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子1-試閱.jpg

又到了心情上比較悠閒的週五~00.gif

今天要為讀者帶來的是調性輕鬆的冒險故事──

《由諸神養育的神子,將成為世界最強1》

第一次成為爸媽的神明大人,究竟會鬧出什麼有趣的故事?

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試閱吧!

 


 

  

    第一章 諸神之子

  
      
 
  我有四個父母。
  他們是撿回我這個棄嬰,將我撫養長大的恩人。
  
  十幾年前,還只是襁褓中嬰兒的我,被丟棄在據說是諸神居住之地的山上。
  沒有人知道我成為棄嬰的理由。
  聽說那一年鬧饑荒,鄰近一帶戰亂頻傳。
  或許是因為饑荒沒有多餘的食物餵養我這個嬰兒,或許是戰亂導致家裡太過窮困潦倒,也或許以上皆是,總之我被親生父母拋棄,而將我撿回去撫養長大的正是諸神。
  第一個發現我的是萬能之神雷烏斯。
  聽說他那時化身成農民,是在巡視完山腳村落的回程路上發現我的。
  當他帶著幾分醉意沿著河岸信步而行時,偶然看到我載浮載沉地從河川上游被沖下來。
  當時我被放在輕舟上隨波逐流,嚶嚶哭泣著。
  根據雷烏斯日後的說法,因為我的哭聲太過自然,他差點眼睜睜地看著我被河水沖走。
  不過我最後並沒有被沖往下游,掉到瀑布下面的水潭。
  因為雷烏斯救了我一命。
  他變身成大鵰,用爪子將我從輕舟上抓起後,振翅飛向了天空。
  他抓著我飛往諸神的居住之地特伯爾山,將我介紹給其他夥伴。
  
  劍神浪仁盯著我的臉說:
  「什麼,原來是人類的嬰兒啊。我還以為是下酒菜咧。」
  浪仁摸摸雜亂的鬍子埋怨道。手上還拿著酒瓶。
  治癒女神蜜米雅說:
  「男人就是這麼冷漠。看,這個小寶寶多可愛啊,簡直就像棉花糖一樣。」
  蜜米雅將我抱在懷裡,面帶微笑地逗弄著我。
  魔術之神汪達爾則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注視著這一幕。
  他發出了沙啞的聲音說道:
  「……老夫不喜歡小孩子。動不動就哭鬧,又不聽話。」
  瞥了我一眼後,汪達爾繼續回頭看他的魔術書。
  儘管三個神明的反應各不相同,可是萬能之神雷烏斯知道,其實他們都很中意我這個嬰兒。
  最好的證明就是,當雷烏斯宣布要收養我時,儘管他們面有難色,卻無人反對。
  不僅如此,他們還經常藉故來看我。
  
  劍神浪仁做完揮劍一萬次的平日練習後,跑來向我輕聲囁嚅:
  「你的手掌好小啊。沒關係,等你長大一點我就帶你練劍,收你為徒吧。很快就讓你學會如何用劍壓吹熄燭火。」
  治癒女神蜜米雅結束和大地的對話後,跑來將我摟在懷裡。
  「這個嬰兒怎麼會這麼可愛。啊啊,我的母性本能都被你激發出來了。」
  如是說的蜜米雅,露出了乳房想要餵我吃奶,可是從沒懷孕過的女神是不可能擠得出奶水的。
  她放棄餵奶的念頭,把乳房塞回衣服裡,親吻了我的臉頰。
  「你是世上最善良的孩子,將來我一定要把你栽培成最厲害的治癒師。」
  蜜米雅把我放回搖籃後,接著換汪達爾現身。
  這名白髮蒼蒼的老人擺出一副意興闌珊的表情,板著臭臉盯著我瞧了一會兒後,忽然裝出奇怪的鬼臉。
  我被那張鬼臉逗得嘻嘻哈哈地笑了。
  老人垂下眉毛自言自語道:
  「……沒想到這娃兒也懂幽默。」
  老人低聲咕噥後,下定了決心。
  「決定了。老夫就收你這小子為徒吧。」
  汪達爾注視著我的臉孔喃喃自語:
  「這娃兒將成為最強的魔術師,繼承老夫的衣缽。」
  就這樣,我成了三位神明的寶貝。
  不,加上把我撿回來的萬能之神,應該是四位神明才對。
  他們不只成為我的父母親,也成了我的導師。
  雖然他們是自我中心的一群神,卻也是嚴厲又不失慈善的師父們。
  他們為我取了名字。神奇的是,這四個常常鬧意見不合的神,在取名字這件事情上倒是罕見地很快就達成了共識。
  他們連吵都沒吵,兩三下便結束討論拍板定案。
  就這樣,我撿回了一條命,還有了自己的名字。
  諸神為我取的名字就叫──
  
  「威爾」。
  
  不過,我還得再長大一點,才能認得自己的名字叫威爾。
  因為我還只是個才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
  唯一會的就是哇哇大哭和在床上翻來覆去。
  除此之外,我一無是處。

        
  
  等我長大到可以認得自己的名字叫威爾時,諸神開始爆發爭執。
  因為他們的教育方針都不一樣。
  雷烏斯是撿我回來撫養的萬能之神,想化身成什麼就化身成什麼,乃是沒有人知道其真面目的無貌之神。此時,變身成雄鹿的他如此說道:
  「威爾是善良的孩子。我們應該採用自由奔放的教育方式。希望他可以在這座山中過著無拘無束的生活,天真爛漫地長大。」
  其餘的神明基本上也贊成這樣的教育方針,可是劍神浪仁率先提出異議。
  他是掌管刀劍的劍術之神,外表看起來就像東洋的武士。掛在腰際上的彎刀是東洋的武士刀。
  浪仁舉劍說道:
  「我不反對自由奔放,可是男人不能沒有實力,尤其需要劍術。我想傳授劍術給他,將他培養成最強的劍士。」
  如是說後,浪仁把木刀交到我手上。年幼無知的我開心地揮舞木刀。
  見狀,蜜米雅奪走我手上的木刀,給了我一個擁抱。
  「不要那麼野蠻了。這孩子將在山上動物的環繞下,成為幫牠們療傷的治癒師。我要讓他以野獸治療師的身分過著安和樂利的生活。劍術是野蠻人的東西。」
  「妳說什麼!」
  「有意見嗎!」
  浪仁惡狠狠地瞪著蜜米雅,可是她不為所動。蜜米雅雖是治癒女神,可是力量足以和劍神匹敵。
  而且,蜜米雅雖然是女性,個性卻非常強悍。
  治癒女神又名豐收女神,她現在雖然在這座深山裡過著隱居生活,不過在神代時期,她為了對抗邪神,曾經站上前線消滅無數的邪惡,因此劍神在她眼中並不足為懼。
  兩人爭執時,一名頭戴尖頂帽的老人則在一旁冷眼旁觀。其外貌看起來頗有魔術師的架勢,而他實際上也正是一名魔術師。汪達爾乃為魔術之神。
  為了探究魔術的真理,汪達爾來到這座特伯爾山閉關,埋首在茫茫書海中持續進行研究。
  他宣稱自己是忙著研究魔術到甚至已經好幾年沒刮鬍子的瘋狂學者,對我的教育方針似乎也頗有意見。
  「這孩子腦筋轉得快,十分聰明。老夫想要讓他繼承衣缽,把他培育成最強的賢者。」
  汪達爾的聲音沙啞,不過充滿了力道和堅決的意志。
  也就是說,諸神對於要怎麼教育我,看法出現了歧異。
  
  劍神浪仁希望我成為劍術高手。
  女神蜜米雅想要把我栽培成治癒師。
  魔術之神汪達爾想要帶領我踏上鑽研魔術的道路。
  
  三人各執己見,互不相讓。
  彼此之間火花四射。
  現場氣氛一觸即發,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股火藥味,這時有中立者站出來協調了。
  他就是萬能之神雷烏斯。
  在特伯爾山,他是統領諸神的主神。
  擁有無限面貌的他現在化身成了雄鹿,以帶有威嚴的表情和語氣說道:
  「不要在小孩子面前吵架!如果你們還想繼續吵下去,我就帶著威爾去另一個世界了。」
  三人立刻停止爭吵,與其說是因為主神生氣的關係,不如說他們是害怕心愛的孩子被人帶走。
  ――儘管只有短短一瞬間,但浪仁表面上假裝停戰,卻若無其事地把木刀放在我的身旁,再次引發了三人的鬥爭。
  蜜米雅和汪達爾也有樣學樣,分別把藥草和魔術書放在我的身旁。老奸巨猾的汪達爾不忘在魔術書上面多放一塊糖果,激怒了另外兩人。
  眼看三人就要大打出手,萬能之神雷烏斯又開口了:
  「喂,你們三個鬧夠了沒。為什麼那麼堅持己見?」
  浪仁回答道:
  「因為這孩子很可愛啊,雷烏斯。會想讓自己的寵兒繼承志業是人之常情吧。劍術是最聰明的選擇,我相信劍術未來肯定可以好好保護他。」
  蜜米雅也回答道:
  「我完全同意你前半段的發言。可是,能保護這孩子的是善良的心地。我相信唯有治癒他人的力量,才能幫助這孩子成長。」
  汪達爾點點頭說:
  「所言甚是。不過,知識才是能拯救這孩子的力量。唯有萬物的知識才可以帶給這孩子幸福。」
  他們三人確實都是真心為小孩著想,可是沒人願意妥協的話,就算吵到天荒地老也不會有結果。
  如此心想的雷烏斯做出了決定。
  「好吧。既然你們三個都說到這個份上,就照你們的意思做吧。可是禁止吵架。假如誰違反規定,就別怪我把威爾帶走。」
  雷烏斯停了一拍後,接著做出宣言:
  「威爾的教育將每天採取不一樣的方針,大家輪流進行。」
  「那是什麼意思?」
  女神蜜米雅問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們將分別教育威爾這孩子不一樣的東西。換句話說,浪仁教威爾劍術,蜜米雅教威爾治癒,汪達爾則教威爾魔術。」
  聞言,諸神露出了「原來還有這個方法啊!」的表情。
  看到三人露出一致的表情,雷烏斯喃喃地咕噥道:
  「事情就這麼說定了。這孩子將在最強諸神的指導下,接受最一流的教育。等他日後長大時,不曉得他會長成什麼樣的大人呢?」

  或許,威爾將成為全能強者,身懷超越劍神的劍術、超越治癒女神的治癒能力、超越魔術之神的魔力。
  可是也有可能變成劍術比不上浪仁、治癒能力劣於蜜米雅、魔力也不如汪達爾,各方面都不上不下的半吊子大人。
  不過,雷烏斯覺得無論威爾的能力如何,都無關緊要。
  重點在於這個小孩日後會長成什麼樣的一個人。
  比起強健的體魄,雷烏斯更希望威爾能培養出強大的心理素質。
  絕不屈服於任何強敵的堅強意志,見義勇為的正義感,樂於保護弱小的慈悲心腸。
  只要威爾能具備這些素質,哪怕是力量最弱的男人,也無所謂。
  雷烏斯下定決心,想要把威爾養育成心理層面強大的人,幾年過去之後,他心中的疑慮就消失了。
  
  在從嬰兒成長為幼童的過程中,威爾便展現出強大實力的片鱗半爪。
  某一天,威爾在劍神浪仁的指導下訓練劍術。
  從早到晚練習了一整天劍術的基礎後,浪仁打趣似地做了個提議:
  「威爾,只要你能劈開眼前的巨木,我就送你那把你一直很想要的匕首。」
  「真的嗎?」
  威爾開心極了,立刻磨拳擦掌準備劈開巨木。
  他試圖模仿浪仁從劍尖射出劍閃,然而劍閃並非輕輕鬆鬆就能學會的招式。
  ──話雖如此,威爾模仿浪仁的動作揮舞了三次木刀後,成功從木刀的前端射出了劍閃。
  從木刀射出的金黃色劍閃命中了巨木。
  巨木瞬間支離破碎。
  見狀,浪仁把匕首交給他說:「──幹得好,這把匕首就依約送給你了。」
  威爾獲得獎品,開心不已,帶著匕首跑去向在山中的朋友──野生動物們炫耀。
  這時,治癒女神蜜米雅出現了。她站到浪仁的旁邊後,大力誇獎威爾。
  「好出色的才能喔。不管作為治癒師或劍士都是一流的。」
  雖然蜜米雅隨即補充了句「不過那孩子將來還是要當治癒師」,可是浪仁沒理會她在說什麼。正確而言,他根本沒聽見她說的話。
  因為他被威爾展現出的驚人潛力嚇了一跳。
  浪仁走向巨木所在的位置後,自言自語地說道:
  「……我只有要求威爾劈開巨木,可是那小子卻一口氣把它擊碎了。」
  浪仁撿起殘缺的碎片,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雖然蜜米雅和汪達爾各自想把威爾培育成治癒師和魔術師,可是浪仁想把威爾鍛鍊成最強的劍士。
  在見識到威爾的驚人潛力後,浪仁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決心。

        
  
  展現了劍術才能的我,同樣身懷卓越的治癒天賦。
  五歲的春天,我在山上自由自在地奔跑。
  我和狼與熊等朋友並肩作戰,抵禦入侵山中的魔獸。
  為了保護其他朋友,我挺身而出加入了戰鬥。
  
  我和入侵特伯爾山的魔物――綠色食人魔展開對峙。
  綠色食人魔是一種綠色的魔物,經常跑到特伯爾山捕食森林裡的動物。
  不,光是滿足口腹之慾還不夠,牠們還會虐殺弱小的動物。而牠們之所以做不必要的屠殺,單純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嗜血本能。
  怎麼能允許這種怪物塗炭生靈。
  我手持浪仁送我的秘銀製匕首,驅逐綠色食人魔。
  首先由動作靈敏、名為修爾茲的狼負責牽制食人魔,等牠製造出破綻後,我再衝到食人魔面前施展橫向砍擊。
  雖然我一刀就擊飛了食人魔手中的生鏽刀劍,可是牠依然充滿威脅性。因為食人魔的臂力強得跟怪物一樣。
  食人魔揮舞粗壯得彷彿圓木似的手臂攻擊,卻被名為小八的熊擋了下來。
  小八是這座山力氣最大的大力士。
  我趁著小八壓制住食人魔時,繞到敵人背後。
  接著把秘銀製的匕首插進了牠的脖子。
  我下手時不帶一絲迷惘。因為這個食人魔身上散發出一股濃郁的血腥味。這就是牠曾經屠殺過許多生物的鐵證。
  食人魔發出呻吟倒在地上。
  雖然我贏得了勝利,可是最初負責牽制、幫我吸引食人魔注意力的修爾茲背部血流如注。
  恐怕是被食人魔砍傷的。
  我把手放在狼背部的傷口上施放治癒魔法。
  綠色的光輝籠罩了修爾茲的身體,傷口漸漸癒合。
  「好厲害!」
  動物們異口同聲地讚賞。
  「這招是蜜米雅媽媽教我的。她好像希望我以後能當治癒師。」
  「這樣很好啊,我們也希望你當治癒師,以後才可以保護我們。」動物也紛紛附和。
  「嗯,我也希望如此。可是浪仁爸爸好像想要我當劍士。」
  「那你同時當治癒師和劍士不就得了嗎?」
  「說的也是。同時擅長這兩種技術的人,好像叫做聖騎士。」
  「所以你以後會當聖騎士了。」
  修爾茲笑著說道後,我露出苦笑回答:
  「問題是汪達爾爸爸想把我栽培成魔術師的樣子,每天都強迫我看厚重的教科書和歷史書籍。」
  「你討厭讀書嗎?」
  「怎麼會,我喜歡讀書就跟喜歡耍劍的程度一樣。」
  「那就傷腦筋了。看來你只能把劍、魔法與治癒都練到爐火純青了吧。」
  「是啊。」
  「對了,這三種能力都練到爐火純青的人叫做什麼?」
  我先是露出傷腦筋的表情,接著擺出認輸投降的姿勢。
  「如果是精通劍與魔法的人,就叫魔法劍士。可是我不知道精通劍、魔法與治癒的人叫什麼。」
  「唔,那只好自己創造一個稱呼了。」
  「自己創造嗎?我倒是沒想這麼多。」
  「對了,『勇者』這個稱呼如何?聽起來多帥氣啊。」
  「勇者嗎……嗯,是滿帥氣的。可是汪達爾爸爸告訴我,勇者是天生註定的。他說勇者一出生身上就有印記。」
  我檢查了自己的身體,沒看到任何印記。
  可是修爾茲並不引以為意,說道:
  「勇者並非職業,而是一種尊稱。我父親告訴過我,凡是有勇氣站在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前方,願意挺身而出保護弱者的,就算是勇者。換句話說,威爾你已經是勇者了。我們特伯爾山的勇者。」
  「是嗎……這樣子啊?嗯,那麼我就是特伯爾山的勇者。」
  我細細反芻勇者這個稱呼。
  接著深吸一口氣,放聲大喊:
  「我是特伯爾山的勇者──!」
  我的這一聲吶喊,響徹了整座特伯爾山。
  
  治癒女神蜜米雅看到威爾這樣,不禁掉下了眼淚。
  威爾成長得如此優秀,令她百感交集。
  明明不久前威爾還只是個嬰兒而已,沒想到一轉眼就長大,開始大放異彩了。
  而且他的治癒能力相當出色。
  連上級魔法《即刻恢復》都難不倒威爾。
  儘管這魔法是蜜米雅親自傳授給他的,可是威爾年紀這麼小就能使用得駕輕就熟,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威爾作為治癒師的才能,說不定就跟當年向蜜米雅學習治癒魔法的、傳說中的聖女不相上下。
  不,恐怕就連傳說中的聖女,也沒辦法在威爾這個年齡就學會使用《即刻恢復》。
  威爾的才能就是如此出眾。
  儘管看好威爾日後的表現,蜜米雅卻也開始擔心起一件事情。
  蜜米雅的眼眸裡映照著威爾的可愛身影。
  「話說,威爾也太可愛了。如果他繼續這麼可愛下去,搞不好會有哪一國的公主跑來向他求婚呢。」
  威爾擁有一副跟少女一樣可愛的容貌。
  不是只有外貌而已,比誰都還要強大且心地善良的威爾,是蜜米雅心中的驕傲。
  蜜米雅把威爾的身影轉印到印畫紙上後,決定要拿去諸神的聚會好好炫耀一番。
  最近有一場治癒系諸神的聚會即將舉辦。
  蜜米雅打算在那個時候,盡情當個溺愛孩子的母親。

 


《由諸神養育的神子,將成為世界最強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