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界歸來1-試閱.jpg

今天的試閱日是《魔界歸來的劣等能力者1. 被遺忘的魔神殺手》

看似平凡無奇的少年,實際上是個超強能力者──

這樣的設定讀者們一定都很熟悉吧XD

但本書不僅如此,詭譎動盪的能力者世界、隱藏在學院日常後的陰謀……劇情真是高潮迭起!!h48

而且看似擁有超強能力的主角,竟得為此付出神秘代價……

過去的魔神事件,又隱藏了什麼秘辛!?

伏筆逐漸揭曉,世界觀漸漸明瞭──本書的有趣之處等你發表!!(單押

 


 

  

序章
  
   
  
  東京的品川車站前,放眼望去全是像無頭蒼蠅般逃竄的人們,現場儼然成了人間煉獄。
  十幾分鐘前,這個有著超人氣水族館、電影院以及許多大型飯店的地區,擠滿了放春假的學生、享受假期的家庭,就像往常一樣熱鬧且和平。
  可是……一如既往的日常,卻被某種不知名的東西破壞了。
  「那是什麼!?天空竟然……!?」
  有人用近乎於慘叫的語氣提出這個問題,卻沒有人回答。慘叫傳出的同時,眾人有種彷彿眼前景色被扭曲的錯覺,所有人當場雙膝跪地、用手支撐著身體。不久前還很平靜的天空,突然出現黑雲和幾十道閃電,所有的電子儀器全數短路。車站前的紅綠燈不再亮燈、車輛失去控制,即將駛入品川車站的電車也停止運作。
  然而……在這之中,有兩個人類完全沒有受到詭異的異常事態影響。
  其中一人是外表看起來大約十五歲的少年,另一人則是給人沉穩印象的女性,她有著一頭接近黑色的深灰銀長髮,身穿淺紅色的連身裙。
  此時漆黑的球體從黑雲的正中央冒出。兩人盯著頭頂的這幕景象。
  「媽、媽媽……現在是什麼情況!?那個黑色的球體是什麼!?」
  少年環視周遭,同時開口詢問,他的母親皺緊眉頭、瞇起眼睛冷靜地回答。
  「這是次元震……空間的震動,一般人很有可能會因此失去性命。保持警戒……不得了的傢伙要來了。」
  「要來了?……什麼東西要來了?會從哪裡來!?」
  少年面露極為恐懼的神色,和他的母親形成了對比。
  「魔神……從魔界來的呢。那些擁有強大能力的傢伙打算強行穿越時,就會像這樣引發次元震。話說回來,這個震度實在是……」
  「魔界!?祂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再說祂們是怎麼過來的?」
  少年的動搖愈來愈明顯。所謂的魔神是非人類中擁有最恐怖、最邪惡力量的神祕存在,據說祂們的力量足以毀滅一座都市。歷史上魔神曾降臨好多次,古書和古代的文獻都記載著當時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大災難,每次都會導致人類的都市毀滅。
  「你快去那個次元洞附近,要是魔神出來就立刻吸引祂的注意。這種程度的震度……要是放任祂作亂,這附近很快會被夷為平地,這裡的人就交給我處理。」
  「什麼!?就算妳突然這麼說……我也沒有能力和魔神抗衡……」
  少年握緊拳頭、低下頭。他臉上的表情就像在說自己怎麼可能應付得來魔神這種非人類的強大對手。
  「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好嗎?要是不在這裡阻止祂,很多人都會因此而死,而且現在能夠阻止祂的也只有在場的我們。你不用擔心也不需要感到害怕,你可是我和你爸爸的小孩,就算你無法使用我們家一脈相傳的法術,也擁有能夠代替它的能力。媽媽認為你的實力不會輸給歷代的當家們喔,雖然我們家的那些男人從來沒有特別和你說過。」
  少年的母親閉上其中一隻眼睛如此說道,少年則是瞪大了眼。
  「咦……妳說我?不會輸給爸爸他們……?」
  「是啊,所以好好展現你修行的成果吧,我這邊處理完就會馬上去協助你。」
  少年聽完母親帶著溫柔笑容說出的話後,一時說不出話,他看向周遭,努力想終結自己的迷惘與恐懼。這個地方人山人海,其中大多是女性和年幼的孩子。就如母親所言,為了讓大家能順利逃走,必須有人挺身面對魔神。
  少年用堅定的眼神看向母親並點點頭……他英姿颯爽地向前跑,接著用超乎常理的高高一躍從現場消失。
  「沒錯,你要相信自己。你絕對沒有低人一等……」
  少年的母親用溫柔的目光目送兒子離去。笑容消失後,她用力往地面一踩躍上高空,接著降落在一旁建築物的屋頂,並在瞥了一眼底下露出痛苦表情倒地的人們後,雙手往上高舉,將龐大的魔力聚集在手中。
  「看來是哪個大笨蛋在召喚魔神呢。製造出這麼大的次元洞,是打算犧牲多少性命?這顯然是在對我們家的職責下戰帖,我沒辦法坐視不管。」
  她將向上高舉的雙手朝左右兩邊張開,驚人的魔力大範圍地射出。緊接著,因為次元震動而無法動彈的人們重獲了自由。
  恢復自由的人們先是愣了一下,但回過神後立即因深陷恐懼而發出慘叫,他們拔腿就跑,爭先恐後地逃離這個發生莫名事件的地點。
  少年的母親確認著眼前的狀況,繼續使用大量的魔力協助人們避難,並看向兒子前往的次元洞。同樣擁有異能的能力者若是看到她釋放出的魔力量,肯定會傻眼到說不出話。少年的母親若無其事地釋放出如此大量的魔力,臉上還揚起得意的笑容。
  「妳的動作真快呢,美麗。還是說……妳跟蹤我們?」
  她和忽然出現在身後的女性如此說道,那名女性身材高䠷且穠纖合度,不知道的人可能還會誤以為她是一流的模特兒。
  「沒這回事……只是碰巧而已。」
  名為美麗的女性說起話來不帶抑揚頓挫,語氣十分平緩,她的身上穿著適合春季的外套,被風吹得在空中翻動。
  「呵呵呵……算了,不重要。可以請妳馬上去幫那個孩子嗎?」
  她的話還沒說完,名為美麗的女性便不見蹤影了。
  「她出乎意料是個急性子呢……好了,這場騷動的目的究竟為何?這還得看主謀是這邊的人還是魔界的人……嗯!?」
  就在這時,幾乎連大氣也為之震動的轟隆巨響,從她兒子前去的方向傳來。
  少年的母親在巨響發出的同時,使用魔力保護一般人不被衝擊波波及,她的表情看起來有所覺悟,準備好面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惡戰。
  
  大混亂持續幾小時之後。
  黑色的高級車抵達滿是武裝警備人員、現場亂成一團的品川。西裝筆挺的青年在車內與坐在旁邊身穿和服的男性進行彙報。
  「毅成大人,這次的緊急委託,聽說是日本政府直接提出的。」
  「……這樣啊。」
  聆聽報告的和服男……是身為能力者,同時也是「精靈使」的四天寺毅成,他對四天寺家的年輕隨從神前明良點點頭,接著走下了車子。
  說到四天寺毅成,他是世界能力者機關認定的最高階級‧SS級能力者。只要說到SS級就一定會提到這個男人。
  ──SS級。據說獲得這個評價的能力者,擁有和主要國家所有兵力總和不相上下的戰鬥力,是能力已經超出測量範圍的超越者。
  幾小時前,日本政府透過世界能力者機關,對這名男性提出了緊急委託。
  「在上面嗎?」
  毅成站在四處都是大企業總公司大樓的品川車站一隅,抬頭看向上空。品川車站前的區域在機關安排下已被警察封鎖,現場戒備森嚴,用膠帶拉起重重封鎖線並動員許多人力看守,嚴防有人隨意靠近。
  明良下車後也感受到沉重的壓迫感,於是他跟毅成一樣抬頭往上看。
  「這、這到底是……?」
  錯愕的明良忍不住驚呼。兩人所眺望的大樓上空,出現自然界不會有的漩渦狀黑雲。黑雲接連產生無數閃電,那幅光景宛如把電影特效搬到了現實世界,很難相信一切都是真的。就連身為能力者的明良,光用眼睛看都覺得心驚膽跳。
  不過……毅成曾經看過這個景象,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大的規模。
  「……所有人都不准跟上來。」
  毅成說完後,彷彿在跳田邊的柵欄般,只靠兩、三步的助跑動作,便躍上了超過四十層樓高的大廈屋頂。
  「啊,毅成大人!請等一下!調查隊還沒……真是的!他跑掉了。」
  明良嘆了口氣,隨即跑向早一步抵達現場的能力者機關職員。
  「機關的調查隊還沒到嗎?」
  「啊!神前大人。大峰大人目前正搭乘直升機趕來這裡。她大約再過十五分鐘就會到了……」
  「日紗枝小姐……不對,分部長要親自過來?分部長有交代什麼嗎?」
  「沒有,她沒交代什麼。不過在接獲毅成大人的聯絡後,她馬上對各分部下達指令,自己也做好了出動準備。隸屬於日本分部的能力者以及職員全部總動員,此外她還請求世界各國其他分部盡可能地提供支援,A級以下的人員在收到命令為止,全都待在現場等待通知。大峰大人表示絕對不可以輕舉妄動。」
  明良聽完職員的話,短暫地沉默了。
  「意思是……發生了嚴重到需要如此謹慎處理的大事嗎……」
  明良再次看向主人毅成登上的大廈屋頂。
  緊接著,一台直升機從那棟大廈對面的上空飛來。直升機距離地面還有好一段距離的時候,門卻打開了,一名身穿套裝的妙齡少女從中現身。
  她將長至肩膀的黑髮綁起來,無視自己正身處幾十公尺高的上空,直接從直升機上跳了下來,然後若無其事地無聲降落在明良他們面前。
  「日紗枝小姐,妳來得真快。」
  明良對從高空帥氣降落的世界能力者機關日本分部長如此說道,日紗枝隨手整理了一下頭髮。
  「哎呀?明良,毅成大人呢?」
  「在那上面……」
  明良望向毅成前往的大廈屋頂。他隱約覺得詭異的黑雲似乎比先前少了一些。
  「妳其實可以直接以直升機前往那裡,不用在這降落不是嗎?」
  「沒辦法,那樣直升機會被次元震粉碎。」
  「次元震!?所以這次的問題是魔神造成的!?」
  明良的表情僵硬,看得出來他真的有被嚇到。明良對於魔神的認知也只停留在知識階段,所謂魔神是擁有足以毀滅一座城市的實力、站在非人頂點的存在。
  「是的。而且還是有紀錄以來的最大震度,和上一次隔了五年吧……繼多特蒙德之後,再次發生魔神等級的降臨事件。不過祂的本體好像已經不在了。多特蒙德那時的震度是5,導致魯爾工業地區有三分之一的機能受損。」
  五年前,以德國的多特蒙德為中心發生了震撼世界的大事件。當局對外堅稱是地殼變動引發大地震,被當作人類歷史中也很少見的自然災害事件。
  然而,實際上那場地震……是突然從異界降臨的SS級魔神所引發的。
  事發當時,機關派出了許多能力者前去應戰,數也數不清的高階能力者因此戰死,世界能力者機關面臨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日紗枝身為少數親身參與過該事件的人員,她露出堅定不移的眼神。
  「如果不想遭受池魚之殃、丟掉小命就不要過去。這次的次元震震度是8級!」
  日紗枝一說完,便從地面跳向大廈,留下說不出話的明良。
  
  大峰日紗枝抵達現場一小時後,機關派出的數十名調查員目睹了大廈屋頂的慘況。
  水泥建造的屋頂正中央被開了一個直徑二十五公尺的大洞,某個物體撞破屋頂、往下撞穿了大約五、六層樓。鋼筋從碎裂的壁面露出,很難想像大廈在這種情況下竟然沒有坍塌。
  毅成站在隨時可能會崩塌的大廈屋頂邊緣,從高處往下觀察著調查員們。明良也和調查員們一起四處奔走,日紗枝帶著凝重的表情站到了毅成的身旁。
  「毅成大人,看這個狀況……魔神的本體果然已經……」
  平時總是很隨興的日紗枝嚴肅地板起了面孔。
  「是啊,已經消滅了……不對,應該說已經『被強行』消滅了。」
  「怎、怎麼可能,可是是誰做的……?不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世界能力者機關日本分部的負責人,臉上浮現無法理解的神情搖搖頭。
  「我不知道……不過,有紀錄以來等級最強的魔神降臨後,馬上就被消滅了。事實就是如此。」
  「可、可是,其他四位戰鬥系SS級的能力者,還有除了我以外的六位S級能力者,全都不在日本啊!」
  「妳先冷靜下來。現在還不確定魔神是否有和能力者交手。機關的能力者若是有動作,應該馬上會有消息進來。這種推測雖然沒有意義……但沒有多名S級以上的能力者是不可能打得倒這隻魔神的,而且還要能力和屬性都剛好適合。」
  毅成話語中帶著自嘲,平時的他絕不會展露出這一面。
  「畢竟機關認定的SS級不代表能夠打得倒魔神,而是允許和魔神作戰。」
  「……」
  就在這時,兩人身後傳來現場調查員負責人的報告聲。
  「大峰大人,以下是目前調查的結果,魔神降臨的地點是車站對面的水族館上空。我們偵測到了魔神在那降臨時引發的次元震,因此這裡剛剛發生的應該是魔神被消滅時會產生的特殊次元震。另外這次有不少民眾被捲入這起事件,暫時還未能掌握確切的死傷人數。」
  日紗枝雙手抱胸聆聽報告。春假期間車站前的水族館,裡頭想必有相當多的參觀者,這麼說對受到波及的人或許有點抱歉,但能在這種狀況下收場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雖然有幾位目擊者提供證言……但當事人好像還處在很混亂的狀態……」
  「我想也是。」
  「不過有證言一致的地方,那就是魔神似乎在和某人戰鬥。但其他證言的可信度大多存疑……」
  日紗枝和毅成聽到「在和某人戰鬥」的報告後,都皺起眉頭沉默不語。
  「除此之外就是所有人全都被不可思議的牆壁給保護著。」
  「被保護?」
  「是的,這部分的證言也都是一致的。比起魔神造成的傷害,民眾受傷的原因幾乎都是人群造成的混亂所導致。」
  「……無法理解。接觸感應能力者們的報告呢?」
  「關於這部分……」
  「怎麼了嗎?」
  「其實……沒有人讀取到。所有人都直接暈倒,目前已經全數被送往醫院。」
  「什麼!?怎麼會這樣?」
  「……八成是波動太強了吧。」
  毅成望著大廈被轟出的巨大坑洞,對放下抱在胸前的雙手的日紗枝如此說道。
  「恐怕……先前應該有強大的力量相互衝撞,他們用一般的精神力讀取殘留訊息時,神經受到了損傷。」
  「可、可是他們都有受過相關的專業訓練。我們的接觸感應能力者素質都很高!」
  「嗯,可惜那是連像他們那樣的高手都無法偵測的對象……」
  日紗枝無言以對,她用手掌摀著頭。
  「魔神到底是在和什麼人戰鬥……而且魔神還被消滅了。那些接觸感應能力者都平安無事嗎?」
  「最敏感的人當場被震飛好幾公尺,不過沒有生命危險。只是……還沒恢復意識。」
  「……他說不定有看見什麼,等他醒來後再問問吧。還有其他要報告的嗎?」
  調查員回答「沒有了」並做出等待命令的姿勢。
  日紗枝點點頭,當她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時,天空開始下起了小雨。
  「總而言之……繼續調查。啊,別忘了要做情報管理,這次的事件統稱為品川魔神。不管怎麼說,有太多無法理解的地方。就連小細節也不要放過,通通記錄下來,避免以個人標準判斷情報優劣。」
  「遵命。」
  毅成再次眺望因烏雲而變得昏暗的天空,並用眼角餘光目送前往調查的調查員離去。
  「和品川魔神戰鬥的人物……對方是人嗎……又或者是……?」
  四天寺毅成不僅是SS級且擁有【魔神殺手】稱號的十人之一,也是足以代表世界能力者機關的優秀人才。
  他喃喃自語的聲音被雨聲蓋過,沒有任何人聽見。
  原本的小雨變大時……從毅成他們所在大廈看過去的車站對面。
  位於水族館後方的大型城市飯店北邊小巷裡的昏暗角落。
  無精打采的少年坐在瀝青地上,他將其中一隻手肘撐在單邊膝蓋上,並把頭埋在裡面。
  少年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任由雨聲蓋過自己微弱的哭泣聲。
       有所覺悟的開學典禮
  
  
  
  對機關投下一記震撼彈的品川魔神事件過了一年後。
  有兩個人以閒適熟悉的步伐,走在濃密的樹林裡。即使此刻太陽已爬到最頂端的位置,日光仍是無法穿透茂盛的枝葉。
  其中一個人是穿著袴、下巴留有鬍子的老人,矮小的他身形看起來相當精瘦,但他不僅看起來精神奕奕,從眼神也能感受到他的威嚴與強大。
  另一個人的個子更矮小一些,他頂著滿頭白髮、戴著像是用一塊布做成的帽子,手上拿著比自己身高還長的大拐杖。
  下巴留有鬍子的人──堂杜纏藏走在位於秩父山脈的最深處、連獸道都說不上的小路上,他停在像是想要阻止人繼續往前走的高聳大樹前方。
  「嗯……孫韋,其實你不需要來接他。」
  「呵呵~既然我的弟子從魔界回來,去接他也無妨。要說的話,你不也是一樣?看來你很喜歡當他的祖父呢,呵呵~」
  「……哼,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
  纏藏被孫韋用說笑的語氣嘲弄一番後,拋下了這句話掩飾自己的害羞,並將右手伸向擋在前方的大樹。他吟唱起某種咒語,隨後向前踏出一步。
  緊接著,纏藏的身體宛如被大樹吸入,從右手開始沒入樹幹,轉眼間整個人都融進了大樹,手上拿著拐杖的老人接在他之後,也用同樣的方式消失得不見蹤影。
  這個不可思議的現象源自於堂杜家用祕術設下的數十層多重結界,除了堂杜家的相關人士,沒有任何人能夠通過結界。
  纏藏他們穿過結界,眼前隨即出現一片祥和的景色,周圍開滿野花,還有蝴蝶在飛舞。除此之外,廣場的最裡面還有一顆高達十幾公尺的巨大岩石,讓人無法忽視它的存在。
  纏藏走過廣場,他來到巨石旁邊,那裡有著一座裡面一片漆黑、看不到深處有什麼的大洞窟。
  「魔來窟……真是的,竟然保管了這麼不得了的東西。魔界唯一連結現世的最大洞窟,就算是堂杜家初代留下來的約定……還是讓人壓力很大。」
  纏藏碎唸之後,孫韋笑著回答。
  「沒辦法啊,千年前這個洞窟出現時,我們也反對過了。」
  早已精通仙道的兩人,凝視著散發出強烈存在感的大洞窟。
  「哦……他好像回來了。」
  「嗯,這種莫名流洩出的靈力,肯定是那傢伙。只有這點還是改不過來啊。」
  「算了,趕得上開學典禮比較重要。」
  「學校那邊有高以及美麗,尤其美麗會看著他,這樣我們兩個也可以輕鬆點。」
  兩名老人這麼說後,注視著通往魔界的魔來窟深處,期待少年盡快從中現身。
  
        ◆
  
  高中考試結束,在通往新學校的校門前方,身為其中一名新生的少年臉上帶著嚴肅的表情。他的態度固然一本正經,卻給人一種不太可靠的感覺。他的身高在同齡的人之中差不多落在平均值。
  少年的頭髮很有特色,在太陽光下會顯得偏藍,不過這個髮色配在少年身上,不知為何看起來就是很普通,或許是因為他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氣質影響。
  開學典禮之前,可以感受得到周圍的新生們全都意氣風發,滿心期待著往後的校園生活。這名少年在這樣的眾多新生中感慨地喃喃自語。
  「終於,我終於可以上學了!不過接下來才是重點,三年嗎……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得好好努力才行,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少年說完後,意志堅決地踏出步伐,朝換鞋區的方向走去。
  這名少年名叫堂杜祐人,他從今年起就是私立蓬萊院吉林高中的一年級新生。
  吉林高中是已經創校九十年的名校,以文武雙全為宗旨,培育出了許多個人風格強烈的名人。是所校風自由而且很受歡迎的高中。
  原本一臉心意已決的祐人,短暫地放鬆臉部表情看向周遭。
  校內占地遼闊,漂亮的校舍後面有座長滿高大樹木的後山,景觀方面還算不錯。祐人此時目不轉睛地盯著後山。
  「……這座學校的腹地。總覺得可以從那座後山感應到什麼……這是神氣?」
  「嗨~祐人!」
  「好痛!」
  祐人冷不防地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背,他重心不穩地向前傾。
  祐人回過頭去,站在那裡的是曾和他就讀同一間國中、可以說是損友的袴田一悟。
  「……一悟!」
  祐人先是愣愣地注視著損友,隨後像是突然清醒似地瞪大雙眼,眼中閃著淚光。
  「你、你哭什麼哭啊!有那麼痛嗎?」
  「沒有……不是啦,我不是因為痛!一悟!」
  祐人一步步逼近一悟,面對祐人嚇人的壓迫感,一悟身體往後仰,鼻子也跟著微微抽動。
  「那到底是怎樣?你不要靠過來!好可怕!」
  「你、你這傢伙……其實很重視我吧!我很開心喔!」
  祐人無視感到害怕的一悟,用力地抱緊他。
  「哇啊!喂喂,你快住手,這樣很噁心耶!快放開我!」
  在這之後,周遭的女學生們全都用熱切的眼神注視著吵吵鬧鬧的他們。
  各式各樣的流言蜚語隨之而起,像是「快看,那是怎樣?」、「他們該不會是情侶吧?」、「這個學校不是很多個人特色強烈的人嗎?所以說不定也有……」等等。
  一悟很快就察覺到周遭的變化,他使勁地抓著祐人離開現場。
  「喂!你在搞什麼啊!開學第一天就惹來那麼大的誤會!」
  「啊……抱歉,我本來以為你已經忘記我了……」
  「你說啥?」
  「啊,沒事!我只是想說我們很久沒見了。」
  「很久沒見?國中畢業後也才過了三個禮拜而已喔?」
  「啊,對喔,這樣啊!說的也是,因、因為我們以前每天都能見到面……一不小心就覺得很久。」
  一悟的臉上瞬間閃過疑惑的表情,但他微微一笑,兩人又恢復到往常的相處模式。
  「這麼說來,一悟你也上了同樣的高中呢。」
  「是啊,以我的成績來說,這間算是比較具有挑戰性的學校,我還以為不會上呢。」
  袴田一悟乍看之下有著帥氣的外表,卻無法否認他給人一種像是玩咖的輕浮感。但他和祐人莫名地合得來,兩人從國中時期就經常玩在一起。
  一悟的口才很好,外加個性陽光開朗,因此一直都是班上的風雲人物。祐人相較於做事積極又引人注目的一悟,屬於和他正好相反的類型,祐人也很意外他會和自己這麼好,不過能和認識的損友一起在同間高中就讀,祐人也覺得這樣滿好的。
  「先不說這個了,祐人!你看看周遭,這所學校真的很厲害耶!」
  一悟突然用興奮的語氣開口說道,祐人為此提高了警戒。
  根據他的經驗,他知道一悟這種時候想的通常不是什麼正經事。
  「什、什麼很厲害?」
  「你睜大眼仔細看,哎呀~真不愧是全國有名的私立學校,有好多可愛的女孩子喔。這樣一來,我的學園生活也有努力的動力了!嗯嗯!」
  祐人大大地嘆了口氣,心想「果然是這樣!」。說實話,祐人現在沒什麼心情想這些事。
  「哈哈哈……很好啊。那方面你就自己加油吧。」
  一悟聽到祐人的話,馬上露出一副「你在說什麼啊?」的表情。
  「我?你也要加油啊!聽好了,以後我們兩個要積極地去向女孩子們搭話喔?」
  「咦?為什麼我也要!你一個人去就好!你不是很擅長那種事嗎?」
  一悟聽完聳聳肩,把手抵著眉間、用鼻子輕輕哼了口氣,彷彿在說「這傢伙沒救了」,他接著再次看向祐人。他的每一個動作都非常戲劇化。
  「……你幹嘛一副不耐煩的樣子?」
  「你……有女朋友嗎?」
  「咦?沒有啊……」
  「對嘛!既然是這樣,我們已經正式成為高中生了,祐人同學想交女朋友嗎?」
  一悟故意把「祐人同學」講得比較大聲。
  「唔……如果有機會當然想。」
  「那就對了。這是極為正常的事,所以你一定要來幫我的忙,就這麼說定了。」
  一悟緩緩地把右手放到祐人的肩膀上,用像在看自己兒子的溫柔表情注視祐人。
  「你聽我說,祐人同學。這和擅長或不擅長無關!你想要女朋友,卻沒有女朋友,你知道為什麼嗎?」
  一悟說完後看向天空,然後把眼睛閉上,並將拳頭放到胸前。
  「祐人同學,問題在於……行動力。大家都知道,歷史上比起提案者,實際執行的人更受人尊敬。順道一提,我也沒有女朋友,雖然我的狀況和你不太一樣……」
  「嗚!嗯嗯嗯……確、確實。」
  其實一悟的異性緣很好,他不只會說話,長相也不差,自然很受歡迎。證據就是他的女性友人非常多。此外他的腦袋也算聰明,和他外表給人的感覺正好相反。這部分或許也是他有魅力的原因,他和不會讓異性留下深刻印象的祐人天差地遠。
  「所以必須要採取行動。我已經不想等了,也不想每天過得像隱居的老爺爺。想要女朋友、想要變強、想要變聰明,不管什麼事都一樣。想要滿足任何慾望的第一步就是要採取行動。」
  一悟把左手也放到祐人的肩膀上,用力抓住他的雙肩。
  「再說你本身的資質其實不錯!你是顆原石,就相信我吧。我一定會帶你去百老匯的!」
  「你、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你這段話的說服力實在是……」
  就在這時……祐人的腦中瞬間閃過他在入學前認識、並且一起度過一段時日的藍髮少女臉龐。
  (如果是她,她會怎麼回答呢……沒錯,她肯定會說……)
  「怎麼了,祐人?突然變得一臉嚴肅。」
  一悟端詳著祐人的臉……祐人冷不防地大聲說道。
  「我知道了!一悟。我也會加油,你再教我該怎麼做才好!」
  「哇啊!不要嚇人啦!不過!你終於明白了嗎?這樣一來你也朝可能性踏出一步了。首先呢,不要妄想會有美少女主動走過來,要由我們主動走過去。」
  「好的,走過去!我會拚命向前走!不管我的人生進度有多落後……不對!就算貧窮也要堅強,要當個溫柔的人!」
  「嗯,我雖然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就是這個氣勢,祐人!我們就以美少女不會主動走過來為大前提努力吧!」
  兩人面向彼此,互相交扣手臂。這個手勢是他們國中以來的默契,代表兩人都同意。
  在校門口不遠處莫名燃起鬥志的兩人,沒有注意到一名少女正朝他們身後走近。那名少女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尤其是男學生們,全都忍不住看她一眼。
  「你們兩個,早安啊。你們在這邊吵吵鬧鬧地做什麼?開學典禮要開始了喔?」
  祐人和一悟突然聽到後方有人和他們說話,於是轉過頭……一名容貌與優雅語調相稱的少女站在那。
  「……咦?主動走過來了?」
  一悟一下子反應不過來,傻愣愣地說道。
  那名少女拿著書包,留有一頭長度及肩的栗色光澤短髮,她光是走在路上就能輕易成為旁人注目的焦點。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早安啊,白澤同學。哎呀~我正好在和祐人聊說要是能同班就好了。」
  一悟立刻用冷靜沉著的態度對少女微笑。雖然兩人聊的內容和他說的不一樣,但祐人由衷感到佩服,覺得他避免異性對自己印象惡化的臨場反應真不是蓋的。
  那名少女是和祐人他們畢業於同一所國中的白澤茉莉。她的身上穿著全新的制服,大概是因為穿得比較高腰的關係,裙子感覺稍微短了些。祐人也笑著對熟識的少女打招呼。
  「早安,茉莉。」
  茉莉露出爽朗的笑容。
  「你們兩個的感情還是很好呢。」
  (從她的態度看來……茉莉也沒有忘記我。)
  祐人看著茉莉耀眼的笑容,同時感慨萬千地在腦中思考著這件事。
  「雖然有很多學校都會事前通知分班結果,但我聽說這所學校的分班結果會在開學當天發表,等到典禮結束後,再直接公布給所有人知道。」
  祐人其實不是很在意,只覺得「原來是這樣啊」。
  「還有啊……這裡可愛的女孩子的確很多,但我認為不要興奮過頭會比較好喔?我們畢業於同個國中,那種引人注目的方式,個人不是很贊同。」
  茉莉的臉上浮現蒙娜麗莎般的微笑……唯獨眼神像是帶有其他暗示,給人一種不可思議的壓迫感,祐人慌慌張張地回應。
  「說、說的也是,興奮過頭不是件好事,嗯。那個,為什麼只瞪我一個人?」
  祐人這麼說的時候,一旁的一悟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他的態度就像在說「她全部都聽到了。我認輸……」。
  「好了,我們走吧,體育館在校舍後面喔。快點,祐人也動作快。」
  茉莉一邊催促著兩人,一邊踩著輕快的步伐向前走。她對任何人說話都很有禮貌,不過她和祐人認識很久了,所以會比較嚴厲一點。
  祐人的家是一座小型的古流劍術道場,而開設這個道場的人正是他的祖父。祐人的祖父纏藏和茉莉的父親正隆本來就認識,因此茉莉成了第一個入門的學徒。兩人當時雖然上的小學不同,但同樣都唸四年級,感情很快就變得融洽。也因為這段因緣,兩人之間自在的相處關係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在這之後,茉莉像是想到什麼般回過頭。
  「對了,祐人。你放春假的時候去哪了?我去了道場好幾次喔。」
  「咦!?真的嗎?啊~那個……我有事出門了。」
  祐人回答時沒有看著茉莉的眼睛。
  「是嗎~整個春假都出去?我問過師父,他只說你很快就會回來了。」
  「爺爺這麼說嗎?啊……沒事,後來沒想到去得比我原先預期的久。」
  茉莉微微瞇起眼睛問了句「是嗎~?」。從表情明顯看得出來她不相信。祐人感覺到她還想再追問下去,整個人繃緊神經。
  「說到這個,白澤同學到現在都還有去祐人家的劍術道場吧?」
  祐人聽到損友改變話題的發言,在心中默默地讚許他「做得好!」。
  「嗯?是啊,我上高中之後也想繼續練劍道,所以不想讓手感變鈍。」
  「是喔~白澤同學真認真呢。」
  就在這時「叮咚!」一聲,奇妙的電子聲響起。祐人露出疑惑表情後,茉莉從胸前口袋拿出一隻粉紅色的智慧型手機。
  「啊啊,抱歉!我的朋友在等我,我先走囉。」
  茉莉丟下這句話後,小跑步朝體育館的方向跑去。祐人明明和茉莉同一個國中,但他盯著茉莉背影遠去的眼神……簡直就像好幾年沒有看到她。
  「要說有,還真的有這種美少女存在呢。白澤同學不只長得可愛、成績優異,劍道方面也是全國大賽級別。而且個性好,聽說她連家裡也滿有錢的?」
  茉莉離開後,一悟這麼說道,並且瞄了祐人一眼。
  「什、什麼?」
  「你們差太多了,難怪會被甩……」
  「唔!不要重提舊事!你那時也很支持我吧!」
  「是啊……我本來想說你絕對會成功。」
  「咦?」
  「沒事,當我沒說……總歸一句,女孩子是種很複雜的生物啦。」
  「什麼跟什麼啊……」
  「你……還在對被白澤同學甩的事情耿耿於懷嗎?」
  「哈哈哈,沒有啊,當然沒有。」
  一悟有點意外地看著露出淡定笑容的祐人。
  (哦~看來他是真的放下了……)
  「我那時很緊張。不過茉莉很會照顧人不是嗎?所以……可能是因為這樣,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算了,事情也都過去了。」
  一悟知道祐人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在說一年前的事吧?你春假放完後休學了好一陣子,然後又回到學校上課那時的事。」
  「嗯……」
  「說的也是,她拋下自己的事不管,在你學業落後時幫了很多忙。受到把自己甩掉的女生照顧……這的確讓人心情有點複雜。算了,女生她們不懂我們男生對於這種事的想法啦。」
  其實祐人曾在國二的第三學期末和茉莉告白,然後被徹底地拒絕了。那是缺乏戀愛經驗而且不曾受女孩子歡迎的祐人拿出僅有的勇氣、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覺悟所做出的告白。話雖如此……事後祐人果然還是非常沮喪。
  而且即使在這樣的狀況下,茉莉還是每週日的下午都來道場報到。
  剛被甩的祐人緊張到不行,然而茉莉的態度卻和往常一樣,這讓祐人內心動搖得很厲害。
  知道這件事來龍去脈的,只有兩位當事人和部分親友而已。
  身為部分親友之一的一悟看向祐人。
  (白澤同學只要在祐人面前就無法維持平時資優生的形象,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怎麼回事。白澤同學也太不坦率了……算了,這也改變不了祐人被拒絕的事實。)
  「我們也趕快過去吧,祐人。話說回來……要是真的能同班就好了。」
  一悟這麼說後,祐人也笑著點點頭。

 


《魔界歸來的劣等能力者1. 被遺忘的魔神殺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