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車尾1-試閱.jpg

又到了週末的新書試閱時間,今天要為大家送上 《被放逐的吊車尾少年,從邊境生還成為S級對魔師1》 的試閱。

被隊友陷害只能在邊境徘徊的少年,

竟在臨死之際覺醒了超強能力!

吊車尾大翻身的爽快無雙劇就此開幕~

 


 

 

    序章 放逐之時

  
  我只是想和為了守護這個世界而戰的偉大父親一樣,成為一名能夠拯救他人的人,而非成為一名英雄。我只是……想成為能夠保護某人的人罷了……
  「喂!尤利亞!由你去引誘敵人!」
  「可、可是,敵人的數量太多了!」
  「別拖拖拉拉的,還不快上!這樣下去我們都會完蛋啦!」
  「唔……嗯。」
  我們正在結界都市的外面狩獵魔物,但其實根本沒有必要如此深入森林內部。我們之所以會深入到這裡,全是因為聽從隊長‧丹的提議所致。
  「好了,妳們兩個聽好……我們就丟下尤利亞逃跑吧。」
  「這麼做好嗎?這樣下去他會死欸?」
  「我也認為見死不救有點可憐……」
  「有什麼關係,反正那傢伙又沒有父母,沒有人會在乎他的死活。況且,那傢伙實在弱得太不像話了,隊伍就算少了他一個也沒差。他反倒還要感謝我們願意帶他到黃昏狩獵呢,只要再找個人補上他的空缺就沒問題了。身為劣等生的他能活到現在早就該謝天謝地啦。」
  「也對。」
  「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我依稀聽見這樣的對話。不,我想這一定是我的幻聽吧,我就這麼被留下來牽制敵人。既然被賦予如此的重責大任,我就應該盡己所能達成任務。
  然而,之後卻完全不見大家回來救我的跡象。

  
        ◇

    第一章 黃昏的世界

  
  一陣嗶嗶嗶的鬧鐘聲響徹室內。
  
  「唔……唔唔唔……好睏。」
  清晨。我於往常一樣的時間起床,接著急匆匆地開始準備。我打開窗戶,天空染上一片黃昏。沒錯,這個世界正被黃昏所支配著。
  人類在一百五十年前被魔族擊敗後,被驅趕到局部地區。人類為了有一天能夠讓這片天空恢復光明,於是在那裡建造結界都市,並培養足以與魔族相抗衡的對魔師。
  現在世界上共有七座結界都市,我之前生活的地方是第三結界都市。
  結界都市位於大陸的西側,呈現縱向排列。最北邊的是第七結界都市,第一結界都市則在最南端,其中尤以第一結界都市最為重要。據說構築各都市結界的聖域都位於王城當中,附帶一提,王城就座落於第一結界都市。
  另外,各都市都有著某幾個組織。
  對魔學院是養成機構,對魔軍則是實際利用培養出來的對魔師進行作戰的單位。這個培養對魔師的學院就是我上學的地方。
  對魔學院採六年制,我是二年級的學生。雖然現在實力不濟,但我希望有一天能成為像父親那樣優秀的對魔師。
  「爸爸,媽媽,我出門囉。」
  身為對魔師的父親在我還小的時候,便在與魔族的戰鬥中不幸身亡,母親也在同一個時期因為疾病而離開人世。但我並不寂寞,因為我肩負著成為對魔師這項光榮的使命。
  「那我走了。」
  我向父母的照片打了聲招呼,便信步走出家門。
  我朝學院的方向走去。自從我升上二年級後已經過了兩個星期,現在學院也開始實施實戰課程,這讓我的心裡特別緊張。前往外面的世界真的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因為結界都市的外側有大量魔物,若是一般人,出去只會白白喪命。
  我第一次走出結界都市時,也深受這股黃昏的氣勢所震撼,但在團隊成員的齊心協力之下,我們成功獵殺了指定的魔物。
  什麼啊,原來比想像中的還要簡單嘛。這是我和隊友的感想。我們今天也來到都市之外進行狩獵,身為隊長的丹正式獲得許可,所以大家便決定結伴同行。
  沒問題,我們一定能平安歸來……我是這麼想的。
  「喔,尤利亞!今天也拜託你了!」
  「嗯,交給我吧!」
  我們放學後來到都市外面,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裡。外面的世界的黃昏似乎比都市內更濃幾分,紅黑色的天光使我大受震撼。不過,黃昏似乎對人體沒有特別影響,所以沒什麼問題。
  「尤利亞,你應該能做好回復的工作吧?」
  「是啊,治療都要靠尤利亞幫忙喔!」
  隊長‧丹和副隊長‧蕾歐娜擔任前衛,在兩人身後採取遊擊戰的是諾拉。尤利亞、也就是我,負責在後方用魔法支援他們。攻擊魔法並非我的專長,但擅長治癒魔法的我也是團隊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欸,丹,我們到森林這麼裡面真的沒問題嗎?」
  「別怕,我們一定能辦到。」
  丹絲毫沒有停下腳步,不斷地往森林深處前進,蕾歐娜和諾拉也緊隨其後。難道只有我一個人感到不安嗎?可是,大家都毫不遲疑地跨出腳步繼續前進。
  嗯。我得更振作一點……
  我們很快便和魔物遭遇。
  「……快看,那邊有白狼。」
  「真的耶……」
  不遠之處有一群白狼正伺機而動。白狼原本是棲息在寒冷地區的魔物,但在大地被黃昏覆蓋之後,魔物的能力大幅增強,如今已是隨處可見。
  「我們上吧!」
  「嗯……!」
  我們開始發動攻擊。沒問題的,憑我們的實力一定沒問題。但我後來才知道,那不過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呼……呼……呼……」
  「數量好像有點多……」
  「怎麼辦!」
  接著,我依照丹的指示,負責擋在最前方。他們說要找些人手過來幫忙,所以只能靠會使用治癒魔法的我來拖延一下時間。聽到他們要將這個重責大任交給我,我真的非常開心。從前無論加入哪個隊伍,我都只是被隊友晾在一旁,但這個隊伍不同,我現在也能和大家齊心協力、並肩作戰。
  「呼……呼……呼……」
  大家還沒找到援兵嗎?我覺得自己已經在這裡拖延了一個小時,然而卻沒有任何人趕來。好奇怪,都過了這麼久,差不多也該有人過來了吧……
  我的身體已經滿目瘡痍,全身都有大大小小的割傷,光用治癒魔法止血就讓我分身乏術,再加上我的魔力似乎也即將耗盡。
  縱然如此,我也必須戰鬥下去,因為我被大家委以重任……
  「這樣就……結束了……」
  我費盡千辛萬苦,總算打倒最後一頭白狼。沒想到我竟然能獨自打倒所有白狼,但我只是拚命地使用治癒魔法、堅持戰鬥下去罷了,並不是因為我擁有很強的實力。
  「回、回去吧……」
  我踩著蹣跚的步伐、搖搖晃晃地前進,可是卻有一股不協調的感覺。
  「這裡怎麼會出現結界?」
  沒錯。
  不知何故,這裡居然被設置了結界,導致我無法從這裡離開。我記得結界魔法似乎是蕾歐娜的專長,這究竟是……
  無計可施的我,只得繼續在森林內徬徨。我不停地走著、走著,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然而,我怎麼樣都無法走出這片森林,反而更像是身陷於森林的深處。
  「唔……我的頭好暈……」
  由於魔力使用過度,再加上失血過多,導致我開始出現缺乏症。我只是將傷口堵住,但這樣並無法止住流出來的血液。
  我在附近發現一處水源,決定先在那裡稍事歇息。這時我終於冷靜下來,回想起他們當時在我背後悄悄說過的話。當時的我因為正在奮力作戰,所以裝作沒聽見……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只能做出一個結論。
  「好了,妳們兩個聽好……我們就丟下尤利亞逃跑吧。」
  「這麼做好嗎?這樣下去他會死欸?」
  「我也認為見死不救有點可憐……」
  「有什麼關係,那傢伙實在弱得太不像話了,隊伍就算少了他一個也沒差。只要再找個人補上他的空缺就沒問題了。身為劣等生的他能活到現在早就該謝天謝地啦。」
  「也對。」
  「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是的,大家把我當成誘餌,自顧自地逃跑了。這就是現實,毫無疑問是不爭的事實。我在學院裡是成績吊車尾的劣等生,沒有任何隊伍願意讓我加入。對其他人來說,我只是個廢柴。然而,丹等人卻接受了這樣的我……我是這麼認為的。
  但實際上到了緊要關頭,我依然被當成棄子拋棄。
  
  我希望自己能成為像父親那樣偉大的人。不過,我想自己應該已經死到臨頭了,因為我根本沒有能力在這樣的環境生存下去。但是……在這個最後關頭,我想試試自己能夠掙扎到什麼地步。
  「只能前進了……」
  我帶著空虛的眼神喃喃自語,徑直朝森林深處走去。
  我依然在森林裡面徘徊。
  我已經失去了返回結界都市的想法。唯一驅動我的只剩下不想就此死去的意志,這是我現在唯一的動力。
  「呼……呼……呼……」
  說不定我現在身處的,是這一百五十年來從未有人類踏入的地方。我已經喪失了方向感,只能拚命地前進。愈往前走,灼熱的黃昏顏色就愈發濃烈。
  「嗚……啊啊……啊啊啊……」
  我痛苦地發出呻吟。我的身體已經瀕臨極限,再也無法前進。啊啊……我應該快死了吧?不,我絕對會死……
  「啊……」
  我以為自己只是跌了一跤,但事實並非如此,其實是從懸崖上掉了下來。
  滾落懸崖的身體完全沒有感到任何疼痛,我只希望……自己能痛快地死去。就在我心中如此祈禱的同時,我逐漸失去了意識。死亡大概就和睡著之後再也無法醒來是一樣的吧,只是……意識變得愈來愈淡薄。
  「唔……這裡是……」
  我醒來一看,發現自己倒在河邊。看樣子我是掉進河裡被河水沖走,後來幸運地被途中的漂流木勾住了。冰冷的河水使我的身體不禁打了陣哆嗦,不知為何,我居然還活得好好的。
  「……」
  這副殘破不堪的身體,居然還能倖存下來。我這麼想著,同時使盡吃奶的力氣爬上岸邊……就這樣大字仰躺在河邊的碎石上。我隨手朝旁邊的大樹施展火屬性魔法,試圖將其點燃。所謂的魔法就是運用想像力,將魔素具現化到這個世界。
  魔法的種類大致可分為兩種,那就是四大屬性魔法和系統外魔法。
  四大屬性魔法包括火、冰、水、雷這四種。
  系統外魔法包括光、闇、無屬性這三種,而回復或身體強化這類魔法就屬於無屬性魔法。我就是那種不擅長施展四大屬性魔法的人。
  我使盡最後的力氣,總算把火升了起來。
  溫暖的火撫慰了我那冰冷的身體,我的眼淚於此時不爭氣地奪眶而出。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不禁哭出聲來。我還活著,我在相傳人類無法長久生存的黃昏世界活了下來。我感覺時間差不多已經過了一天,儘管如此,我的求生意志依舊強烈。我現在還不想死,雖然就算死了也無所謂,但是一想到自己還有可能獲救,這股安心感便讓我忍不住熱淚盈眶。
  我為什麼會淪落至如此地步?我只是希望能像偉大的父親一樣幫助他人罷了。可是,我並不想成為別人的棄子。我並不是為了被丹他們拋棄才成為對魔師的。想到這裡,我開始感到自己的內心深處被黑色的情感所支配,但現在……不是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
  我應該思考的是,自己要如何生存下去。
  
        ◇
  
  「好刺眼……」
  我睜開眼睛望向天空,只見黃昏的光芒有如燒得通紅的火焰一般。這幅在結界都市見怪不怪的景色,如今卻在我的眼前一望無際地展開。這個世界沒有早上也沒有中午,天色只有黃昏和黑暗之分。白天是一片黃昏,夜晚則被漆黑所壟罩。這就是被魔族支配的世界現狀。
  「火還要更大一些……沒有火的話就糟了……」
  結界都市的學院課程也有考慮到在黃昏世界迷失的情況,因此也曾進行一定程度的生存訓練,但那些課程只不過是傳授知識,並沒有讓我們親身實踐。儘管如此,身為劣等生的我,認為任何事都有必要學習,所以也不厭其煩地學習並記住了那些知識。
  這使我瞭解到,火是生存的第一要件。
  人類即使沒有進食,也能撐過兩個星期,就算兩、三天不喝水也沒有任何問題。幸運的是,這裡距離河邊很近,加上又是淡水,所以不必擔心水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反而是魔物襲擊。魔物天生就很怕火,我想那一定是一種本能,用火就足以讓牠們畏懼三分,所以我便施展魔法讓火焰熊熊燃起。
  「咳咳……」
  我反射性地咳了幾聲,只見捂著嘴的手中滲出了鮮血。我想大概是內臟受到損傷了吧,抑或是受到某種病原菌的侵害?我對這片黃昏世界一無所知。不,可以說人類幾乎不具備這方面的知識。雖然人類會以訓練為名外出,但那頂多只是在結界都市附近探索,像丹那樣走進森林深處的行為是一件非同尋常的事。
  「嗚……嗚……嗚嗚嗚嗚……」
  我的意識又再度陷入黑暗。
  「……」
  好痛。我的全身都在刺痛。這樣的痛覺又使我再度甦醒。我在身上尋找這股痛楚的源頭,發現右臂上冒出一道暗紅色的裂痕。
  「究竟發生了什麼……?」
  無論我怎麼想也猜不出來,不過也已經無所謂了,因為這裡沒有醫生,只有我一個人。如果這個傷口會導致我死亡,那就順其自然吧。
  我念頭一轉,心態才得以稍微變得正面積極一些。幸運的是,這附近似乎沒有魔物出沒,河邊毫無肅殺之氣。不過我也差不多該去蒐集一些食物了,因為我已經好幾天沒有進食。雖然能夠補充水分,但空腹感依然不受控制地時刻提醒著我。
  「得找些食物才行……」
  儘管身體搖搖晃晃,我的目光卻炯炯有神,我朝向前方大步邁進。
  「那個是……」
  我進到森林後不久,發現前方有一群白狼。我猜大概這整片森林都是白狼的地盤吧。憑我現在的實力足以打倒牠們嗎?……即使心中這麼想,我也無法抗拒這股飢餓感。
  我握住一根短小的木棒,以此為起點發動魔法。
  我的魔法被評價為毫無可取之處。
  但其實我還有一種擅長的魔法,那就是幻影魔法。
  幻影是一種欺騙對手的技術。它是將原本不存在的物品,讓人誤以為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但這種魔法一點用處也沒有。縱使產生幻影,在黃昏的世界也毫無意義,更偏重實戰的技術才是最重要的。因為人們普遍有這樣的觀點,導致我在學院總是獲得最糟糕的評價。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現在的我可以更徹底地發揮自己的能力。不知是不是正因為在生死之間徘徊,所以才能做到。現在的我正把這根木棒化為一把利劍,以此瞞過整個世界。
  我的幻影魔法可以讓不存在於世上的物品,真正化為真實存在於世上的物品。就一般情況來說,幻影魔法一旦暴露就會當場失效。
  但是,我這次施展的並非一般的幻影魔法。我產生幻影,並將其固定在這個世界。
  「……好。」
  乍看之下只是一根普通的木棒,但這根木棒的延長線上,卻存在著一把鋒利的刀刃。沒有人看得見,然而它確實存在於那裡,這把劍給人的感覺就像這樣。
  「……咕吼吼吼吼吼吼!」
  我縱身衝向前去的瞬間,五頭白狼一齊轉頭往我這邊一瞥。與此同時,牠們露出尖銳的利牙,向我這個敵人撲了過來。其速度之快,果然不負魔物之稱。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許會感到恐懼吧,但如今……我只剩下這樣的生存方式而已!
  我的無形之刃,將白狼的腦袋俐落地砍了下來。我的慣用手上那條有如刺青的疤痕,在這個瞬間發出紅色的光芒,但現在的我已經顧不得這些了。
  「喝啊啊啊啊啊啊!」
  我高聲吶喊,以此激勵自己。緊接著,我的無形之刃,將所有白狼的腦袋悉數砍落在地。
  這就是一切的開端。這是新生的我全新生活的開始,也就此展開了我在黃昏世界的長期生活。
  
        ◇
  
  時間很快地過了一年。大致上我已經具備時間的概念,黃昏結束之後就會迎來夜晚,等到黃昏再度出現就意味著一天過去了。到了今天,我一覺醒來見到的黃昏,恰巧是第三六五次。
  一年。
  真的是一眨眼的工夫。
  從那之後,我遊走在各種地方。
  我為了生存,四處狩獵魔物,如飢似渴地將魔物啃得連渣都不剩。
  我身上的水是用魔法將木頭連接在一起,做成水壺隨身攜帶。為了方便保存,魔物的肉也被我用燻製等方式特別調理。儘管已經暫時性命無虞,我卻依然沒有找個地方定居下來。
  這一年間我不斷地移動,因為我還想再度回到結界都市。況且,我仍希望自己能成為優秀的對魔師,這就是我現在的原動力。然而,即使生活了一整年,我仍摸不清黃昏世界的構造。無邊無際的森林、荒野,還有類似地下水道的地形,再加上村莊殘骸這類貌似有人類居住過的地方。此外,我也遇過會說人話的魔物。嚴格來說那並非魔物,而是魔族中名為哥布林的種族,這種魔物一見到我,就會不由分說地向我襲來。
  「人類,都得死!」
  「嗚呀!」
  我挺起手裡的小刀突刺過去。話雖如此,光靠小刀的長度並無法刺穿哥布林的頭頂。我以一年前使用過的幻影魔法為中心,使魔法逐漸成長,而現在使用的魔法,我將其取名為不可視。它不僅能將無形的物體形成在這個世界,也能夠隨心所欲地將其消除。若是將其應用在小刀上,成果就是我現在運用的不可視刀劍。
  我正面迎戰來襲的哥布林群,用不可視刀劍將所有哥布林的腦袋一一砍下。
  位於黃昏濃厚之地的魔物,身上都籠罩著一股黃昏的氣場。但我的這把不可視刀劍卻能夠將其吸收,並轉化成自己的力量。
  另外,一旦吸收一定數量以上的黃昏氣場,這把不可視刀劍就會變成暗紅的黃昏色。
  我能感受到,在這片黃昏戰鬥的次數愈多,這種能力就會變得愈強。
  我想一定是因為這把劍會對黃昏產生反應吧。
  除了這些之外,這一年裡我也瞭解不少有關黃昏世界的事。這片黃昏是弱肉強食的世界。強者生,弱者亡,這是絕對的規則。我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具備相當程度的實力了,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曾在半年前親眼目睹體型龐大的巨龍,也曾見過身長超過十公尺的巨大蜘蛛。我一眼就能看出,這些魔物的實力都在我之上,所以我並沒有與之戰鬥。我只能悄然無聲地慢慢移動,隨即頭也不回地拚命逃跑。
  在某種程度上瞭解這個世界的規則後,我對實力不如自己的魔物開始毫不留情。因為自己搞不好有一天也會變成被凌虐的一方也說不定。
  這麼一想,我的身體彷彿就被恐懼感緊緊地束縛著。
  我的內心依然充滿恐懼。
  雖然僥倖活過一年,但誰也無法保證我明天還能活在這個世上,所以我得將所有魔物都殺個精光。如果帶著一絲慈悲,說不定下一個死掉的就是自己。
  出於這種恐懼感,我不斷地殺死各種魔物。這是為了生存,也是為了返回結界都市……
  「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以為已經將魔物關在不可視之壁內,沒料到居然漏了幾隻。五隻哥布林舉起短刀向我襲來。
  但是光憑哥布林的實力,已經不足以殺死現在的我。
  「……呼。」
  我用力地從肺裡吐出一口氣,下個瞬間,五隻哥布林的腦袋全都飛向空中。除了不可視之外,我還學會了控制慣性的新魔法。所謂慣性,是指只要外部不施加力量,就會不斷重複相同運動的性質;換言之,這是一種無法突然停止的運動。我能夠運用魔法強行控制這股力量。
  一般揮出劍的時候,刀刃都會順著揮斬的方向移動。斬首這個行為也需要相當程度的力量,所以劍當然也會跟著順勢移動。
  但我在斬首時硬生生停下動作,緊接著再度砍往下一個腦袋,接著我只需重複相同的要領即可。
  結束廝殺後,我把小刀收進胸前的口袋。
  「……永別啦!」
  我取下哥布林身上有用的物品之後,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這並不是什麼令人身心舒暢之事,看來我的心靈還沒崩潰到能夠打從心底享受殺生樂趣的程度。可是人類會對這種事漸漸習以為常,即使是能夠溝通的對象,我也可以不帶感情地將其殺害。
  我用手捲起長度及胸的頭髮,一面走著一面思考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要進去地下城嗎?我倒是聽過傳聞……」
  我朝向北方前進,眼前出現一個通往地下的大洞。這個大洞或許就是結界都市流傳的地下城。裡面是魔物的巢穴,據說最深處藏有令人目眩神迷的財寶……雖然我對這些傳說抱持懷疑的態度,但還是想進去看看。
  地下城換個說法就是迷宮,也就是說,我有可能會因為迷路而無法回頭。
  但受到好奇心驅使的我,決定繼續前進。
  沒關係,如果覺得情勢不妙,我就立刻回頭。
  後來我才知道,此時的自己太自以為是了。
  「裡頭還真暗……」
  我才剛踏進地下城,就有一股冷空氣襲來。不知何故,前方有幾盞燈亮著,感覺似乎有人。不對,嚴格來說,那並非人類的感覺,我不清楚那是什麼……即便如此,我確實感受到某種生物的存在。
  「人類!?」
  「人類,是人類!」
  「快看,有人類來了!」
  我往更深處前進,發現裡頭有著大量的哥布林。剛才在外面遇到的哥布林是從這裡跑出來的嗎?……我實在搞不清楚魔族的生態……就在我思考的時候,哥布林開始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
  「好久沒有享用人肉啦……」
  「啊啊……人肉真的很美味,這可是天上掉下來的美食呀。」
  「咿嘻嘻嘻嘻嘻!人類,好吃!」
  哥布林們皆興奮地瘋狂手舞足蹈,我饒有興致地看著牠們的表演,這時有一大群哥布林出現在我的身後。我猜這些哥布林大概是躲在我剛才經過的路上吧。
  「人類!去死吧~~~~!」
  隨著一聲吶喊,大約三十隻哥布林朝我蜂擁而來。
  「……咕!」
  我還不習慣應付集體戰鬥。到目前為止,我都是先營造對自己有利的狀況,確保能夠取勝。但現在可不一樣,現在的我處於絕對的劣勢。從地理位置來看,我也不具備逃跑的選項。毫無疑問,棲息在這裡的這些傢伙已將我的退路徹底截斷。
  「……不可視刀劍。」
  我下定決心,隨即發動魔法。我從胸前的口袋取出小刀,讓刀身隨心所欲地伸長。我可以讓不可視刀劍自在地伸縮長度。為了在這個狹小的空間中靈活運用,我讓它的長度比平時還要短上一截。
  就在正面迎戰魔族之時,我的心裡依然在思考著死亡。難道說,我真的會在這裡喪命嗎?不,我可是一直都在為生存而戰,這次一定也能夠化險為夷……我反覆思考著這兩種相反的想法。但我絕對不能過於樂觀,因為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實力弱小的人,只能接受被無情蹂躪的命運。
  「喝啊啊啊啊啊啊!」
  然後,一閃而過。剛才的攻擊,我一刀砍下了三隻哥布林的腦袋。然而,這裡的哥布林也許是經過充分的訓練,牠們的臉上絲毫沒有膽怯之色。我用不可視魔法生成一道牆,使後方的哥布林無法過來我這裡,因此後面只傳來哥布林用力拍打無形之牆的聲音,現在的我可以更加集中精力正面迎戰。
  「人類,好強!」
  「強大的人類,最美味了!」
  「美味!美味!」
  不知是否太過專注於眼前的景象,我對後方飛來閃耀紅色光芒的物體來不及反應。
  「可惡!是弓箭嗎!」
  不錯,飛來的物體正是火箭。我勉為其難地扭身閃躲,但左臂還是不小心中了一箭。這股灼燒的感覺伴隨著劇烈的疼痛向我襲來。
  「咕、唔呃呃!」
  我將刺進左臂的箭狠狠地拔了出來,並順手把這支箭往旁邊一扔,鮮血從我的手臂滴落,但我現在只能專注於眼前的戰鬥。
  這裡是弱肉強食的世界。與人類不同,就算是相同種族,魔物平常也會出現自相殘殺的情況。
  換句話說,隨時都有可能處於戰鬥狀態。
  我又再次認識到自己是生活在那樣的世界。
  「……對,我……還活著……!」
  緊接著,再度一閃而過。
  我使用控制慣性的魔法,再度劃出一道閃光。我已經完全無法停止動作,僅是確實地將接近我的哥布林腦袋一一砍下。
  毫無一絲遲疑,毫無一絲戲弄。
  砍下腦袋的瞬間,慣性停止,轉為下一次的攻擊。簡直就像一場秀,精確無誤地完美演出。
  沒錯,這才是黃昏世界的日常生活。
  「呼……呼……呼……呼……」
  結束了。根據戰鬥時間來計算,恐怕還不到一個小時。但我感覺已經過了比那還要漫長許多的時間。如今的我已經比之前遇見的任何魔物和魔族都還要強。
  於是,我又再度深切地感受到這個世界的殘酷。

 


《被放逐的吊車尾少年,從邊境生還成為S級對魔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