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守則1-試閱.jpg

今天小編要跟大家分享的試閱是《上古守則的魔法騎士Ⅰ》

而這部作品的作者,同時也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系列的作者

沒錯,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羊太郎老師啦!h48

這次羊太郎老師以騎士為主角,為這部奇幻冒險物語掀起一波波的壯闊波瀾

小編非常喜歡這部作品,希望各位讀者一同欣賞老師心中的騎士精神為何吧!h45

那麼以下是試閱文~~

 


 

  

    序章 某騎士的末日
  

  這是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遼闊無際的平原上,數萬人屍橫遍野,刀槍劍戟、無數旌旗猶若墓碑一般矗立其上。
  於此不知何年何月的不明戰場之上。
  一對騎士與君王的身影,宛如倚靠彼此般雙雙疊合。
  「這樣就好了,亞瑟……吾主。」
  「……席、席德爵士……?」
  君王手中的長劍深深貫穿了騎士的胸口。
  然而,騎士卻心滿意足地凝望著奪走自己性命的君王──君王則不斷啜泣,注視著被自己親手奪去性命的騎士。
  「呵……你不用在意……我。」
  騎士以嘴角淌出鮮血的唇灑脫地露齒一笑,說道:
  「我是你的騎士,你是我的王,既然如此,這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接著,騎士仰望著被夕陽餘暉照得緋紅焦灼的戰場天空,說道:
  「我並不後悔,以犯下種種過錯的人來說,這樣的死法……已經夠好了。」
  語畢,騎士的身體虛脫,疲軟地傾倒。
  君王則拚命地抱住他的身體,哭喊道:
  「席德!席德爵士!啊,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騎士的生命隨著時間一點一滴地從體內流逝。
  君王似乎想試圖挽留,竭盡全力地緊緊抱住他。
  「不要丟下我……!我要怎麼辦……?失去你之後……我在這之後、究竟該怎麼辦才好……?」
  聞言,騎士則以顫抖的手撫摸有如走失的小孩、哭得抽抽噎噎的君王的頭。
  「不要緊,我的劍和靈魂永遠與你同在,因為……我是……你的騎士啊。」
  「……!」
  「就算死亡拆散了我們之間的友情和主僕情誼……我未來永生永世……也都會是……你的──……」
  騎士尚未將話說完──
  他撫摸著君王的手驀然頹軟垂落。
  「……席德爵士……?」
  等君王回過神來時,騎士已經命喪於他懷裡。
  騎士安詳的面容看似感到滿足。
  「……啊啊,席德爵士……席德……席德……!」
  此時,君王腦中浮現走馬燈,竄過昔日與騎士共同經歷過的冒險燦爛回憶,那是一種絕對無法重現的過往榮光與殘存的美好。
  事情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沒有其他解決之道了嗎?
  哀慟、悲傷、痛苦,他宛如要宣洩這股潰堤的情感……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君王這恍若靈魂遭受侵蝕的嚎啕痛哭,迴盪於暮色將臨卻遲遲不至的戰場之上,久久不散──
  
  距今約一千年前。
  那是個由多不勝數的王公與騎士──家喻戶曉的英雄豪傑各霸一方、輝煌璀璨的傳說時代。
  據說於那段美好的昔日時代之中,有一名叫席德的騎士。
  他是隸屬於正統聖王‧亞瑟麾下的騎士,擁有當代絕世無雙的武藝,厥功甚偉,被後世譽為傳說時代最強的騎士。
  然而,他的本性殘忍至極且冷血無情,被視為一名缺乏騎士精神的男子,於民間傳誦的敘事詩與傳奇故事之中,幾乎皆扮演著反派角色。
  他是一名野蠻的騎士,亦為歹毒陰狠的邪魔外道。他無謂地折磨百姓,肆無忌憚地奔赴戰場,恣意妄為地濫行殺戮。
  人稱──《野蠻人》席德爵士。
  然而,這種目空一切且惡貫滿盈之騎士的最終下場則為──
  被自己的主公‧聖王亞瑟以正義為名親手誅滅。
  
  ──之後,時光流逝,世代更迭。
  美好的昔日傳說時代告終。
  群英一如時序流轉般地逐漸消散,璀璨瑰麗的冒險奇譚一一褪色。
  最終,他們皆僅存在於故事之中。
  
  接著──
  
    第一章 野蠻人轉世
  

  ──妖精曆一四四六年。
  伽維尼亞王國位於亞爾菲德大陸中央。
  這個國家由自聖王亞瑟一脈相傳的王室所統治,王國的首都為王都伽維尼亞。
  位於此王國首都東北方的榭鐸思幽森深處內,某騎士的墓碑矗立於斯。
  這一晚,嶄新的傳說將於這座森林之中揭開序幕──
  
  「……呼!……呼!……呼!」
  那天夜裡颳起了劇烈的暴風雨。
  狂風驟雨猛烈翻騰,蕭蕭颯颯地呼嘯而過,雷光劃過猶如幽暗深海的夜空之中。
  一匹馬奔馳於遭疾風暴雨蹂躪而嘎吱作響的林木之間。
  一名『少年』於馬背上握著韁繩。
  『他』擁有如棉花般柔軟輕盈的金色短髮,以及一雙似澄澈藍寶石般的眼眸。
  他年約十五、六歲,肌膚細緻如白瓷,身形略微嬌小且纖細,五官精緻,相貌中性……更隱約有種女性特質。
  然而,『他』卻毫無一絲陰柔或懦弱,身上無可掩飾地散發出一股威風凜凜的霸氣,以及令見者不禁屈膝跪下的氣質。
  『他』於鎧甲罩袍上披著斗篷,腰際佩帶一把細劍。
  這副打扮是伽維尼亞王立妖精騎士學校的學生──候補騎士的正式服裝。
  「我……可還不能……死啊……!」
  『少年』不斷鞭策馬匹,竭盡全力地疾馳於森林之中。
  「必須……必須快點喚醒他……!」
  『他』那受到焦躁之火所灼燒的心中,浮現的是有關他──某騎士的傳說。
  人稱《野蠻人》的席德爵士。
  後世傳誦的他殘忍至極且冷血無情,是一名是卑鄙齷齪到令騎士羞與為伍的邪魔外道。
  不過,『少年』自幼聽父親描述過他的真實樣貌──
  「…………」
  遙遠、遙遠的從前──距今約一千年前的傳說時代。
  據說當代最偉大的英雄王──聖王亞瑟平定戰亂如麻、呈現一片渾沌的大陸,抵禦了魔王的侵略,並拯救了世界。
  尊聖王亞瑟為祖的伽維尼亞王室,傳承了一段據說由亞瑟親自遺留予後代子孫的口授密諭──
  
  『吾兒呀,蒙受聖光妖精神護佑之人,傾聽吾言吧。』
  『莫大災厄終將禍殃汝等與我國。』
  『然而,汝等毋須驚懼,將有騎士守護汝等。』
  『其安眠於神聖的榭鐸思幽森深處。』
  『於災厄降臨,汝等進退維谷之時。』
  『汝等當於其墓獻上己血,並呼喚其名。』
  『呼喚吾忠心耿耿之騎士暨忠臣、吾生死不渝的摯友真名。』
  『其必會依循古老盟約而甦醒於世,回應汝等──』
  
  ──此時,『少年』忽然回過神來,並拉住韁繩使馬匹停下。
  『他』安撫著高抬起前腳且嘶鳴的馬匹,翩然下馬。
  這裡是位於鬱鬱蒼蒼的森林中平坦開闊的一處空間,為一座略微突起的小山丘,山丘頂端矗立著一座長方形的物體。
  此時,夜空中恰巧雷光迸射。
  隨著一道足以震撼大氣的轟然巨響,世界瞬間化為無瑕的白色。
  然而,這道白色極光卻被佇立於丘頂的某物所遮蔽,形成一道黑影無限延伸,於『少年』身上映下漆黑陰影。
  「……真的……有……」
  『他』怔怔地呢喃,並朝著該物體爬上山丘。
  那是一座墳墓。
  歷經悠久歲月、即將傾圮的墳墓,孤零零地佇立於山丘之上。
  然而,卻還能依稀辨識出刻於墓碑上的名字。
  席德‧布雷澤。
  這是一個於古老歷史之中,無論好壞皆赫赫閃耀一時的傳說騎士之名──
  「始祖亞瑟所遺留下來的王室口授密諭……轉世復生魔法……」
  『少年』拔出腰際的細劍,以左手握住劍身並拉扯。
  這使得他的左手割出一道淺淺的傷痕,滲出了鮮血。
  『他』以滿是鮮血的手觸摸墓碑,並懇求似地說:
  「對不起……我知道不應該打擾你安眠,但是……如今我只能仰賴你了。」
  『少年』手中滲出的鮮血受到雨水沖刷,卻仍然如同滲入墓碑表面般流下。
  「雖然這是很自私的請求……但現在請助我一臂之力!」
  『少年』跪在墓碑之前,垂下了頭獻上祈禱。
  「為了拯救這如風中殘燭的國家!還請回應我的呼喚……!」
  接著──
  「身為始祖亞瑟嫡系傳人的艾爾文‧諾爾‧伽維尼亞在此懇求你!」
  『少年』──艾爾文道出那個名字。
  道出那個足以代表他、如今卻已經失傳的真正別名。
  「《閃光騎士》席德爵士!請你自漫長的沉睡中甦醒,並實現古老的盟約!」
  而當他這麼呼喊之時──
  雷鳴恍若宣告世界末日般,再度劃破佔據夜空的漫天幽暗。
  氣勢磅礡的天雷分歧為多道閃光,將天空斬裂得支離破碎,彷彿在咆哮一般。
  耀眼的白光使少年雙眼感到炫目,似將世界燒灼為一片純白──
  …………
  ……最終,雷光止歇。
  漆黑帷幕再度造訪世上……之時。
  「…………」
  獻上祈禱的艾爾文面前,仍舊僅存在一座毫無變化的墓碑。
  並未發生任何事,無人回應其呼喚。
  現場唯有一片──寂靜被暴雨所產生的巨響恣意擺布、喧囂的景象。
  當艾爾文認知到這殘酷的現實之後──
  「……呵、呵呵……說得也是……啊哈、啊哈哈……」
  他鬆開了祈禱的手勢,沮喪地感到虛脫。
  「口授畢竟只是口授……怎麼可能真有讓死者復活的魔法呢……」
  砰……艾爾文將額頭抵著墓碑,虛軟無力地搥打著它。
  此時,後方傳來一陣馬蹄逼近的聲音,以及某種重物癱倒的聲響。
  「!?」
  他不禁站了起來並回過頭去,擺出架式。
  只見到自己的馬於山丘腳下,遭人砍倒在地。
  「嗨,艾爾文王子殿下!我們剛剛才見過吧!?你別來無恙嗎──?」
  一名身穿黑色盔甲並騎在漆黑幽馬上的騎士現身。
  他將劍扛在肩上,凶神惡煞般的臉愉悅地勾起了嘴角。
  「王子殿下呀,我們差不多該結束這場鬼抓人了吧?」
  「暗黑騎士……!」
  「對,老子就是奧卜司暗黑教團的吉薩大爺,雖然我們無冤無仇,但我要宰了你!」
  男子──吉薩輕盈地從幽馬上下馬,並開玩笑地這麼說。
  奧卜司暗黑教團是祭拜暗黑妖精神的禁忌邪教。
  他們坐擁稱為暗黑騎士團的強大戰力,是一個暗中教唆犯罪的地下組織,諸如謀殺、綁架、買賣奴隸、毒品交易……等發生於國內的各種罪案。
  這一天,艾爾文帶著少數隨扈,去王都的鄰近地區公務出巡。
  當時忽然攻擊自己的便是這名男子──吉薩。
  面對吉薩壓倒性的實力,隨扈們轉眼間全數覆滅。
  艾爾文只能九死一生地逃之夭夭……最終面臨如此局面。
  「好了,鬼抓人玩完了,艾爾文王子,你差不多該有所覺悟了吧?」
  吉薩雖然語氣輕佻,卻朝艾爾文釋放出幾乎能令人凍結的壓力與殺氣。
  「我的委託人想要你的命,抱歉,我不能放過你。好了,你就詛咒自己為何身為這個時代的男性王室成員吧──」
  當他如此宣言的下一秒鐘……
  便迅速地奔上山丘,逼近了艾爾文──那股氣勢就像追捕獵物的肉食性猛獸。
  並順勢持劍從下方往上一劈。
  艾爾文無暇逃跑,只能立刻持起細劍、呈下段防禦架勢──與吉薩激烈衝突。
  雙刃猛烈互嚙。思及雙方的身手差距,艾爾文來得及防禦簡直有如奇蹟。
  「──呀啊!?」
  接著,艾爾文的身體基於這一陣激烈衝突所產生的震撼而離開地面,往後方彈飛,他纖細的身軀多次撞擊山丘另一側的斜坡,並逐漸滑落下去。
  「嗯?」
  吉薩歪著腦袋俯瞰著他,像是注意到了什麼。
  「你……剛才怎麼發出了很像女人的叫聲……?」
  「……唔!?」
  艾爾文隨即以細劍作為拐杖站起,並以不屈不撓的眼神仰望吉薩。
  然而,吉薩卻目不轉睛地上下打量著他。
  艾爾文因雨水而淋成了落湯雞,衣服與斗篷貼合於他的身軀,依稀可看出他的身體曲線以男人而言,似乎過於──?
  「…………」
  吉薩失禮地盯著艾爾文的身體一陣子。
  最終,他似乎確認完什麼似地露出了猥瑣的笑容,說道:
  「啊──王子殿下?你該不會是那麼一回事吧?」
  「你、你是指……什麼……!?」
  艾爾文看似不明所以地咆哮。
  然而,吉薩並未放過他些微露出的驚慌神情。
  「啊哈哈哈哈哈!嚇了我一跳!!王子殿下,這還真是聞所未聞啊!?也罷,這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畢竟已經確定要宰了你呢!!」
  「……!?」
  「不過──在宰了你之前,感覺可以快活一番了呢,是不是啊?」
  下一秒,吉薩望著艾爾文的眼神與表情──倏地一變。
  他的眼神從殘忍的暗殺者,轉為鎖定極品獵物的獵人一般。
  而艾爾文見到吉薩望著自己舔嘴咂舌的眼神與模樣後,不禁本能地湧起一股難以壓抑的恐懼,與生理上的厭惡感。
  「本以為這是一個超級無聊的任務,卻有意料之外的收穫呢!啊哈哈哈哈!」
  「……唔……!?」
  艾爾文原本堅強自持的身體,如今卻不由自主地顫抖了起來。
  遠比死亡更加痛苦殘酷的屈辱末路正在不遠處等著自己──他因為這股預感與絕望湧起了眼前陷入一片漆黑的錯覺。
  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就此放棄。
  「我、我……」
  他以顫抖的手握住細劍,並竭力壓抑恐懼之情。
  儘管這會造成更加絕望與殘忍的死期。
  自己──也必須奮戰到底。
  由於自己曾向已逝的父王──
  發誓要守護與改變這個國家。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爾文咆哮著,宛如要斥責與鼓舞自己懦弱的心一般。
  並朝著站在山丘上的男子持劍奔去──
  
  ────
  
  ──空無一物。
  至今為止,這名男子身懷無物。
  他不具備可以感覺事物的身心,也不具備足以思考的意識。
  無。暗。零。空。白。虛。
  該名男子成為上述概念,化為永遠徘徊飄蕩於虛無之中的『某物』。
  然而,卻因為有人忽然呼喚了他的名字,而使得這名如同虛無的男子產生了變化。
  ──席德──
  基於有人呼喚了這令人懷念的名字,致使原本為虛無概念的男子產生出輪廓。
  形成了『我』。
  而等他回過神來後──
  「……嗯?這裡是?」
  男子──席德站在一個奇妙的空間之中。
  此處毫無顏色與聲響,是一個由黑白雙色所構築而成的寂靜世界。
  天空一片漆黑,豪雨不停地下,四周為一望無際的平原,綿延不絕的山丘使得地平線平緩地隆起。地上堆疊著多不勝數的騎士屍體,累累延伸至地平線,而滿地的刀槍劍戟、無數旌旗則恍若他們的墓碑一般。
  雷光隨著鳴聲不時自天空裂縫流瀉而出,照耀這些墓碑。
  「……戰場……?」
  他心想真是一個冷清的世界。
  這是一個沒有活物存在的死滅世界,宛如時間停止的停滯世界。
  然而,那樣的世界──卻是個足以讓他莫名堅信此處正是屬於自己的世界──
  在這片殘山剩水之中,唯有一人例外。
  「…………」
  於這片黑白相間的世界之中,唯有一名青年保有顏色,並背對席德佇立著。
  他擁有如棉花般柔軟輕盈的金髮,並身披豪華絢爛的披風,背影威風凜凜。
  而當席德愣怔地凝視著對方的背影後──
  「……席德爵士……你醒了啊。」
  青年依然背對著席德,這麼對他說道。
  聞言,席德心中突然湧起一股極似鄉愁、不可思議的情感。
  「這聲音……你是亞瑟嗎?」
  聽見席德的問題後,青年則轉了過來。
  他那露出憂愁神情的俊美容貌,毫無遮掩地展現於席德面前。
  「席德,好久不見了……」
  「是啊,亞瑟,能見到你真開心。」
  席德面對長久以來分散兩地的摯友,由於過於懷念而露出了笑容。
  然而,卻也同時疑惑地詢問青年──亞瑟:
  「不過,我……應該被你殺死了……為什麼我會在這種地方呢?」
  亞瑟並未回答席德的問題,而是悲痛地扭曲了神情,繼續說:
  「……對不起,沒時間了,我就長話短說吧。席德爵士,等等要請你復活於現世之中,度過第二次的人生。」
  「嗯?你說什麼?第二次的人生?」
  「現世在你死了之後,已經過了一千年的時光,希望你以騎士的身分,為我活在這個時代中的子孫效命……希望你能守護對方。」
  「……是喔?你要我尊你以外的君王為主公嗎?」
  語畢,席德闔上雙眸,暫時靜思片刻。
  最後他睜開眼睛,略微寂寞地垂下雙眼,搖了搖頭說:
  「不,亞瑟,抱歉了……就算是你的懇託,但也恕難從命。」
  接著他以凝望遠方般的眼神,環顧周遭冷清的世界,說:
  「我對第二次的人生沒有興趣,我已經精彩地活過了一生,雖然最後結局不盡如人意,但我已經貫徹了自己的騎士精神,死而無憾了。」
  「……席德。」
  「而且啊……你要我在沒有你的世界活著做什麼呢?」
  席德聳了聳肩,嘲弄般地說:
  「你也是知道的吧?我是一個天生的混世魔王,是你給了我持劍的意義,因為有你在,就因為有你在我身邊,我才能是一名騎士……」
  之後,他筆直地望著亞瑟說道:
  「總而言之,我是專屬於你的騎士,我不打算為你以外的主公仗劍效命……抱歉,就讓我繼續安穩地睡下去吧。」
  席德這麼說道,並試圖闔上雙眸。
  然而──
  「儘管如此,我還是要拜託你,席德爵士……我只能仰賴你了。」
  亞瑟對席德如此哀求。
  「如果你依舊願意認我這愚蠢之人為主公,還請接受這第二次的人生,希望你幫助我的子孫……幫助現在呼喚你的那孩子。」
  「…………」
  「其實我也想讓你繼續安眠,但是……為了這世界……也必須守護那孩子到最後一刻。」
  「…………」
  「我不會要求你必須宣誓忠誠,但希望你能守護那孩子,因為那孩子是這世界的希望,所以──……」
  聞言,席德暫時凝視著泫然欲泣的亞瑟。
  最終,他輕輕勾起了嘴角,淡淡地笑了一笑。
  「……喂喂喂,貴為我主公的人不要露出那麼窩囊的表情啊。」
  「席德……?」
  「哈哈哈,好吧,我知道了,我的好友,既然你都那麼說的話,那就沒辦法了呢。」
  席德如頑童般壞心眼地笑了笑,側目瞟了一眼昔日的主人。
  「既然你希望我那麼做的話──我就只能奉上一己所能並貫徹使命了,畢竟我是你的騎士嘛。」
  「席德,謝、謝謝你……」
  「不過,亞瑟──」
  他對喜形於色的亞瑟超然灑脫地說:
  「不好意思,但我會好好鑑定一番的喔?鑑定你那子孫是否真的是值得我奉上騎士之劍的君王──」

 


《上古守則的魔法騎士Ⅰ》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