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王1-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獻上《英雄王,為了窮盡武道而轉生~而後成為世界最強見習騎士♀~1》試閱文!!

 

英雄王英格利斯建立了統治整塊大陸的巨大王國,而在他臨終之時,女神答應要現他的一個心願。

成為國王的他因政務繁忙,無法更加精進自己的武藝,因此他許下了輪迴轉生的願望。

而在他下一次睜開眼睛之時──竟然變成了女兒身!?

轉生為騎士團長之女的英格莉絲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新身分,決定這次只為自己而活!

「該怎麼說,我轉生後的模樣還真可愛呢。」

天使面孔,武將靈魂,前英雄王的窮盡武道之路就此開幕!

 


 

  

序章 英雄王英格利斯

  席魯瓦爾王國,王都席魯瓦利亞──
  建立起版圖遍及整塊大陸之王國的英雄王英格利斯,正在可以俯瞰王都的小丘上的王城迎來自己的臨終之時。
  家臣們在豪華大床旁排成一列隨侍在側,紛紛露出不安的神情,宛如找不到父母的迷路孩童。
  這也無可厚非──這位老國王對他們來說就是如此具有絕對性的存在。
  青年英格利斯年輕時就受到女神亞莉絲泰爾的加護,覺醒為超越人類肉身限制、能夠控制神力的『神騎士』。
  他用這股力量打倒威脅人類的魔物與邪神,建立起席魯瓦爾王國。
  他廣施仁政,令國家欣欣向榮,帶給人民許多笑容。
  並在自己這一代就建立起眾人皆認為能延續千年的席魯瓦爾王國。
  他所留下的功績以及無私為人民盡心盡力的高潔精神──
  都讓學者們膽敢公言,英格利斯王正是史上最偉大的王者。
  吟遊詩人們為了盛讚英格利斯王所做的詩,想來也有成千上百首。
  這個國家正要失去的就是如此的英傑。
  無論是何等英雄,都無法逃離老死的命運。
  對任何人來說,沒有英格利斯王的席魯瓦爾王國,都是充滿了未知。
  即使要他們放心也辦不到。
  「各位,別露出那種表情,這不是存心讓朕牽掛、無法安心離世嗎?」
  英格利斯王用平靜的口吻,隨口開了個讓人忐忑不安的玩笑。
  因為年老而徹底衰弱的身體,連自床上起身都須費一番工夫。
  「那、那還請您打起精神──!人民和國家都還需要陛下的力量啊!」
  其中一位大臣噙著淚水這麼說道。
  「別說傻話,這是天命──朕覺得自己已經充分努力過了。朕也受你們不少幫助呢……各位,感謝你們。之後的事就拜託你們了──」
  聽到英格利斯王的話,家臣們開始輕聲啜泣。
  英格利斯王很感謝他們這麼重視自己,但年老的自己早已做好覺悟了。可以的話,希望所有人能開朗地送自己走──他是這麼想的。
  「英格利斯──」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美麗的女聲傳入他的耳中──
  這道聲音令英格利斯王感到懷念。
  就自己所知,如今會這樣直呼自己名字的就只有這個人了。
  畢竟自己已身處這樣的立場,這也身不由己──
  人生還真是難以預料,他在年輕時也從未想過自己會成為王。
  他本想靠著自己的力量,自食其力地活下去──
  結果與祂的相遇改變了一切。
  「哦哦……許久未見了呢。」
  英格利斯王喜笑顏開。
  一位身著白衣的美麗女性站在他的枕邊。
  而且是毫無預兆、突然地出現──
  「陛下,怎麼了?」
  家臣們似乎看不見對方的身影。
  想想也是。要是神不想讓人看到,人類就看不見神明的樣子。
  英格利斯王能夠清楚認知到祂的存在,是因為他是半神半人的神騎士。
  而將加護賜予年輕的英格利斯王、讓他成為神騎士的,正是這位女神亞莉絲泰爾。
  「不,沒什麼。大家稍微出去一下,朕想一個人靜一靜。」
  英格利斯王讓家臣們退出房間。
  看來沒有一個人注意到女神亞莉絲泰爾的存在。
  跟女神兩人獨處後,英格利斯王露出喜悅的笑容。
  「真讓人懷念,最後一次見到您是何時的事了呢──您仍舊是如此美麗,我總想著最後想要再看您一眼。」
  「我也是,英格利斯──」
  女神亞莉絲泰爾輕輕觸碰英格利斯王滿是皺紋的臉頰。
  「真是辛苦你了。為了世界及人民,你真的做得很好。」
  「能聽您這麼說,那我所盡的棉薄之力便有價值了,我這老頭子也感到很自豪。」
  「呵呵,我也是唷。我選你成為神騎士的眼光果然是對的。」
  女神亞莉絲泰爾勾起一個不似世間凡物的絕美笑容。
  「英格利斯,我今天出現在你的面前──」
  「我明白,您是來送我這個老頭子的最後一程吧?」
  「不,怎麼會呢。我是想對你所立下的巨大功績做些回報──你有沒有什麼願望?只要是我能做到的,無論是什麼願望,我都可以為你實現。」
  「什麼願望──都可以嗎?」
  「是的。考量到你的功勞,這是你應得的。」
  女神依舊帶著笑,深深地頷首。
  聽了她的回答,英格利斯王沉思了一陣。
  他認為自己活過的這一生光明磊落。
  我覺得自己已經充分努力過了──他理應可以為此感到驕傲。
  只是──他也不是沒有過『要是能這樣的話……』的想法。
  人的想法和人生,並不是那麼單純的事物。
  英格利斯王的留戀──就是認為自身武道並未抵達巔峰。
  身為神騎士,他的確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但在建立席魯瓦爾王國後,卻變得忙於國王的義務而疏於鍛鍊。
  作為武人,這就是他的留戀。
  所以──英格利斯王這麼回答:
  「這個嘛……可能的話,我希望能展開一段新的人生。」
  「英格利斯,這是為什麼呢?」
  「因為我對於不一樣的人生有興趣。我的一生都獻給了國與民,這是我的驕傲,我並不後悔。」
  「嗯。」
  「可是,若我並未成為王,而是把一生都獻給自身的武道,我又會成長到何種地步──我對此也有興趣。若是可以的話,我也想度過這樣的一生。」
  「……原來如此。現在回想起來,我第一次見到你時,你就是個傭兵呢。」
  「是的。我認為自己在根本的部分與其說是王,更像是一介武人。而且若是轉生到未來,不也能得知這個國家的將來發展了嗎?今後大家會如何繼承這個國家並走下去──我也很想知道這一點。」
  「……我知道了,英格利斯。我就實現你的願望吧。」
  女神露出溫柔的微笑。
  「我很期待在遙遠的未來跟轉生後的你再會。」
  她輕輕抱住英格利斯王已經骨瘦如柴的身體。
  英格利斯王閉上眼睛,委身於這種舒適的感覺。
  在這段期間,女神的身影不知何時消失了。
  就在當天傍晚──英格利斯王仙逝。
  他的最後一刻是在房間的大陽臺上,望著他所愛,且獻上所有人生的國家以及人民生活的光景度過的──
  許多忠臣目睹了這位偉大英雄的駕崩。
  他死亡之時面容安詳,充滿了憐愛諸人的溫柔。
  席魯瓦爾王國失去了偉大的父親。
  今後他們必須用自己的雙腳行走了──
  
  時光飛逝──
  
  經過一段彷彿永無止境、又像是一轉眼般有如身處夢中的時間──
  英格利斯王感覺到自己的意識正逐漸醒轉。
  矇矓的視野中可以看到兩個人影。
  是位黑髮女性和銀髮男性。
  男性忽然抱起自己的身體。
  自己的身體很小,而且無法順利地行動。
  因為他的身體變成了嬰兒。
  (我真的轉生了啊──真不愧是女神大人的力量呢。)
  他不由得感到佩服。
  「哈哈哈!來──英格莉絲,好高好高~~♪」
  這個人應該是父親吧,銀髮男性心情愉快地抱起自己的身體。
  也不知道是否為偶然,自己即使轉生也被取名為英格利斯。
  就他個人來說,倒是值得慶幸的事。
  他與這個名字共處過漫長的人生,果然還是會有所留戀。
  「親愛的,你晃得那麼厲害,英格莉絲會害怕的。」
  「哦哦,是呢,抱歉。不過真不愧是妳,席琳娜!是個跟妳很像的可愛女孩呢!」
  (什麼!?女孩子!?)
  他在心中大聲吶喊。
  而這份驚訝,變成了單純的呀呀哭聲。


第1章 0歲的英格莉絲
  
  英格利斯王因為女神的奇蹟而成功轉生──但嬰兒的身體實在很麻煩。
  既不能行動自如,稍微動一動還會立刻就想睡。
  尚未年滿一歲的他──更正,她就只能過著跟普通嬰兒沒什麼兩樣的日子。
  英格莉絲所出生的家庭是名為尤庫斯的騎士世家。
  父親路克‧尤庫斯是這一帶領主所雇用的騎士團團長,母親席琳娜原本是父親麾下的騎士,不過目前已經退役了。
  由於她還不會說話,因此這些情報都是由雙親的對話判斷出來的。
  雖然對於轉生為女性感到驚訝,但嬰兒身體的不便比這更令她在意。
  有這個問題在前,讓她不是很在乎性別的事。
  在那之後──距離自己活過的時代,已經過了多久?
  自己所建、傾心所愛的席魯瓦爾王國自那之後究竟如何了?
  即便想知道這方面的事,但她還不會說話,也不能自己行動,實在是力不從心。
  這一天,英格莉絲一如往常被母親席琳娜抱進搖籃,接下來似乎是午睡的時間。
  這時候就裝作睡著──她看準了母親以為嬰兒睡著、前去做家事而轉開目光的時機。
  趁這個空檔修行是她近來每日的習慣。只是過了段時間就會真的覺得困倦,因而睡去……
  但她會把在那之前的一點時間都花在鍛鍊自己上。
  儘管這具嬰兒的身體連劍都不能握──但還是有能做的事。
  女神亞莉絲泰爾的祝福在這具轉生的嬰兒身體上也仍然有效。
  周身圍繞神氣、半神半人的存在‧神騎士──
  從自己能感受到靈素存在這一點便可以明顯看出,她依舊保有這份能力。
  所謂的靈素便是萬物之根源。
  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由靈素所構成,會有個體間的不同,只是因為靈素疊合的方式不一樣。
  追根究底,就連魔術根源的魔素也都是靈素的集合體。
  能夠操控靈素就表示能夠隨心所欲地控制世界、操弄因果──
  也就是說,這是神的力量。
  只是比起控制魔素使出魔術、引發某種程度的超常現象,操控靈素遠比它難上許多。
  相對地,控制靈素所引發的現象,威力也是壓倒性地強,規模遠勝於魔術引發的現象。
  前世的英格利斯王,是在成人之後才覺醒為受到女神祝福的神騎士。
  結果他在那之後學會的,就只有基本的靈素使用方式。
  即便如此,這樣的能力還是足以讓他發揮出超乎常人的力量,並被稱作英雄且成為席魯瓦爾王國的王──
  那種力量恐怕是屬於超人的領域,而自己在那超人的領域中,肯定只算是個菜鳥。
  他空不出自我鑽研的時間,只有年紀不斷累積。
  在這次轉生為英格莉絲‧尤庫斯的人生中,她想趁現在還小的時候就展開控制靈素的修練,抵達前世沒能到達的領域。
  她想精進作為神騎士的自己,攀到甚至凌駕於神之上的絕對領域。
  那裡究竟有什麼樣的景色等著自己──她目前也不清楚,不爬上去就不會知曉。
  既然是為了窮盡武道而轉生,那麼她現在就沒時間可以浪費。
  就算動不了身體,也能夠精煉靈素。
  英格莉絲立刻集中起精神,開始控制靈素。
  她所控制的微弱靈素讓嬰兒的身體輕輕飄起。以剛出生的孩子來說,這算是不錯的成果了,就維持這個狀態繼續修行吧。
  ──她原本是如此打算的,可天底下就是沒有這麼好的事情。
  「魔石獸來了──!所有人快去避難!到城裡避難──!」
  一道急迫的聲音從宅邸外傳來。
  魔石獸是什麼──?
  雙親在對話時偶爾會提到這個詞,但她並未看過實物。
  自己前世的時代不存在這樣的生物,會是可怕的魔獸嗎──?
  「克莉絲!要趕快逃──咦咦咦!?這孩子,飄、飄在空中……!?」
  母親席琳娜慌慌張張地衝進小孩房。
  ……被看到了嗎!?為了蒙混過去,英格莉絲立刻回到搖籃發出哭聲。
  「哇──!哇──!」
  「不、不對!比起這個,得趕緊去避難!要是這個孩子有個三長兩短,就太對不起那個人了──!沒事的,英格莉絲,跟媽媽一起去避難吧!」
  席琳娜抱起英格莉絲,就這麼急忙離開宅邸。
  那麼,自己能不能看到那個魔石獸呢?
  就算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超越前世的力量,如果沒有可以小試身手的對手就太沒勁了。
  但願那是窮凶惡極、值得一戰的怪物!
  嬰兒英格莉絲一邊被母親抱在懷裡搖晃,一邊在心中許願。
  
    ◆◇◆
  
  席琳娜帶著英格莉絲進城避難,就在城門的地方遇到正等著她們的人。
  「席琳娜!妳們沒事啊,太好了!」
  「伊琳娜姊姊!妳在等我們嗎!?」
  這位女性是母親的姊姊,也就是英格莉絲的姨母。
  她們兩人平時感情很好,英格莉絲也時常會見到這位姨母。
  姨母嫁到了英格莉絲出生的這個城市──城塞都市尤彌爾的領主皮爾福特侯爵家,是位侯爵夫人。
  母親則是嫁給了皮爾福特侯爵所雇用的騎士團團長。
  同時身為侯爵的親戚、騎士團長的女兒──這就是英格莉絲的新身分。
  跟前世只是農村之子的出身相比,簡直是雲泥之差。
  不過出身差距並不是什麼問題──
  「那當然!我會擔心啊!」
  「但妳不能離開拉斐爾跟拉菲妮亞身邊啊!那些孩子會不安的。」
  姨母也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特別是妹妹拉菲妮亞還跟英格莉絲同年。
  英格莉絲也見過拉菲妮亞幾次。
  她說不定也正為了嬰兒身體無法自由活動的問題煩惱。
  不過那也要她跟自己一樣、有著成人的意識才行。
  實際上應該不會有這回事,拉菲妮亞自己想必是對此一無所知。
  「沒問題的,有拉斐爾看著拉菲妮亞!來,一起進去吧!」
  「嗯,姊姊!」
  英格莉絲被母親席琳娜抱在懷中、進入城內。
  侯爵一家的私人房間位在城堡三樓。
  英格莉絲母女被帶到那裡避難。
  結構堅固的城堡內部,應該比英格莉絲她們所住的宅邸還要安全。
  抵達目標的房間後,便見到房裡有個年約七、八歲的少年懷抱嬰兒等著。
  「母親!您沒事吧!」
  那是名黑髮黑眼的少年,他有張看起來很伶俐的長相。
  他──拉斐爾正是皮爾福特侯爵家的長男,未來將會成為這個城市的領主。
  「嗯,拉斐爾。拉菲妮亞不要緊吧?」
  「是的,她在這!有乖乖的。」
  「這樣啊。太好了──就在這裡等騎士團把魔石獸趕走吧。」
  「好的,姊姊。」
  母親們彼此頷首。
  英格莉絲在母親懷中透過窗戶注視外頭的風景。
  這個房間的視野很棒,可以看到在圍繞城市的城塞邊緣所展開的戰況。
  來襲的是種巨大的蜥蜴怪物,體型約有人類的兩倍大。
  牠們長著一對硬如刀刃般的翅膀,額頭、頸部及背部都埋著像是結晶化寶石的東西。
  每隻個體的寶石顏色都不同,有紅、水藍或紫色等等。
  是因為身上長有那種像是寶石的東西,才會被叫做魔石獸嗎──?
  儘管距離遙遠,但那種石頭的光輝會不會是經過濃縮的魔素之力?
  蜥蜴集團的數量看來至少有超過十隻。
  為了趕走這些蜥蜴,有些人──應該就是母親她們口中的騎士團──正舉著武器朝牠們而去。
  母親們以及身為英格莉絲表兄的少年拉斐爾,都屏氣凝神觀望著戰況。
  他們的態度十分認真,並沒有面對未知事物的驚慌失措。
  也就是說,這樣的狀況在這個時代並不少見。
  (嗯──看來世界變得很不平靜啊,不過對我來說倒是方便。)
  戰鬥方面似乎不會有什麼問題。
  成為獵人追尋凶惡又強大的魔石獸,這條路應該也不壞。
  總之,她很想早點長大,拿魔石獸當對手來試試身手。
  (啊──我等不及!等不及了啊!遺憾的是,身體無法隨心所欲地動作!)
  英格莉絲心中的吶喊,由嬰兒說出口就變成了這樣:
  「噠啊──!啊噗噗噗────!」
  「克、克莉絲……!不可以一直亂動喔。」
  「這也沒辦法,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魔石獸吧?當然會怕囉。」
  姨母懷中的拉菲妮亞也發出了哭泣聲。
  「也對,姊姊──為了這些孩子的未來,真希望沒有魔石獸的世界可以早點到來……」
  (不,那樣我會很困擾的,母親!我需要戰鬥對手!必須讓魔石獸繼續存在!因為牠們看起來很值得我去打倒!)
  「啊噗──啊噗──啊噗────!」
  「乖乖,不用怕,克莉絲。媽媽會保護妳的──」
  母親席琳娜露出充滿慈愛的眼神,抱緊了英格莉絲。
  (不,我是在懊悔!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自己卻無法行動!)
  這裡也有個人擁有和英格莉絲同樣的心情。
  「……我好不甘心。明明我也已經擁有魔印了,卻只能在這裡看著──」
  又是一個英格莉絲不熟悉的詞語。
  但她能聽出,在這個時代身為騎士之人,身上似乎都銘刻著這個東西。
  英格莉絲那身為騎士團長的父親,還有原為騎士的母親的慣用手上,都浮現著某種徽章般的圖案。
  若是想要使用能夠跟魔石獸戰鬥的武器,這個圖案好像是必要的。
  「拉斐爾,你的魔印是特級印,這可是萬中選一、有可能成為人界眾人之希望的對象才能獲得的。所以在你自身更加成長茁壯、能最大限度發揮出所得到的力量前,就算有個萬一,也不能死在這種地方,你明白吧?」
  姨母伊琳娜用強硬的語氣教導拉斐爾。
  看來拉斐爾的魔印是特別的,可以說是被選上的英雄之證。
  自己前世也被稱為英雄王,因此英格莉絲很清楚,「立於眾人之上的英雄」這個立場是很拘束的。
  這名少年本就有身為侯爵繼承人的立場,這下子可以確定他的未來一定會很辛苦。敬請節哀。
  「是、是的,母親……」
  對於母親嚴肅的態度,拉斐爾顯得有些詫異。
  於他而言,會這麼說只是基於純粹的正義感。
  肯定是沒想到母親會有如此的反應吧。
  「這是個好機會,你要記住,要是現在發生了什麼事,就算要捨棄在這裡的所有人,你也必須活下去。你就是身處於這樣的立場,要有自覺。」
  「這、這怎麼行!母親……!」
  這些話再怎麼說都只是假設,卻讓這位正義感強烈的少年露出難受的表情。
  而「話語」有時候就是會吸引到意想不到的偶然。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弄假成真──或是說曹操,曹操就到吧。
  
  啪哩────!
  
  窗戶突然連同窗框一起被撞飛。
  原本在跟騎士團戰鬥的一隻魔石獸闖入室內了。
  「呀啊啊────!?」
  擁有翅膀的蜥蜴魔石獸在跳進來之際,撞飛了姨母伊琳娜的身體。為了不讓拉菲妮亞掉到地上或受到傷害,姨母將身體當成肉盾,結果自己無法擺出受身姿勢,撞到頭而昏迷了。
  被衝擊嚇到的拉菲妮亞嚎啕大哭。
  「母親!」
  「不行!你快逃!」
  母親席琳娜攔住準備拔劍的拉斐爾並抱起拉菲妮亞,把她跟英格莉絲兩人一同托付給拉斐爾。
  她自己則是拿起靠在牆邊的細劍。
  「我來引開牠!你帶著英格莉絲她們快逃!」
  「可是姨母!那把劍對牠是沒用的!」
  蜥蜴魔石獸撲向母親席琳娜。
  原本是騎士的母親雖然已經退役,卻仍然設法接住並擋下敵人的猛攻。
  可是那把劍本身卻是靠不住的細劍。
  劍輕易地就被打壞,已經抵擋不了幾次攻擊了。
  「你在幹什麼!快走!」
  母親席琳娜拚死發出斥責,然而──
  「拉妮!克莉絲!對不起,稍等一下喔!」
  拉斐爾把英格莉絲她們放到柱子的陰影處躺著,自己也拔出劍上前協助席琳娜。
  「我來幫您!只要撐過去,擁有魔印武具的騎士就會來了!」
  那似乎是這個時代的騎士用來對付魔石獸的武器。
  「我不是說不行嗎!你退下!」
  「我不要!如果連眼前的重要之人都救不了,要怎麼去救助更多的人!」
  那是個稚嫩又熾熱的吶喊。
  不過就是這樣才好──英格莉絲認為他那份氣魄很棒。
  跨過這樣的困境並活下來,才有資格被稱為英雄。
  遵照別人的說法去做是成不了英雄的。
  是要自己帶著明確的意志行動,才會被人如此稱呼。
  「嗚……咕──!嗚哇啊!?」
  「呀啊啊啊!?」
  但兩人的奮鬥只是徒勞,他們敵不過敵人的力量,被打飛到牆上。
  「姨、姨母……!您、沒事吧……!?」
  「嗚嗚……」
  拉斐爾跟母親席琳娜看起來都意識不清了。
  再這樣下去,兩人都會很危險。
  倒在後方的姨母伊琳娜跟嬰兒英格莉絲、拉菲妮亞也會身陷危險。
  (那就助他們一臂之力吧。我可不能讓母親在這裡死了,而且也算是看在這位少年的氣魄上──)
  英格莉絲已經決定好,要在這次的人生為自己而活。
  所以她雖然對成為英雄沒有興趣──卻不吝於幫助擁有這種天分的人。
  這個孩子在這種地方結束一生就太可惜了。
  儘管還是個不能自主行動的嬰兒,還是為他們想點辦法吧。
  即使是這種狀態,她還是能夠凝聚靈素砸向敵人。
  這是她在轉生前就學會的靈素基本使用方式。
  應該可以稱之靈素彈吧。
  因為怕破壞家裡,她沒在搖籃中嘗試過。
  幸好現在大家都失去意識了,用出來也沒關係吧。
  「啊──!啊噗噗噗────!」
  嬰兒英格莉絲的眼睛閃過一絲精光。
  現場迸出藍白色的閃光,化為巨大的光彈擊中蜥蜴魔石獸。
  
  滋嗡嗡嗡嗡──────!
  
  光彈以驚人的勢頭吞沒魔石獸,接著打破牆壁、穿出房間。被光捲到空中的魔石獸身體潰散燒焦,變得如同純白灰燼般消滅殆盡。
  (嗯──雖說是嬰兒,威力卻還不差。)
  看來平常的修練絕不是白費工夫。
  「克、克莉絲……?剛、剛剛那是……?」
  背靠著牆壁的拉斐爾茫然地低語。
  他醒著嗎……英格莉絲在心裡咂了下嘴。
  「太、太好了──」
  緊接著,拉斐爾也失去意識了。
  希望他能認為這件事是似夢非夢的幻覺。
  ──就在英格莉絲這麼想的時候,睡意驟然襲來。
  畢竟是用嬰兒的身體做出那種事,會睏成這樣或許也是理所當然。
  「夫人!拉斐爾少爺!您們沒事吧!?」
  樓下傳來神色慌張的聲音。
  是支援來了嗎?已經沒問題了──希望是這樣。
  她很想要觀望到最後一刻,但這具嬰兒的身體實在是耐不住睏意了──
  
  在下次醒來時,她已身在自家的搖籃。
  根據父母的話──大家似乎都平安無事。
  在那之後的一段時間,只有拉斐爾表現出懷疑英格莉絲的態度。
  只是就算他說英格莉絲做了什麼,也沒人會相信,英格莉絲自那之後也沒露出馬腳,他便開始認為自己看到的是場幻覺了。
  不過在英格莉絲轉生前的世界,並不存在魔石獸。
  根據父母的對話推測,那種魔石獸只是最弱的嘍囉,世上好像還存在著更加凶惡的個體。
  父親還說,最強的魔石獸甚至能毀滅一個國家。
  還真有意思。
  暫且先以能夠打倒那個什麼最強的魔石獸作為目標吧!
  0歲兒英格莉絲如此下定了決心。

第2章 5歲的英格莉絲

  
  接著,平穩的歲月流逝──
  英格利斯王獲得新生命及相同的名字轉生後,已經過了五年。
  由於在轉生後的幾年間完全是嬰兒的身體,沒辦法自在行動,而且稍微動一下就會立刻想睡,只能過著跟普通嬰兒一樣的日子。
  到了最近,身體才終於長到稍微好活動一些的程度。
  說是這麼說,也還只是弱小的幼兒身體。
  就一邊等著自身成長,一邊從可以鍛鍊的地方鍛鍊起吧──她目前就是懷著這樣的念頭度日。
  「……」
  眼前的穿衣鏡映照出英格莉絲目前的模樣。
  五歲的自己有一頭散發出神祕氣息的銀色秀髮,還有如花般鮮豔的紅色眼眸。
  以客觀的眼光來看,是個可愛至極的小女孩。
  渾身都閃耀著光芒,將來想必會長成一位絕世美女吧。
  (該怎麼說,我轉生後的模樣還真可愛呢。真想要這樣的孫女。)
  因為前世沒有孩子,她不禁有了這種念頭。
  而她當初認為自己必定會轉生為男性,在成為女性時也曾困惑不已──
  事到如今,抱怨也無法回復原樣,更重要的是都過五年了。
  別迷戀於女性,專注於窮盡武道吧!──她選擇把這當作女神的激勵。
  若是轉生為男性的身體,果然還是會不自覺地受女性吸引。
  想要把一生獻給武道,這樣或許會比較方便。
  而且自己在鏡中映照出的笑臉很可愛,看了便能讓心情平靜。
  只要習慣了,這個模樣其實也不壞──
  英格莉絲一邊這麼想,一邊讓穿衣鏡照出自己的笑臉。

 


《英雄王,為了窮盡武道而轉生~而後成為世界最強見習騎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