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角色1-試閱.jpg

今天的試閱是《好友角色的我怎麼可能大受歡迎?1》

長相凶狠的友木優兒因為外表的關係,總是被當成小混混受人畏懼。

但這樣的他卻交到了又帥又優秀的年級風雲人物池春馬做朋友。

想當然耳,處處完美的池春馬才會是故事中的主角,自己只是襯托主角、不起眼的「好友角色」。

友木優兒這樣想著,卻在某一天被池春馬的妹妹告白!!!!!

春馬的妹妹到底用意為何呢!?

急轉直下的精彩劇情、甜蜜青澀的戀愛喜劇,多種享受一次滿足!

快來享受吧!

 


 

  

1.好友角色的我怎麼可能大受歡迎?


  我國中三年以來……不對,是到國中畢業這十五年來的人生,毫無疑問都非常糟糕。
  因為我天生眼神凶狠,常令人感到害怕或被人討厭,甚至沒由來地被視作眼中釘。
  總之,他人很少對我抱有好感。
  因為這樣,老實說我並沒有半點青少年在升上高中前常有的「等我成為高中生後,事情就會有所改變」的淡淡期許。
  而我的預測──一半成真,一半落空。
  即使升上高中,眾人依舊毫無理由地輕視、討厭我,還對我避之唯恐不及。
  我早已習慣承受這些敵意了。
  我只是心想「算了,這也是人之常情吧」,並無太大的驚訝。
  ……然而,卻不僅是這樣。
  「你是友木同學吧?既然我們有緣坐在隔壁,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去麥當勞呢?」
  帶著樂天開朗的笑容、找我交談的是……一言以蔽之便是故事中常見的主角。
  長相帥氣,文武雙全。
  走在街上會被星探挖角,段考總是考第一名。
  運動神經超群,雖然隸屬於學生會,但無論在何種運動項目,表現都不會輸給正牌運動社團的成員。
  因為他是如此完美無缺的超人,所以我原本以為他會是一個心高氣傲的渾蛋,然而他卻是一個平等對待所有人的正義男子漢。
  這個男生是一個人見人愛、貨真價實的英雄。
  因此,他相當受歡迎,可謂炙手可熱。
  如偶像般可愛的青梅竹馬總是與他待在一起。
  身為學生會顧問的年輕美女老師也承認他的能力,相當信賴他。
  然後,故事主角通常都會有一個超級可愛的妹妹。他的妹妹容貌絕麗,不論在社交能力或課業表現上都位於校內金字塔的頂端。
  他的身邊還有許多連明星都會自嘆不如的美女或美少女雲集,並彷彿理所當然地愛慕著他。
  也就是說。
  愈是瞭解他便愈會知道,這個男人‧池春馬──是故事的主角。
  而見識到這樣的天壤之別後,我也不會心生不平。
  反而會打從心底認同「嗯嗯,這傢伙是個了不起的人呢」。
  並不得不認輸。
  然後,不知何時。
  我已經對自己身為池的好友、擔任這個角色一事深感光榮。
  無論其他人多麼討厭我也沒有關係。
  只要池這個朋友能懂我,這樣就好了。
  我甚至覺得只有主角一人懂我是還不賴的狀況。
  ……因此,我的高中生活。
  一般來想,甚至稱不上平凡、相當失敗的我的高中生活──
  並沒有差到谷底。
  
  這都多虧了主角‧池春馬,我才能這麼想。
  
     ☆
  
  ……接著,我順利升上高二之後,發生了一件不應該發生在我這好友角色身上的事。
  「學長……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呢?」
  在我眼前的是將及肩長髮染成棕色、用出色妝容打扮自己、有點像辣妹卻不折不扣是一名美少女的女孩。
  不知道這樣的她為什麼會向我告白。
  「欸?」
  我以為自己聽錯眼前少女所說的話,因此發出了呆愣的聲音。
  畢竟,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吧?
  被美少女告白這種天大的好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這遭人冷眼相待的人身上。
  這種橋段比較適合身為完美主角的池。
  「你想讓我再說一遍嗎?學長真是壞心眼呢……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呢?」
  少女露出成熟的微笑,重複了第一句話──
  她是這個世界的主角‧池春馬的妹妹,也是位於校園金字塔頂端的妹妹系女主角。
  
  池冬華。

2.好友角色與主角


  高二那年的春天。
  我不喜歡這種櫻花飛舞的季節。
  嶄新的邂逅。
  意即,過去的人際關係將產生變化。
  這對高中生而言也是一樣。
  今天是開學典禮。
  我到學校之後,為了查看貼在校門附近的分班表,來到了人潮聚集的地方。
  一群傢伙不顧周圍、吱吱喳喳地打鬧。我在他們之間前進,但途中不小心輕輕碰到了一名吵鬧中的男學生。
  「喔,不好意……呀!?友、友友友友友木!?同、同學!!對、對對對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真的超對不起的!!」
  男學生在轉頭看見我的那瞬間,露出了令人心生憐憫的驚恐表情,並不斷地向我道歉。
  這不算什麼,別在意。
  正當我要開口這麼說的時候……
  「!?友、友木同學!?喂,你們快把路讓開!」
  以這句話為開端,周遭的視線紛紛聚集到我身上。
  接著,驚恐的同學們從我周圍退開。
  之後,我附近剩下的只有從剛才便在拚命道歉的男學生了。
  「真的是友木欸……」
  「哇──那傢伙撞到友木了啊?」
  「他之後絕對會被修理的呀,好可憐。」
  我和不斷抱歉的男學生都暴露在了充滿好奇的視線之中。
  被人說閒話這件事我已經司空見慣了,但新學期頭一天便遇到這種事,心情也會變得憂鬱。
  ──我在這間學校被當成是終極惡霸,受到眾人畏懼。
  理由極其簡單。
  「友木的臉真的很恐怖啊……」
  因為我長得凶神惡煞。
  我天生眼神凶狠,且因過去受傷,眼皮底下有一道縫疤,更導致我的面相變得相當駭人。
  因為這道疤,我不幸被人誤會為「終極」惡霸,甚至不只是一般壞人的程度。
  「友、友木同學,對不起!」
  我對目前仍在誇張地道歉的男學生說了一句「沒關係」。
  他鬆了一口氣。我經過他身邊,大致確認了一下分班表。
  快速確認完自己的班級後,我離開現場。
  對我和身旁的人而言,這都是最好的選擇。
  將目光投向公告欄後,我馬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二年A班。
  這將是未來一年間,我所要待的班級。
  確認了自己的名字之後,我便打算確認另一人是否在同一班……
  「優兒,我們又同班了呢,今年也請你多多關照了喔。」
  我的後方傳來一名男生的嗓音。
  即使不回頭,我也能夠立刻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因為敢這樣輕鬆地找我說話的人,只有一個人‧我的好友。
  「喔,我才要請你多多關照呢,池……是說,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就跟在我後面了啊?」
  我一轉頭,便發現站在後方的是我唯一的朋友,以及這個世界的主角‧池春馬。
  長相帥氣,頭腦聰明,運動神經超群,社交能力超群。
  他一定是神偏心所創的角色。
  他是一個可以令人這麼斷定的陽光帥男。
  如果不是因為站在我身旁,現在一定有一群人聚集到他周遭了吧。
  「剛剛而已,因為優兒很顯眼,所以我馬上就找到你了。」
  「是因為我附近都沒有人吧?」
  「也可以這麼說。」
  池不以為意地回覆我的自嘲。
  我對露出俊俏爽朗笑容的池繼續說:
  「那麼,我先去教室……不對,我先去隨便晃晃,消耗完時間再回教室,晚點見囉。」
  我待在教室的話,班上氣氛會變得相當沉重。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我常常刻意不待在教室裡。
  今天原本也想在最後一刻才來學校,但若是耗費時間尋找新班級而不幸遲到,會導致我的惡行惡狀再添一筆,使得周遭的人更加害怕。
  我希望事情不要演變成那樣。
  「嗯,喔,等會兒見。」
  池輕鬆地回覆。
  我則是趁早離開現場。
  下一瞬間,方才空無一人的空間旋即消失,池的周遭湧現出人潮。
  「池,我和你同班呢!」
  「我也是!和我加LINE吧!?」
  「啊,偷跑也太奸詐……池、池同學!也和我加LINE吧!」
  那是即便我再投胎幾百次也不可能再現的畫面。
  看見這種狀況,我也不會嫉妒地心想『為什麼只有他這麼得天獨厚』。
  因為,我是他的朋友。
  見到朋友幸福的模樣,我也會感到開心。
  
     ☆
  
  開學典禮結束後,我無視在新教室裡嬉鬧的同學們,打算立刻回家時──
  「優兒,你有時間嗎?」
  找我說話的當然是池。
  「嗯,怎麼了?」
  我雖然停下腳步回答了池,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能早點回去。
  畢竟大受歡迎的池與被大家討厭的我說話,會相當顯眼。
  「等一下要舉行新班級的聯歡大會,優兒要不要一起參加?」
  聽見池的話後,我感覺周遭原本情緒亢奮的同學們似乎繃緊了神經。
  他們戰戰兢兢地窺伺著我們。
  我一副「唉呀呀」的模樣搖了搖頭後,回答池:
  「不好意思,我之後還有事。」
  池聽到我的答案後有些欲言又止,但他似乎馬上理解了。
  「嗯嗯,我知道了。不好意思叫住了你,那我們明天見。」
  「喔,明天見。」
  我當下察覺到同學們聽完我們之間的對話後放鬆了下來。
  正當我打算就這樣走出教室時──
  「啊,對了,優兒。」
  池又叫住了我。
  「這次又是什麼?」
  「沒事,一點小事而已。我妹妹來唸一年級了,還請你多多關照她。」
  池柔和地笑著說道。
  「……喔。」
  我應了一句,便背對池離開了教室。
  ……恐怕我也不會關照到池的妹妹吧。
  見到我長相的女生通常都會怕得無法正常說話。
  即使是好友池的妹妹,也不會例外吧。
  ──當時的我。
  卻完全沒想到會被他妹妹告白。

3.好友角色與女主角們


  隔天,我一如往常地去上學。
  與新同學開心聊天的那些人在我進入教室的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好尷尬……
  我一邊這麼心想,一邊覺得自己又沒做錯什麼,於是就這樣光明正大地走到自己的位子上。
  「嗨,早安。」
  當我坐下後,池便向我這麼說道。
  「喔,早安。」
  我也回答他。
  周遭的喧鬧聲逐漸恢復原狀。
  ……真是稀奇。
  一般來說,只要有我在的時候,大家都會惶恐得不敢說話。
  距離開始上課還剩幾分鐘,但現在剛換班不久。
  因此,班上同學的心情也比較浮動……嗎?
  「……我昨天有向大家說明優兒並不是不良少年,但大家果然無法馬上接受呢。」
  池有些落寞地低喃道。
  「你還是一樣是個雞婆的傢伙呢。」
  「我希望大家都知道優兒並不是壞人,事實上,你從一年級第二學期之後,就沒什麼素行不良的行為,所以大家願意相信我所說的話……不過,優兒覺得這樣很困擾嗎?」
  池看向了我,察言觀色。
  「……隨你喜歡吧。」
  我生硬地說道,內心卻非常開心。
  朋友為了自己煞費苦心。
  這對身為主角的池而言是理所當然的行為。
  然而,我之前從來沒有交過這樣的朋友,所以自然是樂不可支。
  實際上,班上同學的態度也軟化了,彷彿願意接納我似地。
  池果然很厲害,非常適合擔任這個世界的主角。
  「嗯嗯,我就隨自己喜歡去做囉。」
  池露出爽朗的帥氣笑容。
  此時,上課鈴宛如算準時機似地響起,班導也隨之走進了教室。
  「喔,你們快回位子──我要點名了──」
  「等會兒見。」
  池順勢回到自己的位子。
  
     ☆
  
  時間到了放學後。今天的課程也平安順利地結束了,我站起身打算回家。
  「優兒,不好意思,你之後如果有時間,可以幫我一個忙嗎?我需要從影印室搬新生用的資料去學生會辦公室,但人手不足。」
  池拜託我道。
  他因為頗有人望,所以一年級時在學生會選舉中勝選,成為了學生會長。
  「嗯?喔,幫忙學生會嗎?一下子的話當然可以。」
  「總是麻煩你呢,謝謝。下次再請你吃飯吧。」
  「嗯嗯,我會期待的。」
  如此這般,我與池一起去搬運資料。
  我們先去學生會辦公室放書包,接著再從教學大樓前往學生會辦公室所在的管理大樓二樓。
  「等等,我現在就開門……啊,是開的。」
  池從書包拿出鑰匙正打算開門,門卻已經打開了。
  「忘了鎖嗎?」
  「不,這大概是……」
  他這麼低喃並推開了門,發現裡面有一名女子。
  「真桐老師,您辛苦了。」
  「嗯嗯,池同學,你也辛苦了,友木同學也來幫忙了嗎?」
  對我文靜地這麼說的是擔任學生會顧問的真桐千秋老師。
  她是去年來到這間學校就任的年輕老師,長得相當貌美。
  她雖然是全校男生的夢中情人,但因為極為嚴厲,所以表面上並不會受到大家的吹捧圍繞,反而受到大家畏懼。
  「是,因為我很閒。」
  不過,我卻很喜歡這位老師,當然理由並不是因為她長得漂亮。
  「這樣啊,總是麻煩你了,謝謝。」
  真桐老師溫柔地瞇起眼睛這麼說道。
  不管我的外表多麼嚇人,她既不會害怕我,也不會將我視為眼中釘。
  無論對方的外表好壞,她都不會只用外表去判斷一個人。
  她是一個會注重內在、是我過去從未遇過的老師。
  「那麼池同學,剩下就交給你了,我只是來拿活動日誌。」
  真桐老師這麼說,拿著學生會日誌走出了學生會辦公室。
  「太好了呢。」
  池將手搭在我的肩上揶揄道。
  「吵死了。」
  我輕輕拍掉池放在我肩上的手後回答。
  見狀,池露出令人欣羨的陽光笑容開口:
  「好了,優兒,那就立刻來幫我搬資料吧。」
  
     ☆
  
  「咦?是春馬啊!是學生會的事?」
  前往影印室的路上,一道明朗的嗓音叫住了我們。
  「嗯嗯,因為我得搬新生用的資料。」
  「這樣啊,辛苦了!」
  這名露出甜美笑容的美少女是池的青梅竹馬‧葉咲夏奈。
  她不愧是池的青梅竹馬,能力也相當出眾。
  她不僅具有偶像級的外表與迷倒眾人的笑容,讓為數眾多的男學生為她著迷,運動神經也相當優秀。
  她參加了網球俱樂部,據說是全國知名的網球好手。
  「夏奈現在要回去打網球嗎?」
  「嗯,對呀──所以我沒辦法幫孤零零地做著學生會工作、沒有人望的春馬呢,抱歉囉~」
  葉咲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開玩笑地對池這麼說道。
  真不愧是青梅竹馬角色。
  一般女同學面對池時都會過於緊張,導致滿臉通紅,只能結結巴巴地說話,言行舉止變得相當奇怪,葉咲卻顯得落落大方。
  「別在意啦,有優兒在幫我。」
  池這麼說道。
  「……優兒是指友木同學嗎?」
  葉咲戰戰兢兢地低喃道。
  她似乎只專注與池說話,沒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強忍著尷尬,邊從池的背後走進葉咲的視野。
  「呀……友、友木同學!對、對對對不起!因為春馬太擋路了,所以我沒看到友木同學!」
  葉咲顯得手足無措,言行舉止變得相當可疑。
  這便是女生面對我的正常反應。
  不好意思讓大家無謂地感到害怕了……我的臉長那麼嚇人,真是對不起呀。
  「……別在意。」
  「豪、豪喔!」
  葉咲滿臉通紅,結結巴巴地回答。
  「……我先去影印室喔。」
  「不,我也一起。夏奈,掰掰,網球練習多加油喔。」
  池與葉咲道別後,跟在了我的身後。
  「啊,嗯。春馬,你學生會的工作要多多加油喔……友、友木同學也是!」
  葉咲拚命忍住恐懼心這麼說道。
  她光是願意對我說話,我已經萬分感激了。
  因為感到害怕後,再徹底無視與躲避我,已經是我司空見慣的事了。
  我不發一語地點點頭回覆。
  看到我的反應,葉咲依舊滿臉通紅,她鬆了一口氣並撫著胸口。
  和、和我說話有那麼緊張嗎……
  我的心理與凶悍外表相反,其實相當脆弱,不小心受到了一些打擊。
  
     ☆
  
  「優兒,謝謝,幫大忙了。」
  池對著將資料搬到學生會辦公室的我道謝。
  「別在意,反正我也很閒。」
  我簡單地回答。
  這也是事實。
  我覺得即使參加社團也無法融入,所以放學後基本上不是讀書便是鍛鍊身體,或將時間消磨在漫畫與輕小說上。
  附帶一提,我很少玩遊戲。
  因為如果不小心買到以合作遊玩為前提的多人遊戲,我會變得心情很差。
  「有什麼其他需要幫忙的嗎?」
  「沒有,接下來的我三兩下就能解決了。」
  「這樣啊,那我先回去了。」
  「優兒,等等!」
  池叫住了我。
  我一回頭,發現一瓶罐裝咖啡朝我飛來。
  我反射性地接住後,掌中傳來冰涼觸感。這是冰在學生會辦公室冰箱裡的咖啡吧。
  「這先算是今天的打工費,你就收下吧。」
  「……你不是說下次要請我吃些什麼嗎?」
  聽見我的玩笑話後,池笑著回答:
  「我不是說『先算是』嗎?請客當然是另外一碼事。」
  「那我就收下了。」
  「喔,掰掰。」
  「嗯嗯。」
  我們互望之後,彼此點了一下頭。
  接著,我再度離開學生會辦公室。
  我推開門走到走廊,正好有一名女學生從我面前經過。
  她似乎對開門聲有所反應,轉向了我這邊,與我四目相交。
  「……呀!?」
  接著,她迅速往後退去。
  她見到我的臉後,因為過於恐懼而發著抖。
  比剛才的葉咲更加害怕的反應。我果然受到了打擊。
  我望向她的室內鞋,是紅色,也就是說她是新生。
  ……一升上高中便遇到長相駭人的學長而嚇了一跳,真是不好意思。
  「優兒,怎麼了?」
  池似乎聽見女學生剛才的叫聲,便從學生會辦公室裡探出了頭。
  「不,沒事。」
  常有的事。
  如果我向對方攀談,她一定會哭著尖叫吧。
  「咦?這不是冬華嗎?怎麼了?」
  池似乎認識這名一年級女生,他語氣輕鬆地詢問道。
  剛才表情顯得很害怕的她,似乎是看到了池的臉而安心下來,看起來回歸了平靜。
  而我也有了可以確認對方長相的心情。
  一頭及肩長髮染成棕色。
  她的臉上帶著可勉強算是自然裸妝的淡妝,是一個外表類似辣妹的美少女。
  池的周圍真的都會聚集一些美女與美少女,不愧是主角體質。
  回顧今天,只是與池走在一起,便輪流遇到了幾名不同的美少女。
  被稱呼為冬華的女生刻意不看向池,低喃著:
  「……我不是說在學校不要和我說話嗎?」
  ……咦!?
  池和她說話,她卻不覺得開心!?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顧我的震驚,池再度開口:
  「好好好。啊,對了,剛好向妳介紹一下,這是我常提到的友木優兒,我有請他好好關照妳喔。」
  池對她的反應不以為意,並恰好在這個的時機點說出這些話──
  「所以說,不要和我說話啦……欸,他就是友木學長?」
  女學生一臉驚訝地望向了我。
  ……常提到我什麼?
  話說回來,她這是什麼表情啊?
  我不知道這時候應該擺出什麼表情比較好。
  「喔。」
  於是我便面無表情地低喃。見狀,她便──
  「喔──」
  她別有深意地低喃後說:
  「你好,我是池春馬的妹妹,池冬華。我常聽哥哥提到很多友木學長的事,他說你是值得倚靠的朋友。」
  真的假的?
  據這女孩所說,池似乎很仰賴我。
  真是光榮,身為好友角色,沒有比這更值得開心的了。
  ……嗯?
  咦?這女孩除了這以外還說了……!
  「欸,妳是池的妹妹?」
  我為了她的話語感到動搖,一邊心想「她的確長得和哥哥一樣美型啊」時,她對我說:
  「是的,我是這個的妹妹。」
  將池視作「這個」的妹妹。
  ……她應該是傲嬌。
  主角的妹妹分成兩種,一種是明顯喜歡自己的哥哥,另一種則是內心喜歡卻無法直率表達,我的見解一定沒有錯。
  「……我就先回去工作了,優兒,請你陪冬華一下。」
  「嗯,喔,加油喔。」
  池回到了學生會辦公室。
  在此其間,池的妹妹都對他投以冷淡的視線。
  她一定很想和他多待在一起的吧,池卻立即離開了,所以才令她惱火。
  「話說回來,真沒想到會遇到池的妹妹,嚇我一跳。」
  「我也嚇了一跳,友木學長的臉也太可怕了──」
  池的妹妹比起初見面時的害怕,神情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開心地邊笑邊說。
  這便是俗稱的「調侃」吧?
  我無法順利回應人生初次受到的調侃。
  「是、是呀?」
  只能做出這麼莫名其妙的回應。
  我打從心底懊惱自己的溝通能力過低。
  「竟然說是呀,那是什麼啦,感覺有點好笑欸──」
  池的妹妹這麼說,露出了天真無憂的微笑。
  歪打正著。因為逗她發笑了,就當作是件好事吧。
  「啊──好好笑,友木學長真好玩呢。」
  「有嗎?」
  我還是生平第一次被女生說好玩。
  不,或許也沒被男生說過。
  「有啊,對了,不嫌棄的話,還請和我交換聯絡方式──」
  「欸?可以是可以啦……」
  「太好了──!」
  池的妹妹笑容滿面地開心說道。
  我開啟手機中池專用的聊天APP,笨手笨腳地與她成功交換了聯絡方式。
  這麼一來,我的聊天APP便成為池兄妹專用的了。
  正當我這麼心想時,立刻便收到了池妹妹的訊息。
  『請多多指教了。』
  我的手機上隨之出現一個貼圖,一名令人火大的角色在對話框中這麼說道。
  我從未收過女生傳來的輕鬆訊息,表情不禁稍稍放鬆了下來。
  「……嗯嗯,請多指教。」
  我不透過訊息,而是直接表達我的回應。池的妹妹開口說:
  「是,之後也請多多指教了呢,學長──?」
  完美無缺的主角‧池春馬的妹妹──池冬華雙手緊緊握著手機,對著身為好友角色的我露出了惹人憐愛的笑容。

4.告白


  我與妹妹角色‧池冬華相遇的隔天。
  日子一如往常。
  因為池的私下努力,我待在班上的感覺,跟過去的校園生活相比算是比較舒服的。儘管如此,我依然感受得到周遭的人對我的畏懼。
  主動找我說話的只有池一人。
  沒錯,這便是我一如往常的生活。
  口袋中的手機忽然振動了起來,通知池冬華聯絡了我。
  我在手機上確認她傳來的訊息──
  『今天午休可以在體育館後單獨見面嗎?我有事情想找學長商量。』
  我一如往常的生活再見了。
  對我而言,美少女的邀約是一種與我無緣的東西。
  ……不過,冷靜思考的話,便能馬上知道她要找我商量的事一定與池有關。
  依照某可愛妹妹輕小說的邏輯來看,她要找人商量人生方向了吧。
  『我知道了,可以見面。可是不可以約在體育館後面,因為這樣做會被其他人誤會我在修理低年級生。』
  我回覆之後,手機立刻接收到新訊息。
  『那是什麼啦笑,學長果然很好玩呢~那麼我就在頂樓等你唷。』
  『頂樓應該有上鎖。』
  這間學校的頂樓如同漫畫或動畫的情節一樣,並沒有開放讓一般學生使用。
  我本以為身為新生的她還不知道這些事情……
  『不要緊的啦──』
  她這麼回覆了。
  不要緊是什麼意思?
  表示她會去借鑰匙嗎……搞不清楚。
  不過,如果去頂樓,就比體育館後方不顯眼了。
  『我知道了。』
  我只打了一句話並送出。
  


     ☆
  
  到了午休時。
  我基本上都是獨自吃飯。
  偶爾也會和池一起在學生會辦公室吃飯,但他今天沒有找我,我便在不受任何懷疑且也沒任何人搭理我的情況下前往了頂樓。
  我爬上樓梯,抓住頂樓的門把。
  我原本並沒有對池妹妹的話抱有任何期待,但我現在卻能輕易推開門走到頂樓,這令我有些驚訝。
  「啊,學長你好!」
  比我早一步抵達的池妹妹向我打了聲招呼。
  「喔……頂樓有上鎖吧?妳向老師借了鑰匙嗎?」
  「不,昨天我在學校散步時發現頂樓的鎖壞了。」
  「……原來如此嗎,我都不知道呢。」
  二、三年級生都普遍知道頂樓禁止進入,所以沒發現這件事也是無可厚非。
  不過,真希望老師或校園的工作人員們能好好檢查設備。
  「屋頂的風很舒服呢──」
  她邊壓著被風吹拂的頭髮邊對想著這些事的我如此說道。
  「對啊,天氣也很好,的確很舒服呢。」
  我這麼回答後,她便回應「對呀──」。
  ……仔細想想真是了不起,我現在竟然正常地在和女生說話……!
  她看到我這連老師都會心生畏怯的凶狠長相後,竟然還能平心靜氣地與我正常相處,她也真是了不起!
  「馬上進入正題吧,妳說的商量是什麼事?」
  我詢問後,她便露出害羞的靦腆笑容。
  「其實有事商量是騙你的──」
  她如此說道。
  「騙我的?明明沒事卻找我到沒人的地方嗎?」
  「沒事就不能找你嗎?」
  她抬眼望著我,並且不解地歪著頭。
  這動作雖然有些裝模作樣,卻非常可愛。
  「不,不是的,但和我在一起也不怎麼有趣吧?」
  「怎麼會──很有趣啊,學長很好玩呀──」
  她對我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而我因為很少人對我露出這樣的笑容,應對的經驗不足,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動搖。
  她對尷尬地不發一語的我繼續說:
  「不過啊──也不是真的沒事找你啦。」
  「……是嗎?那妳真正想找我商量的事是什麼?」
  「唉呀──你突然這麼問,我會覺得丟臉──又會害羞──」
  她這麼說並垂下視線,雙頰羞紅地搔著頭。
  丟臉?害羞?
  到底是什麼事啊?真是好奇……
  她似乎很在意我的默不出聲和視線。
  她宛如下定決心似地目不轉睛地望著我。
  接著,用力深呼吸三次後,池妹妹緩緩開了口。
  


     ☆
  
  「學長……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呢?」
  「咦?」
  「你想讓我再說一遍嗎?學長真是壞心眼呢……你能不能和我交往呢?」
  
     ☆
  
  冬華癟著小嘴用水汪汪的眼睛凝視著我。
  ──我無法立刻回覆她。
  我並非因為突如其來的告白而沖昏了頭,也並非因為過於緊張而無法正常說話。
  ……我的直覺認為,這場告白有哪裡不對勁。
  剛認識的美少女對我傾訴愛意。
  身為好友角色的我在過去的人生之中根本沒有遇過這類事件。
  這種突如其來的告白,只會發生在故事的主角──沒錯,例如說發生在池身上便一點也不奇怪。
  更可說是自然而然的事。
  那麼,我呢?
  忽然被美少女告白,這可說是自然而然的事嗎?
  ……答案顯而易見。
  好友角色的我怎麼可能大受歡迎?

 


《好友角色的我怎麼可能大受歡迎?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