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級鑑定士-試閱.jpg

本週五要分享的是《被放逐的S級鑑定士打造了最強公會1》的試閱文!

 

主角羅蘭擁有善於挖掘人才的超強鑑定技能

他從旁輔助公會會長路裘斯,讓公會『金色之鷹』在五年內成長為最大的公會。

然而路裘斯一直擔心羅蘭會威脅到自己的地位,

在榨取完羅蘭的剩餘價值後,便毫不留情地將他逐出公會

 

故事就從羅蘭的反攻展開,若你也喜歡大快人心的復仇題材,千萬不能錯過了~

 


 

  

被放逐的鑑定士  
  
  這裡是冒險者公會『金色之鷹』的本部。
  就在剛才,鑑定士羅蘭來到這棟大型石造建築物的頂樓,被叫進了公會長室。
  他目前正面臨遭到放逐的處分。
  公會長路裘斯說道:
  「要你離開,我也覺得很遺憾,但這真的是不得已的決定。公會也有格調和面子要顧,你的績效低落,實在沒辦法容忍你繼續待在這座公會之中。」
  這是極不講理的對待。
  因為公會可以說是百般壓榨了羅蘭的『鑑定』技能,藉以召收許多隊伍成員。
  所謂的技能,乃是這個世界的人類所擁有的神奇力量。
  一般來說,所有人都擁有獨特的技能,而且對各種技能都有擅長程度的高低。
  在這個世界,人們會依據技能挑選合適的職業。
  舉例來說,擁有冒險者技能的人會成為冒險者,擁有鍊金術技能的人則會以鍊金術師為業。
  而羅蘭的技能是『技能鑑定』。
  這座公會之所以能茁壯至此,羅蘭的『技能鑑定』在幕後首居其功。
  羅蘭的特技,是找出成員隱藏的技能,並使之發揚光大。
  『金色之鷹』過去僅是這座鎮上的中型公會,如今卻已經握有許多最高階級的戰士、魔導師和治癒師,總成員更達到了一百人之多,是一座規模傲人的大型公會。
  每當公會締造佳績,羅蘭就會低調行事,將功勞讓給路裘斯。
  就實際狀況來說,就算是羅蘭拿下的功勞,他也會將功臣的頭銜讓給路裘斯;而在羅蘭成為間接功臣的情況下,他亦會將功績讓給路裘斯;在決定羅蘭得以晉升的場合上,他更會為路裘斯說盡好話,讓路裘斯比自己先一步晉升。
  在羅蘭不計回報的付出下,路裘斯的職涯平步青雲,羅蘭則一直都在當個底層會員。
  更何況,羅蘭的技能組完全是為『鑑定士』量身訂作,基礎屬性值低得不像話,甚至沒辦法以冒險者的身分完成最低等級的工作。
  結果,路裘斯居然會在羅蘭失去利用價值後,就將他棄如敝屣。
  羅蘭忿忿不平地看向路裘斯。
  然而,羅蘭本來就不擅長與人爭吵,他雖然露出了略感不滿的神情,最終卻沒有讓話語脫口而出。
  路裘斯一察覺羅蘭對自己展露出反抗的情緒,立刻斂起表情,以嚴厲的神情說道:
  「你似乎還想反駁啊。但就現實層面來說,你最近的績效不是慘澹到不行嗎?狄安娜,宣讀他這一個月的成績吧。」
  「好的,公會長。」
  路裘斯的秘書狄安娜捧著一疊文件,走上前來。
  她是一名身材苗條的美女,卻給人有些冷漠的印象。
  而她現在也以冷冽如冰的視線投向羅蘭。
  「他這一個月的成績如下:怪物擊敗量為一百名團員中的第九十八名,取得道具的數量為七十六名,解決委託的排名為第八十六名。」
  狄安娜笑裡藏刀地說道。
  「似乎是這麼回事呢。」
  路裘斯雙肘抵桌、兩手交錯,下顎抵在手背上頭,藉以加強自己的威嚴,朝羅蘭狠狠瞪了過去。
  「若是菜鳥也就罷了,身為資歷超過五年的老鳥卻只交出這種成績,未免太不像話了。我是看在和你結交已久的份上,才一直出面幫你說話,但你這次交出的慘烈成績單,實在讓我沒辦法為你說情了。要是再給你特別待遇,就難以向其他被課以嚴格標準的會員交代。」
  羅蘭可說是有滿肚子怨氣。
  分明就是路裘斯刻意讓羅蘭的業績無法達標。
  他不是被分到了階級最低、只會礙手礙腳的隊伍成員,就是被迫接收明顯不適合進行相關委託的隊伍成員,或是在關鍵時刻收不到用以達成委託的重要道具。
  雖然沒有具體的證據,但只要路裘斯有那個心,想讓羅蘭處處栽跟斗並不是難事。
  羅蘭也多次對這樣的待遇提出抗議。
  然而每當這種時候,路裘斯就會一如既往地露出爽朗的笑容說道:
  「我已經不同以往,是位居高位之人,必須站在公會的角度看事情,不能老是把心力耗在你一個人身上。」
  即便嘴上如此,但路裘斯對於自己看上眼的會員卻總是百般通融。
  路裘斯遞出了一袋金幣。
  「我姑且還是為你準備了餞別禮──這是退休金。對於一無是處的你來說,這已經能說是特別優渥的待遇了吧?把錢收下,趕快離開這座公會吧。」
  同樣待在辦公室內、包含狄安娜在內的幾名女子,紛紛發出了輕盈的笑聲。
  羅蘭一把抓過退休金,隨即逃也似地離開了『金色之鷹』。
  
  離開公會的羅蘭,前往了委託斡旋所。
  所謂的委託斡旋所,是為冒險者仲介委託的設施。他們會斟酌個人技能或是公會的能力,交付合適的委託,是個相當方便的地方。
  而這裡也是冒險者在提升技能或累積成果後,藉以評比冒險者階級的設施。
  理所當然地,規模愈大的公會,愈容易接到大規模的委託;而階級愈高的冒險者,也愈容易接到高報酬的工作。
  即使遭到公會放逐,現在也不是灰心喪志的時候。
  收到的那筆退休金,想必過沒多久就會化為烏有。
  畢竟從今而後,自己就得孤身打天下了,工作不會平白無故地從天而降。
  得自己找些工作來做。
  就在羅蘭抱持著物色委託的心情前往斡旋所時,他看到了原本的同僚──『金色之鷹』的團員正待在斡旋所裡。
  羅蘭頓時一驚,反射性地躲在柱子後面。
  櫃檯小姐歡欣的話聲傳進了耳裡。
  「哎呀,這位不是『金色之鷹』的吉兒大人嗎?每次都受您照顧了,我們這裡剛好有適合吉兒大人的委託呢。」
  吉兒是路裘斯相當青睞的人物之一。
  與此同時,也是前途無量的其中一名新人冒險者。
  雖然年紀尚輕,但她如今已被評比為B階級冒險者,將來大有可為。
  甚至已有眾多風聲指出,她可能會是『金色之鷹』成立至今的第一名S階級冒險者。
  面對這位貴賓,櫃檯小姐從頭到尾都擺出了誠懇有禮的身段應對,在吉兒離去之際甚至走出前檯,為她開門送行。
  櫃檯小姐也不忘對吉兒的背影投以話語:
  「期待您下次的來訪。」
  聚集在委託斡旋所門口談笑的人們,在看到吉兒的身影後,無不議論紛紛。
  肩上繡有『金色之鷹』徽章的她瀟灑而行,成了眾所矚目的對象。
  她不僅有著響亮的名聲,還穿著帥氣的盔甲。光是走在冒險者協會的走道上,就足以吸引人們把目光集中在她身上,低聲談論。
  羅蘭在吉兒離開委託斡旋所好一陣子後,才踏入了斡旋所,走向櫃檯。
  
  「啊~是是,您是鑑定士羅蘭先生對吧?」
  櫃檯小姐一見到羅蘭,便誇張地嘆了口氣,以一副嫌煩的口氣答腔。
  這是一名年輕可愛的櫃檯小姐,只是在待人處事方面還有些生澀,會將情緒如實地表露在臉上。
  她此時流露的態度,與對待吉兒時可說是有天壤之別。
  櫃檯小姐已經得知羅蘭遭到『金色之鷹』放逐的消息了。
  她表露出來的態度極為冷淡,和羅蘭還待在『金色之鷹』時完全不同。
  「這個嘛~適合羅蘭先生的工作,我想應該找不太到。就算認真去找,也是浪費時間吧~即使如此,您還是要找工作嗎?」
  「是的,有勞妳了。」
  「唉~真拿您沒辦法。麻煩死了。」
  她以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神情抽出了委託清單。
  「啊~真遺憾,沒有適合羅蘭先生的工作呢。我已經將清單從頭到尾都打量過一遍了,不過就連一份也沒有呢,真是可惜。如此這般,雖然對您感到不好意思,但今天就請您先回去吧。我雖然也很想找些工作給羅蘭先生──但不幫忙其他人斡旋可不行呢。那麼,期待您下次上門。」
  櫃檯小姐像是在抱怨自己白忙一場似地,將羅蘭趕出了櫃檯前方的位置。
  就在羅蘭要鑽出大門的前一刻,他再次聽見了櫃檯小姐快活的嗓音:
  「咦?您要找『技能鑑定』的工作嗎?有的有的,想請您解決的委託可是多到和山一樣高呢。」


創立新公會
  
  (唉……啊──果然不找個大型公會加入的話,連個委託都接不到啊。)
  就在羅蘭嘆著氣,消沉地走在委託斡旋所的走廊上時,一名身材高䠷的魔導師向他搭了話:
  「哎呀,羅蘭先生?您難道是羅蘭先生嗎?」
  「啊,莉莉安奴小姐。」
  「好久不見了,羅蘭先生。」
  女子彬彬有禮地拎起裙襬,向羅蘭行了一禮。
  她名為莉莉安奴,是隸屬於『魔法樹守護者』的高階成員。
  『魔法樹守護者』是僅次於『金色之鷹』的大型公會。
  「上次的協作委託真的受到您許多照顧。託您的福,我在前些日子正式獲得了A階級冒險者的頭銜。這也是因為您挖掘出了我的獨特技能『浮游』所致。」
  莉莉安奴深深地鞠躬行禮。
  而實際上,她也誠心地認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拜羅蘭所賜。
  她是在『金色之鷹』與『魔法樹守護者』共同承接的協作委託中認識羅蘭的。
  當時的她,即使和鎮上其他人相比,魔力與火力方面也已是首屈一指,卻因為命中率過低的關係,無法發揮後衛應有的實力。
  而在那個時候,羅蘭看出她擁有『浮游』的技能。
  也不知原因為何,她在朝著下方發動魔法時,能讓命中率大幅提昇。
  原本火力十足的她,在獲得『浮游』技能後可說是如虎添翼,轉瞬間就晉升為A階級的冒險者。
  「您過獎了,我沒幫上什麼忙。莉莉安奴小姐能升上A階級,全是拜您的本事所賜。」
  看到莉莉安奴的態度,羅蘭鬆了口氣。
  莉莉安奴是一名從不擺架子的女性,無論面對任何人,她都能不分貴賤地恭敬以待。
  「話說回來,羅蘭先生怎麼會出現在委託斡旋所裡?身為『金色之鷹』幹部的您,應該不需要親自前來斡旋任務吧。」
  不知為何,莉莉安奴以為羅蘭是『金色之鷹』的幹部階級。
  但他明明就只是基層成員,而且也已澄清好幾次了,只是莉莉安奴從未當真。
  「不,其實我已經不是『金色之鷹』的成員了。」
  「哎呀,原來您要獨立單飛了嗎?以羅蘭先生的實力來說,如果自行接案的話,賺取的利潤也會更為優渥呢。」
  「不,老實說……我被公會放逐了。」
  「原來如此,您被放逐了呀。也是呢,以羅蘭先生的實力來說……羅蘭先生您!?被放逐了!?」
  莉莉安奴看起來大感震驚。
  「這……該怎麼說才好呢。」
  她先是愣怔了一會兒,接著搖搖頭打理思緒,露出了柔和的笑容。
  「現在剛好是正午時間,若您不嫌棄的話,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吧?」
  兩人走出了建築物,找了間食堂坐下。
  
  「我一直很想向羅蘭先生道謝,但因為諸事繁忙抽不開身,所以失了禮數,真是非常抱歉。」
  「不,請別這樣。既然您抽不開身,那也是無可厚非的。」
  「作為我的一點心意,這餐就由我請客吧。」
  「那個……您不必如此客氣。」
  「可是,您現在應該是沒有工作吧?」
  「嗚,這的確是……」
  「就讓我小小回報您的恩情,由我出這餐的錢吧?」
  莉莉安奴露出誠懇的神情,抬眼說道。
  就算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好,她就是想幫上羅蘭的忙。
  莉莉安奴散發著這樣的氛圍。
  羅蘭不禁露出苦笑。
  看來他實在無法拒絕這名女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說起來,您為什麼會遭到放逐呢?那間公會不是因為有您的支持,才得以發展到這一步的嗎?我一直以為,只要您還待在『金色之鷹』一天,我們的公會『魔法樹守護者』就不可能與之匹敵。就連近期大為活躍的吉兒小姐,也是拜您的『技能鑑定』所賜,才得以發光發熱的吧?」
  「沒這回事。倒不如說,我最近都在扯公會的後腿……」
  「怎麼會!這應該是有原因的吧?」
  「嗯,我確實是和路裘斯公會長鬧得有些不愉快。不過,我也認為若是要從事冒險者行業,只靠『技能鑑定』,終究是有極限的。」
  「可是,您的『技能鑑定』不正是讓公會大幅成長的原動力嗎?就算您的冒險者能力再不盡如人意,也不該用放逐的形式將您轟出公會吧?」
  「也是呢。我覺得路裘斯肯定我的能力,所以比起自己,我更常把路裘斯和公會擺在第一順位──因為我將他視為摯友啊。但對路裘斯而言,我似乎只是眾多部下的其中一員而已。」
  羅蘭將目光投向桌上的茶杯,落寞地這麼說道。
  莉莉安奴先是露出了同情的神情凝視羅蘭,但隨即振作起來似地拍了一下手。
  羅蘭登時一愣。
  只見莉莉安奴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請別如此沮喪。就算不適合當冒險者,也還有其他的工作能做,不是嗎?」
  「呃……其他的工作是嗎……」
  「是的,像是不需要出外冒險的生產系職業一類。對了,既然有這個機會,您要不要創立一個鍊金術公會?」
  「鍊金術公會?」
  「是呀。我所隸屬的『魔法樹守護者』公會,最近剛好在尋找能接下大量『大地工晶』訂單的鍊金術公會呢。」
  「呃……」
  (她之所以專程跑一趟委託斡旋所,是為了向鍊金術師發布委託啊。)
  「羅蘭先生,您若是不嫌棄的話,能不能接下我的委託呢?『魔法樹守護者』一直很想透過生產系技能超越『金色之鷹』,但既存的鍊金術公會都會優先與規模更大的公會進行接洽對吧?我們說什麼都想要在與『金色之鷹』的競爭中,掌握能占得先機的手段。」
  「我雖然也很想承接莉莉安奴小姐的委託,但我並不具備鍊金術技能喔。」
  「請放心,就算自己不具備技能,聘僱擁有這類技能的人就好了。您不是擁有『技能鑑定』嗎?只要運用這個技能,發掘出擁有鍊金術技能的人才,將他們雇為公會的成員即可。」
  「原來如此。但這種要立於眾人之上的管理職,我真的有辦法做好嗎?」
  「沒問題的。您一定能做到的,請相信我吧。」
  莉莉安奴握住了羅蘭的手,直勾勾地凝視著他。
  (真是不可思議,被她這麼一說,我覺得自己真的能夠辦到。)
  「我明白了。莉莉安奴小姐,我就試試看吧。」
  「您願意嘗試嗎?」
  「是的。要是就此變得一蹶不振,我也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就讓我們一起向路裘斯那傢伙還以顏色吧!」
  「好的、好的,就讓我們攜手合作吧!」
  兩人牢牢地握住了彼此的手,誓言齊心協力。
  
  隔天,羅蘭前往公家機關,辦理設立鍊金術公會的手續,並招募起公會成員。
  公會名為『精靈工廠』。
  由於有大型公會『魔法樹守護者』掛保證的關係,到了隔天,就有許多求職者慕名而來。


面試鍊金術師  
  
  「這樣的訂單不合理啊,路裘斯會長。」
  鎮上首屈一指的鍊金術公會代表──贊斯,以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對路裘斯喊話:
  「咱們迄今都用破盤價承接『金色之鷹』的訂單,不是嗎?而且咱們都有遵照你們家開出的價格和時間,嘔心瀝血地交出成品,一直以來沒有延後交件的紀錄。咱們明明都這麼真心誠意地為『金色之鷹』賣命了,這種待遇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啊。咱們現在可是虧損連連,每個月都得請放貸人晚點上門收錢,要是再把價格往下壓的話,咱們真的會經營不下去的。」
  「那也無妨,敝公會將就此結束與貴公會的交易,今後轉向其他公會下單。」
  在路裘斯身旁待命的狄安娜說道。
  至於路裘斯本人則是閉著眼睛,身體轉向無人的方向。
  贊斯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路裘斯每次都會下大量的訂單,所以一旦對方毀約,贊斯就會失去養活底下會員的門路。
  不僅如此。
  他的武器和五金商品的賣場也同樣受到管制,一旦和路裘斯結束契約,他們公會很可能會直接被逐出這個業界。
  對於公會代表愁容滿面的模樣,狄安娜只是輕蔑地俯視。
  她有著喜愛施虐的一面。
  就在贊斯將求助的目光轉而投向路裘斯後,路裘斯突然轉過椅子,重新面對贊斯。
  路裘斯笑咪咪地開口:
  「贊斯先生,請您別誤會了,我們並不想與您中止合作。只不過,為了讓我們今後能夠合作愉快,我希望您能再稍微多加把勁,就只是這麼回事而已。」
  「……」
  「我們將以一塊200金的價碼收購A級鐵錠。您願意接單吧?」
  
  贊斯灰頭土臉地回去了。
  路裘斯透過窗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嘆了口氣說:
  「真受不了,真是個不識時務的男人。他明明就沒有得罪我們的本錢。」
  「真的是這樣呢。」
  狄安娜以諂媚的口吻說道:
  「要是忤逆路裘斯大人,就沒辦法在這鎮上生存下去了。他應該對這點知之甚詳才是。」
  路裘斯像是大感受用地露出了喜孜孜的神情。
  「好啦,下一個行程是?」
  「要請您移駕戶外。您要與貴族──艾爾森伯爵談論委託。伯爵大人直接指名了我們公會,說有要事委託。」
  「呵,看來連艾爾森伯爵也拚命想和我們搭上線啊。不過,受貴族委託的感覺倒也不壞。」
  路裘斯從椅子上起身,套上了外套。
  這時,他像是驀地想起什麼似地轉過身,看向狄安娜。
  「話說回來,羅蘭現在在做什麼?妳有聽我的指示,讓他列入冒險者委託系統中的黑名單吧?」
  羅蘭之所以會落入接不到委託的窘境,其實是因為路裘斯在背後動了手腳。
  路裘斯利用大型公會的影響力,對冒險者公會施壓,使離開自己公會的成員接不到任何工作。
  「啊,您說羅蘭的話,他似乎跑去創立鍊金術公會了呢。」
  「鍊金術公會?」
  路裘斯蹙了一下眉頭,露出苦笑。
  「真是的,居然偏偏挑上了鍊金術公會。他應該知道鍊金術公會全都是我們的囊中之物了,難道他已經失去正常判斷的能力了嗎?」
  「我想,他應該尚未察覺自己已被冒險者公會逐出業界的事實吧。」
  狄安娜輕聲嬌笑道。
  「鍊金術製品的市場已經被我們公會掌握了。他既沒有資本,又沒有和市場搭上線的手段,在這種狀態下,他到底要怎麼讓公會運作呢?」
  「據我所知,他創立的公會似乎名為『精靈工廠』。」狄安娜補充道。
  「哈哈!居然敢以工廠自居,難道是想製造武器嗎?這讓我更加好奇他要怎麼把商品賣出去了。」
  (說到底,他雖然能看出別人的天賦,本質上仍是個庸才。他的目光太過短淺了。)
  路裘斯的內心深處雖然將羅蘭視為威脅,但在得知他思慮不周後,登時放下了心。
  「他說不定是想仰仗路裘斯大人的門路,哭哭啼啼地找上我們合作呢。」
  「原來如此,還有這一手啊。」
  路裘斯稍稍思考了一下。
  「算了,我們都是老交情了。他要是真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哀求,就賞他一點工作吧。不過,我們收購一塊A級鐵錠的價碼是100金,不會有一分一毫讓步──他要是找上門來的話,就這樣告訴他吧。」
  「遵命,我會如實轉達。」
  話題告一段落後,路裘斯原本要直接離開辦公室,但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轉身看向狄安娜。
  「換個話題吧,狄安娜,妳今晚有空吃個飯嗎?」
  狄安娜登時收起冷笑,滿臉通紅。
  「有空,請容我赴約。」
  「那麼,妳就在傍晚六點左右,前往常去的那間餐廳碰頭吧。」
  路裘斯這麼說完後,便迅速離開了辦公室。
  有好一段時間,狄安娜都露出陶醉的神情坐在桌面上,甚至忘了要整理文件。過了一會兒,她才想到有件重要的事情沒回報。
  「啊,我忘記說羅蘭背後有莉莉安奴撐腰了。」
  有那麼一瞬間,狄安娜很想追出辦公室,向路裘斯傳達這件事,但很快就打消了念頭。
  就算追上去告知,也只會惹得路裘斯不快。
  (也罷。反正鎮上的鍊金術公會都受我們控管,就算不多加提醒,也不會有事的。)
  思及於此,她隨即愁眉苦臉地開始處理眼前的工作。
  
  羅蘭花了些時間,面試那些前來應徵『精靈工廠』會員的求職者。
  (原來如此,一旦坐到挑選人才的位子,就有些明白路裘斯的心情了。)
  求職者們無不拚命希望自己能受到雇用。
  他們使出渾身解數,想盡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印象分數。
  不僅在面試時表現得謙虛有禮,藉以討得歡心,還會努力為面試官讚美公會幾句。
  而羅蘭現在正在面試的女性鍊金術師,也正努力地博取羅蘭的好感。
  「我認為貴公會與『魔法樹守護者』的門路,能帶來極大的發展性。對任何人來說,只要有機會的話,自然會想在前途無量的公會和優秀的職員底下做事;而我也希望能加入如此美妙的公會,聽從羅蘭先生的指揮號令,才會參加這次的面試。」
  女子抬起雙眼,露出了討人喜歡的笑容。
  她身穿很有鍊金術師風格的工作服,也帶著鐵鎚等鍊成道具,卻同時展露出女性魅力。
  女子看似老實,實在不像是會搔首弄姿的個性,但她仍放下了平時綁住的豔麗褐髮,讓外貌增豔添彩。
  這都是為了增加面試方的好感,藉以提升錄取的機率。
  (這種手法若真能奏效,也難怪大家會爭相模仿了……)
  這會讓面試方不依據能力甄選,而是憑藉喜好挑人。
  (不過,我有『技能鑑定』這張手牌。)
  羅蘭發動了技能鑑定。
  求職者──鍊金術師愛莉葉的周遭浮現出文字,顯示出她與鍊金術有關的技能。
  
  『礦物採掘』:E→D
  『礦石精鍊』:E→A
  『金屬成型』:D→C
  『銀飾加工』:E→D
  
  羅蘭以試探的語氣問道:
  「妳有想擔任的職務嗎?」
  「有的,我想擔任『銀匠』。因為我最擅長的就是『銀飾加工』。」
  羅蘭在內心笑了笑。
  無論是現在的實力還是未來性,愛莉葉的『銀飾加工』技能都是下下之選。
  大概是因為銀匠給人招牌職位的形象,加上薪資優渥,她才會主動爭取吧。
  「『礦石精鍊士』如何呢?敝公會目前正缺乏『礦石精鍊』的專業人才呢。」
  被羅蘭這麼一問,愛莉葉困窘地笑了笑。
  「您說『礦石精鍊士』嗎……但我對這方面不太擅長,還是覺得『銀匠』更好一些……啊,不過,您若是願意雇用我的話,我當然也樂意接受這樣的職位喔。」
  擔心會給面試官留下負面印象的愛莉葉,連忙補上一句。
  羅蘭在手邊的紙上寫下了『愛莉葉,礦石精鍊:E↓A』。
  「我明白了。那麼,我會在這週內將面試結果寄去妳的住處。」
  愛莉葉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但她其實錄取了呢。)
  為了不讓愛莉葉沮喪太久,羅蘭很快就動手寫信,將錄取通知寄到了她所留的地址。

 


《被放逐的S級鑑定士打造了最強公會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