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遊戲1-試閱.jpg

今天的試閱是 《謊言遊戲1 騙子轉學生似乎將與詐欺外掛女僕共同稱霸遊戲。》

本書是久追遥希老師和konomi老師二度合作的全新作品ヽ(*゚▽゚*)乂(*゚▽゚*)ノ

沒有過度的外掛;只有適度的作弊(?

沒有記不得臉的成山後宮;只有兩個恰恰好的雙女主

很適合在這種懶懶冷冷的天氣窩在被窩裡看唷~cat03

 


 

  

      #
  ──新皮鞋踩出響亮的腳步聲。
  用不著回頭,我也能憑肌膚感受到數萬道視線正關注著我的一舉一動。
  在這座四季島──俗稱『學園島』的入學典禮上,依慣例會由當年入學測驗成績第一的一年級生,上台進行簡短的演講。今年也有同樣的流程,雖然零星的掌聲才剛結束不久……此刻,會場內卻燃起了與方才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的『激情』。
  「…………」
  我若無其事地穿越那陣激情,踩著平淡的步伐來到麥克風前方。
  輕輕吸了一口氣之後,我環視四周──全島最大的活動中心現在已座無虛席。有些人正與朋友交頭接耳,有些人百無聊賴地打著呵欠,亦有些人在把玩著手中的終端裝置。然而他們雖然裝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其實都毫無疑問地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在眨眼之間登上了『學園島最強』之頂峰的男人──不僅於全國最困難的學園島入學測驗中,獲得了歷代最高分的佳績,甚至還在轉學首日便做出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大事──以上就是校方剛才介紹我的內容。
  學園島有史以來最快奪得『7星』之人。
  僅用一天便擊潰了去年度的絕對王者,最受眾人矚目的超級新星。
  
  ──沒錯,這一切當然全是一場騙局。
  
  (不妙……太不妙了,心臟跳得好快。搞什麼?我到底在這裡做什麼?)
  在眾人面前公開的這些情報,幾乎全是謊話。只有姓名和性別這種程度的情報是正確的。我的成績僅低分飛過合格邊緣,既非7星,也不是什麼最強,甚至聽說學園方對我的評價比其他人都低。根本是小嘍囉中的小嘍囉,比路人還不如。
  ……然而,似乎沒有任何人知道真相。
  這似乎是一件絕對不能暴露的祕密。
  於是我拚命抑制劇烈鼓動的心臟,揚起游刃有餘的笑容並開口。
  
  「──嗨,各位。我就是新的『7星』篠原緋呂斗。
  事先向大家宣告──接下來這兩年期間,我將會作為7星持續君臨這座島的頂峰。無論是那位『大小姐』抑或其他人,我都完全不打算讓出星……假如有誰感到不滿,隨時可以放馬過來。我舉雙手歡迎《決鬥》申請。
  不過嘛──當然,前提得是你們不介意被我打得落花流水。」
  
  我以挑釁的口吻說完了這番話。聲音應該沒有顫抖才對。
  「……呼……」
  這段不尋常的演講內容使會場喧鬧了起來。我別開目光,決定盡快下台。儘管我臉上帶著無所畏懼的笑容,相反地內心卻被後悔與焦慮的漩渦侵襲著……啊啊,真是夠了。我居然真的說出來了。我瘋了嗎?我該不會是笨蛋吧?不,我毫無疑問是笨蛋沒錯。事已至此,已經無可挽回了。直到一切結束為止都無法回頭。
  但是──對,沒錯。正因如此……
  今後,我必須欺騙身處現場的所有人。
  直到畢業為止的兩年期間,即便不擇手段,都必須貫徹這場『騙局』。
  
  ……接下來。
  提到事態演變至此的原因,得回溯到今天早晨的那樁事件。


    #
  「呼啊~……」
  四月六日,星期三。與「春暖花開」一詞極為相稱的晴朗天氣中,我數次強忍住呵欠,走在人煙稀少的路上。
  時間約早晨八點多左右。這個時間街上鴉雀無聲,一般情況下說不定可算是某種異常事態。但考量到這地方的特殊性,便能立刻知道這狀況並非不可能。
  登錄名稱為『四季島』──俗稱『學園島』。
  建造於離東京灣南南東數百公里處的人工島嶼。原先是某個提倡『真正菁英教育』的財團所運作的小島。想不到他們導入的某項制度,發揮了遠超乎世人想像的成果,培育出無以計數的優秀畢業生。結果參與計畫的人急遽增加,如今這座島已發展為由二十個學區組成的大都市。
  順帶一提,島上目前的總人口數約一百萬人。
  其中近半數都是學生。對才剛來到這座島的我而言,簡直是難以置信的規模。
  「今天是開學典禮前一天。下午只有一場入學典禮,實質上仍算是春假期間……會在這種時間出門的人反倒比較稀奇。」
  我回想起記載於指南書中的情報,輕嘆一口氣。
  ……此刻的我,原本也應該繼續躺在被窩睡懶覺才對。我本來打算趁昨天就辦妥入學手續,今天則悠閒度過。只不過有一場大雨持續從前天下到昨天,導致駛向學園島的船不斷延遲,結果我昨晚十點才抵達島上。直到超過半夜十二點,我終於得以通過入島審查。
  都已經那麼晚了,我實在沒心情再去學校。於是只好把預定行程延後一天。
  我身為初來乍到的轉學生,想好歹去下午的典禮露個面。為此最好趁早上把各種手續辦理完畢,於是我便出發前往位於學園島第四區的高中──私立英明學園。
  其實尚未辦理轉學手續的我,是在同樣坐落於第四區的便宜旅館度過了一夜。本以為反正學校就在附近,隨便繞繞應該就能找到。但看來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感覺好像迷路了啊,喂。」
  完全摸不清方向。
  畢竟這座島不在Goog○e地圖的範圍內。入學審查時,我拿到了據說是『學園島必需品』的終端裝置。那台機器裡或許有地圖APP,但不巧的是昨天我因為睡眠不足和暈船而半死不活,連啟動方法都不記得。
  都這把年紀了還迷路…………嗯,真令人想哭。
  「──嗯?」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映入了垂頭喪氣的我眼中。一名女學生隔著馬路,走在對向的人行道上。從制服看來,似乎和我是不同學校的學生。
  換作平時的話,這種情形實在讓人有些難為情。但一個人繼續亂走也無濟於事的客觀事實,加上總算與第一位村民(島民?)相遇,使我的情緒莫名高昂,我直接跑過車道,向那名少女搭話。
  「不、不好意思!」
  「?啊、是,我嗎?」
  聽到氣喘吁吁的我大聲呼叫之後,少女回過頭並微微歪了歪頭……光是如此,便讓我大大地倒抽一口氣,甚至到了呼吸困難的程度。
  她就是如此地──可說是超乎現實的真正『美少女』。以女生來說身高偏高,豪奢的紅色長直髮優雅地留至腰際,全身都散發出上流階級的高貴氣質。再加上那雙凝視著我的豔紅眼瞳,宛如純度極高的紅寶石一般。兼具高雅與堅毅的那雙眼眸是如此澄澈,光是看著她就像要被吸入其中。
  少女的容貌與其說是『可愛』,更接近『美麗』。不問男女,十人當中想必有十人會為那美貌心醉神迷。她窈窕的身材媲美模特兒,明明並非穿著極短的迷你裙,那雙大方暴露於制服底下的耀眼大腿,卻透露出一絲煽情。
  ──而且……
  (奇怪……總覺得在哪裡看過她。是她的照片有刊登在學園島的網站上嗎?)
  短短一瞬間,一股懷念的情感油然而生,令我不禁皺起眉頭……不過照理來說,後者應該才是正確答案。樣貌如此耀眼的女孩,就算肩負觀光大使之類的職位也不奇怪。光是照片被刊登在報導文章的角落,就足以令人留下印象了。
  「……那個,哎,你怎麼了?沒事的話我要走囉?」
  「啊、不好意思……不對,很對不起。我確實有事。」
  少女以詫異的眼光望向我,我才趕緊停止自己庸俗的想法。
  「那個……其實我昨天才剛來到這座島,現在有點迷路。請問妳知道第四區的英明學園該怎麼走嗎?」
  「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呵呵,不需要對我使用敬語。你是二年級對吧?既然這樣,就和我同年了。」
  「啊,是這樣啊……嗯?妳怎麼知道?」
  「因為這是終端的功能之一。雖然僅限於階級比自己低的對象,但可以用終端瀏覽對方的名字及所屬學園等情報……看起來你真的完全不曉得呢。入島之後的第一件事,應該就是學習終端的使用方式才對啊?」
  「啊~……那個,我姑且聽過說明,但因為當時身體狀況太差,光是呼吸就竭盡全力了……該怎麼說呢,我是會把一對一教學徹底跳過的那種人。」
  「呵呵,那算什麼。最後還不是得拜託我解說,豈不是得不償失嗎?……也罷,能把終端拿出來嗎?」
  少女漾起優雅的笑容催促,我再次從口袋中拿出終端。由於連啟動方法都不曉得,使這支學園島專用裝置淪為只能用來觀看螢幕時間的存在──就在此時,少女突然抓住我的手,就這樣引導我的指尖至螢幕上方的小凹陷處並觸碰它。那冰涼的觸感,使我霎時停止了思考。
  然後……下一瞬間,不知是藉由我的指紋還是靜脈,成功獲得認證後,終端應聲啟動了。
  「──看吧?這支終端是這樣用的。其餘的操作方式幾乎都和手機一樣。」
  「…………」
  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其實我的內心深受動搖。少女則溫柔地繼續解說:
  「你看,右下角有個藍色的圖示對吧?那就是地圖APP。部分細節或許有些不同,但基本上把它當作學園島限定的Goog○e地圖就行了。」
  「原、原來如此……假如一開始就知道,我就不會迷路了。」
  「哎呀,錯在你沒有聽別人解說吧。怪不得別人。」
  「說得太對了,我無可辯解……」
  我苦笑著說道,眼前的少女也隨之漾起一抹笑容……該怎麼說呢,真是個好女孩。儘管不至於產生什麼『就這樣,我對她一見鍾情了』之類的膚淺妄想,但還是令人情緒高漲,心情愉悅。
  「──嗯,那麼我要走了。我還要買東西,你也路上小心喔。」
  「啊、好。」
  在我沉浸於小小的幸福之中時,面帶微笑的少女突然揮揮右手並如此說道。那舉動實在太過可愛,令我情不自禁地想叫住她。不過我還是在前一刻把話吞了回去,轉而僅道出一句「謝了」。
  就這樣,我與連名字都沒問到的少女分別了──原本應該是這樣。
  「……咦?」
  突然撼動了耳膜的龐大雜音,讓我回過神來並望向車道。
  學園島將近六成人口是學生。基於這項性質,與本島相比之下,島上的車流量極端稀少。但也並非完全沒有車輛。指南書上寫,這裡每天都能看到工程或建築用的車輛。
  ──映入眼簾的,是一輛卡車。
  我看到有一輛大型卡車,從赤髮少女離去的方向疾駛而來。我和少女當然都走在人行道上,但請各位回想一下,學園島周邊從前天到昨天持續下著傾盆大雨。
  畢竟是足以讓船隻晚半天抵達的強烈雨勢,讓道路兩旁自然累積了大量雨水。當足以讓人異世界轉生的大型卡車駛過我們旁邊之際,會發生什麼事已顯而易見。
  (糟了……!)
  於是我緊急加快本來即將停下的腳步,追上那名少女並從後方抓住了她的手。我加諸不至於太過粗魯的力道,將她的身體拉離危險地帶。
  「咦──?」
  然而……以結論來說,我的一切舉動全是『多此一舉』。因為在我伸手的瞬間,她已經先一步邁向右方,以避開卡車濺起的雨水。就在少女重心浮起的那瞬間,我從後方拉住她的手。
  結果──
  「呀啊啊──!?」「啊……!!」
  兩道哀號聲一齊響起,響亮的水聲緊接著傳入耳際。最後僅剩下若無其事駛去的卡車引擎聲迴盪四周。
  我戰戰兢兢地睜開雙眸──比想像中更刺激的光景隨即映入眼簾。
  「…………」
  我抓著赤髮少女的手腕,把她壓倒在柏油路上。看來水從頭頂濺向了她,只見她全身都濕透了,長髮緊貼在臉頰及頸部。短裙也與大腿緊密貼合,從西裝外套的縫隙間,能隱約看見白襯衫呈現半透明。即使語帶保留地說,這狀況也是慘不忍睹。
  「啊……嗚……」
  少女與我的雙眼及鼻尖近在咫尺──並非比喻,而是真的這麼近──她茫然地張開小嘴,接著雙頰漸漸染上一抹紅暈。出乎意料的意外起初讓她腦袋轉不過來,想必直到現在才湧起一股羞恥感吧。
  至於我──
  (怎……怎麼辦!?糟糕,得盡快解釋清楚才行──!)
  ──表面上只是一臉正經地凝視著少女,內心早已動搖到快要爆炸。
  總之,先全力磕頭道歉吧?不,聽說一旦道歉,便會被對方認定為變態。輕率道歉恐怕會造成反效果。
  那麼,以紳士的態度借她衣服呢?這也行不通。問題在於該怎麼處理她身上的濕衣服。講出「洗過之後再還妳」的當下,肯定會立刻出局。
  那麼,我究竟該如何是好──
  「──好痛……你到底要不發一語地看到什麼時候啊!」
  「哇!?」
  在我陷入深思的期間,滿臉通紅的少女猛然推開了我的身體……確實,在思考下一步之前應該先讓開才對。我真是太遲鈍了。
  「呼……吁……」
  我稍稍陷入了自我厭惡的情緒中,而少女緊抱自己的身體並喘著粗氣。幾秒之後,方才她那穩重的態度彷彿騙人的一般,澄澈的紅寶石雙眸以銳利的目光貫穿了我。
  「……哎,回答我。剛才那是偶然嗎?還是說那是你的計策?」
  「咦?妳說計策……這話是什麼意思?當然是偶然啊。」
  「當然?……很難說吧,畢竟你看起來絲毫沒有動搖。仔細想想,這件事打從一開始就很可疑了。你不知道眾所周知的終端使用方法,而且明明是第四區的學生,卻在第三區閒逛……還有──對了,剛才那輛卡車應該是第四區的工程用卡車才對。假如它也和你是一夥的,事情就說得通了。」
  「呃──啊!?」
  少女用濡濕的右手抵著嘴邊並如此說道……坦白說,我對卡車的所屬區域根本一無所知。但是……但是看樣子在她心中,整件事似乎都串連起來了!?
  「不對,我就說不是──!」
  「不,我不會聽你狡辯。你八成是打算……羞辱並加害於我,企圖強行侵犯我吧。我可不會讓你得逞。
  準備好了吧?──我就在這裡接受你的《決鬥》。
  既然你也是學園島的學生,就堂堂正正地放馬過來吧……!!」
  渾身濕透且完全無心聽我解釋的少女,怒火中燒地怒罵著我。聽見在那段台詞中出現的陌生詞彙之後,我──在內心稍微被她的氣勢震懾住的同時──悄悄地開始回顧自己的記憶。
  所謂的《決鬥》,是使學園島成為『菁英培育所』的特殊制度之一。解釋這項制度之前,得先提起學園島的另一項特色。
  ──學園島上,存在名為星等的制度。
  成績評量。絕對標準。明瞭可視的校內階級制度。地位差距。每個人對星等的認知各有不同,但簡而言之,星等可說是一種『稱號』。對象包含島上所有高中生,人數約十五萬人。這些學生被分類成1星到7星共七個階級。這項『星數=等級』的體制,也為學生們帶來了相應的恩惠。
  沒錯──換言之,學園島是一個能依據星等將歧視合理化的場所。例如在島上的商店購物時,各種階級都存在不同的使用限制。星數多的學生可優先使用交通工具,月初匯入帳戶的島內貨幣金額,亦是由星等來決定。
  換句話說,光是星數稍有改變,便能為學生的生活水準帶來莫大的變化,可說是超重要的道具。以上便是關於學園島『星』的粗略介紹(BY四季島指南書)。
  所以……正因如此,學園島的學生才格外執著於『星等』。畢竟比起外貌、智慧或才能,明確數值化的『星等』才是決定他們價值的指標。增加一顆星,便能與上流階級比肩;反之倘若減少一顆星,就得與自己原本蔑視的人淪為對等的地位。
  這套大膽的體制提升了學生的競爭心態、階級意識與向上心。
  雖然社會對此毀譽參半,但學園島毫無疑問是在這套『星等制度』的支撐下,才得以培育出眾多優秀畢業生。
  獲得『星』的方法,基本上有以下三種。
  其一,入學或晉級時,校方藉由成績等評價賦予學生。
  其二,在不定期舉辦的大型活動當中,以報酬的形式賦予學生。
  最後一種,則是最主要且最簡單,發生頻率更甚於其他兩種的一般方法──即為《決鬥》。
  學生們為了爭奪彼此的星,所展開的『獵星』遊戲。
  由於星在學園島具備極高的價值,《決鬥》的重要程度自然也隨之提升。
  (而她特地要求『以《決鬥》一決勝負』,表示她相當有自信……至少她完全不需要考慮戰敗的可能性。)
  一想到這裡,我便偷偷嘆了口氣……倘若真是如此,才剛轉學的我根本毫無勝算。我對『星等』只知概要,連《決鬥》方法都一無所知。不管怎麼想都無法與對方抗衡。但是──
  「……喂,我說妳。等《決鬥》結束之後,能好好聽我說句話嗎?」
  「咦?說句話……啊,你想好藉口了是嗎?可以啊。我信不信另當別論,只是聽聽的話倒是無妨。」
  「嗯,這樣就行了。」
  只要少女願意遵守約定,無論是勝是敗,我都無所謂。
  盡情痛打我一頓,直到妳滿意為止吧──於是我抱著自暴自棄的心情,接受了她的提案。
  
  ──據少女所言,《決鬥》申請僅能由階級較低的一方主動提出。
  直到剛才為止,連終端的啟動方法都不曉得的我,卻立刻看懂了《決鬥》的申請方式。因為在首頁畫面的正中間,就有一個位置最為醒目的按鍵。
  按下那個按鍵並選擇《決鬥》申請的項目之後,畫面上隨即跑出『正在搜索附近終端裝置……』的訊息。不出幾秒,它便搜索到另一台終端。等級不明,持有者也不明。學生無法取得階級高於自己的人的情報,因此所有資訊都呈現『不明』。不過從座標看來,是少女的終端沒錯。
  「申請完畢。」
  我依照終端的指示不斷進入下一個畫面,並順利向少女提出《決鬥》申請。
  「──嗯,我確實允諾了。然後是最重要的決鬥內容…………唔。」
  少女凝視著終端並沉默一陣子之後,忽然抬起頭,並以狐疑的目光瞪視著我。她不知為何不悅地抽動著嘴角,接著勉強張開顫抖的櫻色唇瓣。
  「雖然事到如今應該用不著我說明了……一般來說,是由申請者來決定《決鬥》內容。因為由高階級的允諾者來決定決鬥內容的話,基本上力量懸殊太大,而這也是申請者的優勢。然而……呵呵,看來我被小看了呢。」
  「請問……?」
  「你還想裝蒜嗎?看吧,你傳送的《決鬥》申請,內容欄是空白的。意思不就是『無論什麼較量我都能贏,所以由妳來決定吧』嗎?……已經很久沒有人如此明目張膽地挑釁我了。」
  「!?」
  (不對不對,我只不過是隨便按一按,終端就擅自進入下一個畫面了啊!?)
  我表面上僵在原地,內心正拚了命地激動辯解。可是少女已經徹底深信『我是為了挑釁她,才刻意不決定《決鬥》內容』。只見她像看著弒親的仇人一般,惡狠狠地瞪視著我。要是試圖辯解『不,我只是操作錯誤……』,也只會招致更深的誤解。
  所以──也罷,將錯就錯吧。
  「妳如果真要這麼想,就隨妳高興吧。所以呢?《決鬥》內容是什麼?」
  「竟、竟敢愚弄我……!……很好。稍等一下,我馬上準備。」
  少女唾罵一聲之後,便厭惡地將視線從我身上別開。
  在學園島上進行的《決鬥》,基本上『任何內容皆可』。終端會隨時開啟監視系統,因此『規則不公平』或『伴隨危險』的《決鬥》會遭到否決。但除此之外,任何較量都適用於《決鬥》內容。
  正因如此,幾乎所有人在《決鬥》時都會制定原創規則,讓決鬥在對自身有利的情況下進行。
  ──大約三分鐘之後,少女所提出的《決鬥》內容正符合上述的原則。
  「《看誰先笑的遊戲.回合制強化版》……?」
  「沒錯……聽好了,這場遊戲正如其名,是『看誰先笑的遊戲』強化版本唷。一般的遊戲規則為『笑的人就輸了』,這回則是『表情有變就輸了』──換言之,喜怒哀樂也好,其他表情也好,臉上流露出任何一絲感情的當下便立刻敗北。終端搭載了表情感測雷達,儀器超過一定數值就出局。」
  「嗯……原來如此。那麼『回合制』又是什麼意思?」
  「同樣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和你會輪流進入『自己的回合』。舉例來說,假設現在是你的回合,無論你擺出任何表情都不算輸。就像一般的看誰先笑遊戲,可以扮鬼臉或做任何事讓我改變表情……簡而言之,即為所謂的『進攻回合』。每分鐘交換一次。」
  「哦……」
  與她盛怒的情緒相反,想不到決鬥內容還挺可愛──更正,挺有意思的。回合交換制的看誰先笑的遊戲(強化版)。進入自己的回合時,那段期間無論是笑是哭都OK。總而言之,只要率先讓對手改變表情就行了。
  「瞭解。那麼,盡快展開《決鬥》吧。」
  「咦……可以嗎?但看起來你還沒有登錄《技能》啊?」
  「……技能?」
  又出現了一個不知名的詞彙。
  雖然覺得最好向她請教一下技能的事……但時間過得愈久,行人亦會隨之增加。我心中漸漸只剩下『希望一切盡快結束』的想法。反正終究都得磕頭道歉,觀眾愈少愈好。
  於是我輕輕地搖了搖頭。
  「啊~……無所謂啦。這樣就行了,總會有辦法的。」
  「!?你說……總會有辦法……!?」
  我話都還沒說完,赤髮少女便做出了十分誇張的反應。她的雙手因怒火而陣陣打顫,紅寶石般的雙眸目不轉睛地狠瞪向我。
  「哦、哦……這樣啊。明明一般情況下,擁有一種《技能》──也就是『《決鬥》用APP』便足以顛覆戰局。你卻完全不打算使用,意思是即便如此,你也能游刃有餘地擊敗我是嗎……嗯哼~……」
  (…………啊,這下糟了。)
  「呵、呵呵呵……我明白了,夠了。已經夠了。既然這樣,我就如你所願,讓我們盡快展開遊戲吧。竟敢愚弄我,絕對要讓你後悔莫及──!」
  如此宣誓的少女高舉右手的瞬間,終端發出微弱的「嗶」聲並切換了顯示畫面。出現『《決鬥》開始』的簡短訊息,接著我們手中的畫面隨之擴大,於身後張開了投影畫面。代表兩名玩家的頭像、回合剩餘時間以及感測表情的數值等各式各樣的情報,全都映照其上。
  「哦、哦哦……雖然已經事先聽說過,但親眼見識果然很厲害。」
  那充滿數位遊戲風格的排場,令我不禁感嘆一聲。不愧是技術能力遠超過本島的學園島。雖然很想仔細欣賞一番,但遺憾的是目前的情況不能如我所願。
  根據投影畫面顯示的資訊,我似乎是『先攻』的一方。
  「──好了,就從你的回合開始進行遊戲吧。每過一分鐘便會無預警地交換進攻玩家,你可要注意時間哦。」
  少女以平靜而自然的神情如此低喃道……既然她選擇了這項遊戲,想必對控制情緒懷抱莫大的自信。不過對我而言亦是如此。萬一雙方始終僵持不下,這場遊戲將遲遲無法結束。
  就在這時──當我如此心想之際,佇立於我前方數公尺處的少女忽然開口:
  「不過嘛,有一分鐘的僅限我的回合就是了……發動《數值管理:Lv7》!為對手的回合設下十分之一的限制!」
  「什麼……」
  赤髮搖曳的少女如此放聲說道的瞬間,投影出來的終端畫面立刻產生了變化。代表我和少女的頭像上方,標記著『剩餘時間』。然而僅有我的上限時間,縮短成了『六秒』……呃,六秒!?
  「這樣未免太卑鄙了吧!?」
  「……?你在說什麼,這哪裡卑鄙了?這可是極為基礎且超泛用的技能……雖然不知為何,你似乎沒有設定這項技能。」
  「唔……」
  不是沒有設定,而是根本無法設定。無法說出實話的我只能沉默不語。
  很快地,「喀嚓」的微弱響音傳入耳際,進攻玩家從我切換成了少女。當然,她的限制時間並非六秒,而是足足一分鐘。這未免太不公平了。
  不過……正如方才所言,控制情緒算是我擅長的領域。
  雖不曉得進入持久戰的話戰況會如何演變,但最初幾回合還是能設法撐過去──
  「呵呵,太天真了!發動《創造:EX》!!」
  ──看來事情無法如我所願。
  少女高喊出聲的當下,映入眼簾的是徹底超乎我想像的光景。她手中的終端開始靜靜地震動、伸縮,緊接著改變了自身形態。幾秒之後──緊握她手中的已然不是手機型的終端,而是一把輕薄的長劍。
  「妳、妳……那是什麼東西?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還問怎麼回事,當然是我的技能啊。只要事先登錄變化模式,便能讓手機變形。不過取得這項技能的難度很高,你不知道也無可厚非。不過……你不逃跑沒問題嗎?」
  「……逃跑?」
  「是啊。畢竟我都製作出武器了,勝負已經分曉──就像這樣!」
  語落之際,雙手舉著劍的少女漾起一抹淺笑,緊接著朝我突襲而來。短短一瞬間,我的腦海裡浮現出了「她為何要這麼做?」的疑問。然而答案不言自明。因為只要表情稍有變化便會敗北。恐懼也好,驚愕也罷,流露出任何感情都一樣。縱使(我希望)那把劍不具殺傷力,但光是那銳利的外觀就會令人喪失平常心。
  而且──我在千鈞一髮之際避開刀鋒,並迅速地思考著。雖不曉得終端的表情感測系統有多精密,但壞一點的情況,說不定連『上氣不接下氣』都算出局。考慮到這點,我能安全調整呼吸的時間,只有進攻回合時的六秒之內。
  (竟、竟然有這種遊戲。可惡……!這傢伙,頭腦還真好!!)
  事到如今才察覺這件事的我,根本束手無策。
  我不小心激怒的赤髮少女不僅是個頭腦極為聰慧的人,也遠比我更熟悉《決鬥》──不僅如此,她恐怕還是相當知名的人物。證據便是從剛才開始路過此處的路人,無一例外全都停下了腳步。其中甚至還有些人對少女投以帶著憧憬與尊敬的加油聲。對於被認定為『惡人』的我而言,實在是相當難堪。
  ……嗯,果然還是盡快敗北吧。
  萬一被少女發現我沒有認真進行遊戲,恐怕會令對方更加勃然大怒,所以我才稍微硬撐了一陣子。不過要是觀眾繼續增加下去,場面只會更加難看──
  (……奇怪?)
  此時發生的『異變』,令我下意識中斷了思緒。
  沒錯──忽然間,少女的攻擊停止了。距離回合結束明明還剩下將近二十秒,不知為何她卻與我拉開了距離,在原地微微蹲低身子。那雙紅寶石眼眸,彷彿在害怕什麼似地窺伺著四周。她就這樣靜待時間結束,又輪到了我的回合。
  有這麼長的時間,已足夠我調整呼吸……然而異常狀況並未結束。
  「嗯……嗯、嗚……」
  儘管表情依然保持平靜,但少女的身體開始隨著紊亂的呼吸而顫動……果然,無論怎麼看她的樣子都很不尋常。縱使少女拚命隱藏,仍能從她濡濕的髮絲間隙看見,她連耳根都已經染上紅暈。
  「──呼……唔、下一回合!輪到我了!」
  在《數值管理》的影響下,我的回合轉瞬之間便已結束。然而與剛才不同,我並未感到焦躁。因為少女的動作明顯變得相當遲鈍。儘管手握著劍,她卻完全沒有揮動它,反倒一直用右手掩住胸口,彷彿在遮掩自己的身體────唔。
  (啊……對了。難不成──)
  一想到這裡,我才總算驚覺到『那件事』,並赫然抬起頭來。
  少女恐怕是……到了此刻,才察覺自己的衣服已經濕透了。起初附近只有我一個人,因此她在盛怒之下邀請我進行《決鬥》。直到人群漸漸聚集,少女才慢半拍地湧起了羞恥心。
  實際上,從水濺到少女身上已經過了一段時間,周遭的人根本無法辨別她的衣服是否濕透。只不過,這也不代表衣服已經乾了。至少穿著那套衣服的少女,就是只感受到自己全身濕透。會在意其他人的眼光也無可厚非。
  「……唔……!」
  每過一回合,觀眾便隨之增加。少女的羞恥心也成比例加速提升。
  不久之後,即便輪到少女的回合,她也幾乎不願採取行動。縱使舉著劍,但目的更像是為了『遮掩自己的上半身』。偶爾還會看見她羞赧地磨蹭大腿。圍觀的人逐漸發出疑惑的嘈雜聲。沒有目睹事發情況的他們,自然無法理解箇中原因吧。
  ……然後,當少女的第四回合結束的剎那──
  低著頭且雙肩不停顫抖的少女──像是忍耐力到達極限一般,突然將劍尖猛然刺向地面並當場蹲了下來,將滿面通紅的臉藏在劍的陰影下。
  「~~~~~~~~~~~!!我受不了了啦────────!!」
  她使出渾身解數發出的吶喊聲響徹四周,不斷迴盪。
  無論怎麼看,少女那副樣子實在稱不上面無表情……似乎非常足以讓終端的表情判定數值超標。
  『──嗶。確認彩園寺更紗的表情發生變化。《決鬥》結束條件:達成。彩園寺更紗的「星」所有權,即將轉交給篠原緋呂斗。』
  平淡的電子聲從雙方的終端流瀉而出,宣告這場看似漫長卻短暫的《決鬥》就此拉下帷幕……彩園寺更紗,這就是少女的名字嗎?總覺得在那裡聽過這個姓氏──不,更重要的是……
  (竟然贏了……這下她豈不是會更怨恨我嗎?為什麼最後贏了啊我這個笨蛋。雖然對方幾乎是自取滅亡,但還是很不妙……)
  深受動搖的我思緒一片混亂。
  坦白說,在《決鬥》中獲勝可說是徹底超乎我的預料之外。如此一來,我最初所想的『讓少女在《決鬥》中颯爽地戰勝我,等她心情好轉之後再鄭重道歉』的作戰計畫就無法實行了。不僅如此,現在的我根本無計可施。
  ──正當我開始如此煩惱的下一瞬間……
  原本寂靜到令人毛骨悚然的觀眾,突然發出了如雷貫耳的喧鬧聲。
  
  「────啊?」「慢著,慢著慢著慢著!?」「不、不會吧!?彩園寺輸了嗎!?」「怎、怎怎怎怎麼可能!……我不要,更紗大人才不會輸給那種貨色──!」「不……就算妳說不可能,但她確實輸了啊。雖然我也難以置信……」「好厲害────!新學期才剛開始,《女帝》居然就成了手下敗將。誰能預料到會有這種發展!話說那傢伙是誰!?那個第四區的祕密武器,究竟是何方神聖!?」
  
  「……咦?」
  群眾高亢的情緒,以猛烈的速度從0霎時飆升至100。摸不著頭緒的我困惑地偏下了頭。將斷斷續續傳入耳際的情報組合起來,至少能得知『那名少女是知名的高階級學生』。但光憑這樣,值得眾人如此激動譁然嗎?
  (話說回來……現場再繼續喧鬧下去,事情恐怕會一發不可收拾。反正這本來就是基於誤會及偶然所衍生的結果,好好向對方解釋來龍去脈,讓這場比賽無效化吧。)
  我輕輕點了個頭之後,便邁步走向仍蹲在地上的少女。
  「唔……!」
  瞬間,少女威嚇似地抬起了頭──她的臉色一片蒼白。以銳利目光狠瞪著我的少女,剛才那羞赧的模樣如今已蕩然無存,臉上只剩悔恨、憤怒與自我厭惡交雜的表情。一滴淚痕劃下少女的臉龐,嬌嫩的唇瓣隨之打顫。
  對於才剛與她相遇的我而言,實在難以推斷那道淚痕的意義與理由。至少我能肯定,只是失去了一顆星,絕對不會流露出那種表情,然而我還是無法理解背後的原因。
  「──退後。」
  少女欲言又止地瞪視我好一會兒之後,僅簡短地道出這句話,隨即靜靜地從原地站起身來。之後她轉過身去,就這麼踩著幽魂般的步伐離開了現場。
  (怎、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現在我到底該如何是好!?)
  依現況判斷,我毫無疑問做了一件天大的錯事。但除此之外的事我完全一頭霧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問題在哪裡?她為什麼流淚?混亂與動搖達到最高點的我,早已喪失思考能力。拜託誰來跟我說明一下……!
  接著────
  我的心思彷彿被看穿了一般,正巧就在這個時候,一輛不知來自何方的黑色轎車不偏不倚地停在我眼前。一位身穿燕尾服的老人,帶著和藹的笑靨走下了車。
  他將右手抵在胸前並向我深深敬了一禮,接著以悅耳的沙啞嗓音開口說道:
  「──您就是篠原緋呂斗大人對吧?校長正在等您。我會送您過去,請上車吧。」

 


《謊言遊戲1 騙子轉學生似乎將與詐欺外掛女僕共同稱霸遊戲。》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