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試閱.jpg

今天帶來的是《好感度120%的北条同學似乎願意為我做任何事……2》的試閱

儘管暫時延後了解散社團的時程,但危機仍然存在。

雅繼等人企圖透過在漫畫大賽中獲得獎項,讓學生會撤回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廢社處分

為此他們決定實際模擬各種戀愛情境,做為創作漫畫的參考……

不但甜蜜度心動度都比第1集大為升級,這集甚至出現了三方混戰只能說聲雅繼你加油啊XDD

那以下就來看看試閱吧~

 


 

  

班會時間 即使沒有舞台,她們依然會翩翩起舞  
  
  
  「雅、雅繼同學……我、我、我喜歡泥!」
  
  龍田光和我面對著面,滿臉通紅地向我如此說道。
  她的臉紅絕對不是因為酷熱的關係。只見龍田緊握著自己的雙手,情緒符號也處於天旋地轉的混亂狀態,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的臉。
  唔……因為心情太過激動,結果一不小心就咬到舌頭,這種冒失的地方的確很有龍田的風格,害我也不由得小鹿亂撞。
  在一旁看著的虎尾裕美,也忍不住用手捂住紅透的臉頰,從指縫間偷看著我和龍田的動靜。儘管虎尾的奇妙反應也令我難以釋懷,不過我還是做了個深呼吸,把注意力集中在龍田身上。
  「欸……小、小光……其、其實我也──」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果然還是無法接受啊!」
  
  「唔噢噢!?虎、虎尾!?不、不是,妳冷靜點啊!我、我們現在是────我、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啦!拜託妳別再推我了啦!」
  情緒符號完全陷入錯亂狀態的虎尾,一臉泫然欲泣地使勁推著我的後背,試圖把我和龍田徹底分開。
  「剛才這一段……確實能讓人感受到強大的破壞力呢……名為『純粹』的暴力實在是非常驚人的力量……我很能夠理解虎尾同學為何會如此焦急。」
  「妳幹嘛擺出一副專家的口吻啊……虎、虎尾,妳冷靜一點,已經結束了啦。」
  「嗚嗚嗚……我絕對不會認同的……」
  「呼~……好、好險……因為太過緊張的關係,感覺連我也變得好奇怪……」
  龍田長長地吁了口氣,隨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似乎是為了讓身體冷卻,她順手拿起我放在桌子上的水果牛奶,咕嘟咕嘟地直接灌進嘴裡。
  「呃,我說小光,那個水果牛奶是我喝過的……」
  「咦!?啊、啊哇哇哇哇……!對、對不起!對不起!哎~我真是的……居然這麼得意忘形……實在是丟臉死了……」
  龍田忍不住趴到桌上害羞地跺著腳,不過說起來這也是情理之中的反應……畢竟眼前的狀況真的是令人想吶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在設法安撫把我一路推到牆邊的虎尾後,我決定整理一下當前的狀況。
  雖然事到如今也沒必要特別說明了,但這場風波的始作俑者,正是雙手盤在胸前,在一旁靜靜作壁上觀、同時不忘做著筆記的北条朱雀。
  聚集在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我們,原本和往常一樣無所事事地消磨著時間,這女人卻突然提議來玩『向雅繼同學傳達愛意』的莫名其妙遊戲。
  當然,無論是我還是虎尾或是龍田,都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於是北条表示:「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我就是最喜歡雅繼同學的人囉。」結果虎尾和龍田對此大為反彈,最後就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作為接受求愛的一方,這場遊戲對我來說完全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因此我也只能勉為其難地同意。沒想到北条隨後又追加了一條但書說:「雅繼同學你一定要對大家的示愛做出回應」,瞬間就把單純的遊戲變成了搞死人的整人大會。
  現在讓我們拉回現場。
  「好啦,接下來輪到虎尾同學了,讓我們見識一下妳要如何向雅繼同學傳達愛意吧。」
  「唔哎!?呃、這、這種事,我……」
  「所以妳是要不戰而敗囉?那可真是非常遺憾呢。」
  「啊……啊……雅、雅繼閣下……」
  緊抓著我不放的虎尾,就這樣楚楚可憐地抬起眼,欲言又止地直勾勾凝視著我。
  唔……就算被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也擠不出半句話……話說回來,虎尾未免也貼我貼得太近了,看起來怎麼好像馬上就要從魔法少女墮落為魔女……
  「虎、虎尾,妳沒必要如此勉強自己吧?北条只是和平常一樣在鬧著玩,妳完全沒必要把她的話當真……」
  「唔……雅繼閣下為什麼要這麼說呢……?」
  太、太奇怪了……為什麼反而起了反效果啊……
  只見虎尾不滿地鼓起臉頰,情緒符號則是轉為下定決心的表情,接著她倏地從我身上離開說道:
  「雅、雅繼閣下……」
  「噢、噢……?」
  「那、那個……感、感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你、你總是關心著我的事情……我真的非常感謝你……」
  虎尾害羞地撓著臉頰,微微低著頭如此說道。
  她這副忸怩的模樣顯得莫名可愛,就連看著的我都不由得感到難為情。畢竟虎尾很少流露出這樣的一面,因此我也變得有點不好意思。
  「尤、尤其是體育祭時,真的是受到了你很大的幫助……!所、所以說,我對如此溫柔的你……啊、啊、啊、啊……!?」
  因為虎尾即將把自己的心意化作言語,所以我也不由自主地屏氣凝神────然而,虎尾的樣子看起來有點奇怪。
  「────虎、虎尾?妳怎麼了?喂、喂,妳該不會是……!」
  「……她昏過去了呢。」
  居然站著昏了過去……這對虎尾的心靈來說,就是一件負荷如此巨大的事情……該死,北条的犧牲者又多了一個……
  「無論是小光同學還是虎尾同學,在真情流露這一點上都能夠獲得很高的分數,不過在最後的臨門一腳上還是太嫩了呢。果然還是得由我親自示範給妳們看才行。」
  「呃、哎……應、應該可以就此打住了吧?北条妳也用不著特地示範什麼的……」
  「不要,人家也想要對雅繼同學說『我喜歡你』。」
  「居然說不要。」
  我的希望以落空收場。只見北条莫名地使起性子,端正姿勢朝著我的方向,和我從正面四目相接。
  雖說北条的全自動身體接觸,我已經親身領教過無數次了,但她畢竟是全校第一的超級美少女,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習慣……更別說她這次還貼得這麼近……
  「雅、雅繼同學。」
  「在、在……」
  「那、那個……」
  「?」
  「…………」
  咦?這可怪了,北条居然沒有像平時那樣,從容不迫地向我發動攻勢。
  不僅如此,她看起來甚至有點緊張……難道,她果然──
  「──我果然還是無法忍耐……就今天而已,應該沒關係吧?」
  「啥?妳在說什麼啊──唔咕!?」
  在沒有任何預兆下,北条突然鑽進我懷裡,牢牢抱住了我,接著便像是在吸入山頂澄澈空氣似的,把臉貼在我的制服上做起了深呼吸。
  「吸~……呼~……吸~……呼~……」
  「唔……!糟、糟了……!」
  「啊啊……雅繼同學的味道,我最喜歡雅繼同學了……」
  「妳放棄傳達少女的幽微心思了是吧?──唔、這、這未免也──……咦?」
  就在我遭受北条失心瘋般的直接攻擊,搞得整個人都動彈不得時,右手臂忽然像是被抓住似地猛然沉了一下。
  「咦──?虎、虎尾小姐……?」
  「只有北条閣下一個人的話……會有平衡方面的問題吧……這也算是感謝雅繼閣下平日的關照……」
  「哪有人用這種方式感謝別人的平日關照的啊……?欸!?」
  我把注意力轉到眼冒金星、語無倫次的虎尾身上,卻沒想到這次連左手臂也跟著猛然沉了一下。
  轉頭一看,只見龍田正滿臉通紅地摟著我的左手臂。
  「你、你還沒有……對剛才的表白……做、做出答覆……」
  「什、什麼……?」
  怎、怎麼搞的……這到底是在演哪一齣啊……我為什麼會被如此可愛的三名美少女包圍啊……
  而且她們不僅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甚至還更進一步縮短和我之間的距離。假如這是《魔○氣泡》的話,我們現在已經一起消失了吧……我這是在說什麼鬼啊。
  太、太奇怪了……明明和平常一樣只是北条在鬧著玩,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個樣子……
  「雅繼同學。」
  「雅繼閣下。」
  「雅……雅繼同學。」
  「唔唔……」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體溫正在逐漸上升……原來如此,是夏天的錯吧,一切都得怪天氣太熱,大家才會做出這種昏了頭的舉動。一、一定就是這個樣子沒錯。
  既然如此……我也不管了啦!──我緩緩閉上眼睛,徹底杜絕了一切外界資訊,將意識完全集中在推擠身體各處的柔軟觸感。
  和煦的微風吹進社團室內……今天的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同樣也是風平浪靜──
  「…………」
  
  ──不,若這幅光景被別人看到,這可絕對不是鬧著玩的。

第一堂課 創作漫畫,就是他們貫徹頂天立地的生存之道的方式  

  
  「雅繼閣下,你認為所謂的『120%』是什麼?」
  
  在度過梅雨綿綿的陰鬱季節之後,時節來到了隱隱能夠聽到蟬鳴的初夏時分。
  令人鬱悶的期末考也已經宣告結束,本次分數同樣在平均值附近徘徊的我,有望蟬聯「平均值先生」的封號(自稱),於是立刻重返冷氣開得很強的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社團室,坐在讓人屁股生疼的鐵管椅上看漫畫消磨時間。
  只要再過一個星期,就是盼望已久的暑假。無論是前往海邊戲水,還是參加煙火大會或夏日祭典──這類現充的活動都和我無關,不過,能夠擺脫每天一大清早起床上學的痛苦,這世上還有比這更加美妙的事情嗎?
  「120%……?除了用來指涉北条的好感度以外,難道還有其他的含義嗎?」
  「沒錯!所謂的『120%』,正是北条閣下對雅繼閣下表現出來的好感度!」
  「妳這不是在重複我的話而已嗎?」
  只見虎尾裕美以莫名認真的表情,推著眼鏡向我如此說道。
  她是縣立藤之丘高中的二年級生,和我一樣隸屬於三班,同時也是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社長。
  然而,這個和網路咖啡廳沒什麼兩樣的同好會,終於在一個月前被學生會以「公器私用」為理由勒令廢社。但有鑑於我們在體育祭上的活躍表現,這項廢社處分目前還處於暫緩執行的狀態。
  順帶一提,虎尾的好感度計量條原本是70%,現在則是來到了75%。看來體育祭的那場風波,讓她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對我的評價。
  雖然情緒符號和以前沒什麼不同,但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以飆出80%以上的好感度,因此虎尾對我的看法,或許出現了相當巨大的變化。
  這裡順便補充一下,所謂的「好感度計量條」和「情緒符號」,可以理解為只有我能夠看到的特殊能力。就像是某款二頭身棒球遊戲那樣,我可以在別人身上看到好感度計量條,以及反映出具體情緒的狀態符號,只是我也不曉得這些東西的背後原理。
  「哎,該怎麼說呢……因為中間遇上了體育祭的風波,所以最後變得有點不了了之……但是我絕對不是要說我不喜歡北条閣下喔?真要說起來,我也非常喜歡為人溫柔的北条閣下……」
  虎尾捲著烏黑秀髮的髮尾,說出不得要領的話語。
  我大概能夠明白虎尾想要表達什麼。學園第一的美少女在轉學過來之後,不僅立刻向我表明好感,並做出親密的身體接觸,甚至還為了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存亡,眉頭也不皺一下地接受我的各種無理要求。按照常理來看,這確實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
  既然是雅繼同學的請求,我沒有理由不聽從──雖然聽到北条這麼說,我也很開心啦……
  「雅繼閣下難道不會感到非常在意嗎?也是啦,畢竟你好像很享受這種屈服於欲望的漩渦之中,每天都不得不彎著身子不敢亂動的感覺呢。」
  「就算是青春期少年也沒有這麼誇張好不好?」
  不過,儘管我很想弄清楚北条喜歡我的理由,可是北条若有那個意思,應該早就主動開口告訴我了。
  就算好感度指數是120%,北条有什麼想要保密的理由,也不是特別奇怪的事。既然如此,我還是別勉強問她比較好。
  因此我一直刻意不去問北条這個問題──而且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但是在好感度120%的情況下,感覺還是不要知道真相比較幸福。
  「話說回來,如果是我也就算了,倒是虎尾妳為什麼也這麼在意啊?」
  「咦!?啊啊啊啊呃、該、該怎麼說呢……我只是有點在意,雅繼閣下是怎麼看待好感度如此之高的北条閣下──」
  「這個嘛……畢竟北条都主動到這種地步了,要說我沒有一絲心動肯定是騙人的──」
  「所、所以說,你的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虎尾一下子湊到我面前,情緒符號變成了驚慌失措的狀態。
  「妳、妳為什麼這麼在意啊……」
  「要、要是發生了敗壞同好會風紀的情事,那、那可就不好了……」
  「呃,現在就已經足夠敗壞了吧──」
  「更、更何況,我們這次非得阻止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廢社危機不可……現、現在正是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的時候……」
  虎尾的好感度計量條,出現了劇烈的上下波動……我有預感這個問題若是沒有回答好,將導致事態變得更加不可收拾,看來這裡還是順著她的意思做出回答比較妥當──
  
  「鏘鏘!」
  
  就在我打算回答虎尾的瞬間,只見社團室的門被猛然打開,看起來心情非常好的北条走了進來。
  虎尾在察覺到北条進來的當下,立刻「颼」地離開我身邊,吹著蹩腳的口哨回到擺有筆記型電腦的座位上;而完全沒有注意到虎尾異狀的北条,則是罕見地帶著笑嘻嘻的表情,一直線地走向了冰箱的位置。
  「……?北条,妳在做什麼?」
  「鏘鏘!」
  「啥?」
  「其實我做了蛋糕過來,你看,這是雅繼同學最喜歡的法式千層酥喔。」
  北条從白盒子裡拿出來的那個東西,是一個怎麼看都不像是外行人做的法式千層酥,不僅有著層層疊疊的酥皮和奶油,上頭還搭配了數量驚人的草莓。
  「唔哇……好厲害,這是北条妳自己做的嗎?」
  「那還用說,這可是我用專門訂購的最高級食材,再加上滿溢而出的愛情所烤製而成的傑作。」
  「嗯唔……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一整塊的法式千層酥……完成度實在是不得了呢……看、看起來非常美味的樣子……」
  「暫且不說妳是怎麼知道我喜歡法式千層酥的事情……妳為什麼會挑今天這個日子啊?我記得今天應該不是什麼特別的紀念日……」
  「今天是又能和雅繼同學相見的紀念日喔。」
  「咦,討厭啦,怎麼這麼浪漫……」
  不對,我如果這麼說了,感覺北条今後每天都會準備各種點心過來,但是這女人就算把我餵成一頭大肥豬,大概也會說她喜歡我胖嘟嘟的樣子。
  就在我對這項墮落計畫感到戰慄不已時,作為當事人的北条拿出紙盤和叉子,在虎尾和自己面前擺放好,將已經切好的法式千層酥盛到紙盤上。
  「…………嗯?」
  「喏,虎尾同學也有一份喔,妳應該不討厭西式甜點吧?」
  「欸?哎,我個人是挺喜歡甜食的啦……」
  「是嗎?太好了,今天的份量很足夠,妳就別客氣儘管吃吧。」
  「噢、噢……」
  在正常地結束和虎尾的交談後,北条像是在說「輪到你了」似地轉向了我,將盛在自己紙盤裡的法式千層酥橫向放倒,俐落地把叉子刺進去,將法式千層酥切成容易入口的大小。
  接著,她一口就用嘴巴叼住了一塊法式千層酥。
  「……咦?現在這是什麼狀況……?」
  「好了,雅吉同鞋……現載是Pocky Game的時見……」
  「……我說北条,我就教妳一件事吧。所謂的『Pocky Game』啊,是兩個人分別從餅乾棒的兩頭開始吃才對唔咕唔咕……」
  完全沒在聽人說話的北条一把抓住了我的頭,毫不客氣地把嘴裡叼著的法式千層酥塞到我嘴邊。
  果、果然演變成這樣了啊……真不愧是……北条朱雀……
  輕而易舉地以120%的好感度突破原本只能測量到100%的好感度計量條;在單獨面對我時,情緒符號更是永遠呈現欣喜若狂的狀態。
  這位和黑色齊肩短髮十分相稱的超級美少女轉學生,從來都不吝於用言語和身體傳達喜歡之情,總是帶著歡欣愉悅的心情和我互動。
  雖然我幾乎是每天都在面對北条的求愛攻勢──但、但老實說……現在這波攻勢有點太過猛烈了……
  「雅吉同鞋,張開嘴巴……」
  「不、不用了,我自己會吃的……唔咕咕……呣咕!」
  令人哀傷的是,像我這種缺乏陽光的豆芽菜體格,在原為游泳健將的北条面前根本毫無抵抗之力,法式千層酥的前端已經抵在我的嘴唇上了。
  我一邊用心品嚐奶油在舌尖擴散開來的隱約甜味,一邊深刻地體認到這種清爽不膩的滋味,正是北条下了多少工夫的證據。
  唯一令人遺憾的是,我實在不想以這種形式和你相遇啊。
  「初吻的滋味……是鮮奶油的味道……」
  「雅吉的初──哎呀?」
  「咦?」
  就在我打算放棄掙扎時,原本夾在我和北条之間的法式千層酥,突然就這樣憑空消失不見了。
  不曉得自己是怎麼得救的我,很自然地把視線轉向法式千層酥消失的方向,這才發現虎尾正在鼓著臉頰努力咀嚼東西。
  「虎、虎尾同學……?剛、剛才的法式千層酥是──」
  「咕嘟……嗯?有什麼事情嗎?因為法式千層酥實在是太過美味,所以我忍不住就一口吃了下去……這、這有什麼問題嗎!?」
  「呃,哎,妳能夠覺得好吃的話,我當然是很高興啦……」
  「不不不,我才是招待不周。」
  雖然虎尾應該是想要說「承蒙款待」,但是她的情緒符號不知為何陷入了錯亂狀態,而且手上還沾滿了大量的鮮奶油。
  就連眼神也在半空中游移不定……不管她有多麼想要吃法式千層酥,也沒必要直接伸手搶過來塞進嘴裡吧……
  「啊────啊啊!對、對了!我想起一件事情!」
  或許是察覺到氣氛有點微妙,虎尾慌亂地把叉子擱到紙盤旁,緩緩地移動到擺放筆記型電腦的座位,開始查詢起什麼。
  「? 妳這麼突然是怎麼了?」
  「就、就是啊……其實我為了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存亡問題,做了各式各樣的調查工作。」
  正如前文所說的,我們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廢社處分,目前是處於暫緩執行的狀態,因此為了保住我們的社團活動,必須拿出一些亮眼的成績單才行。
  寬限期是三個月,留給我們的時間實在不算多。儘管我們絞盡腦汁拚命思考,試圖找出某種能夠創造輝煌成績、並足以讓學生會心服口服的方法──然而遺憾的是,我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敲定具體行動的方案。
  由於中間還夾著兵荒馬亂的期末考,因此當我們回過神時,才發現已經是七月了,要是再不認真面對這個問題,無疑會落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不好意思啊,虎尾,明明我們應該要在暑假前就敲定具體方案的。」
  「不過,看虎尾同學這副樣子,應該是已經想到什麼好主意了吧?」
  「我認為善用自己的優勢才是最佳的策略──你們能過來看一下嗎?」
  話音方落,虎尾便「咔噠咔噠」地敲打出清脆的鍵盤聲,開啟某個網頁亮給我和北条看。
  
  「『有志者事竟成』……?高中生新人漫畫大賽……?」
  
  「正是如此!雖然在當今的這個時代裡,除了贏得出版社主辦的大獎比賽以外,已經有不少漫畫家是直接在網路上出道,但是這場大賽是僅限高中生參賽的新人獎喔!」
  「噢噢……妳的著眼點挺不錯的呢。」
  「這是每年舉辦一次的比賽,今年已經來到了第十屆。每年的參賽作品數量大約在兩百到三百之間,雖說參賽作品的水準並不算低,但是和那些熱門的新人賽相比,我覺得參加這場大賽的勝算比較高。」
  在瀏覽往年的得獎作品後,儘管無法看到完整的內容,不過單從試閱的部分來看,確實會覺得虎尾的水準完全不會輸給他們,甚至可以說虎尾的作品比不少作品都要來得略勝一籌。
  最重要的是,這種與知名出版社聯合舉辦的新人賽,其實是相當罕見的機會……若是能夠在這個比賽拿下佳績,應該可以大幅提升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存活機率。
  然而──
  「而且在這場大賽的獲獎者裡,也有人成功當上了職業漫畫家,因此這其實是個意外厲害的新人賽喔!」
  「的確是呢……至少這看起來會是一個大好機會……」
  「不過……學生會向來喜歡雞蛋裡挑骨頭,就算虎尾同學大顯神威拿下新人獎,他們也有可能說這只是她的個人成果,不能算是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活動成績……」
  作為最基本的大前提,就算我們成功贏得了這場大賽的新人獎,只要學生會認定這只是虎尾的個人成果,就很有可能不會撤回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廢社處分。
  然而,這一點其實不是太大的問題……沒錯,這部分並不是什麼問題──
  「嗯唔……但是,這場大賽能夠以團隊名義作為代表名稱或筆名,因此應該能夠同時登錄我們三個人的名字吧?」
  「當然,我一定會把整個製作過程記錄下來,要做到讓阿古挑不出任何毛病的程度也不是太困難,只不過──」
  「? 雖然我本人是主攻插畫方面,但是我也懂得繪製漫畫的技巧喔?」
  「該怎麼說呢,那個……虎尾妳應該明白我想要說什麼吧?」
  「你想要說什麼啊?────啊。」
  說到這裡,虎尾終於察覺到是怎麼回事,臉上露出有些尷尬的表情。
  是的……曾經有一段時期,我夢想成為一名漫畫家。
  或者該說,懷有這種夢想的小學生其實不在少數。應該有不少人都曾經在筆記本上塗塗抹抹,讓充滿既視感的角色在紙上馳騁戰鬥,盡情揮灑自己的幻想。
  當年的我徹底沉迷於這種編織故事的樂趣之中,最後畫出了塞滿五十本筆記本的幻想戰鬥漫畫。用當時的我的話來說,這是整整五十集的曠世巨作。
  我甚至很認真地想過,如果我放棄游泳的話,一定會成為漫畫家,而且是累積銷量好幾億本的國民級漫畫家。
  然而在升上國中之後,隨著環境和心境的變化,我完全忘記了這個夢想,開始過起風平浪靜的生活,過往的激情也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了。
  但是!
  在和虎尾相遇之後,她那畫技超群的插畫,瞬間重新點燃了我當年的熱情!
  如果是現在的話,我一定畫得出來!我可是畫滿五十本筆記本的男人,身上肯定潛藏著某種未知的才能!
  我的心中重新燃起了當年的激情,花了一星期完成了最新力作,興沖沖地拿到虎尾面前,想說應該能夠得到她的幾句讚賞。
  沒想到,虎尾在看到我的畫作後,居然直接蹦出這麼一句話:
  『這太前衛了……我、我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教給你。』
  於是我折斷了畫筆,並且當天就把壁櫥裡的五十本筆記本,全都扔進了可燃垃圾堆。
  然後就這樣一路到了今天。
  「我……已經再也沒有畫漫畫的資格了……!」
  「唔──雅、雅繼閣下……」
  「雅繼同學……你的表情看起來好痛苦啊……我得好好安慰你才行。」
  「北、北条……」
  「沒事的,雅繼同學,哪怕全人類都把你的畫作當成可燃垃圾,我也會說你的畫作足以媲美巴勃羅‧迭戈‧何塞‧弗朗西斯科‧德保拉‧胡安‧尼波穆塞諾‧瑪麗亞‧德洛斯雷梅迪奧斯‧西普里亞諾‧德拉聖蒂西馬‧特立尼達‧魯伊斯‧畢卡索。」
  「這樣對畢卡索未免太失禮了吧……」
  而且妳為什麼非要唸出全名不可啊?
  「雅繼同學你不要妄自菲薄,你的畫作絕對不可能是垃圾──這樣好了,你就實際露兩手給我看吧。既然虎尾同學說你的畫作太過前衛,那麼這或許是──不,肯定是足以肩負次世代的才能。」
  「……喂,妳這完全是公開處刑了!」
  「噢,雅繼同學……你就儘管在我的胸前哭泣吧。」
  「唔唔唔唔唔唔……!」
  不對,我這是在搞什麼啊?
  虎尾好不容易為我們找到一線生機,我卻只因為自己缺乏繪畫才能,就潑大家冷水,這樣未免太不講理了。
  可、可是……雖然北条大概能靠天生的才能,輕鬆掌握繪畫技巧成為即時戰力,但我很有可能只會淪為大家的拖油瓶……
  如果有什麼事情是我能做的就好了──我如此尋思,不經意地瞥向虎尾的方向,卻發現她正鼓起臉頰以恐怖的眼神看著我。
  「這下糟了……」
  看來剛才那些話說得太過分了。就在我慌亂地抬起臉,打算向虎尾道歉時,沒想到她突然伸出食指指著我說道:
  「我、我明白了!既然是我傷害到了雅繼閣下的自尊心,我就會負起應有的責任,將你鍛鍊到足以成為有效戰力的程度!」
  「……欸?不、不行啊,虎尾,從截止日期來看,我們大概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了耶?妳就別把寶貴的時間浪費在我身上,只要教我作為助手的必要基礎技能就好了,我會盡量努力不扯大家後腿的。」
  「這樣啊……也就是說,你果然不願意接受我這種人的教導囉……?」
  「唔──我、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不妙啊……虎尾的好感度計量條開始劇烈波動,情緒符號更是完全變成哭泣的表情……
  話雖如此,事到如今才請虎尾從頭教我繪畫技巧,只會讓她增加過多額外負擔,這樣一來,就連贏得新人獎的作戰都有可能跟著泡湯……沒辦法,這時候只能這麼說了──
  「虎尾,妳冷靜下來聽我說。我確實有一段時期夢想要成為一名漫畫家,但我之所以放棄這個夢想,和妳對我的評論並沒有直接關係。」
  「可、可是,我曾經批評你的畫作太過前衛……」
  「認真想要成為漫畫家的人,假如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灰心喪志,表示他從一開始就不是那塊料吧。我很高興虎尾妳願意教導我繪畫技巧,但對現在的我們來說,這並不是最優先的事吧?」
  「這、這個……」
  「要我來說的話,我不希望因為我扯大家後腿的關係,導致最後無法趕上這場大賽的截止日期,失去拯救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機會。虎尾妳也不願意看到這種結局吧?」
  「…………」
  「所以,我會努力做好我所能做的事,我們就齊心協力一起加油吧。至於我會成為神級畫師還是靈魂畫師,就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後再說。」
  「雅繼閣下……」
  呼……儘管有點驚險,不過看來虎尾冷靜下來了,好感度計量條上升到了78%,情緒符號也恢復到了冷靜狀態。
  我忍不住鬆了口氣,結果原本坐在我旁邊的北条霍然起身,走到虎尾身旁溫柔地緊緊抱住了她。
  「我剛才那樣也有點狡猾呢,對不起喔,虎尾同學。」
  「北、北条閣下……我才該向妳道歉──」
  「雖然雅繼同學是我在這個世上最喜歡的人,但是我對虎尾同學也是同等程度的重視喔。妳不僅接納了我這個外來者,甚至還每天都陪我聊天。因此,這次就讓我們帶著笑容,一起為了現代歷史文學研究會的存亡奮戰吧。」
  「謝、謝謝妳有這份心意……可、可是,被妳這樣抱著有點害羞耶──」
  「哎呀,那麼,就讓雅繼同學夾在中間,我們一起團結一致吧!」
  「那樣根本不叫團結一致吧?」
  不過從結果來說,這下子確實是凝聚了團結的力量,真是可喜可賀。
  不管怎麼說,充分活用虎尾的繪畫才能做出成績,肯定才是最為理想的做法。在能選擇這麼做的情況下,沒有理由放過這個大好機會。
  雖然還需要取得學生會方面的同意,但即使是阿古那種鬼靈精,大概也挑不出毛病吧。咯咯咯……這下子是十拿九穩了。
  
  「不過……我好想要吃……沾在雅繼同學嘴唇上的法式千層酥喔……」
  「噫!?」
  嗯?

 


《好感度120%的北条同學似乎願意為我做任何事……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