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北女角1-試閱.jpg

《敗北女角太多了!1》

本作榮獲第15回小學館輕小說大賞〈GAGAGA賞〉

平常在班上擔任背景路人的溫水和彥,

無意間撞見人氣女同學八奈見杏菜被甩的現場......!

以此為接點,和彥與愈來愈多人接觸,

也被捲入愈來愈多敗女的修羅場之中......??

和彥:突然覺得自己是戀愛大師(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敗北不是結束!敗女們今天也因敗北而閃耀!

來看看試閱吧~~

 


 

 

  第一學期的期末考到了今天也結束了。
  距離暑假已經不到十天的星期五下午,我刻意來到遠離學校的鄰鎮的一間家庭餐廳,點了自助飲料吧和特大號薯條。
  我用手帕抹去額頭的汗水,緩緩地環顧店內。
  重點是不要著急。先等薯條送上桌,之後再悠悠哉哉地去拿飲料。
  「好了,開始吧……」
  確認四周沒有同一所學校的制服後,我從書包中取出文庫書。
  剛才才買的《跟年長的妹妹撒嬌也沒關係嗎?》的最新一集。
  
  可樂&薯條&輕小說。來吧,期待已久的派對時間就此揭幕──


  ~第一敗~ 專業青梅竹馬 八奈見杏菜的慘烈敗相
  

  『哥哥真的很努力了喔。很難過吧?哥哥有多麼努力,胡桃全都明白,所以對胡桃愛怎麼撒嬌都可以喔。』
  ……妹妹兼女主角的台詞讓我不禁眼眶泛淚。
  無論何時都願意溺愛男主角的胡桃妹妹展現的包容力,讓我不禁渾身顫抖。細細品味了這部作品慣例的長達二十頁的溺愛場景後,我靜靜地闔起小說。
  我感觸良多地打量著封面上的胡桃妹妹。
  啊啊~我也想體驗這種戀愛滋味。讓後腦勺枕在這柔軟的大腿上──
  「不可以啦,草介!現在可不能在這裡浪費時間!」
  隔壁桌傳來的喊叫聲,頓時打散了我的妄想。似乎有一對情侶起了爭執。
  真受不了,※陽角這種傢伙就是這樣……都去仿傚一下人稱溺愛天使的菓子谷胡桃妹妹吧。(編註:原文為「陽キャ」,指個性陽光開朗型的人。)
  接下來就一面喝哈密瓜蘇打,一面仔細重讀附有插畫的場面吧。
  「!?」
  我原本正要走向飲料吧,但連忙重新坐回座位上。
  我太大意了。隔壁桌的情侶是同一所高中的學生,不僅如此,還是同班同學。
  剛才大聲喊叫的那個人是八奈見杏菜。嬌柔可愛型的她在班上是高人氣的女生。
  坐在她對面的是袴田草介。這位也是惹人注目的陽光型男。平時就常見到兩人湊在一起,果然正在交往中嗎?
  話說回來,他們怎麼會在這種地方吵架?我把視線往下挪向文庫本,豎起耳朵偷聽。
  「再不快點去接她,華戀就要去英國了喔。這樣真的好嗎?」
  「可是華戀那傢伙,之前跟我說再見──」
  「那句話當然是代表著希望你去接她啊!」
  ……這是哪門子的眼熟情節。在我讀完一本輕小說的過程中,這兩個人的故事竟然也來到了最高潮。
  兩人口中提到的華戀……應該是不久前轉學過來的女生吧?我記得好像叫做姬宮華戀吧。
  印象中她在轉學第一天自我介紹時,就馬上大喊著『啊~!你就是那個痴漢!』之類的,與袴田大吵一架。
  話說回來,她要轉學了喔?英國?轉折也太快了吧?
  「為什麼妳會知道這種事啊?」
  「我就是知道!因為,我也一直對草介……」
  八奈見咬緊嘴唇,垂下臉。
  「杏菜,我──」
  「別說了,沒關係。」
  八奈見堅強地抬起臉,站起身把自行車的鑰匙擺到桌上。
  「去找她吧。華戀正在等你喔。」
  「……沒關係嗎?」
  「華戀是個好女孩嘛。不讓人家幸福,我可不會饒你喔。」
  「謝謝妳。我這就去向華戀表達我的心意。」
  「加油喔。萬一你被甩了,我會好心聽你訴苦的。」
  「……抱歉,杏菜。」
  語畢,袴田便衝出了餐廳。一次也不曾回頭看向八奈見。
  八奈見呆站在原處好半晌,最後孱弱地坐下,呢喃低語:
  「……不要道歉啦。笨蛋。」
  話說回來,我到底撞見了什麼場面啊。雖然這發生在與我無關的陽角世界中,但我也有惻隱之心。這次就當作沒看到吧。
  就在我舉起菜單準備遮住臉的時候,不由得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不會吧、妳竟然想這麼做!
  
  剛剛才被甩了的少女,八奈見杏菜。她緩緩地朝著玻璃杯伸出了手。
  朝剛剛甩了自己的男人──袴田草介的玻璃杯。
  
  ──別這樣!別做出這種悲哀的事啊!
  
  我悲戚的祈求沒有生效。八奈見用雙手捧起玻璃杯,雖然躊躇但還是用嘴唇含住了吸管。
  ……唉,她真的這麼幹了。
  突然間,她的視線彷彿被某種東西吸引般注視著某一點。在那視線的前方──就是我。
  不妙,視線對上了。
  最後的希望就是八奈見沒有認出我是誰──
  啊,八奈見變得滿臉通紅。接著──
  噗哈!她頓時噴出口中的咖啡。八奈見杏菜激烈地咳嗽起來。
  ……三次元就是這樣。
  既然這樣我就徹底假裝沒注意到吧。我吹著根本吹不出聲音的口哨,假裝閱覽菜單。
  但我的體恤並未生效,八奈見在我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
  真的假的?為何不乾脆別搭理我。
  「你應該是同班的溫水,對吧?」
  「嗯、嗯。八奈見同學,原來妳在喔。我完全沒注意到耶。」
  嗚哇,我講話完全沒有抑揚頓挫。
  八奈見連耳根子都變得赤紅,抬起眼睛筆直地瞪向我。
  「這、這件事不准告訴任何人!」
  「喔、喔喔,我什麼也沒看見喔。別擔心。」
  「對、就是這樣!溫水什麼也沒看見!」
  八奈見尷尬地挪開視線,站起身。
  雖然這種對待方式好像是我偷窺被抓到,不過是你們兩個比我還晚到餐廳的喔。
  哎,無所謂。我逕自走向飲料吧。再倒一杯冰的飲料讓腦袋冷靜一下吧。
  當我拿著哈密瓜蘇打回到座位時,八奈見仍舊站在桌邊。不知為何她緊張兮兮地數著皮包中的零錢,該不會她身上的錢不夠吧?
  我原本打算不管她直接回到座位上,但是她在桌子前方不知所措,我也無法視無不見。
  ……真沒辦法。這是為了守護我優雅的放學時光。為防萬一,我在心裡先數到十,才對她搭話。
  「那個,妳錢不夠嗎?」
  「咦?」
  不知如何是好的八奈見哭喪著臉,使勁點頭。
  我從八奈見手中取下帳單。真是的,到底吃了多少啊?
  袴田那傢伙,居然點了牛排套餐耶。八奈見也真是的,為了裝淑女而只點了生菜沙拉和濃湯,又因吃不飽而加點漢堡排套餐和甜點,未免也太瞻前不顧後了。
  「沒關係啦,我先幫妳付。星期一還我。」
  唉,我原本還想回程時再買一堆輕小說的。
  話雖如此,我也沒有薄情到已經知情卻對同班同學見死不救。
  「咦?真的沒關係嗎?我對你頂多只知道名字而已喔。」
  沒關係。我只是想要妳早點回去而已。
  ……但是為什麼這傢伙會在我的餐桌對面坐下啊?
  「呃~妳為什麼坐下來了?」
  「謝謝你。對不起喔,看來我好像對溫水有些誤會。」
  她從剛才是不是頻頻對我講話失禮?順帶一提,其實我已經漸漸有點後悔對這傢伙伸出援手了。
  「我想問的是,妳為什麼坐下了呢?」
  因為這很重要,我特地強調兩次。
  然而八奈見卻置若罔聞,只是雙手合十,露出遙望遠方的眼神。
  「草介他啊,是我的青梅竹馬。」
  這傢伙開始談起往事了。
  「小時候,草介為我戴上了白三葉草做的戒指,說要娶我當新娘子……新娘子……」
  八奈見的雙眼霎時淚如泉湧。
  「嗚哇哇哇哇!等等,八奈見同學,妳還好嗎!」
  欸~這傢伙是怎麼了啊。周圍的眼光讓我如坐針氈。
  我逃向飲料吧,隨便選了一種茶包,為她泡了杯茶。
  「總、總而言之,先喝這個,冷靜下來。」
  「謝謝你。這個,很好喝呢……」
  「那真是太好了。好像叫薔薇果茶。」
  我記得貼在一旁的紙上寫著功效。我記得是──
  「好像有美白效果喔。」
  「美白……」
  八奈見忽然自嘲般地輕笑。
  「反正也沒有能秀的對象。」
  別這樣自揭瘡疤。好了,喝完這杯茶,妳就回去吧。
  就在我思考著送客的台詞時。
  「這是您點的特大號薯條,讓您久等了~!」
  「咦?」
  薯條被擺到我眼前。而且不知為何費用記在我的帳單上。
  「吶,這到底是……」
  「華戀是重要的好朋友沒錯。可是、可是啊?她五月才剛轉學過來的喔?你告訴我,草介和我十二年的歲月到底算什麼?」
  噗咻一聲,八奈見用餐巾紙擤過鼻涕,開始一根接一根不停地咀嚼薯條。
  「我再問一次。這份薯條是八奈見同學點的?」
  「草介他明明說過要娶我當新娘,這不過分嗎?他是騙子吧。」
  我受到的對待也很過分吧?
  不過,哎,既然都蹚了渾水了,就奉陪到底吧。我忍耐著不嘆息,翹起腳。
  「妳說的新娘,是多久前的事了?」
  「那時還沒上國小,大概四、五歲的時候吧。」
  那不算數吧?
  「這不算腳踏兩條船嗎?只是因為有個稍微可愛而且胸部又大的轉學生出現,就馬上移情別戀。」
  移情別戀?哦~看袴田長得那樣爽朗俊秀,原來他會腳踏兩條船啊。
  轉學生姬宮華戀的確是個無從挑剔的美少女。
  單論可愛程度,八奈見也許與她不分軒輊,但是論動漫遊戲中足以擔綱第一女主角的光采──我只能說,這是與生俱來的資質。
  我對八奈見感到少許的親近感,同時以小心翼翼的口吻問道:
  「所以八奈見同學和袴田,之前真的有在交往啊?」
  「咦?討、討厭啦,看起來是那樣嗎?從小時候大家都說我們很配。果然看在外人眼中就是這樣子吧。欸嘿嘿。」
  八奈見害臊地按著自己的臉頰。
  咦,這意思不就是……?
  「所以你們沒有在交往嗎?那就根本不算腳踏兩條船了吧?」
  聽見我這句話,八奈見的臉色頓時變了。
  「咦!?可、可是我們幾乎就像在交往啊,要是那個乳牛女沒有突然殺出來,我們現在一定就開始交往了!」
  剛才不是還說她是重要的好友嗎?
  「而且現在還不算真的勝負已定吧。草介會不會在緊要關頭回心轉意呢?」
  「……不,已經完全分出勝負了。」
  我可沒有白讀那麼多戀愛喜劇。我知道這傢伙沒有逆轉的機會。
  我懷著憂傷的心情,啜飲哈密瓜蘇打。
  「這是秘密喔,坦白告訴你,我甚至還和草介一起洗過澡。」
  「那也是四、五歲時的事對吧。」
  他們兩個的進展很快就會超車,妳最好做好覺悟。
  「而且而且!我們雙方的爸媽都認同我們的關係,這個優勢也很大吧。論及婚嫁的時候兩家間的關係──」
  八奈見喋喋不休地逕自說到這裡,眼淚再度不停湧現。
  「嗚哇,又怎麼了!」
  「……婚禮……新娘……原本是我穿的婚紗……乳牛女竟然在我面前炫耀……」
  大概是不由得想像了情敵的婚紗打扮。真受不了,剛失戀的女生情緒都會這麼不安定嗎?
  「……我也知道。如果我早點拿出勇氣,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是、是啊。還要續杯嗎?薄荷茶也不錯喔。」
  「那個有牙膏的味道,我不喜歡……」
  大概是哭了好半晌後情緒鎮定下來了吧。她一邊拭淚,一邊對我面露微笑。
  「對不起喔,突然激動起來。」
  「不會啦,這不要緊。」
  況且該對我道歉的應該不是這一點。
  「我是沒關係。只要草介能保持笑容,我就心滿意足了。只要能當他最好的朋友,就很夠了。」
  「是、是喔……」
  話說回來,八奈見也未免被甩得太慘烈了吧。
  八奈見的話還沒說完。我一面伸手拿取薯條,一面用充滿同情的眼神打量八奈見。
  仔細一想,世上有個字眼很適合用來描述她這種女性。
  ……八奈見杏菜。沒錯,這傢伙正是『敗北女角』。
  
           ◇
  
  發生過這些事之後過了三天。星期一的學校。
  我擦拭濡濕的嘴角,同時關緊水龍頭。
  有人說都市的自來水難喝,也有人認為最近反而變好喝了。不過,很少有人知道,同一棟建築物中不同水龍頭的味道差異。
  我是石蕗高中1年C班的溫水和彥──『有品味』的那種人。
  
  「果然上午就是這邊的自來水最好喝……」
  在第三節課的下課時間,我選擇的地點是新校舍一樓的圖書館前洗手台。
  這裡距離屋頂的市自來水供水塔的距離最遠,氯含量較少。這是考慮到午餐前的胃部負擔的選擇。
  好了,回教室吧。
  我喝得心滿意足,一面計算著剩餘時間和距離,踏上返回教室的路程。要是太早回到教室,會無法應對其他人坐在自己座位上的麻煩事態。
  我慢條斯理地走過走廊,回憶起上星期的事。
  八奈見杏菜。放眼整個年級也算得上相當可愛,在入學典禮上男生們都忍不住議論紛紛。我則是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她和我屬於不同的世界,所以盡量不把她放進視野中。
  那天,到最後我被迫聽她吐苦水直到她滿足。距離上次聽女生說這麼多話,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笑容與淚水,她那靈動變化的表情讓我有時看得出神、有時心驚膽跳。
  哎,到頭來終究是不同階層的人。只要她把我代墊的錢還給我,短暫的緣分也就到此為止。只要這樣想,也算是一段回憶吧。
  我一面確認手錶一面走進教室,距離上課鐘響還有三十秒。太完美了。
  ……我小聲咂嘴。我的座位上還有人占著。
  坐在該處的是燒鹽檸檬。她是田徑隊的成員,曬得一身黑的運動型少女。
  我從國中就知道她這個人。個性充滿朝氣、長相又可愛,非常有人氣,總是有其他人圍繞在她身旁。如果置之不理,直到鐘聲響起她都不會離開吧。
  我繞遠路走過自己的座位,取出為了這種時候而準備的收據,將它扔進了垃圾桶。在我算準的時間點,鐘聲響起了。
  這樣一來,燒鹽應該也會回自己座位了吧。我也快點回座位吧。
  「……?」
  異樣的氣氛讓我停下腳步。為什麼?怎麼都沒有人要回座位?
  該不會──我看向黑板。
  『第四節課 世界史 晚十分鐘上課。同學先自習。』
  ──糟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班上同學完全只當成下課時間延長了十分鐘。
  這下該怎麼辦?我擦著額頭滲出的汗水,站在布告欄前方。
  ……哦~這個月要舉行高中綜合體育大會的餞行會啊。弓術社好像連續三年打進全國大賽。真是了不起。
  我讓心靈回歸虛無,將高中綜合體育大會的日程表從頭讀起。
  開幕典禮7月22日、女排22日~25日、獨木舟競技7月28日~31日──
  「──那我們三個就一起吃午餐嘛!」
  清澈響亮的嗓音震飛了我的注意力。
  這說話聲是姬宮華戀。
  我悄悄地觀察狀況。她正和八奈見與袴田三個人有說有笑。那惹眼的花樣美貌與活潑的個性,確實是洋溢著女主角氣場的美少女。而且,真的很大……
  仔細一看,八奈見神色開朗,笑個不停。
  ……上次那件事讓我有些擔心八奈見,不過她看起來很有精神。也許分手或復合之類的人際波瀾,在陽角的世界只是家常便飯吧。
  「我就算了啦。我可不想當你們兩個的電燈泡。」
  八奈見揶揄兩人般地笑著。
  「不用顧慮這個,因為我們是朋友嘛。」
  「對啊,這麼見外一點也不像妳的作風。」
  「草介,你才應該幫華戀多想一下啦。」
  八奈見似是有所顧忌地用手肘撞了一下袴田。
  「吶,杏菜。」
  「怎麼了嗎?華戀──」
  突然間,姬宮華戀緊緊抱住了八奈見。
  「嗯?怎麼了?」
  「謝謝妳。杏菜果真是我的好朋友。」
  那傢伙在背地裡叫妳乳牛女就是了。
  「真是的,華戀。這裡是教室裡喔?」
  八奈見這麼說著,輕拍姬宮華戀的肩膀。
  哎,如果八奈見已經走出傷痛,這樣也不錯。
  ……當我正要為此安心時,突然發現了。
  被姬宮抱住的八奈見,雙腿不停顫抖,她的雙手擺在背後,交握的十指因為太過用力而發白變色。
  嗚哇,這傢伙完全沒走出來啊。
  「那午休時就到中庭吃飯──」
  「這、這個嘛,那個……」
  姬宮笑臉盈盈地堅持己見,八奈見的臉色轉為鐵青。
  我不由得走向三人,下定決心開口說話:
  「吶,八奈見同學。」
  「「「咦!?」」」
  三個人同時吃驚地看向我。
  又來了。就是這種表情。不好意思喔,背景路人找你們搭話。
  雖然我差點就因此退縮,但我強作鎮定,說出事先想好的台詞。
  「八奈見同學,妳是值日生吧?甘夏老師叫妳去影印室幫忙喔。」
  「咦?喔喔,這樣啊。謝謝你,我馬上過去。」
  八奈見面露吃驚的表情,逃出了姬宮的擁抱。隨後她便轉身準備走出教室,卻好像突然想到什麼似地,回過頭看向我。
  「那溫水能不能來幫個忙?」
  
           ◇
  
  不知為何我正和八奈見並肩走在走廊上,該和她說什麼才好?
  我以眼角餘光打量八奈見。
  八奈見杏菜。髮型輕柔蓬鬆,看起來很有女人味的女生。
  稍微下垂的眼角和稚氣未褪的巴掌臉,充滿了受男性喜愛的要素。
  ……等等,這傢伙明明很可愛。袴田草介那傢伙,為什麼會甩掉她?而且還是青梅竹馬,選她不就好了?
  當然姬宮華戀比她更可愛而且胸部更大,也更引人注目──
  「嗯?我臉上沾到什麼東西了嗎?」
  八奈見歪過頭,毫不設防地直盯著我的臉。
  「咦?啊,沒有啊。」
  ……不妙,剛才我萌生了有點失禮的念頭。
  大概是注意到我的驚慌吧,她自然而然地拉近距離,用只有我能聽見的聲音低語:
  「溫水,你剛才是不是想救我?」
  「我想說,因為妳好像很傷腦筋。也許是我多管閒事了吧。」
  「不會啊,謝謝你。剛才我差一點就要使勁猛抓華戀的胸部了。」
  這傢伙用一臉認真的表情在講什麼啊。
  「你要去哪裡?剛才說老師要人幫忙是假的吧?」
  「甘夏老師叫同學自習,十之八九是忘記影印講義。我想說乾脆去幫忙。」
  社會科教師兼我們的班導師,甘夏古奈美。
  雖然她常常遲到,但授課態度絕非不認真。只是時常記錯上課時間、忘記準備教材、跑錯教室而已。
  而她會宣布自習,通常都是忘了印資料。
  我打開影印室的門,老師的身影一如預料就在房內。不過──
  「嗚哇,這是怎麼了?」
  不分桌面和地板,紙張散落在各處。
  如我所料,甘夏老師就位在這片慘狀的正中央,與影印機陷入苦戰。老師容貌可愛、身材嬌小,高中制服大概也還很合身吧。不過,她這個人該怎麼說──
  「哎呀?八奈見。怎麼啦,上課鐘已經響了──嗚嗄!」
  她踩到紙張而滑跤,整疊講義剎那間彷彿天女散花。
  說傻氣可能還算好聽,總之非常需要別人照顧就是了。
  「我想說也許老師需要幫忙。」
  「哦哦,真是幫上大忙了。幫我影印講義,班上一人一份。」
  一大堆講義散落在地面上……話說哪些才是要影印的講義?
  最後,當我們三個人合力找出講義時,十分鐘的自習時間早就過了。
  「老師,這個上課範圍沒搞錯嗎?今天不是要開始上中國史嗎?」
  「喂喂,雖然不曉得你是誰,不過你上課認真點。二年級的7月課程是拜占庭帝國。我會好好教導其中的萌點。」
  「老師,現在這堂是1年C班的課喔。」
  而且我是妳帶的班級的學生。
  「咦咦咦!?」
  嘩啦啦。好不容易收集整理好的講義又從甘夏老師的手中滑落。
  「別擔心!還有四十分鐘!在那之前我會準備好講義!稍微等一下!」
  那時候這堂課也結束了吧。
  甘夏老師先是再度絆倒,隨後便慌慌張張地奔出影印室。
  ……暴風過境。我們被老師的氣勢所震懾,這時才回過神來。
  「總之,先整理這房間吧。」
  「也對。甘夏老師還是老樣子呢。」
  我們默默地整理房間,總覺得有些尷尬。和女生兩人一起待在沒有其他人的影印室,到底該說些什麼才好?
  ……話說回來,有件要緊的事。我輕咳一聲,對八奈見搭話:
  「那個啊,星期五幫妳代墊的那些錢。」
  「啊,對喔。我現在沒帶錢包,午休時到舊校舍旁邊的逃生梯來找我,可以嗎?」
  「咦?喔喔,會還錢就好,就這樣說定了。」
  在教室和不起眼的我有所牽扯,她大概不想讓同班同學見到這種場面吧。更何況是在甩了她的男人面前。
  我心情有些消沉,把收集好的講義遞給八奈見。
  八奈見將講義的下緣敲在桌上,讓整疊紙張變得整齊。
  「……溫水也注意到了吧?那兩個人開始交往了。」
  她用毫無起伏的語氣說道。
  定睛一看,八奈見的眼神失去光芒,有如機器般持續將講義在桌面上敲出咚咚聲。
  「呃~是有這種感覺啦。話說那個講義夠整齊了吧?」
  「你也聽到他們兩個找我一起吃午餐了吧?正常來說會找我嗎?」
  她拿著講義的手愈來愈使勁。
  「……吶,他們是不是故意整我啊?是不是故意在我眼前曬恩愛?」
  最後八奈見把整疊講義都捏皺了。
  「不會啦,那個,我和袴田之前在分組課程上同組過,他真的是個好人喔?他不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啦。」
  「就是說嘛。草介不是那種人嘛。」
  「嗯,沒錯沒錯。」
  「草介就跟天使一樣,很有弟弟的感覺喔。像是小時候的照片,可愛到讓人以為是天使,要是放上社群網站絕對會爆紅喔。欸嘿嘿。」
  八奈見陶醉地閉起眼睛,向回憶的世界啟程。
  不知過了多久,當八奈見的眼睛再度睜開時,黑色的火焰在眼中顫動。
  「……我懂了。所以說,就是華戀吧。華戀才是惡魔。」
  「咦?」
  「為了讓我不靠近她的男人,想讓我徹底屈服。」
  「呃~那是不是妳想太多了?」
  「虧我把她當作死黨。她就是用那成長得肆無忌憚的身體勾引草介……」
  我之前就想問了,妳們兩個真的是好友嗎?
  「那特大號的袋子裡頭就裝著黏糊糊的惡意。對吧?溫水也這麼認為吧?」
  別徵求我的同意。對我來說那兩個袋子代表了夢與希望。
  啊啊,老師。能不能早點回來啊?當我求助般地投出視線時,房門恰巧開啟。
  「太好了。老師──」
  「拜占庭萬歲!」
  情緒異樣高昂的甘夏老師走進室內。我滿心都是不好的預感。
  「請問老師怎麼了?」
  「因為啊,仔細一想我根本沒有備一年級的課。所以,我原本想說到辦公室混過這一節課。」
  這個人為什麼能滿臉笑容地說出這種話啊?她應該出社會了吧?
  「不過,我發現就算沒有教材,我還是能教導一年級的小鬼頭們拜占庭帝國的萌點。好了,我們馬上回教室去。」
  「……老師,請好好教課。」
  我剛才為什麼會希望這個人快回來啊?
  「如果是二年級的內容,我已經準備萬全了喔?」
  「上課就教課本的內容啦。好嗎?老師一定能辦到的。」
  「咦~可是我都沒備課耶,真的行嗎?」
  「不要問行不行,不行也要做。」
  我不負責任的激勵不知為何打動了老師。甘夏老師握緊了小小的拳頭。
  「我知道了,老師會試試看。雖然我忘了帶課本。」
  「等等,課本還是要去拿才行。」
  「你好親切喔。不過現在已經上課了,快回自己的教室喔。」
  「我是妳班上的學生。」
  ……老師。我已經吐嘈到累了,可以回教室了嗎?
  
           ◇

  當天午休,我在約好碰面的場所──逃生梯坐下。
  原來學校裡還有這種地方啊。我敬佩地環顧四周。
  不但能阻擋來自外界的視線,也不會有閒雜人等經過的私密空間。入學後四個月,我也差不多對研究自來水感到厭煩了,當作下課時間的避風港真是再適合不過了。
  也不曉得八奈見那傢伙啥何時才會到,我就先吃麵包吧。
  「啊,溫水你在這裡啊。」
  八奈見從樓上往下走來。我不經意地抬頭仰望,白皙的大腿頓時闖進眼中,讓我連忙轉開臉龐。
  「呃!別誤會,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八奈見也不管我為何慌張,逕自在我身旁坐下。
  「救救我。」
  一坐下,八奈見立刻這麼說道。
  「華戀說放學之後要三個人一起去唱卡拉OK。」
  ……卡拉OK。陽角專用的歌唱遊戲。居然需要救助,看來那果真是危險的遊戲。
  「咦?要去就去啊。」
  聽了我理所當然的回答,八奈見面露絕望的表情,抱頭喊道:
  「我會被迫聽他們兩個合唱耶!溫水,你是叫我去死嗎!?」
  這種事我哪知道。
  「我又沒去過什麼卡拉OK,妳講的這些我也不懂。」
  「啊。」
  八奈見的表情蒙上陰影。
  「那個……對不起,我一點都不曉得你的狀況是這樣……真的很對不起。真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好……」
  咦?暫停暫停。別那樣道歉。喂,妳別這樣。我會哭出來喔,快住手。
  「這部分真的別在意。話說,那個,上次幫妳代付的錢……」
  「雖然他們兩個都說,一切照舊別在意。」
  喂,八奈見那傢伙打開便當盒了耶。她打算在這裡吃飯喔?
  「是喔。哎,只要妳不勉強自己,也沒關係吧?話說回來,上次欠的錢……」
  「跟你借錢的那天晚上很晚的時候,他們跟我報告說正式開始交往了。」
  沙沙沙。她用筷子使勁戳著芋頭。
  「……在那之前,他們到底在哪裡做些什麼事呢?」
  「呃,沒什麼啦,只是碰巧晚了一點聯絡吧?」
  「那天晚上,草介的姊姊傳了訊息給我。說她聯絡不上草介,想問是不是跟我在一起。」
  「哦……」
  救命啊。
  我只能直盯著眼前的咖哩麵包。
  「是不是在做些不方便接電話的事啊──是不是啊──」
  不停被戳刺的芋頭慘遭粉碎。
  「一、一定是因為手機的電力用完了吧~我也常常發生。」
  「嗯,就是說嘛。我要相信他才可以……雖然我也不知道要相信什麼才好。」
  我也不知道這段時間有什麼用意。
  八奈見垂著頭過了好半晌,終於抬起臉。
  「抱歉喔,我一個人講個沒完。」
  「啊~嗯。沒關係啦。聽妳講一下沒關係的。」
  「謝謝你,溫水。這種話我也不能講給朋友或認識的人聽,我很高興。」
  我連認識的人都還算不上嗎?
  「午休快要結束了。先吃飯吧。」
  我們的關係就連認識都算不上,共通的話題僅止於熱戀情侶和眼前的午餐菜色。聽了我的提議,八奈見露出疲憊的笑容。
  「……也對,飯還是得吃。」
  午餐時間默默地開始了。
  我很快就把咖哩麵包塞進肚子裡,斜眼看向八奈見。我居然會和女生肩併著肩吃午餐啊。
  對階級頂層的那些人來說,不管是甩人還是被甩,肯定只是家常便飯吧。
  八奈見長得這麼可愛,肯定也曾經甩過別人。而這次輪到她成為被甩的那一方。
  這在她的人生中想必是無可避免的必經之路,同樣的事情日後肯定還會再三發生吧。和我不一樣。
  「那個,八奈見同學妳……」
  不由自主地開了口,連我自己都驚訝。話說,我還沒想好後半句。
  「那個,妳在男生之間人氣很高。那個,粉絲人數一定比姬宮同學還要多吧。嗯。」
  短短一瞬間,八奈見納悶地看著我。又是這種表情。要是聽見電視突然傳出自己的名字,大概就會露出這種表情吧。
  「那個~你是在安慰我,對嗎?」
  「啊~嗯。抱歉,說了些奇怪的話。當我沒說。」
  嗚哇,搞砸了。早知道就不要從背景跳出來了。
  當我深感後悔時,聽見了輕笑聲。
  八奈見那柔和的笑靨,讓我不由得害臊地挪開視線。
  「謝謝你。看來我對溫水還有很多誤會沒解開。」
  語畢,她把還完好無缺的芋頭送進口中。
  ……看來誤會根深蒂固。我在她心中到底是何種形象?
  「既然這樣,是不是差不多該把錢還我了?這是那天的收據。」
  「嗯,那次真的很謝謝你,真的幫上大忙──」
  接下了收據,八奈見的動作戛然而止。
  「怎麼了?」
  「好奇怪,金額是不是變高了?」
  「八奈見同學後來又加點了西瓜鬆餅吧?有冰淇淋點綴的那種。」
  「嗯。」
  「而且最後還叫了涮豬肉生菜沙拉烏龍麵。」
  「吃生菜沙拉又不會胖。」
  妳對生菜沙拉的信賴度,我不討厭喔。
  既然她也承認她自己點過了,那就請她還錢吧。
  八奈見的視線在我伸出的手掌與收據之前來回游移,最後做好決定般點了點頭。
  「……舉例來說喔。如果溫水你願意的話,我可以用其他東西代替嗎?」
  「用其他東西代替?」

 


《敗北女角太多了!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