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4-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獻上《眾神眷顧的男人4》試閱文!!

恭喜眾神眷顧的男人動畫開播啦~!!h48

在這集看不到的艾莉亞就靠動畫補足吧!zan

龍馬為了開設二號店,來到新的城鎮

邂逅許許多多的人,還受到初次見面的神祇召喚

與此同時,他的心中有了新的目標──

這次的狐狸小姐真是太可愛啦~

趕快來看看吧!

 


 

  

3章1話  離別後的憂鬱

  我目送公爵家的人們離去之後,決定用跑的回去當作鍛鍊。
  在前往廢棄礦坑的途中,只見冒險者的數量比平常還多。
  ……對喔,這條路可以通往叛逆蛙的棲地……再去抓一些好了。
  我從道具箱裡拿出連身長筒靴,將目的地改為沼澤。
  
  「好多人啊……」
  今天沼澤也被大量冒險者佔滿了。
  光是視線範圍內就超過一百人,也有人去了別的沼澤,所以聚集在這片區域的人遠不只如此……另外,不時能看到穿著工作服或連身長筒靴的人,看來銷路還不錯……哦。
  我的目光停留在一隊五人組上,他們全都身穿工作服和連身長筒靴,而且長相很眼熟。仔細一瞧,原來是賣我血腥史萊姆的希庫姆的棧橋成員。
  難得遇見認識的人,於是我靠近他們想打聲招呼。但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凱先生的表情有些不悅,身旁的人們正輕拍他的背,紛紛安慰道「別在意」、「這也沒辦法嘛」。
  「你們好。」
  「嗯?你是那個時候的龍馬對吧,前陣子謝謝你了。」
  「不會,我也獲得了很棒的史萊姆。」
  我這麼說後,之前那位醉醺醺的男子來到我面前。
  「你就是買下那隻史萊姆的人?」
  「是的,沒錯。」
  「這樣啊,當時真抱歉,我是賽因。我喝醉那時好像有找你麻煩,雖然我喝太多記不清楚了……你買下那隻史萊姆真的幫了大忙,而且還告訴我們有用的賺錢情報,我很感謝你。」
  他跟先前的樣子判若兩人,當時只是個醉漢,現在則是相當正經的人。
  「不必介意,是說發生了什麼事嗎?我看凱先生一臉苦惱的樣子。」
  「不算什麼大問題,只是有點麻煩。我先跟你介紹一下他們。」
  凱先生看向之前把賽因先生搬回房間的兩人,他先是將手放在身高略矮的那位肩上。
  「他叫啟,是我的弟弟。」
  「我是啟,請多指教。」
  「也請你多多指教。」
  「然後他是──」
  「我叫佩隆,多多關照。」
  「請多指教。」
  「你知道我們五個人組成了希庫姆的棧橋這個隊伍吧?」
  「是的。」
  「其實我們以前是漁夫。」
  漁夫?正當我疑惑他為何要突然提起這個時,希恩先生接著說道:
  「不好意思,凱的表達能力不好,接下來就由我來說明吧。」
  據他的說法,希庫姆是一座村莊,位於這個國家最大的湖旁邊。
  在當地土生土長的他們原本是漁夫,因此擅長使用漁網。儘管在水裡和泥沼撒網的手感多少有些不同,他們依然比其他冒險者更快抓到了許多叛逆蛙。
  這幾天他們藉此賺了一大筆錢,今天也成功捕獲了超過二十隻……但就在他們的注意力稍微從裝著叛逆蛙的籠子上移開時,籠子被人掉包了。這種籠子是從公會借來的配給品,許多人都拿著同樣的款式,因此找不出犯人是誰。
  「原來如此,獵物被偷了是嗎?」
  「該說是這樣……嗎?」
  這句不乾脆的回應是什麼意思?就在我這麼想時,啟先生拿了籠子過來給我看。
  「只論獵物數量的話,被掉包之後還比較多……」
  籠子裡有二十幾隻叛逆蛙,不過每隻看起來都很虛弱,最慘的兩、三隻甚至傷重到奄奄一息。
  「應該是某個技術很差的人在捕獲時失手,錯誤的捕捉方式讓叛逆蛙變得虛弱,這樣價值會降低,要是死掉就更不值錢了。就算現在馬上去城鎮,這些叛逆蛙也很可能在路上死掉。」
  「我們那些狀況良好的獵物就是被掉包成這樣。」
  「雖然再抓就有了,但終究令人不爽。事情就是這樣。」
  原來如此……對了!
  「把這些叛逆蛙拿去賣的話,各位知道能賣多少錢嗎?」
  「以抵達公會時的狀況來算,虛弱狀態是200斯特,死掉的話價值會折到50斯特,奄奄一息的叛逆蛙應該是介於兩者之間吧。前陣子的事讓我們學到了教訓,所以這次做過充足的事前調查。」
  「狀況良好的話一隻是1000斯特對吧?」
  「是沒錯,怎麼了嗎?」
  「這樣的話,能否用一隻300斯特的價格把這些叛逆蛙賣給我呢?」
  聽到我的提議,希恩先生疑惑地問道:
  「可以是可以,但這樣好嗎?」
  「這比賣給公會的價格更高,對我們來說是賺到了沒錯……」
  「但你會吃虧喔?」
  「賣給公會的話的確會吃虧,不過我有個人用途,所以沒問題。」
  「個人用途?你會製藥嗎?」
  「是的,因為叛逆蛙能用來製造解毒劑等藥物,我來這裡就是想抓一些做成常備藥物。」
  「這樣啊,你願意用比公會更高的價格收購,我們自然是感激不盡。」
  「要賣給公會的份再抓就有了,這些你就全部買下來吧。」
  「非常感謝。」
  就這樣,我花了7500斯特,從希庫姆的棧橋那裡收購了25隻叛逆蛙。
  「你還真厲害……」
  「先前你用小金幣來買史萊姆時我就在想,你竟然能輕鬆拿出這麼多錢。」
  「不過看到那間店生意興隆的樣子就可以理解了。」
  啊,他們去過我的店啦。
  「你們已經來敝店消費過了?」
  「我們原本只打算去一次而已,可是洗衣店又快又便宜,而且比自己手洗更乾淨,現在還滿常去的。」
  「這幾天會沾到這座泥沼的髒汙,所以每天都去呢。」
  「一開始還嚇了一跳,原來史萊姆也能派上用場,試過之後才發現這是好東西。」
  哦哦,良好的體驗讓他們變成常客了。
  「回去之後可能會懶得洗衣服呢,你要不要在我們住的鎮上開分店啊?我可以跟漁會商量一下,幫忙介紹好地點給你喔。」
  「我經常跟別人談到這個話題,不過目前還沒辦法開設分店呢。」
  「畢竟開店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嘛,但如果你要在希庫姆開分店的話,記得聯絡我們,我們可以幫你找店面。」
  「我們基本上不會離開村子,頂多是到附近的村莊,應該不會聯絡不上吧。」
  「比起商業公會,利用漁會的管道說不定能找到更好的地點喔。」
  漁會似乎是比商業公會更貼近當地的組織,或許是個好選擇。
  「謝謝,那到時就拜託你們了。」
  很高興能完成這筆好買賣。
  我向他們道別,接著前往廢棄礦坑。
  
        ■ ■ ■
  
  我來到了廢棄礦坑。
  首先將那些史萊姆和利穆爾鳥放出來……
  「你們自由去玩吧。」
  這樣就行了。接著隨意找一條坑道挖掘洞窟,建造生活據點和調劑室。
  櫃子等傢俱也是石製的,暫且將就一陣子吧。
  「把血腥和清潔史萊姆叫回來好了。」
  我在剛蓋好的調劑室裡開始處理叛逆蛙。虛弱的叛逆蛙得快點處理才行,而且前天抓的一大堆也還放在Dimension Home的水槽裡。
  在健康狀態下捕獲的叛逆蛙可以活一個星期左右,一般的藥師會爭取在這段時間內謹慎處理。不過我有史萊姆,不需要花費這麼多時間。
  我先在調劑室的地面一角描繪分離的魔法陣,依照要解體的部位數目準備石製容器。然後從Dimension Home取出叛逆蛙,轉移到調劑室角落的石籠裡,這樣就準備完成了。先從今天收購的部分著手處理吧。
  「血腥。」
  我隨便拿出一隻叛逆蛙。牠在我的手中不斷掙扎著,於是我緊緊按著不讓牠逃跑,並用小刀了結其性命,再將血腥史萊姆送進傷口裡,完成放血。
  接著是解體。我平靜地依照藥學技能的知識,分離出需要的部位。處理過程中一滴血都沒有流出,血腥史萊姆的放血完美無缺。
  解體之後是去除黏液和髒汙,要以水清洗分離的部位,去掉表面的黏液以及解體時沾到的髒汙。
  黏液如果沒有去除乾淨就會影響品質,但這非常難以去除,而且處理過程太粗魯的話會傷到內臟,這也會導致品質下降。因此動作必須溫柔且仔細,盡可能將黏液洗乾淨。這是極為辛苦又耗費心神的工作……以一般的處理方式來說。
  「拜託你們了。」
  我下達指示後,清潔史萊姆們將整個容器包進體內,開始去除黏液,僅僅花了幾秒鐘便完成作業。我確認了一下成果,這麼做確實既快速又不傷素材,處理得很完美。
  再來是最後一項作業,讓處理完的部位乾燥化。
  一般是用風和火魔法進行加工,時間和熱度會使藥效成分發生不可避免的劣化;但我可以用鍊金術分離水分,這種方法不會讓成分變質,也不需耗費過多時間而使得品質降低。
  如此處理之後,我用鑑定檢視叛逆蛙的各部位內臟,得到「所有部位都經過完美的處理工序」的詳細說明。當然,全都是最高品質。史萊姆在處理素材這方面也能派上用場。
  我默默處理著叛逆蛙,結果今天收購的25隻裡,有6隻是最高品質。剩下19隻因為捕獲過程太粗魯,一開始就傷了內臟使血液循環變差,無法避免劣化。不過由於處理得相當迅速,這19隻仍舊算是高品質,拿來使用也綽綽有餘。
  順帶一提,解體後剩下的皮和肉被我拿去餵利穆爾鳥了。據說牠們不管是肉、魚、水果、蔬菜或穀物都吃,不會挑食的樣子。
  利穆爾鳥是雜食性……姑且以肉為主食嗎?還是去馴獸師公會詢問一下好了。
  
        ■ ■ ■
  
  就在我進行解體作業時,外頭不知不覺間變暗了。
  為了保險起見,我讓史萊姆和利穆爾鳥聚集在坑道內確保安全。雖然史萊姆們已經變得很強,但夜晚依然危險。坑道入口也用石材堵住,只留下通風孔好了。
  「接下來…………好久沒這樣過夜了……」
  我想起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情況……
  當時我讀了凱因他們寫的信,找到建造住處的懸崖,然後學會土魔法並挖了洞窟。一開始只能用Break Rock削掉指尖大小的岩石……好不容易才挖出能容納自己身體的洞穴,並用Rock做出石壁隨便堵住洞口,那個住處就是如此簡陋。
  接著我逐漸改善環境,熟悉森林之後還會在夜間進行狩獵或訓練……
  「……但我現在不想做這些事……難得有材料,來製藥吧!」
  一時興起的我進入調劑室,將卡納森林出產、保存在道具箱裡的藥草全部移到櫃子裡,並進行確認。我想把藥草保存在木製的藥櫃裡,改天做一個好了。
  以現有的材料能做的藥是…………解毒劑,用叛逆蛙肝臟製成的解毒劑材料正好足夠。
  要用的材料有叛逆蛙的肝臟、一種叫迦絲莉的毒草、用來弱化毒性使其入藥的克納希果實、具有些許滋補作用的朱綉花,以及有利尿作用的烏夫盧草這五種。
  我先以土魔法做出兩套鍋子和攪拌用的鍋鏟,還有研缽與研磨杵。這些工具我決定下次要用買的,以往我都靠魔法勉強應付,但還是買正式的工具來用比較好。
  接著,我用水魔法在鍋子裡加水,倒入切碎的迦絲莉草和克納希果實,再以雷魔法『微波』快速加熱並攪拌。有些材料會有不耐熱的成分,不過迦絲莉草和克納希果實的藥效成分不怕加熱。
  煮沸後材料的顏色溶在水中,讓鍋中的液體呈現劇毒般的紫色。
  我看準變色後的時機停止加熱,在等液體自然降溫的期間,仔細地磨碎乾燥的叛逆蛙肝臟。
  「差不多了吧……」
  我把手放在鍋中的液體上面,在適當的溫度倒入磨碎的肝臟。
  接著再攪拌一會兒,待液體冷卻後加入朱綉花和烏夫盧草。我用手把這兩種材料撕成適當大小並丟進鍋中,緩緩攪拌直至沉澱,然後靜置一陣子,等藥效成分滲出來就行了。
  「在那之前該做什麼好呢……」
  我走出調劑室,看見了利穆爾鳥。
  於是我從道具箱裡拿出吉他,連續彈了兩首國民動畫的片尾曲。因為我偶然從通風孔裡看到了月亮,所以彈的是跟月亮有關的歌。
  就在曲子彈完的時候……
  「「「「「「──────!!」」」」」」
  洞窟內響起了無法分辨的聲音。
  「唔喔!?耳朵好痛……安靜一點啦……」
  聲音的來源是那些利穆爾鳥,牠們似乎跟訂契約那時一樣發出悅耳的鳴叫聲……但在坑道內迴響後變得模糊不清,而且聲音太大了。
  我的聽覺遭到預料之外的傷害,不過利穆爾鳥們好像沒事。
  牠們的耳朵是怎樣啊……?
  順帶一提,史萊姆們沒有聽覺,所以也沒有任何問題。
  之後我聽著壓低音量的利穆爾鳥叫聲,吃完晚餐後前往調劑室。
  朱綉花和烏夫盧草的藥效成分萃取得很快,應該已經結束了才對。
  於是我鑑定鍋中的液體……
  
  未完成的解毒劑(高品質)
  利用叛逆蛙的肝臟製成的解毒劑。
  分解有毒成分、活化新陳代謝,經由這兩種效果將毒素排出體外。對多種毒素廣泛有效,尤其對於麻痺毒能發揮極大的效果。使用時補給充足的水分,效果更佳。
  
  「好,到這裡為止都成功了。再來是……」
  我從道具箱裡拿出一大塊布,讓清潔史萊姆弄乾淨。這本來是我在森林打倒的盜賊身上的東西,因為孔隙很小,正好可以用來過濾藥或藥草的殘渣。看起來是頗為高級的布料,不過那不重要。
  我將那塊布包在空的鍋子上,用黏液史萊姆的絲固定住,接著從上面慢慢傾倒藥鍋裡的液體。藥就這樣流入空鍋,殘渣則被布過濾掉。
  倒光液體之後,我拿起布將殘渣擠得一滴也不剩。
  再用乾淨的鍋鏟輕輕攪拌做好的藥,鑑定後只見未完成的單字消失了。
  品質也從高品質變成了最高品質。先前是在還沒過濾時鑑定的,這個結果很正常。
  ……雖然順利做出藥了,不過該拿它怎麼辦呢?
  「要長久保存的話就不該做成口服液,應該做成藥丸……不,材料不足也沒辦法。」
  仔細想想,我有抗毒性技能,一般的毒對我無效,根本很少有機會使用解毒劑。就算小心起見準備一些,也不需要一大鍋這麼多……我不小心做了二十瓶的份量。
  總之我用土魔法做出漏斗、勺子和大量瓶子,一瓶裝入一份藥液。
  「……」
  我把十九瓶藥水收進道具箱,手中無意識地玩著最後一瓶,走出調劑室後前往居住空間。
  「怎麼辦呢……拿去賽爾吉先生那邊賣,還是給傑夫先生他們?」
  就在我思索時,手裡一時不慎讓瓶子掉到地上。
  「哎呀……」
  因為方才一直把玩瓶子,蓋子並沒有蓋好,瓶子掉落後裡面的藥液便灑了出來。
  「總覺得提不起勁……」
  這就是庫佛說過的幼稚化影響嗎?沒辦法好好轉換心情。雖然現在是11歲,但精神上已經超過40了,沒想到我都這把年紀,還會因為離別而感到寂寞……
  前世的公司經常有同事辭職,或是因工作太辛苦而過勞倒下之類的,我還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儘管沒有寂寞到哭泣的程度,可是一旦沒事做就會莫名覺得憂鬱。
  我又思索了十秒左右。
  「……去睡覺好了!」
  與其渾渾噩噩地做事,不如去睡覺。得出結論後,我為了清理灑出來的藥而看向掉落的瓶子。
  「咦?藥不見了?」
  地上只有瓶子,灑出來的藥已經消失無蹤。
  房間裡有好幾隻史萊姆在閒晃,其中也有清潔史萊姆,是牠們自行清理了嗎……算了,我正好省下清理的工夫。
  我隨便找理由說服自己,走向床鋪。


3章2話  緊急事態

  隔天。
  
  我醒來之後到外頭一看,天色還有些昏暗。
  昨天太早睡了嗎?現在去城鎮也太早了。
  想到這裡,我決定在坑道裡增設廚房和倉庫,然後整理道具箱。
  藥草類的東西大都放到調劑室裡了,但還有沒賣掉的毛皮等物。
  毛皮、毛皮、毛皮、毛皮、毛皮、紅茶……紅茶要放在廚房。毛皮、毛皮、毛皮、毛皮、毛皮、毛皮、錢……啊,從這邊開始是盜賊的持有物……武器、防具、防具、武器、武器…………這麼說來,我都忘了還有梅爾森這名盜賊拿的長槍,下次試用看看吧。再來是……毛皮。
  「又是毛皮,也太多毛皮了吧……我幹嘛全都乖乖收起來啊,明明給史萊姆吃掉就不會浪費了。」
  我就這樣整理一陣子後,發現了一樣奇怪的東西。
  「這是什麼?」
  手邊有一只高腳杯。
  我的餐具都是用土魔法做的石製品,或是用木頭削成的木製餐具……但這個高腳杯是銀製的,而且還加上黃金和寶石作為裝飾。
  為何這麼高級的物品會出現在我的道具箱裡?至少這應該不是盜賊的持有物,我離開森林前有全部確認過一遍,當時還沒有如此奢華的東西……但我總覺得它似曾相識……
  我沒有多想,對高腳杯使用了鑑定。

  神器˙酒神鐵昆的高腳杯
  由酒神鐵昆所製作的神器。
  灌注了酒神之力,只要持續獻上魔力作為代價,就會湧出無窮無盡的酒。
  持有者:龍馬˙竹林
  
  咦!?咦!?咦!?等一下,這什麼鬼,我怎麼會有神器這種誇張的東西…………!!
  「我想起來了!這是見到鐵昆的時候收到的,我竟然把它帶回來了!?」
  回想起來,那時我慌忙地把拿出來的東西一股腦兒地塞進道具箱……可能是不小心混進去了……
  「這很不妙吧……總之先去教堂!」
  我輕輕將高腳杯放進道具箱,再把史萊姆們收到Dimension Home裡。
  然後往城鎮全速衝刺。
  
        ■ ■ ■
  
  抵達城鎮後,我直接前往教堂,到那裡時大門正好打開。
  「哎呀,您是來做禮拜的嗎?」
  「是的,現在方便嗎?」
  「沒問題,請便。不過一大早就來還真稀奇呢……」
  我現在沒空閒聊……
  「因為我最近工作繁忙,只有這個時段有空過來。」
  「原來是這樣啊。」
  今天也是由對方帶我到禮拜堂。老實說我已經記住路了,真想直接甩掉她跑起來,盡快到達禮拜堂。儘管如此,表面上我依然平靜地向帶路的少女道謝,然後坐到禮拜堂的椅子上開始祈禱。
  鐵昆!快把我帶去神界!!
  許願後過了幾秒,我的視野便充斥著一片白光。他聽到我的祈禱了嗎!
  光芒才剛消失,回過頭就看到鐵昆的身影,確認這點後我忍不住鬆了口氣。
  「龍馬,你叫俺啊?話說你是怎麼呼喚的?俺剛剛清楚聽到你的聲音咧。」
  「我是在教堂祈禱的。」
  「喂喂……光是這樣怎麼可能成功啊。要是身處教堂就能輕易呼喚神,俺們不就得一直被人叫來叫去的嗎?」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無法回答……先不提這個,我有事要跟你說。」
  「怎樣,發生什麼事了?」
  在說明之前,我先從道具箱裡拿出他的高腳杯。看到這一幕的鐵昆誇張地瞪大雙眼,交互盯著道具箱的洞口和高腳杯。
  「上次見面時,你不是扔下我自己跑走了嗎?」
  「是、是啊……」
  「當時我在道具箱裡找下酒菜,突然到了轉移的時間……我急急忙忙地收拾東西,不小心把高腳杯混在裡面,今天早上整理道具箱的時候才發現這件事……那個,不好意思擅自把它帶走了。」
  「是沒關係啦,但你竟然可以把它帶走?」
  「只是放在道具箱裡一起帶著而已,不過在那個世界也能拿出來。」
  「居然能拿出來,喂喂……再說魔法──不對,魔法需要的是精神和魔力……你都不會用不了嗎?」
  鐵昆抓了抓頭,接著說道:
  「拿來給俺看一下。」
  他用手指著高腳杯,於是我遞了過去。
  鐵昆似乎在確認某件事,反覆摩娑並瞧著高腳杯。
  「…………龍馬,你拿了這東西,其實無所謂哦。雖然它在人類之間被稱作神器並受到崇敬,不過這點程度的東西,俺們要做多少就有多少。而且,它好像已經變成你的所有物了呢。」
  「我的所有物?這麼說,當時鑑定結果的確寫著『持有者:龍馬˙竹林』……」
  「應該是俺當時交給你就離開,所以變成是俺賜予你神器的意思,這下它完全屬於你了。總之,來喝吧。」
  鐵昆不知從哪拿出酒瓶,將酒注入高腳杯後還給我。
  「這麼隨便沒關係嗎?還有現在才一大早……」
  「不用在意啦,現在的你只是靈魂,身體不會醉的。重要的是,要聊天就得喝酒對吧?高腳杯的事剛才也說了,這東西俺要做多少都行,所以無所謂。再說,俺們過去也曾賜予人類神器。俺們依照轉生者的要求給予的物品或能力有千百種,大部分都算神器喔?所以將神器賜予人類這件事並沒有問題,相較之下酒重要多了。」
  這麼隨便真的好嗎!?
  「不過被人知道你帶著神器的話可能會引起騷動,還是藏起來比較好。只要在一個人喝酒時使用就好了吧?」
  「是嗎……我知道了,總之沒問題就好。雖然我不是故意的,但發現自己擅自帶走這裡的東西還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我收下高腳杯後喝了一口酒,今天的酒也很好喝,但跟上次比起來,感覺酒精濃度低了不少。這是鐵昆特意為我挑的嗎?
  「哇哈哈,的確有些東西被帶走會有麻煩,應該說會很不妙。不過那類事物都在嚴格管理之下,別說不小心帶走,你應該連看都看不到,所以不必在意啦。
  況且,這只不過是會湧出酒的杯子罷了,比起能提升使用者能力,或是依據使用者的力量,把城牆當成紙斬破的劍之類的神器,這東西安全多了。硬要說的話,俺還比較在意你能把神器帶走這點……算了,這也無所謂。」
  「這樣好嗎?是說這東西帶不走嗎?」
  「那當然啦!神界的東西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帶走……話說回來,光是人類能來到這裡就很奇怪了。」
  這麼說也對……
  「我來了好幾次,都忘記這件事了。」
  「你來到這裡的事也一樣,多半是凱因他們把你叫到這個世界後產生的影響吧。」
  「這句話我常常聽到,這樣沒問題嗎?」
  「不知道……俺是酒與職人之神,回答不了這種問題。如果是費諾貝利亞,或許會知道些什麼吧。」
  費諾貝利亞?我沒聽過這個名字。
  「費諾貝利亞是誰呢?」
  「啊啊,原來你不認識,是魔法神啦,魔法神費諾貝利亞。那傢伙總是龜縮在自己的領域裡,不曉得在幹什麼,不過他是最瞭解魔法和各種知識的神。但就連同為神的俺都很少見到他,你能不能見到就難說了。」
  「這樣啊,雖然平常沒什麼問題,凱因他們也說沒有不好的影響,所以我並不在意。不過能知道理由的話,還是會想瞭解清楚。」
  「畢竟是自己身上發生奇妙的事情,你會這麼想也很正常。」
  鐵昆說完之後,周圍開始發光。離開的時刻好像比平常還要快到來?
  「啊,時間到了。」
  我連忙把酒喝光,將高腳杯放進道具箱。
  「哦,原來你回歸時是這個樣子啊……」
  「這麼說來,上次我回歸時你沒看到呢。在那之後你有遇見凱因他們嗎?」
  「有啊,他們一回來就被俺逮個正著,果然是去你那個世界了。俺已經逼他們答應,下次要讓俺去地球進行美酒巡禮!」
  鐵昆說完,豪爽地哈哈大笑。
  「這樣啊,飲酒要適量……呃,酒神不會喝掛吧。」
  「沒錯!俺要大喝特喝,喝到爽為止!」
  「對了,這樣一來地球的酒會變得如何?突然消失之類的嗎?」
  「不會消失啦。不管在哪個世界,俺都是用神力製造出同樣的東西,藉此享受飲食。你那個高腳杯也一樣,只要灌注魔力就會在杯中製造出美酒,再怎麼喝都不會害其他人的酒變不見。」
  「原來如此,那我就能毫無顧忌地使用了。」
  聽到我的話,鐵昆笑著說:
  「就是這樣,好好享受美酒吧!酒就該開開心心地喝才對!」
  正當我要回應他的話時,視野變得一片空白,接著便看到了禮拜堂。
  「……沒趕上啊,在這裡祈禱的話他接收得到嗎?」
  謝謝你,我會在這邊好好享受的,祝你在地球的美酒巡禮玩得開心。
  最後我捐了錢,離開教堂。
  好了,去店裡吧。今天去得有點晚,開店時間已經過了。

 


《眾神眷顧的男人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