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妹妹3-試閱.jpg

今天為各位帶來《朋友的妹妹只纏著我3》試閱文!!

明照要和紫式部老師結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5樓同盟》即將迎來員工旅行,

在眾人滿心期待之下,一行人來到了──有如恐怖片中出現的荒涼村落!?

陷入人際關係漩渦中的員工旅遊是否能順利落幕!?

 


 

  

前情提要

  無須結夥,不要女友,朋友唯獨真正有價值的一人。為了在嚴苛的人生競賽中生存下來,必須盡可能地省略一切不必要又沒效率的『青春』──以此為人生信條的人就是我,大星明照。但是有個傢伙,老是泡在我房間。
  小日向彩羽。這女人不是我妹妹,不是我朋友,更不是我女友。她不過是我朋友的妹妹。
  這個煩死人又纏死人的學妹,有個不為人知的祕密──
  其實她是謎樣的手遊製作團隊《5樓同盟》的隱藏成員。
  《5樓同盟》是由製作人‧我、天才程式設計師‧小日向乙馬、插畫家‧紫式部老師──也就是影石堇,以及不知為何答應幫我們寫劇本的輕小說界超級新星‧暢銷作家卷貝海參,四人為中心組成的創作團體。
  代表作《黑色羔羊鳴泣之夜》以市場上幾乎看不到的正統恐怖遊戲之姿登場,加上各種充滿魅力的角色,吸引了許多玩家,是相當有人氣的遊戲。
  遊戲中,不分男女老少,所有角色都是由身分不詳的配音員配音的。
  而那謎之配音員,就是一個人為所有角色配音,擁有多變聲帶的小日向彩羽。
  基於某些原因,彩羽不能拋頭露面。所以我為她創造了能發揮長才的機會與環境。
  雖然我為彩羽做了那麼多,但我不求她回報。因為我認為,浪費才能是整個社會的損失。
  我只是依照自己討厭沒效率與浪費的信條,才那麼做的。
  儘管我不認為自己有恩於彩羽,但是從那之後,彩羽那傢伙就開始纏著我。沒事就泡在我房間裡,以發育良好的身體逗我臉紅,拿我尋開心。可是除了我之外,她對其他人的態度都很普通,令我非常傷腦筋。
  然而,我們這種平凡無奇的生活,卻因為轉學生‧月之森真白的出現而產生變化,並因她打從心底的「告白」,產生了巨大的混亂。
  我拒絕了真白的告白,強調自己必須以《5樓同盟》為優先,青春什麼的都得擺在後面。然而真白卻不肯放棄,宣稱直到我喜歡上她為止,都要徹底使用女朋友的特權。
  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次換成同盟的代表人物,插畫家‧紫式部老師口出妄言。
  
  『求求你──和我結婚吧。』
  
  她五體投地說出的這句話,即將把我們捲進新的風波裡………………又是這種套路喔?
  
  

開幕  

  結婚是CP值最低的過時制度。
  每個月的消費會因此增加,隨時處在與其他人一起生活的緊張中,還要背負重大的責任。以這些犧牲換來的,卻是微乎其微的安心。而且那份安心,還有可能因為夫妻吵架或外遇等事情,如泡影般消失無蹤,常人根本無法忍受。就算委婉一點形容,結婚也是個糞GAME。
  什麼?你問我就算人類滅絕也無所謂嗎?
  你說不結婚不生小孩是在耍任性?
  白痴啊?假如以延續人類這種物種為優先,結婚根本就是個毫無效率的制度。
  考慮到經濟能力及母親體力都有極限,一個男人與一個女人一輩子能生的孩子是有限的。
  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家境優渥又想生的男人與複數女人結合,生下許多後代,就延續物種來說,更有效率。
  到頭來,結婚就和嗜好品一樣。不是繁衍物種的必要制度。
  所以像我這種對結婚沒有憧憬的人,根本沒必要踏上這條人生軌道,這種機會也永遠不會找上門來。
  我一直是這麼想的。
  
  但是──
  
  「雖然這麼說很突然,不過我要和紫式部老師結婚了。」
  「明,你冷靜點。」
  
  我以認真的表情說完,乙也以認真的表情回道。
  七月中的早晨。人還不多的教室裡。好友的額頭之所以冒汗,是因為炎熱的緣故嗎?
  或者是因為朋友的發言過於亂七八糟、脫離現實,簡直荒唐的緣故呢?
  「呃,說不定是我聽錯了。你可以再說一次嗎?」
  「我要和紫式部老師結婚了。」
  「用堆特風格說。」
  「向各位報告一件私事,在下即將與插畫家紫式部老師結婚了。」
  「用英文說。」
  「I decided to marry Ms. Murasaki Shikibu.」
  「OK。我知道了。你病了。」
  乙──小日向乙馬舉起雙手,以宛如宣布「這病人沒救了」的醫生般的表情搖頭說道。
  只要臉和個性好,就萬事大吉了。乙彷彿是神明以這種心態隨興創造出來的強角。
  他不但是我唯一的朋友,還是成為支撐《5樓同盟》的棟梁的超級程式設計師。
  雖然以前曾經發生過很多事──……
  如今,他已經成長為無可挑剔,全方位(毫無自覺地)受歡迎的成人遊戲主角了。
  說起來,把乙打造成這樣的就是我本人,所以我也不會對此特別羨慕或嫉妒。而且重點也不在這裡,所以就先跳過不提吧。
  「病了……有必要說成這樣嗎?」
  「不是病了的話就是瘋了。你被誰施了改變常識的催眠了嗎?」
  「又不是色情漫畫裡的劇情。」
  「沒有那種設定的話,誰能接受你說這些話啊?對象可是那個紫式部老師喔?」
  「等等,講成這樣實在是有點太過分了吧。」
  「她的人格沒有任何不好的地方。本性善良,又很聰明,且談吐有趣,圖又畫得超棒。」
  「這樣聽起來,根本是完美的戀人吧。」
  「只要無視『除此之外全部糟透了』這一點的話。」
  一針見血。
  「唉,其實我也不是不懂你的心情啦。確實紫式部老師不但有逃避現實的毛病而且一講到宅話題就像機關槍停不下來不只如此還會不分TPO地發春做BL妄想明明是女老師卻喜歡小男孩不但不整理房間而且不遵守截稿日發酒瘋時又超纏人平常還會時不時地沒來由地對她感到煩躁──」
  「等一下,講成這樣未免太過分了吧。」
  「──但正是因此,所以能夠結婚。」
  我斷然說道。
  結婚不但沒效率,而且又過時。抱著這種想法的我,這輩子第一次產生想結婚的念頭。
  正因為對象是紫式部老師──名為影石堇的女性,才能讓我打從心底認為和她結婚,是正確的決定。
  「明……」
  乙凝視著我的眼睛,半晌後嘆了口氣。
  「是這樣啊。你是認真的呢。」
  「是啊。」
  「你選擇了紫式部老師,而不是彩羽呢。」
  「是……慢著,為什麼會冒出彩羽的名字?」
  彩羽,小日向彩羽,就是乙的妹妹。
  對我來說是朋友的妹妹──也就是普通的學妹。
  假如是前陣子向我告白,即使被我拒絕,仍不屈不撓地朝我進攻的真白,就另當別論了。
  和彩羽結婚的場面,我完全無法想像。
  「看來你已經下定決心了。雖然我個人希望你能和彩羽在一起,不過既然你這麼愛紫式部老師,我也無可奈何,只能放棄了。」
  「是……不對,等一下。」
  「嗯?」
  聽到無法忽略的詞彙,我忍不住打斷乙的話。乙不解地歪頭。
  喂,剛才那個詞彙是什麼鬼啊?
  「你說誰『愛』誰?」
  「咦?明愛紫式部老師,不是嗎?」
  「哪有可能啊。」
  「欸欸……你剛才不是一直堅持要和紫式部老師結婚嗎?」
  「笨蛋,你誤會了。雖然是結婚,但不是普通的結婚啊。」
  「什麼啊,原來如此。真是好險。」
  乙按著胸口,鬆了一口氣。
  看他剛才嚴肅的模樣,讓我發現我們之間似乎有點溝通不良。果然我的想法沒有確實地傳達給他。
  真是的。
  「認真和紫式部老師培養愛情然後結婚,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嘛。」
  我只是覺得──
  
  「只要能得到那傢伙的肉體就行了。」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乙再次用力吐槽。我明明沒有說錯任何話,為什麼乙還是不懂呢?
  再這樣下去,我們將永遠是平行線。
  看樣子,為了讓乙明白我的想法,必須按照順序從頭說起才行。
  這麼想想,我的起頭確實有點莫名其妙。
  假如有神明監視著我的人生,祂說不定也會心想「這傢伙沒頭沒腦地在說啥啊?」。
  「我知道了,乙。讓我照順序說明給你聽。起因是上次戲劇大賽的慶祝會──……」
  
     *
  
  「求求你──和我結婚吧。」
  那天,紫式部老師──也就是影石堇,跪在地上向我磕頭,如此說道。
  緊接著,盤子碎了。
  「什、什、什麼意,思?」
  「小堇老師,妳……」
  我身後的真白和彩羽以顫抖的聲音問道。
  ──妳們兩個,要賠盤子的錢給我喔?
  「那個啊,明照大人,請你冷靜地聽我說──」
  「不,妳不用解釋。」
  「咦?」
  「就算妳不說,我也大概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將手伸到一臉嚴肅地打算說明原委的堇面前,強硬地打斷她的話。
  我是有學習能力的人。
  所以很~清楚自己身邊發生的現象。
  ──反正又是戀愛喜劇類的事件了,對吧?
  現實中才不會有那種事啦!最近,我身邊發生了一堆會令人想如此吐槽的事情。
  先是有冒牌女友,接著被那冒牌女友告白。即使被我拒絕,那女孩似乎仍然喜歡著我。受託協助全由女孩子組成的戲劇社。在戲劇大賽即將開始時出現各種天災人禍,最後由我代為上場演出──
  統計學上豈有此理的事情接連發生。事到如今,仍然想繼續否定的話,才叫不科學。
  似乎有某種奇妙的亂數,使我變得容易碰上這種戀愛喜劇般的事件。
  說不定,從我答應與真白成為冒牌戀人,接受了異常的戀愛喜劇環境的那一刻起,我就踩下改變世界的的開關了。
  因此,就算突然被堇求婚,也不奇怪。
  「我已經看出套路了。反正一定和我想的一樣,不是成人遊戲,就是戀愛喜劇的情節吧。」
  「別、別鬧了。我這次是認真的喔,不要和二次元混為一談!」
  「我懂我懂。是成人遊戲。」
  「吼!我是認真的啦!」
  堇氣呼呼地揪著完全不把她當一回事的我。
  「如果你真的看得出套路,肯定能說中我發生了什麼事對吧!?」
  「嗯,大概吧。」
  「唔唔唔唔唔……!你說了喔!那我們來對答案喔!?」
  「好啊。」
  「一──二──」
  
  「老家說要妳快點結婚,甚至準備幫妳找相親對象,對不對?」
  「老家說要我快點結婚,甚至準備幫我找相親對象!!」
  
  …………………………………………
  ……………………
  「……妳看吧?」
  「你為什麼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是超能力者嗎!?超感應神探AKI!?」
  同步率無可挑剔的回答,使堇瞪大雙眼,大為動搖。
  ──果然是這樣。
  被太多出乎預料的情況耍弄過後,我已經大致猜得出劇情走向了。
  「不過,一直這樣的話,反而會變得很老套,劇情很好猜喔。」
  「什麼老套啦!對我來說這可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喔!」
  「現實啊……」
  我自上而下,從頭到腳,仔細打量起淚眼汪汪的堇的身體。
  雖然她現在戴著眼鏡,穿著土氣的運動外套,是不起眼的紫式部老師模式,但──
  豐滿的巨乳與細腰,與模特兒相比也毫不遜色,兼具青澀與性感魅力的身材。稍微化妝後,也就是所謂教師‧影石堇模式的她,雖然眼神與說話口吻給人難以親近的感覺,但是總的來說,仍然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對異性非常具有吸引力,隨便釣都有男人上鉤。
  「說到現實,堇老師,妳才二十五歲不是嗎?在這個時代,應該還不到非相親不可的年紀吧?像妳這樣的美女,用不著急著──好痛!?」
  有人用力掐我的腰。
  而且是左右邊都被掐了。
  「怎麼了嗎?學長?」
  「……哼。」
  我回頭,看到笑咪咪的彩羽以及把頭撇向一旁的真白。
  兩人都比剛才更接近我,使我有種進入她們攻擊範圍內的錯覺。
  ……算了。
  「用不著急著相親,早晚都找得到對象吧?」
  「你說的沒錯。在這種年頭,二十五歲還不需要急著相親。但是我家很特別。」
  「特別?」
  「影石家的宗家位在鄉下的深山裡,或許是因為這樣,想法和世俗有點脫節。」
  也許是回想起故鄉的景色吧,堇目光飄遠,說道:
  「我家族的人們,思想中還殘留著很濃厚的古老觀念。說好聽一點是重視傳統,說難聽一點,就是死守過時規範的一族。」
  「所以才會這麼年輕就開始催婚嗎?」
  「是啊。一直以來,我都以『想專心教書』當藉口逃避這件事……不過,這塊擋箭牌好像快要不管用了。」
  「堇老師……」
  堇慘白著臉,有氣無力地垂下頭。
  看著她的模樣,我心中湧起一股煩悶的感情。
  ──對了。因為她平常太嗨咖,所以很容易忘記,但她也是《5樓同盟》的一員。
  是被家庭因素那種愚蠢至極的原因束縛,差點放棄天分,不為人知的天才。
  自從夏天的即售會之後,我以各種方式說服堇加入《5樓同盟》。在說服的過程中,我明白了隱藏在她那輕浮表象下的、不為人知的『真正的感情』。
  即使是那麼真摯的感情,也不得不隱瞞起來。可見影石家的規範之力有多大。
  只要看見顫抖不已的堇臉上的表情,就能理解這一點。
  「……所以妳才會向我求婚嗎?只要和我結婚,就不必相親了。是這樣嗎?」
  「沒錯!就是這樣!我還不想結婚!我早就心有所屬了!」
  「!」
  我身後的真白倒抽一口氣。
  她扯動我的衣襬,以只有我聽得見的音量小聲說道:
  「真白討厭這樣的發展。堇老師好像會看上你。」
  「妳在說什麼啊?這個人才不可能──」
  「不過,冒牌未婚夫是亮黃燈。就算現在還沒有喜歡上,之後還是有可能因為奇怪的力場而愛上明。」
  「不不不,那種事不可能啦……嗯?」
  我否定完,才覺得之前好像發生過那樣的事。不過先別管那個了。
  應該說比起那個,我聽到了令我更在意的詞彙。
  「心有所屬?我第一次聽說堇老師有喜歡的人耶?」
  「咦!?啊,嗯……是啊。」
  堇滿臉通紅,忸忸怩怩地低下頭。
  ──這是什麼反應啊?
  反正一定是二次元的角色吧?雖然我這麼想,但是堇的模樣,和平常講喜歡的角色時的態度有微妙的不同。
  「妳真的有喜歡的人?不是二次元角色?」
  「現在才開誠布公,有點難為情呢。」
  堇羞紅了臉,隔著眼鏡偷瞄我。
  她是所謂的CP廚,很少以「我老婆」或「我老公」的角度看待二次元角色。
  她喜歡的是作品中的角色『本身』,或是萌角色與角色之間的關係。
  即使聊宅話題時,也令人意外地從來不曾以夢女的角度說話。
  這樣的堇,接著會吐出多有少女情懷的發言?我不禁緊張地豎起耳朵,聆聽她的告白。不只我,彩羽和真白也同樣屏住呼吸,等待堇接下來說出的話──……
  
  「我喜歡的,是嵐間同學──《粉筆小仁》裡的。」
  
  「好,大家可以回家了。」
  「真白學姊,我要收拾碎片了。在清乾淨前,妳要小心別踩到喔。」
  「真白也來幫忙。掃把和畚箕在哪裡?」
  「你你你們為什麼不理我了──!?」
  堇張開雙臂,想抱住瞬間冷卻,準備散會的我們。彩羽和真白滑溜地躲開她的糾纏,只有我被她緊緊箍住,而且她還毫不客氣地把眼淚鼻涕沾在我身上。
  妳問為什麼?當然他馬的是因為《粉筆小仁》是每週五晚上播出的兒童取向國民動畫。內容是幼稚園兒們耍笨搞笑的日常生活,至於嵐間同學,則是常常吐槽主角小仁的,有點帥氣但是又有點脫線的傲嬌角色。是幼稚園兒童。是二次元正太。
  「認真聽妳說話的我真是白痴。妳還是快點死心,乖乖回老家結婚吧。」
  「等一下!我是認真的喔!」
  「聽妳放屁!說出嵐間同學名字時就出局了!嚴肅值跌停板啦!」
  「什麼啊!嵐間同學是我悶騷傲嬌的初體驗喔!是我理想中的正太喔!?」
  「身為老師,不要這樣大剌剌地曝露自己的危險性癖好啦!」
  「而且結婚的話,我就沒有自由時間了。人妻和下女沒兩樣,不但要負責做家事、養小孩等大大小小的事!而且還會被公公或老公的同事、隔壁的帥哥睡走,被拍下露出阿嘿顏雙手比耶的影片喔!」
  「哪可能啊。就算是從漫畫看來的知識,也太偏頗了吧。」
  「總之!我不想結婚啦啦啦啦啦!請明照大人以結婚為前提和我交往!只要『假裝』就好了!我也不想和你有任何更進一步的關係啊!」
  「妳是想找我吵架嗎?」
  雖然我對堇一點興趣也沒有,但被說成這樣,還是很受傷。
  「我不想和你吵架,我想和你結婚。請明照大人把你的婚約處男給我吧!」
  「妳用詞實在有夠低級。是說,假裝和我交往,事情就能解決嗎?」
  「這點完全沒有問題!」
  堇拍著豐滿的胸部,得意洋洋地道:
  「明照大人,你現在幾歲?」
  「?十六。」
  「沒錯。你早就過期了,根本不在我的好球帶之內!」
  「肩膀和腰,自己選一個。」
  「等、等一下!這樣我會說不下去的,住手啊!不要打量我的穴道!不要像殺手一樣折手指!」
  「如果不想腰和嘴同時失能,就給我好好說重點。」
  「我、我知道了啦──也就是說,因為明照大人才十六歲,所以離真正結婚,還有兩年的緩刑時間。」
  「……啊──原來如此。」
  簡單來說,堇的意思是這樣──
  假如謊稱自己有值適婚年齡的假未婚夫,老家當然會逼她立刻結婚。
  但是,如果那對象是和還不到法定結婚年齡的我,不立刻結婚也很正常。
  「我知道妳的意思了。不過就算這麼做,還是有很多問題喔。」
  「比如呢?」
  「妳要怎麼對教師世家的一族解釋自己和學生交往的事呢?」
  「這點沒問題。雖然我們家的人對教書很認真,但並不否定學生與老師自然萌生的愛。」
  「意外地寬容耶?」
  不管是不是自然萌生,出局的事就是出局吧?
  「而且家族裡面有前例,所以區公所那邊也沒有問題。」
  「居然有前例!?」
  居然真的有娶學生為妻的實際例子,你們這個教師世家,這樣真的可以嗎?
  如果是高中老師,也就算了,吧?希望那人不是國中或小學老師。
  「嗯──不過就算這麼做,也只是把問題往後拖延而已啊。」
  「這我也知道。不過必須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才行!一年後怎麼樣,等一年後再說!」
  「我好像懂了妳為什麼無法遵守截稿日了。」
  「……如果婚後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我也不是不願意。可是,我絕對不要相親。」
  堇以沉穩,但是堅定的語氣說道。
  「相親的話,就必須戴著回老家時用的假面具結婚了。我受不了無法展露紫式部老師本性的夫妻生活。」
  「結婚後,其實我是這種人啦!……不能這樣嗎?」
  彩羽拿著掃把回來,探頭插嘴問道。
  「當然不能。聰明高冷的女老師其實是又髒又懶的女人,這可是抵觸景品表示法等級的詐騙喔。要是夫家因此抗議的話,連老家都會知道我的本性喔。」
  「妳還意外地有自覺呢。」
  「不過,真白好像可以理解這種心情。」
  一道不大的聲音和我的吐槽重疊在一起。
  真白抱著畚箕,戰戰兢兢地從彩羽背後探頭。
  「真白也是……如果要結婚,會想向對方展現自己的一切……明,你說對不對?」
  「為、為什麼要問我啊?」
  「你應該明白吧。」
  「我是懂啦……」
  我無法直視真白紅著俏臉,臉上掛著柔和的微笑,以水汪汪的眼睛凝視著我的模樣,只能撇過頭。
  月之森真白。她是Honey place works社長的女兒,也是我的堂妹。為了讓《5樓同盟》的成員能進入Honey place工作,我與社長做的交換條件就是:假扮成真白的男朋友,直到她畢業為止。
  本來只是冒牌戀人,但是不知何時,真白似乎真的喜歡上了我──……
  雖然我拒絕了她的告白,姑且算是為這畫下句點,可是她似乎不肯死心,繼續仗著「女友」身分,積極地向我進攻。
  「…………」
  真白定定地凝視著我。
  氣氛變得很微妙,感覺起來,時間流動的速度變慢了。
  ──我開始厭惡起自己的青春期本能。
  儘管理智上明白現在不是談戀愛的時候,但是被真白這麼可愛的女生以這種眼神凝視,別說覺得高興了,甚至會心臟狂跳。
  假如真白再加把勁,我說不定真的會被攻陷吧。
  不過──……
  「……嗚……嗚嗚……到、到此為止了。彩、彩羽,我們來掃碎片吧。」
  「咦?喔,好好好,來掃地吧。」
  ──真白的誘惑進攻模式頂多只能持續三分鐘,不,連一分鐘都不到。
  她本來就內向害羞,就算想誘惑我,過不了多久就會因難為情而主動逃走了。託福,我總算沒有被攻陷,保持理性到現在。
  唉。我嘆了口氣,看著堇道:
  「……戴著假面具過夫妻生活有多強人所難,我也不是不明白啦。」
  「真的嗎!?那──」
  「嗯。我可以當妳的冒牌未婚夫……啊,不對,等一下。」
  我在開口的瞬間,腦中竄過一道閃電,有如天啟。
  人妻和奴隸沒兩樣,會失去自己的時間。這是堇自己說的對吧。也就是說,在這傢伙的價值觀中,丈夫說的話,是絕對無法違逆的?
  既然如此……
  「結婚嗎……這可以有。」
  「咦?」
  「不,我只是在想,真的結婚好像也不是不行。」
  「「……!?」」
  哐啷!原本已經收進畚箕中的碎片再次灑落在地上。
  「學、學學學長!?你在說什麼啊!?」
  「明、明你怪怪的。就算退讓一百步,當冒牌未婚夫也就罷了,但是真的結婚,這……」
  「不是啊,妳們想想嘛,既然堇老師無法違逆丈夫說的話,只要和她結婚,她就會乖乖按時交稿了對吧?只要在證書上簽字結婚,就能穩定地收到紫式部老師的稿子,這種事不是很划算嗎?」
  「欸──……」
  她們以「這傢伙在鬼扯什麼?」的眼神看我。
  被彩羽以傻眼的態度鄙視,莫名地令人不爽耶。喂。
  「唔──如果只是證書上的結婚,也沒什麼不好的。這樣一來,就不必在一年後重新想逃避結婚的藉口,對我來說也算是雙贏吧……雖然說被明照大人想成能無條件交稿的部分超令人在意的,不過總之,可以擋掉相親的話就算了。」
  「慢著慢著慢著小堇老師!妳還是打消這念頭比較好喔!!像學長那種垃圾家暴男,就算只是在證書上和他結婚,下場也一定會很慘的!!從他看的色情漫畫類型,就可以看出他的性趣有多變態了!!」
  喂,妳在亂爆什麼料啊?
  「是、是啊。明是不懂女人心的豬頭處男。他一定會早洩。」
  喂等一下,妳在給我亂追加什麼設定啊?雖然說我確實沒有那方面的經驗,但也不至於無能到那種程度吧?雖然沒經驗所以說不準,不過應該沒問題。
  應該……吧?
  「不用妳們說我也知道。妳們以為最常惹明照大人發火的是誰?我可是最清楚明照大人有多混蛋的人喔!」
  彩羽和真白莫名其妙地開始用力誨謗我,堇也莫名其妙地露出得意的表情,加以對抗。
  「但比起和不是正太的老頭子相親,和明照大人結婚還是好多──呀啊!?幹嘛啦!?妳們為什麼默默地掐起我的腰啊!?」
  「沒有啦,聽到小堇老師對學長出言不遜,手就不小心自己動了。」
  「生氣……真白想讓小堇老師笑一笑。」
  「等等!不要搔我的腰啦!啊哈哈哈!我那邊很怕癢!嗯啊──不要啊嗯嗯嗯嗯!」
  彩羽和真白把堇按在地上,以指技不停對她進行攻擊。堇則不住地扭動身體。
  我低頭看著微妙地變成桃色的場面,深深嘆氣。
  「妳們幾個,人生過得很快活呢。」
  
     *
  
  『──總之,就是發生了這種無聊事啦。』
  『沒問題。就我看來,明的人生也相當快活喔。』
 

 


《朋友的妹妹只纏著我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