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勇者8-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獻上《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8》試閱文!!

驚心動魄的復仇鉅作壯闊完結!!h48

因失去摯友而大受打擊的海人竟決定放棄復仇

世界的真相逐一揭曉

勇者、公主、聖女、魔王的愛恨糾葛終將畫下句點──

小編最愛的諾諾利克也在本集揭開身世之謎啦!564654rt5

趕快來看看吧~

 


 

  

序章
  
  一路走來。
  
  感覺自己的身體逐漸沉入深不見底的泥沼,同時渴求著糾纏不休的昏暗火焰。
  
  這條道路的彼方有著什麼,或者什麼都沒有?
  
  ……不管結果如何,都無所謂了。
  
  無論是因荊棘刺進赤腳,一步一步流下的鮮血。
  每次呼吸都會默默積累在肺部深處的黑水。
  灼燒視野並蠶食生命的執著火焰。
  從肢體末梢開始剝奪知覺、逐漸凍結的寒冰。
  
  我早已下定決心要接受這一切。
  不管有什麼下場等著我,我都決定堅持到底。
  
  我沒有選擇忍氣吞聲,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要是選了那種道路,最後只會失去自我,被某種來歷不明的行屍走肉所取代。
  
  所以我不曾停下腳步。
  
  因為我知道,停下來的瞬間就是終結。
  
  我就是如此一路走來的。


第一章 劃分兩者的線
  
  視野猛然扭曲的同時,內臟被攪動般的不適感向我襲來。
  由於暴露在龐大的魔力漩渦中,身體出現了類似魔力昏眩的症狀。
  「唔、咕……」
  進行超長距離轉移時會發生的獨特症狀,使我的思考一瞬間變得空白。
  「這裡是……」
  我按著腦袋環視四周,眼前是一片冰冷單調到極點的廣闊空間。
  純白無瑕的牆壁、地板與天花板,連接縫都找不到。
  在廣大的立方體之中,可以看見同樣皺著眉頭的共犯們在我周圍。
  「唔咕……」「……唔咪。」「啊唔……」「唔……」「啾唔……」
  米娜莉絲、席莉亞、蕾緹西亞、小舞、諾諾利克,還有、還有呢……?
  「唔,悠斗……?」
  就在這個名字脫口而出的瞬間,這陣子的記憶宛如閃光燈般接連竄過腦中。
  進軍路那利亞法國、被殺死的玫蒂黎亞與阿帝流斯、突然現身並自稱是露那莉絲神的女子與愛蕾希雅、大量魔煌樹尖兵、聽從看似高階精靈的男人呼喚並離去的悠斗。
  以及悠斗發出的、強烈得彷彿會灼傷眼球的光。
  
  「……我得過去才行。」
  我站了起來,具現出【天在轉移劍】。
  灌注大量魔力的心劍就像在反映我的心情,隨著魔力流動反覆發光。
  「蠢貨,還不快冷靜下來!」
  此時一團紫色煙霧纏了上來,將我手上的心劍整個包覆住,控制中的魔力流動立即遭到妨礙。
  我轉頭看去,只見蕾緹西亞皺著眉,搖搖晃晃地站起身。
  「別阻止我,蕾緹西亞!我、我要過去!!」
  「不、不可以,主人!!」
  「請冷靜一點!!」
  米娜莉絲和席莉亞連忙跑過來,兩人緊緊抓著我不放。
  「放開我,我得趕快過去,不去的話又會……!!」
  又會失去、又要失去了。
  不,我才不要這樣!!
  「讓我過去!!繼續阻撓的話,就算硬來我也要……!!」
  
  「真是的,別讓我看見這麼沒出息的樣子好嗎?」
  
  那股氣息突兀地出現。
  不對,對方並非突然現身,而是一直待在那裡,直到出聲說話後我才注意到其氣息。認知到遭受蒙蔽的事實,使我的背脊竄過一股寒意。
  我回頭看去,眼前站著一名綠色頭髮的少女。
  「你放著傷痕累累的妹妹不管是想怎樣?」
  「啊……」
  「總之先治療吧,『完全恢復』。」
  少女輕輕伸出手,綠色的光點從她手中灑落到小舞的傷口上,徹底治癒了表情痛苦扭曲的小舞。
  忘記小舞的慘狀而萌生的罪惡感,令我停下了動作。就在這瞬間,一條深藍色的魔力繩緊緊套住了我的脖子。
  我隨即全身脫力,這種感覺恐怕是賦予了咒術系統效果的魔術。
  「你知道※矮胖子嗎?」(譯註:Humpty Dumpty,出自《鵝媽媽童謠》的角色,常用來比喻覆水難收。)
  「妳、妳到底是……」
  對方的長相似曾相識,但我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不,這種事不重要。
  「破掉的蛋無法復原,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吧?」
  「唔,吵死了!!」
  我讓大量魔力流轉於全身,對抗那條奪走身體力氣的繩子。儘管身體稍微輕鬆了一點,但還是掙脫不了束縛。
  「謝謝妳治療了小舞,但不要妨礙我!!」
  心中的火焰被冷水澆熄了一瞬間,但馬上又與焦躁的感覺一同在我的體內竄燒。
  「首先,你回到那個地方要做什麼?」
  不知道,那種事不重要。
  現在最要緊的是再去一次那個地方……
  「你是要任憑怒氣驅使,亂砍一通嗎?還是去找那個叫悠斗的人所剩下的肉塊呢?」
  「閉嘴!!可惡,這種鬼東西!!」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
  我情緒激昂地灌注自己的魔力,使勁彈開那道魔力束縛。
  「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喂喂,這可是運用了詛咒原理的風之咒縛耶?真是的,你們主僕都把人家精心設計的魔術當成什麼了?」
  我無視術式原理破壞了魔力束縛,脖頸的皮膚因此被扯下一小片,滲出了鮮血。但我並不覺得疼痛,我沒空理會痛覺這種東西。
  「……呼,看樣子你還沒冷靜下來,就讓你睡一會兒吧。」
  「嘎、咕嗚嗚嗚!!」
  下一秒,一道魔術穿過米娜莉絲、席莉亞和小舞之間,細微卻強力的打擊感隨即貫穿全身。除此之外,還有遠超過剛才的脫力感襲向我。
  對方精密、迅速且自然地行使了魔術,我連自己被做了什麼都難以認知。
  我的意識無法抵抗,宛如將土蓋在火堆上一般,很快地墜入黑暗。
  
  
  對方這次仍是毫無動靜地行使了魔力。當我察覺到的時候,微小的綠色發光體已經穿過我們之間的縫隙,被吸入主人的身體裡。
  主人發出呻吟聲,渾身脫力地倒下。
  「啊。」
  不曉得是我還是其他人發出了傻愣的驚呼聲。
  而緊抓著主人身體的我們,也一起被重力牽引著倒向地面──
  「妳們在幹什麼呀。」
  在完全倒地之前,我們四個人被某股力量撐住了。
  原本向前倒下的主人,被魔王蕾緹西亞類似念動力的力量所推動,輕輕擺成仰躺的姿勢。
  我、席莉亞還有一名連接著的黑髮女孩,也被溫柔地放到地上坐著。
  「哦哦,真是精細的魔法技巧。雖然聽說這一代的魔王相當優秀,但沒想到這麼能幹。我真心希望能和妳打好關係呢。」
  「……很遺憾,妾身和長相與妳相似的傢伙還有些帳要算。雖然是不同人的樣子,但直到帳算清之前都不太可能與妳聯手。」
  「啊啊──原來如此,我能理解妳的理由。現階段光是沒被當成同一個人痛揍一頓,我就該覺得慶幸了吧。」
  少女聳了聳肩,如此說道。
  「從妳的語氣聽起來,妳們之間果然有某種關係對吧。」
  「雖然不能說毫無關聯,不過任何事情都要看人如何運用吧。」
  「……葛連被拋下了嗎?」
  「放心吧,我已經先把那隻龍收回來了。」
  「……這點妾身要向妳道謝才行。」
  蕾緹西亞小姐不再深究,視線轉向主人。
  「因為他體質強韌,我用了比較強的詛咒。這原本是為了干涉神而開發的魔術應用,對他應該特別有效。放心,不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傷害。」
  綠髮少女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說完便轉身背對我們。
  「等、等一下,妳到底是什麼人!?妳對哥哥、對我的哥哥做了什麼!?」
  「不用擔心,過幾天他大概就會醒來。更重要的是,我還得趕著去幫助朋友,就先告辭了。」
  少女如此說道,然後從懷裡拿出玻璃瓶並打開蓋子,將裡頭裝得滿滿的銀色液體灑到地上。在地面擴散的液體迅速變成了一個小人,扛起轉移時回收的玫蒂黎亞軀體。
  「在這裡生活的方法可以請教米娜莉絲她們。或許妳沒注意到,自己的身體傷得遠比外表看起來還嚴重,畢竟是在毫無準備的狀況下受到神的威壓。妳既不是神的眷屬,神的庇護也必須透過這代的勇者才能獲得,想必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光是妳還維持著意識這點就夠讓人吃驚了。」
  「妳、妳在說什麼……咦……?」
  黑髮少女正想站起來,膝蓋以下卻失去力氣,只能維持著癱坐的姿勢。
  「那麼,我要離開一陣子了。我得去實現為數不多的朋友的願望才行呢。」
  少女甩動著綠髮走到牆邊,原本是普通牆壁的地方憑空變出了一扇木製的門。
  她穿過門之後,那扇門又變回了冷冰冰的牆壁。
  「……那傢伙是何方神聖?魔法實力能與妾身匹敵,不,搞不好更強。而且靈魂的氣息與人類、魔族、獸人和精靈之類的亞人都不一樣。」
  蕾緹西亞瞇起眼低聲說道,臉上流露出戒備的神色。
  回應這句低語的人是席莉亞。
  「那個人是克洛伊‧托爾柯小姐。」
  「克洛……?唔呣,這名字的發音還真奇怪,不過……」
  「※黑井、十和子?咦,這、這是……」(編註:『克洛伊‧托爾柯』為『黑井十和子』的日文音譯。)
  這個名字的發音讓蕾緹西亞微微皺眉,黑髮少女則是浮現困惑的表情。
  我接過席莉亞的話頭,回答道:
  「沒錯,托爾柯小姐是主人的同鄉,並且──」
  
  ──是上一代的勇者。
  
         ☆
  
  世界被線一分為二。
  劃分白與黑的線、劃分陽與陰的線。
  『愛蕾希雅,妳真是個好孩子。』
  她是個溫柔的人,是我自豪的姊姊大人。
  曾經,我的目標是將來要成為像拉姆妮希亞姊姊一樣出色的公主。
  那是在世界還沒被線劃分的時候。
  當時的我以為,平凡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
  直到某一天,拉姆妮希亞姊姊突然遭到殺害。
  『咦?母、母后您剛剛說什麼?』
  『……妳的姊姊死了。』
  最愛的姊姊大人某天突如其來地消失無蹤。
  年幼的我大受衝擊,只能愣愣地聽著僕人們之間的流言蜚語,並知曉了真相。
  『欸,妳聽說公主殿下那件事了嗎?還問我哪位,當然是年長的那位呀。』
  『哦,她真可憐,聽說是為了在魔物的襲擊下保護獸人小孩而死的對吧?』
  『真令人惋惜,使節團的隨行護衛是怎麼搞的,還有騎士團長大人在不是嗎?』
  『據說他受帝國皇帝之託去指導部隊,不巧當時不在場的樣子。』
  (拉姆妮希亞姊姊為了救小孩子,與魔物戰鬥後死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姊姊大人明明是要救人,為什麼會死?
  為什麼做了好事還是非死不可?
  姊姊大人無論對誰都一視同仁、溫柔以待,還說想消除獸人在王國受到的歧視待遇。
  就因為這點,周圍的人不曾對她擺過好臉色。
  她沒有拯救到別人嗎?
  所以才無法獲得拯救嗎?
  
  (……要是從一開始就沒有魔物的話。)
  
  (……要是從一開始就沒有獸人小孩的話。)
  
  (……要是從一開始就沒有別國皇帝的話。)
  
  那個時候誕生的黑暗疑問,隨著成長在我心中變得愈來愈大。
  
  即使如此,我並沒有在日常生活中流露出這份情感。
  我只是不予承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掩藏聲息。因為不這麼做的話,感覺壓抑著自己的某種東西會崩壞。
  不去思考這件事並不困難。
  我需要做的,是代替姊姊大人至今擔任的角色。
  姊姊大人被譽為開國之祖──神子的轉世。
  要代替擅長魔力感應能力、能清楚聽見大精靈大人聲音的姊姊大人,不管我多努力都不夠,根本沒有餘裕思考別的事情。
  為了磨練魔法技術而辛苦訓練的日子裡,我同時進行著王族教養課程,並為了繼承姊姊大人管理的領地而學習相關知識。
  歲月流逝,就在我脫去稚嫩的評價,追上姊姊大人年齡的時候。
  我終於聽見了大精靈大人的話語。但這份喜悅只持續了一下子,感應到的零碎訊息讓我背脊發寒。
  因為話語的內容,是指某個地位接近王室的大貴族與『魔』有聯繫。
  然而,那名貴族發現自己遭到懷疑後,很快便隱藏了行蹤。
  只憑我用拙劣的技巧聽到的諭示,沒辦法抓住表面上地位極高的對象。在我收集到足夠的證據之前,動作就被對方察覺了。
  不知道是用來突破包圍網的佯攻,還是覺得能順手輕鬆地收拾掉我,幾天後那名貴族獨自前來殺我。
  儘管如此,我依舊難以相信會有人類與『魔族』為伍。
  『為什麼……?』
  所以我明知這是個愚蠢的問題,還是壓抑自我向對方問道。
  『為什麼你要與魔族聯手!?』
  『妳問我為什麼?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嘲諷我的笑聲響徹四周。
  
  『那當然是因為,我就是魔族啊!』
  
  『……咦?』
  這句話帶來的衝擊,簡直像是有人用大槌敲破我的腦袋。
  沒有特別的原因,並不是某個人類成為了魔族的協助者,而是他自己就是魔族。
  然而,當時支配我腦中的想法,只有對於撕開人類外皮、現出真面目的異形壓倒性的厭惡感。
  擁有人類的外表,卻不是人類。
  這點實在教我無法忍受,感覺噁心至極。
  『你們人類真是蠢得無藥可救,但也多虧如此,我才能輕鬆殺死兩個公主。得為此道謝才行啊,呵呵呵。』
  『嗚!?……!?』
  另一個炸彈在有些呆愣的我耳邊爆炸。
  兩個公主。
  如果其中一個是我,那另一位公主指的是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鈞一髮之際,即將被殺的我受到騎士團長所救。雖然沒有受傷,但我內心的枷鎖從那一刻起整個脫落了。
  後來重新調查的結果顯示,姊姊大人並非意外被魔物殺死,從頭到尾都是魔族策劃的謀殺。
  魔族從很久以前就融入人類社會,做好萬全準備後殺死了姊姊大人。這似乎是讓帝國與王國關係破裂的計策,不過那種事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礙眼……礙眼……真噁心,這個世界充滿了噁心的怪物。』
  從那時開始,我的世界被線劃分為白與黑兩邊。
  
  一邊是人類。
  另一邊是披著人皮的怪物。
  
         ☆
  
  柔和的花香味傳來。
  溫柔又甜美,彷彿整個人都被這股清香包覆住。
  「啊啊,愛蕾希雅妳醒啦。」
  緩緩睜開雙眼,眼前是對我露出溫柔微笑的拉姆妮希亞姊姊的身影。
  我的頭躺在拉姆妮希亞姊姊的腿上,意識從淺眠中甦醒。
  「我……」
  在粉桃色的花田中央,偶爾吹過的風溫柔地撫過肌膚。
  記憶就像微風一般斷斷續續地浮現。
  (對了,我把拉姆妮希亞姊姊……)
  搶回來了、搶回來了、搶回來了!!
  幸福感逐漸在心中擴散。
  我將拉姆妮希亞姊姊的靈魂寄宿在塗了神格的容器上。
  藉此讓姊姊大人在這個世界復活。
  同時我耗盡魔力,就像斷線一般失去了意識。
  「竟然累到不小心睡著,妳還真是個小孩子呢。」
  「啊……」
  拉姆妮希亞姊姊美麗的指尖輕撫我的頭髮。
  輕柔又充滿慈愛的動作。
  留存於記憶之中,在遙遠的那一天失去的、溫暖的手。
  我追尋已久的柔嫩觸感。
  「哎呀哎呀,怎麼了嗎?露出這副表情。」
  「不,姊姊大人,我沒事。」
  淚水忍不住湧出,被姊姊大人溫柔地以指尖挑起。
  「是、嗎?那、就、好。」
  然而,直到剛才為止說話還很流暢的拉姆妮希亞姊姊,動作變得像沒油的機關人偶一樣僵硬。
  應該是附著在容器上的靈魂還沒完全適應吧。
  「哎、呀,奇怪、嘴巴、沒辦、法、好、好動……」
  「沒關係、沒關係的,拉姆妮希亞姊姊。再一會兒,再過一會兒這個世界就會變得純粹。」
  我緩緩抬起手,碰觸拉姆妮希亞姊姊的臉頰。
  沒錯,全部、全部,讓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染上同一片顏色吧。
  就像這座花田一樣,只要有我和姊姊大人在就夠了。
  不需要魔族、不需要獸人、不需要精靈、不需要魔物,也不需要神。
  更不需要勇者、不需要魔王、不需要聖女、不需要別人。
  「所以請姊姊大人再等一會兒。」
  「……是嗎?既然妳、這麼說了,那就一定、沒問題。」
  「嗯,讓整個世界開滿花朵吧。我會創造只有我和姊姊大人的世界,除了我們兩人以外,什麼都不需要對吧?」
  「嗯,妳說得、對。」
  拉姆妮希亞姊姊的手略顯僵硬地摸著我的頭。
  這次一定要守護她。
  跟無人拯救姊姊大人的那時不同,這次有我在她身旁。
  為此準備的棋子也湊齊了。
  (這個世界不需要不純粹的事物。)
  我閉上雙眼,感受著拉姆妮希亞姊姊的溫暖,開始窺視我散落在整個世界的碎片情形。
  
         ☆
  
  此處是昏暗的灰色空間。
  這個地方空無一物,下著幾乎填滿整個空間的灰色之雪。
  灰色的雪彷彿在試圖停止時間的流動,緩緩地飄落著。
  「喂喂~!宇景海人先生?你聽得見嗎?」
  「……」
  眼前的灰色背景中浮現出一道黑漆漆的人影。
  對方的臉上沒有眼睛與鼻子,平滑的表面張著一道有如裂隙的嘴巴。
  完全是名符其實的『人影』。
  「欸欸,差不多該說點什麼了吧?最近天氣經常變差,真討厭下雨啊。淋濕的話就會有種悲慘的感覺,而且食物會腐敗、發霉還會變得濕軟。對了對了,之前吃的『古加比亞燒』那個小吃難吃死了,又酸又苦,不管怎麼想都覺得是壞掉了,真虧你能全部吃完欸。正常來說吃一口就會吐出來,然後把它丟進垃圾桶才對吧。啊對了,換個話題,上上上一間在城鎮住宿的旅店,該怎麼說呢,先不管旅店的名字,那裡的寢具可是一流的啊,真的是喔……」
  「……」
  那傢伙簡直是打開的水龍頭,源源不絕地流出冰冷的自來水。
  天氣的話題、吃飯的話題、旅店的話題、景色的話題、做夢的話題、路邊聽歌的話題、收集破爛的話題。
  真佩服對方能毫不停歇地說著無謂的話題。
  「喂喂~就連我也快說膩了喔。」
  「……」
  回過神來,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
  感覺就像浮在水中一樣舒適。
  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願去想,也不想回憶任何事。
  所以我什麼都不說。
  沒有回應不斷向我搭話的黑色人影,閉上嘴巴。
  我閉著嘴,眼睛也閉了起來。

 


《重生勇者面露冷笑,步上復仇之路8》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