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1-試閱.jpg

這週是《滿懷美夢的少年是現實主義者1》試閱文!!

平凡的高中男生佐城涉喜歡上同班的美少女愛華,一直不畏女方的拒絕積極追求。

然而某天卻突然覺醒,認知到自己與愛華的差距,決定放棄這段戀情了!?

沒想到放棄卻是轉折的開始,自那之後涉不僅認識了新的女生,愛華也對他表現出不同的情感……!?question

青澀又爆笑的校園戀愛喜劇,堂堂開幕!

 


 

  

1章       星塵之後
  
  成為高中生之後,對這個世界還會懷抱夢想嗎?
  對於高中生活,這個時期的我應該比任何人都還要滿心期待、滿懷夢想。期待愈來愈大,讓我在不知不覺間忘了面對現實。那是多麼可怕的事。因為,一個人要是不懂得面對現實,自然不會在意旁人對自己的評價,更會在不知不覺間留下大量的黑歷史。
  而更可怕的是──忽然從滿懷美夢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這可說是日後的我慘不忍賭的親身經歷。
  
    ◆
  
  陽光和煦的早晨,許多高中生心平氣和地走在路樹下。在這樣的情境中,兩個吵吵鬧鬧的人物顯得特別引人注目。
  「等等嘛,愛華!」
  「鬼才等你!別靠近我,煩死人了!」
  紅褐色頭髮的女生快步走著,正在追她的是一個男生,頂著一頭頗有手染感的褐色頭髮。旁人看來像是一對情侶在吵架,不過實際上,兩人之間的關係並非如此。
  女學生快步繞過其他學生之間,揚起的頭髮在陽光照耀下顯得紅豔,表情看起來十分凶狠。不過,平常的她是眾人有口皆碑的美少女。她雖然身材纖瘦,但性格似乎意外地好強,褐髮的男學生好幾次抓住她的手,都被她用渾身解數之力甩開。
  至於這個拚命試圖抓住她的男學生,名字叫佐城涉,跟一般人一樣注重外表打扮,跟一般人一樣容易迷戀可愛的女生,是個普通的庸俗男人。
  對於這個正在逃離他的美少女──夏川愛華,涉從國中的時候便開始喜歡她,於是在很久以前對她告白、要求交往,卻被毫不留情地拒絕了。雖然愛華拒絕得斬釘截鐵,涉卻不肯放棄。自從被拒絕之後,涉幾乎每天都會去找愛華,熱情地展開追求攻勢。
  夏川愛華是個完美無缺的美少女,就讀的也是頭腦聰明的學生才考得上的高中。而涉知道之後,在熱烈追求她的同時也拚命苦讀,最後順利地考上了同一所高中。戀愛的力量真是可怕。
  「呵呵呵……看啊,那兩個人又來了。」
  「他們乾脆真的在一起算了。」
  在其他女學生看來,這似乎是一幅會令人露出微笑的光景。假如愛華只是個單純受男生歡迎的女生,她只會成為其他女性同儕嫉妒的對象;但是事實上,兩人從入學以來就一直這麼引人注目,女學生們已經把他們當成一對情侶了,而男學生們也認為涉是夏川愛華的男朋友,並視他為獨當一面的男人。
  今天,涉依然不屈不撓地追著愛華跑。
  「好了啦~妳到底什麼時候才肯當我的女朋友!」
  「我當然不可能當你女朋友了,笨蛋!最好給我適可而止!」
  「妳說什麼!?」
  「事到如今有必要這麼驚訝嗎!?」
  各位看官,日語中有個俗語說「百年的戀情也會冷掉的那個瞬間」,各位知道嗎?意思是指目擊心上人不好的一面之後,喜愛的心情一下子退燒。
  不過,現在這個狀況又跟這句俗語所指稱的有些不同。迷戀上這個完美少女的少年,長期夢想著戀情開花結果,深陷於理想之中,不知不覺忘了正視現實。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樣的人突然從夢中醒來、意識到現實的瞬間。
  「等等,再走慢一點嘛────!?」
  忽然,有如火藥爆炸般的聲音響起,涉頓時覺得眼冒金星,彷彿眼前撒滿星塵。原來是一顆足球高速地通過涉的眼前,撞到牆壁後彈回操場,回到了足球社員的腳下。同樣地,這時候涉覺得似乎有某個遺忘多年的東西回到了自己的腦中。
  涉並沒有受傷,但是在這個瞬間,他真正地回過神來了。
  「喂!你、你有沒有怎樣!?」
  愛華似乎嚇了一跳,回過頭來關心涉,確認他全身上下都沒有受傷之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開始抱怨了起來。
  「我說你啊……就算想吸引我的注意,也別做出這種大驚小怪的反應。」
  「呃、嗯……」
  「真是的……完全是我白擔心了!你再也別糾纏我了,知道嗎!?」
  「……」
  愛華狠狠地瞪了涉一眼,然後往前走掉了。涉茫然地呆站在原地,一直盯著她的背影遠去。等到愛華遠離到聽不到涉的聲音的距離,他才終於開口答話。
  「呃……嗯,知道了……抱歉……」
  涉好不容易才從口中擠出這句話,可是愛華這時候早已遠去,不見蹤影。涉依然沒有跨出腳步,只是一直呆呆地站在原地。
  
    ◆
  
  我回過神來了──突然這麼說,聽的人肯定會覺得莫名其妙,不明白我在說什麼。但是,要描述我現在的狀態,沒有比這句話更適合的了。
  一瞬之間,我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有如厚重物品破裂般的巨響突然響起,讓我愣住了好一會兒,直到看見足球在地上滾的時候,我才察覺那是足球碰撞所發出的聲響。一般來說,這只是球反彈的聲響而已,稀鬆平常。可是,這一聲卻讓我的腦袋有如遭受電擊而麻痺,無法運轉。
  (咦?咦?怎麼回事?)
  這並非什麼特別不可思議的感覺。只是讓我突然覺得脫胎換骨而已。等等,這麼說的話,這應該是超級不得了的事吧?
  該不會是我上輩子的記憶要被喚醒了吧?不過,實際上並沒有。我還是能想起自己之前的言行與想法,以及採取行動的所有理由。也沒有被什麼東西附身。會是輕小說看太多了嗎?不,上次看輕小說已經是國中時的事了。
  那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我總覺得眼前的景象變得非常真實。在這之前,總覺得眼中的世界是更加地……閃亮亮、飄飄然。我到底在說什麼?我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候,從校舍的方向傳來上課鐘的聲音。
  「啊……我得趕快過去。」
  實際上,我的生活還是一樣理所當然地平凡無奇。照理說,我應該要覺得這樣的日常生活跟往常一樣才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映入眼簾的所有事物都變得跟之前不太一樣。我一邊奔跑著,一邊拍打自己的臉頰,強迫自己保持清醒。要不然,我可能甚至無法抵達教室。
  當我走上階梯,抵達自己的教室所在的樓層時,朝會已經快要開始了。奇怪了……為了配合愛華的時間,我明明就很早到學校的,怎麼會這麼慢才……
  「遲到一秒鐘。」
  「嗚啊~還是沒趕上嗎?」
  雖然想方設法趕到了教室,但是班導剛好在這個時間走進來。看來我還是沒趕上。自從入學以來,這還是我第一次遲到,因此我非常沮喪。
  「誰教你只知道追著夏川同學跑……不對啊,夏川同學已經在座位上坐得好好的了,你怎麼還遲到?真是稀奇,發生什麼事了?」
  「咦?沒、沒事,單純就是遲到而已。」
  「別單純地遲到啊。」
  老師說完,用板夾敲了我的頭一下,頓時班上哄堂大笑。坐在教室正中央的愛華惡狠狠地瞪著我。我瞄了她一眼,心裡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忍不住不解地歪著頭。
  「好了,快回座位上去。」
  「是。對不起。」
  「真是的…………」
  我的座位就在那超有名的美少女旁邊。我走向自己的座位,途中不斷被其他同學調侃、出手拍打,最後終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後,我無意地轉頭望向愛華,她「哼」一聲地別過頭去,看起來很不高興。現在要是向她搭話,恐怕只是自討沒趣,於是我沒開口,專心聽在講桌後方的老師說話。
  
    ◆
  
  「喂,你該不會真的受傷了吧?」
  「不,沒有……大概。」
  「什麼叫『大概』啊……」
  朝會時間過後,愛華難得主動向我搭話。她來到我的正面,要我站起來,抖出身上的零錢──不是,是從下往上端詳我的全身,似乎是想確認我有沒有受傷。她怎麼會突然對我這麼好……啊!?莫非她對我有意思──才怪。她甩過我那麼多次,我都要被她甩死了。
  「那為了回報,這次換我來──」
  「給我坐下。」
  我開玩笑地說要確認愛華的身體狀況以作為回報,但是我剛站起來就被她推了下來,坐回椅子上。怎麼這樣,我才只看到她的腳尖而已耶……呃、咦?怎麼搞的?我怎麼突然覺得眼冒金星……這真的沒問題嗎?時候到了應該自然會好吧?
  「害我白擔心了!」愛華一臉不高興地說。不過若是在KTV,她這一聲藏不住可愛氣質的抱怨可是加分的對象。丟下這句話之後,愛華便轉身離去。我注視著她的背影,靜靜地等候這撒滿星塵的視野恢復原狀。
  
    ◆
  
  第一節課順利地結束,沒有發生任何意外。不過,說到國語,學習現代文的話還可以理解,但我實在不明白學習古文跟※漢語到底有什麼意義。沒在用的語言根本就用不到嘛,到底為什麼非學不可?如果只是要學生從漢語的寓言故事學習教訓的話,一開始就用翻成現代文的版本來教不就好了?只有我這樣想嗎?(編註:此處的漢語指的是中國古代的詩詞文章,日本人會用日文文法解讀中文的文言文。)
  「唉……」
  今天早上連喘口氣的空檔都沒有。我打算去上廁所,正要到走廊的時候,發現愛華走在我的前面。她與我四目相交,表情相當驚訝。
  「你幹嘛!別跟著我!」
  「呃,不,我只是要去廁所而已。」
  「呃……咦?」
  愛華整個人僵住了。頓時,氣氛尷尬得令人想拔腿就跑。愛華似乎察覺自己誤會了,滿臉通紅,表情看起來又羞又不甘,凶狠地瞪著我大叫。
  「這種事你不會先說啊!」
  「呃、喔……」
  從我平常的表現來看,她會誤解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如果同班的男同學要去上廁所還知會她一聲,這只會讓她更困擾吧……
  要是真的那樣,氣氛肯定會變得更詭異。我想像著這樣的情景,同時走過一動也不動的愛華身旁。一來到廁所的門口,馬上被同班同學山崎以及其他幾個男生拉了進去。
  「──欸欸欸,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啦?」
  「什麼『你們』……?是指我跟愛華嗎?」
  「對啊對啊。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山崎不懷好意地笑著問道。看這眼神,他肯定是打算尋我開心……不過,我自己才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呢。
  「哪有吵架?平常不是都這樣嗎?」
  「嗯?喔喔……你這麼說好像也是。」
  聽我冷靜地回答,山崎似乎也覺得有道理,不過,另一個同學似乎不這麼認為。他像是要逼問我一樣地逼近我,臉上充滿窺探的神色,一直纏著我問東問西。同學,你呼出的氣息讓我不太舒服……
  「不一樣吧,平常都是夏川同學生氣,而你仍滿不在乎地繼續糾纏她。」
  「啊~……這麼說好像也是。」
  「什麼叫『好像也是』啊,你自己的事耶……」
  說起來確實是如此。即使愛華對我表現出嫌惡的態度,我也不會因此心生放棄的念頭。即使她對我生氣,我也只會認為她在向我表達坦率的情感,反而感到高興。沒錯,我就是這麼地喜歡愛華──嗯……?喜歡?
  「欸,我看起來像喜歡愛華嗎?」
  「啊?你在說什麼啊?不是愛得死心塌地嗎?」
  「……沒錯吧。我也喜歡。喜歡到想傳教的地步。」
  「拜託,哪有人選在這種時候放閃──什麼?傳教!?」
  正如他所說的,我喜歡夏川愛華。堅毅坦蕩的舉止、好強的個性,有時候又展現出很愛照顧別人的一面,這些特質我全都喜歡。所以,為了讓她看上我,我至今為止一直努力地追求她。
  但是,我現在心裡有一股說不上來的感覺。我確實是喜歡愛華,卻不會想要馬上趕到她的身邊。跟之前不一樣,我現在雖然想陪伴在她的身邊,不過總覺得之前心裡有如燃燒般的某物消失不見了。
  莫非,這代表我不再喜歡愛華了嗎?這感覺究竟是什麼……?
  「看來他們並沒有吵架。」
  「看來確實是這樣。」
  「嗯,我身為當事人也這麼認為。」
  「當事人說這什麼話啊?」
  於是,一群男生就在這奇怪的氣氛下解散了。下課時間快結束了。我們連忙解決生理需求,趕回教室去。回到教室的時候,愛華用奇怪的眼光看著我,特別令我印象深刻。我很歡迎妳的視線,再多給我一些吧。
  
    ◆
  
  到了午休時間,我卻覺得好像過了十個小時。老實說,我在第四節課的時候就饑腸轆轆,肚子叫個不停。我的胃囊已經做好準備,隨時都能開始消化食物。既然決定要吃飯,那就去找愛華──……等等,找愛華?
  到底要找愛華幹嘛……?裝著便當盒的小包袱就掛在桌子旁邊,以方便我能馬上拿起來吃。吃便當根本沒必要找愛華。奇怪了,之前的午休時間我都是怎麼過的?
  『──好了,一起吃飯吧!愛華!』
  「──啊。」
  對了,平常我都會邀愛華跟我一起吃午餐。想到這裡,我不由得向左看,碰巧跟愛華對上了眼。她的表情毫不掩飾地緊繃了起來。我是不是該像平常那樣邀約呢……?
  猶豫了一下子之後,我還是打算向她開口,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嘴巴卻發不出聲音。而且一股莫名的羞恥感湧上心頭,我頓時感覺頭昏腦脹。
  「你、你幹嘛啦……有話想說的話就直接開口啊。」
  「啊,不……該怎麼說呢……」
  咦?氣氛怎麼會變得這麼尷尬?平常在這個時候,我是不是總是兩三下就把桌子湊過去跟愛華併桌,一臉豬哥樣地將她的容貌當配菜,逕自享用便當?糟了,我怎麼會做出那麼丟人現眼的事?真是可恥得要命。我這傢伙怎麼這麼噁心……
  「…………不,沒事。」
  「……什、什麼?」
  不妙,我今天怎麼特別不對勁?而且總覺得視野裡的所有景物看起來都跟平常的感覺不太一樣。老實說,我心裡非常混亂,無暇思考關於愛華的事……我還是第一次這樣。
  ……總、總之,我看現在還是先離開這裡再說吧!我想旁人一定都覺得我的樣子不太對勁,我最好別待在別人看得到的場所,還是去找個沒人的地方躲著吧。
  「咦……!?等等,你怎麼了!?」
  便當拿了。至於飲料,路上再去自動販賣機買吧。愛華似乎有話要跟我說,但老實說我現在沒有多餘的心力跟她交談。雖說平常都是她沒有多餘的心力跟我交談……我在說什麼啊?真傻……
  腦袋不斷地空轉,非常混亂,但視野倒是很清晰。在混亂中,我買的明明是綠茶,手中卻握著可樂。管他的,這種節骨眼喝什麼都好啦。
  我隨便到處亂逛,走到中庭周圍的有屋頂的通道時,發現了長凳。看來沒有人坐,那我就去那邊坐下好了。
  「…………」
  一屁股坐下之後,大約過了三十秒。當我回過神的時候,我已經打開便當盒,擺在自己的大腿上。目前是有食慾。於是我先用筷子戳起了玉子燒。玉子燒的形狀相當整齊,看起來就像市售的現成食品。
  「……好吃。」
  玉子燒相當入味,甘甜好吃,堪稱極品。這應該是五個一包就要價兩百一十日圓的商品吧。味道十分溫馨,美好得我的心都要被淨化了。話說,料理的媽媽味究竟是何物……?
  我繼續享用便當,吃著吃著,腦袋似乎也跟著清晰的視野開始清醒了起來。剛才我感覺腦中就好像故障的電視機畫面一樣,不過現在好像沒什麼問題。莫非,其實我只是單純地缺乏營養……
  「……剛才是不是很危險呢?」
  腦袋恢復正常之後,我馬上這麼想。說不定我現在優先該做的不是吃飯,而是去保健室才對。或許是因為剛才腦袋變得那麼奇怪,讓我無法做出正常的判斷……不過,既然最後還是有恢復正常,那就好了吧。至少我該慶幸自己沒有大聲嚷嚷而把事情鬧大。
  
    ◆
  
  第五節課……是現代文。來了,我腦死的時間到了。老實說,現代語文能力這種東西,平常在網路上隨便讀些小說什麼的就行了,根本沒必要特別在課堂上鍛鍊吧。我現在真的很不想浪費能量,我看這堂課還是發呆好了……
  我如此盤算著,同時走回教室。拉出椅子的時候,聲響似乎驚動了隔壁的愛華,於是她整個人轉過來面向我。她先是望著我的胸口,然後視線往上移,與我四目相交。莫非,她是在看我的名牌……?為什麼要搞得好像雙重認證的保全系統似的?
  「……我是不是讓妳擔心了?」
  「什……什麼鬼話啊!?為什麼我非得擔心你不可!」
  「這、這樣啊?」
  她滔滔不絕地否定著,我除了點頭以外不知該如何反應。奇怪了,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難過才對…………但是,我現在卻自然地想哭。我看,至少在愛華的心情變好之前,我還是先安分點吧。愛華小姐~不然我來給您按摩肩膀如何──不對,冷靜點,我要冷靜。別輸給自己的欲望。
  「什麼叫『這樣啊』你……」
  「咦?」
  「沒事啦,笨蛋!」
  OK,這樣的感覺好像還可以。單純只是被她責罵的話,對我來說完全就是獎賞……!
  但是話說回來,愛華對我說話竟然會吞吞吐吐的,還真是稀奇。平常她可都是拒絕得斬釘截鐵。不過,我這麼說並不代表我希望被她拒絕就是了。
  接下來,我跟愛華之間並沒有任何對話。說不定這樣反而比較好。不只是愛華,跟別人交談都需要消耗不少腦力。後來,由於我一直在發呆,感覺狀況稍微好一些了。
  
    ◆
  
  總算是順利地撐到了放學時間。總覺得今天這一天感覺特別漫長。早上發生那件事之後,我突然變得很奇怪。在吃過午餐之後,我想我應該是已經恢復正常了才對……可是,總覺得有一股不對勁的感覺還留在我心裡……
  還有,不曉得是不是錯覺,班上的氣氛似乎變得比平常還要平靜。昨天之前應該更加地喧鬧才對……
  「呼啊~好睏……」
  「山崎,怎麼了?昨晚沒睡飽嗎?」
  「不,不是的……」
  坐在我右手邊的山崎將上半身癱在桌面上,看起來有氣無力的。我問他怎麼了,但他的反應卻有點模稜兩可。這傢伙到底是怎麼了?一般來說,放學後不是該滿心雀躍地回家嗎?啊,對了,這傢伙是籃球社的。
  我將目光從山崎身上移開,轉向另一邊──也就是坐在我左手邊的愛華,她仍坐在位子上,一動也不動,還沒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回家。我是不是該像平常那樣向她搭話呢……?
  「愛華,回家吧。」
  「咦……為、為什麼我要跟你走!」
  「啊、啊~……也是。知道了。那就明天見。」
  「呃……咦?」
  這也難怪,她平常就那麼嫌棄我了,怎麼會想跟我走呢?我可不能再給心上人造成困擾。
  放學後的走廊上十分熱鬧,有要放學回家的學生,也有正要去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回家路上我想去找個地方逛逛。我想起國中時看過的某一部漫畫,單行本收集到一半……不知那部漫畫還有沒有繼續出新的集數呢……
  走出校門前,還是先去一趟廁所吧……一從椅子上站起來,尿意就來了。
  「──嗯?呃……」
  進了男生廁所,在入口處右側的洗手台處有一面大鏡子。看了那面鏡子之後,我忽然有所驚覺。
  「…………我到底在幹嘛?」
  鏡子中所反映出來的是一個男學生的身影,褐色的頭髮留得挺長的,只有稍微修整一下。當然,我知道那就是我自己,但令我驚訝的並不是這一點。
  剛升上高中的時候為了建立形象,我特地在頭髮的造型方面下了不少工夫,但我這張普通的臉根本就配不上這個髮型,身高也不算高。至於能力方面,我不擅長運動,讀書考試的成績也不優秀。
  就是個不起眼的傢伙……不,雖然我不打算如此妄自菲薄,可是,我竟然從來都沒發現,我是個如此普通的傢伙。這種全身上下都不值得一提的人居然存在嗎?
  關於今天上午內心浮現的疑問──為何我明明一樣喜歡愛華,卻不再熱衷、提不起勁──現在,我知道答案了。因為我失去了自信──不,應該說,是因為「戀愛使人盲目」。我應該就是這樣。不是嗎?對方可是夏川愛華耶?
  沒錯,夏川愛華就像是高嶺之花。
  有的人會因為長相甜美可愛、或是身材好之類的理由對藝人懷有戀愛情感,但是,他們並不會因此認真地想要跟對方交往,沒有人會那麼傻地不自量力。是啊,對現在的我來說,「夏川愛華」就是風靡一世的當紅偶像,而我就是對她懷抱戀慕之情的粉絲。
  當你發現自己所支持的偶像剛好在你面前拍攝電視劇,你會怎麼做?答案肯定是保持適當的距離,不造成偶像的困擾,從遠處為偶像聲援。這才是粉絲的典範。
  原來我突然覺得如夢初醒,是因為這個原因。冷靜想想,事實不就是如此嗎?愛華那般容顏秀麗又勤奮的才女,我這種人當然高攀不起了。我之前怎麼會從沒想過這一點……!
  「竟然還要求她跟我交往……真是太扯了。」
  在只有我一個人的男生廁所裡,我對著鏡中的自己如此嘀咕道。頓時,我感覺全身血液往臉部聚集。說不定在周遭眾人的眼中,我就像個不斷挑戰不可能任務、卻仍然不知醒悟的丑角。
  再進一步冷靜想想,從女生的立場來說,被不喜歡的男生不停地糾纏,豈不是噁心死了嗎?
  「……真是蠢死了…………」
  鏡中的臉龐逐漸失去血色。長期以來,我滿腦子總是閃亮亮、飄飄然的,為愛而盲目的我已經浪費掉太多時間了。浪費我的時間的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而且還不懂得為心上人著想──如此想來,我這個人豈不是非常糟糕嗎……?
  「…………」
  身上開始冒出冷汗。我打開廁所的所有窗戶,吹吹冷風,拿出剛好帶在身上的小毛巾擦拭冷汗。
  神奇的是,在冷汗停止之前,都沒有其他人來這間廁所。
  
    ◆
  
  為什麼所謂的「真人化」總是這麼地罪孽深重呢?國中時為了應考,我停追了某部漫畫,萬萬沒想到會因為它要翻拍成真人影視作品而知道了劇情的後續發展。更可怕的是,真人化後的影片總是令人忍不住要嫌這個不對、那個也不對……真的是罪惡啊。
  我必須去找原作漫畫來看,洗掉這個記憶才行……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門鈴響起。不巧的是剛好目前只有我一個人在家。於是我前往玄關,打開門一看,發現門外站著令人意外的人物。
  「咦……愛華?怎麼會來我家?都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
  時間是晚上七點半。我的偶像夏川愛華竟然在這樣的時間來到我家。紅褐色的秀髮看起來有些濕潤,大概是剛洗過澡吧。她身上穿著連身裙,白皙細長的手臂莫名地嫵媚,讓我不由得心頭一陣悸動。不,平常她也總是讓我隨時處於怦然心動的狀態就是了。
  「這、這麼晚來打擾,抱歉啊……」
  「是沒關係,但妳怎麼會……」
  「我、我向班上留下來參加社團活動的男生問了你家的地址!」
  這樣的美少女獨自走夜路,真是太危險了。俗話說愛之深、責之切,我現在真想好好地訓她一頓。應該說這個時間我可能會忍不住做出危險的事情。
  話說,她為什麼要向別人問我家的住址?愛華是怎麼看待我的,這應該很明顯,至少不會想主動接近我才對。該不會其實她對我的好感度挺高的……?不,我是絕對不會這麼想的。假如我是愛華,必定會不擇手段甩開這種爛男人。
  「有、有事嗎?」
  「呃、對,有事……」
  「…………」
  ……原來如此。
  我心想,該來的時刻終於來了。她可能會用冰冷的語氣說我很噁心、要我別再對她死纏爛打;要不然就是打算告訴我說她有真心喜歡的對象,不想再跟我扯上關係。愛華特地跑這一趟來找我,一定是打算這麼說。否則無法解釋她這麼大費周章的理由。
  「……要進來坐坐嗎?剛好我的家人都不在。」
  「沒、沒人在嗎!?」
  「我補充說明,隨時都可能會有人回來就是了。」
  帶女孩子進家裡做某某事的時候,要是家人剛好回來就慘了。更何況,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我才不打算做那種事,也沒那個膽量。
  愛華戰戰兢兢地走進我家,我帶她去客廳角落的餐桌旁坐下。在這樣的地方坐著,比較不會擔心吧。
  目前還不到初夏時節,晚上洗完澡在外面走動的話,可是會著涼的。雖然我也明白「愛美不怕流鼻水」的心情,但是只穿一件連身裙實在是太單薄了。話說回來,明明就討厭我,為什麼要穿得這麼煽情來找我……?
  我泡了一杯即溶洋蔥湯,擺在愛華面前,並拿起披在椅背上的毛毯交給她。愛華很難得地表現出順從的態度,乖乖地接過毛毯、披在身上。對偶像來說,管理健康可說是最要緊的事。
  兩人間的氣氛尷尬得令人難以忍受。這時候,愛華先開口了。
  「我、我說你啊……發生了什麼事嗎?」
  「什麼事……?我看起來有什麼不對勁嗎?」
  「不對勁……是沒有多奇怪,但就是這樣才奇怪嘛!」
  「冷、冷靜點啊。」
  雖然她語無倫次,但我大致明白她的意思。對愛華來說,我平常的言行舉止才奇怪。看來愛華也察覺今天我在學校的時候不太對勁。這麼說,她是來釐清這件事的嗎?難道我得把在學校廁所好不容易想通的自知之明說出來給她聽嗎?超級丟臉,說得出口才有鬼。
  「你、你這個人平常就算被打也不為所動,反而還會更加咄咄逼人,該說是有被虐傾向嗎……總之就是很噁心,不是嗎?」
  「妳要我同意這句話?」
  「但、但是,今天你怎麼那麼安分?到底在搞什麼?你有什麼企圖?還不快給我從實招來!」
  「……」
  平常的我是個不安分的男人、死纏爛打的跟蹤狂。回顧自己以往的言行,就連我也這麼覺得。畢竟至今為止為了接近她,我可說是不擇手段,現在她說我別有企圖,自然是百口莫辯。不過,要是說出實話,肯定只會更惹人厭,如果再被她更加討厭,我會有點想死──不是有點,是根本不想活……那麼,我到底該如何是好?
  「呃……我說,愛華啊……」
  「怎、怎樣啦?」
  既然不能說,就別用說的,而是用結果來證明。證明我今天那莫名其妙的自覺,以及我對於與愛華之間的關係所下的決心並沒有錯。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
  「我喜歡妳。跟我交往吧。」
  我再也不害怕關係改變了。

 


《滿懷美夢的少年是現實主義者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