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億年1-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帶來《連續按下一億年按鈕的我,回神時已變成最強1~落第劍士的學院無雙~》試閱文!!

本作於「成為小說家吧」網站奪得2019年綜合年排名第一的佳績!h48

主角亞連缺乏劍術天分,總是被嘲笑是「落第劍士」

機緣巧合下,他得到「一億年按鈕」並在異世界瘋狂修練

最後靠努力成就了極致劍技!

不僅贏得劍術大賽、進入名門學校

還擄獲了獎金獵人蘿絲和鄰國公主莉亞的芳心~

快來看看萬年吊車尾如何展開逆襲之路、登上世界巔峰吧!

 


 

    一:一億年按鈕與時之世界
  

  亞連‧羅得爾,十五歲。
  我──沒有劍術天分。是個沒有才能、連自己也覺得難為情的無能劍士。儘管如此,我還是每天專心一致地練劍。比其他人花更多時間,比其他人更努力,忘我地進行揮劍練習。
  因為「有志者事必成」──母親曾經這麼對我說過。
  聽說父親在我還是小嬰兒時,就染上瘟疫去世了,因此母親獨自一人將我扶養長大。大家都說父親是個誠實又正直的人……但我不記得他的長相,也不記得和他相處過的點點滴滴。所以說實話,我對父親沒有任何感情,只知道我全黑的頭髮像母親,黑白分明的眼睛則遺傳自父親。
  雖然我不太記得小時候的事,但自我有記憶以來,母親為了我辛勤工作的模樣,早已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我現在之所以能夠就讀格蘭劍術學院,便是因為她花了好幾年時間,才從微薄的收入中一點一點積累儲蓄,湊成我的學雜費。
  所以,就算在學院裡被嘲笑為「落第劍士」、就算被班上同學集體霸凌、就算被老師當成棘手學生──不論每天遇到多難受的事,我都不會因此自暴自棄、偷懶不練習。
  我要比別人努力幾十、幾百倍,成為傑出的劍士,讓一直為我辛勞付出的母親過上好日子。我抱持著這樣的信念,在學院中一直努力不懈地學習。然而,這些努力──即將在明天化為泡影。
  事情的開端,就發生在今天的傍晚。
  我一如往常地獨自在學院的中庭練劍時,同班的德多列帶著兩名女同學走來。
  德多列‧巴頓。
  他是巴頓男爵家的長男。顯眼的藍髮綁在腦後,身高和我差不多,都是一百六十五公分左右。德多列的五官端正,身邊總是有一票女學生簇擁著。最重要的是,他擁有非凡的劍術天分──也就是所謂的「天才劍士」。
  我非常討厭這傢伙,因為他總是叫我「落第劍士」,故意奚落我。不過,平常我都把他的話當作耳邊風,隨他挖苦。
  可是今天,他說了我不能無視的話。
  「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喂喂,我說的是事實啊,有什麼好激動的呢……亞連?孩子是垃圾的話,父母當然也是垃圾──我沒說錯吧?」
  「德多列,你這傢伙……!」
  我不禁怒火中燒,一把抓住他的領子。
  「嘖!不過是個落第劍士,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
  德多列大聲咂舌,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腳踹向我的肚子。
  「啊、咕……!?」
  比成年人還強而有力的側踢──其威力之大,將我整個人遠遠踢飛。
  我狼狽地一屁股摔倒在地,圍繞在德多列身旁的女同學們見狀,紛紛嗤笑我的醜態。
  儘管覺得難堪,我還是立刻起身,狠狠瞪著德多列。
  「正如你所說,我的確是沒有天分的垃圾……但不准你侮辱我的母親!」
  我指著德多列大聲說道,他則誇張地聳肩嘆氣。
  「唉……俗話不是說『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嗎?既然如此,像你這種垃圾的父母,當然也是垃圾了。」
  他打從心底同情我似地嘲笑道。
  「你、你這個混帳……!」
  德多列三番兩次的挑釁,已經超過我忍耐的底線。我衝動地舉起手中的劍,以劍尖指著德多列,但那傢伙完全不當一回事,一臉漠然地說道:
  「哎呀,你這樣做好嗎?你如果真的出手,可是會違反校規哦?」
  「唔……!」
  他說得沒錯。學院禁止學生之間以劍「私鬥」,假如違反這條規定,便會被處以停學或退學的嚴厲處分。
  更遑論全校成績最差的我若是主動挑起戰鬥……肯定會慘遭退學。
  「我當然不會和你私鬥,相對地……德多列‧巴頓!我要求和你『決鬥』!」
  「嘿……落第劍士想和身為全校第一名天才劍士的我決鬥……?」
  「沒錯!如果我贏了,你就要收回剛才那些話!」
  「噗!可笑……真是太可笑了,亞連!好啊,如果你贏了,我就收回那些話!就算要向你低頭謝罪也沒問題!不過,如果你輸了──」
  德多列說到這裡,停頓片刻,接著揚起嘴角,露出一抹邪笑。
  「……如果我輸了?」
  「這個嘛……如果你輸了,你就立刻離開這所學院,直接退學。」
  「什麼!?」
  豈有此理。德多列開出的條件苛刻得不近人情。
  「這不是很正常嗎?決鬥時,雙方必須提出對等的條件才行──你至少該知道這種常識吧?」
  「我、我當然知道!可是,不管再怎麼說,這樣的條件未免太不對等了吧!?」
  收回前言和退學,無論怎麼看,兩邊的條件都說不上對等。
  「喂、喂……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啊?落第劍士大人。你退學的事,有什麼價值可言嗎?應該說──你本身根本沒有任何價值,不是嗎?」
  「……唔!」
  雖然不甘心,但我無法立刻反駁德多列的話。那傢伙說得完全沒錯,在格蘭劍術學院裡,我是永遠的最後一名,隨時有可能因成績太差而被退學。這樣的我,就算主動退學……確實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好吧。我同意以這樣的條件和你決鬥……!」
  「哈!我接受你的挑戰!時間是明天早上九點──地點在體育館,如何?」
  「沒問題。」
  「呵呵,決鬥的手續就由我來幫你辦吧。你只要以你最擅長的『努力』,拚盡全力地打出一場像樣的決鬥就好……不過嘛,顯然是白費工夫就是了。啊哈哈哈哈哈!」
  就這樣,我將在明天與天才劍士德多列決鬥。
  如今回想起來,我真是幹了件傻事。
  (可是,他要是又說出同樣的話……我還是會和那時一樣,向他提出決鬥吧……)
  聽到母親被侮辱卻默不作聲,我可沒有懦弱到那種程度。
  (話雖如此,德多列太強了……)
  那傢伙是名符其實的「天才劍士」,就算不認真練習,也能像海綿吸水似地,把所有技術全部內化成自己的實力。
  聽說連首都的名門劍術學院「五學院」都向他遞出橄欖枝,希望他以推薦入學方式進去……
  (我當然知道那傢伙比我強……就算如此,明天的決鬥我絕對不能輸給他……!)
  明天的決鬥,關係到我能不能繼續留在學院。最重要的是,必須讓德多列收回侮辱母親的那些話才行。
  和德多列那群人分開後,我先暫時回到宿舍,之後便單手提劍前往森林。
  一抵達平時修練的場所,我便開始專心地進行揮劍練習。
  「一、二、一……!」
  我一心一意地、忘我地──默默揮劍。我只練習揮劍並非在自暴自棄,而是因為我只會這麼做。
  剛入學時,我找遍全校老師,低頭請求他們讓我加入流派,但是──
  「──很遺憾,你沒有任何劍術天分,我不能收你為徒。」
  「喂!憑你這種蹩腳的劍法,竟然好意思說出『請收我為徒』這種話啊?」
  「有句話叫『不自量力』,你沒聽過嗎……?」
  每個老師都斷然拒絕我的請求。求助無門之下,不論是招式、用刀角度或技巧等等──我都一竅不通。學院教的,只有最基本的揮劍方式,以及鍛鍊身體的方法而已。
  因此對我來說,「修練」時能做的,就只有不斷地揮劍這個選項。
  我持續揮劍,直到月光照亮周圍,我才總算停下動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苦澀的乾笑聲不禁從我的喉嚨洩出。
  「真蠢啊我……就算不停練習,我也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難道不是嗎……!」
  就算我一心一意地揮劍,也不會有任何意義。明天早上,我一定會輸給那個天才劍士,而且是前所未見的慘敗。
  我和德多列的實力差距,不是一天的努力就能填補起來的。
  (真是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太不甘心了!)
  再怎麼不甘心、再怎麼進行無數次的腦中模擬,我都想像不出能贏過那天才的樣子。
  「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贏過他……!」
  太過不甘心,令我的淚水不爭氣地掉了下來。
  (……我想贏,想贏德多列,讓他收回侮辱母親的那些話……!)
  可是,我缺乏獲勝的各項條件。缺乏力量、缺乏天分──如今更欠缺的,則是時間……
  「……可惡!」
  被無力感擊潰的我,重重地將拳頭打在地上。就在這時──
  「──呵呵呵!年輕的劍士啊,你看起來很煩惱呢。」
  一道沙啞的聲音從上方響起。
  「是、是誰!?」
  我緊張地抬頭,只見眼前站著一名白髮、白眉、白鬚且個子矮小的老人。他嚴重駝背,單手拿著拐杖。最令人感到詭異的是,他現在十分接近我,但直到他出聲前,我都沒察覺他的氣息。
  「你問老身嗎?老身啊……應該是『時之仙人』之類的存在吧。」
  謎樣老人這麼說著,輕撫長到快及地的鬍鬚。
  「年輕的劍士啊,有煩惱的話,要不要向老身訴訴苦呢?」
  「……就算和你說,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吧?」
  「可是不說的話,你就只能把煩惱悶在心裡不是嗎?光是把煩惱說出來,就能輕鬆很多哦。不必客氣,反正訴苦的對象只是個已經一隻腳踏進棺材的老人嘛。」
  不知為何,老人「呵、呵、呵!」地笑著,看起來非常愉快。
  「……這麼說也是。」
  我半是自暴自棄地把眼下的絕望情況娓娓道來。
  自己沒有半點劍術天分的事、在劍術學院被霸凌的事、遠在故鄉的母親的事,以及關於明天決鬥的事。我一股腦兒地說出至今為止一直悶在心裡的心事後,心情確實輕鬆了幾分。
  「原來如此……所以你才會消沉成那樣啊……」
  時之仙人以認真的表情聽我訴說,沒有任何嘲笑之色。
  或許是年長的緣故,他很擅長聆聽。
  「唔,如果是這件事……老身說不定能幫上忙哦?」
  「……要怎麼做?」
  有什麼能夠徹底翻轉這種絕望局面的方法嗎?假如真的有那種魔法般的解決之策,確實希望老人能告訴我。
  時之仙人笑了起來,皺紋密布的臉又多添了幾道皺痕。
  「呵呵,那就是──使用這個。」
  他這麼說後,從懷中取出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按鈕。
  「這是……什麼東西?」
  「『一億年按鈕』──世界上極為罕見的魔法道具。」
  「一億年按鈕……?魔法道具……?」
  「沒錯。只要按下這顆按鈕,就能在剎那間累積一億年的修行!沒有比這更好用的道具了,不是嗎!」
  「……這種東西,太可疑了吧?」
  我坦率地說出感想。
  「哎呀,姑且聽一下老身的說明嘛。就當是答應行將就木的老頭子最後的要求,怎麼樣……?」
  時之仙人搓著雙手,請求似地說道。畢竟他剛才聽我說了那麼久的話……稍微花點時間聽他說明,也沒什麼關係吧。
  「好吧,那麻煩你長話短說。」
  「哦!你願意聽嗎?太感謝你了!」
  時之仙人清了清喉嚨,開始說明一億年按鈕的功用。
  「按下一億年按鈕的人,會被移送到『異界』。如名所示,會在異界度過『一億年』的時間。而在那個世界,你可以隨心所欲地做任何事,不論是發呆、冥想或修練都行。總而言之,你有整整一~~億年的空白時間可以自由運用。」
  「可以修練整整一億年……?」
  對現在的我來說,這的確是夢寐以求的事。
  「沒錯!異界中有房子也有床鋪──甚至有大浴池!而且不用擔心沒東西吃,因為那裡也有能無限變出食材的魔法倉庫!不只如此,因為那裡是異界,所以無須擔心壽命問題哦!」
  「……!」
  寢食無憂,還有多到用不完的時間,再加上不會變老。
  這簡直是理想到不行的修練環境。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呵呵呵!怎麼樣?很棒吧?」
  時之仙人說完,將一億年按鈕遞給我。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那顆紅色按鈕。
  (假如、假如我真的能修練一億年的話……)
  說不定有機會能戰勝那個天才劍士德多列……!
  要是只修練個四、五年,以我現在的程度,肯定仍然無法進步到贏過那傢伙。
  (但是,如果有一億年的話……就算是我這種沒有任何天分的劍士,說不定也能追上那個天才──不,是一定可以追過他!)
  想到這裡,我突然冷靜下來。
  因為我忽然意識到,自己正在思考格外愚蠢的事。
  (世界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我幹嘛這麼認真地幻想啊……)
  又不是童話世界,現實中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夢幻道具。
  「……你想說的就這些?」
  「咦……?難道你看不上這顆按鈕嗎?」
  「我覺得很厲害啦……前提是你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老身出生至今,從沒說過謊哦!」
  「是嗎?那也很厲害呢。」
  我不再說話,繼續做起揮劍練習。
  儘管心知肚明自己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贏過德多列,但我還是想盡可能地全力以赴。
  「唔……!一次!只要一次就好,可以按一下這顆按鈕嗎?就當是答應行將就木的老頭子最後的要求……?」
  時之仙人搓著雙手,殷切地懇求道。
  我有點意外,沒想到他會這麼拚命地拜託我。
  「唉……好啦、好啦。」
  只要按一下,他就滿足了吧?於是我沒多想地朝按鈕伸出手──就在這時,時之仙人突然一臉嚴肅地開口:
  「──年輕的劍士啊,老身要給你一個忠告。」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你絕對……絕對不能自殺哦?雖說那裡是異界,但你的身體只有一個。死掉的話,就什麼都沒了。」
  不知為何,時之仙人以極為認真的表情叮囑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我隨口敷衍後,按下了時之仙人手上的按鈕──

    ■

  回過神時,我已經站在未曾看過的地方了。
  「……這是哪?」
  我在原地轉了一圈,觀察四周。放眼望去,周圍是一片遼闊的褐色土地,附近則有一棟白色的大房子。
  除此之外──一串巨大的數字醒目地浮現於半空中。
  000000000年1月1日00時01分31秒。
  秒數每一秒都在改變,這應該是計時器吧。
  確認周圍沒有危險之後,我開始思考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讓我想想……時之仙人對我說了一些奇怪的話……對了,然後我按下了一億年按鈕。」
  也就是說……這個奇妙的世界,就是他所說的「異界」嗎?
  「哈、哈哈……真、真的假的……?」
  我不禁發出乾笑,腦袋一片空白。如果冷靜地以一般常識來思考的話──這根本不可能發生。一億年按鈕什麼的,絕對是鬼扯。那是只有童話世界裡才會出現的東西,不可能存在於現實之中。
  然而──在見到這個不可能存在的世界後,我不得不承認一億年按鈕真的存在。
  「這種地方,一定有問題……吧?」
  我抬頭,仰望一望無際的藍天。
  「……沒有。」
  天空中,沒有理應存在的發光源──「太陽」。儘管如此,這個世界還是充滿溫暖又明亮到眩目的光芒。只是不管哪裡,都看不到與光相對的「影子」。也就是說,世界的法則處於混亂狀態。見到這幅光景,我只得承認,這裡是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異界」。
  「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我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隨即用力捏了一下臉頰……痛感傳來。
  我的意識、五感、肉體──確實存在於這裡。
  「毫無疑問,一億年按鈕是真實存在的……!」
  得出這個結論後,我終於漸漸想起時之仙人說過的話。
  「『按下一億年按鈕的人,會被移送到異界。如名所示,會在異界度過一億年的時間』……他是這樣說的吧?」
  我抬頭看向浮現在半空中的巨大計時器。
  假如時之仙人說的話是真的──直到那個計時器走完一億年的時間為止,我都能一直待在這個異界修練。
  「──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我開心到忍不住放聲大叫。
  (這樣就能贏了……一定能贏的……!)
  只要有這麼多的練習時間,我一定能贏過那個天才劍士──德多列!
  「沒想到時之仙人的話居然是真的……!」
  離開這裡後,我一定要向時之仙人道謝才行。
  「……啊,現在可沒時間打混!」
  我立刻拔劍出鞘,開始揮劍。時間這種東西,似長實短。就算是一億年,也肯定會在轉眼間流逝。
  (好不容易得到這種大好機會,我一秒都不能浪費!)
  我聚精會神地不斷揮劍,等到肚子開始咕嚕咕嚕叫時,才再次確認時間。
  「咦?竟然過這麼久了啊……」
  半空中的計時器,已經超過二十小時了。
  由於這裡沒有太陽,並無日夜變化,所以很難察覺時間的流逝。
  「好,去吃飯吧。」
  我收起劍,走進眼前的白色大房子裡。
  「──噢噢!比外頭看起來更寬敞呢!」
  和母親一起住的老家不用說,這間房子甚至比我現在住的宿舍更大。而且屋內窗明几淨,不見一點灰塵,就像有人天天打掃似的。
  「呃──食物在哪裡呢……?」
  根據時之仙人的說法,這屋子裡應該有能無限變出糧食的魔法倉庫才對。
  我隨意逛了逛屋子,在廚房發現巨大的冰箱。
  「是這個嗎……?」
  我打開對開的冰箱門。
  「哇噢!?」
  魚、肉、蔬菜、鮮奶──冰箱裡塞滿各式各樣的食材。我拿起眼前的大番茄,在衣服上稍微擦了擦後,一口咬下──
  「……唔!真、真好吃……!」
  新鮮又甘甜的滋味在口中擴散,彷彿今早剛採收似的。
  接下來,我又吃了一些不需要調理的肉乾與生菜,便朝浴室前進。
  「好、好寬敞……!」
  浴池比我想像中大了十倍左右。不只如此──
  「呼──真舒服……」
  雖然不明白機制為何,但浴池裡已經自動盈滿溫水了。
  不熱不冷──溫度剛好的洗澡水,使我全身的肌肉緩緩放鬆。
  洗完澡後,我換上睡衣,直接前往臥室。
  途中我還看到似乎是書房的房間,但並沒有走進去。我不打算把時間花在修練之外的事上,否則一億年的時間轉眼之間就會被浪費殆盡。
  「軟綿綿的……」
  臥房的大床柔軟到超乎想像。不僅如此,還擁有能完美撐住體重的彈性。
  「……太棒了。」
  美味的食物、舒服的浴池、柔軟的床鋪,最重要的是──有長達一億年的修練時間。再也沒有比這更美好的環境了。
  「嘿嘿!能在這種地方修練一億年……我一定能成為了不起的劍士……!」
  我懷抱著無窮的希望與壯大的野心,緩緩閉上眼睛。

    ■

  一轉眼,我來到異界已經十年了。我每天都不斷地揮劍,而連續揮了十年的劍後,我開始明白「劍術的真理」。
  (或者該說知道如何「最佳化」吧……)
  我開始學會,垂直揮下劍時,該在哪個時間點增加力道、該在哪個時間點收束力道。我不再像以前一樣仰賴模糊的感覺揮舞劍身,而是確實地掌握劍術的真理。
  一百年後。
  我開始練成各式各樣的招式。
  「第一招──飛影!」
  像這樣,擊出飛空斬擊。
  我將自己創造出的各式絕技,一一賦予名字。這種感覺就像成為一門流派的開山祖師,讓我覺得十分愉快。
  一千年後。  
  ……我感到有點疲累。但並非肉體上的疲憊,應該是精神上的倦怠。
  每天重複一樣的事──揮劍、吃飯、睡覺,單調乏味而缺乏新的刺激。千年來,日復一日地過著如此一成不變的生活,使我的精神開始疲乏。
  某天,我為了轉換一下心情,到處散步。
  這時,我才驚訝地發現,這個異界比我所想還要狹窄。
  簡而言之,這個異界是顆小球體。從房子的大門往前直走,沒多久就能走到後門。這個小世界遠比格蘭劍術學院的中庭更狹窄、封閉。這時,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謂的「寂寞」。
  「不知道媽媽過得好不好……」
  我一面想著,仍然獨自揮舞著劍身。
  一萬年後。
  人類真是不可思議的生物,我完全適應了這樣的環境。
  (現在想想,剛過五千年的那陣子是最難熬的時候吧……)
  那時的我,無論吃下多美味的魚、肉或蔬菜──嚐起來都感覺一樣,可以說味同嚼蠟。不僅如此,過於寂寞的我甚至每天和門把打招呼,讓我真心覺得再這樣下去就糟了。
  然而,如此危機的狀況,克服起來意外地簡單。
  當我意識到「在這個異界裡當然會感到孤獨」的瞬間,我整個人便輕鬆了起來。就像沒人會認為,人不能在天空飛是件奇怪的事──畢竟人不是鳥,沒有翅膀,所以「理所當然」不會飛。換言之,只要能認識到「因為這個異界沒有其他人,所以『理所當然』地會感到孤獨」,這種寂寞的生活就會變成極為普通的日常。
  簡而言之,就是練就「無心」的境界吧。
  「──一!二!一!」
  於是我繼續在這無人而「理所當然」孤獨的世界裡,進行揮劍的練習。
  十萬年後。
  最近,我開始注意到劍術之外的事,目前最熱衷的便是──料理。這其中有著相當深奧的學問,光是下刀方法不同,就能見識到食材各式各樣的面貌。
  我站在砧板前,靜靜地集中意識。
  「第八招──八咫鳥!」
  剎那間,八道斬擊舞於空中──將砧板上的魚切了八刀。
  我把剛切好、極為新鮮的生魚片沾上醬油,直接送入口中。
  「──嗯!好吃!」
  後來,我參考了書房中的烹飪書,學習各式各樣的刀法。半月切、亂切、長條切……烹飪書中有許多我不知道的切法名稱。
  (假如我可以精進這些刀法,一定能練出不得了的技術……!)
  我滿懷期待與希望,躍躍欲試地開始嚴格的修練。
  一百萬年後。
  就結論而言,我的期待落空了。
  料理是料理,劍術是劍術──只要冷靜思考,所有人都能明白這麼簡單的道理。
  不論我切絲切得多快,切絲就是切絲,並不能在砧板以外的地方發揮作用。
  我要打倒的對象,是天才劍士德多列,而非鮮美碩大的高麗菜。
  (唔!我居然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看來我的腦袋開始變得奇怪了。
  這也難怪,畢竟我一直在這空無一人的世界裡心無旁鶩地揮劍。
  「呼──!」
  我做了一個深呼吸,讓身心平靜下來。
  (……沒問題。還有時間,不用慌。)
  不管怎麼說,我還有九千九百萬年的時間。
  (好……總之,繼續做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練習方法吧!)
  我重新調整心態,再次踏上「劍術之道」。
  一千萬年後。
  作為新的練習方法,我學會了「與自己戰鬥」的技術。
  我集中意識,接著緩緩閉上眼睛──眼底浮現出自己的身影。
  可以稱為另一個我的存在,正散發出驚人的殺氣,以劍尖對準我的咽喉。
  他的動作完全忠於模範,可說是沒有任何破綻。
  回應他的動作,我彷彿鏡像投射般,也以劍尖對準他的咽喉。
  雙方視線交錯的瞬間──事先說好似地,我們兩人同時衝了出去。
  「「喝……!」」
  劍與劍猛烈地碰撞在一起,發出尖銳的金屬聲,火花四濺。
  不用說,雙方的劍技當然是平分秋色。兩人都熟知對方的劍路,也完全明白對方的弱點。雙方的交手,永無止盡。
  我的劍術,已發展到所謂的「灼熱之時」。
  五千萬年後。
  在度過「一億年的一半」的時間後,焦躁感自心中翻湧而上。
  經過五千萬年的漫長時間,不斷做著揮劍練習的結果便是──即便沒有劍術天分,我也稍微變強了……我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這樣下去,真的能贏過那個天才劍士嗎……?)
  德多列‧巴頓──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並且身為連在首都都名聞遐邇的流派‧時雨流的弟子。不僅如此,聽說他在時雨流當中,實力也算數一數二的。
  從他纖瘦的外表來看,一般人肯定想像不出德多列‧巴頓擁有壓倒性的身體力量。不論什麼樣的劍,他都能宛如自己手腳般靈活運用;光是看一眼,他便能模仿出各種劍招。在這一帶,德多列的名字無人不曉,是不折不扣的格蘭劍術學院「最強劍士」。
  (……再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我的劍中缺少了「什麼」。
  意念、經驗、氣勢──直到現在,我仍然不明白這些名詞代表什麼意義。
  (可是我知道,自己的劍中缺少了能贏過德多列的「特別的要素」……!)
  剩下的時間「還有」五千萬年……不,「只剩」五千萬年了。
  回頭想想,時間真是過得飛快。
  我按下一億年按鈕的事,恍若昨日。
  (不管怎樣,得加緊練習才行……!)
  「──一、二、一!」
  我內心焦躁的同時,仍然專心致志地揮劍。
  我以修羅般的氣勢日日精進,不分早晚,把所有的時間灌注在修練上。
  (可惡,怎麼會這麼快……!)
  時間是很不可思議的存在,愈是集中精神,時間流逝的「速度」就愈快。
  這種現象,就是所謂的「快樂的時光總是眨眼即逝」。
  「好可惜」、「太短了」、「再多一點」──這麼想的瞬間,時間的流動速度就會變得更快。
  我繼續日夜揮劍,回過神時,「結束」的時刻已然來臨。
  浮現在半空中的計時器,來到099999999年12月31日23時59分59秒──下一秒,這個異界開始緩緩崩解。
  「結束、了……」
  白色的大房子與完成任務的計時器皆化為白色光子,漸漸消失了。
  我的存在,被拉回現實世界。
  (真想再一次,一次就好──再多個「一億年」……!)
  只要再多練一億年,我一定能掌握到得以戰勝德多列的「特別的要素」。我有預感,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那個「要素」。
  (可惡!只差一點點了……!)
  我懊惱地咬著牙根,被崩解的世界吞噬。

 


《連續按下一億年按鈕的我,回神時已變成最強1~落第劍士的學院無雙~》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