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語1-試閱.jpg

這週五為各位帶來《聖語皇弟與魔劍騎士公主~蒼雪記事~ I》試閱文!!

人們在毫無預警之下,忽然失去了互相溝通的重要語言──〈輕率福音〉;取而代之地,出現了能夠改變物理世界的語言體系──〈聖語〉

蒼生擁有超凡的語言能力,卻因為迷惘而不願在學院嶄露頭角、成為聖語騎士。

在留學生少女加洛莉娜的鼓勵,以及青梅竹馬冰乃華雪音的陪伴下,他終於準備踏出追尋真相的腳步。

然而,異變竟於此時發生──

交織的言語化為虛妄的修辭,少年少女們能否從中得出解答?

趕快來看看吧!

 


 

    既是如此,我們降臨,變亂他們的口音,
    使其言語彼此不通。

《創世紀》11-7   

         
    楔子 ─巴別夜語─
  

  ──我們來說第二座巴別之塔的故事吧。
  在巴比倫肥沃的大地上,蓋了一座傲慢的聖塔。
  這座高塔觸怒創世主的四千餘年後,人類再次喪失聯繫彼此的方法,這是屬於我們這個世界的故事。
  
  夜裡,每當闔上雙眼,少年腦中總會想起與姊姊的回憶。
  兒時,他非常害怕夜裡的腳步聲。
  太陽下山,世界逐漸變得漆黑,鐘塔的低吟聲在耳邊揮之不去的時間帶。
  在兩個人睡起來稍嫌擁擠的床上,他感受著身旁暖和的體溫。
  聽著姊姊講故事,是少年唯一感到安穩的時刻。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不對,其實時間也沒有過那麼久,因為這個故事就發生在爺爺奶奶他們的爺爺奶奶在世的時候。
  郊外的墓地裡,只有四個那種小小的白色大理石。
  這麼一想,以前聽起來不就近得像昨天嗎?
  當時,世界上有近百億的人口。
  不是萬,是億喔。是啊,的確是不常聽見的單位。
  據說一隻曼波魚可以產三億顆卵,這麼算起來,世界上的人口大概有三十隻曼波魚的卵那麼多。呵呵,還是很難想像吧。再說,三億顆卵究竟是誰數出來的,想必數到天黑也數不完。
  言歸正傳,當時世界上的人多不勝數,這些人有一個共通的語言。
  你在學校也學過吧?
  那就是名為英語的語言。
  咦,你是第一次聽說嗎?這也怪不得你。
  怪只怪那種語言罪孽深重,背負著不名譽的惡名,在梟首示眾兩百年的歲月後,成了亡靈。
  你好像注意到了呢。
  沒錯,那正是我們稱為──〈輕率福音〉的語言。
  
  姊姊繼續說著故事,語氣十分溫柔。
  亞麻色長髮在床單上嬉戲,於油燈搖曳的光芒裡捲起光渦。
  
  ──〈輕率福音〉發源自一座名為大不列顛的島嶼。
  你不知道大不列顛島在哪裡嗎?
  明天你可以到圖書室,從世界地圖上面就可以找到了。
  在紙上大海一路往西,你可以發現有兩座可憐的島嶼孤伶伶地座落在大陸板塊外,相互依偎著。啊,不是左邊的那座小島喔,那是愛爾蘭,大不列顛是右邊那座稍微大一點的島。
  在那裡,有個名為英國的國家。
  英國的語言就叫做英語,非常單純。
  英語──不對,〈輕率福音〉經由漫長的時間,成為世界上所有人共同使用的語言,甚至有人將這種現象稱為語言霸權。
  懂這種語言很方便,不懂的話會有很多不便的地方。因此世界上的人們一窩蜂地學習這種語言。
  不論膚色還是眼珠的顏色,不分貧富貴賤,都能用相同的語言溝通。
  是啊,這種事在現在成了天方夜譚。
  在巴別塔崩毀後,過了四千年,人類終於逐漸整合在同一種語言之下。
  
  姊姊的嘴角發出嬌甜的嘆息。
  油燈映出她晃動的落寞身影。
  
  ──遺憾的是,那只是一場短暫的夢。
  某一天,毫無預警的,人們再也不會說〈輕率福音〉了。
  不對,這種說法太粗糙了。
  正確來說,懂得〈輕率福音〉的人在一個晚上,忽然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原以為是福音的語言就這麼輕易失去,人類再度陷入混亂。
  這就是發生在兩百年前,人稱〈第二巴別塔〉的事件。
  理由嗎?沒有人清楚。
  唯一能說的是,有時相較於生物,語言更能吞噬人類。
  
  姊姊的嗓音有些感傷。
  一綹亞麻色的髮絲流瀉在床邊。
  
  ──你知道人類的大腦是灰色的嗎?
  我們的思考也就是文明,其實是灰色的喔。
  東京這裡以前也充斥著這樣的色彩,但是〈第二巴別塔〉摧毀了和平的文法。
  緊接著,第三次世界大戰爆發,文明的指針倒退回產業革命的時代。
  最後,人們把語言當成武器,相互廝殺,一條條國界線將山林與大海劃分開來。
  沒錯,語言變成了凶器。
  在這個世界上,奪走最多條人命的不是刀槍,也不是炸彈或疾病,而是語言。
  不過,語言本身沒有錯,錯的是使用方式。
  工具會變成凶器,不是因為那東西在本質上是凶器,而是人類的瘋狂,把物品視為凶器,導致了這樣的下場。
  沒錯吧?
  每一次引發意外的都不是工具,而是以錯誤方式使用工具的人類。
  正因為有這種危險,我們必須學習語言的正確使用方式。
  
  錯的是人類。
  這句話是姊姊在貶低自己嗎?
  還是語言藉由姊姊的嘴巴,替自己辯護?
  少年並不清楚。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
  差不多該睡了呢。
  話匣子一打開就說得停不下來,這真是姊姊的壞習慣。
  
  姊姊吹熄了油燈裡的燈火。
  少年興起了好奇心,在睡意消失的眼眸裡,飄散的煙霧化成白煙,變成一片焦灼。
  夜晚再度降臨,窗框裡圈住了一塊彷彿隨時可能消散的星空。
  他抓住姊姊的袖子,姊姊輕摸著他的額頭。
  
  ──不然,我講一件艱深到會讓你想睡覺的事吧。
  你知道人類是從哪裡分辨他人語言的嗎?
  不對,不是耳朵。
  答案是比我現在摸的這裡更裡面的地方。
  那裡叫做威氏區。
  下一次,我讓你看看布羅德曼博士的大腦皮質分區圖吧。
  呵呵,你一定會嚇一跳。
  
  ──畢竟。
  語言在這世界的數量多如繁星,根源卻甚至不及我們的拳頭大小。

    第一章 ─魔女的失物─
  

    1
  ──西元二二二○年,帝都東京的某個午後。
  
  夏日的天空彷彿決定來個小盹,透過窗戶可以望見靜謐的天際。
  外頭可說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然而不知道是否有在流動的天空究竟能不能稱為「好的天空」,則是令人不禁疑惑。
  啪!
  「……唔!」
  緊繃的氣氛支配了整間教室。
  尖銳的聲響不曾停歇,聲音即來自老師揮下的鞭子。
  受害者是楚楚可憐的制服少女。她左手拿著粉筆,自從在位子上站起來後,算起來已經反覆朗讀了三遍相同的文章。
  「加洛莉娜‧馬祿博雷夫特,再唸一次,大聲一點!」
  「是……!」
  以嚴厲的語氣下令的是戴著眼鏡的金髮女老師,再加上她身穿軍服,使教室變成了更加異樣的空間。
  其他學生不敢吭聲,雙眼緊盯著課本,深怕下一個會輪到自己。
  一名少年睜著他那淺色的瞳孔,觀望周圍的情形。
  放眼望去,男女學生比例為二比八,男學生明顯占少數。
  「Alles Verga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
  名為加洛莉娜的少女開始了她第四次的朗讀。
  在那頭健康纖細的金髮底下,海藍色的瞳孔逐漸泛起潮水。
  少年從正後方的位子,豎耳傾聽她兢兢業業的朗讀。
  ──啊,她忘記元音變音了。
  加洛莉娜一開口朗讀,少年就注意到她的德語發音錯誤。
  咻!
  剎那間,有東西在她手邊爆開。
  那是飄浮在半空中的扭曲火焰。由於朗讀的緣故,原本要纏上她的火焰急速萎縮。
  果不其然,老師手裡的凶器揮中加洛莉娜的左手。
  「……唔!」
  少女的肩膀一縮,強忍著疼痛。
  「〈飄浮〉可以了,接下來是〈收束〉,集中注意力!」
  「是……是……」
  加洛莉娜膽怯地應著。
  她用雙手握住使思考具現化的粉筆──〈亞爾畢恩〉,祈禱似地說出話語。
  「──Das Unzulangliche……呀!?」
  老師驚覺到危險,趕緊撞開加洛莉娜的身體,少年也在同一時間緊蹙起眉頭。原本要收束的火焰受到她拙劣的發音刺激,反而炸了開來。
  加洛莉娜在千鈞一髮之際倖免於難,火焰的餘燼卻像是至少要給她一個教訓,灼燒著她的左手。
  「簡直是差勁透頂,妳居然連基本的元音變音也唸不好嗎?不用再試了!」
  「……再一次!拜託您再給我一次機會,老師!」
  少女淚眼汪汪,哀求著老師。
  「別說了,重來四次還是這種下場。加洛莉娜‧馬祿博雷夫特,我要罰妳用德語抄寫《浮士德》第二部三遍,在後天放學之前交給我!」
  「……後天要交……可是三天後有實技測驗……」
  「膽子真大,居然敢頂嘴。不然這樣好了,剛才的課題改成罰寫五遍。」
  「……!」
  懲罰竟是區區一名學生不可能完成的功課量,少女聽得說不出話來。
  「對、對不起……」
  她膽戰心驚地坐回位子上。
  「你們聽清楚了!」
  金髮女老師──沙矢音‧奧立薇雅‧恩格杭特環顧悄無聲息的教室,拉大了嗓門。
  「你們知道自以為只是發錯一個音的蠢貨,在戰場上會發生什麼狀況嗎?名詞詞性和字尾變化,重音以及語調,不熟悉基本文法的傢伙馬上就會沒命。如果你們珍惜性命,自己的命就由自己保護!」
  ──無法正確使用語言會直接威脅到生命安全。
  如果上一個時代的人,或是外面的市民聽見這句話,會有什麼反應?
  他們或許會一笑置之,以為這種說法是誇大其辭。
  然而,這不只是威脅,所有學生都有深刻的體會。
  「我想不需要再次提醒你們,德語是貴重的火屬性語言──」
  沙矢音走到講台上,以熟練的動作在黑板上描繪出圖案。
  火、土、金、水、風。
  五種屬性交織成語言關係圖──〈聖語芒星〉。
  強化其他屬性的〈相生〉。
  抵銷其他屬性的〈相剋〉。
  同屬性相加的〈相乘〉。
  在這所學院就讀的每個學生都知道,這是相當基礎的基本知識。
  「你們使用的日語是土屬性,從圖中可以看到,德語和日語是〈相生〉的關係。〈火生土〉──火燃燒物體,生出土來,簡單來說就是屬性強化。日語使用的文法再加上德語,可增強力道。」
  沙矢音敲了下黑板。
  「接著要注意的是〈算符〉。在腦中描繪出飄浮、收束、振動或是轉抄這些空間意象,進而在字面上發揮作用,藉由這種方式便能操縱語言──雖然說,〈算符〉的掌控程度,取決於個人思考實現強度的〈咒力〉。」
  她說到這裡停頓下來,募集起下一位犧牲者。
  「下一位想吟誦的人舉起手來!別怪我一再警告你們,要是連這種程度的課題也克服不了,畢業恐怕會很困難。」
  想當然耳,沒有人舉起手來。根本沒有人敢舉手。
  「真是的,沒有自願者嗎?」
  沙矢音盤起手臂,顯得相當煩躁。
  ──受不了。
  少年望了周圍一眼,暗自嘆了口氣。
  同學們不著痕跡的視線讓他如坐針氈,但總比時間在沉默中流逝來得容易忍受,於是他懶洋洋地舉起右手。
  「蒼生‧賈倫‧布拉德弗鐸嗎……好,你唸吧。」
  「是,老師。」
  老師口中這位名為蒼生的少年接住她拋來的粉筆後,平靜地站起身。
  混著亞麻色的黑髮底下,他吁了口氣,闔上雙眼,在腦中喚醒記憶。
  課題對他來說並不困難。
  小時候,姊姊常隨口說出的那一段話。
  他只需要照唸就行了。
  「Alles Vergängliche Ist nur ein Gleichnis; Das Unzulängliche Hier wird's Ereignis; Das Unbeschreibliche Hier ist es getan; Das Ewig-Weibliche Zieht uns hinan──」
  少年若無其事地背出了折磨加洛莉娜的那段文章。
  接著,〈亞爾畢恩〉的前頭發出閃光、融於空氣之中。
  過沒多久。
  熱氣正常凝縮,出現一顆沒有扭曲的火焰球。
  「嗯,〈飄浮〉和〈收束〉都很標準,非常模範的吟誦,完全不輸給課本。」
  沙矢音稱讚起蒼生的示範,又接著說:
  「這類的火種如果加上風屬性的語言,藉由〈風生火〉的相生,可以用風加強火勢。這時候如果再加上水屬性,經由〈水生風〉的相生,就能產生強大的〈火〉屬性。這是稱為〈連相生〉的高級咒文,必須有能同時操縱三種不同屬性語言的實力,以及加以控制的咒力,才能完成這高難度的技巧。」
  她說到這裡停下來,加了一條但書。
  「不過,這裡如果有人做得到這種事,明天就可以畢業了。」
  「請問一下……老師。」
  一位學生戰戰兢兢地舉起手。
  「什麼事?」
  「……既然有〈連相生〉,〈五連相生〉也有可能做到嗎?」
  既然可以三種屬性連用,在應用上是否可以讓圓環上面的五種屬性全部相連?
  學生的疑問只是出於這種簡單的聯想,沒有其他用意。
  沙矢音的臉上掠過一道陰影。
  她的表情肌反射性地抽動了一下,然而在職務上她必須保持冷靜,這對她來說輕而易舉。
  實際上,沒有一個學生察覺到她內心的動搖。
  沒錯,沒有一個學生──除了剛才那名少年。
  「對,是做得到。」
  老師做出簡短的回應。
  「過去只有一個人做到了〈五連相生〉。」
  「……那個人是誰?」有名學生問道。
  沙矢音悄悄瞥了少年一眼。
  然而,當事人蒼生只是佯裝不知,玩著火焰球。
  她忍不住咂舌,勉強說了起來。
  「大約在十年前,那個人也在這間教室裡面學習。除了一件事──那個人很不平凡──除了這一點,那人就只是個隨處可見的平凡學生。」
  幾名學生不禁屏息。
  「她是學院創立以來的才女。在和你們同樣是十七歲的年紀時,便操縱各種語言,投身異國的戰場。她擁有卓越的語言能力,以及深不見底的咒力,的確是無庸置疑的英雄。」
  接著,老師的嗓音變得低沉。
  「──直到五年前,發生了那起人稱〈深緋徒花〉的事件。」
  幾位學生看向不理不睬的少年。
  「聊天就聊到這裡,我們繼續上課。」
  魔鬼老師一轉過身去,坐在蒼生隔壁座位的女學生便輕聲呼喚道:「欸,賈倫。」
  「你的姊姊會使用〈五連相生〉是真的嗎?」


 


《聖語皇弟與魔劍騎士公主~蒼雪記事~ I》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