的食物嗎?」

  確實,能夠欺騙種族單位這件事已經過驗證。

  但是,即使如此──這是一個約定與契約都無意義的世界。

  另外,人類種的存在一旦被發現就結束了,這一點也是無可撼動的事實。

  那麼──

  空露出不像一‧八歲幼兒該有的邪惡笑容,宣布道:

  「首先要得到一隻『森精種單位』。」

  「……什、什麼?不是要與獸人種進行外交嗎?」

  聽到史蒂芙這麼問,空與白只是看著投影的『地圖』做為回答。

  ──只見映出的地圖上,有一隻『斥候』在移動。

  當斥候到達獸人種的狩獵路徑後──

  便直接折返。

  ……怎麼回事?史蒂芙似乎想這麼問,在她開口之前,空便對她說明:

  「我讓斥候把食物擱在那裡了──另外還附上『情書』。」

  所幸儘管尚未成熟,靠著農業改良與食物保存技術,在糧食上多少還有餘裕。

  燻製的雞肉和醋醃番薯……對獸人種而言,那些食物想必是一頓美味大餐吧。

  為了不讓氣味成為被追蹤的線索,藉由死灰隱蔽,並且謹慎小心地選擇他們六日後會經過的路徑,將食物擺放在那條路線上。

  實際時間約經過十八秒後,獸人種的集團拾獲那些食物。

  ──然後大概讀了空所寫的『情書』吧。

  「情書……就是信件吧,內容是什麼?」

  「就是『外交貿易』的提案書啦。」

  沒錯,用獸人語所寫的信件上──空提案進行種族間的交易,那就是──

  「每擄獲一隻森精種,就提供他們比這些加倍的食物

  簡單說就是──『人口買賣』的提案,空笑容滿面地說道。

  本來,史蒂芙這時應該會痛罵幾句吧,不過──

  「……你、你說擄獲森精種,那種事辦得到嗎!?

  在那之前她關注的點是,那種事應該不可能辦到吧。

  即便是獸人種,真的能擄獲最擅長魔法的種族嗎?

  

  「辦得到。」

  空大膽地斷定並且接著說道:

  「極為輕鬆,非常容易……比呼吸還要簡單。」

  ──連同方法一起詳細寫在信上的空,只是陰森詭異地笑著。

  原來如此,對手是最擅長魔法,大名鼎鼎的森精種,不過……

  「無論是何種魔法,不管是怎樣的力量──全部都無用。」

  空露出更深的嘲笑繼續說道:

  「因為我會製造狀況──不讓對方使用魔法,甚至不容許對方抵抗。」

  以遊戲來說,那既是基本,也是奧義,即是──

  「只要那樣就能讓對方無力反抗,不管以前還是現在,這一點都不曾改變。」

  ──不讓對方做任何想做的事。

  徹底實行對方討厭的事。

  只有這個訣竅,即便是用在戰爭,也是毫無例外的真理。

  

  「聽好了,首先利用獸人種──拉攏一隻森精種。」

  「……然後……接下來利用森精種……讓他出賣……另一隻同族。」

  白平淡理性地接著說明。

  ──只要拉攏了一隻『森精種』,接著就利用他進行下一次『外交』。

  那麼再來就可以命令他使用擅長的魔法──之後一個接一個。

  就這樣,將操縱一切的絲線都掌握在手中。

  與他們過於幼小的外貌相反,兄妹兩人有如惡魔一般,冷酷地斷言。史蒂芙看到他們那個樣子,不禁感到不寒而慄,然後與兩人一起觀看──投影的『地圖』。

  ──一切發展都如預期。

  彷彿是現實的一切被迫服從於空與白的思考。

  正如他們的宣言,獸人種的集團帶著森精種單位,出現在指定的場所。

  沒錯,正是──極為輕鬆,非常容易,宛如理所當然般。

  看到那樣的事實,史蒂芙驚訝地睜大雙眼,空與白則是笑得更加得意。

  ──就在那個瞬間。

  

  「………………咦?」

  ──獸人種集團從地圖上消失了。

  空急忙將在遠處偵察的斥候視野投影出來。

  隨即,只見獸人種集團,連同周圍的景色,一起消失得不留痕跡──

  從空中的地圖上可以看見,『森精種』一個單位循著來時路徑回去。

  …………

  「……空?你有指示如何抓人吧?」

  三人茫然注視著地圖,史蒂芙打破沉默問道。

  「有、有啊!!而且實際上也抓來了吧!?

  「……哥……你原本打算……如何得到……森精種單位……?」

  見到空猛然辯駁──或許是察覺什麼了吧,白這麼質問,她半睜的雙眼……令人感到無比冰冷。

  原來如此,抓人的過程似乎很順利,那麼──

  『原本是打算如何拉攏?』白的眼神這麼質問。

  「咦?那當然是……粉碎她的精神與尊嚴,把各種快樂灌輸給她,讓她從此對我們言聽計從──所以我最初就指示要抓女的啊。」

  「……喂,那個出發點一開始就很差勁啊!?

  察覺了話中之意,史蒂芙瞪大了眼,但是空卻一副意外的表情。

 

  「咦……妖精被歐克集團那個後就會屈服吧?」

  ──歐克,也就是豬頭人,即是豬族的獸人種吧。

  空說得好像太陽從東方升起般理所當然,眼神中毫無疑念地回答道。

  ………………

  但回應他的是比海還深的寂靜,以及冰寒刺骨的視線。

  然而空還渾然不覺,拳頭搥打在桌子上。

  「怎麼可能……!我到底弄錯了什麼?還是疏漏了什麼!?妖精被歐克抓到,從反抗到墮落只要兩畫格,這是遊戲的定律,世間萬物的定理吧!把一臉痴呆又性飢渴的森精種、不對,把『※色精』變成傀儡──這個完美得難以置信的計畫到底哪裡錯了,又是怎樣的錯誤啊──!!」(譯註:森精種(エルフ)在原文的讀音是源自英文的elf,將中間的音稍一轉變就變成色精(エロフ)。

  「……哥,那不是遊戲……而是同人本的……定理。」

  白露出冰冷的眼神,難以置信地說道。

  看來空似乎是發自真心,純粹地對自己的失算感到苦惱。

  「話說空,我還是提醒你一下好了……歐克並不是獸人種哦。」

  ────

  ──什……麼……!?

  空忍住快要崩潰倒地的衝動,雙手顫抖地抓住平板電腦。

  接著打開記載關於【十六種族】的項目──仰望著天。

  「可惡啊!原來歐克是妖魔種啊!難怪會失敗!」

  「不!那不是失敗的原因吧!?

  但是詛咒自己失策的空,根本聽不見史蒂芙說的話。

  這是多麼基本的錯誤──竟然搞錯外交對象了──!?

  ……不,晚點再來後悔,空這麼說服自己。

  首先該思考如何挽回這個失誤──他咬著指甲,表情焦躁地思考。

  「──如果要和妖魔種進行外交……該怎麼下手才好……!」

  妖魔種──未曾謀面,情報也過少的種族之一。

  要找到空隙切入,並非那麼容易──

  「喂!你對獸人種不感到抱歉嗎……至、至少也裝一下吧!?

  雖然史蒂芙降低要求,這麼提出抗議,不過空卻無視她的提議。

  因為既然都將森精種單位帶來了,那他們一定和森精種單位有了美好的體驗吧。

  ──那麼對他們來說也是得償所願,或者應該說真令人羨慕。太不像話了,去死吧!

  然而他們都爆炸了,所以就原諒他們吧──

  「……哥……這個……應該是歐克吧?」

  白所點選的單位──距離剛才森精種的回程路徑,位於略偏南方的位置。

  單位名稱──正是顯示為【妖魔種‧歐克8】。

  「幹得好!白!利用斥候引導他們,讓他們的集團襲擊森精種!!

  空毫不猶豫地抓起筆,以難以置信的速度書寫『指令』。

  「喂,等一下啊!你是不是忘記目的了呀!?

  史蒂芙指出那樣是無法把人抓來的,但是──

  「閉嘴!身為妖精,對歐克從抵抗轉變為色精,那是命運啊!不寫成『妖精』而寫作『森精種』,那樣就想將『妖精必須被歐克征服』這個定理蒙混過去,簡直笑掉人的大牙,應該要受到天譴才對!!

  「最該受到天譴的人有資格說那種話嗎~~!」

  史蒂芙抱頭大叫,一旁的空則是心想『而且,另外一點』──

  將書寫完的『指令書』投遞後,空冷靜地盤算著。

  順利的話──還可以打探情報不足的妖魔種的動向。

  就算快樂墮落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疲憊的森精種,那要擒捉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更重要的一點。

  空露出色瞇瞇的樣子,舉起智慧型手機,瞪著地圖。

  現在他腦中恐怕正在進行著極為淫蕩的十八禁光景吧。

  空選擇應該正用望遠鏡看著那景象的斥候,想顯示出他的視野,以手拉開畫面──但是。

  「……哥,現在一‧八歲……禁止……十八禁……」

  「呵、呵呵呵,呼哈哈哈!!我就知道妳會這麼說,我的妹妹啊!」

  看到白阻擋自己的手,空以範本一般的三段笑法回應。

  「現實時間的一秒在遊戲內是八小時!肉眼是看不見的!」

  不過──空拿起智慧型手機吼道:

  「如果是高速攝影模式拍的影片!我恢復十八歲後再確認,經過處理後以靜止照儲存,至少能看得到一個影格吧──這樣一來應該就沒問題了,妳有異議嗎!?

  大概是見到空這樣高聲雄辯,史蒂芙這時才發覺了吧──

  「你、你……打從一開始就是這個目的吧!?

  「哼,我不懂妳說什麼!?無論何時,我採取的都是必要手段!」

  空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點選斥候。

  「不過──我也不打算錯過附帶發生的精采──」

  ──畫面。空雖然想要接著這麼說,但是──

  「……咦?」

  看到『地圖』顯示的畫面,思緒頓時轉變為疑問。

  

  ──畫面顯示的歐克單位逐漸減少。

  最初不管是空、白甚至史蒂芙,都認為是被森精種的反擊格殺。

  但是他們很快地察覺『並不是那樣』,三人一同側著頭感到疑問。

  因為整整兩秒──在遊戲內長達十六小時之久,歐克的數量一隻一隻地減少。

  如果只是正常的戰鬥,應該不可能會打這麼久。

  那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

  而在三人之中,最快建構出推論的是空,他嚥下一口唾液。

  「這情況該不會是……歐克被壓榨到精盡人亡了嗎……」

  空臉頰抽搐地說出這個推理。

  彷彿在印證那個推理一般,原本有八隻的歐克,森精種拖著最後一隻,再度踏上歸途。

  ────

  宛如時間靜止般的寂靜不知過了幾秒──或是幾分鐘。

  白開口了。

  「……哥……森精種……開始狩獵歐克了……哦?」

  就像是以白的低語為導火線一般──

  森精種的軍團與各地的妖魔種交戰,開始捕捉歐克。

  ──嗯……這代表什麼意義呢?

  此時空正可說是站在神的視角──全力成為一個旁觀者,進行思考,然後點頭想通了。

  「原來如此,森精種推行的是奴隸制度──他們的目標是那個啊。」

  想通了之後,接著空想起收克拉米為奴隸的菲爾。

  ……沉思數秒後,空露出燦爛的笑容,正準備張開想像的翅膀──

  「那種事我聽都沒聽過啊啊!!

  咻的一聲,甚至聽得到破風之聲,史蒂芙伸手指著地圖,打斷空的想像。

  「因為空的關係,森精種如你所願,變成──啊、欸、唔精了啊!這猥褻的歷史竄改該怎麼辦啊!若是菲爾小姐看到,她會殺了你哦!?

  ──大概是說不出色精兩字吧,她說得含糊不清。

  但是聽到她堅持追究責任的主張,空猛然反駁。

  「啥~!?企圖讓一隻妖精轉變成色精的人是我,這個我承認!但是!!

  發出同樣的破風之聲,這次則是空指向森精種單位。

  「如果因為那樣就整個種族化成色精,那就表示他們本來就是那樣的種族吧!」

  「──咕唔!」

  「我就覺得菲爾那張高尚的臉很奇怪!不會有錯!只要扒下她的偽裝,她也一樣骯髒下流啊!!哈~我能看見那傢伙和克拉米在蓋※奇馬希塔啊!!」(譯註:根據在動畫《草莓狂熱》中登場的角色涼水玉青所衍生的表情圖案,每當出現百合場面便常被使用。原句的意思是『來了』,因為日文發音關係而演變成奇馬希塔。)

  空這麼大叫──不過他忽然想到。

  

  ……說不定每個種族都是這樣吧。

  雖然搞得相當複雜,不過吉普莉爾也有那種傾向。

  更何況,常言說得好──S其實是M的另一面。

  說到這些將世界破壞殆盡的虐待狂們,那當然是難以想像的大變態──

  「……哥……歐克愈來愈少……快要滅亡了哦!」

  當空沉浸在逃避現實的幻想中的期間,戰況仍在持續進行。

  妖魔種順利地遭到擊破消滅,而歐克們則是紛紛被帶走──

  「……嗚,為什麼……!」

  空垂下頭,發出深沉的慟哭。

  「還是要無節制地濫捕嗎!連這一點都和原來世界的人相同嗎……!可惡!歐克他們只不過是體質上有一胎多子的傾向,夜生活較強而已,你們就要從歐克們的身上奪走一切嗎……!?這是知性生命體該做的事嗎!!

  「會出現這樣的結果還不都是你造成的,虧你還有臉說那種話呀!?

  原本在色情理論看到一抹希望的說──啊啊。

  那樣的希望,如今也將連同一個種族一起被消滅了……

  這就是戰爭……真是殘忍無情──空沮喪地垂頭喪氣,然而──

  

  「……啊。」

  聽到白發出的驚訝聲,空和史蒂芙都抬起頭來。

  然後……三人茫然地──看見在不到六十分鐘的時間內所發生的一切。

  不過,遊戲時間卻是橫跨三年。

  因空他們多餘的『介入』為開端而發生的是──

  ──妖魔種與森精種開始全面開戰。

  對於持續濫捕歐克的森精種,妖魔種的創造主──『魔王』介入。

  森精種遭遇大規模反擊,出現巨大的傷亡,被迫進行撤退戰。

  不過靠著使用同為創造主的武器──『虛空第零加護』,成功地消滅『魔王』。

  本以為會就此結束的戰線──卻出現別的勢力援助妖魔種,那就是對『殺害幻想種』產生危機感的地精種和其他複數的幻想種,戰線因此擴大。

  森精種再度被迫陷入劣勢,不過因視地精種為共同假想敵的勢力,部分的龍精種以及妖精種也與森精種組成聯合戰線──

  於是有如滾雪球一般,犧牲大量地增加,戰火不斷擴大……

  情勢混沌不明,陷入膠著的全面戰爭──本以為這會是無休無止的浩劫。

  ──但是出人意料地。

  事先毫無徵兆,突然結束了。

  突來的光芒從兩軍上方降下──沒錯,就有如災害過境一般。

  由於天翼種的無差別攻擊,造成兩軍『主力全滅』的結果──

  ──……

  

  ──就這樣。

  或許是原本在觀戰的『斥候』,因為攻擊的餘波而被炸死了吧,影像就此中斷。

  短短不到六十分鐘──但淒慘無比的景象,令三人腦袋一片空白地望著虛空。

  空好似在強迫自己接受一般……點了幾下頭。

  

  「……白,我想我們就把責任全部推給吉普莉爾吧,妳覺得如何?」

  「……沒有異議……」

  「那麼觀戰完畢!閉庭,解散,好了,要回到遊戲囉!」

  「……哦~」

  這麼說完之後──他們把因為自己的關係而發生的超規模慘劇,全部推給吉普莉爾──當作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彼此點頭同意。

  「來人!快來人啊!?戰犯要逃走了哦,制裁的法律在哪裡呀!?

  戰犯若無其事地回去書寫『指令』,只有史蒂芙持續主張正義。

  不過──

  「嗯~……白,看來時間比想像中還少──我們要加快速度了哦。」

  「……嗯……」

  兩人面帶複雜的表情,再度認真地開始猛烈地書寫。

  「空~空~?你還要說這在你『預料之中』的話,最好趁現在說哦~!」

  史蒂芙似乎堅持不打算放過空,進一步追問。

  「如果是現在的話!我可以捧腹大笑給你看哦

  ──說起來這個【課題】,演變成與吉普莉爾性命相搏本來就是個失誤。

  然後從色精事件的失誤,最後甚至因為蝴蝶效應,演變成巨大的戰火。

  對於史蒂芙質問這接連不斷的失誤,即便是空也不禁臉頰流下了汗。

  「嗯、嗯~這個嘛……確實與原先預料相差甚遠……嗯。」

  沒辦法──這個我不得不承認,空移開視線,這麼回答道。

  不只是空,連白的臉上也露出複雜的神情──

  「──不過還是一如預料,而且是不太好的預料。」

  「……要勝過我們……吉普莉爾本來就,只能這麼做……」

  史蒂芙或許是察覺到他們複雜的神情中──夾雜著焦躁的表情。

  「………」

  面對沉默注視著他們,像是在催促後續般等待著的史蒂芙……

  「……我說過這個遊戲即使閉著眼睛也能贏。」

  空這麼回答,同時寫字的手仍是絲毫不停。

  ──如果只是要獲勝,只是要打敗吉普莉爾的話。

  這不是逞強,是真的可以『輕鬆獲勝』,遊戲簡單也該有個限度。

  「──真的是閉著眼睛也能獲勝。」

  「……嗯……如果只是要獲勝的話……」

  若只是要勝利,那只要能夠認同犧牲某一個人──

  「我們只要什麼都不做就好了,只要那樣,吉普莉爾就會自取滅亡。」

  沒錯,比如說──剛才那個無差別攻擊的行動。

  正因為吉普莉爾察覺到人類種──空他們,所以才會採取那種行動。

  於是就會演變成那樣的結果──那樣的必然。

  「……所以動作要快,好了,拜託妳投書了。」

  史蒂芙被逐漸失去餘裕的那個表情催促。

  開始再度為投遞指令書而奔跑──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把最近幾本小說家看完了 外掛藥師 駭骨 第二人生 進化果實 課金無雙 都好看的不得了
  • 感謝支持!!小編也很喜歡呢~~

    TongliNV 於 2016/04/08 13:27 回覆

  • 訪客
  • 去查了5月的書 真是太感謝!!!精靈使15!!!!有妹妹3!!!小說家新的!!!!還有續刊!!! 此生無憾
  • 出書後也請多多支持喔^^

    TongliNV 於 2016/04/08 12:57 回覆

  • 訪客
  • 請問貴族女校怎麼都沒消息了
  • 請再稍等一下,等一出書小編會立刻PO文告知,謝謝

    TongliNV 於 2016/04/08 13:25 回覆

  • 路人
  • 看完覺得內容好複雜
    像空說帆樓宣稱是神靈種代理者後
    為什麼就對所有的神靈種將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