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生魔王1-試閱.jpg

全新的週一為各位獻上《轉生魔王茱麗葉1》試閱文!!

只要相愛,就將毀滅世界

哈特與伊莉絲對彼此一見鍾情

但兩人同樣身為敵對國家的首席魔術師,只能在眾人面前上演針鋒相對的戲碼

然而與此同時,檯面下的組織正蠢蠢欲動

企圖讓兩人結合、復活傳說中的魔王──

跨越國仇家恨、身分藩籬的世紀末戀曲揭開序幕564654rt5

趕快來看看由久慈マサムネ×みやま零兩位老師強強聯手、令人臉紅心跳的奇幻愛情故事吧!

 


 

  

  遺跡中所發現的葛羅布石碑上,寫著這麼一段碑文。
  
  ──遠古時期存在著舊支配者。
  即為統治世界的魔族。
  其他的生物全為弱者。
  人類更是弱中之弱,唯二的使命便是提供勞動與充當糧食。
  藉此得來絕望及恐懼的報酬。
  隨著魔族的繁盛,人類的數量逐漸增加,無數的悲劇也因應而生。
  這時,數量龐大、被視為糧食與勞力的人類之中,出現了揭竿起義的烈士。
  人、神、獸聯手,上千次企圖推翻魔族。
  最後終於在血牆之役大獲全勝。

  於是魔族遠走北方,古老支配者的肉體一分為二、靈魂遭奪走。
  從此,地面世界成為人類所統治的國度。
  
  然而──
  古老的支配者並未死去。
  當一分為二的肉體合而為一之時,其將再度降臨於世。
  於此呼籲所有後代子孫。
  請務必盡一切的努力,不惜任何代價──
  
  阻止古老的支配者──魔王茱麗葉再度復活。

序幕 【哈特‧新藤】


  事情發生在十一年前。
  當時的我只有五歲,跟家人一起住在緊臨阿布索流德帝國的邊境。
  因為父親是布雷茲共和國負責看守國界的士兵。
  雖說是看守國界的工作,但頂多只是處理零星的小衝突罷了,村子裡的生活十分祥和。
  父親是名身材高大的壯漢。比起他的長相,父親寬闊的肩膀更令我印象深刻。
  母親是個開朗樂觀的人,家中隨時都聽得到她的笑聲,洋溢著歡樂的氛圍。
  然而那一天──
  當我去鄰鎮跑腿回來的時候。
  整座村子凍結了。
  雪白的大地上,暗紅色的血液從中緩緩流過。
  我衝回家中一看,只見父親和母親已經變成冰冷的屍體。
  站在旁邊的帝國士兵對我高舉起長劍。
  剎那之間──我體內的某種力量突然覺醒了。
  我的身體噴出烈焰,融化了帝國的寒冰。
  帝國士兵、房屋、村子,全都被燒成灰燼。
  源自體內的火焰消滅了我出生長大的村子,彷彿是為了清除這段不堪回首的記憶。
  火焰之中,我獨自低喃著:
  「不可原諒……我要向帝國復仇……」
  這時,我聽到一道聲音在旁邊耳語。
  
  ──尋找並取得毀滅的力量吧。
  
  那道聲音要我去尋找半身。
  也就是另一半的自己。
  
  ──『魔王半身』。

序幕 【伊莉絲.希爾貝努】
  

  那天本該是美好的日子。
  十一年前,在我五歲生日的時候。
  盛大的慶生派對於離宮舉行,許多人都應邀參加。那場派對是溫柔體貼的堂兄特地替我安排的。
  我帶著一顆雀躍的心,搭乘馬車出城,心裡想著「不能再快一點嗎?如果有飛行馬車的話就好了」。就在這時,傳令兵騎著快馬奔來。
  據說離宮遭到布雷茲共和國襲擊,堂兄因此死於非命,對方要我立刻逃離此地。
  然而馬車還來不及調頭,我們就被布雷茲的士兵團團包圍了。
  護衛迅速慘遭殺害,我則被他們從馬車中拖了出來。
  馬車和行李全都著火,四周陷入一片火海。
  火焰之中,劍尖直指著我。
  剎那之間──我體內的某種力量突然覺醒了。
  烏雲覆蓋藍天,降下了白雪。
  突如其來的大雪掩埋了布雷茲帶來的烈焰。
  布雷茲的士兵紛紛結凍,悽慘的戰場被冰雪掩蓋。
  周圍化成一片悄然無聲的雪白世界。
  白雪之中,我獨自低喃著:
  「不可原諒……我要向布雷茲復仇……」
  這時,我聽到一道聲音在旁邊耳語。
  
  ──尋找並取得毀滅的力量吧。
  
  那道聲音要我去尋找半身。
  也就是另一半的自己。
  
  ──『魔王半身』。

第一幕 選擇她還是世界?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半圓形的大教室一分為二。
  面向黑板的右側是阿布索流德帝國的學生,左側則坐著布雷茲共和國的學生──不,他們全都站起來了。
  兩邊都有三十人左右,紛紛抽出武器、準備發動魔法攻擊。
  現場陷入了一觸即發的緊張狀態。
  這時,一名布雷茲的學生──有著鮮豔紅髮的男子率先開口挑釁。
  「怎麼啦,帝國的公主殿下?你們這些貴族平常總是自命不凡,其實也沒什麼了不起嘛。要不是有我們在,搞不好連北方魔族都擋不住呢。」
  男子一臉不屑、眼神銳利,看起來十分好戰。
  那身品味不凡的制服穿在他身上,顯得格外邋遢。
  他就是布雷茲共和國的首席魔術師──哈特‧新藤。只見他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揚起下巴,以輕蔑的目光瞪著對方。
  他的視線前方站著一名外貌出眾的美少女。
  ──伊莉絲‧希爾貝努。
  她是阿布索流德帝國的第一皇女、未來的儲君,意即名符其實的公主殿下。
  光彩奪目的銀髮搭配水藍色的瞳孔,令人聯想到冷豔的寒冰妖精。粉紅色的櫻唇微啟,流露出銀鈴般悅耳的聲響。
  「貴族本來就擁有優秀的血統。智力也好、魔力也罷,貴族於各方面都優於常人。有能力的人帶領沒能力的人,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哼,妳可真敢說,自吹自擂也該有個限度吧?」
  「配合能力高低,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使命。你們布雷茲共和國就是太強調公平性,才會造成無能之徒竊居高位的悲劇。這等於是拉全體人民一起陪葬的愚蠢行徑。」
  「你們也沒好到哪去吧?所謂的貴族,就只是在世襲制度的庇護下不事生產的米蟲,大部分的傢伙都沒什麼本事嘛。」
  阿布索流德的其他學生聽到這句話後,頓時變了臉色。
  「你說什麼!?你們這些平民不要太放肆了!」
  「要不是北方魔族虎視眈眈,區區布雷茲早就被納入帝國的疆域了!」
  「下賤的低等民族!立刻給我滾出學院!!」
  面對這些人的叫囂與謾罵,哈特不屑地訕笑幾聲。
  「你們這群成天拍馬屁的貴族大人們,根本就是只會打嘴砲的膽小鬼嘛。有種就立刻殺了我,別在那邊裝模作樣了!」
  「這可是你說的!我們現在就宰了你這個一臉可恨的傢伙!!」
  阿布索流德的學生同時拔劍出鞘。
  然而,哈特依舊不改那張挑釁的嘴臉,雙手仍是插在口袋裡。
  他們好歹是就讀於這所學院的魔術師,在劍術及魔法上的實力都受到母國肯定,哈特的態度似乎過於托大了。
  這時,一名學生走上前,用劍尖直指哈特的鼻頭。
  「為什麼不拔劍!?你怕了嗎!?」
  即使如此,哈特依然神色自若。
  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威脅就退縮。而這股強大的自信也震懾住對方的氣勢。
  「廢話少說,快點動手吧。但可別忘了,你的對手可是布雷茲的首席魔術師喔。失手的話,是會沒命的。」
  「唔……可惡的平民!」
  那名阿布索流德學生放話的同時,身體卻不斷後退。
  站在哈特身後的布雷茲學生們見狀,不由得放聲大笑。
  「喂喂喂,怎麼退縮啦?」
  「嬌生慣養的大少爺就是這樣啦!哇哈哈哈哈!」
  「我看乾脆直接攻克阿布索流德帝國,再趁勢討伐北方魔族算了!」
  雙方你來我往的期間,這堂課的講師──愛力克‧艾藍教授獨自站在黑板前,一臉困惑地看著學生們。
  「各位同學,現在可是上課時間啊……」
  然而,沒有人把他的話當一回事。
  有著一頭金髮、散發清爽氣質的帥氣教授,額上默默流下汗水。
  「呃……目前世界正面臨滅亡危機,這就不用我多說了吧?來自北方的大批魔族──也就是北方魔族大舉入侵。相信大家都知道,很久以前也發生過相同的事情。」
  學生依舊毫無反應,愛力克教授堅強地繼續說了下去。
  「──那正是魔王復活的前兆。」
  伊莉絲和哈特的臉頰微微抽動了一下。
  「如今邊境一帶已有很多人慘遭魔族殺害,就連內陸地區都經常出現大量魔族,這正是魔王即將復活的跡象。所以現在不是人類自相殘殺的時候,大家也應該清楚,這正是古拉瑪基亞魔法魔術學院設立的宗旨吧?」
  教授說得沒錯。
  古拉瑪基亞學院就是基於這個理由,才於今年正式成立。目的在於培育對抗魔族的魔術師。
  連年交戰的阿布索流德帝國與布雷茲共和國簽訂停戰協議,統治大陸的四個國家建立起攜手合作的體制,最後終於在今年春天迎來第一屆學生──也就是哈特等人。
  然而,布雷茲與阿布索流德是有著血海深仇的敵對國家。
  如今待在同一個屋簷下,自然不可能相安無事。
  更何況,貴為帝國皇女的伊莉絲當面受到侮辱,阿布索流德的學生當然不肯善罷甘休。
  「你下去吧。」
  伊莉絲看向退縮的那名學生,示意他退下之後自己走上前。
  布雷茲的學生頓時安靜下來。
  大家都對伊莉絲的豐功偉業有所耳聞。
  她曾獨自殲滅編制百人起跳的布雷茲騎士團、於一小時內奪回被北方魔族佔據的要塞──伊莉絲的英勇事蹟已經成為一種傳奇了。
  唯獨哈特仍是展現出大膽無畏的笑容。
  「怎麼?公主殿下打算親自對付我嗎?真是令人受寵若驚呢。」
  教室的氣溫陡然下降,伊莉絲的身邊浮現出亮晶晶的閃光。
  她釋放出的寒氣凍結了大氣中的水分。
  「別太目中無人了,哈特‧新藤。阿布索流德的王位就等同實力的證明,只有強者才能站上頂端。我可是阿布索流德的首席魔術師,你真以為自己是我的對手?」
  「……哼。」
  哈特從口袋中抽出雙手。
  他的右手握著劍柄,當他緩緩抬起手時,赤紅色的劍身慢慢自口袋中抽出。
  火焰造型的長劍──其銘為『火鳳凰』。
  這把具有火焰魔法的魔劍是哈特的愛刀,也是他最佳的戰友。
  照理而言,這麼長的劍不可能塞進長褲口袋裡,然而學院制服內建了魔術式,將不可能化為可能。
  伊莉絲也從上衣的口袋中拔出了理應塞不進去的長劍。
  藍色的劍身與哈特的長劍形成對比。
  宛如冰晶的華麗魔劍──其銘為『斑鳩』。
  輕薄通透的劍身上,鑲著閃閃發亮的金色魔術文字,大幅強化了伊莉絲釋放而出的寒氣。
  為了抗衡大氣中閃耀著光芒的冰晶,哈特周身冒出陣陣火花。在布雷茲的炎系魔術影響下,空氣中竄過火焰。
  「接招吧!妳這個帝國的公主殿下!!」
  「放馬過來!平民!!」
  兩人之間的距離瞬間縮短。
  就在這個時候──
  「適可而止吧!『Restrain』!!」
  愛力克教授發動了束縛魔法『Restrain』。
  「唔!?」
  「啊!?」
  憑空出現的繩索纏上兩人的手臂。
  「冷靜一點,這裡是教室!快點分開──」
  教室裡面的人都以為兩人會被隔開。
  結果情況剛好相反。
  「唔哇哇哇!?」
  「呀啊!?」
  繩索反而拉近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唔咕……!?」
  不僅如此,哈特的臉恰好緊貼著伊莉絲的胸口,位置相當尷尬。
  換句話說,他整張臉埋進了伊莉絲豐滿的雙峰之間。
  緊接著,浮現魔術文字的繩索彷彿將兩人視為一件貨物,綁在一起。
  哈特的手被固定在伊莉絲的臀部下,完全無法動彈。
  「呀!?」
  一股酥麻感竄過背脊,伊莉絲不禁嬌呼一聲。
  而且伊莉絲的大腿正抵著哈特的胯下,清楚感受到某種未知物體的存在。那是她所沒有的器官。
  「這、這是……呀!?」
  兩人拚命掙扎,結果以男下女上的姿勢摔倒在地。在伊莉絲體重的加成下,哈特感到包覆臉部的壓迫感變得更為強烈。
  好、好軟!?而且好香……
  這足以令所有男人豎白旗投降的安全氣囊,幾乎讓哈特忘記自身的處境。
  但是這樣子根本無法呼吸。
  哈特移動雙手,試圖扯斷繩索,卻變成是在揉捏伊莉絲的臀部。
  「啊……不、不行……」
  伊莉絲輕聲呻吟,似乎也要失去理智了。
  ──討、討厭……大家都在看……可、可是真的好舒服……♡啊……不管了……♡
  伊莉絲的意識眼看著就要墜入情慾深淵之際,一名女學生大聲怒斥,將兩人拉回了現實。
  「愛力克教授,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說話的學生不知為何穿著一身侍女服。
  她的名字叫芙蘭賽特‧巴拉德爾,為伊莉絲身邊的侍女兼眼線,同時擔任阿布索流德的副官。
  她自幼就是伊莉絲的侍女,對主人格外忠誠,如今正殺氣騰騰地瞪著愛力克教授,彷彿與他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外表看似爽朗,沒想到骨子裡竟是個變態教師!!之前還自稱是勇者公會的成員,想必這也是欺瞞世人的謊言吧!?」
  「芙、芙蘭賽特同學,妳在胡說什麼啊!?這是天大的誤會!我真的是勇者公會的成員,這點校長可以幫我作證!我絕對不是什麼變態!」
  「廢話少說,還不快點解除魔法!!」
  「差、差點忘了!!」
  愛力克教授連忙詠唱解除的咒語,原本牢牢綁住兩人的繩索終於憑空消失。
  「您不要緊吧!?公主大人!」
  芙蘭賽特強行將伊莉絲從哈特身上抱起來後,從頭到腳打量一遍確認她的傷勢。除了雙頰微微泛紅之外,伊莉絲似乎沒有其他變化。
  「看起來是沒什麼問題……公主大人,您現在覺得如何?」
  「嗯、嗯。不要緊,我沒事。」
  伊莉絲又恢復成宛如寒冰的神情。
  「真的嗎?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會不會頭暈?」
  「真的不要緊。妳太大驚小怪了啦,芙蘭賽特。」
  伊莉絲站起身,嘴角漾起一抹笑意。
  「可是公主大人向來對異性毫無抵抗力,方才不但豐滿的胸部與男人的臉緊貼,臀部還被恣意地揉捏,芙蘭賽特擔心您的心靈受到巨大創傷。」
  「就、就跟妳說沒事了……拜託別再讓我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芙蘭賽特。」
  伊莉絲的臉蛋暫時消退的紅暈又再度浮現。
  「可是公主大人飽滿的胸部被擠壓成哈特‧新藤那張可恨的嘴臉,大家還親眼目睹了軟綿綿的半球扭曲變形的瞬間,這教我怎麼放心呢?」
  「夠、夠了,芙蘭賽特,妳不要再說了。」
  不知是否是錯覺,芙蘭賽特的呼吸變得急促、眼神為之一變。
  「而且男人的十指深陷進臀肉中,彷彿在展現公主大人的臀部到底有多麼柔軟!擋不住的誘惑令人無法自拔地盡情揉捏!可恨的哈特‧新藤一定很享受指尖傳來的彈力,以及軟綿綿的觸感!公主大人的身體就這麼被變態染指──」
  「芙蘭賽特,拜託不要再說了!!妳現在更像個變態!!」
  伊莉絲面紅耳赤,終於按捺不住、大聲訓斥芙蘭賽特。
  愛力克教授見狀,無奈地搔搔後腦,開口道歉。
  「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會演變成那樣……」
  「沒什麼……我相信教授也不是故意的,這件事就算了吧。」
  愛力克教授聞言,這才鬆了口氣。
  「不,真的很對不起。不過說來真奇怪……我至今對魔族施展過好幾百次這個束縛魔法,從來沒有失敗過……」
  「這也難怪……」
  「咦?」
  伊莉絲伸出手指輕壓嘴唇,彷彿方才說溜了嘴。
  「啊,不是的……那個……不是有句諺語說『巫師唸咒文,也會咬舌頭』嗎?就算是經驗豐富的魔術師,也會有失手的時候嘛……」
  「非常感謝妳的體諒。哈特同學,教授也要跟你道歉──」
  回頭一看,只見哈特已經被布雷茲的學生們團團圍住了。
  「我們的首席魔術師竟然是個做事不知輕重的冒失鬼,真是傷腦筋啊。」
  頂著一頭柔順飄逸的褐髮、臉上戴著半框眼鏡的斯文男子露出親切的微笑。
  「給我閉嘴,克洛德。你不是看見了嗎?那只是意外。」
  「這點我當然知道,但可以請你更謹慎一點嗎?畢竟可能有人會將整件事去頭掐尾,只留下你跟帝國公主肉體交纏的部分,將消息流傳出去。」
  說話的男學生穿著一身筆挺的制服,連第一顆釦子都確實扣好,與外表邋遢的哈特截然不同。不僅如此,他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知性氣息,雖是來自布雷茲的學生,卻頗有貴族風範。
  他的名字是克洛德‧近衛──擔任布雷茲的副官兼參謀。
  克洛德不僅是哈特最信任的朋友,也是重要的心腹。
  「克洛德,你想說什麼?」
  「我的意思是──倘若你跟阿布索流德公主正在談戀愛的風聲傳出去,事情就麻煩了。這可是一大醜聞喔。」
  「──!」
  哈特的臉色瞬間一沉。
  「……不要危言聳聽。再說替我收拾善後不正是你的工作嗎?給我好好堵住這些傢伙的嘴巴。」
  哈特這麼說後,環視圍繞在自己身邊的布雷茲學生。其中一人連忙開口:
  「不不不,我們不會亂說話的啦。比起這個……我想問清楚另一件事情。」
  「什麼事?」
  哈特皺起眉頭,神情有些不悅。
  「……皇家的胸部觸感如何?」
  「唔!?」
  以此為開端,其他男學生們紛紛開始逼問哈特。
  「沒錯!是軟的還是硬的!?到底是什麼感覺!?」
  「公主的胸部應該是軟綿綿的吧!?」
  「我比較想知道屁股摸起來感覺如何!」
  「你、你們幾個別鬧了!居然問我觸感怎樣──」
  哈特凝視著自己的手,似乎回想起當時的感覺──
  「那當然……是……唔!?」
  這時,他赫然發現面紅耳赤的伊莉絲,正以殺氣騰騰的眼神瞪著自己。
  哈特連忙雙手環胸,將手掌隱藏起來。
  「我、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故意去摸的!!」
  相較於一臉賊笑的男學生,布雷茲的女學生們紛紛對伊莉絲露出明顯的敵意。
  「那女的是想怎樣啊?」
  「打算色誘我們家的哈特嗎?」
  「阿布索流德的冷血女竟然還敢對哈特眉來眼去……簡直不可饒恕!」
  芙蘭賽特立刻不甘示弱地還以顏色。
  「真是失禮!明明是妳們那邊的男生對我們家公主抱持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公主大人可是藝術的結晶,不是妳們那種乾癟的肉體所能相比的!現在男人猥褻的情慾不就被激發出來了嗎!?」
  「我就知道,那個女的果然是在色誘哈特!!還有乾癟的肉體是什麼意思啊!?」
  雙方的論點毫無交集,只是互相叫囂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爭論什麼,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痛罵對方。
  「夠了!!給我收斂一點!!」
  哈特大聲制止。
  「我怎麼可能迷上那種貨色?我完全沒興趣,根本興奮不起來啦!」
  伊莉絲的神情依然冷若冰霜,只是眼神微微變得更加銳利。
  「我也不是善心人士,不會看上這種野猴子的。」
  「妳說什麼?」
  哈特再度往前踏出一步,瞪著眼前的伊莉絲。
  伊莉絲也不甘示弱地反瞪回去。
  「既然你們不打算對付北方魔族,我們帝國就只好佔領布雷茲,迫使你們聽命行事了。」
  「這話還真有意思。就憑妳,做得到嗎?」
  兩人視線相交,激發出陣陣火花。
  愛力克教授雙手抱頭,無奈地喃喃自語。
  「真是夠了……我根本管不住這些學生啊……」
  學生之間再度瀰漫著濃厚的殺氣。
  伊莉絲抬起水藍色的眼眸,直盯著哈特。
  「你已經做好跟北方魔族一戰的準備了嗎?哈特‧新藤。」
  哈特聞言,忽然驚覺不妙,連忙回頭看向布雷茲的學生。
  「大家小心!北方魔族要來了!!」
  事出突然,布雷茲的學生全都一臉茫然地望著哈特。
  「啊?你說什麼啊?這裡可是中央區喔?位於大陸正中央、鄰接四國的中立地帶,可不是北方國境耶?」
  這時,地面傳來低沉的聲響,教室的地板隨之微微震動。
  「可惡!已經來了啊!?」
  哈特警戒地環視四周之際,走廊那側的牆壁突然炸裂。
  ──!?
  「呀啊啊啊啊!?」
  「唔喔!?」
  遭到波及的學生紛紛倒地,慘叫聲此起彼落。
  當他們目睹穿越牆壁、進入教室的物體後,再次發出淒厲的哀鳴。
  「北……北方魔族!?」
  牠們乍看之下形似人類,卻有著一身青綠色的皮膚、沒有黑眼珠,血盆大口中露出如同肉食猛獸的獠牙,頭上則長著尖刺般的獸角。其體型比人類巨大,全身的肌肉異常發達。
  ──是危險度5的食人魔。
  靠近北方的森林裡,時常會看到被食人魔啃食的人類殘骸。
  眾人從小就被教導,食人魔具備初階智能,是危險的北方魔族。如今在場學生的腦海中,都浮現出那些被啃得七零八落的屍骨。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學生高聲尖叫,教室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他們固然都是成績優異的學生,卻缺乏實戰經驗,因此目睹北方魔族突然現身,自然無法保持冷靜。
  「牠、牠們是從哪冒出來的!?怎麼會闖入學院教室裡!?」
  就連愛力克教授都因這起突發事件慌了手腳,不知該如何是好,只發出了尖聲驚呼。
  更糟糕的是,闖入的食人魔不只一隻。
  在那之後又有兩隻食人魔破門而入。
  走廊已被食人魔堵住,眾人無路可逃,眼下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另一側的窗戶跳下去。
  然而,這間教室位於四樓,對於不會使用物質移動魔法『Movement』的學生,只能做好難逃一死的覺悟了。
  不是被食人魔吃掉,就是活活摔死──兩難的選擇令在場學生都跌入了絕望的深淵。
  儘管如此──
  被死亡氣息所籠罩的教室中,有兩名學生依然保持冷靜。
  「……原來是食人魔啊。」
  只見哈特一臉掃興地低語,將長劍扛在肩上,毫無防備地走向食人魔。
  到了這個時候,愛力克教授總算恢復了冷靜。
  「不行!讓我來對付食人魔,大家快點退──」
  就在愛力克教授準備施展束縛魔法的同時,食人魔襲向哈特。其憑藉著人類難以企及的腳力,迅速地跳至哈特面前。
  「『Flame』!」
  火光一閃。
  哈特看似隨意地一揮。
  長劍於半空中劃出一道火焰。
  下一秒,食人魔的身體便被砍成兩半。
  屍體被拋上半空中,瞬間燒成了灰燼。
  只剩下炭化的骨頭滾落在地、粉碎殆盡。
  就在這時,剩下兩隻的其中一隻襲向了哈特。
  紅色的劍光一閃,火焰猛然升起。
  ──『Flame』。
  那是一記火焰魔法。
  為布雷茲最擅長的炎系魔法。
  儘管威力不強,但因無須詠唱冗長的咒文而便於發動。只要事先將魔法注入長劍,就可以在揮劍的同時發動魔法攻擊。
  只見哈特舉起長劍輕輕一揮,劃出了比先前更加猛烈的火焰軌跡。
  食人魔也意識到了哈特是個強敵。
  牠並沒有直接撲上去,而是先做出假動作後才猛力一蹬,速度比先前那隻食人魔還快,一雙利爪眼看著就要將哈特大卸八塊。
  不過哈特輕鬆地躲過了食人魔的攻擊,揮下手中長劍。
  飛撲而來的食人魔還來不及落地,身體就被一分為二。
  從腰部被分成上下兩截。
  接著,一分為二的身體遭火焰吞噬、滾落在地。
  甚至連臨死前的慘叫都發不出來。食人魔的屍體很快就化成焦炭,連骨頭都沒留下。
  還剩一隻。
  僅存的食人魔是三隻中體型最龐大也最壯碩的,而牠選擇攻擊的對象是伊莉絲。
  伊莉絲以指尖輕抵劍身。
  「『Frost』。」
  這招就如同冰屬性的『Flame』。
  伊莉絲手中的魔劍『斑鳩』綻放出水藍色的光芒,於四周的空間凝結出白色的冰晶。
  阿布索流德的人擅長冰系魔法。極度低溫的劍身降低了空氣的溫度,產生白色的寒氣以及閃閃發光的冰粒。
  面對襲來的食人魔,伊莉絲以宛如跳舞的優雅動作輕巧地閃避。
  就在眾人以為她準備還擊之時──食人魔已經中劍了。
  只見食人魔的身體逐漸凍結。從雙腿開始,延伸到腰部、胸部、手臂以及頭部,最後不再掙扎、停止了呼吸。
  伊莉絲靜靜地靠近食人魔冰雕,以劍尖輕刺。
  化成冰雕的食人魔頓時分崩離析。現場只留下堆積如山的碎冰,完全看不出原形。
  在場學生全都屏氣凝神,觀看著事態的發展。
  幾秒鐘之後。
  寂靜無聲的教室響起如雷的掌聲與歡呼。
  「哈特,你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布雷茲的首席魔術師!!超強的啦!!」
  「伊莉絲大人──!真不愧是寒冰妖精!實在太精彩了!!」
  學生們激動得大吼大叫,幾乎聽不出他們到底在說什麼了。
  「哈特同學、伊莉絲同學!你們沒事吧!?」
  這時,愛力克教授跑了過來,憂心忡忡地查看兩人的身體。
  「教授是指什麼?」
  哈特將長劍收入口袋的同時如此反問。愛力克教授先是一愣,然後垂頭喪氣地縮起肩膀。
  「算了,當我沒問……真的很抱歉,應該由我來對付牠們才對。」
  伊莉絲收起長劍,搖了搖頭。
  「事發突然,會嚇到也無可厚非。」
  「嗯……不過兩位都很冷靜,十分了不起。肩負國家命運的首席魔術師,果然就是不一樣。而且目睹兩位默契十足的表現,令人更加確信成立這間學院是正確的了。」
  「你說什麼?」
  哈特瞪了教授一眼。
  「兩位方才不是默契十足地抗敵嗎?簡直配合得天衣無縫!」
  「啥!?哪裡默契十足了?完全沒這回事好嗎?還有,我這個首席魔術師才跟她不一樣!她只是靠著家世才成為首席魔術師的!我可是以實力取得這項稱號啊!!」
  伊莉絲臉色一沉,看起來不太高興。
  「教授,請不要說這種令人不快的話。被拿來跟布雷茲的人相提並論,對我們來說只是一種侮辱。」
  「呃……這個……」
  愛力克教授流下冷汗、退後幾步,接著換哈特與伊莉絲互相瞪視。
  「居然在教室內施展火焰,你是縱火犯嗎?一點都不懂得瞻前顧後。這樣子非但無法保護人民,反而還會波及無辜的人啊。」
  「啥?妳是輸不起嗎?我打倒兩隻食人魔,妳只打倒一隻,這就代表我比妳強多了吧?」
  「我打倒的是最大的一隻,辛苦你特地為我清除小嘍囉了。就這層意義而言,你還算有點利用價值呢。怎樣,高興嗎?」
  「妳……妳這個傢伙────!!」
  哈特再度握住劍柄,伊莉絲也準備抽出長劍。
  「冷靜、冷靜!不管怎樣,多虧了兩位保護這間學院,我在此代表所有老師向你們致謝!」
  愛力克教授露出僵硬的笑容,連忙將兩人隔開。
  「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出食人魔為什麼出現在這裡的原因!好了,大家都到走廊上!馬上就要開始調查了!」
  伊莉絲輕觸別在頭上的髮飾,指尖纏繞一圈髮尾後隨意地鬆開。
  「哈特‧新藤,即使連續二十一次把你踢下鐘樓,我也一點都不會厭倦。如果這輩子再也不必見到你的嘴臉,不知道該有多好呢。」
  「……有意思,我偏偏就是要讓妳不高興。往後我還是會繼續出現在妳面前,自己看著辦吧!」
  「別再吵架了好嗎!?算我拜託你們了!!」
  愛力克教授苦苦哀求下,兩人這才別過頭去、各自離開教室。
  在那之後──眾人針對校舍周邊進行搜索,發現地面有被挖掘的痕跡,因此斷定食人魔應該就是從這裡現身的。
  過去確實發生過食人魔或半獸人從土壤中現身的案例。
  不過出現在學院中倒是頭一遭。
  這代表北方魔族來襲與魔王復活一事成為貼近自身的現實,學校的師生都深切感受到問題的嚴重性。

 


《轉生魔王茱麗葉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