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記憶1-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獻上《Unnamed Memory 無名記憶Ⅰ蒼月魔女與受詛咒之王》試閱文!!

本作於《這本輕小說真厲害!》單行本•輕小說部門2020年榮獲第1名2021年榮獲第3名!!

史詩級的故事與插畫,將帶領讀者一覽不為人知的奇幻歷史

 

大陸上有五名力量異常強大、擁有漫長生命的女性

人們稱她們為魔女,並敬畏其足以改寫歷史的能力

其中,被譽為最強的第五魔女──緹娜夏住在高塔之上

據說只要登上高塔,魔女就會達成登塔者的願望

法爾薩斯的王太子‧奧斯卡為了解開詛咒挑戰高塔

最後,他所提出的願望竟是──

 

連續兩年獲得好評的王子與魔女奇幻愛情故事,小編大推啊!!

趕快來看看吧~h47

 


 

  

  棲息在蒼藍之塔的魔女。
  以及受到詛咒的王族。
  若能改寫時光,他們會企求什麼呢?
  這是部將一切重新改寫的故事。

  
  1‧詛咒話語及蒼藍之塔
  

  建造在荒野上的高塔,微微透著蒼色。
  放眼望去,植被稀疏而遼闊的大地之中,一名青年正坐在馬上,仰望聳然天際的高塔。
  「這就是魔女所在的塔嗎?」
  他抬頭看著建造在眼前的高塔,臉上絲毫不顯懼色。
  男子有著一頭接近黑色的褐髮;眼睛有如日落後的天空,呈現深邃的湛藍色。
  從那身不錯的打扮以及秀麗的容貌,可以窺見他與生俱來的高尚氣質。不僅如此,男子那副千錘百鍊的肉體散發出一股無懈可擊的氣勢,讓他年紀輕輕就給人立於戰線的霸者印象。
  當他順勢下馬打算走進塔內時,身後傳來一道柔弱的聲音制止道:
  「殿下,我們還是別這麼做吧……」
  「你很囉唆耶,拉札爾。在這邊就卻步怎麼行?」    
  青年以傻眼的表情轉頭回應。被稱為殿下的他,是位於這座塔東方的大國──法爾薩斯的王太子奧斯卡。他只帶著一名身兼隨從身分的童年玩伴來到這裡,滿不在乎地說著壯語。
  「好不容易才從城裡溜出來,現在打道回府的話就沒意義了吧。你是單純來觀光的嗎?」
  「才沒有人會為了觀光來魔女的住處!」
  
  ──魔女。
  在大陸上僅有五人,擁有莫大力量而被視為異端的女性。
  『封閉之森魔女』。
  『水之魔女』。
  『未被邀請之魔女』。
  『沉默魔女』。
  『蒼月魔女』。
  這五個稱呼便是世人對她們的通稱。魔女會心血來潮地現身,並以那股莫大魔力呼喚災厄,然後消失而去。在數百年來的漫長歲月,她們被視為畏忌與災厄的象徵。
  其中據說實力最為強大的魔女,便是『蒼月魔女』。她在不屬於任何一國的荒野上建造了蒼色之塔,並居住在塔的最上層。相傳若能成功征服高塔,她便會替那人實現願望。然而,自從沒有任何一名挑戰者從高塔生還的風聲傳開後,便漸漸無人願意靠近那座高塔了。
  他們兩人之所以來到這座高塔,自然是有目的的。
  
  被稱為拉札爾的青年向年輕的主人訴苦。
  「真的很危險啦。萬一又遭到魔女下詛咒怎麼辦!」
  「到時再說吧。反正我也沒其他線索了。」
  「肯定還有其他方法……只要再找找……」
  奧斯卡一邊聽著糾纏不休地制止他的話語,一邊下馬。他取出掛在馬鞍上的長劍,然後重新收在腰間的劍帶。
  「你說有其他方法,但十五年來不是一無所獲嗎?──首先去見『蒼月魔女』一面,問她解除詛咒的辦法。要是不行,再直接去找罪魁禍首『沉默魔女』,要求她解咒。這不是很完美嗎?」
  「一點也不完美。」
  拉札爾眼泛淚光,但還是跟著下馬了。不管怎麼看,他弱不禁風的纖瘦體格顯然不適合戰鬥。因為這次是在情急之下慌張出城,他身上連武器都沒帶。拉札爾一如溜出城外時那般,小跑步追上自己的主人。
  「我明白殿下的心情……可是這十五年來之所以從未有人與魔女們接觸,就是因為風險實在太大了!首先,沒人找得到『沉默魔女』;至於『蒼月魔女』,則是因為根本沒有人成功征服這座高塔啊!」
  「要用走的上去確實挺高的。」
  塔牆是以帶有蒼色的水晶建成,沒有任何接縫,一路延伸到高空。
  奧斯卡抬起頭,仰望著看不太清楚的遙遠頂端。
  「算了,總會有辦法吧。」
  「不可能!而且這裡感覺就有一堆陷阱!萬一您出了什麼事,我該以什麼表情回城交代才好?」
  「你到時就一臉悲慟地回去吧。」
  奧斯卡微微聳肩,不假思索地往前邁出步伐。
  「請等一下,我也要一起去啦。」
  拉札爾見狀,連忙將兩人的馬匹繫在樹上,追了上去。
  
  事情的開端發生在十五年前。有天晚上,城內的某個房間響起了魔女的宣告。
  『你將再也無法讓女人誕下子嗣,你的兒子也是。你們的血將咬破女人的腹部,法爾薩斯王家會在你們這代就此絕後!』
  奧斯卡自己當然不記得這段詛咒話語。殘留在他記憶中的,只有魔女背對著月亮的身影,以及抱緊自己的父親顫抖的雙臂。當時年僅五歲的他,就算被人說「再也無法誕下子嗣」,也無法理解事情的嚴重性。看著臉色蒼白的父親,他只是隱約察覺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他是國王唯一的兒子。這個直接關係到王家存亡的問題被隱瞞起來,僅有極少部分的人知情。為了尋找解咒的方法,無數的優秀魔法師與學者為此耗費大把光陰。
  與此同時,奧斯卡則成長為一名聰穎且勇敢的少年,並鑽研著武術與學問。他不但才華洋溢,五官也長得相當端正,因此不知曉詛咒一事的周遭人士都對他寄予厚望。國內總是有許多人私底下說著「奧斯卡殿下想必會成為名留青史的國王」。
  然而,詛咒的問題若不解決,屆時只會遺臭萬年。
  奧斯卡年過十歲後,總算理解了詛咒代表的意思,於是他開始親自尋找解咒的方法。但是,不論他調查再多文獻,甚至磨練劍術本領並藉此探訪疑似有線索的遺跡,仍舊連解除詛咒的線索都找不到。
  ──然後,自那一晚過後,已經過了十五年。
  在不久的將來便要成為國王的他,越過國境來到西方,站在了魔女居住的蒼色之塔前面。
  「那我們走吧。」
  「怎麼能那麼隨便地開門!請您更慎重一點!」
  在拉札爾的慘叫聲之下,奧斯卡推開雙開的大門並踏入塔內。
  他環視四周,裡面是一間呈寬廣圓形的大廳。中央部分形成開放式空間,右手邊可以看到通往上方的通道。這個通道並非階梯,而是不陡的緩坡,沿著牆壁以螺旋狀延伸到上層。高塔內部沒有其他人的氣息,奧斯卡抬頭仰望塔內。
  「入口部分大致和紀錄上相同啊。」
  「請問您這樣滿意了嗎?」
  「那我們快點往上爬吧。加緊腳步。」
  根據殘留在城內的紀錄,高塔內設下了無數試煉。只要逐一克服並爬到最上層,魔女就會替達成者實現願望。而這就是奧斯卡此行的目的。
  奧斯卡確認腰間的愛劍後,邁出步伐。
  在沒有扶手的通道前方,可以看見豎立著一塊大型石板的圓形平台。奧斯卡開始沿著通道朝那裡走上去,並對戰戰兢兢地跟在後面的拉札爾說道:
  「上面很危險,你就在這等吧。我會在日落之前回來。」
  「不、不行,我怎麼能這麼做……」
  從以前開始,拉札爾只要跟著奧斯卡偷溜出城,便屢屢受到牽連而吃足苦頭。儘管每次事後他都會滔滔不絕地向奧斯卡訴苦,但他仍舊無法放著行事魯莽的主人不管。
  奧斯卡看到拉札爾的反應後微微露出苦笑,接著重新轉向前方。
  逐漸靠近的平台面積約為一間小房間,豎立在中央的石板上刻著一排排的數字。奧斯卡一邊走一邊思考起來。此時,拉札爾以顫抖的聲音開口說道:
  「殿下……那、那個……」
  「我正在思考。我想這應該存在著規律吧,大概啦。」
  「不是的!有蛇!那裡有好多蛇!」
  「我看得很清楚。」
  平台的地板上有無數的蛇在狹窄的空間蠢動。明明沒有柵欄,那群蛇卻沒有落到樓下,想必是用了魔法障壁之類的把平台圍住了吧。
  奧斯卡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彎下腰,然後抓住其中一條將頭探出通道的蛇。
  「這是沒有毒性的蛇,不要緊的,只是很礙事而已。」
  奧斯卡隨手往後一扔,嚇得拉札爾大聲慘叫。他不以為意地走進蛇群中央,來到石板的正前方,然後把手抵在下巴開始苦思。
  通往上方的道路被石板擋住,處於無法通行的狀態。奧斯卡無視往自己腳上纏上來的蛇,腦中不斷思索著。與此同時,拉札爾一邊輕聲發出慘叫,一邊慢慢地跟上他。
  這恐怕就是最初的試煉吧。奧斯卡看著石板,點了點頭。
  「我懂了。這個是百年前東方小國研究過的數學理論,被視為解不開的命題,在部分人士中相當有名。」
  「解不開嗎!?」
  「當時是這樣,但這在大約十年前就被解開了。看來住在這座塔的魔女相當博學多聞。」
  奧斯卡伸手觸摸石板,手指觸碰的地方隱約發出白光。他循著軌跡寫上答案後──巨大石板便化為沙子崩塌瓦解。與此同時,方才在他腳邊蠢動的蛇群也猶如幻影般消逝而去。
  奧斯卡以佩服的眼神環視只剩下沙山的平台。
  「原來如此,試煉是這麼回事啊。」
  「……我們還是回去吧?」
  「不行。而且我開始覺得有趣了。」
  見主人心情愉悅地登上通道,拉札爾慌張地從後方追趕上去。距離塔頂還有很長一段路。
  
              ※
  
  從最上層的窗戶流進的風,總是讓人感覺莫名地乾燥。
  寬敞的室內中,地板上四處堆積著書本,顯得雜亂無章。此時,一道聲音傳進房內。
  「久違的挑戰者出現了,主人。」
  站在房門前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一名外表看似五、六歲的年幼孩童。
  小孩留著及肩的白髮,眼瞳呈現淡藍色。儘管五官端正,面部卻缺乏表情,甚至令人無法分辨出性別。那道毫無感情的聲音聽起來,不禁讓人聯想到人偶。
  有著小孩外貌的魔女使魔,凝視著空無一人的餐桌。桌上僅擺著一只冒著熱氣的茶杯。那杯茶從一小時前就擺在上頭,卻絲毫沒有涼掉。
  眼前的景象欠缺了應該在場的人類。然而,使魔立刻得到了回應。
  「竟然有挑戰者前來,真是稀奇。我還以為大家都忘記這座塔了呢。」
  「一個月前也有人前來挑戰。不過那人解不開第一塊石板上的問題,耗光了所有時間。」
  塔內的機關會定期更動,自從最初的試煉變成那道問題後,連一道關卡都無法突破的挑戰者便增加了。他們肯定沒想到被視為大陸最難攻克的這座高塔,竟然要自己解開那種問題。由於挑戰者本就稀少,塔主人會因此產生無人前來挑戰的錯覺也無可厚非。
  使魔將意識集中,感受著位於遙遠下層的挑戰者們身上的氣息。
  「這次的挑戰者似乎爬得很順利。您要去看看他們的狀況嗎?」
  「不。等他們抵達這裡再說吧。」
  「瞭解。」
  魔女必須潛行於歷史的幕後。她之所以會公開自己的所在處,是因為鮮少有人能攻克這座高塔的試煉。她並不打算主動越界。
  魔女以清冷的聲音強調自己的立場。
  「去吧,立特拉。一旦挑戰者失敗,就照平常那樣處理。」
  「遵命。」
  一陣乾燥的風吹來。被稱為立特拉的使魔消失之後,魔女維持著上下顛倒的姿勢,浮在天花板上方歪了歪頭。然後她按住剛才翻開的書頁,低喃道:
  「雖說爬得很順利,但大家基本上都會在最初的守護獸那邊卡關呢。」
  
              ※
  
  雙刃劍貫穿了獅子的喉嚨。
  身上並沒有如預期那般濺到噴飛的鮮血。純白的獅子維持著撲向侵入者的姿勢,猶如人造物般崩落至地上。奧斯卡拔劍的同時,觀察著那具比馬大上一圈的身軀。
  「我還想說怎麼那麼白,原來不是真的啊。是藉由魔法行動的守護獸嗎?」
  「要是有這麼大的獅子也太恐怖了,不過完全無所畏懼的殿下也很令人害怕……」
  「算是不錯的暖身運動。接下來會出現什麼呢?」
  兩人穿過獅子鎮守的大廳,接著映入眼簾的又是塔的通道。奧斯卡俯瞰呈現開放空間的高塔中央。他們似乎在不知不覺間抵達了相當高的地方。一般人從這裡往下望,不免會感到一陣暈眩,奧斯卡卻面不改色地眺望著樓下的景緻。
  「掉下去會死吧。」
  「請不要站那麼旁邊!」
  「你明明在樓下等就好了啊……」
  奧斯卡轉頭望去,只見拉札爾正沿著牆壁邊戰戰兢兢地走著。照他那樣看來,感覺再怎麼走都到不了最上層,但是拉札爾一臉拚命地說道:
  「我不能讓殿下一個人去送死!」
  「誰會死啊。」
  奧斯卡輕輕揮動出鞘的劍。在來到這裡的途中,他們已經遇上好幾道機關以及疑似守護獸的魔物,但奧斯卡都一派輕鬆地突破了難關。如今兩人應該差不多通過塔的中間地帶了。
  他當初最擔心的是塔本身的高度,不過由於每解開一道機關就會自動傳送到下一層,所以目前為止並沒有消耗太多時間和體力。至於機關方面,則是讓他清楚感受到,挑戰者必須具備體力、瞬間爆發力、判斷力以及頭腦等各種能力,關卡會針對這些能力逐一進行測試。
  「這原本應該是要好幾個人組隊來挑戰的吧?」
  「不會有兩個人就來爬塔的怪人啦……」
  「目前最後的達成者是我的曾祖父對吧?」
  「當初好像是十個人一同前來挑戰,不過抵達塔頂的似乎只有當時的國王陛下一人。」
  「原來如此……」
  奧斯卡以沒有握劍的手摸著下巴,同時陷入沉思。
  ──大約七十年前,成功爬上塔頂的曾祖父,也就是當時的法爾薩斯國王──雷基烏斯,以「達成者」的身分得到了魔女的幫助。然而,他似乎付出了與之相應的代價。如今,這段過往已成為只在孩子間被提及的童話故事。
  「至今為止倒是挺輕鬆的。」
  「我們還是回去吧!」
  「你自己回去吧。反正你待在這也派不上用場。」
  被毫不客氣地這麼說,拉札爾只能潸然淚下。
  就在他們閒聊的期間,下一道門已立於眼前。通過第五層後,試煉之地便不是位於通道的平台上,而是在被劃分出的房間中進行。
  奧斯卡毫不猶豫地打開門扉,只見兩尊石像擺放在房間中央,身上長著有人體兩倍大的翅膀。儘管眼前的光景小孩看了可能會嚎啕大哭,他卻從容不迫地道出感想。
  「感覺要是靠近那個,就會動起來啊。」
  「絕對會動的啦!我們回去吧!」
  「就叫你在外面等了……」
  奧斯卡調整呼吸並架起劍,幾乎與此同時,石像的外層表皮轉變為富有光澤的黝黑色,空洞的眼窩則是閃爍著紅光。
  兩尊石像悄然無聲地揮動巨大翅膀,浮上半空中。
  奧斯卡以左手下達指示,拉札爾隨即慌張地退到牆壁邊。
  ──下個瞬間,其中一尊石像便朝著奧斯卡飛撲而來。
  黑色魔物好似猛禽類襲擊獵物般,破風向下疾馳。正當牠試圖以銳利的鉤爪撕裂獵物身體的前一刻,奧斯卡已迅速地往左閃開。
  然而,另一隻魔物彷彿早已預測到這一步,率先繞到了他的眼前。
  「哦?」
  奧斯卡以劍彈開魔物伸出的鉤爪,同時穿過牠們中間繞到背後,輕描淡寫地以壓倒性的臂力砍下一開始攻擊他的魔物單翅。
  翅膀遭到砍斷的魔物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令人不禁想摀住雙耳。此時,奧斯卡再度朝姿勢不穩而倒在地上的魔物揮劍。這一連串的動作都只發生在一瞬之間。
  
              ※
  
  「主人,挑戰者已經抵達石像之間。」
  聽到使魔的聲音後,正在燒熱水的魔女莞爾一笑。
  「那真是了不起。有幾個人?」
  「兩個……不,實質上只有一個人。」
  聽到這項相當令人震驚的事實,魔女挑起單邊眉毛。
  這幾十年來,就算好幾個人一同前來挑戰這座高塔,也沒人能抵達那裡。
  不過,要一個人獨自突破石像之間是不可能的。同時面對兩隻能夠在天空迅速飛行的敵人,要是沒有其他人先拖住一隻,根本不可能好好與另外一隻進行戰鬥。至今為止出現最多淘汰者的,就是那個房間。
  「原本我還打算準備茶水招待,看來是白費功夫了呢。機會難得,乾脆頒個英勇奮鬥獎好了?」
  「他似乎輕鬆攻克了。」
  「……咦?」
  
              ※
  
  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寬廣的房間。
  其中一隻魔物的右眼被劍刺入,發出高亢的尖叫聲,在地上痛苦打滾。
  另一隻魔物已經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巨軀逐漸分解為黑色顆粒,並漸漸消散在空中。
  剩下的那隻,儘管右眼流出了黑色液體,卻依舊揮出左臂。這擊蘊含了被刺傷而累積的怒氣,一旦遭牠打中,絕對會當場斃命。
  然而──那隻手卻揮空了。
  奧斯卡以驚人的反射神經閃開攻擊,緊接著一刀砍斷了魔物的首級。
  首級落地而發出沉重聲響。失去頭顱的龐大身軀一度左右搖晃,最後終於撐不住而倒地。
  「也就這種程度嗎?是挺麻煩的。」
  奧斯卡揮劍甩掉沾在劍上的血漬,接著轉頭望去。只見拉札爾貼在牆邊,露出安心的神情。
  「幸好您平安無事……」
  「要是挨下那擊,可就沒辦法全身而退了呢。」
  奧斯卡以輕鬆的語氣說完,望向前方地面。石像的屍體消失的同時,房間深處的地板便隱約散發出光芒,前往下一層的傳送裝置似乎已經啟動。
  「走吧。」
  奧斯卡朝著傳送裝置踏出步伐。
  ──然而就在這一瞬間,整個房間開始劇烈晃動。
  「怎麼回事!?」
  奧斯卡環視四周,發現地板到處都開了洞。看樣子房間的崩塌也是機關之一,其他地方也開始逐漸崩毀。
  「拉札爾,動作快!」
  奧斯卡回頭望去,眼前的景象令他驚愕不已。站在牆邊的拉札爾與他之間,開出了非比尋常的大洞,導致拉札爾完全遭到孤立。
  現在只要自己奮力一跳,或許還能勉強跳得過去;不過要拉札爾跳過這段距離是不可能的──奧斯卡如此判斷後,朝著拉札爾的方向轉過身子。
  「你在那等著!」
  房間的地板逐漸崩塌,甚至能看到在遙遠下方的一樓地面。前往傳送裝置的地面,漸漸變成一個個懸在空中的踏腳石。
  然而,拉札爾伸出雙手,制止了朝自己衝來的主人。
  「殿下,請您繼續往前走吧。」
  「白痴嗎!你會摔下去的!」
  「不,沒事的。雖然很抱歉,我就先走一步了。」
  拉札爾臉色蒼白地說出這番話後,掛著微笑向奧斯卡深深行了一禮。
  「請您務必繼續往前……我打從心底期待著您當上國王的那天。」
  從懂事起就一直待在身旁的隨從,低著頭這麼說道。儘管聲音微微顫抖著,但聽得出其中蘊含了堆積而成的覺悟。
  「慢著,拉札爾!」
  奧斯卡焦急地吶喊出聲,手臂賣力地往前伸,卻搆不著摯友。
  然後就在下一瞬間──伴隨著劇烈的轟響,拉札爾所站的那一帶地板應聲崩塌。
  
  還剩下五層。
  儘管每一層都安排了難解的謎題或是強悍的魔物,奧斯卡卻輕輕鬆鬆地闖過了所有關卡。
  他本就算是以一己之力爬到這裡,因此即使失去拉札爾,戰力上也不會造成任何影響。只不過,他的全身遭到一股難以言喻的虛脫感所支配。七十年前,曾祖父與十名夥伴一同挑戰這座高塔,最後孤身抵達塔頂時,是否也感受過這樣的心境呢?
  奧斯卡一路思考著這件事,最後終於站在最上層的門前。
  
  打開門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從大窗戶一眼望去的景色。
  這裡位於塔的最上層,因此連相當遙遠的荒野盡頭也一覽無遺。大自然在逐漸西斜的太陽下照得火紅,既壯闊又美麗,看得奧斯卡啞然失聲。他從未站在這麼高的地方遠眺風景,從窗外吹來的柔和之風輕撫著他的髮絲。
  這間房間相當寬敞,但裡頭十分雜亂。牆邊漫不經心地堆著令人摸不著頭緒的雜物,包含劍、箱子、壺以及雕像等,種類五花八門。想必裡頭混雜著許多魔法道具吧。
  不過,將那堆亂七八糟的物品推至角落後,剩下的部分看起來就只是一般人居住的房間。
  「──歡迎。」
  猶如笛子般細微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聲音的主人似乎位在視線死角的房間深處。
  「我泡了茶,請往這邊走。」
  奧斯卡將手放在腰間的劍上,慎重地邁步前進。他走進裡面的房間後,映入眼簾的是與入口大同小異的諸多雜物。左手邊的窗邊,可以看到小型的木桌以及冒著熱氣的茶杯。他深深吸了口氣,讓全身維持在緊張狀態後,再度往前踏出一步。
  那位女性背對著他,站在前方。
  「你的同伴正在一樓睡覺,沒有受傷喔。」
  魔女說完這句話後,便轉過身子嫣然一笑。
  
              ※
  
  「初次見面。我叫緹娜夏。不過幾乎沒人會以名字稱呼我就是了。」
  這聲問候的語氣聽起來相當輕柔,態度輕鬆到令人出乎意料。
  奧斯卡依言在椅子上坐下後,一臉疑惑地提問:
  「妳就是『魔女』?看起來實在不像啊。」
  「質疑『魔女』的外表,可是個愚蠢的問題喔。」
  緹娜夏逗趣地歪了歪頭,不論怎麼看都是一名年僅十六、七歲的美少女。她既沒有身穿黑色長袍,也不是個滿臉皺紋的老太婆。緹娜夏穿著看似方便活動、以上等材質的布料製成的便服,坐在奧斯卡的對面。
  唯一值得著墨之處,就是她那出眾的美貌吧。
  她擁有一頭烏黑長髮,以及一身陶瓷般白皙的肌膚。那雙深邃的暗色眼瞳,猶如將夜晚封閉在水晶球般。隱約帶著愁容的美貌散發著靜謐的氣質,比奧斯卡至今看過的任何一位公主,都令他感到印象深刻。
  奧斯卡提出了單純的疑問。
  「妳的外貌是用魔法變成的嗎?」
  「你這個人提出的問題還真是失禮呢。我原本就長這樣喔。」
  「聽說妳活了好幾百年,可是連一絲皺紋都沒有啊。」
  「我比一般人多活了好幾倍的時間,只是身體停止成長而已。」
  她那好似紅色花瓣的嘴唇靠上茶杯,啜飲了一口。見對方與自己想像中的『魔女』相差甚遠,奧斯卡感到大失所望。不過他的反應似乎在緹娜夏的預料之中,只見她露出苦笑,改而催促他說明來意。
  「然後呢?接下來該談談你的事了吧?你可是第一個幾乎僅憑一己之力就爬到這裡的人喔。機會難得,請你報上大名吧。」
  緹娜夏說完,奧斯卡便揚起眉毛、端正姿勢。自然散發出的高貴感與威嚴,使其整個人的氛圍為之一變。
  「失禮了。我叫奧斯卡‧拉耶斯‧英克雷亞杜斯‧羅茲‧法爾薩斯。」
  聽到名字的末尾,魔女微微睜大眼睛。
  「法爾薩斯?你是法爾薩斯的王族嗎?」
  「我是第一王位繼承人。」
  「難道是雷基烏斯的子孫?」
  「是他的曾孫。」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緹娜夏目不轉睛地打量起奧斯卡的全身上下。
  「這麼說來,確實有點像呢……大概吧?不過雷基烏斯一看就是個好人呢。」
  「抱歉,我長得一臉凶惡。」
  聽到奧斯卡坦然地回應,魔女出聲笑道:
  「對不起。不過你是個更出色的男人喔。雷格太過純真,有些地方稍嫌稚嫩呢……」
  緹娜夏這麼說著,望向窗外。她的眼眸中,有一瞬間流露出比懷念更加深沉的情感。
  那是長生久視之人所擁有的眼神。那股傷感讓奧斯卡確信,這名少女正是『蒼月魔女』。
  但是那份感傷的情懷,在她轉回視線後便完全消失了。緹娜夏宛如一名平凡的少女般面帶淺笑,奧斯卡看著這樣的她,不禁感到好奇而問道:
  「妳一個人住在這裡嗎?」
  「還有使魔陪我。立特拉!」
  立特拉回應主人的呼喚,無聲無息地出現在房間入口。沒有性別之分的使魔朝奧斯卡行了一禮。
  「初次見面,我叫立特拉。您的隨從在法術效果下睡得很熟,我方才替他蓋上了毛毯。」
  「嗯,勞煩你了。」
  拉札爾平安無事,緹娜夏目前也沒有展現出敵意,這似乎只是一場單純的茶會。奧斯卡的嘴巴湊上杯口,沁鼻的茶香令他的表情鬆懈下來。這裡給人的印象與街頭巷尾謠傳得煞有介事的高塔相比,實在相去甚遠。
  「前來這裡挑戰卻沒有返家的人怎麼了?難道是被集體埋葬了?」
  聽到這個提問,緹娜夏露骨地皺起眉頭。
  「請別擅自將別人住家附近當作墳場。我不希望塔裡出現屍體,所以事先做好措施,讓挑戰者們不至於葬送在此。」
  「被那個石像打到的話,通常都會死吧。」
  「挑戰者在被判定會受到致命傷的瞬間,就會被傳送到一樓。在那之後,失敗者會被我適當地操弄記憶,並傳送到大陸的其他地方。畢竟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想藉此測試自己的實力或是聞名於世,我希望他們至少要有付出這種代價的覺悟。」
  原本只是露出淺笑的她轉而嫣然一笑。緹娜夏僅是這樣喝著茶,便展現出塔主人該有的風範。優雅的舉止與美貌相得益彰,如果換個場所,即使說她是王族想必也不會有人反對。
  奧斯卡見狀,顯得有些目瞪口呆。此時,立特拉從旁出聲插話。
  「不過,之前有位挑戰者來這裡是為了治療孩子的病。雖然他最後挑戰失敗,主人還是替他治好了那名孩子。」
  「不要多嘴。」
  緹娜夏露出尷尬的表情,目光從奧斯卡身上移開。與此同時,她方才散發的那股威壓在轉瞬間消失,如今好似一名比外表還要年幼的少女。她的形象令人捉摸不定,讓奧斯卡感到很有意思。
  「妳真是難以捉摸啊。」
  「你不需要捉摸。」
  這種鬧脾氣的回應,反而教人覺得可愛。
  「妳都不會去城鎮嗎?其他魔女似乎更常在人們面前出現。」
  「若有必須親自採買的東西就會去城鎮一趟……我不太想隨便干涉人類,畢竟我的力量並不是一時心血來潮就可以使用的。」
  「原來如此,真希望『沉默魔女』也能學習妳這種態度。」
  聽到奧斯卡突然提及其他魔女的名號,緹娜夏歪了歪頭。
  「這件事和你今天來此的目的有關嗎?」

 


《Unnamed Memory 無名記憶Ⅰ蒼月魔女與受詛咒之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