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魔1-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帶來《破魔陰陽師的復仇術法 1.遠東術士的學園攻略》試閱文!!

為了解決在魔女學園發生的學生連續失蹤案件,

日本的陰陽師──土御門晴榮來到了海洋另一端的美國,

在這個魔術的發展極度發達的世界,

陰陽師將與魔女各式神話爆發衝突!

西洋VS東洋,不可錯過的魔術戰一觸即發!th_042_

 



   序章 陰陽師‧土御門晴榮
  
  
  「我看看──公車站牌應該在這附近……」
  混雜的人群中,難得能在美國見到的東方人──土御門晴榮在路上走著。
  身高不足一百六十公分,體型嬌小,豔麗的黑髮沿著背部流洩而下。
  裙子底下露出纖細的雙腳,肌膚在亞洲人裡面算是白皙細緻。
  精緻端正的長相流露出一抹揮之不去的稚氣,飄散著中性的魅力。
  至於挺直身體昂首闊步的模樣,儘管可愛也散發出凜然的氣氛。
  「難不成……我迷路了嗎?」
  晴榮一手拿著旅遊書,喃喃說著。
  手提著大旅行包走在路上,那副樣子就像個觀光客。
  在異國的土地上稍嫌顯眼的晴榮背後,忽而傳來粗魯的吆喝聲。
  「喲,小妞,怎麼啦,迷路了嗎?」
  「要帶路的話包在我們身上,我們還可以順便帶妳到處去觀光喔。」
  「我們換個地方講話吧。」
  有如凶神惡煞的男人接連現身,從四面八方團團包圍住晴榮。
  「哼……我猜你們是專門對觀光客下手的綁架犯吧?不過,這倒是省了我不少工夫。」
  即使遭到一群壯碩的男人包圍,晴榮的語氣始終鎮定。
  不僅如此,她臉上甚至浮現出從容的笑容,說話態度顯得盛氣凌人。
  「那就請各位幫忙帶路吧,老實說,我正在找公車站。」
  「沒問題,不過──得先讓我們爽夠了再說!」
  男人樂不可支地揚起嘴角,直接粗魯地把手往晴榮纖細的手臂伸過去。
  四周的男人們用眼神打了個暗號,接著一口氣逼近晴榮,唇邊盡是猥瑣的笑意。
  
  「木生火,五行相生以生火氣──急急如律令。」
  
  晴榮沉著吟誦著,就在男人的手碰觸到她身體的瞬間,火柱猛然升起,吞沒了男人。
  「咿、啊啊啊──!?」
  男人在大火中淒慘叫了出來,趕緊倒在地上滾動身體,試圖撲滅火焰。
  也許是這種方式奏效,火焰熄滅了,只見男人倒在地上,全身虛脫。
  「哼……大驚小怪,我不過是稍微烤了一下身體表面而已。」
  「咿……這傢伙憑空生出火來了!」
  「喂,難道……這個女人是魔術師嗎?」
  其他男人看著露出惡魔般殘酷笑容的晴榮,不禁面面相覷,聲音嚇得直發抖。
  將眼前難以理解的現象視為魔術──只有魔術師做得到這種事,他們這麼認為。
  男人們的眼神充滿畏懼與敬畏,看著晴榮的目光像在向她求饒。
  「不對,正確來說我不是魔術師。」
  晴榮一臉無趣的樣子,泰然自若地修正男人們的說法。
  「陰陽師──在我的國家……大和皇國裡面是這麼稱呼的。」
  面對眼前這群錯愕的男人,晴榮又接著說:
  「那麼現在就請各位帶路吧。」
  廢話不多說,立即切入正題。
  不由分說的強硬語氣,如君臨此地的暴君下達命令。
  「帶我到魔女們的園地──賽勒姆魔女學園。」
  
  時值文明轉換期的二十世紀初。
  在科技大放異彩的發展背後,人類建構起了穩固的魔術文明。
  魔術──亦即運用魔力,使超常現象發生的技術總稱。
  人們將使用此種技術的人稱為魔術師,歷史幕後常可見到他們活躍的表現。
  儘管不能在檯面上說,其實正是魔術師的存在大幅推動了歷史的前進。
  英國的英國皇家學會、德國的光明會、蘇格蘭的皇家騎士團、巴黎的九詩神、奧地利的東方聖殿騎士團、美國的神智學協會、中國的拳匪、印度的暗殺組織、大和的陰陽寮──
  這些魔術組織族繁不足備載,但在這樣的時代,優秀的魔術師正可視為國力的象徵。
  列強各國因此致力於栽培魔術師,世界各國魔術師培育機構林立,晴榮接下來要前往的就是其中一處。
  
  位於美國新英格蘭地區,麻薩諸塞州的丹佛斯。
  先前那件事發生的數小時後,晴榮來到了這個地方。
  
  「這裡就是──賽勒姆魔女學園,現代魔女術的最高學府,獨一無二的學術機構。」
  晴榮喃喃說著,仰頭望向隔絕了外界與內部的莊嚴校門。
  魔女的園地──賽勒姆魔女學園。這裡是過去歷史上著名的冤案──『賽勒姆女巫審判』發生的舞台,校舍就建立在這個地方。
  如同大和皇國的陰陽道,現代魔女術同樣是經過獨自發展的特殊魔術體系。
  晴榮為了進入這所學園留學,從極東的島國千里迢迢來到此地。
  「好吧,只要能夠達成目的,不論要我成為小丑還是惡鬼都在所不惜。」
  她盯著校門後面的學園,桀驁不遜地咧開嘴笑說。
  在堅定野心的驅使下,她就這樣走進了校園大門。
  
  未達成真正的目的──復仇前,她絕不會停下腳步。

    ◇1
  
  晴榮抵達學園後,首先來到的是學園長室。
  她坐在客用沙發上,輕柔的嗓音從對面傳了過來。
  「歡迎來到本學園,土御門小姐,我以學園長的身分歡迎妳的來訪。」
  女性身穿一套緊身的大紅色西裝,毫不吝嗇地展現出西裝裙底下套上黑色褲襪的美腿曲線。豐厚的雙唇輕揚,露出豔麗的笑容。
  將晶瑩剔透的銀色捲髮披散在背後的這位女性,正是賽勒姆魔女學園的學園長。她是人稱現代魔女術權威的魔術師──〈魔女之神〉瑪格麗特‧瑪莉。
  「感謝妳的熱烈歡迎,學園長。遺憾的是,我不打算長留此地。我希望可以迅速解決問題,盡快回到陰陽寮。」
  晴榮盤起雙臂,嘴邊浮現一抹淺笑,不以為意地答道。
  她沉默不語時,有著大和撫子般吸引人目光的美貌,但一開口就是強勢的語氣,其中的落差讓人感覺到些許格格不入。
  「發生在這所學園的事件──學生連續失蹤案,解決這件事正是我此行的目的。」
  晴榮一提起這件事,室內的氣氛頓時變得緊繃。
  然而,她毫不遲疑地進入正題,沒有在乎現場氣氛的意思。
  「我讀過事先送來的資料……大約半年前開始,有學生陸續在這所學園裡面失蹤。這些學生不論學年、年齡和所屬學科都不同,乍看之下,找不出這些失蹤者的共通點,難怪調查會陷入瓶頸。」
  晴榮看著放在桌上的資料,從容地說了起來。
  如同她所說的,魔女學園現在發生了十多名學生連續失蹤的案件。
  「其實過去也不是沒有學生逃出這所學園,雖然學園設下了防止逃走的防護牆,但是那對實力特別優秀的學生來說並不是問題,只是也很少會有那麼優秀的學生選擇逃走。」
  「但這次失蹤的學生,並沒有能夠跨越防護牆的實力,對吧?」
  「說不定有學生隱藏了自己的實力,不過……不可能所有失蹤的學生都有那樣的實力。」
  「沒有實力的人無法跨越的高牆……實在諷刺。」
  跟不上校內課程進度的後段班學生逃不出去,在學園裡面備受關注的資優生捨不得離開這樣的環境,這所學園很少有學生逃走的理由就在這裡。
  那麼,如果失蹤的學生不是逃走的話?
  「遭到綁架或是殺害──」
  「這種情形的可能性很高。」
  「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掌握到有力的證據嗎?」
  「這幾個月來,我們加強了夜間的戒備,同時學生會與風紀委員全體動員,現在也在進行搜查,只可惜成效不佳。」
  瑪莉苦澀的笑容顯露出疲憊,輕嘆著氣回答她的問題。
  身為學園長的她不能對這起事件置之不理,晴榮也想像得出她如何心力交瘁。
  「某一天突如其來消失了蹤影──實在讓人很想用神隱來形容。」
  「表面上對外宣稱是學生自行退學,但是……不能再讓犯人逍遙法外,所以我才會向你們陰陽寮請求協助。」
  她再次確認了搜查會陷入瓶頸的理由。
  不過,晴榮的神情依然嚴峻。
  「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這件事你們不自行處理,要拜託極東來的魔術師?」
  「哎呀,理由其實很簡單,因為你們和犯人沒有關係。」
  晴榮看著露出笑容這麼說的瑪莉,嘲諷地揚起了嘴角。
  「呵──難道妳不是這樣嗎?學園長。」
  「學生也好,老師或是城市裡的居民也罷,包括我在內,每個人都是嫌犯,可是妳不一樣。」
  在這封閉的環境裡,每個人都同樣可疑,例外的只有來自外界的晴榮。
  在她們猜疑的心中,她是唯一能證明自己清白的人。
  「……我懂了。不過,妳對陰陽師的評價似乎過高了。」
  「哎呀,妳用不著那麼謙虛。不僅上知天文,又能預知吉凶,這可是眾所皆知的東洋祕技──尤其在解讀痕跡上,更是各位陰陽師的專長對吧?」
  「妳知道得真清楚。」
  「如果沒有瞭解,怎麼可能拜託各位。再說,我早就對陰陽道有興趣了。」
  即使晴榮的語氣刻薄,瑪莉那張游刃有餘的笑容仍始終沒有垮下。
  「雖然對偵探遊戲沒興趣……如果這是要求我盡到的責任,我欣然接受。為了不辱〈天文博士〉之名,我會盡力完成這項工作。」
  「是,期待妳的表現,畢竟妳是土御門當家推薦的人選。」
  晴榮隸屬於陰陽寮,那裡為大和皇國管轄魔術師與陰陽師的機構。所謂的〈天文博士〉,指的是由格外優秀的陰陽師擔任的〈四博士〉的其中一種職位。
  晴榮以僅僅十五歲的年紀,就獲得了任命。
  「既然能像這樣交流,難得有這機會就好好相處吧?我也希望藉由這次的事件,魔女學園與陰陽寮能建立起友好的關係。」
  「友好關係啊……我只希望事情能順利解決。」
  魔術師的世界相當排外,他們排斥其他體系的融入,只信奉自己修習的技術。
  這種現象在教育機構也不例外,因此不分人種、思想與宗教,一律敞開門戶的魔女學園十分罕見,也因此反而能維持中立──
  
  「我只希望自己不會遭到偷襲。」
  「放心吧,我想我們一定能相處愉快的。」
  魔女學園不知道吹的是什麼風,居然向陰陽寮請求協助。
  陰陽寮求之不得地想與堅持中立的魔女學園建立關係,因此打算派晴榮過去解決案件、建立功績,讓魔女學園欠一份恩情。之後視交涉過程,也有結成同盟的可能。
  同盟成立後,和其他不考慮結盟的組織不同,魔女學園與陰陽寮將能領先群雄,這同時也是陰陽寮向海外發展的第一步。
  換句話說,這次的留學背後隱藏著居中牽線的意圖。
  「不過──」
  理解這種政治意圖的晴榮嘆了口氣,瑪莉卻揚起了意味深遠的微笑。
  一看見那淫靡又陰森的笑容,晴榮的背上立刻竄過一陣惡寒。
  「沒想到會派這種美少女過來……簡直是意外的收穫。」
  瑪莉靠近到晴榮面前,把臉湊了上去。
  「我對外表很嚴格……但是妳可愛而且富有魅力的模樣絕不輸給本校學生,讓人忍不住想吃下去。」
  銀魚般纖長的手指爬上晴榮的臉,冰冷的指尖沿著她的臉部輪廓滑過,那種觸感讓她全身發麻。
  「妳、妳妳妳,妳在做什麼?」
  原先從容的態度消失得無影無蹤,晴榮急忙提出抗議。
  「嗯,我在做什麼?……晴榮真是討厭,這種事說出來未免太沒情趣了吧?」
  瑪莉輕柔微笑著,手指緩慢地從臉部往下移動到肩膀。
  「啊啊,妳用不著擔心,我是雙性戀。」
  「問題不在這裡!」
  「不然還有什麼問題?」
  瑪莉一臉愕然,神情顯得很納悶。
  「我們才剛見面,再說我算是客人,怎麼可以對我出手!」
  「什麼?眼前有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居然不許我出手,妳的腦袋有問題嗎?」
  「腦袋有問題的人是妳!」
  晴榮奮力推開瑪莉,趕緊拉開距離。
  「這種人居然是這所學園的首長,而且還是魔女術的權威,真是讓人不敢置信……」
  「哎呀,真沒禮貌。」
  瑪莉看著晴榮像小狗般顫抖的模樣,瞇起了雙眸,似乎沒想到她會說出這種話來。
  
  瑪莉過去隸屬於稱為埃及燈塔的組織,將幾近失傳的古代魔女術重整,獨自建立起現代魔女術這個領域,是一位聲名遠播的魔術師。
  她後來自立門戶,設立這所賽勒姆魔女學園,並且從世界各國召集修習魔女術與對魔女術有興趣的人,作為培育後進的指導者,向那些人敞開了大門。
  
  另一方面,魔術師的世界裡面也公認她是個怪人,再加上容易與中世紀黑魔術混淆的魔女術給人的印象,晴榮也知道關於她的不良流言不絕於耳。
  她原本以為那些只是經過渲染、沒有事實根據的風聲,但是眼前的人物無疑是個怪人──她不得不改變自己原來的想法。
  「況且──」
  晴榮正想著這種事的時候,瑪莉像是臨時想起自己有話要說。
  「我可是『攻』喔,晴榮☆」
  「沒人問妳這種事!」
  晴榮看著眨了下眼睛的瑪莉,反射性地吐槽了回去。
  
    ◇2
  
  她們閒聊了數個小時之久,學園長追根究柢問著她陰陽寮裡的生活。
  結果在她離開學園長室時,夜幕早已低垂。
  「唉……累死了,那個女人有毛病啊。」
  晴榮一臉憔悴地走出校舍,走向安排給自己的住處。
  「話說回來──這所學園還真的就是一座都市。」
  她東張西望,稀奇地望向四周。
  
  這所賽勒姆魔女學園的四周被高牆環繞,隔絕了與外界的接觸。高達五公尺的磚牆設下堅固的結界,堅決拒絕外界的侵入。
  都市內部商業設施與農場一應俱全,不需要離開學園也能過自給自足的生活,因此也有人將這個地方稱作學園都市。
  
  「防止逃脫嗎……不過對外部的入侵者來說,同樣具有威脅性。」
  這所學園原則上禁止外人進入。
  除非是像晴榮這樣得到學園長瑪莉的許可,否則除了學園的學生與相關人士,基本上不許外人踏進這所學園一步。
  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學園內部的機密技術,所以在嚴防入侵者上面不遺餘力。
  在學生心目中,這裡是門戶大開的學園,但是外部人士得到的或許是完全相反的印象。然而,光是防範來自外部的干涉還不夠。
  面對任意從內部將技術外洩的人,同樣必須嚴加戒備。
  而防範的結果就是這堵高牆,「真是諷刺。」晴榮嘟囔著說。
  
  「好啦……差不多快到了吧。」
  從校舍所在的中央區往東走,晴榮進入了學生們居住的宿舍所在的居住區域。
  她無視一棟棟宿舍,一路走向居住區的南端。
  「──這裡嗎?」
  在成排宿舍稍遠處,座落著一棟屋宅。
  她悄聲說著,仰望起整體帶給人古樸印象的維多利亞式建築物。
  這棟建築物不同於學生居住的宿舍,貌似是專門為客人準備的住處。
  當初在學園設立時,這裡提供給由外部聘請的講師居住,後來學園的畢業生直接成為講師,在一次次的輪替後,那些原先的講師也就消失了。
  至於後來留在學園的講師則是定居在教師住宿區,這棟外來者專用的住處無可避免寂寥地結束了任務。
  
  「當初聽說要住在這裡的時候,我還以為會是棟廢棄的屋宅……沒想到整理得還挺乾淨。」
  晴榮在決定到魔女學園留學時,當初提出的其中一項條件是『住宿的地方不能是宿舍,必須是獨棟屋宅』。
  對陰陽師來說,住家是保護人身安全的要塞,也是鑽研技術的修行場所。
  如果住在宿舍裡面,不只有諸多限制,也可能無法發揮原有的實力。
  不過,這座宅邸小歸小,依然有個庭院,滿足了住處的最基本條件。
  「好──」
  她心滿意足地點了下頭,把手伸向玄關的大門。
  「今天實在發生太多事了……總之,我想先泡個熱水澡。」
  今天不只是受到瑪莉頑固的糾纏,陌生的環境也讓她備感疲憊。
  這幾天她搭船從極東之地一路轉乘來到這裡,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泡澡,因此對熱水澡格外眷戀。
  然而,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點亮了燈,而晴榮並未察覺。
  
    ◇3
  
  「主──主人,歡迎您回來!」
  
  門一開,眼前出現了一位女僕。
  少女身穿以黑色為基調的女僕裝,拉著裙襬生疏地向她鞠躬,臉上浮現出僵硬的笑容。
  「…………」
  事發突然,晴榮不自覺停下動作,陷入沉默。
  但下一瞬間,她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直接從少女身邊走了過去。
  「請──請等一下!不、不要當作沒看到我!!」
  「……妳是誰?」
  「呃……我、我的名字是緹萩‧瑪雷菲裘姆。土御門大人在學園內的這段期間,由我負責照料您的生活起居。」
  少女慌張的視線飄忽不定,戰戰兢兢地報上自己的名字。
  晴榮打量著這位名叫緹萩的少女,觀察起她來。
  
  首先引起她注意的,是在燈光底下散發耀眼光芒的亞麻色秀髮。她的膚色黝黑,推測是出身自一般所謂黑暗大陸──也就是中東地區,或是與那裡的人有血緣關係。
  她的體型在女性裡面算是嬌小,不過在女僕裝底下可以窺見肉感的肢體。
  尤其她的胸部與臀部格外強調出女性豐滿的曲線,與稚嫩的臉龐和嬌小的身軀形成強烈對比,更顯得美豔。
  「不用了,我不需要別人照料。」
  大致觀察結束後,晴榮冷漠地拒絕了她。
  「咦咦咦!?怎、怎麼這樣……」
  或許是這個回答出乎她的意料之外,緹萩驚慌失措地喊了出來。
  「那、那那、那可不行!萬一女僕長知道我被趕了回去……我、我會受到懲罰的!!」
  動搖的緹萩手足無措,朝晴榮投去求助的眼神。
  「如、如果我在無意間冒犯您,非常抱歉!我在這裡向您致歉!我會馬上改過來!求求您……!!」
  「不關妳的事,妳稍微冷靜一點。我不知道學園長對妳說了什麼,不過我可以照顧自己……就只是這樣而已,沒有其他意思。」
  晴榮安撫著她,在向她解釋的同時大嘆了一口氣。
  ──那個樣子簡直像是被人丟棄的小狗。她看著眼前的緹萩,在內心愁苦地暗自說著。
  「唔……可是──」
  「放心吧,我會向學園長解釋,所以妳可以放寬心回去了。」
  「真、真的嗎?太、太好了……」
  也許是這些話抹去了緹萩心裡的不安,只見她呼地鬆了口氣。
  「啊……不過我已經準備好晚餐了,請務必享用。」
  她像是忽然想起這件事,笑盈盈地說。
  晴榮第一次看見緹萩自然而然露出的笑容,心裡出現了一絲悸動。
  「那就麻煩妳了。」
  如果在這時候硬是把她趕走,她肯定又會做出讓人疲於應付的反應。
  晴榮十分相信自己的推測不會有錯,於是一口答應了她的提議。
  
    ◇4
  
  「對了──」
  大快朵頤之後,晴榮忽然冒出一個疑問。
  緹萩準備的餐點非常符合晴榮這個日本人的口味,所以她的心情不知不覺間比剛才好了許多,只是本人沒有自覺。
  「妳怎麼會像個傭人一樣在這裡?」
  從緹萩的長相推斷,她的年紀應該和晴榮相去不遠。
  既然年紀相當,當然會認為她是學園的學生,但是她身穿女僕裝,做的也是傭人的行為。從話裡聽來,把這棟久未使用的宅邸打掃得讓人可以入住的人也是她。
  「這個……」
  在廚房清洗碗盤的緹萩看似有些尷尬,說起話來支支吾吾。
  「其實我是──『準學生』……」
  「準學生?」
  晴榮聽見這陌生的辭彙,臉上神情難掩訝異。
  「這所賽勒姆魔女學園裡面有兩種學生,一種是普通的學生,也就是入學考試合格的正規生。如果對魔女術沒有天分,根本不可能通過學園的入學考試。當然,對魔術的世界不熟悉的人,更是會被掃地出門。」
  緹萩的苦笑裡帶著些許自嘲,又繼續解釋下去。
  
  使用魔術時,需要消耗一種稱為魔力的精神能量,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製造出魔力,魔術的資質受到遺傳相當大的影響。
  除非像晴榮這樣出身在修習魔術的世家,否則一般人擁有潛在資質的可能性只有數百分之一。
  「不過,就算沒有魔術資質,還是有入學的方法,那就是準學生制。相對的,這個制度的入學費用與學雜費比一般學生更昂貴。」
  「原來如此。換句話說,這些人算是比較體面的『金主』。」
  晴榮聽著緹萩的解釋後低喃道,像是理解了這個體制。
  「魔術的鑽研與修習需要龐大的資金,設備、教材、觸媒……說也說不完,以這裡的規模來看,勢必會是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額。魔女學園因此找來看上這塊招牌的人,藉此籌措資金。哼,說穿了就是釣凱子。」
  「可是,像我這種出生在平凡家庭的人,付不出那麼一大筆錢……所以我們在學園裡付出勞力,賺取學費。」
  「唉──簡直像奴隸一樣。我不懂,妳居然願意為了魔女術做到這種地步。」
  「我……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學會魔女術。」
  即使受到惡意的嘲諷,緹萩那張傷腦筋的笑容始終沒有消失。
  「老實說,我故鄉的媽媽生病了,雖然看過很多醫生,但現代醫學好像沒有治療的方法……這時候,我聽到了魔女學園的風聲。」
  她垂下視線,低聲說著。
  「聽說這所學園裡面有藥學科,等我存夠學費,我想先進入那裡學習。雖然說扣除生活費後,存不了多少錢……但想到媽媽還在故鄉等我,不管工作多辛苦我都能堅持下去!」
  緹萩說完後,語氣一轉,開朗地結束了這段話。
  晴榮看著她在困境中依然堅強的笑顏,沉著地開口問道:
  「……是什麼症狀?」
  「咦──」
  「我在問,妳的母親生病後,有什麼症狀?」
  「唔……她一直沒退燒,身體常覺得倦怠……剛開始是像感冒一樣輕微的症狀,後來愈來愈衰弱,現在連站也站不起來……」
  「她有做惡夢嗎?不一定是特定人物,有人出現在妳母親的夢裡過嗎?」
  「咦,您怎麼知道……?媽媽在夢裡的確被人掐住了脖子……很抱歉,那好像只是一團黑影,不知道是什麼人。」
  晴榮堅信的語氣令緹萩難掩驚訝。
  「這樣啊……」
  「請、請問……土御門大人,您知道媽媽生的是什麼病嗎?」
  「不,似乎是我多心了,我剛才說過的話妳就忘了吧。」
  「是、是嗎……」
  晴榮淡然否定後,緹萩顯然非常失望。
  「抱歉沒能幫上妳的忙,接下來我能自己處理,妳可以回去了。」
  「別、別這麼說!拿這種小事來煩您,我才該說對不起……!!」
  聽她道歉後,緹萩連忙搖頭,用誇張的動作急著說沒這回事。
  「那、那麼我先失陪了。剛才已經向您說明過日用品放置的地方,如果還有其他不明白的,請儘管問我!」
  「好,沒問題,還有……需要送妳回宿舍嗎?」
  「沒、沒關係!不能勞煩土御門大人!!」
  緹萩在做完最後的確認後,恭敬地鞠躬向她道別。
  「土御門大人晚安。」
  「路上小心。」
  晴榮看著緹萩的身影消失在視線範圍裡後,鬱悶地嘆了口氣。
  「受不了──我這是在搞什麼。」
  緹萩母親生的是什麼病,晴榮大致心裡有底。
  同時她也想到了處理的方法,所以內心才會動搖,無法堅定下來。
  我能夠救她。晴榮湧起了一股想要救人的衝動。
  「我來到這裡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要是受到一時的情緒左右,插手管這件和自己不相干的事,對我根本一點好處也沒有,況且現在的我也沒有那種餘力。」
  然而,她自嘲地笑了出來。土御門晴榮這個人是極為自私的人。
  過去晴榮為了自己,排除了許多與她敵對的人,並且毫不遲疑地讓人垮台,藉此獲得成功。她年紀輕輕就得到〈天文博士〉的地位,便是最好的證據。
  「我這種人要救人?別笑死人了,這不是我會做的事。」
  她再次體會到自己的天真,像要割捨掉這種情感似地喃喃說著。
  「為了達成目的,我很樂意犧牲別人,不論過去或未來都一樣。」
  按照晴榮的估算,緹萩恐怕無法達成心願,進入藥學科。
  在掙得龐大的學費、正要開始學習魔女術時,恐怕她母親的命數也盡了。
  「那又怎麼樣?陌生人是生是死,不關我的事。」
  
  ──因為我有自己必須完成的事。
  
  她再度確定自己來到遙遠異鄉的理由,站起來離開了客廳。剎那間,腦中閃過了緹萩剛才那張臉──
  「我要向土御門家復仇──這就是我唯一的目的。」
  她甩開雜念,這麼告訴自己。
  
    ◇5
  
  「呼──」
  晴榮久違地泡在浴缸裡面,大大吁了口氣。
  她將肩膀以下浸泡在熱水裡,感覺熱氣湧上全身。
  「沒想到還挺道地的嘛。」
  她欣喜地說著,神情自然放鬆了下來。
  「果然還是泡澡舒服……心靈都得到洗滌了。」
  對晴榮來說,今天可說是忙碌的一天。
  來到學園的這趟長途旅行累積的疲勞,再加上在學園長室遭到瑪莉的糾纏,抵達宅邸後甚至有個女僕裝的少女在裡面等著自己。
  「受不了……剛入學就遇上這麼多事,前途堪憂啊。」
  她無可奈何地大嘆了一口氣。
  晴榮的目標是盡早解決案件,然後回到陰陽寮。儘管這是第一天,但從調查完全沒有進展可言來看,情況實在不樂觀。
  「不過,明天就不會有人來打擾了。這麼一來,我就可以大展身手。」
  她從浴缸站了起來,臉上掛起狂傲的笑容。
  她像是享受著即將到來的苦難,揚起嘴角走出浴室。
  但是──
  
  「啊──」
  「怎──」
  
  她打開門,正要把手伸向浴巾的瞬間,聽見了有些熟悉的聲音。
  聲音來自原本不該在這裡的人,在這裡就大事不妙的人。
  「呀、呀啊啊啊啊──!!」
  「哇、哇啊啊啊啊──!?」
  瞬間的沉默過後,兩人的慘叫聲迴盪在整間浴室裡面。
  晴榮趕緊抓起浴巾,即使在混亂中依然立即遮住自己的裸體。
  儘管剛泡了熱水澡,她的臉上卻完全沒有血色。
  「那、那個……我想到忘記把替換的浴巾拿出來……所以……」
  看見晴榮這副模樣,臉色慘白、舉止慌張的女僕裝少女──正是剛才見過面的緹萩。
  從她手上拿著浴巾看來,她應該真的是離開宅邸後,想起沒有把替換的浴巾拿出來,才又折回來這裡。
  她剛好在晴榮入浴時進入屋裡,來到了洗手台。
  這件事本身沒有問題,她只是做自己份內的工作而已。
  問題在於──
  「呃,那個──」
  緹萩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硬逼自己把話講出來。
  她的視線望向晴榮用浴巾藏起的下半身,那裡有個不應該存在的東西,而她剛才撞見了那個東西。
  「難、難不成,土御門大人您……您是男人嗎?」
  這話從緹萩嘴裡吐出來的瞬間,晴榮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
  她──他感覺像是後腦勺遭到強力撞擊,意識逐漸模糊。
  ──啊啊……說到底,究竟為什麼會變成這種狀況?
  他進入這所學園的經過,有如走馬燈出現在腦海中。


 


《破魔陰陽師的復仇術法 1.遠東術士的學園攻略》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