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進度1-試閱.jpg

本週為各位帶來平坂読老師的百合新作《截稿日之前,百合的進度特別快1》

因自身性向被出櫃的逃家少女‧白川愛結,毅然決然地隻身來到東京。

無依無靠的她在堂姊‧白川京的牽線下,決定嘗試某個包三餐和住宿的工作。

至於工作內容──竟是要照顧外表有如女神的軟爛作家‧海老光!?

突如其來的同居生活,兩人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

一個孤獨的人不再孤獨,這就是這麼純粹又稀鬆平常的愛情故事。

 


 

  

截稿日之前,邂逅的進度特別快

  一個孤獨的人不再孤獨,這就是這麼純粹又稀鬆平常的愛情故事。
  
                    
  
  白川愛結是在國中二年級的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同性。
  她從電視等地方學到了LGBT的概念,但是她對於承認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有點抗拒。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她讀遍了LGBT的書和網站,最後才終於確定自己是LGBT中的「L」,也就是喜歡女生的順性別女生。
  在確定自己是同性戀之後,她還是一直瞞著周遭的人,假裝自己是多數派,一直到國中畢業。
  升上高二後沒多久,學校有堂課教了LGBT的事,當天放學之後,她和幾個要好的同學一起在超市的美食廣場閒聊,課程內容也成為了他們的談天話題。其中地位形同小圈圈裡隊長的少女,她和愛結從一年級感情就很好,可以算是愛結的閨蜜。當時閨蜜說「就算我身邊有這樣的人,我也一點都不會介意」,其他朋友也異口同聲贊同。
  「我也完全沒有偏見喔,同性戀在現代很普通吧。」
  「就是啊,歧視同性戀也太扯了吧。」
  原來是這樣啊,愛結又驚又喜,也鬆了口氣。
  最近同性戀情侶在日劇和電影的出現都極為稀鬆平常,BL劇《大叔之愛》與《昨日的美食》在朋友圈中也很紅。也許LGBT的存在,已經比自己以為的更見容於世了吧。
  因此愛結當場就出櫃,表明自己是同性戀。
  雖然朋友們聽了全都露出驚訝的表情,可是又馬上展露笑容,說大家以後不會變,一樣是朋友。
  
  隔天,愛結是同性戀的事就傳遍全班了。
  
  愛結質問那個閨蜜,為什麼要到處宣傳這件事,結果她露出痛苦的表情,泫然欲泣地這麼說:
  「因為我還是覺得很噁心啊,像在體育課換衣服的時候,妳一定是以下流的眼光在看我們吧。」
  愛結無言以對了。
  愛結並不是對每個女人都有抱有情欲,而且也只把她當作朋友而已……可是她也沒辦法發誓,自己在看到女生裸體時,沒有產生一絲絲的欲望。
  這位閨蜜還順勢吐露自己以前在公車遇到色狼時有多恐懼,接著就開始放聲大哭,其他同學也站在她那一邊,並對愛結投以厭惡、輕蔑,甚至好奇和憐憫的眼光。
  愛結的腦中打結了。
  自己既沒有對閨蜜告白,對她也沒什麼戀愛情感,當然更沒想過要對她性騷擾。
  難道在全班面前被出櫃、面對閨蜜的哭鬧,被當成壞人,都是愛結活該嗎?
  ……不對,當她徹頭徹尾是個壞人也就算了,如果與生俱來的本質本身就是罪惡,她會直接放棄,當作這個地方從一開始就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但是……
  「喂,你們不要這樣!又不是白川同學的錯!她也很可憐啊!」
  大喊著想為愛結說話的,是班上第一的帥哥同學,他很受女生的歡迎。
  這個場景就像是少女漫畫的男主角在拯救女主角,如果是一般女生,可能會在此時對他萌生情愫吧。
  可是當下控制了愛結大腦的是純粹的「憤怒」。
  ──可憐。
  這是愛結最不想聽到的話。
  愛結身體滾燙如火,大腦也一片通紅。
  「你有種再說一次────!!」
  下一秒,她漂亮的正拳已經不偏不倚送到帥哥臉上了。順帶一提,白川愛結學了十年的空手道。
  「我才不『可憐』!」
  被討厭被嫌棄她都可以忍耐,可是被憐憫是她忍無可忍的。
  後來的事她已經不太記得了。
  使用暴力的她,被處罰停學兩星期。
  處分的事她其實並不在乎,但是學校告訴了父母事情的經過,她是同性戀的事也被發現了。
  比起愛結在學校使用暴力傷害了許多人,父母對於女兒是同性戀這件事更為震驚。
  他們激動大喊「妳是不是搞錯了」,而愛結努力保持冷靜,用她自學的知識,解釋LGBT其實並不罕見。可是父母完全聽不進去,一直罵她「丟人現眼」、「有缺陷」,甚至打算強迫帶她去精神科進行「治療」。
  父母本來就是老古板,都西元幾年了還會大言不慚地說什麼「結婚守護家庭是女人的責任」。她本來就跟他們處不來,到了這一刻,已經沒有轉圜的餘地,只能斷絕親子關係了。
  不管「保障弱勢權利、理解弱勢」的呼聲在全球喊得多大聲,不管電視或網路宣傳過多少反歧視零偏見的活動,在狗屁鄉下狗屁社會的狗屁人類眼中根本不算什麼。男尊女卑的觀念都還在大行其道了,性少數哪可能會有什麼容身之處?
  打從心底對家人、朋友、學校和家鄉失望的愛結決定離家出走,離開這個地方。
  她想前往大都市東京。
  東京一定會有很多愛結這樣的人吧。
  愛結搭了超過十小時的客運,在中午前抵達東京,她首先衝去美容院,把土土的黑髮染成大金色,並做了紅色的挑染。接著她把身上的衣服,換成在服飾店門口看到的印有大骷髏圖案的超帥T恤,還有以前從來沒穿過的超短裙子,希望能盡快擺脫「鄉下女孩」的身分。
  將外表武裝成(※愛結想像的)都市風後,愛結在東京街頭徘徊,尋找住處和賺錢的方法。不過正規的房仲和店家當然不會理會未成年的逃家少女,她想說先暫時在網咖撐個幾天再說,結果在傍晚的街道上漫步時,引來了警察的盤問。
  「妳是國中生?妳這時候在這裡做什麼?」
  她第一次被警察問話,心裡相當驚慌,行為舉止都表現得超可疑,警察馬上發現她是逃家少女,並將她帶去了派出所。
  愛結最不樂見的,就是警方聯絡家裡,然後被帶回鄉下。她別無他法,決定依靠在東京唯一一個可以信賴的人。
  那個人叫作白川京,跟愛結差了十歲左右,是她的堂姊,在東京的出版社工作。
  京是土生土長的東京人,服裝和髮型都很時尚,個性溫柔又瀟灑,愛結從以前就非常喜歡她,開始學空手道也是受她的影響。京的父母都是很有都市風格的大人,愛結不知道想過多少次,希望自己能生在這個家庭。
  老實說,白川京就是愛結的初戀對象,雖然她百般不願意麻煩到京,可是現在顧不了那麼多了。
  一接到愛結的聯絡,還在工作中的京就急忙趕來了派出所。
  京今年過年才見過愛結,但是現在的愛結已經判若兩人,因此京看到她的瞬間有點驚訝,可是京還是順著她的話說「她是我的堂妹,是從鄉下跑來我家玩的」,愛結很感謝她的配合,再次對她產生了敬意。
  「所以是怎麼了,小愛?」
  她們到了附近的咖啡廳,京一問,愛結就講了跟父母吵架離家出走的事,不過詳細經過避而不提。
  「拜託妳,小京,不要告訴我爸媽。」
  「嗯……也不能這樣……」
  愛結的哀求讓京很為難,可是她還是尊重愛結打死都不想回家的心情。
  「要是他們通報失蹤會很麻煩,我還是會跟妳爸媽聯絡,然後說服他們暫時讓妳住在我家,可以嗎?」
  「嗯……謝謝小京。」
  愛結點點頭,京立刻撥了電話到愛結家,電話很快就講完了。
  「妳媽媽說OK。」
  京這麼轉告愛結。大概是愛結媽媽太毫不猶豫便直接說好,因此京一臉不解。
  「……我爸媽沒在擔心我吧,我不見了他們一定樂得輕鬆。」
  聽到愛結的酸言酸語,京有些擔心地說「怎麼會……」,然後嘆了口氣。
  「確實,可能暫時保持距離會比較好吧……」
  「小京,在我找到住處之前可以住妳那裡嗎?」
  「要住當然可以……但妳找住處是都不打算回家了嗎?」
  聽到京的問題,愛結堅決地點了頭。
  「學校怎麼辦?」
  「我要退學……反正我也待不下去了,我要在這裡找工作養自己。」
  「找工作……沒有監護人的同意,沒有人會雇用未成年人的啊。」
  「同意書只要假造就好了,而且東京不是在流行什麼『高中女生經濟』嗎?我聽說高中女生也可以賺大錢。」
  「小愛。」
  京突然壓低嗓音,她抬起眉毛,表情相當凝重。
  「我可不准妳去做這種可疑的工作。」
  愛結第一次看到京生氣,面對如此魄力,愛結有點退卻,但是她繼續說:
  「可、可是不賺錢就無法生活……我不能一直打擾小京啊……」
  「妳不必怕麻煩到我……」
  此時京嘆了口氣說:
  「不過要妳別在意也很難吧……妳真的不打算回家嗎?」
  「我絕對不回去。」
  京直視著愛結,聽到她的回答後,小聲自言自語了起來。
  「嗯……我是很想介紹些什麼工作……但是我們公司現在沒在找打工……如果是徵才雜誌那邊的人可能……啊。」
  碎碎唸著開始思索的京突然瞪大了眼睛。
  接著她有點不安、似乎不是很推薦地問:
  「……有個包三餐和住宿的工作,妳要試試看嗎?」
  「~~~~!」
  聽到京的提議,愛結的眼睛一亮,點了好幾次頭。
  「我知道了,我今晚剛好也打算要過去那邊,現在先聯絡一下。」
  京說完就開始撥電話。
  「辛苦了,我是布蘭奇希爾的白川,現在就依約過去那邊,稿子想必已經完成了吧?…………不會,妳別放在心上,我會在房裡等到妳寫完,一直等,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啊,等等,先不要掛……妳之前不是說希望找個美少女替妳打理雜事嗎?妳說要是有人能好好幫妳打理生活大小事,妳就能準時交稿了……我已經找到人了,待會就帶她過去……我已經找到了,願意在妳那邊工作的美少女。所以妳給我乖乖等著,要是妳開溜,我就把妳做成炸蝦。」
  京最後壓低嗓音撂完狠話後就掛了電話。
  「呃,剛剛的是……」
  「小愛,妳知道海老光這位作家嗎?」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愛結有點困惑。
  「咦?呃……我不知道。」
  「是喔,這個作家也很受高中女生歡迎呢。」
  「我完全沒在讀小說……」
  此時愛結猛然驚覺:
  「妳說的工作該不會……」
  「對,這個作家是我負責的,她實在有夠軟爛……生活節奏亂七八糟不按照時程工作在截稿日前還會棄稿出遊,真是傷透我的腦筋。我又沒辦法一直盯著她看,所以想請妳從今天開始,在海老光老師的家裡,擔任那個廢物的家務小幫手兼眼線。」
  「眼、眼線!?」
  「對,要是她想溜走,妳就打爆她的鎖骨。」
  「咦咦……」
  愛結覺得一頭霧水。
  突然要她住在陌生作家的家裡工作,老實說她有點害怕。雖然家務她基本上都做得來,所以要她當家務小幫手是沒問題,可是她不懂「當眼線」是什麼意思。不過她也知道住處和工作兼得的大好機會並不是每天都有。
  ……總之就先見見那位作家吧。
  愛結握緊拳頭,下定了決心。
  「請問那位作家是男的嗎……?」
  她記得京是在男性向小說的編輯部工作,聽說作者大多是男的。如果和一般男生起了正面衝突,她有信心不會打輸對方,可是住在同個屋簷下,還是會讓她覺得有危險。
  京笑了笑,撫平愛結的不安。
  「當然是女性,妳放心吧,我記得她跟小千同年……所以是二十二或三吧。」
  「是、喔。」
  在鬆一口氣之餘,愛結心中湧上了另一種不安──
  
                    
  
  這一天對她來說,是很常見的截稿日前一天。
  海老原優佳理,二十二歲。
  她是職業小說家,筆名海老光。
  高中時期她獲得某個輕小說書系新人獎大獎(※頒給最佳作品的獎項)後出道,至今出版了十幾本書。其中有幾部相當暢銷,作品在經歷過漫畫化、電影化、動畫化、電視劇化之後,她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所謂的「暢銷作家」了。
  優佳理早上七點起床,吃完早餐後馬上睡回籠覺,過了中午才終於起床去沖澡。接著她坐到電腦前開始趕稿,截稿日就在今晚,但是這篇網路連載用的稿子才寫了一半。
  ……三十分鐘過去了,才寫了幾行她就倏地停下手,用力伸懶腰站起身來,然後走出工作房來到廚房。
  優佳理站在寬敞客廳裡的開放式中島廚房前,開始動手做菜。
  沖澡前她就從冰箱拿出了六○○公克的牛腿肉,她現在小心抹上鹽巴和黑胡椒,然後在等待肉醃進味道的同時玩了三小時的《魔物獵人》。
  接著她在平底鍋中用奶油煎肉,把肉的表面煎出微焦的顏色。
  「~♪煎得很漂亮~♪」
  她哼著歌在肉上蓋了月桂葉後包進鋁箔紙中,用加熱到一○○度的烤箱餘熱烤一個小時。
  平底鍋裡還剩了點肉汁,加進葡萄酒、巴薩米克醋、醬油、味醂和蒜泥可以熬成醬汁。等待的時間,她啟動家用卡啦OK,引吭高歌了好幾首動畫歌。
  牛肉烤好之後從烤箱取出,並留在鋁箔紙中靜置,靜置時她又看了兩小時左右的電影。
  看完電影後她剝開鋁箔紙,用切肉器把牛肉切分成薄片。
  「呵呵……!」
  看到鮮紅的肉汁和美麗的粉紅色切面,優佳理露出了微笑。
  在做出如此完美的烤牛肉前勢必會經歷幾次失敗。一開始她烤得太熟,連中心都變成灰色的,現在她大概能從肉的大小、厚度和部位瞭解最適合煎到什麼程度,烤箱溫度與時間又該怎麼調整。
  她待會兒要在屋頂天台上喝紅酒配這道料理。
  她心花怒放地想像著這幸福的時光,一邊把牛肉片擺盤,就在她正打算淋上醬汁的時候,手機響起來電鈴聲。
  「欸……」
  她皺著眉頭看了螢幕,果不其然,來電的是責任編輯白川京。
  她知道要是置之不理會被奪命連環Call,所以勉為其難地接了電話。
  「……妳好,我是海老。」
  『辛苦了,我是布蘭奇希爾的白川,現在就依約過去那邊,稿子想必已經完成了吧?』
  對方強硬的態度讓優佳理的表情僵硬了起來。
  「不,其實我還剩一點點,但是就卡住了,真的只剩一點點!我不敢特地勞煩京姊跑一趟,今天就……」
  『不會,妳別放在心上,我會在房裡等到妳寫完,一直等,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儘管優佳理故作熱情地回絕,京還是以平心靜氣中帶有寒意的語氣,輕描淡寫地這麼說。
  啊,這下拒絕不了了……優佳理很快就死心了。
  這不是京第一次來優佳理家枯等她寫完稿子了,她甚至準備了一套棉被專供京在家裡休息。
  ……其實進度算是不錯的啦,我是說《魔物獵人》中獵人等級爬升的速度!
  ※她想到了雙關的笑話,不過看這氣氛感覺不能開這種玩笑,所以她吞回去了。(編註:日文中「完稿」與「上升」同為「上がる」。)
  「好啦……那我等妳來。」
  優佳理一臉嫌惡地說完,準備就要掛掉電話。
  『啊,等等,先不要掛。』
  「嗯?」
  『妳之前不是說希望找個美少女替妳打理雜事嗎?妳說要是有人能好好幫妳打理生活大小事,妳就能準時交稿了。』
  優佳理記得有一次拖稿被罵的時候,偶然瞥到旁邊有一部愛情喜劇漫畫,講的是「一位美少女來到獨自生活的少年身邊,強勢地照顧他生活大小事」這種老套的故事,所以她才講了這種話,當然這只是講講幹話而已。
  「啊~我好像有說過。」
  『我已經找到人了,待會就帶她過去。』
  「啥?」
  京說的話讓優佳理忍不住發出了怪聲。
  『我已經找到了,願意在妳那邊工作的美少女。所以妳給我乖乖等著,要是妳開溜,我就把妳做成炸蝦。』
  「咦?等等,京──」
  電話被掛掉了。
  優佳理呆站在原地好一陣子。
  「……京姊是不是終於發瘋了呢……」
  如果真的是,其中零點幾%的肇因應該是自己,優佳理稍稍地自我反省了一下。
  
                    
  
  從咖啡廳搭計程車到海老光家,大約是十五分鐘的車程。
  這個閑靜的區域有很多屋齡不長的低樓層華廈與獨棟房,光住在地面五層樓高的時髦華廈裡。地下一樓到地上四樓每層樓各有三戶,頂樓只有一戶,那一戶三分之一的面積設計成屋頂天台,海老光的住處兼工作室就在頂樓的五○一號房。
  對東京租屋市場毫無概念的愛結,也看得出來這間房子要價不斐,能獨自住在這種華廈,究竟是怎樣的人呢……
  京在入口門廳輸入501,按下呼叫鈴,可是沒有人回應。
  「不在?」
  愛結歪了歪頭,京面無表情拿出手機撥了電話。
  「……開門。」
  京用沒有高低起伏的低聲一說完,大門馬上就靜靜地打開了。
  「真是的,有夠難纏。」
  愛結與碎唸的京一起搭電梯,抵達五○一號房前。
  京按了門鈴,大門緩緩打開,門後出現了一位女神。
  女神。
  至少愛結真心覺得她是。
  她眉清目秀的臉上帶著略微有氣無力的微笑,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她頭髮微捲,髮色是色素偏淡的灰色。
  左右眼的瞳色略有不同,右眼是黑色,左眼是銀色。
  她又瘦又高,胸與腰也都穠纖合度。
  不知道為什麼,她明明上下都身穿著灰色的棉衣褲,整個人還是有股空靈感。
  愛結的目光和心都在瞬間被擄獲了。
  原來她狗屎般的人生是為了與光相逢而活。
  愛結現在才知道,一見鍾情是真的存在的。
  「真是辛苦死妳了呢,海老老師。」
  京不帶感情淡定地問候,海老光則是四兩撥千斤,爽朗地回道「辛苦了~」。
  她看向躲在京背後的愛結。
  在四目相交的瞬間,愛結的心跳加速,體溫也猛然上升,臉頰染上了紅暈。
  光有點詫異,她又看向京。
  「京姊,這位是?」
  「我在電話裡說過了吧?她是我的堂妹白川愛結,從今天起,她會來照顧妳。」
  「咦?妳是說真的喔!?」
  「當然是真的。」
  「不是吧,照常理來說,根本不會有人真的帶人來不是嗎?」
  「妳有資格跟我談常理嗎?……我是編輯,編輯是會不擇手段讓作家寫完稿子的。」
  「哇喔,真的瘋了……」
  光表情僵硬,誇張地聳起了肩膀,接著她仔細打量起愛結。
  「呃……愛結小姐?妳真的願意在我家工作?」
  「願、願意!」
  愛結尖聲回答。
  「說來不好意思,我這裡是很黑心的喔,是血汗打工喔。」
  「是、是喔?」
  她好像在新聞上聽過所謂的血汗打工,不愧是都市,真可怕啊……
  光語氣嚴肅地對心生退卻的愛結說:
  「嗯,每天要做三次飯,要掃地洗衣服採買東西還要檢查信箱。」
  「咦……這樣完全沒問題……」
  「別看小愛這樣,她可是家事高手,廚藝也很精湛。」京從旁插話。
  愛結從小就被灌輸「家事是女人的工作」的觀念,所有家務都要她幫忙,也才會有這樣的成就,因此她的心情有點複雜。
  「這麼厲害啊……可是這樣還不夠喔,除了煮飯,餐後還要洗餐具和廚具,工作量超級大耶。」
  「這不是應該的嗎……?」
  愛結忍不住說出內心話,京低聲接著說:「世界上就是有人做不到,比如說這位。」
  「唔唔,我不是做不到,只是不做而已~」
  光心有不甘地反駁,接著說:
  「嗯~那還有其他的……」
  她話才說到一半,愛結就打斷了她。
  「我、我!我什麼都願意做!所以請雇用我吧!」
  愛結猛地彎腰鞠躬,光擺出高姿態打量著她,然後「喔?」一聲露出邪惡的笑容。
  「什麼都願意做?真的嗎?」
  「對!」
  「包括賣身嗎?」
  「可以嗎!?」
  「咦!?」
  愛結瞪大眼睛反射性地回問,光聽了大吃一驚。
  「喂,光!妳不要對我堂妹亂說話!」
  京斥責了光。
  愛結看了她們的反應,才知道剛剛是光在開玩笑。
  「當、當然不可以!我講錯了!可是如果妳堅持的話……」
  愛結紅著臉注視光,光苦笑著說:
  「妳放心,雖然我喜歡可愛的女孩子,可是不是那種喜歡。」
  聽到她講得這麼直白,愛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內心卻相當失落。
  原以為自己的人生是為了與她相逢而活,看來只是場誤會吧。
  
                    
  
  沒想到京真的帶了美少女過來。
  責編京介紹了愛結給優佳理,讓她覺得編輯的腦袋果然都有問題。京乍看之下像個有常識的社會人士,但是她時不時會不按牌理出牌,實在不容小覷。
  不過京的職業本來就需要應付作家這種無法適應社會的族群,古怪一點可能剛剛好吧。
  ……與其像她一樣太過正常搞到整個人壞掉,不如從一開始腦中就少幾根螺絲釘來得好。
  她揮開閃過腦中的負面想法。
  「妳們都吃過晚餐了嗎?」
  優佳理帶京和愛結進客廳之後,開口問她們。
  「還沒。」京簡短回應。
  「那我們一起吃吧,我剛剛好在準備。」
  優佳理說完走向廚房。
  她一看向坐在椅子上不斷瞄著自己的愛結,愛結就驚慌地猛把頭往下低。
  她像是提防著人類的吉娃娃,這是優佳理對白川愛結的第一印象。
  愛結大大的杏眼讓人印象深刻,五官還保留著高中生或是國中生的稚嫩感,個子嬌小,不過胸部很大。
  她將一頭金髮綁成短短的雙馬尾,瀏海挑染了一撮紅色,身上穿著印有大骷髏的龐克T恤,她是特地為了喜歡動漫的優佳理而角色扮演嗎?但看起來又不是小丑女……到底是什麼角色呢?
  她邊想邊把今天的晚餐六○○公克牛肉全都放到大盤子上,並端去餐桌。
  優佳理在京過來的路上,還多做了凱薩沙拉、準備好法國麵包,她擺好三人份的盤子、筷子與玻璃杯,最後拿了紅酒過來想注酒。
  「等一下!妳怎麼那麼自然而然地要喝酒啊!」
  京強硬地制止了她。
  「咦?烤牛肉不就是要配紅酒嗎?」
  「不准!吃完飯要馬上趕稿,所以禁止喝酒!」
  「怎麼這樣!大人,至少讓我喝一杯!」
  優佳理以悲壯的語氣苦苦哀求,可是京半瞇著眼睛說:
  「誰是大人啊……妳只喝一杯就會醉倒,完全沒辦法寫稿吧。」
  「京姊是惡魔!我辛辛苦苦花了六小時才做出好吃的烤牛肉耶!」
  「六……!?」
  京聽到優佳理說的話,臉都僵住了。
  「這個烤牛肉果然是妳自己做的……而且花了六小時……?」
  「啊。」
  優佳理發現自己說溜了嘴,表情也凝固了。
  「截稿日在即,妳還花六小時烤牛肉啊……?」
  優佳理放軟聲音,安撫額頭冒出青筋的京:
  「哈哈哈,妳冷靜點,京姊。我又不是整整六小時都杵在廚房!只是轉換一下心情啦。」
  「……那稿子想必也是大有進展吧?」
  「當然啊!」
  優佳理堅定地點了點頭,京狐疑地盯著她問:
  「所以還剩下多少?」
  優佳理若無其事地迴避了京的眼神,小聲回答:
  「……大概剩一半。」
  「這跟我上次聽到的進度根本差不多啊!」
  「嘿嘿嘿……」
  「啊~~~這個廢柴真的是……!」
  京抓了抓頭,正當她的怒火即將爆發的時候,突然傳出「咕嚕嚕……」的聲音,緩和了現場的氣氛。
  聲音是愛結的肚子發出來的。
  優佳理和京直盯著愛結看,看得愛結紅著臉低下了頭。
  「小愛,妳肚子餓了?」
  聽京這麼問,愛結輕輕點了點頭。
  「我從昨天就什麼都沒吃……」
  「咦咦!?那妳剛剛在咖啡廳可以點個三明治啊。」
  京錯愕地問愛結,愛結噘起嘴說:
  「可是那種店裡的三明治要七○○圓……我沒辦法點那麼高級的東西。」
  「呵呵……」
  有如標準窮學生的可愛發言,讓優佳理忍不住笑了出來。
  ……聽了這種惹人憐愛的發言,優佳理內心油然產生想作弄她的念頭。
  「呵呵,有個肚子餓扁的孩子在這裡,我們差不多就開動吧,妳多吃一點啊,愛結妹妹。」
  「啊,好……那我要吃了……」
  愛結吞了口口水後拿起筷子,優佳理這時若無其事地對她說:
  「對了,我之前試著用年薪和實際的創作時間換算自己的時薪,算出來大概是每小時五十三萬圓,而我做這道菜花了六小時,代表這是三百一十八萬圓的烤牛肉,費用就等妳發跡了再還吧,來來,不要客氣多吃一點♪」
  「三、三百一十八萬圓……!」
  愛結瞠目結舌地看著桌上的烤牛肉,然後哭喊著「小京……」看向京,她就像是要吃東西前等主人示意的小狗,讓優佳理心跳漏了一拍。
  「小愛,妳不必把光的鬼扯放在心上……那我們就開動吧。」
  京說完,夾了一片烤牛肉送進口中。
  優佳理也笑著接在京之後將一片牛肉送進口中,每一口咬下去,都會釋放出醬汁複雜的酸味和豐富鮮美的肉汁,滿溢整個口中。今天的烤牛肉真是得意之作,不能配紅酒實在是有夠可惜。
  「來吧,小愛快吃。」
  京分了幾片肉到愛結的盤子裡遞給她。
  愛結依序看向盤子、京的臉和優佳理的臉。
  「……那、那……我開動了。」
  她戰戰兢兢夾起一片肉放進口中咀嚼,然後她的大眼睛瞪得更大了。
  「好吃!這個超級好吃!」
  愛結吞下第一片,馬上接著再吃第二片、第三片,她盤子上的肉轉眼間就消失了。
  「呵呵,多吃一點喔。」
  看到愛結豪邁的吃相,優佳理的嘴角自然地上揚。用餐的人吃得這麼津津有味,下廚的人也會很開心。京雖然也會誇說好吃,可是她來優佳理家時基本上都在催稿地獄裡,無法全心全意享受美食。
  「夾在麵包裡也不錯喔~」
  「來,請用。」優佳理把法國麵包切開一個口,夾進烤牛肉和沙拉後擠上美乃滋,然後遞給愛結。
  愛結雙眼閃閃發亮,她用雙手接過烤牛肉沙拉三明治,大口猛吃。
  「真是的,妳的料理依然這麼好吃……」
  京的表情五味雜陳,優佳理則是得意洋洋地說「呵呵呵,我就說吧」。
  「清問──」
  吃成倉鼠的愛結起了話頭,才決定先把嘴裡的食物通通吞下後再繼續:
  「請、請問!既然妳廚藝這麼好,我不就沒必要做菜了嗎……?我也沒做過烤牛肉……」
  結果京說:
  「這個小笨蛋最愛在截稿日前做這種費工的料理,雖然真的很好吃……可是不需要選在截稿日前做吧!?忘記是哪一次了,我在截稿日前看到她在擀烏龍麵的麵團,看到我都真心想殺人了!」
  「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我『趕』的不是稿,而是烏龍麵粉。」
  「妳不必玩文字遊戲了。」
  京半瞇著眼嘆氣,接著說:
  「明明廚藝這麼好,可是她平常都是吃即食食品或外食……我希望小愛能為光做兼顧健康的餐點。」
  「健康……嗯、嗯,我會加油。」
  見愛結緊張地點頭,優佳理微笑著一派輕鬆地說「靠妳了喔~」。
  
                    
  
  睜開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具體來說,天花板上的照明不是垂著一條繩索的正方形物體,而是正中間有喇叭的圓形吸頂燈。
  愛結睡在客廳的沙發上,身上蓋了一條毛巾。
  她揉揉眼睛坐起身,意識也漸漸清晰了起來。
  昨天吃完晚餐後,她坐在沙發上休息,不久就突然產生了強烈的睡意,然後直接睡著了。
  她在客運上整晚睡不著,到了東京後也沒有一刻能喘息,看來自己比想像中更為疲憊。
  往四周一看,她發現京正在餐桌上用筆電工作。
  愛結看了客廳的掛壁式時鐘,現在大概是凌晨兩點多。
  「啊,妳醒啦?」
  京發現愛結起身,出聲詢問。
  「嗯……小京在做什麼?」
  「嗯?工作啊。」
  「這麼晚了耶,編輯好辛苦啊。」
  京對驚訝的愛結解釋:
  「不過我們很晚起喔,我們業界大多是中午進公司,然後工作到深夜。」
  「喔?為什麼?」
  「作家、插畫家還有工作與動畫相關的人大多都是夜貓子,跟他們合作的編輯自然也會變成這樣囉。」
  「喔~」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業界,愛結也開了眼界。
  「對了,剛剛那個人呢?」
  「光在工作房趕稿喔,我很想相信她在天亮前能完成……」
  京感覺很不安,不過愛結有個疑問。
  「奇怪?截稿日不是昨天嗎?」
  「……我們業界有句話叫『隔天的上午都還算是今天』。」
  「隔天的上午都還算是今天……!?」
  這句話擺明就自相矛盾,愛結聽了很混亂,於是京苦笑著說:
  「這是糟糕創作者的糟糕理論,小愛不必記得啦。不說這些了,臥房已經鋪好被褥了,妳去換衣服睡覺吧,對了,妳有帶衣服嗎?」
  「啊,嗯……是有帶了幾件。」
  逃家之前,她在背包裡隨便塞了些內衣褲和T恤,手機、錢包和幾天份的衣服就是愛結現在所擁有的一切了。
  「是嗎?那就好,啊,妳睡前要洗個澡嗎?」
  聽京這麼一問,愛結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雖然沒有明顯的髒汙,不過在街上走來走去流了很多汗,可能會有點味道。
  「嗯……我要。」
  「好……光──!我要用浴室喔──!」
  京對著光的工作房門大喊,但是裡面悄然無聲。
  「她該不會在睡覺吧……」
  京站起來,打開工作房門的一條縫,愛結也從京身後探頭看進房裡。
  在這個三坪左右的房間,四面牆都排滿了書架。
  房裡的光坐在桌上型電腦前寫小說稿,她戴著耳機邊工作邊聽音樂或其他東西,所以才會沒聽到京的聲音。
  「呼……她好像有在認真工作。」
  京放心地吐了口氣。
  「那我去準備放熱水。」
  京靜靜關上工作房門走向浴室,看起來她應該很熟門熟路了。
  過了十五分鐘後,裝設在客廳牆上的熱水器控制板播放出「熱水已經好了」的語音。
  「浴室就在玄關旁邊,浴巾和洗髮乳妳就隨便用,光不會在意的。」
  「嗯、嗯。」
  聽京這麼說,愛結從背包拿出換洗衣物,走出客廳打開脫衣間的門。
  她不知道已經有幾年沒進過別人家的浴室了,自從發現自己是同性戀後,就算有人約愛結參加過夜的活動,她也會找藉口拒絕。
  她脫了衣服走進浴室,比平常更仔細地清洗身體,洗完再慢慢把身子泡進熱水中。
  這裡的浴缸比愛結家大多了,腳伸直之後空間依然綽綽有餘。
  「呼啊~~~」
  她把頭靠在浴缸邊深深吐氣。
  感覺身心裡累積的疲勞都一起溶進熱水中了。
  從明天起,就要在這個家展開新的人生。
  對於未知生活的不安;衝動逃家跑來東京的後悔;衝動打人的自省;與家人和朋友斷絕關係的悲傷──這些情緒肯定無法揮之而去,可是現在她更強烈感受到的是希望。
  京一如既往,依然溫柔可靠,而且──
  愛結腦中一浮現海老光的臉龐,身體就熱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
  浴室門喀啦一聲打開,光走進了浴室。
  因為是要來洗澡,所以光當然是一絲不掛的狀態。
  她表情有點呆滯地拿起了蓮蓬頭。
  「嗯……?」
  光注意到嘴巴開開闔闔關不起來的愛結,皺起了眉頭。
  「咦?為什麼浴室有個女孩子……?」
  光詫異地喃喃自語,她杵在原地,完美的裸體面向愛結,好一會兒之後才「啊」了一聲瞪大眼睛。
  「呃,我記得妳是愛結妹妹!是京姊的堂妹吧!來打工的!抱歉喔,我太睏了腦筋轉不過來……啊,太好了,我還以為我工作到一半死了,然後轉生到美少女遊戲的世界裡,害我好焦急。」
  光笑著打哈哈,愛結滿臉通紅地說:
  「啊、呃、呃,抱歉我擅自用了妳家浴室,我馬上出去!」
  「不會,妳不用在意,妳繼續泡吧,我只是要沖個澡讓腦袋清醒一點而已。」
  光說完就轉開水龍頭,把水開到最大,從頭上澆了下去。
  熱水淋濕了她的全身,水從她光滑的肌膚往下流。
  這幅場景既香豔又有種神聖感,讓愛結看得目不轉睛。
  光沖澡沖了大約一分鐘。
  「呼,清醒多了~」
  她關掉熱水後,雙手抹抹臉,然後看向愛結。
  愛結連忙把半張臉沉進熱水裡,見狀,光輕輕微笑說:
  「那妳慢慢來吧。」
  光離開浴室時,愛結的眼睛很自然地盯著她的背影,她的背部、臀部和腿都美得深深擄獲了愛結,甚至想伸出手去觸摸。
  臉好燙,心臟也在劇烈跳動,感覺就快爆炸了。光離開浴室之後,她的裸體還是烙印在愛結眼底沒有消失。身體深處在發疼,愛結吐出了一口悵惘的氣息。
  「……!」
  發現自己無意間將右手伸向下腹部時,她羞愧得眼眶都泛出了淚。
  啊啊,現在的我有夠噁心。
  
  ──因為我還是覺得很噁心啊,像在體育課換衣服的時候,妳一定是以下流的眼光在看我們吧。
  
  難怪朋友會排斥她。
  剛剛自己的內心還雀躍無比,對新的人生充滿了希望,現在卻又因自己的膚淺而被嫌惡感占據了。
  絕對不能讓那個人知道,自己是這樣的人──

 


《截稿日之前,百合的進度特別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