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德領主1-試閱.jpg

這週是《我是星際國家的惡德領主!1》試閱文!!

人生跌入谷底的平凡上班族,在自稱引路人的可疑存在引導下,轉生到了異世界的星際國家。

生在貴族家的他,決定這次要成為壓榨他人的存在,成為惡德領主!

然而繼承到的領地卻是比前世還落後,而且還債台高築!?

「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連一滴油水都擠不出來啊!!」

 


 

  

  序章

  映在駕駛艙螢幕上的,是一整片的宇宙。
  周遭強光四起,還不時傳出爆炸。
  太空裡居然會發生爆炸,這大概也只有奇幻世界才辦得到了。
  遠處迸出了一道道纖細的光線,帶出了小規模的爆炸火光。
  而每一道光芒都帶走了數百、數千條人命。
  以宇宙為舞台的這處戰場,蠶食著大量的人命。
  在數萬──甚或是數十萬條性命逐漸消散的戰場上,我發出了高亢的笑聲。
  「怎麼啦?就這點本事嗎?」
  人型兵器──機動騎士。
  全高超過十四公尺,由人類駕馭的兵器。而從兵器的角度來說,其缺點可是多不勝數。
  為什麼偏偏要打造成人型?不能打造成戰鬥機的模樣嗎?
  對於這些基於合理性的指責,通通都能用「誰管他啊」一筆帶過。這裡就是這樣的奇幻世界。
  我所駕馭的黑色機動騎士,有著格外巨大的尺寸。
  其他的機型大都落在十八公尺左右,但我所駕馭的機動騎士卻有二十四公尺,被分類為大型機動騎士。
  如此巨大的機體,如今以控制鉗捕捉到了周遭的小型機種。
  所謂的控制鉗,指的是機器人的手掌。
  人型兵器的纖細手掌掐住了敵方的人型兵器,並一舉捏爛。
  連裡頭的駕駛員都不放過。
  『救、救命啊!』
  聽到敵方駕駛員求饒的喊聲,揚起嘴角的我只是冷冷地吐了一句:
  「去死。」
  這句話聲中不帶一絲一毫的心慈手軟。
  殺死敵人帶給我的並非罪惡感,只有純粹的興奮。
  踐踏他人,奪走獨一無二的生命。
  這是僅有強者才能擁有的特權。
  「好弱!太弱啦!就沒有更強的傢伙嗎!」
  我笑著操縱機體,一一擊潰周遭的敵人。
  我瞄準的是駕駛艙──換言之就是駕駛員。
  機動騎士右手緊握的長刀無情地貫穿了駕駛艙,隨即一腳將之踢飛,粗暴地抽回刀子。
  「弱者通通都是被我狩獵的存在。讓我多享受一點啊!」
  這是不把人當人看待的殘忍行為。
  而執行這場屠殺的,是一名外表看起來還不到十五歲的孩童。
  換作是前世的自己,肯定會否定我這樣的行為吧──我能夠理解那樣的心情。
  這世上都是為惡的一方更為強悍。
  所以我早已決定,要在下一世的人生以成為惡人為目標。
  不對,是窮凶極惡之人。
  若要找個名詞來形容我這樣的存在,那肯定就是「惡德領主」吧。
  在這個不可思議的奇幻世界,人類的科技雖然發達到足以在太空間來往,卻還是採用老舊的貴族制度作為支配的體系。
  而在這個世界裡,我擁有伯爵的身分。
  邪惡的我支配了一顆行星,讓人民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
  如果這是一篇創作,那我應該會成為被主角們擊敗的邪惡一方吧。
  然而,現實又是如何?
  「怎麼啦!再多來幾個人啊!再來!再來啊!」
  我駕駛著機體,追擊著從我身旁逃開的敵人,無情地奪去他們的性命。對著逃之夭夭的敵人們痛下殺手的姿態,確實就是惡人的化身。
  這世上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正義之士。
  就算我欺凌弱者,也不會出現阻止我的正義之士。
  這世上的強大之人,往往都是邪惡的一方。
  這就是我得到的答案。
  在前世瀕死之際,我才終於悟出了這樣的真理。
  「啊啊,好開心啊。碾碎弱者的瞬間真是爽到不行,讓我更加充實了身為強者的自覺!」
  巨大人型兵器和宇宙戰艦爭霸的世界。
  轉生到這個世界的我──盡情地用上我所被賦予的力量胡作非為。
  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的。
  在我得知遭騙、於失意之中逐漸斷氣的前世最後一天。
  讓人不快的記憶浮上心頭。
  那是個一無所知、甚至沒察覺自己深陷騙局,過完了愚蠢一生的男子的記憶。
  而如此愚蠢之人,就是前世的我。
  
       ◇   ◆   ◇   ◆   ◇
  
  為什麼只有我得遭受這種不合情理的對待?
  我在破舊、狹小而昏暗的公寓隔間之中按著胸口。
  我從前些日子就有胸悶的傾向,最近更是逐漸惡化,痛得難受。
  雖然很想去看醫生,但我的手頭非常緊。
  揪著胸口的手掌欲振乏力。
  掐著皺巴巴的骯髒T恤的手比起以前更為乾癟,還多了好幾道傷口和膿包,顯得斑駁醜陋。
  咳出來的痰帶有血絲,弄髒了我正在躺臥的發硬床墊。
  「為什麼──我要──被這樣對待──」
  雖然肉體也相當難受,但不甘心和窩囊的感覺更是狠狠地折磨著我的精神。
  我看到了類似人生跑馬燈的光景。
  就是要說好聽點,我也算不上是個事業有成的人物。
  然而,我還是活得相當光明磊落。
  我既沒有犯過罪,也算是認真度日,以普世標準來說算得上是善良的人物。
  我很安分地找了份工作,安分地結婚──然後生了孩子,買了房子。
  但現在的我卻是扛下了大筆債務,過著打零工的淒慘生活。
  雖然每個月都支付了扶養費,但自從離婚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看過自己的小孩。
  根據前妻所說,這是因為小孩子總算和再婚對象混熟的關係──她就拿著這樣的理由當擋箭牌,一直拒絕讓我和小孩見面。
  我都從微薄的薪水之中抽出了大半去支付扶養費了,卻連小孩的面都見不到。
  我在之前上班的公司因為被栽贓了外遇和盜領公款一類的負面風評而遭到開除,但因為急需用錢,所以只好過著打零工的日子。
  我才沒有外遇。
  也沒有盜領公款。
  但我不管再怎麼否認,周遭的人們還是把我當成罪犯。
  即使費盡唇舌,也沒有人相信我說的話。
  當時那種絕望的心情烙印在我的心頭。
  由於被那些人罵得太過難聽,現在甚至讓我變得疑神疑鬼,認為真的是自己不好。
  ──然後,如今的我過著在社會底層掙扎的日子。
  我背負著巨額的債務,還得在家徒四壁的狹小公寓裡過著繳納房租的貧困生活。
  幾乎每天都有凶神惡煞找上門來,要我償還債務。
  說起來,我根本沒有借過錢的記憶。
  然而,這筆借款卻被算到了我的頭上,我還得負起責任償還。
  現在回想起來,總覺得前妻的嫌疑不小,但我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和金錢能找律師諮詢了。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這幾年下來,我的身形已是瘦骨嶙峋。
  明明還沒到那個年紀,看起來卻是垂垂老矣。
  每次端詳鏡子,都會看到一張死氣沉沉的面容。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我──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我每咳一聲,從嘴裡噴出的血量就逐漸增加。
  看來今天就是我的喪命之日了。
  我感到心有不甘的同時,想到能就此一了百了便莫名地湧起安心的感覺。
  就在這時。
  一名身穿直條紋燕尾服的男子,出現在我的枕頭旁邊。
  他穿著鞋子踩在骯髒的地板上,左手提著一個行李箱。
  「晚安,今天真是個美好的夜晚。」
  我轉動眼珠看去,隱約看到了一名手拿絲質禮帽、面容模糊的男子,向我打招呼的他,只有嘴角算是清晰可見。
  男子的上半張臉被陰影籠罩,難以看清真容。
  高䠷纖瘦的男子俯視著我。
  他莫名給人不似現實人物的印象。
  大概是因為他帽子的帽緣和燕尾服的下襬正微微飄動的關係吧。
  明明沒被點火燒著,但男子的身體正散發著看似濃煙的霧狀物。
  這樣的外表,讓他給人不存在於這世上之物的印象。
  「──什麼啊,是死神下凡來接我了嗎?」
  我無力地發出了嘶啞的嗓音,結果引起胸口一陣劇痛。
  我既沒有多餘的力氣落荒而逃,也沒有絲毫逃跑的念頭。
  事已至此,我反而有些自暴自棄了──如此一來,我不就能從那些痛苦之中獲得解脫了嗎?我甚至淡淡地冒出了這般期待。
  而這也讓我想起了一件事。
  我以前曾聽人說過,生前悉心照料過一生的寵物,會在主人瀕死之際前來相迎。
  我也在很久很久以前養過一條狗,但牠似乎沒有要來接我的意思。
  看來那只是杜撰的說法啊。
  也可能是我這個飼主當得不夠好吧。
  然而,若真的有為我引路的使者,那我還真希望會是牠呢。
  就在我想著這些事的時候,男子蹲低身子,將臉湊了過來。
  我還是只能看清他的嘴角一帶。
  男子吊起了嘴角,露出了彎月般的笑容。
  感覺就像是在嘲笑我似的。
  「我確實是來迎接您的,但並不是您所期望的黃泉使者。若要說得精確一些,那我便是來將您送往另一個世界的存在。這個嘛──就請您稱我為『引路人』吧。」
  「另一──個──世──咳!」
  在我猛咳幾聲後,男子打了個響指。
  浮現在我眼前的景象,讓我稍微睜大了雙眼。
  只見身穿看似昂貴西裝的一名男子和我的前妻,正在一間高級餐廳裡一同用餐。
  桌上擺放著看似美味的餐點和酒。
  我已經好幾年沒吃過這麼奢侈的一餐了。
  然而,問題並不在此。
  為什麼這樣的光景會在半空中浮現?
  我甚至懷疑起自己是在做夢,但胸口的痛楚卻是如此真實。
  胸口好難受。不只是病痛造成的疼痛而已,就連心靈也為之揪痛。
  兩人和樂融融的談笑聲傳了過來。
  『妳也真是個壞心眼的女人,不只讓前夫扛下了債務,居然還要他支付扶養費啊。而且妳的孩子也不是他親生的吧?』
  兩人似乎以我作為話題,聊得興高采烈。但我實在無法相信這些對話的內容。
  不對,是我不想相信。
  『又沒關係。畢竟按照法律來說還是那傢伙的孩子。身為爸爸,支付扶養費是天經地義的道理嘛。』
  我的腦袋沒辦法處理兩人的對話內容。
  前妻到底在說些什麼啊?
  以前那個溫柔純樸的前妻,如今卻是判若兩人,露出了算計別人得逞的邪佞笑容。
  雖然性格大變,但浮現在我眼前的女子確實就是前妻本人。
  『女人的本能,就是會尋找優秀的DNA傳宗接代呢。我才不要和那種一事無成的男人生小孩,他只要賺錢給我花用就好。不如說,光是我願意和他結婚這點,就值得他感激涕零了吧?他就是這麼一名毫無價值的男人喲。』
  與前妻隔桌對坐的男子聽了這席話,在傻眼之餘露出了樂在其中的神情。
  『女人真是可怕。』
  『還不是你把我變成這種壞女人的。』
  看到兩人的身影,我的胸痛頓時加劇,腹部深處也湧上了一股深沉的恨意。
  我對讓我看到這幅景象的引路人感到一肚子火。
  「噢,請別這麼生氣。我只是為了讓您知曉真相,才會展示出這樣的光景罷了。您難道一點頭緒也沒有嗎?這並不是幻象,而是此時此刻正在發生的事。」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想到確實是有些疑點。
  然而,我一直以來都維持著視而不見的心態。
  一直認為自己是多心了。
  「您很善良。不僅忍受著如此清貧的生活,還為她償還債務、為孩子支付扶養費。然而,這一切卻是他們精心安排的謊言!如此不人道的作為,真的能坐視不理嗎?我就是懷著如此憤慨的心態,為您準備了一份大禮。」
  男子喜孜孜地從皮革行李箱裡取出了導覽手冊。
  那怎麼看都是觀光地點任人拿取的小冊子。
  「您迄今都過著不幸的人生,為了彌補您的遺憾,我希望您能在下一世過上幸福的人生。您意下如何呢?要不要試著轉生到異世界呢?」
  異世界?
  ──比起思考這個字眼的意義,我此時滿腔都是針對前妻的怒火,不甘心的念頭讓我的腦袋幾乎要失常了。
  胸口再次一痛,讓我咳出了鮮血。
  與此同時,我又發現到了一件事。
  「難、難道說,盜用公款的事也──」
  我問起在前公司所發生的事後,引路人隨即點了點頭。
  「嗯,正是如此。那是您的前上司將他做過的事情栽贓到您的頭上──您一點錯也沒有。」
  啊啊,原來如此──我真是個蠢到無可救藥的人類。
  我被騙得團團轉。
  就是這麼一回事。
  「您明明勉強自己工作,弄壞了身子,此時已是性命垂危的狀態,但他們依舊優雅地享用著晚餐。您應該不會想原諒他們吧?」
  我用左手用力掐緊了床鋪。
  我的人生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得落得這麼悲慘的結局?
  「讓我──復仇!我絕對──不原諒他們!我要對所有人──報復!」
  不甘心的情緒讓我淚流不止。
  眼淚中甚至混雜了血水。
  為什麼我非得落得這種下場不可?
  我真的有這麼不好嗎?
  我因這不聽使喚的身體流下了眼淚。
  這種病懨懨的身體根本沒辦法復仇。
  引路人瞬間加深了嘴角的笑意,但隨即又變回嚴肅的模樣。
  看來,他似乎無法實現我的心願。
  「遺憾的是,您的生命即將走向盡頭。我所能做的,就只有為您送上『幸福的來世』這份禮物而已。您雖然過了不幸的一生,但幸福的第二人生正在等候您的到來。還請您打消復仇的念頭吧。」
  「不──要。我不要!」
  我以嘶啞的嗓音死命地抗拒。
  事已至此,我就算還得過上更不幸的日子──也希望讓那些傢伙墮入不幸的深淵。
  我甚至願意為此付出任何代價。
  任何代價都行!
  然而,引路人卻是無情地搖了搖頭。
  「您能夠選擇的,就只有下一世想前往的異世界種類而已。還請您挑個自己中意的世界轉生吧。好啦,下一個幸福美滿的人生正在等候您的到來喔。」
  不甘的心情讓我發出了哀嚎。
  引路人將好幾份導覽手冊排成扇型遞到我眼前,像是魔術師要我挑張喜歡的撲克牌似的。
  裡面有劍與魔法的奇幻世界,也有與地球相似卻存在著異能力的世界。
  還有大地飄浮在空中的世界等等,可說是五花八門。
  雖說無論哪個世界都各具特色,但就只有其中一份的封面吸引了我。
  導覽手冊的封面繪製了機器人和戰艦。
  意識逐漸朦朧的我伸出了手,觸碰了那一份導覽手冊。
  在我以染血的手指觸碰封面後,引路人便說明了起來:
  「哦,您對這邊的異世界感興趣嗎?這可是我個人推薦的世界之一喔。畢竟這可是個科學和魔法都有著高度發展的奇幻世界呢。這裡存在著星際國家,是個樂趣無窮的世界喔。由於人類的壽命延長了好幾倍,所以也能享受到好幾倍的樂趣呢。」
  我只是下意識地伸出了手。
  根本對下一世的異世界毫無興趣。
  此時的我滿腦子思考的──是對這一切感到荒唐可笑的想法。
  我這麼認真度日,為的究竟是什麼?
  這就是給我的回報嗎?
  遭到欺騙、遭到嘲笑──卻甚至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開什麼玩笑!
  早知道善良過活的下場是這麼回事,我就該過著隨心所欲的日子。
  要是能不在乎他人,只追求屬於我自己的幸福,那該有多好?
  ──所謂善有善報,只不過是漂亮的場面話。
  那都是騙人的。
  既然如此,我就要過上隨心所欲的人生。
  ──我想成為恣意妄為、能踩在他人頭上的邪惡一方。
  「唔嗯,就這個世界來說──掌權的會是貴族呢。明明文明有著大幅度的躍進,卻讓封建制度復辟了呢。這可真是耐人尋味。」
  引路人盯著痛苦不堪的我,繼續說明道:
  「就讓您出生在有權有勢之人的家裡吧。您的下一段人生,會以貴族的身分坐擁一切,也就是一出生就能進入人生勝利組喔。」
  聽到這些訊息,我雖然想笑,卻已經沒了這樣的力氣。
  痛苦不已的我甚至沒辦法好好做出回應。
  然而,我的心還沒有死去。
  我絕對不會忘記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認真過活根本是愚蠢之舉。
  既然能以貴族的身分脫胎換骨,那我應該就有著放縱的本錢才是。
  就讓我成為踐踏他人、無惡不作的大壞蛋吧。
  引路人居然為了我而做了這麼多體貼的安排啊。
  「就讓您成為伯爵家的子嗣吧。這似乎是支配著一顆行星的領主世家呢。」
  這可真不錯。
  聽起來不是挺偉大的嗎?
  就讓我成為邪惡官僚──不對,因為當的是領主,所以是惡德領主吧?
  就讓我好好享受這次的人生吧。
  「您做好覺悟了嗎?那麼,祝您來世有一段美妙的人生──」
  嗯,就這麼辦吧。
  我會享受下一段人生的。
  ──以惡德領主的身分!
  隨即,我的意識就被吸進一處漆黑的空間之中。
  
       ◇   ◆   ◇   ◆   ◇
  
  引路人俯視著露出笑容斷氣的男子。
  他看似愉快地扭起身子,發出了笑聲。
  這副身姿散發著瘋狂的氣息。
  「不幸的人生?真是個大傻瓜啊!你那點程度的不幸,在這個世界裡根本就俯拾皆是!只覺得自己最不幸嗎?真是又傻又天真呢!」
  放聲大笑的引路人打了個響指,在空中播映出前妻和男子的影像。
  他吊著嘴角露出奸笑,眺望著兩人的身影。
  「你們兩位都當了相當稱職的配角呢──好啦,既然都享受過了,差不多也該付出代價了吧。」
  這名自稱是引路人的男子──其實並非祈求他人幸福的存在。
  毋寧說更像是置身於光譜的另一端。
  他俯視著斷氣的男子,伸出手指嘲笑道:
  「說起來,讓你墮入不幸的始作俑者正是本人我啊!我只是有點好奇看似幸福的善良之人,會能在人生路上跌入多深的谷底而已呢。不過,由於過程意外地有趣,讓我忍不住出手安排了續集。」
  引路人可以說是惡念的集合體。
  他喜歡人類陷入不幸的模樣,並以此作為糧食維生。
  而他最喜歡的莫過於和自己有關──也就是被自己推進不幸人生的人類所產生的負面情緒,對他來說就等同於山珍海味。
  為了讓自己享受更為精緻的美食,而讓他人陷入不幸。
  斷氣的男子也是其中一員。
  「好啦,既然主菜當前,就趕快把前菜收拾乾淨吧。」
  引路人伸手觸碰影像,而他的身子隨即冒出了黑色的煙霧。
  這道煙霧包覆住了影像裡的兩人,但當事人們都沒察覺這一點。
  兩人拿已死的男子大做文章,就在聊得興高采烈之際──異狀發生了。
  原本面露笑顏的男子驀地一臉嚴肅,提議與前妻分手。
  『好啦,妳也玩得夠本了吧?我們差不多該在這裡畫下句點了。』
  『──咦?』
  引路人發出了幾聲陰笑,期待著接下來的發展。
  「那麼,接下來就讓我看看妳能跌到多深的谷底吧?」
  愕然的前妻手中一鬆,餐刀掉了下來。
  『你、你在說什麼呀?』
  『是時候結束這場扮夫妻遊戲了。妳也在這場遊戲裡享受了不少樂子吧?』
  前妻露出一副一頭霧水的反應。
  『你這是在開玩笑吧?──如果你是認真的,那完蛋的反而是你才對。你以為我不曉得你私底下做了哪些骯髒事嗎?』
  聽到前妻出言威脅,男子隨即展露出冷淡的神色。
  『妳想反抗的話就隨妳便。不過,妳可別忘記幫妳打離婚官司的律師是我朋友啊?一旦事情鬧大的話,反而是妳會站不住腳。不管是陷害前夫還是協助前任上司盜領公款一事,都會公諸於世的。』
  『你、你的小孩要怎麼辦!你打算棄之不顧嗎!?』
  『就法律上來說,那是妳前夫的孩子吧?他不是有在付扶養費嗎?要養大想必不成問題吧?』
  在察覺男人不是在開玩笑後,前妻不禁渾身發顫。
  儘管如此,垂下臉龐的她仍是擠出了聲音:
  『你不是說過「我愛妳」嗎?』
  『哦,我確實愛過妳,但如今已經沒了興致,就只是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倆都享受過一段愉快的時光,這不就挺好的嗎?妳只要去尋找下一段戀情就好啦。』
  『等一下!我哪還有辦法再去愛別人呀!』
  對於糾纏上來的前妻,男子將她一把推開,朝著餐廳入口離去。
  『別碰我。我已經對妳沒興趣了。』
  『等等!拜託你聽我說!我什麼都願意做的,所以不要拋棄我!求求你!』
  對於拚了命地想要挽留的前妻,男子露出了極為冰冷的眼神。
  此時的兩人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夠談笑風生的關係。
  『真蠢啊。妳難道以為我真的會和出軌的女人結婚嗎?真是個傻到骨子裡的女人。愛上這種女人的前夫也真是沒有看人的眼光。』
  換句話說,男子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愛過前妻的意思。
  所謂的我愛妳云云只是謊言。
  明白到這一點的前妻,似乎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引路人開開心心地拍起了手。
  「真不錯呢~接下來還會有什麼好玩的反應呢~?」
  前妻絕望的心情,流入了引路人的體內。
  憎恨與悲傷──這類負面的情緒,讓引路人嚐到了一番好滋味。
  他人的不幸能滿足引路人的心靈。
  前妻低著頭,握緊了雙手。
  『為了你,我可是連丈夫都拋棄了呀!』
  『是「前夫」才對吧?捨棄他的人是妳,而且妳還以落井下石為樂不是嗎?還裝什麼被害人啊,妳根本就是加害者吧?』
  聞言,引路人笑著說了句:「這話可真是言之有理!」
  接著,他窺探起前妻的思路。
  「哎呀,這可真厲害呀~她開始思念起已經死掉的他了呢。女性果然是堅強的生物呢!不過,真可惜!──原本深愛著妳的那個男人已經死了,而他最後的心願,則是想要報復妳呀!」
  引路人發出了幸災樂禍的笑聲,並為了下一場好戲而打開了通往異世界的門扉。
  「妳是想尋找前夫呢,還是要找下一個男人呢?這實在是讓人期待──只可惜,妳的人生已經從此和幸福兩字無緣了呢。」
  無論是哪種行動,都只會讓她帶來極為不幸的下場。
  因為引路人已經親手穿針引線了。
  「好啦,我也得引導他的靈魂才行──將他引導到人命被大量消費的『對我來說很是幸福』的那個世界呢!」
  一想到他接下來要前往的世界,引路人就止不住臉上的笑意。
  「等他有所察覺的時候,一切都為時已晚。真是教人期待啊。他肯定會大喊『不應該是這麼一回事的!』然後感到不甘、感到憤怒、感到悲傷──最後肯定會對我恨之入骨!而強烈的憎恨,正是我所期盼的糧食呢!」
  熱愛人類負面情緒的引路人攤開雙臂,表現出樂在其中的模樣。
  一想到屆時會產生的情緒,就讓他感到樂不可支。
  「要化身惡棍在異世界裡散播不幸也行!要在陷入不幸後恨我亦可!接下來就是翹首以盼的時間了!」
  不管下場如何,都會是自己殷切期盼的結局。
  引路人感到欣喜若狂。
  「哎呀,是時候該動身了。就設個標記,好在引導完他的靈魂後還能回來此地吧。話說回來──一聽到轉生這個詞彙,人們就會傻乎乎地感到高興呢。真是個不錯的時代,只要說些花言巧語,大家就會輕而易舉地上鉤呢。」
  他興奮難耐地拿起行李箱。
  接著他打了個響指,一扇與破舊公寓很是不搭的豪華木門隨之浮現。
  這是用來跨越各種世界的移動手段。
  引路人開開心心地搭上門把推開門,門後隨即出現一團黑紫色的漩渦。
  引路人站在門前,手抵下顎稍事思考。
  而一團小小的光暈,正縮在房間的角落窺伺著引路人。
  雖說輪廓有些模糊,但似乎是一隻狗的形狀。
  牠對斷氣的男子投以悲傷的眼神,隨即瞪向引路人。
  而引路人並未察覺此事。
  「該用哪種方式來好好享受呢,這可真是今後的一大課題。總之,得先決定好他所轉生的家庭才行。雖說扔進幸福的家庭再讓他家道中落也未嘗不可,但這樣的滋味我已經嚐過一次了──還是先讓他有個功成名就的機會,再將他一腳踹進人生的谷底吧?但他要是在我下手之前出言道謝的話,也會讓我覺得噁心啊──」
  引路人握拳敲了一下掌心。
  「我決定了!就先觀察一下狀況,再依照情勢臨機應變吧。不過,最後讓他落得公開處決或是拷問致死的下場似乎也不錯。我真是期待他憎恨著我,並在絕望之中死去的那一瞬間啊。啊~我已經等不及了呢。」
  引路人抱著自己扭起了身子。
  這種表達喜悅的方式實屬異常。
  「下一世的人生遠比這個世界還要漫長。一定會過上更為漫長、更為痛苦的人生吧!為了我的幸福,就請你多多受苦受罪啦!」
  在擬定思路後,引路人神清氣爽地鑽過了木門。不過,他沒有發現化作一團光芒的狗也跟著他一同躍入。
  連結異世界的大門在關閉的同時,也從房間裡消失無蹤。
  遺留在房內的,就只有一名斷氣男子的遺體。

  

  第一話 黎恩
  
  引路人所說的話似乎都是真的。
  我確實獲得了新的人生。
  我的新名字是【黎恩‧賽拉‧班菲爾德】──我照了照鏡子,只見鏡子裡映出了一名黑髮紫眼的幼童身影。
  我揮了揮手,而鏡子裡的自己也同樣揮了揮手。看來沒搞錯人。
  我現在的年紀是五歲。
  在幼兒房裡玩耍的我,突然就想起了前世的記憶。
  雖說周遭散落著大量的玩具,但讓我更感到在意的是房間的大小。
  「──還真是挺寬敞的房間啊。」
  也許是視線高度變低的關係吧,事物看起來比以前更為寬敞了些──儘管如此,這裡還是寬敞得有點過頭了。
  這裡雖然只是個用來堆放玩具的幼兒房,其大小卻能將一整間平房都收納進來。
  這個家似乎挺富裕的。
  引路人說會讓我轉生到有權有勢的貴族之家。
  他似乎有遵守諾言的樣子。
  我回憶起留在腦海裡的朦朧記憶,發現自己確實是貴族家的孩子。
  班菲爾德伯爵家。
  星際國家昂格藍德帝國──昂博雷特王朝。
  我身處這樣的帝國之中,並在支配著一顆行星的伯爵家,以繼承人的身分出生。
  也就是未來的領主大人。
  不對,若是換個角度來看,這應該也等同於支配一整顆行星的國王吧。
  就整個帝國來看,我不過是眾多貴族的其中一員罷了。
  但在這顆行星上,我卻是當地人無從忤逆的極權君王的接班人。
  「有信守承諾呢。」
  我的嘴角浮現出笑意。
  雖說不曉得他是懷著什麼樣的目的讓我轉生,但我實在很想說,他這一回完全是挑錯人了。
  他若是期待我以好人的身分過完這一生,那肯定會覺得自己看走眼了吧。
  我在前世學到了教訓。
  所謂的好人是沒有任何價值的。
  就讓我以當個威風八面的惡德領主為目標吧。
  不過,我對這個目標有一點疑問。
  「在當一個惡德領主之前……所謂的邪惡貴族究竟該幹些什麼事才好?」
  我記得在古裝劇裡,這類官僚都會欺壓領民,像那樣做就可以了嗎?
  說到其他的負面形象就是──酗酒、好女色,還有好賭吧?
  總覺得有哪邊不太對。
  「總之,姑且以酒池肉林作為目標吧?」
  所謂惡德領主的形象,在我的內心相當模糊。
  要模仿那些邪惡的政治家浪費稅金,或是收受賄賂嗎?
  ──唉,總之隨心所欲地過活應該就行了吧?
  「這不是愈來愈讓人期待了嗎──嗯?」
  有個東西輕飄飄地從我的頭上落下。
  我伸手一拿,發現那是一封信。
  這封信細心地裝在信封裡頭,我打開來一看,發現是引路人給我的留言。
  「特地寫了封信給我?為什麼不親自現身啊?」
  而信件內容回覆了我的這般疑問。
  前幾段是為我順利轉生寫下的祝賀之詞。
  接著則是表示他接下來有事要忙,暫時無法在旁關注我。
  但他也在信上表示,會在暗中給我些許支援,讓我不至於過上綁手綁腳的日子。
  引路人也提到,似乎還會有個代替他協助我的存在。
  「支援?代替引路人的存在?這是什麼意思?」
  房間裡只有我一個人,周遭沒有其他人。
  就在我歪頭不解的時候,房間的巨大門扉被人打開,一男一女隨之入內。
  而兩人的身後跟著大批的隨從。
  我的腦海浮現兩人的名字,同時也讓我明白這兩人就是我這一世的雙親。
  父親的名字是克里夫‧賽拉‧班菲爾德。
  母親則是黛西‧賽拉‧班菲爾德。
  兩人笑吟吟地來到了我的面前,隨即遞出了一片類似玻璃板的物體。
  淺綠色的玻璃板上頭浮現出文字,排版宛如一份文件。
  看起來似乎是一份契約書的樣子。
  雖然是我不熟悉的文字,但我稍微能讀懂意思。
  契約書的內容,是要將爵位、領地和其他所有權利讓渡給我的同意書。
  ──突然就要將一切轉讓給還只是個小孩子的我?
  對於這過於唐突的安排,讓我很是困惑。
  「父親,這是什麼?」
  我雖然對於自己該做何反應大感困惑,但更為頭痛的是──對現在的我來說,新的雙親讓我窮於應對。
  即使是在模糊的記憶之中,我的雙親也甚少現身。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即使有些不太適應,我還是喊他父親,並窺伺著對方的臉色。而他也很快地給出了詳細的說明。
  然而,他所說明的內容實在是遠遠超乎了我的預期。
  「黎恩,祝你五歲生日快樂。我要送你的生日禮物,便是這班菲爾德家的一切。」
  拿班菲爾德家的一切當成生日禮物?
  是指將爵位、領地和所有權利都交給五歲小孩的意思?
  這傢伙是認真的嗎?
  我雖然閃過這樣的念頭,但隨即想起直到剛剛還握在手中的信紙內容。
  雖然那封信在不知不覺間消失了,但引路人所說的「支援」應該就是這麼回事吧。
  那個超乎尋常的存在,甚至能引發如此超脫邏輯的事件嗎?
  母親黛西開開心心地秀出了一本型錄。
  「媽媽要送你的禮物是這個喔──我會幫你買一台負責照顧你的女僕機器人。來,就照著你喜歡的來挑吧。」
  黛西遞給我的,是仿照女僕──不對,應該說是照著人類的外觀打造的機器人型錄。
  這種機器人看起來就和人類別無二致。是所謂的仿生人嗎?
  我接過型錄將之攤開,周遭隨即投影出各種影像。
  映在空中的照片、影片和立體動畫,都再再讓我感受到了有如未來世界的科技水準。
  這超時代的技術固然讓人興奮,但我很快便因不曉得該如何操作,只能傻傻地愣在原地。
  「我、我該怎麼做才好呢?」
  看到我困惑的神情,黛西露出了笑容,溫柔地告訴我操作方式:
  「這可以依照你的喜好,打造出為你量身訂做的女僕喔。只要這麼做,就能挑選想要的零件囉,很簡單對吧?喏,你就放手打造一個可愛的女僕吧?」
  這似乎是用近似在遊戲裡雕塑角色的要領,向工廠發出機器人的訂製單。
  不只是外表而已,連會影響性能的內裝零件和材質都能自由挑選。
  這真是有意思。
  我將所有的零件都設定成最高規格的配件。
  每當我選了一個高性能零件,顯示在下方的數字就會大幅增加,看來這行數字就是所需的金額呢。
  數字如今已經比原先多了兩、三個零。
  不過付錢的又不是我。
  既然不用擔心帳單,那我就打算全部選用最高級的零件,讓這位女僕具備毫不必要的超高級性能。
  至於長相──還是日系美女好。
  我讓她的黑色長髮綁成馬尾造型,瀏海則是右側留長,左側撥至後方──至於身材則是選擇「前凸後翹的巨乳身材」。
  在決定好各式各樣的項目後,我小小的手掌在一個選項上停了下來。
  這連我也為之吃驚。
  看到我露出困惑的反應,克里夫隨即出言調侃,讓我很是不爽。
  不過,他並沒有正確地理解我困惑的原因,只是眺望著投影出來的完成藍圖。
  「真不愧是我兒子,興趣果然獨到啊。」
  「小孩子就是喜歡胸部嘛。」
  我沒理會兩人的對話,只是緩緩地選擇這個項目,加進了女僕的功能之中。
  我所選擇的是成人功能──也就是處理性慾的功能。而雙親則是站在後方注視著打算買下這款機器人的孩子,雙雙露出了微笑。
  這樣的光景實屬異常。
  而在後方待命的,是上了年紀但仍然挺直腰桿的管家【布萊安‧波蒙】,他臉上那五味雜陳的神情,讓我感到印象深刻。
  他看起來像是感到悲傷,又像是感到困惑。
  我的雙親果然看起來很不正常嗎?
  不過,我倒是想到了其中一種可能性。
  引路人所提及的代理人,應該就是指我正在訂製的女僕機器人吧?
  他先是以支援的名目幫我排除掉礙事的雙親,並讓自己的代理人以我理想中女性的容貌隨侍在側。
  對於引路人無微不至的安排,我實在是感動不已。
  在恢復記憶後,雙親已經成了煩人的負擔,能讓他們快點消失自然是輕鬆許多。
  況且──我沒辦法信任活生生的女人。
  對我來說,女僕機器人確實是個貼心的禮物。
  畢竟我並不需要擔憂背叛的可能性。
  型錄上也打著「只屬於您的女僕」這樣的標語,並在底下說明,女僕機器人絕對不會有背叛主人的行為。
  若是有個忠實、不會背叛又有能力的心腹待在身邊,我也能放心許多。
  所以,我絲毫不在意金額的高低,一股腦兒地加上了許多額外功能。
  在按下最終的確認按鈕後,出現了選擇女僕制服的畫面。
  我選了傳統女僕裝。
  迷你裙款式根本是走火入魔的設計。
  我煩惱了一下裙子的下襬長度是該設定在膝上或是膝下,最後決定是只露出小腿的長度。
  「哎呀,看起來真可愛呢。」
  看著完成藍圖的黛西表現出開心的模樣,讓我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妳的兒子可是買了個集個人性癖好於一身,而且還附加了性慾處理功能的機器人耶?
  為什麼還高興得起來啊?
  「若是能讓這台機器人照料黎恩,那我們也能放心了呢。」
  在黛西表示要讓女僕機器人照顧我後,克里夫也點了點頭。
  「嗯,這下我們就了卻一樁心事了。」
  我對雙親的言行和態度感到有些古怪。
  於是我抬起臉龐問道:
  「你們打算出遠門嗎?」
  克里夫稍稍抬起下巴,以一副光明磊落的態度說道:
  「我在帝國本星──首都星買了間宅邸,我們夫妻倆將要移居到該地。你就以領主的身分,好好守下這座領地吧。而為了辦成這件事,有必要讓你在這份文件上簽名。」
  「簽名嗎?」
  這份電子文件能讓我繼承地位和領地等等諸多權力。
  我看向在周遭待命的人們,而他們都是一臉茫然,代表這的確是不尋常的狀況吧。
  ──也是啦,他們可是打算將自己的所有財產讓渡給五歲的孩童啊。
  確實是只能用異常來形容的狀況。
  在我簽完名後,黛西取出了另一份電子文件。
  「來,黎恩,這份也要簽名喔。」
  那份文件的內容,是要我每年定額繳交生活費給住在首都星生活的雙親。
  他們在將一切讓渡給我之後,就要搬去首都過日子是吧。
  ──真的是悲哀的雙親啊。
  你們疼惜的孩子,其實是個轉生過來的人類。
  裡面裝的可是一個大叔啊。
  一無所知的他們真是滑稽至極。
  這對男女的地位和財產,都要被幾乎是個陌生人的我給全數奪去了。
  如果這還不算悲哀的話,什麼才叫悲哀呢?
  雖說我已經沒辦法將他們視為父母那般仰慕了,但對於這悲哀的兩人,就算繳交些生活費給他們也沒什麼關係吧。
  「好的!」
  即使心裡不願,我還是讓臉上展露了笑容。
  我從這對什麼都不曉得的雙親身上奪走了一切。
  接著,我看向簽好名的電子文件,期待著今後的人生。

 


《我是星際國家的惡德領主!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