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變態14-試閱.jpg

《可愛變態》系列終於迎來堂堂完結啦~(灑花)h48

本集開始就是好久(真的很久)不見的父母回來啦!

同時時間也來到三年級畢業的時期,

面對不捨的離別,也代表慧輝他們的高中生活進入倒數……!

一起守護他們到最後吧!

 


 

 

  從住宿的溫泉地返家後,三月四日這一晚。
  桐生家的客廳,坐在餐桌旁的慧輝和瑞葉,兩人和久未謀面的父母親隔桌相持。
  在慧輝正面,穿著長袖Polo衫、身材適中的中年男子,是父親桐生誠。
  而在他隔壁,穿著休閒襯衫長髮垂肩的女性,則是母親瞳子。
  兩人已經脫下回家時身上穿的大衣,此刻正喝著趁慧輝與瑞葉重整凌亂衣衫時,自己給自己泡好的綠茶。
  (好尷尬……)
  凝重的沉默,讓慧輝的額頭冷汗直冒。
  這感覺就像是等待判決結果的被告。
  (好不容易跟瑞葉醞釀出浪漫氛圍,想不到爸爸他們竟然回來了……)
  和瑞葉心有靈犀,氣氛達到最高潮的慧輝,在這個房間裡將她推倒。
  悲劇則是在隨後發生。
  跟躺在沙發上的瑞葉重複了幾次接吻、隔著衣服一把掐住她胸部的場面,被回家的雙親當場目擊。
  經過一連串事變,演變為目前的狀況。
  身穿毛衣坐在隔壁的瑞葉大概也一樣尷尬,垂著頭不發一語。
  真沒想到會以這樣的形式召開家庭會議啊──腦裡正想著這些事,坐在正面的父親放下茶杯,一臉鄭重地開口。
  「嗯,總之這種事該怎麼說呢──爸爸,比較希望先抱孫女。」
  「現在講這個還太早了!」
  這也未免太跳躍了。
  繼一起跑就狂踩油門的老公,身旁的老婆也接著說道。
  「結婚典禮應該會選西式吧?要舉辦※神前式當然也好,不過媽媽比較希望看瑞葉穿婚紗的樣子!」(譯註:日式婚禮。)
  「我就說現在講這些都太早了啦!」
  雖然早就知道,不過這對父母就是這麼率性。
  另外,身為他們的兒子,慧輝也想看瑞葉的婚紗模樣。
  「好了好了,不用這麼嚴肅啦。爸爸我們其實也感到很抱歉喔?在你們忙著幹好事時不小心打擾。」
  「用詞!」
  「還是說,我現在跟媽媽到外頭消磨一小時左右再回來好了?」
  「這主意聽起來不錯呢,爸爸。」
  「這種多餘的體貼就免了!」
  拜託忘了剛剛的事吧。實在窘到讓人想挖個地洞鑽進去。
  就連瑞葉也一樣滿面通紅,到現在連話都說不出一句。
  「這種事沒什麼好害羞的喔。想跟喜歡的對象有親密接觸,這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喔、喔喔……」
  「怎麼了~為什麼是這種反應?」
  「就是、本來還以為接下來會被訓話之類的。」
  「你們交往的事我們都同意過了,就不會再一一出口干涉唷。既然曉得你們是認真的,我們就不會說那種不識趣的話。」
  「媽……」
  「啊,不過媽媽覺得最好還是不要挑客廳喔。你們看,畢竟媽媽我們有可能突然回家,就像這次這樣,對吧?」
  「關於這點……我以後會非常非常注意……」
  這中肯到讓人只能同意。
  今後要是又醞釀成那種氣氛,一定要留意這點。
  「不過話說有件事媽媽更好奇……」
  瞳子說著,視線從兒子轉往女兒身上。
  「瑞葉妳手上戴的,該不會是婚戒吧?」
  「咦,什麼什麼?婚戒?」
  聽老婆一說,老公也探出身子。
  在父母的面前,瑞葉將原本交疊的雙手貼到胸前亮出戒指。
  「嗯。生日那天哥哥送我的。」
  「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就送戒指。媽媽真是對慧輝刮目相看了!爸爸你也有同感對吧?」
  「是啊,想不到那個尿床哭哭啼啼的慧輝都已經長這麼大了。」
  「你提的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挖出那種陳年舊事實在讓人不知該作何反應。
  「倒是兒子啊。」
  「幹嘛?」
  「這只是我純粹好奇。但你們是哪時變得這麼要好的?上次見面時,你們看起來應該還沒來電不是嗎?」
  「該怎麼說呢,這一年來發生了不少事情啦……」
  好比說,灰姑娘小褲褲事件。
  或者是,在游泳池被搶走初吻的事。
  還有像是書法社夏日集宿時險些被全裸妹妹夜襲之類的事。
  大小事件林林總總,讓人不知該從何說起。
  再說那些都不是適合告訴父母親的插曲,何況他們也還不曉得瑞葉的暴露癖。
  為了避免這方面露餡,關於與妹妹的戀愛情事,慧輝決定搪塞過去。
  「倒是爸你們怎麼會突然跑回來啊?甚至連事前通知都沒有。」
  「喔~關於這點,實在是說來話長……」
  「咦?是怎樣?是有什麼重大的理由嗎?」
  「不,其實就只是我跟媽媽的休假重疊了所以才回來。」
  「結果話一點都不長!」
  那煞有介事的起頭究竟是什麼。
  「總之,怎麼說,難得我們兩人同時放假,討論到最後決定偶爾回家看看自己的小孩。」
  「本來要是時間允許,我們更想趕在瑞葉生日前回來就是了。」
  見瞳子過意不去的樣子,瑞葉於是說:
  「我們都知道媽媽你們很忙,有這份心意我就很開心了。」
  「不過就算昨天回來,我們也在旅館過夜,人不在家裡就是了。」
  「「旅館?」」
  兩人向同樣一臉納悶的父母大略說明原委。
  提到用學姊抽獎抽中的旅遊套票一起去溫泉區玩。
  提到如何認識當地的小女孩,後來下大雪只好在旅館住一晚。
  到了今天鐵路除雪完畢,兩人才平安返家。
  「原來發生了這樣的事啊。兩人一起溫泉旅行聽起來挺浪漫的嘛♪」
  「想不到你們倆都已經是這麼甜蜜的情侶了。當時聽慧輝你在電話裡說想跟瑞葉結婚,我還想說事情會變得怎樣呢。」
  「沒錯沒錯。當時的慧輝真的很帥呢,就好像是常看到的那種『請把女兒嫁給我!』的情節。」
  那指的是兄妹交往的風聲在校園裡傳開時的事。
  電話的事當時也告訴過瑞葉,但並沒有透露細節。
  「哥哥,原來你在電話裡是那樣說的嗎?」
  「嗯,這個……因為我是真的喜歡瑞葉嘛……」
  「我好開心……」
  瑞葉雙頰紅潤、眼神含情脈脈,一臉感動地將手握了過來。
  那迷人的觸覺,把先前由於悲劇而降溫的心再次點燃。
  「瑞葉……」
  「哥哥……」
  兩人手牽手彼此互望,營造出一副即將接吻的氛圍,可惜那並無法如願。
  原因不用說,當然是因為父母就在一旁雀躍地觀望過程。
  「接吻嗎?你們準備接吻了嗎?連媽媽都看得臉紅心跳呢♪」
  「咻~咻~」
  「你們這些觀眾太吵了!」
  我們可是才剛開始交往。
  可愛的女朋友就在一旁,當然會想要親熱一番。
  若是讓我來說,真恨不得能立刻跟瑞葉繼續剛才中斷的事。
  父母現在坦白講就只是電燈泡而已,要是可以的話希望他們立刻回工作崗位,但總不能當著本人的面要他們離開。
  於是慧輝兜了個圈子,詢問父母接下來的規劃。
  「所以,你們這次會待多久?雖然說是休假,但一定又跟以往一樣馬上就得回去吧?畢竟你們的公司都很黑心。」
  是的,父母的公司都是連哭泣的小孩聽了都會噤聲的黑心企業。
  雖然薪水給得很大方,但加班跟假日出勤是家常便飯,有薪假幾乎是看得到請不到。
  因此兩人都在各自的公司附近租屋生活,偶爾才會回到這個家,隔天就得再重回戰場。
  所以本來還以為他們明天就會離開了,只不過……
  「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呢,這次我打算好好休息個兩三天。」
  「……咦?兩三天?」
  也就是說父母至少到後天都還會在家。
  這也代表會有好一陣子沒辦法跟瑞葉獨處……
  (這段期間,我們暫時沒辦法親熱了嗎……?)
  誰能想得到,比賽下半場居然會被迫延期。
  直至先前的酸甜氣氛急轉直下,被迫暫停的慧輝沮喪地垂下了肩膀。

  
  
  父母從名為黑心企業的戰場光榮返家的隔天,一大早還沒什麼人的教室裡,就座的慧輝跟坐到前方的翔馬報告了昨晚發生的事。
  「啊哈哈,那真是太可惜了。」
  「就是說啊。」
  意想不到的入侵者,害兩人的親熱時光不得不中止。
  明明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更進一步,與戀人的初體驗卻被迫留到下一次機會。
  「結果後來,我們全家一起玩了遊戲。」
  「你們一家人感情真好啊。」
  「是啊。」
  父母就只是平常不在家,親子的關係其實並不算壞。
  好比說今早,一家四口也同桌共進了早餐。
  母女一同準備早餐,不知不覺愈弄愈盡興,出爐的菜色一道接著一道,使得今天早餐的量比平常還要多,但也久違地享用了一場熱鬧的早餐。
  「這麼一說我才想到,我好像沒看過慧輝你的父母。」
  「畢竟他們幾乎都不會回家嘛。因為上班地點太遠,兩人都在公司附近租屋住。」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啊?」
  「從我升國中以來吧。大概從那陣子開始,他們就很少回來了。」
  「真是辛苦你了啊。」
  「我已經習慣了。反正有瑞葉在也不會孤單。」
  由於這樣雙薪家庭的背景,還算大的家裡頭就只有自己跟繼妹兩個人住。
  這樣的家庭,或許算是特殊案例吧。
  但也因為父母都在工作,讓兩人在食衣住方面不曾碰上什麼困難,關於這點實在該好好感謝父母。
  「不過,你跟瑞葉交往順利真是太好了。之前計畫的生日驚喜聽起來也很成功對吧?」
  「在旅行地點碰上大雪時,本來還不知道該怎麼辦呢。」
  那指的是前天三月三日,溫泉旅行途中的事。
  不符時節的一場雪使得電車停駛,也找不到地方住,一度陷入困境,幸好最後找到很不錯的旅館,戒指也成功送了出去,結果是好的。
  「雖然這應該沒有問的必要,不過瑞葉反應如何?」
  「開心到連我這送的人都有點不好意思。昨天也看到她對著戒指傻笑。」
  「那真是好極了。」
  「不過在學校裡她還是會摘下來就是了。」
  由於校風開明,戴戒指應該是不至於被告誡,但如果那是婚戒,不難想像周遭到時會怎樣起鬨。
  畢竟事情雖然已經平息,但兩人可是之前八卦的男女主角。
  雖然過去的事總不能老是掛在心上,但這種事總是低調些比較好。
  「倒是真不曉得爸媽他們怎麼會突然回家。」
  「不是說是因為放假休息嗎?」
  「是這樣沒錯……」
  但總讓人有些不釋懷。
  過去連元旦都會因工作忙碌無法回家過節的父母親,卻在這不上不下的時節回來,總讓人感到有些不自然……
  「……算了,隨便。」
  父母平常就是那樣率性。
  說不定他們並沒想太多,真的只是想放個假才回來,這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提那些,這下家裡有家長害我沒辦法跟瑞葉親熱了。旅行時我們沿途都貼在一起,現在讓人格外懷念那種感覺……」
  「想不到慧輝你竟然會如痴如醉成這樣啊。」
  「都要怪瑞葉太可愛了。」
  戀愛情愫一旦萌芽,便讓人覺得喜歡她喜歡到沒有止境。
  (像昨天的瑞葉也是可愛到不行啊……)
  昨晚的光景在腦海裡浮現。
  在客廳沙發上彼此傳情,重複了好幾次親吻,露出陶醉又熱切表情的女朋友的身影──
  一想到那唯有自己才看得見的表情,就讓人欲罷不能。
  (這根本是不完全燃燒,或者說是虎頭蛇尾啊……)
  好事被人打斷所帶來的副作用。
  或者說得更直白點,就是慾火中燒。
  關於這點瑞葉想必也一樣吧。今天上學途中她也顯得有些害羞忸怩,肯定是想起昨晚的事情了。
  (雖然超想跟瑞葉好好親熱一番,但在爸媽他們離開前得先忍忍才行。)
  再怎麼說,可沒有在父母在家的場合下孕育愛苗的勇氣。
  在重回兩人獨處的情境之前,必須先忍耐了。
  既然他們說會待兩三天,應該明天或後天就會回去了,不過這短短的天數,如今感覺起來卻格外漫長。
  「啊,真緒來了。」
  隨翔馬的聲音抬頭一瞧,南条真緒正好進到教室裡。
  制服外頭穿著大外套、肩上掛著書包的同班同學,正搖曳著紅髮側馬尾往這裡接近。
  「早安。兩人聚在一起在聊什麼啊?」
  「就是啊,慧輝的父母都回家了。」
  「說是夫妻同時請到了休假。」
  「喔……?桐生的父親啊……」
  聽了慧輝的說明,南条的反應神秘兮兮的。
  只見她神情嚴肅地手指抵著下巴,嘀咕了一句:
  「……親子丼?」
  「請不要什麼事都想歪到BL上頭。」
  這害人不禁真的想像起那地獄般的景象。
  「話說,你有你父親的照片嗎?」
  「沒有。有也不會讓妳看。」
  「嘖,還想說這下新作有了題材……」
  就是這樣才不想讓妳看啦。
  都知道有可能會被畫成BL本了,當然不可能提供照片。
  多虧有這一大早就全速運轉的腐女,煩惱這下暫時消失,但『父親×Cake』的地獄配對一時之間在腦袋裡揮之不去。
  
  
  「──結果就像這樣,我差點又要變成南条同人本的題材了。」
  放學回家路上,我向一旁的瑞葉報告今早的插曲,穿著外套的她很是有趣地嘻嘻笑著。
  「就讓她看看照片也好嘛。」
  「才不要。若是跟翔馬配也就罷了,我才不想當父子配BL本的主角。」
  「如果是跟翔馬,哥哥就不介意啊?」
  說不介意當然不可能。
  就只是已經死心罷了。
  「其實我還挺期待小真的新刊就是了。」
  「這麼說來瑞葉妳好像也是她的讀者啊。」
  她那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門也被打開了。
  從紗雪開始,加上唯花與瑞葉,書法社的女孩全都被南真央老師的同人作品給擄獲芳心。
  「話說,哥哥你的頭為什麼從剛剛一直微微偏到其他地方?」
  「不用放在心上。」
  這都是因為,她實在讓人有些無法直視。
  因為如今一冷靜下來,昨晚的事該怎麼說呢,到現在才開始讓人覺得難為情……
  由於一時興奮,雖然隔著衣服,但還是碰觸到了她的胸部,回想起當時的觸感、體溫以及其他種種,讓人不禁害臊了起來。
  「只是因為瑞葉可愛到讓人無法直視而已。」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這句話不算是在開玩笑就是了。」
  「那真是…………謝謝哥哥的捧場……」
  看吧就是這麼可愛。
  妹妹靦腆地嘟噥的模樣太過可愛,讓原本被真緒壓抑下來的情慾再次紛紛浮現臉上。
  「瑞葉……」
  「什麼事?」
  「我可以親妳嗎?」
  「咦!?」
  停下腳步的瑞葉猛然轉向哥哥那頭。
  而那張臉上,已經染得像蘋果般通紅。
  「我剛才說的話有那麼奇怪嗎?」
  「呃,不是的……就只是有點意外,或者說有點嚇一跳吧……因為哥哥平常很少會說這樣的話。」
  「咦,是嗎?」
  「是啊。像這種話,平常都是我主動開口。」
  「啊~……」
  仔細一回想,過去瑞葉曾經主動進攻,但自己這頭的確很少主動追求她。
  好比說昨晚,也是她先主動勾引的。
  但關於自己的心境轉折,倒也不是沒有頭緒。
  「可能因為我太喜歡瑞葉,才會克制不了自己的心情吧。」
  「咦……咦~?」
  瑞葉無所適從地忸忸怩怩起來。
  那乍看像是對陌生的甜言蜜語不習慣,仔細一瞧卻可以發現她的嘴角正微微翹起,看起來反倒十分受用。
  「就是這樣,所以我現在可以親妳嗎?」
  「雖然很開心,不過現在不可以。」
  「不可以啊?」
  「不可以。」
  她回絕得斬釘截鐵。
  「因為這裡是戶外耶。」
  「妳說得對。」
  目前兩人位在路旁的人行道上。
  這裡雖然用路人不多,但也不是沒有,而且還有車輛通行。在這眾目所在的地點接吻已經和兄妹與否無關,而是缺乏一般人的常識。
  「可是要是回家,家裡又有爸媽他們在……」
  要是在房間裡或許還有一丁點機會,但這對家長可不是一般人。
  要是發現瑞葉跟自己躲進房間裡,到時房門外肯定會趴著兩個人。
  所以看樣子,還是只能等到兩人返回職場了。
  「真希望爸媽他們能早點回去啊。」
  「我這次很開心就是了。」
  「瑞葉妳不想跟我一起兩人獨處嗎?」
  「別生悶氣嘛。爸媽他們難得才有一次見面的機會。」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有爸媽他們在就沒辦法親熱了不是嗎?想隨手擁抱也不行,想接吻也沒辦法,就連昨天的後續也……」
  「昨天的後續……」
  瑞葉大概也回想起來,腮幫子又微微漲紅。
  「……哥哥大色狼。」
  「這次我就不否認了。」
  「這次不否認了啊。」
  「因為人家是健全的男孩子。」
  「哥哥你有時候說起話來就好像貴婦一樣呢。」
  兄妹關係帶來的心虛,那些都是過去式了。
  兩人的關係一旦沒有阻礙,不用再壓抑情感的慧輝就是無敵的。
  甚至跟這麼可愛的女生同住至今都不曾擦槍走火,已經堪稱奇蹟。
  「……不過,其實我也跟哥哥有一樣的心情。」
  「咦?……瑞葉?」
  突然湊近距離的瑞葉,站到慧輝身旁。
  踮起腳拉直身子,往哥哥的臉上「啾」地短暫親了一下。
  「在爸爸他們回去之前,就先靠它忍耐一陣子吧?」
  「…………」
  拋出破壞力不同凡響又冷不防的一擊,笑得靦腆的瑞葉繼續踏上回家的道路。
  而慧輝愣然看著戀人的背影,伸手摀起她嘴唇曾落下的臉頰。
  「瑞葉……妳這完全是反效果……」
  感覺就像是在肚子餓扁的狀態下,只吃了一小塊高級牛排。
  而正值青春期的男生理所當然地,不會因為被吻個臉頰就滿足,只讓人更想要與她親熱。
  
  
  當天晚上,吃完晚餐的慧輝在瑞葉和母親的禮讓下,先進浴室洗澡。
  洗澡搶到頭香,總是有某種莫名的雀躍。
  就算不像妹妹那般愛乾淨,哥哥也一樣不討厭洗個好澡。
  脫掉衣服進浴室裡「哼哼哼~♪」地一邊哼歌、一邊用偏熱的水淋浴,是慧輝流的入浴法。
  本來今天也想像這樣,體驗專屬的微小幸福──
  「打擾一下囉,兒子。」
  結果隨著父親突然闖進來湊熱鬧,幸福時光也宣告結束。
  「喂!?爸你怎麼問都沒問就跑進來!?」
  「有什麼關係,大家都是男人嘛。」
  「就是因為都是男人才有關係好嗎!?」
  不用說,他當然是光著身子。
  赤裸到無須多加描述的光溜溜。
  就算是骨肉親人,年過四十歲的男性裸體依然是超乎想像的尷尬。
  我方雖然以態度全力拒絕,不過看來他似乎無意退去,就這樣光著身子開口說道。
  「我只是想看看兒子的成長罷了。偶爾裸裎相見也沒什麼不好的吧?就讓我們來場親子間的交流吧。」
  「這年紀還跟父親一起洗澡太折磨人了好嗎……」
  「哎呀別這麼說嘛,你就陪陪爸爸,順便幫爸爸洗背吧。」
  「免談。」
  「那不然,讓爸爸幫你洗背好了。」
  「咦咦……」
  看來身為兒子似乎無權拒絕。
  不得已只好坐上了浴室椅(兩人腰上姑且都纏了毛巾)。
  接著,誠拿起蘸了沐浴乳並搓出泡沫的沐浴海綿,來到孩子的身後開始替他刷背。
  「怎樣,慧輝?舒服嗎?」
  「是還不錯,只不過要洗背的話我還是比較希望由瑞葉來。」
  「什麼?由老爸來洗背你很不滿意嗎?」
  「不如說這根本找不到讓人滿意的成分。」
  平白無事為何要這麼悲慘地跟父親兩個人一起洗澡不可。
  『親子丼』這字眼浮現了一瞬間,但還是被忽視掉了。
  都是因為那個變態作家,自己如今也被調教成BL腦。
  「……我說,慧輝。」
  「幹嘛?」
  「瑞葉就交給你了。」
  「咦?」
  這句話讓人差點轉過頭。
  但一本正經又一絲不掛的全裸大叔差點映入眼簾,讓人一個回神轉回前方,詢問對方話中的含意。
  「把瑞葉交給我,是什麼意思?」
  「我想我以前也說過,爸爸雖然把那孩子視為親生女兒,但她也同時是媽媽的朋友夫婦遺留下來的寶貝女兒。」
  「的確,瑞葉是養女呢。」
  聽說十幾年前,瑞葉的親生父母意外身亡,誠和瞳子於是收養了無依無靠的她。
  「決定收瑞葉當養女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向她的父母發誓,一定會對她負責到底,扶養她長大成人。因此我有義務見證她的幸福。而那具體來說,也就是將來就算瑞葉帶男生回家裡,我也不會輕易答應結婚的事。」
  「但我打電話的時候,你不是當場就批准了嗎……」
  「爸爸我們可不是隨便批准的,而是覺得慧輝你從以前就很寶貝她,應該是可以託付的對象。」
  「這樣啊……」
  「是啊,所以說起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有件事你要切記。瑞葉的今後就交給你了。你可要連同爸媽的份,好好地陪伴她。」
  「爸……」
  那不是平常的輕佻口吻,而是發自內心的話。
  到這兒我才想到。
  那個扔在腦海角落,保留至此的疑問。
  「你該不會就是為了說這個,才特地回來的吧?」
  「啊,被你發現了?」
  「因為這回家的時間點怎麼想都不自然嘛。」
  「畢竟我雖然放任,好歹也是老爸啊。聽說你們的事成為校內八卦,也一直都很擔心。」
  難怪一直覺得奇怪,工作繁忙的父母竟然會假期重疊。
  看樣子他們是擔心子女,才會硬是請假返家探望。
  「嗯,不過看樣子,似乎是不需要擔心了。看瑞葉跟你在一起時比以前更加幸福……甚至比以前更黏著慧輝你,根本就不理睬老爸,讓人好傷心啊……」
  「後半根本就只是孤單父親的獨白吧……」
  負面氣場濃得教人無法招架。
  要是轉過身子,應該就能看到父親垂頭喪氣的身影吧。
  「所以,關於八卦那事應該已經搞定了吧?」
  「是,託你們的福。父母正式承認果然很有公信力。」
  「你們本來就沒有血緣關係。不管別人怎麼閒言閒語,你們就光明正大地交往就好了。」
  「今後我會這麼辦的。」
  除了父母再加上學生會與校刊社的協助,校內蔓延的嫌惡氛圍早已不再。
  現在班上男生們甚至會「你這妹控去爆炸算了」像這樣給予祝福。
  「慧輝你真是有福氣啊。瑞葉你也曉得的,這年頭要找到像她那樣有姿色又賢慧的女生,可是很不容易的。」
  「我知道。」
  瑞葉既漂亮又溫柔,在校內男生之間也很受歡迎。
  像她這樣的女孩配上自己這種路人臉代表,甚至都嫌浪費了。
  「你可別把她弄哭了。」
  「我知道啦。我自己也無法想像沒有瑞葉的人生了。我絕不會讓瑞葉感到寂寞,一定會讓她幸福的。」
  自己已經發過誓,要和她長相廝守。
  牽著的手不會放開,不會讓害怕寂寞的她一個人獨處。
  關於這片心意,我有自信不會輸給其他任何人。
  「這樣啊……聽你這麼說我就安心了。」
  「爸,你聽起來好像很開心。」
  「最自豪的兒子跟可愛的女兒修成正果。身為父母,沒有什麼比這更開心的事了。」
  「……嗯。」
  突然談這麼嚴肅的話題,讓人有點不知該怎麼反應。
  不知該說是不好意思,或者該說很害臊。
  「爸爸真的是放心了。因為慧輝你上高中後過了好一陣子,都沒有交女朋友的跡象,我一直擔心你會不會就這樣一輩子單身。」
  「這也太失禮了吧。」
  雖然自己過了很長一段與女生無緣的人生,但今年情人節好歹也收到許多巧克力。
  「所以到頭來,慧輝你是從哪個時候開始跟瑞葉變成那樣的?」
  「咦?」
  「是之前打電話來問瑞葉是繼妹什麼的那時候嗎?來來來,告訴爸爸你們是如何擦出愛的火花的?」
  「為什麼突然一副像是學校旅行當晚的氣氛……」
  「不用這麼不好意思。在你說之前我可不會放你走喔。」
  「這種軟禁方式也太討厭了吧……」
  我打從心底覺得這真是麻煩事一樁。
  要跟自己的爸爸並肩暢談戀愛情事,實在是教人有點受不了。
  但──
  「……算了,也好。」
  畢竟兩人也是好久沒見面了。
  偶爾像這樣奉陪一下,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接下來,換我幫爸洗背吧。」
  之後,父親把我跟瑞葉的戀愛情事打破砂鍋問個徹底,還自顧自地把他們當年的情史也報告一輪。
  兩人就是這麼久沒見,話題可說是滔滔不絕。
  於是,在彼此都快被熱暈前,親子對話持續了好一陣子。

 


《只要長得可愛,即使是變態你也喜歡嗎?1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