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叛者1-試閱.jpg

今天的試閱日是《魔王學園的背叛者1~人類最初的魔王候補,和少女眷屬一同向王座發起衝擊~》

一個普通的人類進入滿是魔族的學園會發生什麼事呢?

想不到,會有各種香豔的肉體『治療』!?

在劇情中,被選為魔王候補的主角雄斗,

將因為技能的關係與各位別具特色的魔族美少女進行親密接觸

提升力量打敗其他的魔王候補!

啊嘶,真是又香又辣,戰鬥爽快刺激的新刊。

好新刊,不看嗎?zan

 


序章  

  待我醒轉之際,姬神莉婕兒學姊已經跨坐在我的身上了。
  「雄斗,你醒了嗎?」
  莉婕兒學姊對我投以溫柔的微笑,輕輕側起了臉龐。她一甩長而柔亮的黑髮,輕柔地讓髮絲流瀉到胸部上頭。
  黑色的頭髮宛如河流般,避開了兩座豐滿的山丘,與白皙的肌膚恰成對比,很是美麗。
  至於高高鼓起的一對胸部,則是被細如薄紗的黑色內衣包覆。但這時內衣的背釦已經解開,胸罩正努力地掛在胸上,勉強不讓她的雙乳走光。
  我抬起脖子,試圖看向自己的下半身,結果映入的光景卻是學姊被吊襪帶和黑色絲襪包覆的大腿,以及和胸罩成對的黑色內褲。
  真是過於惹火的光景。
  我再次將頭墊回枕頭上,只見學姊的奶子再次映入了視野之中。這原本就是一對碩大豐美的奶子,而從底下眺望的話,魄力更是倍增不少。
  我想看的是學姊展露溫柔笑靨的神情,但因為奶子橫亙在我倆的臉孔中間,所以我無論如何都會分心去注意奶子。
  「呃、那個……這裡是?」
  我正要詢問自己的所在位置,但隨即察覺到這裡是眼熟的休息室。
  而背上傳來了柔軟床鋪的舒適觸感。
  雖說天下之大無奇不有,但允許在休息室裡擺設這種King size豪華大床的,大概也只有這座私立銀星學園──俗稱『魔王學園』了吧。
  「我又耗盡魔力失去意識了嗎……?抱歉,給學姊添麻煩了。」
  然而,莉婕兒學姊卻搖了搖頭。她的長髮隨之飄逸,雙乳也餘波蕩漾,感覺胸罩隨時都要滑落下來。
  「才沒這回事呢。雄斗今天也很努力了,所以……」
  莉婕兒學姊的雙眸濕潤,露出誘人的微笑。
  「我們也會努力侍奉你、好好療癒你、讓你快快恢復喲♥」
  這時,我的右手被一股充滿彈力的物體包覆。
  我轉頭看向右側,只見抱著我右手臂陪睡的,是一名金髮辣妹。
  「今天的雄斗『叮鈴叮鈴』的,又帥氣又耀眼呢!嘻嘻嘻,人家也會加把勁,『啾啾』地幫你治療喔!你就盡情享受吧♡」
  由於夾雜太多擬聲詞,讓發言內容顯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人是──夕顏瀨雅。
  她和我一樣是一年級,卻有著超乎規格的爆乳和大屁股,而肥嫩的大腿更是讓她的身材線條顯得誘人無比。
  這一副有如凶器般的肉體,此時正緊貼著我的身子。
  至於左手臂的感觸則是恰成對比。
  「蕾娜我、蕾娜我也會努力治癒主人大人的。」
  我向左側望去,只見銀色的髮絲映入眼裡。
  少女殘存著稚氣的可愛臉龐,此時正洋溢著無比的幹勁。
  她是小岩井蕾娜,目前十三歲,是國中部的二年級。
  雖然身材嬌小平坦,但她正身穿略顯成熟的性感薄紗睡衣,伸長身體緊貼著我的左半身。
  「雄斗哥、雄斗哥?您有哪裡痛嗎?有感到不舒服嗎?還、還是說肚子餓了……啊!您是不是口渴了呢!?」
  蕾娜該說是特別疼我呢,還是該說是過度保護呢……明明是我比較年長啊。
  這時,我的腹肌感受到一種纖細的布料觸感。
  只見黑色的胸罩掉落到我的肚子上頭。
  我抬頭一看,以雙手手掌遮住胸口的莉婕兒學姊,正露出豔麗的微笑。
  「雄斗……無論多少次,我們都會用身體讓你復原。然後總有一天,一定會讓你登上『魔王』的寶座。」
  我的名字是盛岡雄斗。
  直到一個月前,都還只是個平凡的高中生。
  但如今的我卻成了供惡魔上學的魔王學園的學生,還成了下一任的魔王候補。
  我做夢也想不到,等待著我的,竟然是每天都能受到三名水準超群美少女療癒的日子。
  為了回報她們無微不至的獻身,我一定要成為魔王。
  然而,我的敵人卻是同樣擁有『魔王秘儀』的下任魔王候補。
  他們都是些不能小覷的終極怪物。
  面對這些出類拔萃的魔族菁英,我卻只是個平凡到不行的普通人。
  即便如此,我也只能努力獲勝。
  因為這就是打從我獲得『魔王秘儀』的那一天──
  
  ──從那天早上開啟的,我的命運。


第一章

  『快醒來吧。』
  「嗯……」
  『醒來吧,吾主。』
  我在床鋪裡翻來覆去。
  這是什麼聲音啊?不像是我聽慣的鬧鐘鈴聲,也不是手機的預設鈴聲,更不是媽媽的聲音。
  感覺是有些機械感的女性說話聲……而且用字遣詞好怪。吾主是什麼鬼啊?
  「……是我睡昏頭,不小心把鬧鈴設成奇怪的玩意兒了嗎?」
  我揉著眼睛坐起身子。
  「……這是什麼啊?」
  只見枕邊擱著一張卡片。
  那是一張閃閃發光的美麗卡片,上頭描繪著一對相看的裸體男女,後方還畫著像是在為兩人祝福的天使。
  『我是魔王的秘儀──「戀人」的秘儀。』
  剛才的說話聲再次於腦中響起。我拾起枕邊的卡片。
  是這張卡片在說話……嗎?
  雖然這種念頭很蠢,但我實在是不得不這麼認為。說起來,為什麼我房間裡會出現這種東西?是爸爸或媽媽的所有物嗎?
  我穿著睡衣走下階梯,前往一樓的客廳。媽媽正在廚房準備早餐,而爸爸則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正在用平板電腦閱讀新聞。
  兩人雖然都是四十歲上下的年紀,但外表看起來卻是莫名年輕。我先是猶豫了一下該找誰搭話,最後走向看似很閒的爸爸,秀出了我手裡的卡片。
  「是說,爸爸,是你把這張卡片放在我枕邊的嗎?」
  「嗯?怎麼啦,居然連聲招呼都不打就──」
  爸爸盯著我手中的卡片,突然間說不出話來。即使從手裡滑落的平板電腦砸在他的腳背上頭,爸爸也不為所動。
  「那個,被平板砸到應該很痛──」
  「孩、孩子的媽!!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見爸爸突然扯開嗓子大叫,媽媽連忙湊了過來。
  「親愛的!!發生什麼事了!?」
  「雄、雄斗他……雄斗他……被選為下一任的魔王候補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
  媽媽也在看到卡片的瞬間整個人僵住了。只見她的眼裡逐漸泛出淚光……
  「欸……媽、媽媽?妳是怎──」
  「小雄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突然被一把抱住了。
  「啥!?等等!?」
  這是怎樣!?我上次被媽媽這樣緊緊抱住,已經是小學時候的事了耶!是說,你們二老到底是怎麼搞的啊!?
  我朝爸爸投以求救的視線,只見他也是雙目含淚。
  「聽、聽、聽好了,雄斗,你你你你你要冷靜一點,聽聽聽聽爸爸解釋。」
  「好、好的……爸爸你先冷靜下來吧。」
  「你拿在手上的這個是『魔王的秘儀』。」
  ──魔王的秘儀?
  「雄斗,你知道塔羅牌吧?」
  「姑且知道……是占卜時會用到的道具吧?」
  「沒錯。塔羅牌可以區分為大秘儀和小秘儀兩大類,而這張卡就是大秘儀之一……『戀人』的秘儀。但爸爸我也是頭一次見到就是了。」
  我再次檢視起這張寫著『THE LOVERS』的卡片。
  「哦……奇怪?這麼說來,把這張卡放在我枕邊的人,既不是爸爸也不是媽媽?那這是為什麼──」
  媽媽抓住了我的上臂,一邊顫抖著身子,一邊用力地前後甩動我的手。
  「因為小雄你──被選為下一任的魔王候補了!!」
  ──下一任的魔王候補?
  我開始懷疑雙親是不是腦袋有問題了。
  想不到都到這把年紀了,他們還會沉浸在中二病一般的設定之中。雖然是我的父母,但還是不可小覷啊。
  「其實啊……我和你媽媽呢,一直都是在魔族──也就是惡魔的底下工作呢……」
  我整個人為之一怔。
  「什麼意思?你們難道加入了什麼可疑的宗教嗎?」
  「不是不是,我們是和惡魔締結了契約。」
  可真是病入膏肓,這對父母沒救了,得趕快想辦法處理才行。
  「爸爸我當年找不到工作……就在走投無路之際,惡魔找上了我。對方開出的條件比起一般的公司還要好上很多……哎,總之就是這麼回事,爸爸我進了惡魔開設的公司,並為了讓惡魔在人類世界方便活動而從事著支援工作。」
  「這、這樣啊……那個,爸爸你說的惡魔,不是幫討人厭的上司取的綽號之類的?」
  「突然和你說這些,你大概也沒辦法相信吧……若要舉個例子的話,就像這樣。」
  爸爸攤平手掌,只見一撮小小的火苗從他的掌心浮現。
  「咦!?」
  這是怎麼回事?是在變魔術嗎?
  「我可要先說明一下,這不是在變魔術。」
  我將爸爸的手掌徹徹底底地檢查了一番,但確實沒找著任何的機關和手法。爸爸露出奸笑,秀出了套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這是惡魔賜給我的戒指之力。是年資滿十年時收到的獎勵喔!」
  他喜孜孜地展示著戒指……是說,原來那不是婚戒喔?
  「孩子的媽,也給他見識一下。」
  「好呀……啊!」
  媽媽這時才察覺架在廚房瓦斯爐上的平底鍋尚未關火,她隨即朝著瓦斯爐的方向伸出了手。只見瓦斯爐的旋鈕迅速一轉,關掉了爐火。
  「……真的假的?」
  總覺得媽媽看起來就像天行者路克一樣。
  「雖然只能辦到這點小事……啊,但這枚戒指有回春的功效喔!這方面可說是超棒的!」
  媽媽也秀出了左手無名指的戒指。是說,聽過這兩人解釋之後,總覺得惡魔這樣的存在還滿隨便的耶……
  「我們夫妻倆也曾想要拋下人類的身分,以惡魔的姿態活下去呢……但是,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因為人類是沒辦法變成惡魔的。人類不管再怎麼努力,頂多也只能獲得『名譽魔族』這樣的頭銜,而且還得累積大量的功績才有機會受銜呢。」
  「這枚戒指雖然具備著強效的回春功能……但除此之外,頂多就只能在做菜時幫些小忙罷了。至於你爸爸的能力程度,更只能在露營時生點小火呢。」
  沒必要說得這麼難聽吧。媽媽,妳這樣會傷爸爸的心耶。
  爸爸雖然露出了稍稍受傷的神情,但很快就振作起來,對著我繼續說道:
  「魔族的世界存在著嚴謹的階級制度,所以我們早就已經放棄了……但沒想到你居然會……」
  爸爸伸手擦了擦淚眼汪汪的雙眼。
  「總、總之,既然事已至此,那就得立刻辦理轉學手續了。」
  「咦?轉學?」
  聽我這麼一問,媽媽又再次大力搖晃著我的身子。
  「沒錯!就是這樣喲!天啊!小雄居然能去唸那所銀星學園了!媽媽我好開心呀!」
  「先、先等一下!為什麼突然就得轉學了!?」
  媽媽用指尖擦去喜極而泣的淚水,抽抽噎噎地回答:
  「因為根據規定,下一任的魔王候補都得去唸銀星學園喔。」
  「那所銀星學園是什麼玩意兒啊……」
  我朝爸爸投去提問的目光,只見爸爸淚眼汪汪地點點頭。
  「銀星學園──俗稱『魔王學園』,是貴族或上流階級的魔族才能就讀的學校喔。」
  ──魔王學園。
  聽到爸媽一直都在為惡魔做事、我成了魔王候補、以及要轉學到惡魔就讀的學校等一連串的資訊,大受衝擊的我險些暈了過去。
  不僅如此,我似乎是不得不轉學到那所魔王學園就讀了。看到雙親歡天喜地的模樣,我實在不忍心拒絕這過於突然的提議。
  而且說老實話,我的內心是有些雀躍而期待的。我並不是對平凡的日子有所不滿……
  然而,我一直以為這個世界已經沒什麼神奇的事,也沒什麼奇蹟可言,所以一旦得知有特別的世界存在,身為男人的我自然會感到心動不已。
  況且,我已經具備了踏入那個世界的資格。
  既然如此──
  「那我就去唸那所魔王學園吧。」
  
     ◇     ◇     ◇
  
  不管再怎麼急,要在事發隔天立刻辦完轉學手續終究是不可能的。
  由於要訂製新的校服,加上得處理各式各樣的手續,一個禮拜就這麼過去了。
  我在這段期間也向原本就讀的學校提出了轉校申請書,並告知了熟識的師長與好友們。
  而在教室向同班同學說過再見,獨自一人離開還在授課的學校時,我的心中湧上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哀愁之情。
  但我沉浸在感傷裡的時間並沒有太長,因為我已經抵達了即將就讀的校舍。
  「這就是銀星學園嗎……」
  根據事前收到的校方簡介,這是一所囊括了小學、中學和高中的超大型學校,在專收魔族的學校之中,擁有最大規模的校地。
  不僅有廣闊的腹地,也有充實的軟硬體設備。雖說位於郊區,但真虧這麼顯眼的學校能躲過一般人的認知──不過就我後來所知,這似乎是因為學校施放了咒術型的結界,才能做到掩人耳目的效果。
  結界能讓周遭的居民感受不到異狀,而媒體方面則是因為有魔族麾下的有權有勢之人坐鎮,所以總能憑藉施壓,搓掉各種事端。
  如今這般充斥著謎團的魔王學園校門,就這麼矗立在我的眼前。
  不僅校門大而氣派,裡頭的校舍也是金碧輝煌。這些建築物無不設計得帥氣有型,看起來是投注了鉅資打造而成。
  我雖然稍稍感到畏怯,但同時也萌生出雀躍的心情。在這個新天地,究竟會有什麼新事物等待著我呢?
  我對嶄新的人生抱持期待,穿過校門走向校舍──就在走到一半的時候,我發現到周遭的學生們似乎都將視線朝我投了過來。
  他們果然擁有能辨識人類的方法嗎?畢竟我聽說,我好像是魔王學園首次招收的人類學生啊……還是說,是我身為平民的窮酸味太過濃厚的關係?畢竟就讀這所學園的學生,好像大多是貴族或是上流階級出身的魔族啊。
  「真是的……總覺得一刻也待不住。」
  這時,一輛黑色加長禮車從我的身旁急馳而過。校舍的出入口設有停車處,而禮車便在該處停了下來。
  站在停車處等候的一名學生隨即打開車門。從車內走下一名有著灰色頭髮的帥哥。不過,總覺得他有些異於常人──是個散發著咄咄逼人氣息的男子。
  該怎麼說……要說是氣場不同呢,還是存在感不同凡響?若說那人就是惡魔的貴族,那我也心服口服。
  男子像是睡眠不足似地,有著一對深沉的黑色眸子,看起來像是在睥睨著世上的一切。而且他的體內還蘊含著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
  這種種特徵,都在告訴我眼前的男子並非人類,而是某種完全不同的生物。
  那是個危險人物──我的直覺登時如此判斷。
  只要那名男子起心動念,他恐怕就能在一瞬間殺掉我這種無名小卒吧。
  「……嗯?」
  糟糕,我和他對上眼了。
  不過,男子僅是稍稍蹙眉,就這麼走入了校舍。
  看來是沒惹出什麼風波──就在我按著胸口暗自放心的時候……
  「喂!臭小子!」
  剛才為禮車開門的男子朝我瞪了過來。
  那是一名染了金髮,看起來相當輕浮的學生。由於他給人的印象和一般有錢人家的紈褲子弟相去甚遠,這種學生的存在讓我不禁吃了一驚。
  我沉默著沒回話,而對方似乎是以為我沒把他放在眼裡,於是吊起眼角走了過來。
  「你好大的狗膽,竟敢盯著阿斯比提大人看啊?嗄?」
  阿斯比提?
  「你說的是剛才從禮車上下來的那個人嗎?」
  「廢話!你還在那裝什麼……話說回來,我好像沒看過你這張渾小子的面孔啊?」
  「嗯,我是今天才轉學進來的。」
  輕浮學生的臉色一變。
  「不會吧……!?你這小子難道就是擁有『戀人』秘儀的那個轉學生?」
  ──咦?他怎麼知道的?
  輕浮男盯著我的臉好一會兒後,似乎恢復了冷靜。他原本畏縮的神情在這時驀地一變,展露出凶狠的笑容。
  「老子可真是走運……我是有聽說有新的魔王候補轉進來了,但沒想到居然是這麼一隻弱雞。我連一丁點魔力都感覺不到……臭小子,你該不會不是貴族,只是一介平民吧?」
  「與其說我是平民……我是個人類啊。」
  輕浮男臉孔一皺,像是忍耐不住似地爆笑出聲: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甚至連平民或惡魔都不是!?那不就只是個垃圾嗎!」
  「你說垃圾……那是什麼意思?」
  「哦,垃圾似乎是說得有點嚴重了。哎,大概就是豬玀吧。」
  「豬玀!?」
  「對我們來說,人類就和豬沒兩樣,同樣都是家畜啊。臭小子,你可別以為自己有那個資格穿上魔王學園的制服啊!掂掂自己的斤兩吧!你竟敢向本蓋德大人大小聲,還不快道歉!給我把衣服脫光了下跪求饒吧!」
  這個叫蓋德的傢伙是怎麼搞的?
  我的情緒已經超越了生氣,變成了傻眼。所謂的魔族,難道盡是些這種水準的貨色嗎?
  「你有沒有在聽啊!!混帳!!」
  我將油然而生的怒氣強忍下來。
  「我有在聽啊。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但我也是獲准入學的學生,這件事能不能就這樣算了?」
  雖然還不及那個叫阿斯比提的傢伙,但這個叫蓋德的男子也相當強。不知為何,我就是能明白這一點。
  我從蓋德身上感受到一股緩緩纏旋的氣息。那就是所謂的魔力嗎?雖然還不大明白箇中原理,但我多少能判斷出,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
  況且,今天還只是轉學的第一天,我可不能惹是生非。一想到爸媽因為我得以入學而展露出了歡喜之情,這點奚落說什麼都得忍耐下來。
  「你竟然還敢頂嘴!!真是不受教啊……但如果是臭酸老頭和老太婆生下來的豬玀,那也確實是不意外啦。」
  ……他說什麼?
  「臭小子,你的爸媽想必是一無是處的無能老頭,以及只會生產糞便和死小鬼的老太婆對吧?」
  「……」
  我咬緊嘴唇,正準備踏入換室內鞋的地方。豈料──
  「想去哪裡啊!?混帳豬玀!」
  被這麼呼喊的瞬間,我的內心有一條線被繃斷了。
  「……什麼啊,原來你是在說話啊?你一直噗噗亂叫,害我有聽沒有懂呢。如果方便的話,能請你用人類的詞彙說話嗎?」
  「……什……」
  大概是沒料到我會回話吧,只見蓋德半張著嘴愣在原地。
  我又補了一句:
  「我是不曉得你有多強,但只仗著拳頭力量的傢伙既成不了偉人,也獲取不了他人的尊敬。給我好好記著啊。」
  「臭、小子……」
  「人類最重視的東西叫做心靈,有著高潔心靈的人,才能廣受尊敬。你這人一點也不值得尊敬,反而讓人不齒。」
  在遠處圍觀的學生們在這時嘈雜出聲。
  「喂,那個人類……居然槓上了子爵家的蓋德耶。」
  「真是不要命了。我記得那個蓋德,好像不久前才宰了同班同學洩憤來著?」
  「而且他還被阿斯比提大人選為卡牌對吧?那個轉學生不管怎麼看,都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吧……他會被殺掉的啊。」
  ……狀況是不是有點不妙啊?
  但若是辱罵我也就罷了,我說什麼都不能允許他侮辱我的父母──話是這麼說,不過現在我還是早早脫離現場比較好的樣子。
  就在我正要朝著換鞋處邁步的那一瞬間──
  「……好啊……想死的話就成全你吧!!」
  蓋德的太陽穴爆出了青筋。
  糟糕,那傢伙似乎完全失去理智了。
  「要是把你宰了,阿斯比提大人說不定就會把我拔擢為宮廷卡牌了啊啊啊!!」
  宮廷卡牌?不對,更重要的是,他好像講了些「宰了你」之類的危險詞彙啊!?
  要是再製造出更大的騷動就糟糕了。我還是安撫一下對方的情緒吧。
  「哎,你冷靜點啊,在學校裡打架應該不太好吧?」
  但我的話語似乎成了耳邊風。
  他要是突然掏出刀子刺過來該怎麼辦?
  不過我可以說是白擔心了──蓋德面對著我,將空著的雙手大大地張開。
  「我可是擁有『世界』秘儀的阿斯比提大人的卡牌……你就在黃泉路上後悔著與我作對吧!!」
  也就是說,剛才那個男人也是魔王候補──不對,那種小事現在一點也不重要!!
  蓋德張開的手掌匯聚起火焰,火焰很快變成了球狀,並劇烈地旋轉起來。那和爸爸之前展露給我看的火焰魔法相比,招式雖然類似,但魔力之強卻無從相提並論。
  「看招!『豪炎』!」
  蓋德將手臂前伸,塊狀的火焰隨即朝我飛來。得躲開才行──
  「!?」
  但在我有所察覺之際,火焰已經直逼到我的面前了。
  好快。
  那不是能躲開的速度。
  一切發生得過於突然,我甚至來不及喊出聲音。
  這是怎麼搞的?
  才只是轉進魔王學園的第一天而已,我卻連校舍都還沒踏進去就要死了?
  為我能就讀這間學校而感到開心的爸媽,對不起了。
  真想不到我的人生居然會在這裡終結──
  就在我做好死亡覺悟的瞬間。
  眼前的火焰彈了開來。
  「什麼!?」
  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透明的牆壁,將火焰彈飛出去。不對,與其說是牆壁,那更像是一面閃爍著光芒的魔法陣。
  而站在我面前的,是展開了那道魔法陣的女性背影。
  她有著長及腰部的美麗黑髮,被黑絲襪包覆的一雙長腿,從制服裙底下伸了出來。
  光看她的背影,我就能斷定她是一名美女。
  而看到她回眸的那張側臉,更是證明了我的判斷是正確的。
  那是一名美麗如畫的美少女。
  她有著成熟的面容,肯定比我年長;在長長的睫毛底下,是一雙不帶陰霾的藍色眸子;她的肌膚閃耀動人。帶著光澤的粉色嘴唇微張,看得見白色的皓齒。
  「你沒事吧?」
  那是凜然而清透的嗓音。明明身處生死交關的時刻,她卻表現得泰然自若。更重要的是,她有著脫俗的美麗容貌,簡直像是下凡的女神或是天使。
  不對,這裡是魔王學園,所以她應該是現世的魔女,或是小惡魔──抑或是夢魔一類的?
  實際上,我光是被她盯著看,就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火焰消散後,蓋德恨恨地出聲喊道:
  「臭女人……姬神莉婕兒!妳為什麼要妨礙老子!嗄!」
  ──這個人的名字是姬神莉婕兒嗎?
  她在對我輕輕展露微笑後,再次看向了蓋德。
  「我才要問你呢。你不過是卡牌的身分,豈有不向主人過問,就逕自對其他魔王候補出手的道理?你可要做好被處罰的心理準備喔。」
  「咕……」
  蓋德雖然退縮了一下,但被嘲弄的怒意似乎還是佔了上風,只見他紅著一張臉,以口沫橫飛的氣勢吼道:
  「別開玩笑了!妳這個無視阿斯比提大人邀約的女人,有資格說我嗎!那位大人可是願意讓妳當上『世界』的女王啊!」
  「因為我沒興趣呀。」
  「阿斯比提大人可是握有『世界』的秘儀喔!?那是在諸多魔王秘儀之中,被視為最接近下一任魔王寶座的強大秘儀啊!」
  「因為我不喜歡那個人呀。」
  蓋德像是感到傻眼似地半張著嘴。
  「妳……妳是白痴嗎!?他可是萊茵家的繼承人啊!他不僅長得帥,還無所不能,是個有朝一日必然會站上世界頂點的男人啊!?不管是什麼樣的女人,都沒有不迷上他的道理吧!那些想和阿斯比提大人上床的女人,可是多到滿坑滿谷啊!」
  雖然我只看得到姬神莉婕兒的背影,但我總覺得她臉色一沉。
  「我沒打算浪費時間和你聊天,我有事要找的,只有盛岡雄斗……也就是雄斗而已喔。」
  她轉頭瞥了我一眼,送了個秋波。
  那是不管什麼男人都會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迷人小動作。
  「我也沒事找妳這個臭女人!讓老子和那個人類較量較量!!」
  蓋德的周遭再次燃起了熊熊烈火。
  「一看就知道了!這臭小子既沒有魔力,也感受不到任何魔術式的存在!就只是個平凡無奇的人類!之所以會被魔王的秘儀選中,肯定是基於單純的失誤!不過,只要宰了他,我依然能夠拿下擊敗魔王候補的功績。我要拿這小子當作墊腳石,一路平步青雲!」
  蓋德露出下流的邪笑,將攤開的手掌對準了我。他的掌心浮現了魔法陣。
  「……真拿你沒辦法。」
  被我視為救命索的姬神莉婕兒挪開身體──呃、咦!?
  她像是在跳舞般兜了個圈,繞到我的身後。她的兩手搭上我的雙肩,將身子貼了上來。
  「你身上帶著『戀人』的秘儀對吧?」
  「咦?是、是啊。」
  她的吐息吹在我的耳邊,讓我的頸部為之抽搐了一下。
  一陣好香好香的味道飄了過來。
  然後,我背後貼上了一股柔軟觸感。
  為這些觸感怦然心動的同時,我從襯衫底下掏出了『戀人』的秘儀。
  卡片已然裝進卡片夾,並製成了項鍊配戴。這是媽媽貼心地幫我加工的。
  「別擔心,那個秘儀會教導你使出必要的魔法……一定是這樣喔。」
  「這要我怎麼相信妳呀!?」
  「別擔心。做個深呼吸,冷靜下來。」
  雖然要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冷靜實在是相當困難,但也只能照辦了。我姑且用力地做了一次深呼吸。
  「做得很好。接下來則是抱持渴望,默唸『想要有一面保護自己的盾牌』。」
  我照著她的指示做──
  『已學會防禦魔法「魔障壁」。』
  ──說話聲在我的腦海中響起。
  「如何?有聽見秘儀的聲音嗎?」
  ──秘儀的……聲音?
  剛才的那道說話聲,確實是秘儀『戀人』出現在我身邊的那個早上時,叫我起床的聲音。那果然就是『戀人』的聲音嗎?
  下一瞬間,我的腦海中浮現出構造複雜的文字列和圖形。
  這是什麼啊!?
  是我未曾見過的文字與圖形──不對。
  這是姬神莉婕兒用以擋下蓋德火焰的魔法陣。
  同時,原本看得我一頭霧水的魔法陣,就在這時──
  ──變得看得懂了。
  真是不可思議,現在的我能夠明白箇中原理。
  每一個文字,以及那些呈幾何形狀的圖形,都是有意義的。
  首次瞧見的時候,我只覺得那是些不具深意的奇怪標誌,但這可真是大錯特錯。所有的一切都是有意義的,魔法陣會形成那樣的形狀可說是必然的結果。
  「呵呵,看來是聽見了呢。」
  她開心地在我耳邊輕喃。雖說她的嗓音逗得我耳朵發癢,但更教我在意的,還是壓在我背上的、那團彈力十足的柔軟觸感。
  「我確實是聽見了,不過……那個……妳貼到我的背了……」
  姬神莉婕兒輕吁一聲,在我的耳邊以誘人的嗓音說道:
  「我是故意貼的♥」
 


《魔王學園的背叛者1~人類最初的魔王候補,和少女眷屬一同向王座發起衝擊~》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