彈珠汽水5-試閱.jpg

今天要為大家帶來的是《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5》試閱

高二暑假是大學考試前最後一個可以悠哉度過的暑假,

千歲小隊的成員們,也不留遺憾地譜下一個個回憶。

就在這段時光中,夕湖決定在這個夏天內跨出腳步?

千歲同學系列迎來轉折點,現在就來看看試閱片段吧~

 


 

  

一章 暑假的日曆

  
  將孤單寂寞的夜晚一角,像手撕麵包一樣撕下來含在嘴裡,嚐起來是牛奶糖甜甜的味道。
  我想起很小的時候,附近有一間理髮店,紅藍白三色燈柱在店門口緩慢轉動。在那裡剃小平頭時,店家都會給我一個橘色的小盒子當成獎勵。
  盒子裡面叩隆叩隆響著,有十二顆四角形的牛奶糖。
  每天一顆牛奶糖,我確認似地緩慢撕開包裝,先是輕輕咬幾下,再讓糖果在舌頭上面滾動。每一次我都會在耳朵旁邊搖晃盒子,如果是沉悶的聲響,我會開心得不得了,如果是清脆的聲響,則會有點落寞。
  七月底,上學期的結業式前一天。
  我猶豫著要吃涼麵還是蘿蔔泥蕎麥湯麵,又覺得不管選哪一種都會後悔,最後煮了素麵的今天,正是這樣的夜晚。
  收音機開著,FM頻道裡傳來女主持人有如八月向日葵花田般天真爛漫的嗓音。簡單介紹完歌曲後,主持人的聲音淡出,轉為宛如從背後輕柔抱著自己的柔和爵士樂。樂聲從Tivoli Audio的音響流瀉而出,聽起來無比遙遠,中音薩克斯風的音色在剛下過雨的巷弄沉穩舞動。
  我什麼事也不想做,為了找個合適的地方收容這百無聊賴的閒暇,我試著關掉房裡的電燈,抱著與其說是寂寞更接近安穩的心情,躺在沙發上。
  這樣的時間也不賴。
  漫不經心地闔上雙眼後,自春天以來的三個月如泡影出現後又消失。飄浮的虹色氣球映著某人的白色襯衫、陌生的城市街景與暑熱的球場。
  明天下午過後,開關就會「啪」地切換,開始漫長的暑假。
  每天上學的日子和假日,哪一種日子對我而言是牛奶糖,我忍不住思考起這個問題。
  如果現在晃動那個糖果盒,想必會是清脆的聲響,我輕輕笑了起來。
  
    *
  
  ──叮鈴叮鈴、叮鈴叮鈴叮鈴。
  
  我似乎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微微睜開眼睛後,放在頭旁邊的手機有些拘謹地震動著。
  平常刺耳的叮鈴鈴來電鈴聲,在這樣的夜晚裡也感覺格外溫和。
  手機螢幕上面,顯示出柊夕湖的名字。
  時間是晚上十點。
  雖然還不到高中生的就寢時間,但夕湖很少像這樣忽然打電話來。除了我在約好的約會時間沒有出現這種自作自受的情形,她大多都會在事前確認我方不方便講電話。
  我一個個刺破還在腦中浮游的泡泡,接起了電話。
  「唔~什麼事?」
  『咦,朔,你睡了嗎?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
  「妳是怎麼聽出來的。」
  『因為你的聲音聽起來呆呆的,平常你的態度會更游刃有餘,接起電話的時候會說「喲」、「嗨」或是「喂」吧?』
  「可以不要把我叫起來後,連我的羞恥心都要喚醒嗎?」
  『你聽,你的聲音也很啞,去喝杯水吧。』
  「……好。」
  受不了,我實在贏不過夕湖這種個性。
  我關掉收音機,把手機改為擴音。
  在洗臉台洗過臉之後,我在廚房用水龍頭裝了杯水,咕嘟咕嘟喝了起來。
  頭腦總算清醒過來,我呼地吁了口氣。
  『啊~』
  手機裡不知為何傳來譴責的語氣。
  『水龍頭的水不可以生喝啦。』
  「都市裡也就算了,福井有人在意這種事嗎?」
  『我家就只喝飲水機的水喔?』
  「我這裡沒有那種時髦的玩意兒,再說,有人認為福井縣大野市的生水是全日本最好喝的喔。」
  『不,朔你家在福井市內吧。』
  「就在附近而已啊……等一下。」
  我從GREGORY後背包裡拿出土耳其藍的無線藍芽耳機。
  因為附有麥克風,這樣講電話比較輕鬆。
  「不好意思,我在戴耳機。」
  夕湖聽我這麼說,回答的語氣顯得很納悶。
  『奇怪,你不是說之前那副耳機壞了之後沒有買新的嗎?』
  「喔,這是我之前生日收到──」
  『嗯────────────────?』
  我話還沒說完,超級不滿的聲音就傳進耳朵裡。
  正當我因為多嘴感到驚慌失措時,不由自主又說了更多不必要的話。
  「這是、西、西野學姊送的。」
  『我!又!沒!有!問你這種事!』
  「您說的是,對不起!」
  不過,我總覺得那是要求我說明或是解釋的語氣啊。
  這句話又險些脫口而出,但是我這次忍住了,老實地向她道歉。
  她沒有問清楚,是因為她明白自己不是可以正面質問這種事的關係。即使真心話全都洩漏出來了。
  我可以輕易地想像出來,她在手機另一頭氣呼呼地鼓起臉頰的模樣。
  我差點忍不住失笑,只是我不想繼續惹她生氣,於是趕緊改變話題。
  「妳打電話來有什麼事嗎?」
  『對了對了!』
  因為我這句話,夕湖馬上恢復平時的態度。她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像這樣絕不跨越玩笑的界線,想必正是她受大家喜愛的理由之一。
  『你會參加八月的學習營嗎?』
  「申請的截止日期是明天對吧?」
  『對!』
  藤志高中著名的學習營,也就是夏季學習營。
  這項在八月上旬,於海邊飯店舉行為期四天的學校例行公事,簡單來說就是規模較大的課後輔導。
  參加對象是一年級生以外的全體學生,誰都可以自願參加。歷年來都是準備大考的三年級生參加人數最多,不過二年級生也不在少數。
  雖然說是學習營,基本上都在自習。
  參加期間內,可依各自喜好選擇在研習室、會議室或是在自己的房間唸書。
  這麼看來和朋友在大眾餐廳或是圖書館唸書沒有什麼分別,但是最大的好處在於會有主要學科的老師們負責指導。如果有無法理解的內容,或是不懂的問題,都可以個別向老師提問,因此聽說有不少人會趁這個機會一口氣解決暑假作業。
  再者,由於藤志高中重視學生的自主性,就算沒有自習,也不會受到責備。
  實際上,第三天在海邊大玩特玩,或是那天夜裡和老師一起烤肉,已經成了默許的慣例。
  簡單來說,這是個可以唸書又可以製造夏日回憶,一舉兩得的活動。
  此外,因為學校鼓勵學生們參加,只要沒有碰到什麼大會或是比賽,大致上都會同意社團可以暫時不進行社團活動。由於不想在難得的暑假只留下練習的回憶,據說體育社團的參加率特別高。
  「夕湖妳會參加嗎?」
  我這麼回問後,回答我的是雀躍的語氣。
  『我會參加喔!好像很好玩,而且小內答應要教我功課~』
  「不錯啊,她教的肯定會比外面的補習班好懂。」
  『嗯!那朔你呢?』
  「要不要參加呢……」
  『咦~一起去嘛~』
  老實說,我沒有特別想要參加。
  我沒有社團活動,反正暑假都只能靠唸書打發時間了,我本來打算偶爾和夕湖她們聯絡,一起出去玩就好了。和希與海人的話就算不理他們,他們也會自己跑到我家來廝混。
  我正打算委婉拒絕時,夕湖用有些難為情、有些嬌媚,像在試探我反應的語氣輕聲說道:
  
  『你不想看我和小內穿泳裝嗎?』
  「──當然想。」
  
  我答得飛快,毫不猶豫。
  
  『所以你要去嗎?』
  「我一定去。」
  
  僅僅一秒,我就改變了主意。
  
  短暫的沉默蔓延,我們兩個人不由自主笑了出來。
  『朔,你剛才的反應太噁了!』
  「是妳來約我的,這麼說不會太過分了嗎!?」
  『那,學習營開始前,我和小內會去挑可愛的泳衣。』
  「性感的也可以喔。」
  『……你喜歡哪一種?』
  「不要問得這麼認真,我會不知道怎麼反應。」
  之後,我們閒聊著像是暫時吃不到學生餐廳的冷拉麵感覺很寂寞這類的話題,禮貌性地互相道了聲晚安後,掛斷電話。
  和夕湖一起時,總是像這樣由她主導步調,我不禁苦笑。
  剛才的對話聽起來像在開玩笑,不過聊著聊著,我也真的改變了主意,覺得參加也不錯。
  這個暑假結束後,短暫的高中生活也不知不覺來到了折返點。
  到了明年,像是要決定未來的路、準備大考,以及必定會到來的告別,勢必會比今年背負更多的重擔。
  與夥伴們可以像現在這樣度過的時間,說不定已經沒有多到能讓人虛度了。
  儘管頭腦完全清醒了過來,總覺得好像還有泡泡輕飄飄地飄浮在某個地方。
  好不容易走過在原地踏步的消極的七個月,並且盡力追趕積極往前衝刺的四個月,抵達嶄新的夏日入口的此時,我有種十分平凡的念頭。
  
  ──這樣的日子不會再回來了。
  
  所以我不轉移焦點,不閃避,有如提早發放的畢業紀念冊,有如那一天的牛奶糖,一個個地確認著度過每一天。
  不論是孤單的深夜、暑假裡微不足道的一天、和朋友們習以為常的閒聊,還是……某人的心情,自己的心情。
  溫熱的夏風穿過紗窗在室內悠然嬉戲,又隨心所欲地揚長而去。清涼的月光映照著漆黑的屋裡。
  應該要再多聊一會兒的。
  就要冒出這個念頭的時候,我穿上慢跑鞋,走到室外。
  我漫步著,這是個難以成眠的夜晚。
  
    *
  
  「──起立!敬禮,再見!!」
  隔天,在上學期最後一次班會上,藏老師──也就是岩波藏之介老師,滔滔不絕地講了一大段雞婆又無聊得讓人不耐煩的「暑假注意事項」後,我終於能宣布下課。
  雖然這聲號令半是強行打斷老師的話,四周仍紛紛朝我投來「做得好」這般充滿感激的視線。
  「嘖。」
  喂,不要對學生咂舌,太不像樣了。
  藏老師不甘不願地點了下頭,然後開口說道:
  「喂~想參加學習營的人提出申請後再回去喔~」
  這句話一說完,班上所有同學忙著做起回家的準備,而有幾個人往講台上的藏老師走過去。
  我拿出放在抽屜裡的申請表,也接著走上去。
  「給你,麻煩你了。」
  「哼,對老師可貴意見感到不耐煩的人不許參加。」
  「那是因為某人對那些在暑假的時候交往,跨越朋友界線的高中生男女心懷怨恨,抱怨個不停吧。」
  「什麼學習營嘛,你們的目的八成是在晚上的海邊和穿著泳裝的女孩子亂搞。」
  「──你可不要輕易跨越身為教育者的界線啊。」
  受不了,這個大叔還真是老樣子。
  我們漫無邊際地聊了好一會兒,最後我硬是把申請表塞過去,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時,一群熟面孔不知道為什麼在那裡等著我。
  淺野海人率先大喊了起來。
  「喂~朔,我們去慶祝吧!」
  「有什麼好慶祝的。」
  我苦笑著回答後,水篠和希裝模作樣地接著說了起來。
  「當然是慶祝上學期結束囉。」
  「你們沒有社團活動嗎?」
  「包括我們社團在內,明天開始就會進入沒完沒了的練習,所以似乎很多社團今天都休息一天。再說,也有人覺得就這樣解散再見太空虛了吧?」
  他說著,往斜後方瞄了過去。
  七瀨悠月注意到他的目光,嫵媚地嘆了口氣,撩起流瀉的黑髮。
  「待會我再來追究為什麼水篠要看向我這裡,不過如果我在暑假有想見的人,我會自己約出來見面。」
  和希微微揚起嘴角。
  「哦?那麼我也來期待一下好了。」
  「不如就約在東尋坊,你覺得怎麼樣?」
  青海陽沒有理會他們兩人驚悚的對話,用力拉住我的手臂。
  「女籃今天也休息!你會來吧,千歲。」
  「……好。」
  她的臉忽然湊上來,我一時心慌,反射性地想往後退,然而嬌小的手臂像是在阻止我逃走,加強了力道。
  「咦,千♡歲♡同♡學♡因為被小陽拉著手,心跳加速了嗎?」
  「怎麼可能,是妳沒有把睡亂的頭髮整理好,差點刺到我的眼睛。」
  「你這個傢伙!」
  我們似乎互相都對彼此耿耿於懷。
  那一天之後,我和陽幾乎沒有像這樣的對話,因此她暫時回復平時的模樣,我鬆了口氣。
  「夕湖和優空也會一起去嗎?」
  陽依然拉著我的手臂,我這麼問之後,先是內田優空溫柔地說了起來:
  「嗯,我沒有不識相到在今天這種日子帶便當來。」
  夕湖也接著說:
  「當然啦!吃完飯後,大家一起去卡拉OK吧!」
  「「「「「「「贊成!」」」」」」」
  「卡、卡拉OK……」
  最後那個虛弱的呢喃聲,想當然耳是來自山崎健太,在這裡說明一下。
  
    *
  
  在八號拉麵與蛸九這兩個選擇再三猶豫過後,我們最後來到了蛸九。
  就算暑假我們也會去八號,可是一旦錯過今天,我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造訪因為離學校近所以常來的這間店。
  桌上擺滿了我們各自點的大阪燒、豚平燒、炸雞塊、煎餃和薯條。
  仔細看過整份菜單後,我們驚訝地發現這裡的料理種類十分豐富,完全不輸一般的小飯館,因為我們平常都點同樣的餐點,完全沒有注意到。
  「久等了,炒麵來啦!」
  隨著氣勢十足的吆喝聲響起,招牌是銀色短髮的阿婆把一個大盤子沉甸甸地放在桌上。
  「咦?這是……?」
  我不由自主提出疑問。
  體育社團的人一個人吃完一貫的炒麵巨無霸學生餐是基本規則,不過今天因為是大家一起分著吃,我們點了普通份量,只是端上來的炒麵不管怎麼看都是熟悉的巨無霸餐。
  「你們上課到今天對吧?既然有好一陣子看不到你們,趁現在多吃點。」
  「妳那麼大方,小心有一天店開不下去喔,況且這間店本來就小好痛!?」
  我一調侃,銀色圓盤便往我的後腦勺敲了下去,發出拖泥帶水的嗡嗡聲響。
  「你以為我在這裡開店開幾年了。這間店的狀況還沒有差到請一、兩個流鼻涕的小鬼頭吃飯就會垮的地步。」
  「話雖然這麼說,就物理上來看已經開始垮我騙人的對不起!感謝您的招待!」
  在繼續挨揍前,我趕緊道歉。阿婆哼了一聲,回到櫃檯後面。
  阿婆離開後,為了打斷圍繞著我的竊笑聲,我刻意咳了幾聲,清了清喉嚨。
  接著,我拿起裝烏龍茶的杯子。
  「上學期發生了很多事,總算是順利結束了……喂,健太,你來帶大家乾杯。」
  「咦,我嗎!?」
  忽然被叫到名字的健太,顯而易見地十分驚慌。
  「不少事情會發生都是從你開始的,最後來段俐落的結語吧。」
  夕湖接過我的話,說了起來:
  「就是說啊,健太!要是沒有看見你成長的傑出模樣,實在沒辦法放心迎來暑假耶。」
  「加油,山崎同學。」優空也輕柔微笑著。
  兩人的話語鼓勵著健太,他像是下定決心,拿著可樂站了起來。
  「唔、唔……該怎麼說呢,老實說,我現在還是不敢相信會像這樣和大家在一起,上學期對我來說──」
  
  「「「「「「「乾杯!」」」」」」」
  
  叮鈴鈴的清澈聲音響起,廉價玻璃杯在桌面上方碰撞。
  「太、太過分了……」
  「你該習慣這種模式了吧。來,乾杯。」
  健太張大了嘴,杵在原地說不出話來,我們嘻笑著,一同向他舉杯。
  
    *
  
  「什麼,悠月妳們也會參加嗎!?」
  眾人大快朵頤過後,夕湖驚訝地說了起來。
  我們正在聊今年的夏季學習營。
  講到夕湖、優空和我會參加後,順帶得知和希、海人與健太也有交出申請表,而且七瀨和陽似乎也一樣。
  「嗯,美咲也會帶學生參加,所以這段時間沒辦法進行社團活動。二年級的女籃社員全都會去。」
  陽苦笑了起來。
  「因為需要參加費,老師沒有主動說出口,但是她的眼神的確表示出『妳們所有人都要到』的意思,還說要讓我們一早就到海邊練跑。」
  七瀨也順著她的話,接著說下去。
  「就是說啊!她究竟把我們體育社女子寶貴的夏日回憶當成什麼了。」
  「在旅遊地從一大早就全身沾滿沙子,滿身大汗的少女,你覺得怎麼樣啊,大爺?可能還會餓扁到在早上的自助餐裝滿一大盤食物。」
  因為話題轉到我身上來,我坦白地做出了回應:
  「我覺得這樣的女孩子很有氣勢。」
  「「我想也是~」」
  七瀨與陽誇大地仰著頭,大家看著都笑了出來。
  笑了一會兒之後,「不過啊,不過啊。」夕湖說了起來:
  「這裡的大家都會去,好像會很好玩!烤肉、大海,還有煙火和試膽大會!」
  「別、別忘了我們參加的其實是課後輔導喔。」優空搔著臉頰說。
  「我知道,不過這是我和小內第一次在外面過夜。我想跟妳一起去買泳衣,在當天夜裡聊些女孩子的心事……」
  我想起之前她們到我家裡來做晚飯的時候,好像聊過類似的事情。
  那個時候她們的確是用更直接的表現方式,說要聊「喜歡的人的話題」。
  「啊,妳們也要去買泳衣嗎?」
  七瀨舔了一下拿過薯條的指尖,這麼問之後,夕湖回答了她的問題。
  「既然妳會這麼問,難不成──」
  「嗯,如果錯過這個機會,不知道還會不會去海邊,況且機會難得嘛。尤其是我這位搭檔,到這個年紀還在穿學校泳裝。」
  「不許說出來──────!」
  海苔黏在嘴唇上的陽急忙打斷她們的對話。
  「不好意思,妳現在正處在遲來的青春期嘛。」
  「好~我懂妳的意思,開戰了,我們去外面打,小七!」
  「是是,偶是不會輸給小孩子的喔,小海妹妹。」
  「好了,好了。」優空一如往常出面緩頰,「悠月和陽妳們如果方便的話,要一起來嗎?」
  陽馬上舉起手。
  「我要去!悠月在這種時候超會說教,我想參考夕湖和小內的眼光。」
  「妳的喜好和年輕女孩子差那麼多,害我忍不住都會多唸兩句。」
  我輕鬆平和地聽著她們聊天時,坐在身旁的龐大身軀微微顫抖了起來。
  「……泳、泳、泳裝────────────!」
  「「海人不要吵。」」
  我與和希馬上罵了回去。
  「夕湖、小內和悠月穿泳裝喔!這裡是天堂嗎!?」
  「為什麼沒有提到我♡呢?」
  「陽喔,嗯,妳繼續加油吧。」
  「我決定了,我要把你揍飛出去♡」
  受不了,老是這麼吵吵鬧鬧的──和希傻眼地抱怨著,又接著說下去:
  「對了,朔,你今年要去看煙火嗎?」
  「啊啊,已經是這個時候啦。」
  福井縣也會舉辦幾場儼然成了夏日象徵的煙火大會。
  其中知名度最高,觀賞人數最多的是在東尋坊舉辦的「三國煙火大會」,不過對於學校位於福井市的我們來說,最熟悉的是在足羽川的河岸邊舉辦的「福井鳳凰煙火大會」。
  這是八月初連續舉行三天的「福井鳳凰祭」第一天的重頭戲,每年大約會施放一萬發的煙火。
  因為不需要特地前往會場,市內到處都可以看見煙火,也有許多人選擇在自家屋頂或是陽台觀看。
  而說到國中男生,至少都會做出一次以防未來交到女朋友,預先進行「找出不受任何人打擾,可以獨自觀賞煙火的最佳秘密景點」的準備吧。
  
  雖然說,去年夏天我實在沒有看煙火的心情⋯⋯
  
  「大家要一起去嗎?」
  
  不過今年夏天我可以毫不遲疑地這麼說。
  
  和希一問我,始終在桌子對面豎起耳朵的夕湖馬上把身體往我探了過來。
  「贊成贊成贊成!! !! !!我會穿浴衣去!」
  那股氣勢讓我不由自主苦笑,這麼回應她:
  「那麼我也穿妳送我的那套浴衣好了。」
  「一定要!我會去你家幫你換上!」
  「哦?連浴衣的穿搭都難不倒妳啊,有點意外。」
  「唔,這個……小內會換……我的也要請她幫忙。」
  「我想也是。妳之前不是說要當『第一個』看我穿上那套浴衣的人嗎?」
  「小內的話沒關係啦!」
  優空用手摀住嘴,嗤嗤笑著。
  「好好,我們一起來幫他吧。」
  「嗯!」
  「這樣換我很不好意思吧?」
  原本沉默不語的七瀨聽到這裡,挑釁地揚起嘴角,看向夕湖。
  「說起來,千歲自己就會穿了。」
  「真的嗎!?」
  「我們之前在祭典約會的時候,我已經確認過了,正宮請放心。」
  「氣死我了!好,我接受妳的挑釁~!」
  鬧哄哄的時間流逝,呈現出尋常的結業式下午的景象。
  明天開始就是暑假的興奮感,讓人有種輕飄飄的感覺,但是又捨不得馬上回家,一顆心懸在半空中,只想盡量塞滿大量的回憶,心情比平常還要亢奮。
  來拍照吧,夕湖說道。
  這個主意不錯,大家笑著回應。
  優空迅速清理好桌面,七瀨不著痕跡地整理了下瀏海,陽把最後一塊炸雞塊拋進嘴巴裡。
  和希厭煩地揮開海人想強行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健太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換個地方還是繼續坐著。
  積雨雲輕盈飄浮在窗戶望見的藍天中,宛如孩童在柏油路上用粉筆畫出來的塗鴉。
  我望著其中一朵雲,漫不經心地想著福井果真有恐龍。
  臥榻上的老舊電風扇儘管吃力,還是堅定轉動著,輪流守望著我們每一個人,不讓任何人落單。
  阿婆從夕湖手裡接過手機,說著「要拍囉」把鏡頭對著我們。
  
  「來,笑一個。」
  
  「「「耶──!!」」」
  
  喀嚓,高中二年級的現在捕捉在照片裡,鮮明地保存了下來。
  
  ──有如某個遙遠的夏日。
  
  聽見叮鈴的風鈴聲時,我忽然有種感覺,覺得自己以後會無比懷念這個瞬間。
  
    *
  
  離開蛸九後,我們一群人直接前往車站旁的卡拉OK,在平日下午的消費時段結束前,只是在裡面盡情歡唱。
  一開始我們各自表演自己的拿手歌曲,或是兩兩合唱炒熱氣氛,但是後來我們愈來愈沒點子,於是隨便點了一些懷舊老歌,讓麥克風輪流傳給每一個人。
  另外,如果輪到自己的那首歌不會唱,則必須接受懲罰。
  有一口氣喝光在飲料吧胡亂調配的神秘飲料這種老套的懲罰,無理的要求也不在少數。
  我原本因為健太起先輸得很慘而放下心來,只是一輪到動漫組曲,反倒成了他的主場,連沒有顯示在螢幕上的角色台詞他也倒背如流。
  因為他精彩的表現,所有人都各接受了一次懲罰。
  走出店後,我們在車站附近閒逛了一會兒,在天空染上夕暮時才終於解散。
  彷彿畢業典禮的預演,我們望著一再回頭揮手道別,腳踏車組離去的背影,我、夕湖和優空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也許是我多心了,她們的步調好像比平時還要緩慢。
  夕湖平常大多是由父母開車來接她,今天她表示想一起走到優空家。
  我大致能理解她的心情,也稍微縮小了步伐。
  車站前商店街渲染著淡淡的粉紫色,只有一節車廂的路面電車在正中間穿梭。平時寂寥的街景像這樣妝點後居然成了一幅美景,實在很神奇。
  夕湖用力伸展了下身體。
  「真好玩,我簡直累壞了。」
  優空輕笑著回她:
  「我是第一次唱這麼多歌,感覺比管樂社的練習還累。」
  對了──夕湖接著說下去:
  「小內妳暑假打算怎麼過?」
  「嗯,我沒有特別的計畫,應該會跟平常一樣。參加社團活動、唸書、煮飯。」
  「妳都參加學習營了,還要唸書嗎!?」
  「夕湖,不是說參加學習營,其他時候就不用唸書了。再說接下來要面對大考,還是早點開始準備比較好。」
  「連大考都想到了!?只有妳會在高二的暑假想這麼遠!」
  「不、不是只有我吧……」
  優空傷腦筋地搔著臉頰。
  夕湖像是不以為意,拉起她的手。
  「那麼我們就放心去玩吧!」
  「『那麼』的用法好像有點奇怪,不過……好!」
  我聽著她們的對話,感覺有點怪。
  當時我根本想像不到,她們現在居然會變得這麼要好。
  「不過,原來不知不覺中,朔、小內、悠月、陽和健太,大家都在一點一點地前進。」
  夕湖目光縹緲地說。
  「我也要。」
  她往前走,接著把頭轉向我們。
  
  「──我決定這個夏天要跨出腳步。」
  
  說著,她嫣然笑了起來。
  我沒問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因為我似乎隱約明白她的心情,在我身邊溫柔微笑的優空肯定也是一樣。
  所以說,今天我們還是緩步走在回家路上吧。
  在夕陽西沉之前,還有一點時間。

 


《彈珠汽水瓶裡的千歲同學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