櫃台2-試閱.jpg

今天給大家試閱的是《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2》

又可愛又凶殘的櫃檯小姐又來啦!(´▽`ʃ♥ƪ)

冒險者之都即將舉辦百年祭

亞莉納錯過了兩年,立誓今年非去不可,

然而加班地獄又準時地不請自來──!

本集會進一步瞭解白銀的成員們、公會的架構、世界觀與大陸真實的歷史……

亞莉納最後究竟能不能如願以償呢?><

趕緊來看試閱!!

 


 

 

   1
  
  又笨又沒用。總是被那麼說。
  不會念書,運動也不行。
  學習能力很差,不管做什麼都比不上別人。
  雖然如此,還是希望能被他人需要。不,正因為什麼都做不好,所以才希望有人需要自己,希望能藉著被需要來證明自己有價值。想以此獲得自信。
  所以,才會選擇成為補師。
  因為光是身為「補師」,就會被當成重要人物,被大家需要。
  只要躲在盾兵後方,對隊友們使用治癒光就好了。
  就算又笨又沒用,只要躲在盾兵身後,就不會扯其他人後腿。
  既簡單又安全,而且被大家需要。
  我一直認為,沒有比這更好的位置。
  如果是這個位置,連沒用的自己也做得到。
  我很卑鄙。
  內心清淨、為他人著想、療癒隊友的補師……隱藏在這種形象之後的我,其實是陰險狡猾又懦弱的小人。
  正是基於這種投機取巧的想法,才會在沒有任何覺悟的情況下成為補師。
  
  ──所以才會害死隊友。
  
   2
  
  亞莉納‧可洛瓦成為冒險者公會的櫃檯小姐,已經第三年了。
  若要稱為老手資歷還太淺,又早已度過新人的階段,是差不多該熟練所有工作的時期。
  這樣的亞莉納,最近有了某個「目標」。是就算賭上生命也非實現不可,非常非常重要的目標。
  「祝您一路順風!」
  站在櫃檯前的亞莉納,笑咪咪地目送辦完手續的冒險者離開服務處。
  在忙碌時期得擱置到下班才能繼續處理的委託書,也已經當場處理完畢了。亞莉納再三確認文件沒有任何疏漏之處後,把委託書收了起來。
  「啊啊,真和平……!」
  大都市伊富爾中,規模最大的冒險者公會服務處──伊富爾服務處。
  亞莉納站在五個窗口之一的後方,滿意地喃喃自語,環視大廳。
  柔和的陽光從挑高天花板的天窗傾瀉而下,照亮寬敞的大廳。冒險者們站在占據整面牆的巨大任務板前,以平穩的表情挑選著任務。牆上掛鐘的指針來到十二點的位置,宣告午休時間到來。上午的窗口業務十分平靜地結束了。
  「好──午休時間到了──!」
  伴隨城裡的鐘塔宣告正午到來的響鐘,亞莉納立刻伸起懶腰。其他窗口的櫃檯小姐也紛紛走到後方,準備休息。亞莉納意氣風發地把『上午的業務時間已經結束』的牌子放在櫃檯上,準備離開窗口。
  ──就在這時。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一名大塊頭冒險者,大喊著闖進伊富爾服務處。
  亞莉納吃了一驚,不禁停下腳步──這就是她落敗的原因。
  那名冒險者看也不看其他窗口一眼,逕自衝到亞莉納的窗口前。
  「太好了──!趕上上午的業務時間了──!」
  不對你根本沒趕上好嗎……?
  雖然亞莉納還站在櫃檯前,可是上午的營業時間確實已經結束了。
  儘管如此,一副「在我的認知中這個世界還是上午」的冒險者男子喘了口氣,擦著汗,大剌剌地道:
  「因為我急著接任務嘛。可是午休時間到了,其他櫃檯是不會讓我接任務的,不過如果是亞莉納妹妹妳,就算稍微遲到一下應該也沒問題,所以我才會特地趕來這裡的哦!嗯,太好了!幸好有趕上!那就麻煩妳了!」
  嗯,你去死吧。
  亞莉納臉上的笑容凍結,在心裡如此說道。儘管她勉強把差點脫口而出的話吞回肚裡,可是在明白對方是明知故犯後,殺意不禁排山倒海地湧上心頭。
  對這傢伙來說,這麼做只是貪圖早幾十分鐘的方便而已──但是那不經大腦思考的輕浮行為,可以說是滔天大罪。
  在漫長的工時中,無比珍貴的一個小時休息時間。能暫時擺脫麻煩的人際關係,讓心靈稍微透氣,有如天國般的自由時間。就連一分,不對,就連一秒都不能浪費。可是,這傢伙的行為,等於要求亞莉納犧牲如此寶貴的時間。不可能原諒。
  「……!」
  亞莉納在心中懊惱不已。
  要說沒趕上營業時間,那確實是沒趕上。但如果問是不是完全錯過營業時間了?卻也不至於。可以說是最差的時機。假如自己當初沒有停下腳步,還可以用「沒注意到」的理由來搪塞過去。
  「……是,目前還是可以辦理委託的哦。請選擇您想承接的任務。」
  這句話中究竟包含了多偉大的善意、犧牲了多珍貴的時間,亞莉納很想花上至少一個小時,好好教育這個不長腦的冒險者。但她還是努力忍下一切,擠出笑容。
  在這種時候,冷淡拒絕對方的話,說不定會被投訴。犧牲一部分午休時間處理委託業務,以及因被投訴而另外花時間寫報告書──把兩者放在天秤上衡量之後,亞莉納選擇了前者,同意讓對方辦理接案手續。
  只要看臉就知道,對方是常來亞莉納窗口排隊的老顧客之一。亞莉納把那冒險者列入心中的黑名單,一面僵笑,一面告訴自己,這就是工作。
  閃過腦中的,是立誓絕對要達成的「某個目標」。
  沒錯,我有那個目標。所以在這個時間點,不能隨便增加工作量──
  
   ****
  
  「亞莉納前輩真是太倒楣了。」
  遲來的午休時間,有人對坐在辦公桌前的亞莉納如此說道。
  那人有雙又圓又大的眼睛,綁著活潑的雙馬尾,看起來相當可愛。她是小亞莉納兩屆的後輩,今年剛進伊富爾服務處的新人櫃檯小姐萊菈。
  「……確實是很倒楣呢,煩死了……」
  哼!亞莉納孩子氣地扁嘴,洩憤似地用力咬著充當午餐的麵包。
  到頭來,由於這樣那樣的理由,亞莉納花了半個午休才把案子處理完,使她沒有餘裕像平常那樣在外頭吃午餐,只能坐在辦公桌前啃麵包。
  「那種趕在最後一刻來的傢伙,案子處理起來總是特別麻煩。這是什麼莫非定律嗎……?最近難得不是忙碌的時期,不需要加班……為什麼我非得在這麼和平的時候,把午休時間浪費在處理別人的麻煩案子上不可啊……!」
  亞莉納殺意騰騰地抱怨,萊菈瞪大眼睛,說:
  「前輩,妳現在的樣子看起來和魔物沒兩樣哦……!妳不說話時明明是大美人,別露出那種會毀滅全世界男性妄想的可怕表情啦……!」
  「管他是美人還是魔物,我對玷汙我神聖午休的傢伙一向一視同仁地火大!」
  亞莉納大口咀嚼後吞下麵包,惡狠狠地抬頭。
  其實,亞莉納是在私底下很受冒險者歡迎的美少女。
  烏黑的長髮、翡翠色的大眼十分楚楚可憐,加上柔軟細緻的肌膚及纖細的身材。是只要安靜地站著微笑,就能令人看到著迷的十七歲可愛少女──
  但如今,她的表情因毫不掩飾的憎恨而扭曲,櫻色的嘴唇也因此變形,惹人憐愛的翡翠色眸子被殺意燃燒得晶亮,全身散發駭人的氣勢,完全不見美少女的風采。
  「毀了我午休的廢柴冒險者……!饒不了他……!罪該萬死……!」
  「前輩變成這樣時,不管說什麼都沒用呢……」
  看著難得精緻的臉龐變得橫眉豎目的亞莉納,萊菈放棄似地嘆道。
  「其實妳可以不要理他啊。」
  「因為我想要盡可能地避免增加不必要的工作的風險。」
  哼,亞莉納用力握緊拳頭。
  「之所以這麼忍耐,全都是為了達成今年非達成不可的『目標』……!」
  「目標?」
  「沒錯──」
  亞莉納瞪著貼在牆上的某張傳單。
  午休時的不合理加班,使她氣到在處理業務時一直瞪大眼睛,無法闔眼。眼白因疲勞而布滿血絲,但也更添魄力。亞莉納瞪大那樣的雙眼,高聲叫道:
  「就是百年祭!! !!」
  服務處是冒險者經常聚集的場所,所以牆上總是貼滿各式各樣宣傳用的傳單。亞莉納瞪著的,就是預定在一週後舉行的祭典的傳單。
  百年祭。
  那是大都市伊富爾舉行的節慶活動中,規模最大的慶典。原本是作為研究的一環,模仿過去住在赫爾迦西亞大陸的「先人」祈求悠久傳承於這片土地上的「神」的力量,而舉行的儀式,但現在已經淪落為冒險者們找機會放縱的藉口了。
  話雖這麼說,百年祭還是一年比一年熱鬧,如今已經成為伊富爾的一大盛事了。連續舉行三天三夜的慶典,吸引了許多外地的觀光客造訪;而「有人的地方就有商機」,也吸引各地的料理名家、旅行商人,甚至街頭藝人等,爭相來這裡擺攤做生意。
  那種光景,已經看不到半點當年儀式的莊嚴,只是純粹享受吃喝玩樂的活動了。
  每當百年祭的時期接近,整座城市就會開始浮躁起來。亞莉納感受著那分浮躁,用力握緊拳頭,不甘心地吐露心聲。
  「去年和前年,我都因為加班而沒參加到百年祭……!知道一面遠遠地聽著祭典的音樂,一面孤伶伶地加班,是多麼痛苦的感覺嗎……!那是近乎拷問的痛苦與憤怒……!」
  「呃……應該是吧……雖然我不想去想像……」
  「今年!我一定!要在百年祭當天準時下班!」
  唰!亞莉納倏地以羽毛筆指著遠方的上空。那威風凜凜的模樣,有如引導士兵突擊敵軍的戰神。不,應該說亞莉納達成目標的決心,就是如此堅定。
  「我要整整三天三夜,盡情享受慶典!!」
  沒錯。這就是成為櫃檯小姐第三年的亞莉納,目前最重大的「目標」。
  在伊富爾住了超過三年,卻從來沒參加過百年祭,有這種蠢事嗎?不,絕對沒有。所以今年一定要參加百年祭。非參加不可。
  雖然自己是以勞力與時間換取金錢的勞動階級,但人類有享受愛好的權利,也有自由使用私人時間的權利。不能以加班那種冷酷無比的勞動,破壞如此重要的權利。
  這已經不是「我不想加班了偶爾也想去玩──」那種輕浮的想法,而是一介勞動者,為了取回身為人類的尊嚴,為了爭取自由而發動的戰爭……!
  「我也很期待百年祭哦!」
  被亞莉納熱切的模樣影響,萊菈的眼神也亮了起來。
  「伊富爾的一大盛事!我之所以志願成為伊富爾的櫃檯小姐,理由之一就是因為住在這裡的話,可以每年參加百年祭哦~」
  咦?不過──說到這裡,萊菈發現一件事,不解地發問:
  「百年祭時,不以那麼堅定的決心,就沒辦法準時下班嗎……?最近工作量不大,不用加班,所以祭典當天只要咻咻咻地收拾好,就能迅速了下班不是嗎?因為我們是『櫃檯小姐』啊!」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
  櫃檯小姐。承辦冒險者的任務承接手續、記錄歸檔,溫柔地目送冒險者前往危險迷宮的公務員。
  屬於「終身雇用職」的櫃檯小姐,是除非發生什麼特別重大的問題,否則不可能失業的超穩定工作。不需要像冒險者那樣每天與危險為伍,而且一輩子都有穩定的薪水可領,在社會上的信用度高,是理想中的完美工作──雖然得向邋遢又愛吹噓的冒險者陪笑臉,還得平淡地處理沒有絲毫價值的事務工作,不過基本上,仍然算是悠閒穩定的職業。
  「不過,妳的想法太天真──而且太愚蠢了。」
  「咦?」
  「百年祭當天,這裡會變成戰場。」
  「什麼!?」
  萊菈錯愕地瞪大眼睛。亞莉納以經年累月的怨恨,冷冰冰地道:
  「因為……在百年祭時接下的任務,達成報酬會比平常更多──所以百年祭期間,也是可恨的、以血洗血的『百年祭特別獎金期間』哦……」
  「特、特別獎金期間!? !?」
  萊菈身子一晃,有種被五雷轟頂的感覺。
  「請等一下,達成報酬比平常多!?我從來沒聽說有這回事哦!」
  「上次公會總部不是有發了通知書過來嗎?愈是重要的消息,他們愈會用若無其事的態度通知。沒有加以確認的話就會變成自己的錯,不時時刻刻提防他們的話,隨時會被偷襲暗殺哦。」
  剛成為櫃檯小姐的那年,理所當然地被公會偷襲,不意外地死過一次的亞莉納,一臉得意地警告差點犯下同樣錯誤的萊菈。
  「為了在特別獎金期間接任務,原本蟄伏的冒險者們會變成洪水猛獸,一口氣湧進服務處……知道接下來會怎麼樣了吧?在百年祭期間,工作時間內該處理的業務量有多少呢?究竟什麼時候才能下班回家呢?如此一來,等著自己的只有死……而已哦。」
  「死……!」
  「前兩年的我,就是因為必須在百年祭當天加班,所以完全沒有時間去享受到祭典哦……!」
  儘管櫃檯小姐基本上是能準時下班的工作,但在某些情況下,職場會驟變為無盡加班地獄,忙到無法準時回家。
  發現新迷宮時、迷宮即將被徹底攻略完畢前──以及像這次這樣,公會為了稍微炒熱節慶的氣氛,提高任務的報酬時,想多賺點錢的冒險者們會蜂湧而至,如蝗蟲過境般要求承接各種任務,捲起加班的暴風雨。
  在那種加班地獄的期間,就連健康、體面的最低限度生活都沒辦法做到。
  發瘋似地處理業務、拖著身體回到家時,已經精疲力竭了。擠出最後的力氣隨便煮點食物吞下肚後,直接昏迷……別說沒力氣參加慶典,等到回過神時,百年祭早就結束了。
  「去年和前年,我都被公會設下的這種骯髒的炒作手法打敗……拚命加班處理那些永遠處理不完的文件,沒空參加百年祭……!」
  「骯髒……」
  「真爽啊,那些無憂無慮的冒險者……在特別獎金期間,只要辦好接任務的手續就行了,等百年祭結束後,再悠悠哉哉地去完成任務。不但能在祭典時盡情玩樂,又能拿到比平常多的報酬,雙重享受……所以他們當然就像蛆蟲一樣無限地冒出來了,對吧……?」
  「亞莉納前輩……妳的眼神很可怕……」
  「妳看這個。」
  亞莉納無視被自己駭人的氣勢嚇得瑟瑟發抖的後輩,砰!的一聲,把一疊紙甩在桌上。封面上是以龍飛鳳舞的字跡寫成的「百年祭特別獎金期間絕對攻略手冊」幾個字。
  「這……這是……!?」
  「為了對付百年祭特別獎金期間的窗口業務高峰期,我以過去兩年的經驗為基礎,整理出來的冒險者接案傾向與對應方法……我可不打算一直輸給加班哦。還有這個!」
  亞莉納打開鄭重地放在自己桌邊的小冊子。
  那是發給觀光客的,用來介紹百年祭的導覽手冊。為了方便攜帶,所以尺寸不大,可是有點厚度。其中詳細記載了百年祭三日間的各種節目日程、各區攤販的配置,還有熱鬧的祭典插圖。雖然原本是發給從外地來的參加者的手冊,但亞莉納早一步拿到手,並仔細地追加了許多細部事項。
  「我已經把百年祭執行委員會公布的官方活動排程倒背如流了,並且多方打聽,完全掌握了每年大排長龍、賣到缺貨的人氣攤位的配置地點。從其中精挑細選了必逛的攤位,規劃好三條迅速有效率地逛完這些攤位的路線……!接下來只要在百年祭的那三天準時下班,一切就完美了……!」
  「好……好厲害……之所以盡可能地減少加班的風險,都是為了參加百年祭呢……」
  「呵呵……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呵……等著吧百年祭……櫃檯小姐資歷三年的我,可是累積了很多經驗與技巧哦……!今年我絕~~~────對要準時下班,在三天三夜的百年祭中大玩特玩……!」
  亞莉納握緊拳頭大聲宣告。她的鬥志隨著對百年祭的驚人熱情熊熊燃燒。
  
   3
  
  「啊啊,準時下班是多麼美好的事……!」
  亞莉納愉快的聲音,隱沒在喧囂的伊富爾大街中。
  就如同不忘對食物的感謝,在得以準時下班的日子,細細咀嚼準時下班的喜悅,也是非常重要的事。唯有嚐過加班地獄滋味的人,才能感受到那種喜悅。
  離開職場的亞莉納,混在伊富爾的下班人潮中,朝自己的家前進──不對,今天在回家前,要先繞到其他地方。
  「你好──!」
  亞莉納充滿活力地寒暄著,走進自己口袋名單的店裡。那是一間磚造的雅致小店,裡面有利用遺物技術製造的冷藏展示櫃,其中擺滿各式各樣的蛋糕。
  「我要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
  買了許多蛋糕的亞莉納,春風滿面地朝自己家前進。
  下班後豪邁地購買大量甜食。能做出這種奢侈的事的,只有出社會的人而已。最重要的是,自己確實地在店舖還沒結束營業之前,下班了──!
  「這是只有準時下班的勝利者,才能享受的特權……!!」
  加班時,不論晚餐吃了什麼,都味同嚼蠟;只有從工作中解放,準時下班,在自己最愛的家中一個人悠閒地享受美食,才能感受到食物的美好。這是亞莉納所知的、最夢幻的、準時下班的享受之一。
  「回家吃好多蛋糕~!」
  心情飛揚的亞莉納,不經意地看向與大街相連的大廣場。
  位在伊富爾中央,由石板鋪成,中央有作為傳送裝置的巨大藍水晶以及噴水池,總是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大廣場,如今為了對應一週後的百年祭,比平常雜亂了一點。
  噴水池暫時停止噴水,並以布塊覆蓋,周圍還堆放了許多木材。
  這些是用來打造百年祭最後一天晚上,祭典最熱鬧最高潮時所使用的特設舞臺的建材。
  雖然亞莉納不以此自豪(真的不自豪),但是到今天為止,她跨越了數不清的加班地獄。處理文件的速度比以前更快,出錯的次數也變得更少了。最近,她確實地感受到身為櫃檯小姐的自己有所成長。
  (沒問題……!今年!一定!能參加百年祭……!)
  過去幾年,只能含淚看著它離去的百年祭,今年一定要復仇雪恥──
  「亞莉納小姐!」
  亞莉納正充滿著決心,卻被一道興奮的聲音喚住。
  一名冒險者臉上掛著爽朗的笑容,朝她接近。
  那是一名外表端正到令人忍不住多看幾眼的俊挺青年。他比大多數人高出一顆頭,穿著輕裝鎧甲的身體矯健結實。儘管身後揹著巨大的遺物武器盾牌,仍顯得一派輕鬆。與他擦身而過的女性紛紛回頭,認出他身分的人則會小聲驚叫。
  「……」
  裝備輕裝鎧甲的俊美青年眼中沒有其他人似地,筆直地朝亞莉納奔來──可是亞莉納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化……不如說立刻拉下了臉,用力皺眉。
  「幹嘛?」
  亞莉納無意識地壓低聲音。來到她面前的傑特停下腳步,默默打量蹙著眉頭的亞莉納好一陣子,最後輕輕嘆了口氣,以感動到發抖的聲音說道:
  「啊啊……是一個月沒補充的亞莉納小姐成分……!」
  「不要講那種變態發言好嗎?」
  出現在亞莉納面前的,是只要身為伊富爾的居民,就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公會最強冒險者──傑特‧史庫雷德。
  反射著夕陽光輝的銀髮、受神眷顧的俊美長相、令人豔羨的精壯身材。不只如此,一般人光是發芽一個,就會欣喜若狂的超域技能,傑特一個人就發芽了三個,是冒險者史上第一個擁有這麼多超域技能的人。他號稱公會最強盾兵,是從冒險者中千挑萬選的強者組成的精英隊伍《白銀之劍》的一員,年僅十九歲便擔任《白銀之劍》的隊長,是前途無量的年輕天才冒險者。
  不過,這絢爛的一切只是表象,真正的他,其實是嚴重的跟蹤狂。假如被這傢伙看上,就算打他罵他,他還是會死皮賴臉地繼續糾纏。而且他還會發揮如蟑螂般的生命力,三番兩次地從死亡的深淵爬回來繼續蹭人,根本和喪屍一樣。
  「亞莉納小姐,妳下班了?」
  「反正你一定偷偷摸摸地在旁邊偷看,還需要特地問嗎?」
  「是啊,所以我才來找妳嘛!」
  「啊──這樣啊……」
  看著臉上毫無愧色,甚至莫名得意地挺胸回答的傑特,亞莉納用力皺眉。
  「先不講那個了,亞莉納小姐,我的內心深處本來是有點相信妳的……」
  亞莉納正在心中百般痛罵,傑特卻嘟噥了起來:
  「我一直以為,妳至少會來探病一次的……」
  「……」
  特地強調的「探病」兩字,使亞莉納倏地別過頭。傑特垂頭喪氣,以悲痛的聲音繼續道:
  「結果妳乾脆到極點地一────次也沒來呢……」
  「為什麼我非得去探病不可啊?」
  「我一直以超域技能探索妳的氣息,想知道妳有沒有來到住處附近……」
  「你還是好好躺平吧。」
  「可是連一次也沒有感受到……」
  「因為我根本沒有接近你的住處,你當然感受不到了。」
  「但我們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同伴哦──!?」
  「只是剛好在同樣的場所,順勢一起戰鬥而已──」
  「怎麼這樣……!?」
  「是說,你不是該在家養傷三個月嗎?現在才經過一個月而已哦?」
  沒錯。這傢伙活蹦亂跳地在這裡唉聲嘆氣,本身就很奇怪。根據亞莉納一個月前聽到的說法,傑特受的是必須在家療養三個月才能完全痊癒的重傷,所以暫時停止了所有的冒險者活動。
  拜此之賜,這一個月來亞莉納過得很清靜。不會被跟蹤,也不會在下班時被埋伏,可以好好享受一個人的時間。明明是這樣的,到底是誰把這個「變態跟蹤狂白銀蟑螂放出來的啊?」
  「亞莉納小姐,妳把最後一段內心話說出來了哦。」
  「因為是真心話嘛。」
  「呵呵呵!只要有我的生命力,大部分的傷都能在一個月內痊癒哦。」
  「啊,是喔……」
  哪有可能啊。亞莉納心想,但是說愈多,只會變得愈麻煩,所以她只是隨口回應,嘆了口氣後,她走進沒什麼行人的小巷裡。雖然傑特的內在完全是跟蹤狂,但表面上仍是與公會幹部平起平坐的精英隊伍的隊長,就各方面來說都太引人注目了,不是一介公會的櫃檯小姐能在大馬路邊隨意辱罵的對象。
  雖然說最近,由於傑特毫不遮掩地展現他對亞莉納的好感,所以路人反而主動顧慮起兩人,對他們的互動視而不見就是了。
  「話說回來,妳考慮過了嗎?」
  跟著亞莉納走進小巷後,傑特拋出新話題。
  「考慮什麼?」
  「當然是加入《白銀之劍》的事了!」
  傑特雙眼閃閃發亮,豎起食指。
  「一個月前,妳不是以白銀的一員的身分,和我們一起與名為魔神的未知強敵死鬥了嗎!有沒有因此理解冒險者的工作內容,開始對白銀產生興趣呢?」
  「沒有。」
  亞莉納冷冷地說完,淡漠地向前邁步。
  「以亞莉納小姐的力量,成為冒險者的話,肯定能變成大富翁哦?」
  「我不想成為大富翁,只想以櫃檯小姐的身分過著平‧穩‧的!生活!說起來,一個月前是因為公會答應我會增加伊富爾服務處的櫃檯人手,讓我不必加班,所以我才幫忙的哦!可以別再纏著我了嗎?」
  「嗚……也是,就知道妳會這麼說──」儘管如此,傑特仍然不肯放棄。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張紙。「──所以,我帶了折衷方案過來。」
  「……折衷方案?」
  「因為我整整一個月都沒事做嘛,所以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讓妳在當櫃檯小姐的同時,也能成為白銀的一員──看!這樣一來就全部解決了!」
  「什……」
  看著傑特得意洋洋地秀出的文件,亞莉納僵住了。
  只見上面大大地寫著「《白銀之劍》代表 傑特‧史庫雷德命亞莉納‧可洛瓦成為《白銀之劍》的專屬櫃檯小姐」。
  「這……是……什麼?」
  亞莉納怔怔地看著連公會的印章都工整地蓋上的文件,傑特得意地揚起嘴角:
  「身為《白銀之劍》的隊長,我有決定白銀專屬的櫃檯小姐的權力。這可是我親自和公會會長談判硬是爭取到的啊啊啊啊啊不要撕掉任命書!!」
  亞莉納面無表情地搶過任命書,毫不猶豫地將其撕成四片,無視慌張的傑特,把紙片扔到一旁。
  「開什麼玩笑你這隻蟑螂跟蹤狂混帳……」
  「蟑螂!?」
  「白銀專屬的櫃檯小姐?那不就是白天晚上都得工作,沒有假日也沒有私人時間的超黑心工作環境嗎!!!」
  亞莉納憤怒地大吼,傑特嚇得皺起了臉。
  「……沒、沒有那種事哦?」
  「敢用你的權力把我變成白銀專屬櫃檯小姐的話你就試試……我會用鎚子把你揍成看不出原形的肉醬,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亞莉納陰沉地喃喃碎唸後,一把巨大的銀色戰鎚憑空出現。
  這是亞莉納的神域技能──〈巨神的破鎚〉。
  目前是只有亞莉納擁有的最強技能,據說那是與過去在這片大陸上建立高度文明「神之國度」的「先人」們同等級的力量。
  話雖這麼說,亞莉納會得到這樣的力量,並沒有什麼值得稱頌的情節。儘管先人們是得到被稱為「神」的存在的祝福才能使用這個力量,但亞莉納的〈巨神的破鎚〉之所以發芽,單純是加班過頭的緣故。
  不論如何,這仍然是極為驚人的能力。而亞莉納正為了打死眼前的跟蹤狂,發動了這能力。
  看著聲音因憤怒而顫抖的亞莉納與她手中的戰鎚,傑特緊張地與她拉開距離。儘管如此,他仍然不知死心地繼續道:
  「假假假假假假如我使用權力的話!就可以任意決定妳的人事哦!」
  聞言,亞莉納眉尾一挑。
  「……哦──是這樣啊。原來如此,你是認真的呢。我懂了我懂──了。」
  「真的嗎!那妳願意加入白呃啊!!」
  傑特的表情瞬間一亮,下一秒,亞莉納的戰鎚正面擊中他的臉。傑特健壯的身體如紙片般飛了起來,在半空中旋轉、滑落在地上,猛地撞上小巷內的圍牆。
  「什麼權力啊……對我來說可是身為櫃檯小姐的人生危機哦……!」
  「不是……等……才剛癒合的傷口又要裂──」
  「煩死了你這個白銀混帳────────!!」
  「哇啊啊啊啊啊啊!」
  亞莉納揮動戰鎚,傑特慘叫著四處逃竄。劇烈的敲擊聲與青年的哀號,就這樣迴蕩在大都市伊富爾和平的暮色之中。

 


《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