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同學1-試閱.jpg

今天的試閱是《冷淡的佐藤同學只對我撒嬌1》♥♥♥

在學校待人冷淡的佐藤同學,私底下其實是個害羞內向的少女,而且還想成為MG網美!?

然而,佐藤同學的拍照技術奇爛無比,不僅無法對焦、照片還過度曝光......

這樣的她某天在咖啡廳意外發現班上的押尾同學在這裡打工,互相單戀的兩人,就這樣開啟了青澀又甜蜜的互動──564654rt5

笨拙又稚嫩,卻真心實意、毫無虛假的青春戀曲,緩緩地展開了。

少男少女的怦然心動、為初戀煩惱的甜蜜與焦躁、被父母、社會不理解的青澀時光,全都躍然紙上!!

看得小編好想回到高中時期談場戀愛(悲泣cat02gif

那麼趕快來欣賞台南(?甜度的校園戀愛故事吧​​​​​​​

 


 

  

第一張照片 冷淡的佐藤同學

    ♠
  
  本店以美麗的花園景觀為傲。而在可以一覽花園景觀的露天座位上,有一名女高中生。
  「嗯……這應該比較適合把鏡頭拉遠一點拍嗎……?不對,應該要盡量貼近……引起人的購買慾……」
  少女目不轉睛地看著映在智慧型手機畫面上的現煎美式鬆餅。
  我遠遠地望著這樣的她,一邊喃喃自語。
  「那個人是……佐藤同學吧?」
  和我同班的佐藤小春。綽號是「冷淡的佐藤同學」。
  她有著一頭黑色、長度及肩且微微往內捲的蓬鬆鮑伯頭,還有細長的明亮大眼、挺直的鼻梁。長相可以說正好介於可愛與漂亮之間的她,也因為亮麗的容貌成了受人矚目的焦點。再加上「小春」這個可愛又悅耳的名字,所以從以前到現在,想要一親芳澤的人數不勝數。
  可是截至目前為止,全班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跟她處得來,這是為什麼?
  ──我跟你又沒有什麼交情。
  這是別班的帥哥大膽邀請佐藤小春去約會時,從本人口中所獲得的答覆。這堪稱是傳說了。
  帥哥同學從開口邀約到碰了一鼻子灰不過才短短幾秒,聽說佐藤同學從頭到尾表情肌連抽動一下也沒有。
  ……我這樣講,不知道大家都瞭解意思了嗎?
  佐藤同學才不管對方長的是美是醜,也不管男女老幼,對所有人都是貫徹冷淡的態度。
  「不要。」「麻煩死了。」「那又怎樣。」「我可以回去了嗎?」
  諸如此類。她總是面無表情地把這些讓人感受不到一絲溫情的話語當作霰彈槍發射。
  即使如此,還是有許多勇者前仆後繼地想要接近她,原因恐怕只有一個,就是她那張美得過頭的臉蛋吧。
  總之,那些被她的美貌吸引的人最後通通都鎩羽而歸,而這項偉大的戰績幫她換來「冷淡的佐藤同學」這個綽號。
  話說回來……
  「佐藤同學一個人在那邊幹嘛……?」
  只見佐藤同學一邊盯著手機,一邊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地擺動著上半身,口中還唸唸有詞地不斷嘀咕著「這樣不對,那樣不對」之類的。
  照這個狀況看來,她應該是想幫美式鬆餅拍照吧,不過……
  「只不過是拍個鬆餅而已,一般人會拍得那麼認真嗎?」
  佐藤同學似乎太過專心在拍照這件事情上了,以至於連我剛才端鬆餅上桌的時候,她都沒認出我來。
  不對,依佐藤同學的個性,她很有可能不知道我是她的同班同學。萬一我的揣測獲得她親口證實,我怕我會太傷心,所以我決定假裝自己也沒認出她。
  ──順帶一提,我這名純真的高中男生名叫押尾颯太。在這間位在櫻庭市、地點有些隱密的庭園咖啡廳「cafe tutuji」打工。
  根據我這個資深打工仔的經驗──話雖這麼說,這裡的兼職人員只有我一個──很少有客人會單獨來我們咖啡廳消費。尤其是女高中生這個族群。
  不僅如此。
  「從哪個角度拍最好看呢……?」
  ……佐藤同學還會感覺很有趣地一個人自言自語。所以要我不去注意她在幹嘛實在很困難。
  不過,現在的她好歹也是咖啡廳的客人,一直偷聽客人在做什麼感覺不太好。
  就在我轉念一想,打算躲回店內深處的時候──
  「──這位~小姐,妳在幹嘛啊?」
  耳裡突然傳來一道聽了就令人討厭、感覺很矯揉造作的聲音。我回頭一瞧,只見佐藤同學被隔壁桌的三個大學男生纏上了。
  突然被搭訕,一開始她還一臉困惑,但那張美麗的臉龐旋即恢復平常面無表情的模樣。
  「我做什麼跟你們有關係嗎?」
  那個令人背脊發涼的冷酷口吻讓我忍不住「喔喔……」地發出了讚嘆。
  即使在校外,佐藤同學依然不改冷淡的本色。
  可是……
  「哈哈,好可愛喔,不需要那麼提防我們啦。」
  「妳在拍照準備上傳到MG對吧?手機借我,我幫妳拍啦。」
  「順便互加MINE吧。share一下嘛,share。」
  大學生始終嘻皮笑臉的,根本沒把她的拒絕放在心上。佐藤同學的冷淡對他們一點都不管用。
  他們非但沒有識相地打退堂鼓,甚至還企圖強行奪走佐藤同學的手機。
  「做、做什麼……!」
  碰到這種聽不懂人話的,佐藤同學似乎也沒轍了。
  我立刻掉頭,大步走向那群大學生,在他們的眼前站定──
  「不好意思,我們店不歡迎騷擾其他客人的行為。」
  我如是說後,指了貼在店門口的「禁止搭訕」告示。
  「人家看起來好像很困擾,可以請你們住手嗎?」
  雖然跟佐藤同學相比還差得遠了,不過我還是極力裝出相當冷漠的語調,不客氣地說道。
  三名大學生和佐藤同學都訝異地抬頭看我。
  雖然我很希望事情能就此落幕,可是──
  「哈哈哈,幹嘛那麼嚴肅啊打工小弟,我們只是在聊天而已嘛。」
  「對啊~對啊,快點回去工作啦,我們有付錢了耶。」
  ……從對方嘻笑的模樣看來,他們似乎不打算就此罷手。
  既然如此,我也有我的盤算。
  我「嘶──」地深吸了一口氣後,朝廚房大喊:
  「──爸──!客人說美式鬆餅很好吃耶!」
  「嗄?」
  看到我做出莫名其妙的舉動,其中一名大學生錯愕地發出叫聲。
  接著,這三個目瞪口呆的大學生瞬間變得面無血色。
  因為有一個彷彿只會出現在西洋電影裡的肌肉猛男冷不防地從廚房裡面走出來,並且氣勢洶洶地朝我們這裡走了過來。
  這種畫面會沒有道理地使人本能地產生恐懼。
  「咿!?」
  「天啊慘了慘了慘了!!」
  「會被殺掉!?」
  三人爭先恐後地拔腿就跑。
  原先看我是高中生就嘻皮笑臉地輕視我的大學生們,如蜘蛛的幼崽般四散而逃,一轉眼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見狀,遲了一步的肌肉猛男就像達摩一樣整張臉皺成一團,大聲吼叫道:
  「──又被逃走了!我還以為今天能美夢成真了呢!」
  附帶一提,這個達摩猛男的名字叫押尾清左衛門。
  他是「cafe tutuji」的店長,也是我的老爸。
  因為他的長相實在太過凶神惡煞、難以見人,所以平常總是躲在廚房裡面。他的夢想是當面被客人誇獎他做的東西很好吃。
  他在這裡開店十七年了,至今仍在追尋這個夢想。
  總之先不管他了,我上前關心整個人被嚇傻的佐藤同學。
  「佐藤同學,妳還好嗎?」
  我忘記自己在假裝沒有發現她的身分,一不小心脫口叫了她的名字。
  經我這麼一喊,她訝異地抬頭看了我的臉。
  「押尾同學……?」
  啊,她記得我的名字耶……
  一股莫名的喜悅油然而生的同時,佐藤同學突然抱住了我。
  「咦……?」
  佐藤同學流下的熱淚沾溼了我胸口的上衣。
  而且……
  「嗚、嗚嗚嗚……真的好可怕……!」
  ……她真的是那個冷淡的佐藤同學嗎?
  那個「佐藤同學」居然把臉埋在我的胸膛哭泣。而我也因為這個出乎意料的狀況腦袋一片空白,怔怔地呆站在原地好一段時間。
  ──我這個笨蛋,不管有什麼樣的理由,豈能讓女孩子在外面哭泣,要是被人看見怎麼辦?
  「爸,不好意思我先進去裡面一下。」
  「去吧!老爸我會努力自己顧店的!」
  老爸沒有多問,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還順便擺出了華麗的「正面雙手二頭肌伸展」這個健美姿勢,向我展示膨脹到幾乎快炸開的肌肉。
  ……他應該是在表達「包在我身上」的意思吧?
  不,別管那麼多了……!
  「佐藤同學,請往這邊走。」
  我攙扶著嚶嚶哭泣的佐藤同學,引導她前往和咖啡廳併在一起的居家區域──也就是我的房間。
  
  「……好好喝。」
  端坐在椅子上的佐藤同學瞇起哭紅的雙眼,吁了一口氣。
  她的手上捧著熱騰騰、冒出白煙的茶杯。
  「這是格雷伯爵茶,我平常最愛喝的。」
  坐在對面床緣的我如是說道,也喝了一口紅茶。
  香檸檬的典雅香味和柑橘系的清爽氣息揉合在一起,充滿了鼻腔。
  總之簡單來說,這紅茶的味道能讓人心平氣和,喝了會自然而然地鬆一口氣。
  佐藤同學連續啜飲了好幾口──她似乎終於慢慢整理好心情了。
  她端起茶杯湊在嘴邊,露出看似內疚的眼神盯著我說道:
  「押尾同學……你認得我嗎……?」
  「……」
  我們這一屆應該沒有人不認得冷淡的佐藤同學吧。
  「……當然認得了,本來我也很猶豫要不要主動跟佐藤同學打招呼,可是看妳滑手機滑得那麼認真,想說還是不要打擾比較好。」
  坦白講,我只是害怕主動打招呼後,會明確認知到佐藤同學其實不認得我這件事而已。人家只是純真的高中男生嘛,這點無傷大雅的小謊請勿見怪……
  「妳剛才在幹嘛?表情好嚴肅。」
  「唔……」
  難道是什麼不方便啟齒的事情嗎?
  佐藤同學整張臉漲成了火紅色,欲言又止。環住杯緣的兩根拇指不停地轉來轉去。
  ……我真的愈來愈搞不懂冷淡的佐藤同學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了。
  「沒關係,妳不想說的話就……」
  「……押、押尾同學!你可以看一下這個嗎!?」
  轉拇指轉到一半,佐藤同學似乎下定了決心。她打斷了我的話後,向我遞出她的智慧型手機。
  她的手機所使用的保護殼樣式十分單調,看起來就像百圓商店的商品,上頭不見任何裝飾,樸素到很難相信這是女高中生的手機。
  感覺這支手機比佐藤同學本人還要「冷淡」。
  「妳的手機怎麼了嗎?」
  「那個……就是這些照片……」
  如是說後,佐藤同學畏畏縮縮地指了手機的螢幕。
  只見螢幕上塞滿了照片檔案。
  「……我真的可以看嗎?」
  看女高中生的照片資料夾會不會被抓去判刑啊?
  我戰戰兢兢地徵求允許後,整張臉變得像紅蘋果一樣的佐藤同學頻頻點頭保證沒問題。
  我抱著幾分猶豫點開照片一瞧──
  「……這是什麼啊?」
  結果忍不住脫口而出這句話。
  不,內容本身我當然看得懂。整張畫面密密麻麻地都是佐藤同學以前所拍下存檔的「甜點的照片」。
  如果只是這樣的話,回答「原來妳喜歡甜點啊,很好啊,我覺得很可愛」或許是最安全無虞的吧。
  問題是……
  「佐藤同學,妳拍照的技術不是普通的爛呢……」
  我不假思索地脫口說出過於直率的感想,原本就臉紅的佐藤同學這下連耳根子都漲紅了。
  不……應該說這已經爛到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了。
  雖然跟第一次聊天的女生說這種話有點殘酷,可是她的拍照技術真的爛到無以復加。
  這已經不是照片拍得吸不吸引人的問題了。問題在更之前的地方。
  就以這張蛋糕的照片為例吧,整體的亮度太暗了,一開始看甚至看不出來是在拍攝食物,完全無法激發觀看者的食慾。
  當中拍得最糟糕的……就是這張讓人看了一頭霧水的照片。
  這張大逆光的照片不只食物本身,整個畫面都因為過曝而呈現一片死白,根本看不出來到底是在拍什麼東西。
  咦?這是什麼鬼啊?該不會是按下快門的瞬間,附近剛好有隕石從天而降吧?
  ──如此心想的我瞪大眼睛仔細一瞧,發現這張照片原來是佐藤同學剛才拍了老半天、我們家的美式鬆餅。這是在搞笑嗎?
  整個照片資料夾從頭到尾都塞滿了這種慘不忍睹的衝擊性照片。
  瞧我安靜了下來,佐藤同學的肩膀微微地顫抖,慢吞吞地開口說道:
  「說來丟臉……其實……我一個朋友也沒有……」
  「咦?我還以為……」
  我還以為妳對其他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呢。話說到一半,我連忙閉上嘴巴。
  好險!要是說出來那就真的太失禮了!
  「這、這樣啊……好意外喔……」
  「聽我講話好像很無聊……每次大家跟我講沒兩三句話就走掉了……」
  「……」
  不對,不要誤會了,押尾颯太。她這絕對不是在裝可憐,所以千萬不能吐槽她。
  佐藤同學是真心在跟我分享她的煩惱……!
  「我畢竟也是一般的女高中生,也渴望交到朋友……所以……」
  「……所以?」
  「我想說如果成為Minstagramer的話,或許就可以交到朋友了……」
  「……」
  ……我愣了一下,嘴巴牢牢地抿成了一直線。
  不可以笑,絕對不可以笑出來啊!押尾颯太!
  「……我很喜歡甜點,常常在放學後或週末自己一個人去品嚐甜點。所以我靈機一動,想說把自己去吃過的甜點拍照上傳到MG,說不定就有話題可以跟其他人聊了……」
  「M、MG嗎?嗯,現在的女高中生大家都有在玩嘛……」
  ……在這裡補充說明一下。
  所謂的MG,就是以分享照片為主的社群應用程式「Minstagram」的簡稱。
  這個軟體不只風靡了全國女高中生,許多知名人物也是愛用者──說穿了,就是一種透過分享酷炫照片跟不特定多數人進行交流的應用程式。
  而Minstagramer指的就是這套軟體的使用者的意思。
  「不、不錯啊!拍照上傳MG的話,或許大家就會改變對妳的觀感喔!?」
  這是真心話。
  大家肯定會徹底刮目相看的。
  因為有誰想得到那個「冷淡的佐藤同學」居然會趁假日尋訪時髦的咖啡廳,而且還會上傳充滿「網美照」風格的甜點照片呢?
  如此一來,大家當然會對佐藤同學改觀,相信她很快就能交到朋友了……
  正當我如此心想時,佐藤同學用微弱到快要聽不見的聲音說道:
  「問題是我拍照的技術有點爛……」
  有點……嗎?
  「我很擔心,如果把這些照片上傳到MG,說不定我從隔天開始就會成為受人瘋狂嘲笑和欺負的對象……比方說有人把我的室內拖鞋拿去藏起來,或者在裡面偷放圖釘之類的……一想到這種事情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就害怕到連帳號都不敢開……!」
  佐藤同學被自己的妄想嚇得面色鐵青。
  雖然佐藤同學的課業成績在全年級名列前茅,不過她會不會其實是個傻瓜啊……?
  ──無論如何,我大概瞭解整個狀況了。
  現在我知道佐藤同學的煩惱,也知道雖然她的綽號叫「冷淡的佐藤同學」,其實本人一點都不冷淡。
  而且她努力地想要改變這個狀況。
  「手機借我一下。」
  「咦?好、好啊,你要做什麼……?」
  我接過她的手機後,打開了相機的應用程式。
  我熟練地調整焦點和亮度,選擇濾鏡,然後快門發出嗶的一聲,照片存檔成功。
  「好了,請看。」
  「……?」
  一頭霧水的佐藤同學在看了手機螢幕後,本來就已經很大的眼睛這下睜得更大了──
  「這是……!」
  佐藤同學的表情寫滿了驚愕,顯示在手機螢幕上的是有著濃濃網美風格的紅茶照片。
  「比我拍得還棒……!」
  這是當然的。
  「為、為什麼……?押尾同學……這、這是?」
  或許是興奮到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佐藤同學叫了我的名字。
  我掏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回答了她的疑問。
  「──其實我也有在玩MG……不過嚴格說來,這算是『cafe tutuji』的宣傳帳號啦。」
  顯示在我的手機螢幕上的是MG的個人頁面。
  上頭這些琳瑯滿目的照片,都是我過去代替沒有在接觸社群網路的老爸,為「cafe tutuji」所拍攝的作品。
  招牌的美式鬆餅、期間限定的風味茶,及隨一年四季的不同,盛開在花園裡的各種花朵。
  總貼文一共三百五十六則,至於粉絲人數則是──
  「粉絲五千人……!?」
  佐藤同學一如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般,視線不斷在手機畫面和我的臉來回游移……
  「是Minstagramer耶……」
  然後她如此喃喃說道。
  ……原來如此,佐藤同學似乎真的有意藉MG改變形象。
  因為佐藤同學看我的眼神如今充滿了尊敬之意。
  
  在這一個鐘頭內,我瞭解了兩件關於佐藤同學的事情。
  第一件事情,佐藤同學確實對人很冷淡沒錯,可是這不是因為她沒有興趣和其他人互動,也不是因為她缺乏感情。應該說,在和他人的互動上她有點太過神經質。
  本人的說法如下:
  「我每次只要和別人說話就會非常緊張,很容易變得沉默寡言的樣子……啊,可是跟媽媽之類的人說話就沒有這個問題喔!」
  到頭來,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冷淡的佐藤同學」說穿了其實只是「極度害羞怕生的內向女孩」。
  ……這是怎樣。
  第二件事情。
  ──她的攝影美感是屬於毀滅級的。
  「這、這張你覺得拍攝得怎麼樣?押尾同學!」
  「嗯……」
  佐藤同學自信滿滿地遞出手機後,我盯著那個畫面低聲咕噥。
  有件事情我得先聲明清楚,我不是判斷不出她這張照片拍得是好是壞。
  我是在琢磨自己到底該怎麼回答,才能如實地讓她瞭解到這張照片真的拍得很爛,可是又不會傷害到她那顆敏感的心。
  「……簡直爛透了,想不通為什麼可以拍成這樣。」
  結果,我還是決定實話實說了。
  不……美感缺乏到這種地步,反而算是一種藝術了。為什麼她有辦法把好好一杯紅茶拍得如此不美味呢……這也算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才能了吧……?
  就在我懷抱著這樣的感觸,大腦開始進入哲學思考的領域時,忽然發現佐藤同學不知不覺間安靜了下來。
  我猛然回神,抬頭一瞧──只見佐藤同學的眼眶盈滿了淚水,肩膀微微地發抖著!
  「咦……佐、佐藤同學?」
  「你……你也犯不著批評得那麼難聽嘛……」
  轉眼間,佐藤同學嘟起了嘴巴,偌大的淚珠在眼眶裡打轉。
  ──這下不妙。
  「──啊啊!其實……嗯!這張照片跟剛才相比已經算是有進步了……我覺得啦!」
  「真的嗎!?」
  聞言,佐藤同學立刻破涕為笑。
  ……不會傷害到人的謊言就是善意的謊言。
  話說,這算哪門子的「冷淡的佐藤同學」啊!明明感情這麼豐沛!
  「多加練習的話,我也能成為知名的MG網紅嗎……」
  哎呀,果然,只是稍微誇獎個一句而已,她馬上就得意忘形了。
  如果坐視不理的話,那張可怕的照片就要被流到寬廣無垠的網路世界去了。千萬不能讓這種憾事發生。不只是為了她好,也是為了這個世界。
  在某種使命感的驅使下,我下床繞到坐在椅子上的佐藤同學背後。
  「不過,我覺得妳這樣拍的話可以拍出更好的照片喔。」
  「咦?押尾同學……?」
  「妳先打開相機的程式。」
  「咦……嗯、嗯,打開了……等一、呀啊──!」
  我從背後伸手幫忙扶住她拿的手機後,佐藤同學突然大聲尖叫。害我都耳鳴了。
  「唔哇,嚇死我了……」
  「嚇、嚇嚇嚇嚇、嚇了一大跳的人是我好嗎!你的手……還有臉都貼得太近了……!」
  「像這樣兩個人一起看螢幕比較容易教學啊……因為佐藤同學連對焦也對不好。」
  「嗚嗚……!」
  佐藤同學的臉瞬間變得又紅又火燙,連站在後面的我也能清楚地感覺到。
  為了確認,我再強調一次,佐藤小春是美少女。
  單論外貌,她絕對擠得進全校前五名,身材也玲瓏有緻,想當雜誌的模特兒也不成問題。
  ……正因為如此,她的激烈反應觸動了我的神經。
  我開始注意到從滑順的秀髮飄散出來的洗髮精香味,又白又嫩的後頸,還有略顯急促的呼吸……這樣不行。
  我輕輕地搖頭驅散心中的雜念,集中注意力在手機畫面上。
  就在我準備開始「如何拍攝MG美照講座」的時候──
  「……押尾同學……」
  佐藤同學用微弱的聲音呼喚了我的名字。
  或許是緊張的關係,她的聲音蘊含著一股熱氣,那股熱氣讓我一時間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好不容易才維持住理性。
  「……什麼事?」
  「雖然挑這種時候……有點那個……」
  她吞吞吐吐好一會兒後,如下定決心般說道──
  「──那個,剛才謝謝你了……感覺真的很帥氣。」
  嗶啵。
  這時,佐藤同學的手機發出了這種古怪的聲音。
  我和佐藤同學先是愣住,然後異口同聲地叫了一聲「啊」,幾乎與此同時,有人無預警地打開了房門──
  「颯太!不好了,有團體客人上門!你來支援一……」
  老爸一看到我們,立刻結凍似地全身僵硬。
  經過短暫的尷尬沉默後,老爸擺出華麗的「後展背闊肌」健美姿勢,強調他背部的倒三角形曲線──
  「老爸我還是一個人加油好了!」
  如是說道,老爸用力關上房門,迅速地退場了。
  一股強烈的羞恥緊接在寂靜之後排山倒海而來。
  不只佐藤同學,現在連我也滿臉羞紅,耳根子都燙了起來。
  「哈、哈哈……有團體客人來了……我不回去支援的話老爸可能應付不來。」
  「說……說得也是,不去就慘了!啊哈哈……」
  我和佐藤同學就像彈簧一樣彈開保持距離。
  彼此都感覺得出來,很多方面已經到了極限。
  「那那、那麼!我先回去了!不好意思!給你們家帶來很多困擾!麻煩你幫我跟伯父說一聲對不起喔!還有、還有……我們學校見了!」
  佐藤同學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匆匆忙忙地走向房門。
  然後──
  「──那麼,改天見!」
  佐藤同學用幾乎像是在咆哮的音量向我道別後,離開了我的房間。
  至於孤零零地留在房間裡的我……
  「啊啊啊啊啊啊……」
  則是發出不成聲音的大叫,當場虛脫。
  心臟至今仍撲通撲通地狂跳個不停。
  我猜人在咖啡廳的老爸現在應該忙得手忙腳亂,可是很抱歉……我現在真的無力支援。
  我靠在床緣,用顫抖的手端起喝到一半的紅茶湊到嘴邊。杯子裡的紅茶早就已經涼掉了。
  「……不久前佐藤同學還坐在這裡哪。」
  實在太令人不敢置信了,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沒想到我的初戀對象居然會來到我的臥房,而且跟我單獨聊了好一段時間。
  
  「我應該沒有對她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我懷著一抹不安喝光了剩餘的紅茶。
  當我準備把空的茶杯放回桌上時,赫然發現有東西掉在椅子下面。
  外表裝著一個樸素到彷彿百圓商店廉價商品的保護殼,上頭不見任何裝飾,比主人還要「冷淡」的那個東西是──
  「……佐藤同學,妳怎麼忘記把手機帶走了。」
  
    ♥
  
  ──全速狂奔。
  我已經分不清楚東西南北,只是像無頭蒼蠅一樣橫衝猛撞。
  雖然此舉引來許多路人回頭投以訝異的視線,可是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現在我的大腦只想著一件事情。
  那就是……
  「我、我進去初戀對象的房間了……!」
  我發燙的腦袋如今一團混亂,因為我今天不只糗態百出,還因為太過緊張以至於講了太多話,讓我懊惱得不得了。
  我已經想不起來自己到底說了什麼。
  我有明確表達自己的意思嗎?我應該沒說什麼奇怪的話吧?
  或許是因為我滿腦子都在想這種事情的關係吧。
  等我注意到自己犯了一個要命的錯誤時,太陽已經快下山了。
  
  ──我忘記帶走手機了。
  我是在一邊回憶今天自己所犯下的各種糗態,一邊把臉埋進枕頭裡面尖叫的時候發現這件事的。
  我有一種光今天一天就用完了今年一整年的「做蠢事」額度的感覺,沒想到在最後的最後,我連明年的「做蠢事」額度也用掉了。
  ……不巧的是,偏偏掉在喜歡的對象家裡啊……
  後悔也無濟於事。無論如何眼下我有兩個選擇,去拿回手機,或者不要。
  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這個時間咖啡廳已經打烊了,而且這麼晚還去打擾押尾同學肯定會造成困擾。
  重點是,這麼快又跟他碰面的話,天曉得這次我會害羞到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來!
  我好煩惱。
  大概連後年的煩惱額度也被我用光了。
  我拚命煩惱,煩惱到腦筋都快燒掉了,最後──
  「……洗完澡再去拿回手機好了。」
  我終於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母親看我把身體洗得香噴噴的,而且晚上七點了還在化妝不禁感到懷疑,幸好我想辦法找到藉口敷衍過去了。
  於是乎,我又沿著原路折返,好不容易回到了這裡。
  初夏夜晚的悶熱空氣附著在皮膚上。我‧佐藤小春用力按住胸口,因為心跳劇烈到幾乎教我覺得難受。
  「嗚嗚……」
  只要拐進眼前的轉角,就可以看見「cafe tutuji」──也就是押尾同學的家了。
  此刻,心臟怦怦跳的速度也來到了極限。不只呼吸急促,感覺臉也變紅了。
  ──畢竟押尾同學是我的初戀對象啊。
  在教室的時候,我總是不好意思主動跟他講話,只敢偷偷摸摸地從遠方關注他,即使如此,他那帥氣的模樣依舊深深地烙印在我的眼眸裡。
  修長的雙腳、帶了點慵懶氣質的眼眸、柔軟的頭髮、隨著笑容浮現在臉頰的酒窩……
  而且我今天意外發現他是時髦咖啡廳的店員,還是個有好幾千名粉絲追蹤的MG網紅!
  他肯定跟我這種邊緣人不一樣,很受異性歡迎吧……
  想到這裡,我再次認知到自己的窩囊,腳步變得更沉重了。
  我甚至開始後悔來到這裡,想說不如回去算了。
  可是──
  「……來都來了。」
  我一邊說服自己,一邊做深呼吸。然後,我下定決心,走進了轉角。
  結果,眼前的那幕景象讓我嚇了一跳。
  「咦……」
  理應已經打烊的「cafe tutuji」依舊燈火通明。
  燈飾綻放著璀璨又溫暖的光芒,淡淡地照耀著花園,營造出虛幻的美感。儘管這個比喻稍嫌孩子氣,不過這幅景象真的讓我產生一種彷彿闖入了繪本世界的錯覺。
  「這是……」
  我彷彿受到引誘般,一步又一步地深入花園內部。
  在穿過由花朵組成的拱門後,我在那個幻想世界的中心發現了他的身影。
  只見押尾同學一手端著茶杯,擺出蹺腳的姿勢坐在露天座位的其中一張椅子上。
  「押尾同學……」
  我不由自主地低聲呼喚了他的名字。
  他應該不可能聽見我的聲音吧──不過,注意到我出現在花園,押尾同學把喝到一半的紅茶放回桌面,向我露出溫柔的笑容──
  「我等妳很久了,佐藤同學。」
  一聽到那個聲音,原本跳到快要炸裂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我的腦袋簡直要融化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或許是看我呆在原地,押尾同學起身離座,緩緩地朝我走了過來。
  等一下,現在不妙,現在不妙現在真的不妙──!
  「妳是來拿手機的對吧?來。」
  押尾同學把手機交還給我。
  口乾舌燥的我好不容易終於張開嘴巴說道:
  「難、難道你是刻意在這裡等我嗎?」
  「嗯,我想說妳應該會回來拿手機才對,所以就開燈等妳了。妳也不希望把手機一直留在男生家裡吧?」
  「怎、怎麼會!」
  我拚命搖頭否定。
  沒救了,不管我多麼想表現出從容不迫的模樣,一站在押尾同學的面前,腦袋就會停止運轉,沒辦法正常說話……!
  見我如此狼狽,押尾同學露出了親切的笑容。
  「妳家應該就住這附近吧?雖然天色還沒完全暗下來,妳回家還是要小心一點喔。」
  說完,押尾同學作勢轉身。
  啊啊,押尾同學要走掉了──
  「──那個!」
  嘴巴和我的意志脫節,自己發出了聲音。
  謝謝你特地留下來等我,明天學校見囉。
  簡單這麼說不就行了嗎?這就是最完美的結束形式了啊。
  明明我的腦袋是這麼想,可是嘴巴卻不聽使喚──
  「可──可以拍照片嗎!?」
  這句話脫口而出的瞬間,我有種全身血液都一口氣消失的錯覺。
  我、我到底在說什麼啊!?
  「啊……不、不是的!我的意思是咖啡廳的花園……實在是太漂亮了!你看!還記得我想當Minstagramer嗎!?這幅景色真的很漂亮很適合拍照!?」
  「……妳想拍我們家的庭園嗎?當然可以了……」
  「嗯……嗯!太好了!不好意思喔!?給你添了很多麻煩,啊哈哈……」
  啊哈哈個頭啦。
  我橫向握著手機,裝模作樣地擺出「準備要拍囉~」的姿勢。
  其實我腦子裡一團混亂。
  握住手機的手拚命發抖,根本無法控制。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楚螢幕上的畫面。
  我不行了,真的……真的沒救了。
  明明我不想讓押尾同學加深我是麻煩女人的印象,身體卻完全不聽使喚。
  我想要現在馬上消失。
  ──這時,有人從身後伸出手來疊放在我的手上。
  那隻手的手指細長又漂亮,可是又明顯看得出來是男生的手。
  在那明明只有短短幾秒,卻緩慢得有如好幾分鐘甚至好幾小時的時間中,押尾同學一如既往地用溫柔的嗓音說道:
  「我來幫妳。」
  瞬間,我的手指一滑,不小心誤觸了某個按鈕。
  那個按鈕是用來切換前後鏡頭的。
  換句話說,現在映照在手機螢幕上的畫面,是我和從後面幫忙扶著我的手的押尾同學的合影──
  嗶啵。
  我們又異口同聲地喊了一聲「啊」。手機拍下了我和押尾同學的合照。
  我們倆頓時陷入一陣沉默。
  「……啊,抱、抱歉……變成自拍了,要不要重拍一張?」
  「不、不用了!沒關係,已經有拍到好照片了!謝、謝謝押尾同學……!」
  我像彈簧一樣彈開,和押尾同學保持距離。身體不知不覺已停止了顫抖。
  「……我們學校見了。」
  留下這句話後,我緊握著手機,離開「cafe tutuji」。
  走出店門,繞過轉角後,我的膝蓋忽然軟掉。
  「~~~~~~~~~~~~!」
  差那麼一點點我就要崩潰了。
  
    ♠
  
  佐藤同學的背影從視野中消失後,我當場癱軟。
  「~~~~~~~~~~~~!」
  真的差那麼一點點我就要爆炸了。
  「──颯太!」
  隨著野獸般的咆哮,一個肌肉猛男──我老爸從暗處的草叢裡跳了出來。
  老爸衝到我的身旁後,用粗壯的手摩娑我的背部,還為我披上毛巾。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自己因為滿身大汗,背部溼成了一片,而且口乾舌燥。
  我顫抖著手,一把抓住茶杯,並一口氣喝光了早就已經涼掉的紅茶。
  「老、老爸……!」
  「怎麼了,颯太!」
  「我有說什麼奇怪的話嗎……?會不會讓人覺得很噁心……?」
  「放心吧!你帥翻了!簡直酷斃了呢!」
  太好了……
  老爸用毛巾為我搧風,我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我真的以為自己停止心跳了。

 


《冷淡的佐藤同學只對我撒嬌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