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襲1-試閱.jpg

本週為各位帶來丈月城老師的新作《異世界來襲 01 PROJECT‧REVERSE》試閱!

 

十幾年前,異世界對地球發起侵略,

對於異界的魔法,地球的科技是毫無用武之地。

而在逃亡至地球的異界種族──精靈的協力下,足以抵禦異界大軍的決戰兵器終於誕生。

人類文明滅絕在即,人類的最後希望是否能屠盡邪異之物?

 

魔法x密教x機械!異色英雄譚將揭開序幕!

 


 

  

序章

  二○二Ⅹ年春天,還在東京的老家生活的時候。
  一之瀨悠試著穿上嶄新的校服──黑色的立領制服。
  制服的尺寸沒有問題,但悠依舊是一臉悶悶不樂的樣子。明明他好不容易升上了國中二年級……
  「就算這是國家主導的計畫,為什麼我非得因此轉學不可啊?」
  「咦咦~這有什麼不好的!老弟你要去的那所學校,裡頭的老師和學生可全都是精靈耶!你沒在網路上看過嗎!?」
  當時十七歲的姊姊──咲打從心底羨慕地說。
  悠身處於東京都北區的自家客廳裡,明顯地皺起眉頭回道:
  「那是真的嗎?精靈他們不是靜靜地生活在保護區之類的地方嗎?」
  「所以我就跟你說了,你要去的那所學校就是其中之一啊~真羨慕你吶。精靈他們無一不是俊男美女,而且頭腦聰明,外加氣質優雅。我也好想變成那樣的人喔!」
  只有「人類」是智慧生命體的時代早已過去──
  大約距今三十年前,法國南部捕獲了「哥布林」這種奇妙的生物。
  其特徵完全符合所謂的「小鬼」,身高體型和小孩子相差無幾,醜陋凶暴且智能低落,於是便以歐洲傳說中的「哥布林」為其命名。
  在二十世紀即將落幕的最後幾年裡,這似乎是一起轟動世界的重大事件。
  在那之後,人們又陸續捕獲並公開了其他奇妙生物。
  「獨眼巨人」賽克洛普斯、「身材魁梧的凶惡妖精」巨魔,甚至連「龍」的幼雛也赫然位列其中。
  至於精靈族流亡並移民至此,則是二十一世紀初時發生的事。
  據說在「異世界」擁有魔力的支配階層裡,存在著一群不可挑戰的絕對強者。自知不敵的六千名「精靈族」成員因而選擇流亡到地球,跨越次元障壁來到這邊的世界。
  
  悠原本並不相信姊姊所說的這番話。
  然而,他身為「國家計畫的年幼參與者」,在進入專供相關人員就讀的教育機關後,冷不防地遇上了一名少女。
  「請多指教,學長。我是一年級的東堂阿莉婭。如你所見,因為媽媽是精靈的關係,阿莉婭的耳朵比普通人長;爸爸則是日本人東堂先生。還請學長多多關照。」
  「這裡真的有精靈啊……」
  「阿莉婭的媽媽是這座研究所的特別顧問,晚點會介紹給學長認識喔。」
  眼前這位侃侃而談的學妹是名令人瞠目結舌的美少女,耳尖明顯向外突出。
  她身穿藍白搭配的水手服,和其嬌小的身材非常相稱。在白色貝雷帽的底下,是一頭漂亮的亞麻色秀髮。
  「等一下,妳剛才是說『研究所』?這裡不是學校嗎?」
  「頂多就只是教室的規模而已,畢竟具備適性的孩子寥寥無幾……還有,在學長問起之前,阿莉婭就自己先說了吧。阿莉婭和媽媽都不會使用魔法,很抱歉讓你失望了。」
  「啊,由於在地球定居的關係,喪失了魔法之力是嗎?」
  「是的,就是這麼回事。」
  
  除了認識精靈族的少女外,悠也交到了新朋友。對方是和他同齡的伊集院高丸。
  「我們之所以被選拔出來,好像是因為具備奈米機器的高度適性喔。」
  「這麼說起來,我們被做了不少實驗呢。甚至還被叫去軍方的基地。」
  聽到悠這麼說,伊集院馬上連珠砲地接著說道:
  「畢竟敵人──另一端世界的邪異之物接二連三地入侵地球嘛。上頭好像是打算盡快確立次世代的奈米科技,然後立刻將這些新技術投入實戰運用!」
  「可是,那個『三號』的表現不是非常活躍嗎?上頭根本用不著這麼著急吧?」
  悠想起了蔚為話題的新兵器及其專任操作者的事情。
  「就是那個像是變身英雄的傢伙,叫什麼『三號機甲』的。」
  「a型外骨骼機甲和著裝者三號!我有限量發售的豪華版角色模型喔,甚至附有全裝甲的配件,重現度超高的。而且啊,我們班下次要去橫田基地的樣子。據說在那裡就可以見到本人了呢。」
  「見到三號本人?真的假的,我老姊和老媽都是他的粉絲耶。」
  或許是因為經常在電視上看到的關係,一之瀨悠的母親和姊姊都迷上了國防軍的超兵器和其「操縱者」。
  伊集院深有同感地點頭說:
  「那個陽光大帥哥似乎很受婆婆媽媽歡迎呢……啊,不過阿莉婭學妹有見過他本人。根據她的說法,對方是個討人厭的傢伙。」
  「咦~明明在電視上是一副『超級好青年』的模樣耶!」
  敵人彷彿在打游擊戰般,三番兩次地對地球展開入侵行動。
  面對這群「不該存在於世的怪物」,人類各國陷入長期苦戰的泥淖中。不過與此同時,流亡至地球的精靈賢者在諸多科學領域上都取得突破,從而確立了遠超當代的超尖端科技。
  但另一方面,人類在世界各地的戰場都已明顯居於劣勢。
  儘管人類和精靈已經集結了所有的智慧,敵人卻能夠使用「魔法」這種更加可怕的力量。
  
  西曆二○二Ⅹ年。
  就在這一年,國中生一之瀨悠作為國家計畫的年幼參與者,被配屬到了隸屬國防軍管轄的奈米科技研究所。
  同年六月,日本陷入了極度水深火熱的困境之中。
  敵人──異世界的「大魔術師」,發動了廣大範圍詛咒《大地鳴動》和《水風滅絕》,導致東京都遭到了直下型地震和前所未有的大洪水襲擊。
  大半個都市的地盤下陷,淹沒在滔天洪水之中,徹底喪失了首都的機能。
  除此之外,中部及關西地方也落入敵人的勢力範圍──他們在這一大片地區中,配置了兩座進攻據點《時空之門》。
  逃到九州福岡的臨時政府,發布了「大撤退」的勸告命令。
  呼籲日本全國的市民百姓,自行從危險地區逃離避難……
  
    ×  ×  ×  ×

  同年十二月,動盪的二○二Ⅹ年即將迎來結束。
  此時此刻,在京都地區北端的舞鶴市──整個舞鶴灣已經化為一片火海。
  漂浮在海上的兩艘護衛艦全都冒著熊熊大火,眼看著馬上就要遭到擊沉。
  形勢明顯趨於不利。負責防衛日本的武力組織──國防軍的護衛艦隊(殘存部隊),正在逐步走向毀滅的道路。
  悠和伊集院在海邊的陸地上注視著這一幕。
  「畢竟原本就是破罐破摔的敗部復活戰呢……」
  站在悠身旁的伊集院喃喃自語道。
  這名身形肥胖的十四歲少年,穿著一套黑色的立領學生服。
  「政府向全日本發出了『大撤退』的勸告命令,國防軍的艦隊和民間船隻都已經逃得差不多了。就算把因為修理而被擱置的這兩艘軍艦開出來──」
  「也完全沒有任何勝算啊……」
  面對這個意料之中的結局,悠也淡淡地點頭接話。
  一之瀨悠,十四歲。和伊集院一樣穿著黑色立領學生服。他們兩人原本應該都是國中二年級的學生。
  然而,悠和伊集院如今都抱著自動步槍。
  八九式步槍。這不是模型槍,而是不折不扣的真槍。不同於手槍的短槍管,其槍管長度在四十公分以上。
  重量也達三點五公斤,相當沉重(不過在步槍裡,這好像算相對輕巧的一款了)。
  「即使拿著這東西,我們也絕對派不上用場。」
  「就是說啊。」
  聽著伊集院的自言自語,悠深有同感地附和。
  他們只做過屈指可數的幾次射擊訓練,而且悠是個身材單薄的瘦皮猴,伊集院則是個討厭運動的胖子,兩人完全不是幹這種體力活的料。
  順帶一提──
  悠和伊集院目前所處之地,是毗鄰舞鶴港的某所學校操場。這裡好像是國防海軍的軍事院校,周圍還有幾名非戰鬥人員的國防官,每個人的表情都顯得格外不安。
  「我們也終於要完蛋了啊……」
  「還沒呢,伊集院。要是像往常一樣時間到了,我們就還有苟延殘喘的可能性。」
  悠鼓勵著意志消沉的搭檔。
  只要抬起頭,就會看到璀璨的極光正在舞鶴灣上空搖曳閃動。綠色的光芒於半空中擺盪,彷彿一道大得不像話的帷幕。
  這是不可能出現在日本關西地方的自然現象。
  敵人的城塞型進攻據點《時空之門》,就飄浮在這片妖異的天空之上。
  
  ──那塊懸浮在半空中的龐然巨岩,似乎完全不受重力法則的約束。
  ──而在巨岩的上方,則矗立著一座城牆高聳的石砌「城堡」。整座城堡巍峨挺拔,彷彿有古代或中世紀的鎧甲士兵駐守其中。
  
  只見護衛艦「妙高」對著天空之城射出了對空飛彈。
  對空飛彈拖曳著烈焰破空而去,卻在命中目標之前突然失速,劃著拋物線往海面墜落──然後淹沒於海中,連引爆的機會都沒有。
  「果然行不通啊……」
  「剛才那個絕對是魔法搞的鬼!」
  悠沮喪地看著這一幕;伊集院則是大叫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兩人體內的奈米因子都收到了一則訊息。發訊者是位於大後方的東堂阿莉婭,在他們這一夥人裡唯一的女孩子成員。
  阿莉婭的「聲音」直接傳進兩名少年的聽覺系統。
  『阿莉婭的奈米機器探查到了魔法──《反飛行物保護》。這似乎是能夠防止飛箭或投石的魔法,我猜是天空之城的魔法使的傑作。』
  「只要是飛行物體,管你是弓箭還是導彈,都會被擋下來!雖然分類方式有夠隨便,但是這招真的好厲害啊!」
  「嗯~魔法這種能力真是太犯規了……」
  這是透過奈米因子實現的《情報連結》。
  奈米機器的移植者在彼此許可的情況下,能夠利用因子的共鳴現象實現語音的雙向通訊。有效距離大約在十五公里左右。這項尖端技術完全不同於行動電話和無線電,他們直到最近才總算習慣了這種通訊方式。
  ……在此期間,舞鶴灣的戰鬥仍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
  艦載匿蹤戰機從空母型護衛艦「出雲」的甲板上起飛升空。
  二十五毫米機砲和兩發空對空飛彈,朝著空中之城《時空之門》直奔而去。然而,這波攻擊同樣被封鎖飛行物體的魔法給擋下了。
  子彈和飛彈在抵達目標之前,就已經徒然地墜落到海中。不僅如此──
  「咦!?為什麼連戰鬥機也一起掉下去了啊!?」
  「戰鬥機應該完全沒有遭受到攻擊吧!?」
  伊集院不禁驚訝地大呼小叫;悠也忍不住懷疑起自己的眼睛。這時,只聽阿莉婭的聲音再次響起。
  『探查到能使人瞬間入眠的魔法──《睡眠暗示》。只要讓駕駛員進入夢鄉,他們自然就無法控制戰機的飛行了……』
  與之相對地,海上的兩艘護衛艦都在這時候遭遇了攻擊。
  發起這波攻勢的,居然是國防海軍的三架偵察直升機──三架直升機包圍住兩艘護衛艦,用七點六二毫米的機砲展開了瘋狂的掃射。
  子彈猶如傾盆大雨般,傾洩在護衛艦的上甲板。
  事實上,兩艘護衛艦已經各挨了一發直升機部隊的反艦飛彈,艦身出現了極為嚴重的損傷。
  阿莉婭在通訊裡為兩人說明:
  『那是《洗腦咒縛》。敵方直接對操縱席的駕駛員施加了魔法,隨心所欲地控制他們的行動……』
  「唔,為什麼盡是使用這種卑劣的魔法啊!」
  伊集院怒不可遏地大吼出聲。
  「如果是在日本的動漫作品裡,魔法使應該會用更加簡單明瞭的華麗攻擊魔法啊!」
  「這就是不擇手段的求勝戰術吧……」
  不同於義憤填膺的友人,悠只是小聲地嘟囔了這麼一句。
  忽然之間,天空之城《時空之門》出現了變化。
  設置在城牆一隅的巨大城門突然打開──那即是所謂的「魔法之門」。在門的另一端是漆黑的深淵,一眼望去是無盡的黑暗。
  只見一頭巨龍從黑暗的深處橫飛而出!
  蜥蜴、鱷魚、蛇、恐龍……儘管身上有著各種爬蟲類的特徵,可是這頭「巨龍」和這些爬蟲類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巨龍拍打著蝙蝠般的翅膀,以超過七十公里的時速翱翔於天空中。
  覆蓋在全身上下的紅色鱗片,證明牠是龍族之中特別喜歡破壞的「紅龍」一族。體長大約達到了三十公尺左右。
  『都是伊集院學長在那裡說什麼華麗的攻擊魔法啦。』
  「這、這可不是我的錯啊!別怪到我頭上啦!」
  無視阿莉婭和伊集院的拌嘴──
  一道紅蓮烈焰從紅龍的血盆大口裡噴湧而出。
  紅龍一邊吐出炎息,一邊在空中恣意飛舞。首當其衝的護衛艦「出雲」和「妙高」早已傷痕累累,立刻在海上化作兩團熊熊燃燒的火球。
  巨龍的炎息並非單純的火焰。
  而是只要一燒起來,在徹底焚盡目標之前都不會熄滅的魔焰。
  就連「出雲」足以承受戰機引擎噴射火焰的甲板,都因這超高溫的火焰如奶油般融解。
  紅龍更進一步地吐出可怕的魔焰。
  舞鶴灣沿岸的國防海軍基地和航空基地,於瞬息之間化成一片火海。
  當然,基地方面仍在向空中的巨龍展開對空砲擊。
  然而,長著翅膀的巨獸透過靈活的上下翻飛,穿梭在槍林彈雨之間,癱瘓了整座基地的運作。若是拋開巨大的體型不說,這頭紅龍簡直像是燕子或知更鳥之類的敏捷鳥類。
  而想要射中高速移動的目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  ×  ×
  
  連小孩子都看得出來戰局壓倒性地不利。
  留在舞鶴的國防軍殘存戰力,對這點自然也是心知肚明。說穿了,他們這夥雜牌軍本就是被陸海空三軍「棄之不顧」的殘兵敗將。
  然而,其中的某些人還是賭上了些微的可能性。
  「三號機甲,再次無法啟動!」
  「該死!有接收到複製的覺醒信號吧!?那就給我更換著裝者!馬上把下一位候補者換上去!」
  聽到部下的報告,作戰負責人氣得破口大罵。
  這位官拜上校的五十多歲男子,眼神陰鬱地看向那架「問題兵器」。在昏沉的天空之下,拖車的貨台上仰躺著一具「人型戰鬥機械」。
  消光黑的特殊裝甲將其從頭到腳完全包覆。
  但它並非通體漆黑,而是全身上下都有金色鑲邊作為點綴。
  這架兵器就像是出現在動畫裡的戰鬥機器人,但操縱者不是透過「搭乘」、而是要經由「著裝」來發揮其作用──
  「只要三號機甲能覺醒,衛星系統的支援和五萬台的無人機部隊也會隨之復活!無論如何都要給我成功!」
  重新展開的啟動測試再次以失敗收場,指揮官不由得憤怒地大吼大叫。只有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  ×  ×  ×
  
  鏡頭再次拉回到舞鶴灣。
  席捲國防軍基地的熊熊烈焰,已經化作一片沖天而起的熾烈火光。
  但是還沒來得及滅火,地面戰鬥已經正式打響。
  在錯綜複雜的海灣內,沿海的多處要衝都配置了地面部隊。而邪異之物的浩蕩大軍,就這麼突如其來地出現在他們面前。
  沒錯。這群怪物的出現沒有任何前兆,而是猶如雨後春筍般忽然湧出──
  這也是魔法的傑作,能直接把麾下的怪物召喚到敵方面前。這次奉派上場的是「活死人軍團」。
  地球人對這種怪物有個更熟悉的名字──喪屍。
  牠們是死後依然徘徊不去的人類屍體,渴求著活人的血肉,因而本能地向生者發動襲擊。除非腦袋或心臟遭到徹底破壞,否則不管受多少傷都不會停止活動……
  這幾百隻喪屍似乎都是「產自地球」。
  每隻喪屍都穿著常見的服裝,看起來都是能在附近的連鎖服飾店找到的衣服。
  這支怪物大軍就這麼突然地出現在眾人眼前,拖著遲鈍的動作一起攻向了國防軍的部隊。
  敵我雙方、人類和喪屍全都糾纏在一起──
  地面部隊的士兵拚命地開槍射擊,或是奮力地刺出步槍上的刺刀。活死人的身體爆裂開來,噴灑出鋪天蓋地的血雨。在這種混戰的情況下,野戰砲兵也不得不拋下榴彈砲,抄起八九式步槍上前馳援友軍。
  這場地面戰鬥的光景只能說是慘絕人寰──
  同一時間,巨龍飛到了港口上空,持續不斷地從嘴裡吐出炎息。
  巨龍專心地摧毀著停靠在港口的船隻,似乎沒有打算插手地面戰局的意思。但取而代之的是,又有新的邪異之物出現在戰場上。
  敵人是身穿鋼鐵鎧甲、身高足有三公尺的巨魔兵。
  牠們有著粗壯結實的肌肉體型,和一張近似於野豬的猙獰臉孔。不僅長著一個醒目的長鼻子,下唇處還有兩根突出的尖銳獠牙。
  這幾十隻巨魔兵的手裡,都揮舞著巨大的長劍、戰斧或是棍棒。
  每當牠們揮出一擊,就掃飛好幾名體型相形之下瘦小孱弱的人類。漫天都是人們被砍下的腦袋和四肢,就連骨頭也被直接砸了個粉碎。
  而人類射出的子彈──根本無法打到巨魔兵的身上。
  儘管一副皮糙肉厚的模樣,但是巨魔族也是妖精族的成員,因此同樣擅長施展魔法。牠們對自己施加了《反飛行物保護》,從而防止子彈的攻擊。不過,牠們的魔法並沒有天空之城的防護罩那麼強大。在一片混戰之中,終於有士兵抄起火箭筒,瞄準近在眼前的巨魔發射了出去。醜陋妖精的龐然身軀頓時應聲炸裂。
  然而,人類陣營還沒來得及齊聲歡呼,敵人又施展出了新的魔法。
  其中一隻巨魔喚醒了火箭彈裡的《火之元素精靈》。潛藏在火藥裡的火之靈子得到了活化,立刻引發猛烈的爆炸。
  周圍的國防軍步兵全都慘遭波及,整片大地上又平添了無數的屍體……
  戰場充斥著槍聲和慘叫、吶喊和怒吼,以及不斷消逝的生命與鮮血。
  但是,這一切都在瞬間戛然而止。恣意蹂躪人類的喪屍和巨魔兵──突然之間就憑空消失了。
  和現身的時候一樣突如其來,所有怪物就這樣消失得無影無蹤。
  
  「總算是勉強撐到『時間到了』呢……」
  悠仰望著天空嘆了口氣。
  直到方才為止,天空都閃動著日本關西地方不應有的綠色極光。此刻這道極光已經銷聲匿跡,恢復成蕭瑟的冬日陰空。
  那座神秘的天空之城也如同海市蜃樓般不復存在。
  極光現象是敵方據點《時空之門》出現的信號。而當極光散去的時候,天空之城派出的邪異之物也會隨之消失不見。
  如夢似幻地消失,然後又如夢似幻地出現,完全就是虛空的幻影之城──
  伊集院鬆了口氣後,忍不住大叫起來。
  「我本來還在擔心對方這次又會賴上一、兩個月不走呢!」
  『在經歷長期的多線作戰之後,敵人也消耗了相當大量的魔力,因此近期內都無法進行長時間的跨境作戰──媽媽是這麼說的。可是,我們接下來究竟該何去何從呢……?』
  阿莉婭發來了這樣的語音訊息。
  順帶一提,奈米因子一旦活性化,悠和伊集院的右手掌心皮膚就會浮現出環狀光芒。
  悠用力握緊右手拳頭,環顧著周遭的淒慘景象。
  位於對岸的國防軍基地,已經徹底淹沒在滔天烈焰之中。
  
  五老岳在舞鶴市內是為數不多的高地之一。
  在海拔三百公尺的山頂處,曾經有一座矗立著觀景塔的休閒公園,但如今已被國家強制接收,變成了國防軍的相關軍事設施。
  由於座落於山頂上的關係,山腳下的景致可說是盡收眼底。
  此時此刻,便有將近十名的國防官站在這裡,茫然地凝視著舞鶴灣的方向。
  潰不成軍的我方部隊,陷入一片火海的基地──目睹這一切的他們會有這種反應也無可厚非。以研究顧問身分隨行的東堂庫洛耶能夠理解他們的心情。
  而庫洛耶的獨生女阿莉婭,也緊緊揪住了母親的白衣,滿臉不安地向她詢問:
  「媽媽,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當務之急是下山去和倖存者會合。在搶救和援助傷者的同時,設法建立起臨時的避難所。」
  庫洛耶相當熟悉這種和戰場為伍的生活。
  因此她非常平靜地回答了這個問題。穿著制服的女兒阿莉婭,頭上還戴著一頂貝雷帽,尖尖的耳朵從帽子底下露了出來,看起來明顯比周遭其他人都來得長。而庫洛耶的耳朵甚至比女兒還要長出一截。
  東堂庫洛耶,是二十年前流亡至地球的精靈族成員之一。
  她和日本男性共結連理,產下了阿莉婭這個跨越種族和時空界線的混血兒。庫洛耶領著惶恐不安的女兒,向現場的某位軍官出聲招呼道:
  「上校,我們差不多該動身了吧?」
  「……博士。果然必須設法復活三號機甲才行,我們絕對不能讓這樣的慘劇再度上演──妳難道不這麼認為嗎?」
  這名五十來歲的人類男性,有著國防空軍的上校頭銜。
  聚集在五老岳這裡的國防官,幾乎都是所謂的技術軍官,隸屬於國防軍外骨骼機甲研究所,專門從事研究和技術開發的工作。庫洛耶擔任的就是這座研究所的顧問。
  現場非技術軍官出身的軍人,就只有這位上校及其部下而已。
  「妳曾經這麼說過吧?失去著裝者的三號機甲……若是透過奈米技術的介入,或許還有可能讓它覺醒過來。」
  庫洛耶確實這麼說過。
  事到如今,與其繼續尋覓「繼任的著裝者」,倒不如轉而探索這樣的可能性。
  然而,在友軍全軍覆沒的當下,這不是現在應該討論的問題……儘管庫洛耶是這麼想的,但她並沒有開口勸諫。
  或許是對慘敗感到震驚,上校的一雙眼睛布滿血絲。
  他已經失去了平常心,處於聽不進別人意見的狀態。
  「我知道了。這項工作就交給我來推動吧。」
  「請妳務必全力以赴!一切都拜託妳了!」
  趁著上校轉開視線的空檔,庫洛耶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a型外骨骼機甲三號機。一言以蔽之,就是所謂的「強化動力服」或「強化外骨骼」。這具決戰兵器此刻仍然仰躺在拖車的貨台上。
  原本應該閃耀著金光的裝甲,現在只剩下黯淡無光的黑色,空虛地橫陳於此──
  三號機甲已經有好幾個月無法啟動了。在人員和資材都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實在很難想像還有什麼扭轉乾坤的方法。
  庫洛耶迅速地瞥了後方一眼。
  標高五十公尺的觀景塔就矗立在那個位置。
  自從五老岳成為國防軍的裝備研究所,以及a型──Asura型外骨骼機甲三號機的運用據點之後,這裡便被改建成用於其他用途的設施。
  為的是利用五老岳的高度,將「那股力量」發送給三號機甲。
  「如果那位大人願意施以援手的話,或許還有一絲希望……」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呀?媽媽。」
  「我是在說我們精靈之國的公主大人。等哪天有機會,我再好好解釋給妳聽吧。」
  對一臉納悶的女兒如此說完後,流亡的精靈賢者──庫洛耶仰頭看向了天空。
  二○二Ⅹ年,十二月。時值冬日的舞鶴,籠罩在一片陰沉的天色之下──

 


《異世界來襲 01 PROJECT‧REVERSE》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