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會櫃台1-試閱.jpg

又到了新書試閱的時間~~

今天要帶來的是榮獲第27回電擊小說大賞《金賞》

《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1》h48

為了追求穩定的生活,亞莉納選擇成為了公會的櫃檯小姐(公職)

然而定時打卡上下班的生活卻沒有成為常態,因為……

那些冒險者裡面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要是他們遲遲不把迷宮攻略完,櫃檯小姐就要每天過著業務炸裂的加班生活──

這跟亞莉納的初衷完全背道而馳啊~~

亞莉納:看不下去,我自己上(捲袖子)

 


 

 

   1
  
  櫃檯小姐亞莉納‧可洛瓦喜歡平穩的生活。
  她不想住豪宅,沒興趣成為有錢人或與有錢人結婚,也不想擁有波瀾萬丈的人生。她只想過普普通通的小日子,有適度的個人時間,每天靜享心靈的安樂。
  因此她選擇成為櫃檯小姐。每天負責目送冒險者們前往危險的迷宮。這工作不但安心、安全,而且因為是公職,所以不必擔心失業和收入。
  沒錯,打從成為櫃檯小姐的那一刻起,亞莉納就確實地得到了平穩的人生。
  當冒險者們不分晝夜地在危險的迷宮中賭上性命與人生時,亞莉納可以穿著可愛的櫃檯小姐制服,笑咪咪地在任務櫃檯前接待客人,好整以暇地處理文書工作,等下班時間一到,就立刻回家──
  亞莉納原本是這麼想的。
  直到成為櫃檯小姐的那一刻為止。
  「下一位請!!!」
  亞莉納以與理想差距百倍的低沉聲音,近乎咆哮地怒吼著。
  她黑色的長髮亂糟糟的,儘管瀏海垂落在臉上也沒空撥開,宛如惡鬼般瞪著冒險者們。此時此刻,見不到優雅的櫃檯小姐,也見不到好整以暇處理文書工作的人。
  「下一位客人!!請!! !!」
  亞莉納的咆哮聲穿梭在大批冒險者之中。
  絕非是因為生氣。總是笑容滿面地處理冒險者的申請、溫柔地目送冒險者出發的櫃檯小姐,不可能會這樣嘶吼。但現在不是說那些的時候。因為不大聲咆哮的話,就沒人聽得到她的聲音,櫃檯業務就無法繼續進行。
  大都市伊富爾中有複數的冒險者服務處,其中規模最大、業務最繁忙的伊富爾服務處,如今擠滿了冒險者,變得寸步難行,而且嘈雜得像在戰場一樣。
  「總算輪到我了。」
  然而在被擠爆的服務處內,一名冒險者回應了亞莉納的嘶吼,無視於現場情況緩步向前。
  那是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攻擊手。鐵製的重裝鎧甲炫耀似地發出響亮的聲音,揹在背上、經年使用的黑色戰斧反射著幽暗的光芒,看得出是位身經百戰的冒險者。
  「你看、那是……」
  「那不是『暴刃坎茲』嗎……!?」
  「哇!他不是公會的精英嗎!我第一次看到本人耶!」
  後方的冒險者們認出男人的身分,大廳頓時一片嘩然。
  被稱為坎茲的男人頭上戴著鐵製頭盔,看不見五官,但是一見到那把黑色戰斧,亞莉納立刻認出他是誰。戰斧上刻有太陽狀的特殊魔法陣,正微微閃爍著光芒。戰斧本身也散發著與市面上流通的量產武器截然不同、不是這個時代的鍛造技術能製造的物品的氛圍。
  就武器來說,那是最高級別的「遺物武器」,不是一般的冒險者能隨意取得的物品,必須深入危險的迷宮、打倒凶暴的魔物才能得到,是獨一無二的珍寶。
  但就算沒有那種顯眼的特徵,亞莉納畢竟是每天面對許多冒險者的櫃檯小姐。就算再不願意,也會記得知名冒險者的長相──
  (不要慢吞吞的快點過來啦──────!)
  她看著男人時,腦中只有這個想法。同時,也痛恨起自己的運氣不好。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另外四個窗口。然而為什麼「愛現歐吉桑」專挑這種忙得要死的時候來我的窗口啊!
  儘管腦中瞬間閃過了刻薄的言語,亞莉納仍不動聲色地在臉上堆起營業用的笑容,稍微甩了一下蓬亂的頭髮,以高幾個音階的聲音開口:
  「歡迎光臨。請選擇您想承接的任務。」
  「貝輔勒地下遺跡,二樓守層頭目『地獄火焰龍』的討伐任務。麻煩妳了。」
  噢噢!注視著坎茲一舉一動的冒險者們喧嚷起來。
  「公會的精英隊伍總算要出手討伐地下遺跡的頭目了!」
  「攻略終於到尾聲了呢……!」
  「沒有暴刃坎茲殺不死的魔物!」
  坎茲挺著胸脯,滿意地聽著冒險者們的話語。他胸前的鎧甲上刻著一對交叉的劍,正燦然生輝。那是冒險者中經千挑萬選的強者才能加入的隊伍《白銀之劍》的象徵。
  「看樣子我們深受期待呢。畢竟是經過這麼久都無法攻略完的迷宮。會找我們白銀出馬,也是莫可奈何的事呢。」
  「嗯嗯,是的。」
  亞莉納隨意地回應著,快手快腳地準備任務用的委託書。同時忍不住以坎茲聽不到的細微音量嘟噥。
  「攻略太慢了啦──!」
  「?」
  「不,什麼事都沒有。那麼,假如是四人一組承接任務,請出示二級執照;假如是單獨承接任務,請出示一級執照,並請您在委託書上簽名。」
  亞莉納很快地把固定臺詞說完,將委託書遞出。儘管她希望坎茲快點簽名,但對方卻只是得意地在頭盔底下哼了一聲,並沒有拿起羽毛筆。
  「我可是《白銀之劍》哦。既然妳是櫃檯小姐,就算不看執照,也知道我的階級吧?」
  煩死了────
  「是的,我當然知道。但不論階級如何,冒險者們與危險為伍的事實仍然不變──」
  亞莉納忍住煩躁,努力維持笑容。
  「──為了不讓冒險者暴露於生命危險之下,確認冒險者的階級是否與迷宮的難度匹配,是櫃檯小姐的工作。要求出示執照,是為了保護冒險者的安全。」
  她當然知道坎茲的等級。光是遺物武器戰斧,就足以說明他的身分了。
  很久以前,這片大陸曾經極為繁榮,但住在這片大陸上的「先人」們,卻在一夜之間全部消失。遺物武器正是那些先人所留下的「遺物」之一。以高度技術製作的遺物武器,不論是攻擊力、耐久度或是強度,都並非現代武器能相提並論的。
  坎茲就是使用那遺物武器,一如暴刃的外號凶暴地斬殺了許多頭目的《白銀之劍》的優秀前衛,冒險者執照是二級。
  但是依公會規定,不出示執照,就無法接任務。
  「……是嗎?那……」
  即使有亞莉納誠懇又仔細的說明,坎茲仍然有點不滿。他脫下頭盔,放在櫃檯上,露出高鼻深目、有著濃密絡腮鬍的臉。
  「這樣如何?」
  「請出示執照。」
  「……我是坎──」
  「請出示執照。」
  「……」
  「請出示執照。」
  到了第三次,坎茲總算放棄擺架子,乖乖拿出執照。管他是精英還是什麼暴刃,亞莉納必須把所有大廳中還在等待的冒險者處理完才行。
  「……哼,新人嗎?……那就沒辦法了。」
  亞莉納看了一眼放在櫃檯上的銀色執照。
  「感謝您的配合。那麼您是以團隊的形式前往第二層。請在確認過委託書中的內容後簽名。」
  亞莉納不由分說地把羽毛筆及委託書向前推,坎茲只好不情不願地在文件上簽了名。
  「那麼祝您一帆風順!」
  接過簽完名的委託書後,亞莉納向坎茲露出營業用笑容,隨即將委託書放入旁邊的盒子裡。其實文件上還有尚未處理完的部分,但是只要看看後方排隊等候的人龍,就知道自己並沒有時間。
  「久等了,下一位!」
  
   2
  
  夜闌人靜。白天時伊富爾服務處的喧囂,就像是一場夢似的。
  儘管營業時間早已結束,但服務處後方的辦公室中仍然亮著燈火。
  辦公室中擺放著不少辦公桌,每張桌子上都堆放著許多文件,亞莉納正趴在文件堆得特別高的桌子上。
  「啊……好累啊……」
  她細弱蚊鳴地自語著,把處理完的委託書放在由文件形成的小山上。
  雖然櫃檯小姐的接待業務已經結束了,但亞莉納仍然穿著公會發給的制服。反正四下無人,亞莉納脫下短靴,把黑長髮綁成馬尾,夾起瀏海露出整個額頭。桌子上放著冒險者的好朋友魔法藥水。雖然這基本上是受傷時喝的恢復藥,但人們認為它也有少許的提神效果。
  其他的櫃檯小姐早就回家了,只有亞莉納仍留在職場獨自處理龐大的業務。沒錯,這是降臨於沒有在上班時間內完成業務的員工的考驗──即使超過上班時間,仍然必須工作的「加班」。
  即使早一秒也好,想盡快回家。儘管亞莉納以「認真模式」拚命工作,但視線另一頭的未處理文件,仍然是座小山。
  「好想回家……」
  亞莉納喃喃自語著。
  想回家。想回自己的家。想窩在家裡足不出戶──亞莉納努力按下接連湧上心頭的哀號。不把這個統計作業處理完,是無法回家的。
  除了要把白天時只做到一半的委託書處理完,亞莉納還必須把伊富爾服務處今天的任務件數統計出來才行。
  亞莉納在十五歲時成為櫃檯小姐,到今年已經是第三年了。會把重要的統計業務交給她這個資歷尚淺的菜鳥做,是有原因的。因為若遇到像今天這樣白天擠滿人潮的情況,這項業務註定要加班才能完成,而其他前輩會因為不想加班互相推託,最後推到亞莉納手上。
  「……」
  我也不想加班啊。不講道理的世界使亞莉納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她猛地拿起能強迫讓人類打起精神的魔法飲料,也就是魔法藥水一飲而盡,看向還沒處理完的、份量足以殺人的文件小山。那沒有希望也沒有夢想的無情高度,使亞莉納心中充滿絕望。
  「感覺根本做不完……」
  就算以魔法藥水勉強提神,人類的活力還是有極限的。最近這幾天,需要加班處理的文件不減反增,根本處理不完。
  「全都是……那傢伙不好……!」
  亞莉納詛咒般地低語,拿起一張特別放在旁邊的委託書。
  那是白天時坎茲簽過名的委託書。討伐貝輔勒地下遺跡最底層的守層頭目『地獄火焰龍』的任務。可以說這傢伙就是讓亞莉納加班的元凶。
  正因為無法打倒這魔物,地下遺跡的攻略進度才會停滯不前。只要打倒所有樓層的守層頭目,迷宮中的魔物就會一哄而散;相反的,只要守層頭目一直沒被打倒,魔物就會一直被吸引過來。
  而魔物一多,冒險者也會被吸引過來──因為冒險者的主要收入,正是打倒魔物後,公會支付的酬勞。
  迷宮即將被攻略完畢時,冒險者們會搶在最後一刻前盡可能多賺一點,爭先恐後地接任務。結果就是變成今天這樣,白天的服務處擠滿了人,晚上則不得不留下來加班處理沒完成的工作。
  話雖這麼說,不過這種地獄般的生活通常會在幾天內結束──可是這次的地獄火焰龍太過棘手,因此亞莉納的加班地獄已經持續將近一個月了。
  「這全都是……」
  亞莉納咬著嘴唇。
  直到貝輔勒地下遺跡的攻略受阻為止,亞莉納的確享受著平穩的櫃檯小姐生活。處理固定的業務,準時下班回家,好好睡一覺消除疲勞,然後清爽地迎接早晨來臨,精神抖擻地出門上班。
  然而,自從地獄火焰龍出現、讓她加班不斷後,亞莉納每天只能隨便吃點東西填飽肚子、倒頭就睡、瘋狂加班,重複著戰戰兢兢的生活。就連假日也得來上班,但只要那地獄火焰龍還在,這無間地獄就無法結束。
  明明好不容易從事了是能一輩子安穩生活的工作──都是因為無限加班的緣故,亞莉納覺得自己離夢想中的平穩生活愈來愈遙遠了。
  「……好痛苦……」
  亞莉納也明白。使自己痛苦的加班,不是出於任何人的惡意。
  頭目、魔物、蜂湧而來的冒險者,大家都只是拚了命地想活下去。
  再說,先人們遺留在這片土地上的遺跡裡,不只有高價的遺物,還有許多先人寶貴的知識與未知的技術。冒險者們在迷宮中探險的成果,能把那些知識與技術回饋給伊富爾的居民,使人民的生活更豐足。
  事實上,大都市伊富爾的發展,確實與冒險者們在迷宮中取得的成果息息相關。身為伊富爾的居民之一,亞莉納必須好好感謝經常與危險相伴的冒險者們才行。
  ──可是啊。可是那些終究只是表面話,到頭來,不論城市發展得多好,亞莉納的加班量都無法減少。
  「啊……不行。到極限了。」
  亞莉納低聲喃喃,緩緩拿出新的委託書。
  只要撐到地下遺跡被攻略完就好了,亞莉納一直如此告訴自己,拚命忍耐。
  加班只是暫時的,就像突然襲來的暴風雨一樣。只要迷宮被攻略完畢,就會雨過天晴,恢復平穩又安定的生活。所以在那天到來以前繼續加油吧──一直以來,亞莉納都是如此咬牙撐過加班地獄的。
  可是──這次的加班地獄太長了。實在是長到不行。亞莉納已經撐到極限了。
  「那些傢伙……!連一隻頭目都打不倒的無能冒險者們……!!!」
  亞莉納說著,從制服口袋中掏出一張暗藏已久的卡片。那閃爍著金色光芒、有些厚度的卡片,是櫃檯小姐原本不該持有的一級冒險者的證明。
  即使在公會中,也只有不到一成的上位高手才能持有的一級執照。對亞莉納來說,這是讓加班消失的、被封印至今的終極手段。不論使用這張卡片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假如眼前的文件山能因此消失,亞莉納全都無所謂了。
  「只要、只要這傢伙消失的話……!」
  『獨自討伐貝輔勒地下遺跡二樓的守層頭目『地獄火焰龍』。』
  因為疲勞而失去光芒的亞莉納的雙眼,微微地亮了起來。那光芒逐漸凌厲,翡翠色的雙眸中明滅著宛如盯上獵物的掠食者般的殺意。
  「──我絕對要,準時下班……!」
  
   3
  
  很久很久以前,這片赫爾迦西亞大陸上的先人們過著繁榮、和平且富足的生活。
  據說,他們得到赫爾迦西亞大陸自古以來傳承的「神」的祝福,擁有高度的知識與技術,建立了現代無法想像的高度文明國家。他們以神之名,將國家命名為「神之國度」。
  可是先人的蹤影卻在一夜之間忽然從大陸上消失,毫無預兆地滅絕了。先人消失後,魔物蜂湧而出,在大陸橫行,原本和平富足的神之國度,一朝成為誰都無法踏入的危險地帶。
  兩百年前,有一群勇敢的人踏上如此危險的地區,開始攻略大陸。沒錯,與魔物戰鬥、深入遺跡,重建人類城市的人們。他們正是「冒險者」。
  「──什麼冒險者嘛……明明就是連一隻頭目都無法打倒的廢物……!」
  赫爾迦西亞大陸東方,貝輔勒森林的深處。通往地下遺跡──貝輔勒地下遺跡的入口正大開著。
  亞莉納一個人走在公會建議應由四人組隊攻略的A級迷宮的最底層,一邊絮絮叨叨地口吐怨言,一邊前進。
  「根本不知道我為了加班……有多痛苦……!」
  先人建造的遺跡中,會出現能提升魔力的乙太,魔物們便是為了追求那些乙太而聚集過來。結果,蘊藏著珍貴先人智慧的遺跡,卻淪落為危險魔物們的巢穴。
  「……加班什麼的太可惡了……」
  亞莉納朝著樓層最深處前進。道路兩旁偶爾會出現從兩百年前維持至今仍然不滅的燭光,或是崩落在地上、口中啣著不可思議燐光石的雕像。這些全是以先人的高度技術製造的珍貴遺物,帶回去的話肯定能換到許多金錢──但亞莉納連看都不看那些寶藏一眼,只是快步地前進。
  「……加班什麼的太可惡了……」
  她身上穿的並不是平常的櫃檯小姐制服。她身披有大型帽兜的斗篷,把帽兜壓得很低,將臉完全遮住。手中不但沒有像樣的武器,身上也沒有穿戴護具。假如有其他冒險者在場,一定會緊張地阻止她繼續前進吧。
  但是這裡除了她以外,沒有其他人影。
  樓層最深處、乙太最濃厚的場所是樓層頭目的所在之處,通稱「頭目的房間」。為了占據乙太濃厚的區域,魔物們會互相爭奪地盤,從弱肉強食中勝出的魔物出世後,其他魔物就不會再接近此處。同樣的,對自己的實力沒有信心的冒險者,也不敢貿然接近這裡。
  「加班什麼的──」
  突然,亞莉納停下了腳步。因為一扇巨大的門出現在她面前。亞莉納打開沉重地、不斷滲出濃烈乙太的門扉後,一陣陣蒸騰的熱氣迎面撲來。
  門的後方,是寬闊的圓形廣場。
  這肯定是古時候舉行大型儀式的場所。但如今,這個儀式場被巨大的火龍占據,而那火龍正一面咆哮,一面狂暴地活動著。
  最底層的守層頭目,地獄火焰龍。
  「可惡,居然這麼強……!不能想辦法接近牠嗎!」
  「就連魔法也會被鱗片彈開……!」
  一隊冒險者正因火龍的強大而陷入苦戰。他們的護具上刻著一對交叉的劍──是《白銀之劍》的成員。白天時來接任務的坎茲也在其中。
  「我的戰斧居然不管用……」
  坎茲完全不見白天來承接任務時的氣焰,只是茫然地仰頭看著守層頭目。他自豪的遺物武器戰斧出現多處缺損,可是火龍的鱗片卻毫髮無傷。
  「不要放棄,坎茲!快站起來啊!」
  負責防禦的盾兵青年舉著巨大的盾牌,一面保護坎茲,一面激勵他。可是情況似乎不怎麼樂觀,只見盾兵青年苦著臉,看向地獄火焰龍。
  「強到連遺物武器都不管用……這傢伙吃了遺物吧……!」
  吸收更多更高濃度的乙太,能使魔物變得更強,但雖然極其稀少,也存在魔物誤吞遺物的情況。雖然絕大多數的魔物都會因遺物強烈的力量而喪命,但偶爾也會出現倖存下來的個體,得到堅韌肉體與豐沛的魔力,成為比被乙太吸引到迷宮時完全無法比擬的強化種。
  「不、不行,我已經……」
  儘管明白這個道理,可是剛才的衝擊太大,不只鬥志,坎茲連信心都喪失了。攻略迷宮頭目時不可或缺的前衛,再也無法振作了。
  盾兵青年見狀,迷惘了一秒後,苦澀地做出決斷。
  「……情況太糟了。暫時撤──咦?你是誰!?」
  亞莉納從準備撤退的精英隊伍中間穿過,筆直地朝著地獄火焰龍前進。盾兵青年見狀臉色大變:
  「等、等一下!你想做什麼!你的護具那麼薄,會被燒焦──」
  
  「──發動技能,〈巨神的破鎚〉。」
  
  亞莉納打斷青年的制止之聲,低聲呢喃道。下個瞬間,走向火龍的她腳下出現白色的魔法陣,奇妙的白光將她整個人包圍。亞莉納向前伸出手掌,一把巨大的戰鎚憑空出現。
  「技能!?」
  「等一下,那是什麼技能!?我從沒看過能變出武器的技──」
  亞莉納無視身後精英們驚愕的聲音,握住戰鎚,擺定架勢。
  那戰鎚極為巨大,全長與亞莉納差不多高。鎚頭的部分有以高度技術鑲嵌的精巧銀色花紋,每道花紋都亮著白光。鎚頭一邊是平面,另一邊是能提高殺傷力的尖銳鳥喙狀構造。
  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市面上流通的武器。
  「……就是你啊……該死的臭龍……」
  亞莉納低聲嘟噥著,走到地獄火焰龍的正前方站定。儘管那戰鎚看起來相當沉重,似乎需要極大的力氣才能拿起,但亞莉納卻舉重若輕地將其擱在肩上。巨大的戰鎚與她嬌小的身材,看起來極為不相襯。
  也許是突然察覺到了殺氣,地獄火焰龍轉頭面向亞莉納,咧開足以一口吞下她的巨嘴,露出銳利的尖牙。灼熱的火焰從牠嘴角洩出,光是鳴叫聲似乎就能把人吹跑。可是亞莉納仍絲毫不畏懼地瞪著火龍。
  咕嘎啊啊啊啊啊!!
  火龍咆哮起來,使儀式場為之一震,並且大大地張口,準備噴出能燒盡一切事物的「地獄火焰」。
  「喂、喂!妳快閃開!想找死嗎!」
  「……都是因為你……一直沒被打倒……!」
  亞莉納猛地將頭抬起。
  「我的加班地獄才會結束不了啦!!!」
  火龍的烈焰噴發而出。「哇啊啊!」正當白銀的成員緊張地四散逃逸時,亞莉納卻面向火焰,腳往地面用力一蹬。
  啪嚓!儀式場的石頭地面被亞莉納踏出裂痕。藉著那超乎常人的腿力,嬌小的身影輕鬆飛上將近天花板的高度,避開熊熊的業火。
  接著,她揮動巨大的戰鎚──
  「去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飽含強烈恨意的怒吼,砸向造成她無止無盡地加班的元凶地獄火焰龍的顏面。
  砰!沉悶的聲響迴蕩,儀式場劇烈地搖晃起來。氣勢萬鈞的一擊使那刀槍不入的堅硬鱗片化為碎粉,將火龍龐大的身軀打飛,火龍直直地撞上牆壁、在牆上製造出巨大的凹洞,而後滑落在地面上,不住痙攣。
  「「「「……………………咦?」」」」
  儀式場安靜了下來,幾道傻怔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即使陷入苦戰,也無法傷及地獄火焰龍一根毫毛的隊員們,每個人都怔怔地張著嘴,因眼前難以置信的光景而失去了言語。
  方才正與這地獄火焰龍戰鬥的,不是普通的隊伍。是由冒險者中千挑萬選的強者組成的精銳部隊《白銀之劍》。集結如此戰力的隊伍也束手無策的強大頭目,卻被眼前陌生的小個子冒險者一鎚打飛了,簡直豈有此理。
  然而亞莉納完全不理會那凍結的氣氛,進一步上前追擊,毫不留情地舉起戰鎚,對著倒在地上痙攣的地獄火焰龍一通鎚打。
  「都是!因為你!才害我要一直加班!」
  帽兜下傳出憤怒的咒罵聲。喀鏘!砰咚!每當沉悶又震撼的聲音響起,火龍巨大的身體就有如布偶般左彈右跳。
  「我也!不想!加班啊!」
  不停砸下的戰鎚將地獄火焰龍的角打斷了。不對,牠已經被打到幾乎看不出原形,應該說是粉身碎骨了。
  「也該讓我準時下班了吧!你這──」
  單方面地痛毆地獄火焰龍的亞莉納似是要給牠最後一擊,微微地蹲下身子,蓄積力量,高高舉起戰鎚。戰鎚上散發出更加眩目的技能之光。
  「──該死的東西────────!!!」
  最後一擊貫穿了頭目的腹部。地獄火焰龍忍不住將身體向後仰,痛苦地發出臨終的吶喊。最後,牠的雙眼失去光芒,頭一歪,身體化為粉末,瞬間消散無蹤。
  沉默。
  正當在場其他人都說不出話、儀式場被寂靜壓倒性地支配時,咕咚,重物墜地的聲音響起。一顆赤紅色的水晶出現在地獄火焰龍消失之處。紅水晶內有太陽狀的魔法陣,應該是被火龍誤吞的遺物。
  可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心情多看那貴重的寶物一眼。全體的視線,都緊盯在以帽兜遮住臉龐的小個子冒險者身上。
  我們剛才的苦戰到底算啥──目睹了那不像人類的怪力之後,他們只能茫然地原地發呆,在心中如此自問。
  
   ****
  
  擔任《白銀之劍》盾兵的傑特‧史庫雷德,維持方才舉起自己愛用遺物武器的姿勢,怔怔地看著眼前的光景。
  視線的另一頭,是以帽兜遮住臉龐的小個子冒險者。儘管他展現了壓倒性的力量,單方面痛打、消滅了地獄火焰龍,卻對滾落一旁的遺物絲毫不感興趣,只稍嫌不滿足似地哼了一聲,轉動了下手臂。前所未見的巨大戰鎚也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從頭到尾,眼前發生的一切,傑特全都無法理解。
  「……騙人……的吧……」
  他總算擠出了這句話。
  傑特是《白銀之劍》的盾兵,總是在最前線攻略迷宮。不但負責吸引敵人的攻擊,保護同伴,同時也是指揮全局的司令官。到目前為止,他曾與許多強者並肩戰鬥,自認比誰都清楚那些高手的實力。但就算是這樣閱人無數的他,也從來沒有見過如眼前的小個子冒險者般壓倒性的攻擊力。
  「……處……『處刑人』……」
  坎茲小聲地道。
  「……處刑人?」
  「你不知道嗎?傳說中,會突然出現在攻略不下的高難度迷宮裡,單獨討伐頭目,把整座迷宮強行攻略完畢的謎之冒險者……!」
  「單……單獨討伐!?」
  一般來說,冒險者都是四人一組對抗魔物。強化過防禦能力的盾兵負責吸引敵人的注意力、補師負責治療負傷的隊友、使用近戰武器的前衛擔任主要攻擊手進行特攻、使用魔法的後衛則幫前衛開路,進行援護攻擊。
  人數不多也不少,是為了在狹窄的迷宮裡戰勝強敵,兩百年來經歷過許多錯誤嘗試後歸結出來的,最有效率的陣容。
  特別是在對付迷宮中最上位的守層頭目時,補師和盾兵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單獨討伐守層頭目,可說是有勇無謀的行為。
  然而,傑特確實親眼看見了。拿著巨大戰鎚的前衛,獨自與守層頭目正面對峙,不依靠其他人的力量,單方面屠殺了守層頭目的場面。
  「……」
  傑特再次看向「處刑人」。
  那身分不明的冒險者,無視其他一流冒險者的困惑,只是凝視著化為粉塵的地獄火焰龍,喃喃自語。
  「這樣一來,明天應該就能準時下班了……」
  那人說完便轉身,從傑特身旁經過,朝儀式場的門口前進。
  「!」
  錯身而過時,那斗篷輕輕地掠過了他。那瞬間,傑特那比其他人優秀些許的視力,不經意見到了「處刑人」帽兜下的臉龐。
  不是身經百戰的強悍男子漢,也不是宛如死神的處刑人。
  只是一名滿臉倦容的,人類少女。

 


《雖然是公會的櫃檯小姐,但因為不想加班所以打算獨自討伐迷宮頭目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