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者1-試閱.jpg

今天是《擁有超弱技能「不起眼」的公會職員,其實是傳說中的暗殺者1》試閱文~

本次新刊是公會職員開外掛的故事

明明是打敗魔王的傳說中暗殺者,卻偷偷躲在普通小村落裡當公會職員,還展現了超乎常人的完美工作能力!!

有這種員工真的是公會長的福氣啊~tusky%20(74)

人物和對話描寫也很有趣,看特立獨行的主角與周遭眾人互動,更是小編的一大樂趣!!

以下就是試閱文,祝大家國慶連假快樂囉~h47

 


 

  

  1 最後的任務


  「這是能活用羅藍能力的最佳作戰計劃呢!」
  勇者亞梅里亞這麼說,臉上帶著疲憊的笑容。
  我們這一組勇者團隊已經進入魔王城內,目前正在空倉庫內商議作戰計劃。
  魔王應該是在謁見廳內。而我們已經快抵達那裡了。
  至於我們的作戰計劃,簡單來說就是先由勇者、魔導士、大神官、聖騎士──也就是一路以來跟我一起冒險的其他夥伴們──當誘餌吸引魔王的注意力,而我則運用技能『不起眼』的特性,一口氣打倒魔王。
  我們的計劃就是這麼簡單。
  「亞梅里亞,這是妳該做的事才對吧?」
  明明是勇者,怎麼只在計劃中擔任輔助角色呢?
  「沒關係啦。這樣子成功機率最高吧。」
  其他同伴也異口同聲地贊成這個計劃。
  但是,最適合當誘餌的應該是我才對……
  「公正客觀地說,最適合這個任務的當然是羅藍了。」
  光看每個人的戰力來說,確實是如此。這麼做是有道理沒錯,只是……
  在來到這裡的路上,一行人都消耗了相當多的體力與魔力。
  由於每個人都相當疲憊,氣氛甚至顯得有些悲愴。
  再這樣下去的話,肯定會有人喪命。
  好歹我們也是一起旅行至今的夥伴。
  可以的話,我希望在不失去任何一個人的情況下結束這趟旅程。
  平時大家在休息時間總是很吵鬧,但現在每個人卻都不太想開口。
  或許大家都在擔心,要不然就是已經決定豁出去了。
  就讓我先離開一下子吧。
  我發動技能『不起眼』,正打算要走出大家正在休息的這間倉庫時──
  「羅藍,你要上哪去?」
  想不到輕而易舉地就被亞梅里亞發現了。她開口叫住我,其他夥伴們也跟著察覺。
  我的技能『不起眼』的效果就只有如此而已,只能淡化他人對我的注意。
  並不能夠隱身,也無法完全隱藏氣息。
  在這個每個人都能得到技能的世界中,我可說是抽到了比「超弱」還要「更弱」的絕爛技能。
  「我有事離開一下。」
  「有事……是什麼事?」
  「上廁所。要跟來嗎?」
  「討、討厭!快去快回啦!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沒緊張感。」
  這一整個團隊幾乎都是年輕女孩。
  亞梅里亞不知道是想像了什麼,滿臉通紅地揮手趕我出去。
  「馬上回來。」
  我先感應外面的氣息,確認沒問題之後才走出倉庫。
  我不打算回來。我肯定再也不會跟她們見面了。
  在不失去任何一個人的情況下,結束這趟旅程──
  那就是我的任務。
  要是讓大家就這樣跟魔王對峙,肯定會有人喪命。
  「……好了,該幹活了。」
  魔王城的最頂層寂靜無比,甚至令人感到陰森。
  長長的走廊末端有一扇大門,造型奢華但品味低劣。
  ……看來,就是那裡了。
  我並沒有走向那裡,而是從走廊的窗戶爬出去,來到戶外。
  我往下跳到兩層樓下的陽台,悄然無聲地著地。
  發現了在附近戒備的魔騎士後,我抽出腰際的短劍。
  用手摀住魔騎士的嘴巴,割斷他的咽喉。
  然後將癱軟無力的敵兵身體悄悄地放在地上。
  從建築物的構造來看,魔王所在的謁見廳只能從正門進入。
  ──夥伴們是這麼以為的。
  但是,從取得的內部平面圖來看,除了正門以外還有一個我能進入的路線。
  如果是我的話,就能從這個路線進入──我曾拿著平面圖如此對夥伴們說明過。
  『這種特技表演般的路線,怎麼可能真的過得去?絕對行不通的。』亞梅里亞說。
  『同意,我也這麼認為。』聖騎士艾爾菲表示。我看妳只是有懼高症而已吧。
  『……好像很有趣……』魔導士莉娜也說道。妳完全沒有運動神經,還是算了吧。
  『噗噗、噗噗,為了跟魔王戰鬥,都走到這一步了,要是摔死的話──噗噗,那就好笑了。』大神官瑟拉芬強忍著笑意說。
  ……我在作戰會議時曾提議用這個方式入侵,但她們卻是如此反應。
  我拋出繩索、套住尖塔,無聲無息地在影子中移動。
  從正面堂堂正正地進攻是勇者在做的事。
  我決定堂堂正正地偷襲敵人。
  我握著繩索,沿著尖塔的外牆助跑,然後一躍而起。
  這一跳,跳到了魔王所在的謁見廳的窗戶旁,成功地完成了絕對不可能的入侵路線。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緩緩地呼氣。
  將魔力凝聚於食指上,往窗戶的玻璃片一戳。
  這上面佈有牢固的魔法結界。我戳破結界上的一個點,同時在玻璃片上開了一個洞。
  對於這種以平面狀張設的防禦型結界,單點突破的攻擊最為有效。
  我打開窗戶的鎖,一聲不響地跳入室內。
  馬上來到了寶座的正後方。
  「來了個有趣的客人。」
  該說真不愧是魔王嗎?竟然一瞬間就察覺了我的來訪。
  魔王從寶座上站起,同時全身迸發著凶惡的魔力。於是,我與魔王面對面。
  魔王披著一身造型誇張的披風,那雙形狀細長的眼睛直盯著我。
  紅色的長髮有如燃燒的烈火。眼珠的顏色跟鮮血一樣紅。
  是個美豔的魔族女性。
  但我不打算多費唇舌與她交談。
  我當場發動技能──我要使出全力,殺掉這傢伙。
  在我開始行動的同時,魔王也射出了黑雷般的魔法攻擊。
  雖然是從來沒見過的魔法,但要避開它是易如反掌。
  因為,魔王完全打錯了方向。
  「嗯……?」
  魔王察覺狀況有異。
  但是,她魔法的威力果然非同小可。
  輕易地就摧毀了魔法結界,並且炸碎了牆壁,發出轟然巨響。
  我要是直接挨了那一記魔法攻擊,現在肯定連碎屑都不剩。
  魔王朝著完全不同的方向發射第二發攻擊魔法。
  但這一發一樣打錯了地方。
  「──又來了……!」
  我從剛才就不斷地反覆發動、停止我的技能『不起眼』。
  一般來說,技能是無法在短時間內馬上發動或停止的。但我卻能自在地運用,像電燈的開關一樣收放自如。
  明明近在眼前,卻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以為消失了,但又馬上發現果然在眼前──
  我只要快速地收放技能,就能讓對手像這樣陷入混亂。
  愈是急著想盯著我看,反而愈容易中我的計。
  其實我根本一步都沒有移動。
  只要完全陷入混亂,無論是什麼生物都會變成這樣。
  「耍小聰明……!」
  魔王開始焦躁了起來。
  無論是魔力、魔法技術還是魔法天賦,論這些方面的戰鬥能力,魔王無疑相當出眾。
  但是──
  「……魔王。之前最後一次戰鬥是什麼時候?」
  王者不會輕易親自上陣。
  我也從未聽說她曾在戰鬥中親上前線。
  因此,她應該有一段空白的時間沒有戰鬥過。而我卻經常與敵人戰鬥,感官磨練得相當敏銳。與這樣的我對戰,對她來說條件可說是致命地不利。
  
  儘管如此,我的技能是無法成為英雄的超弱技能『不起眼』。
  但是反過來說,超弱的技能是沒有人會使用的技能。
  因此,超弱技能也等於是沒有人知道該如何應付的技能。
  
  俗話說傻瓜跟剪刀一樣,端看你懂不懂得運用──
  只要發揮創意、肯下功夫──
  即使是最弱技能也能成為誰都模仿不來的『最強技能』。
  
  「我這種技能,就算是妳也從沒見過吧?」
  
  魔王一聽到我的聲音,馬上轉過身來,順勢以魔力凝聚而成的暗黑色長劍發動攻擊。
  當然,啟動技能後的我早已不在那裡了。
  「嘖,躲到哪去了──」
  「……就在妳眼前。」
  魔王將頭轉向正面的那瞬間,一把短劍抵在她的眉心上。
  那是一把連小孩存零用錢都買得起的短劍。價格是一千七百鋰恩。
  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武器。
  武器終究不過是道具。
  自己本身就是最好、最強大的武器。
  身為暗殺者,這才是最理想的狀態。我是被如此教導的。
  「唔……本宮認輸了。本宮將會下令縮小魔王軍的規模,日後解散。也會嚴格地命令餘黨撤退,並且不得傷害人類。」
  說完,魔王跪下了。
  「這不是我要的。」
  即使這傢伙真的下令解散魔王軍、並禁止傷害人類,只要身為標竿的魔王還活著,戰火隨時都可能會死灰復燃。
  保護勇者團隊並暗殺魔王──這才是我的任務。
  我不能放棄任務。
  「我可以聽妳交代遺言。」
  聽我這麼說,原本垂著頭的魔王抬起頭來。
  她的表情充滿了安心。
  簡直就像是總算等到了放下重負的那一刻。
  所以,她應該已經做好了覺悟才對。
  於是,我殺了魔王。
  這樣子,我的任務就完成了。
  我從正門出了謁見廳,獨自離開魔王城。
  

  就這樣,打倒了人稱最強魔王的暗殺者,成了無人知曉的傳說──

    2 回王城報告

  
  「──如此這般,魔王已經不在了。」
  這裡是國王的寢室。
  打倒魔王後,我回到委託人蘭道夫王面前,向他報告結果。
  「喔喔!喔喔……!做得好,真是太好了!」
  蘭道夫王是個年紀剛過四十歲的中年男人,既不頑固也不昏庸,為人挺和善的。
  「沒想到被稱為史上最強、最凶惡的魔王,竟然如此輕易地被你……」
  「若只聽報告的結果,或許真的會以為很輕易吧。但是,若沒有亞梅里亞等人的協助,我應該連魔王城都無法到達。」
  論一對一戰鬥的強度,可能是我最強。但是在一對多的情況下,勇者亞梅里亞與魔導士莉娜比我強得多了。我的能力在火力方面完全不足。
  大神官瑟拉芬則是意外地聰明靈敏。聖騎士艾爾菲總是挺身替夥伴們抵擋攻擊,並且以她的正義感為大夥指引方向。
  我認為這是一支每個人都能發揮所長的好團隊。
  「雖說身為委託者說這種話很奇怪,不過想不到你竟然真的獨立擊敗了魔王,到現在我仍無法相信這樣的事實……」
  「那是因為暗殺者專門培養一對一戰鬥的能力,如此而已。」
  其他暗殺者的狀況如何,我並不清楚,但是我的暗殺技術完全不是用來對付複數敵人的。
  我被如此教導,並且自行往這個方向精進至極致。
  勇者、魔法師,以及其他的職業,都會為了應付各種場面而累積鍛鍊,但暗殺者卻不是如此。暗殺者要做的就是等待特定狀況,或是自行創造需要的狀況,抓住能夠確實殺掉對手的機會。
  暗殺,便是這樣的職業。
  「你是不是使用了什麼特別的技能?」
  「不,完全沒有。」
  我會用的技能就只有『不起眼』,再怎樣都算不上特別,不如說是最弱的技能。
  雖然我多少懂一點魔法,但在魔王面前,我會用的魔法只能算是兒戲。
  雖然有程度的差異,但以普遍的標準來說,好的技能指的是能直接達到攻擊、防禦、回復、強化等效果的技能。至少在我跟冒險團隊一起行動的時候,從四處聽聞而來的是如此。
  我的技能只能在極短的時間內阻礙對方對自己的辨識。若由一般人來使用,確實是最弱的糟糕技能。
  既不會消失、也不會變成隱形、透明。
  但是,只要有了紮實鍛鍊過的暗殺技術與體能,並累積足夠的戰鬥經驗,對這超弱技能就會完全改觀。
  自從我發現這個技能搭配暗殺技術有相輔相成的效果之後,我每天都苦心鑽研如何活用這個技能。
  「也就是說,成功暗殺魔王是你一路以來累積努力的結果,沒錯吧。」
  「我並沒有那麼了不起。我只是……為了生存所需而已。」
  「你真是個謙遜的男人。」
  「僅是事實。」
  「不,我還從亞梅里亞等人口中聽取了報告。她們本來是個不成材的冒險團隊,做什麼都不順利。但自從羅藍加入之後,戰鬥力與合作能力都有了飛躍性的成長──她們是這麼說的。」
  「太抬舉我了。」
  「沒那回事。實際上,你成功討伐了魔王,達成了據說不可能的任務,而且還是憑一己之力。不只是亞梅里亞,還有聖騎士艾爾菲、大魔導士莉娜、大神官瑟拉芬……她們都異口同聲地說,要是沒有羅藍,冒險團隊根本無法抵達魔王城。」
  「那是因為大家互助合作……我也不能沒有她們幫忙。」
  「你這個人真的完全不打算主張自己的功勞呢。你打倒了魔王,想必會成為家喻戶曉的傳說級暗殺者,可謂是活生生的傳說。」
  「請放過我吧,如此稱號,我根本承擔不起。這不合我的個性,我也不想被別人知道。」
  「算了,無妨。先讓我派人準備宴會。你就暫時住在城內,悠閒地過活吧。」
  「請容我謝絕。畢竟,『打倒魔王的是勇者亞梅里亞等人』……沒錯吧?」
  對我這種活在暗處的人來說,陽光下的世界過於耀眼。
  「當初委託的時候確實是如此約定過,只是……」
  當初蘭道夫王對我的委託,簡單來說就是協助勇者團隊並暗殺魔王。
  但是,事成之後必須當成是勇者等人打倒了魔王──這是他提出的要求。
  「勇者亞梅里亞‧斐凜德是斐凜德王國第一公主,從家世與能力來說,都是最適合被當成英雄來讚頌的人才,不是嗎?亞梅里亞的爸爸。」
  「你少提了一個『才色兼俱』,羅藍。」
  「您說的是。」我苦笑著附和蘭道夫王寵溺女兒的發言。
  但我也同意,她確實是才色兼俱。
  斐凜德王國今後將會備受世界各國矚目,在政治方面對於他國的發言應該也會更有分量。
  這應該就是他委託我暗殺魔王並保護亞梅里亞等人的理由……不過,也可能純粹只是因為擔心寶貝女兒的安危而已。
  「但是呢,羅藍,要是讓傳說中的暗殺者空手而回,我斐凜德王室的面子可掛不住。你有沒有什麼願望?想要女人的話,我可以將絕世美女許配給你。想要錢的話,金額你儘管開口。想要房子的話,我馬上派人準備。」
  「願望……」
  我幾乎沒有年幼時的記憶。
  只記得師父代替我的父母養大了我。我向他學習技藝,並且不斷磨練,最後成了暗殺者。
  我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名字。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許什麼樣的願望。
  「要是講殺人的方法,我能夠馬上想出來。但關於自己的願望,我卻完全想不到。」
  至今為止,我殺害了許多人類與魔物,多得數不清。
  「啊。」
  蘭道夫王叫了一聲,打斷了我的話。
  「我雖說過可以給你絕世美女,但亞梅里亞可不行。亞梅里亞才十六歲,還不到可以嫁人的年紀!」
  身為公主,都十六歲了,即使跟某國的王子訂婚也不奇怪吧。我看這國王根本不打算讓女兒嫁出去。再說,就算不讓她嫁,前來求婚的男人想必多如繁星。
  「唔唔唔……」蘭道夫王雙手交叉抱胸,不斷地低吟著。
  「但、但是呢……羅藍,假如你真的想娶亞梅里亞的話……好、好吧,我蘭道夫即使再怎麼心疼,也會流著血淚送女兒出嫁──」
  「不,我不要亞梅里亞。」
  「不要嗎!?吁~幸好。」
  蘭道夫王看起來像是放下了心頭上的一塊大石。
  真是個討人喜歡的國王。
  「不過,聽你說不要我女兒,感覺也令人有點難以釋懷……」
  我說不要亞梅里亞,對他來說似乎有些難以接受。
  提起亞梅里亞的名字,讓我想起了一件事。
  忘記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以前,曾聽亞梅里亞說過,她想過過看「普通的生活」。
  「普通」究竟是什麼呢?當時,我們所有人一起思考過,但是,誰也想不到答案。
  畢竟,我們這些人之中,沒有人有過「普通的生活」。
  對我來說,生活就是每天跟著師父在深山裡閉關修練,以及從事暗殺者的工作謀生。
  我想,這應該不是普通的生活吧。
  
  「……普通的生活。」
  
  「嗯?普通的生活怎樣?」
  「我想過過看──所謂『普通的生活』。不是身為暗殺者,我想要以一個普通人類的身分,過著平凡無奇的生活。」
  即使不用殺害人或魔物也能賺取金錢。
  不用欺騙任何人也能得到安穩。
  不用擔心被任何人所背叛。
  「真的只要這種願望就夠了嗎?如果你想要每天跟成群的美女親熱,我真的可以答應你喔。不要嗎?」
  「請別拿我與您相提並論,蘭道夫王。」
  「說這什麼話?生兒育女也是我很重要的職責。」
  蘭道夫王故意裝出一副憤慨的態度,俏皮地說道。
  「算了,無妨。其實我也知道,所謂的『普通』其實非常難得。我會派人為你準備『普通的生活』所需要的東西。」
  畢竟在這次的委託中,我的報酬是「實現任何願望」。
  首先,目前需要生活費,於是我收了一百萬鋰恩的資金。
  「這些夠嗎?」蘭道夫王不安地說。
  「夠了。對我來說很有幫助,謝謝。」
  「什麼話,我才該感謝你。」
  我跟蘭道夫王緊緊地握著彼此的手。
  喀喀。喀喀喀。
  外頭傳來某種東西刮著門板的聲響。然後,一隻黑貓穿過稍微開著的門縫,鑽進房裡。
  「貓……?是不小心闖進城裡來的野貓嗎?不……牠戴著項圈。」
  「喵~」黑貓叫了一聲。
  黑貓走到我的腳邊。我摸了摸牠的頭,並搔了搔牠的喉嚨。
  「羅藍,以後萬一又有什麼事的話,是否……」
  我搖了搖頭,打斷國王的話。
  「別說了。讓這個國家不再有任何需要委託我的『萬一』,不就是您的職責?」
  蘭道夫王聽了,苦笑著回答:
  「你說的是。那麼,就祈禱我們以後不會再見吧。尤其是不要以敵對的立場相見。」
  「不用擔心。因為我要過『普通的生活』,以後不會再跟國王見面了。」
  說完,我便離開了國王的房間。
  黑貓也跟在我後方。
  黑貓「喵、喵」地鳴叫了兩聲,抬起後腳搔抓項圈。
  「知道了、知道了。」
  那個項圈是一種魔具。
  那是非常珍貴的道具,幸好我有將它帶在身上。
  
  我觸碰項圈,輸入自己的魔力。於是黑貓全身散發微弱的光芒,逐漸變身為人形。
  
  「假扮成貓太拘束了,真難受。」
  
  她舉起手,將肩上的紅髮往後撥。
  她的名字,叫做「萊麗拉‧迪亞奇特普」。
  由於本名太長,她要我稱她為萊拉。
  
  「沒關係,妳很快就會習慣了。」
  「本宮在門外偷聽,想知道打倒了本宮……打倒了魔王的男人會許下什麼樣的願望,沒想到汝要的竟然是『普通的生活』……真是個奇怪的男人。」
  說完,萊拉輕聲笑了起來。
  「被奇怪的男人花不到十分鐘就打敗的無能魔王,有什麼意見呢?」
  這個項圈不只能夠改變對方的姿態,還有抑制力量的效果。效果與對方所擁有的力量成反比。魔力愈高,就能削減更多的魔力。
  這是我特地準備用來專門對付魔王的道具,對萊拉來說可說是最糟糕的裝備。
  要是拿去變賣,應該能賣個足以建築城堡的金額。
  那個時候,魔王死了。
  離開魔王城之前留在謁見廳的屍體,是萊拉變出來的冒牌貨。
  『那可是傾盡本宮的魔法技術所製成的傑作。即使是殘存的魔王軍幹部也看不出來那是假的。』
  萊拉滿懷自信地說。
  至於人類這一方,近距離看過魔王的人只有我。
  魔王還被套上了永遠無法取下的項圈。
  因此,那個時候,名為魔王的存在已經死了。
  「想不到汝這男人意外地善良呢。」
  「留妳一命只是因為我找不到那項圈的其他用途。就算變賣,也可能被拿去做壞事。更何況我不需要那些錢。」
  當時,我要萊拉以貓的身分活下去,並放她離開。但是,她卻自己跟了過來。
  「對本宮來說,魔王的身分也是一種枷鎖,而汝卸除了它,其實本宮挺感謝汝的。」
  萊拉有如歌唱般地說道,同時伸出雙臂摟抱我。
  不知為什麼,她似乎很中意我。
  「真是的,明明是暗殺者,怎麼會如此心軟?呼呼呼。」
  「妳說的是。所以,今天起,我不幹暗殺這一行了。」
  「那麼,今後汝打算去哪?」
  萊拉的表情充滿期待,摟著我的手臂問道。
  她這樣讓我很難走,我試著甩開她。但是,她卻抱得更緊,完全不打算放開。
  看來她雖然失去了魔法的力量,仍然擁有跟一般女人差不多的肌力。
  「那還用問?我要去既不是都會也不是鄉下的『普通城鎮』。」
  「又是『普通』……這樣子本宮一點都不覺得心動。」
  「我行動可不是為了要讓妳心動。」
  萊拉不滿地嘟著嘴。我帶著她,混入了王都的人群之中。

    3 面試
  

  「所謂『普通的生活』指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生活?」
  兩週前,我來到了這座城鎮──拉赫蒂。這裡既不是熱鬧的都市,也不是閒適的鄉村,而是『普通的城鎮』。
  我跟萊拉沒有住家,這段期間一直住在便宜的旅店。
  現在這個時間,既不算早上也不算中午,是不上不下的上午時段。
  「汝問錯人了,本宮怎麼可能知道人類的『普通』是什麼?」
  在床上,一絲不掛的萊拉抱著我說。
  「像這樣每天重複地吃飯、性交,雖然說沒什麼不好……但即使是身為魔王的本宮,也知道『普通的生活』並不是這樣的。」
  「不過,我覺得這確實是『普通的行為』。」
  吃飯、睡覺、跟女人上床。
  『普通』的男人應該都是這樣的,這不難想像。
  第一次跟萊拉做這種事的時候,我曾問過她是否對此感到不滿。
  「本宮已經下定決心,要獻上一切給比本宮強大的男人。再說,汝是個好男人。」
  萊拉如此回答道。她的動機聽起來很假。
  魔族的價值觀真是令人無法理解。
  萊拉將頭貼在我的胸膛,像是要聽我的心跳聲。
  「人跟魔族都是這樣增加的……也難怪會想不斷地重複做這種事,本宮可以理解……」
  萊拉翻了個身背對我。我看得到她纖瘦的肩膀與白皙的背。
  雖說她是擁有壓倒性強大力量的魔王,但這樣看起來真的跟普通的十五、六歲少女沒什麼兩樣。
  「妳能理解?理解什麼?」
  「性交……真的……挺舒服的……」
  萊拉說。聲音小得有如蚊鳴。
  不久前還是處女的她,現在似乎完全喜歡上了做愛。
  「妳連耳朵都紅了……不要緊嗎?」
  「~!」
  萊拉鑽進被窩,躲避我的目光。
  這時候,叩叩叩地傳來了敲著房門的聲響。
  我馬上摸一下萊拉的項圈,把她變成黑貓。
  「阿爾剛先生,不好意思,請問阿爾剛先生在嗎?」
  阿爾剛是誰?一時之間還搞不清楚,不過我很快地就想起來,那是我為自己取的假姓氏。
  由於我以前經常改名字,因此一時之間對於這隨口取的假姓氏反應不過來。
  「我來向您收今晚的住宿費。」
  「喔喔,是。馬上來──」
  我快速地穿上衣服,打開房門。
  門外站著的,是旅店老闆的女兒。
  我一次付給她接下來一星期份的住宿費。
  「謝謝惠顧。另、另外……該說是有其他房客抗議吧,就是……每、每晚聽得到您辦事的聲音……而、而且,不只是晚上,有時候就連上午跟早上也都……」
  回想起來,我跟萊拉確實是不分早晚地一直沉溺於性行為中。
  這時候,「喵」地一聲,黑貓從我腳邊鑽過,走出房間。
  「咦?是……小貓?」
  「說不定是那孩子的叫聲。」
  那確實是她的叫聲沒錯。
  「啊,討厭,我真是的,竟然有這種奇怪的誤會──對、對不起。」
  老闆的女兒鞠躬道歉。
  「沒關係。」我裝出柔和的笑容,搖頭說道。
  「阿爾剛先生,請問您平常都做什麼呢?」
  做什麼……?
  「吃飯、睡覺,還有性交。」
  「咦?」
  我說錯話了嗎……?
  我應該是確實回答了她的疑問才對。
  「呃,不,我不是在問這個。我問的是您的工作。請問您是做什麼的?還是說,您是旅人呢?」
  「對喔……工作……」
  『普通』的男人會做的還有另一件事,那就是工作。除了暗殺之外,我還能做的工作是什麼?
  工作,可說是獲取金錢的手段。
  再繼續這樣花錢,總有一天終究會坐吃山空。
  雖說只要向蘭道夫王開口,他應該會給我錢。但是,那樣並不『普通』。
  「老實說,我還在找工作……」
  「原來是這樣。那麼,您要不要去當冒險者呢?聽說資格考試的難度並不高,順利的話,還可以一夕致富呢。」
  「冒險者可能不太適合我……畢竟我並不是很強壯。」
  我曾看過有冒險者來當我暗殺對象的護衛,我明白那並不是『普通的生活』。
  甚至可說是跟『普通的生活』完全相反。
  老闆女兒打量我的身體,點著頭,看來是相信了我的說詞。
  「也是,阿爾剛先生看起來纖瘦有型,可能不太適合幹粗活呢……」
  對暗殺者來說,重要的是身手、柔軟度以及爆發力。
  所以我減去了身上多餘的肌肉。
  「啊!既然這樣,要不要去冒險者公會當職員呢?上次我經過公會前面的時候,看到門前張貼著徵人啟事。而且,這份工作看起來應該沒什麼粗活。」
  
  「就是它……!」
  
  這份工作還能活用以前跟亞梅里亞等人一起旅行的經驗。
  我也擁有關於戰鬥的知識,要為外行人提供建議,一點都不難。
  事不宜遲。
  我向老闆的女兒道謝,然後馬上準備出門,前往冒險者公會。
  剛來到這座城鎮的時候,我已經先掌握了各種設施的位置,所以不會迷路。
  「歡迎光臨冒險者公會。請問今天是要承接任務嗎?還是要註冊成為冒險者呢?」
  「不。我今天來,是因為看到門口有張貼徵人啟事。」
  「啊,原來是應徵。支部長~有人來應徵了~」
  櫃台小姐轉身向後,呼喚被稱為支部長的人。
  一個長髮女人從後方的房間探出頭,跟我四目相交。
  「面試在這邊的房間進行,請過來。」
  「只是普通的面試,請好好加油喔。」櫃台小姐笑著為我加油。
  『普通的面試』是嗎……原來如此。
  『普通』正是我現在的目標,確實適合我。
  這樣一來,我必須鼓起勁,好好應試才行。
  我按照指示,走向房間,在房門前敲門。
  「請進。」
  我照指示走進房內。對方先是要我在沙發上坐下。我照做了。
  剛才被稱為支部長的女人先向我介紹她自己。她名叫愛麗絲‧涅甘。
  她那對犀利有神的雙眼特別令人印象深刻。
  年紀看起來不到三十歲,身高大約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是個身材苗條的美女。
  我也開始自我介紹。
  「我是羅藍‧阿爾剛。今年二十五歲。請多多指教。」
  年齡是隨口胡謅的。
  據勇者團隊的夥伴們所說,我看起來既像是十幾歲,又像是三十幾歲。
  而且,其實我不知道自己的真實年齡,因此每次需要提到年齡時,我總是依現場需求設定自己的年齡。
  不過,我想自己差不多是二十五歲左右,所以沒有特別理由的時候我都如此自稱。
  接著,愛麗絲支部長又問了我幾個問題,我只管回答。
  有當過冒險者的經驗嗎?──答案當然是沒有。
  技能是什麼?──我不能把事實告訴才剛見面的人,因此隨口搪塞過去。
  是否有在任何冒險者公會工作過的經驗?──答案也是沒有。
  「這樣啊……」愛麗絲支部長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請聽我說。雖然我們正在徵人,但並不是誰都能錄取。像你這樣的人太多了,讓我們相當困擾。很多人都小看了公會的工作。」
  「我並沒有那個意思。」
  即使告訴她我打倒了魔王,她應該也不會相信吧。
  而且我的目的是不受任何人囑目地過著『普通的生活』,僅此而已。
  所以,我實在不想在這種場合說出過去的實績。
  不過,這下可麻煩了。
  就算告訴她我擁有從事冒險的經驗,以及關於魔物的知識,她恐怕也不會相信,就跟打倒魔王的事蹟一樣。
  「算了,無所謂。就本公會的立場而言,你是什麼來歷、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擁有一技之長。要是你展現的能力還可以,我們也不是不能錄取你。」
  既然這樣,那完全沒有問題。
  愛麗絲支部長的意思是說,一技之長比剛才那些問題的答案還要重要。
  「為了保險起見,請容我確認一下。請問一技之長是指什麼?」
  「例如說,由於當過冒險者所以擅長使劍,或是對魔法瞭解甚多、對道具很有研究,要不然就是擁有很多關於動植物或魔物的知識──」
  我用拇指彈射出一顆小石子,擊中了玻璃窗,「鏗」一聲地發出尖銳的撞擊聲。
  愛麗絲支部長將視線從我身上移開,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我發動技能。看來,有必要露一手所謂的一技之長給她看。
  「……?──總之,來承接任務的都是冒險者,公會的櫃台人員必須負責應對他們。有時候甚至要處理有人動手的情況。你看起來相貌和善,你認為你有辦法應付這類狀況嗎?」
  「雖然我不清楚所謂的冒險者都是些什麼樣的人,不過……我認為我有一技之長,這一點是沒問題的。」
  「哼。」她嗤之以鼻。
  「你可真有自信。我看八成是身體很柔軟、或是換衣服很快之類的,總之就是一些無論是誰,只要努力都辦得到的事吧?」
  「您知道這是什麼嗎?」
  我拿起一塊布給她看。
  那是一塊黑色的布,整體看起來呈三角形。還留有一點溫度,跟人的體溫差不多。
  「?那是……女性內褲?啊!──難、難道是我的!?你、你該不會,去我家偷了我的內褲──」
  她愈說愈激動,我伸出手制止她。
  「我確實是偷了妳的內褲,但我並不知道妳住哪……還不明白我的意思嗎?」
  愛麗絲支部長將臉朝下,似乎在確認某些事。
  然後,原本泛紅的臉龐又漲得更紅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時候……!?我竟然被、脫了內褲……!?我知道了,是魔法吧!?要不然就是某種特殊技能,對不對!?」
  「剛才妳聽到聲響後,有一瞬間將目光從我身上移開,對吧?就是那個時候動手的。」
  我們兩人之間的距離非常近,不到三公尺。
  她將臉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時,雙眼完全沒看我。
  這種情況下,只要有一瞬間的時間,要辦到這件事是綽綽有餘。
  只要善用技能『不起眼』,讓她完全無法認知到我的存在,無論是要脫內褲還是幹嘛,我都辦得到。不過,接觸的方式當然也是有技巧的。
  這是我第一次運用技能從別人身上脫下內褲。
  要運用『不起眼』使對象完全無法認知我的存在,需要完全隱藏氣息、消除腳步聲、將移動速度在一瞬之間提升至最高……這些暗殺技術全都不可或缺。
  以最高速移動,卻不發出任何腳步聲與氣息,這才是一流的表現。
  而像剛才那樣引開對象的視線也是一種技巧。
  話說回來,我自知是個專業的暗殺者,對這些專業技術也相當自負。但我沒想到,竟然會逼我用上這些技術……
  真是太棘手了。
  這就是『普通』的面試嗎──
  「不會吧,怎麼會……竟然只在短短的一瞬之間就辦到這種事?這不可能啊……我可是完全沒發現自己被脫了內褲。」
  那是當然的。
  被我暗殺的敵人都沒察覺自己已經死了。
  「愛麗絲小姐剛才很看不起我的一技之長。」
  不知道是因為羞恥、還是出於憤怒,或者是又羞又怒,愛麗絲支部長滿臉通紅,全身發抖。
  技能發動──就好好地將幫她恢復原狀吧。
  「……咦?討厭,這次竟然幫我穿上了內褲……!?」
  誰叫妳不看我,只顧盯著桌面發抖,才會讓我有機可乘。
  羞恥跟憤怒占據了她大半的意識。
  對她來說,內褲的事已是其次。
  在這樣的狀態下,要為她穿上內褲並且不讓她察覺,也是易如反掌。
  「……也、也就是說,我的重點部位被你看光了────而且還是兩次……!?」
  愛麗絲支部長緊咬著唇,滿臉漲紅,甚至冒出熱氣。
  「……好、好吧,我認了,我肯定你的能力……」
  「咦?不好意思,妳剛才太小聲了,我沒聽清楚。」
  「我說,我肯定你!要錄取你,也不是不行!」
  「……『也不是不行』是什麼意思?」
  「~我想錄取你!拜託加入我們吧!你一定得在我們公會上班才行!我可不許你去別的地方上班!」
  「非常感謝。那麼,我明天就以公會職員的身分來這裡上班。」
  原來這就是『普通的面試』……
  看來,即使是我,只要肯做也是辦得到的呢。
  對於『普通』,我現在更有信心了。我懷抱著如此自信,走出了房間。

 


《擁有超弱技能「不起眼」的公會職員,其實是傳說中的暗殺者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