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可挑剔7-試閱.jpg

 

大家週五好!!又來到試閱時間

過完今天就是週末了,再努力一下吧!

今天要試閱的是《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7》

「無可挑剔」系列終於迎來真正的最後一集了!!h48

經過多次的輪迴,

祐樹與世界最後會有怎樣的結局呢?

希望讀者可以期待一下After story唷!

以下是試閱文~~

 


 

  我跟妹妹結婚已經五年了。
  
        † 
  
  反對意見絕不在少數。
  這也難怪,畢竟我和桐島春子是兄妹。這是不爭的事實。除了父母以外,親戚朋友也都反對這樁婚事。老實說,若換作是我也會反對。這條路上顯然阻礙重重。
  「祐樹啊,閣下無意打消念頭嗎?」
  神鳴澤世界如此對我勸說。
  她是我的前女友,對我和春子都十分瞭解。從她高二轉學過來認識至今,我倆可說是嚐遍了各種酸甜苦辣。
  「不。」
  我搖了搖頭。
  「我要跟春子結婚,這事已經定案了。無論誰反對,我都會貫徹自己的信念。」
  「不過她是閣下的妹妹吧?」
  「無所謂。愛才是一切,愛才是真理。我不能漠視自己喜歡春子的心情。」
  聽完我堅定的主張,世界嘆了口氣。
  「沒想到結果竟然變成這樣。真教人不甘心。明明我跟閣下原本才是男女朋友……」
  「我終於找到了真愛。還請妳諒解,世界。」
  「不,我不懂。我怎麼可能懂。閣下是個這麼好的男人,要我眼睜睜把閣下拱手讓人,豈不是太可惜了嗎?現在還不算太遲,祐樹,跟我重修舊好吧。因為到現在我還是對閣下──」
  「夠了,適可而止吧。妳是不錯的朋友,不過我倆的情侶關係早已結束。為了今後還能繼續當好朋友,別再得寸進尺了。我再說一次,我倆的關係已經結束了。」
  「……嗚嗚。」
  世界無力地跪倒在地。
  面對活生生的現實,她才體會到失去了多麼珍貴的東西。不過希望她能堅強地活下去。雖然不及春子,但她也是個不錯的女人,遲早會跟好男人結為連理吧。我拭目以待。
  
        †  
  
  「祐樹同學,你還是再重新考慮一下吧。」
  來實也是勸我的女人之一。
  我跟來實的交情比神鳴澤世界更久,她或許可以算是我的青梅竹馬。於公於私她都給予我很大的支持,我也敢說自己無論公私都很挺她。說起來,她就像是我的戰友。
  不過來實似乎把我當成一名異性看待了。
  「祐樹同學,你不該跟春子妹妹結婚。」
  她再三強調:
  「你們是兄妹啊。就算結了婚,肯定也沒好事。最好還是放棄吧……而且祐樹同學,你不覺得身邊還有比春子妹妹更適合你的女孩子嗎?」
  來實向我挨過來撒嬌著說。
  我斷然答道:
  「不好意思,最適合我的女人只有春子。我絕不會被甜言蜜語所蒙蔽。我承認妳是個魅力十足的女性,卻不是能跟我攜手共度一生的人。死了這條心吧。」
  「不,我不要。我會努力的。為了成為配得上祐樹同學的女性,我什麼都願意做。是真的。所以求求你,祐樹同學。」
  「不行。有個致命性的問題存在。」
  「為什麼不行?到底哪裡不行?我說什麼都願意做可不是騙人的喔。我真的──」
  「不行啦,來實。因為我……」
  我搖著頭說:
  「我喜歡胸部小的女生。」
  「……嗚嗚。」
  來實無力地跪倒在地。
  現實總是殘酷的。在深知自己癖好的我看來,來實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變成我的菜。來實的胸部絕不算大,可是『不大』和『小』之間仍存在著深不見底的鴻溝。
  哎呀,現實真是殘酷啊。來實也是我最親近的女性之一。視情況發展,說不定未來有可能跟我結為連理……可惜她並未展開像樣的攻勢,就這樣拖泥帶水地虛耗時光,只能說她倒楣。現在就請她下台一鞠躬吧。但願她未來終將獲得幸福。
  
        †  
  
  「我願意屈就當情婦。」
  問題是這女人。
  千代小姐,她太難纏了。
  「我不會要求您跟我結婚,更不會阻止您跟春子大人的婚事。您大可以把我當成呼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女人。對我而言,能留在祐樹大人身邊就是一切。所以請您儘管過您想過的生活吧。」
  千代小姐是個神秘人物。
  她既是女僕,又是老師,還是神鳴澤世界的隨從──身兼多重身分的她,同樣是圍繞在我身邊的其中一朵美麗的花,不過這個人真的深不可測。不僅年齡不詳,本名也不知為何不曾公開。我想她基本上應該還是人類,不過這點也沒有人可以保證。有別於世界和來實,這個人沒辦法隨隨便便呼攏過去。
  這下該怎麼辦呢?
  「千代小姐,不好意思,我不能把妳留在身邊。」
  「為什麼?」
  「我已心許春子──」
  「是,沒關係的。請放心跟春子大人恩愛去吧。我不要求您跟我打情罵俏作為回報。祐樹大人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只要能幫上您的忙就夠了。」
  「不,該怎麼說呢?我跟春子的愛巢不需要其他閒雜人等。」
  「我不會礙事的。若您嫌我礙眼,我願意退居地球另一端提供支援。只要祐樹大人能把我一直放在心裡,我就別無所求了。」
  千代小姐處之泰然,微笑著說。
  ……嗯──該怎麼辦呢?
  就算模擬再多次,我都無法想像這個人會乖乖聽話……
  好吧,乾脆這樣敷衍過去好了。
  「千代小姐,不好意思。」
  我搖著頭這麼說:
  「我生理上就是無法接受妳,還請妳諒解。」
  
        †  
  
  於是反派都退場了。
  世界、來實、千代小姐等三人從我面前消失,只有春子留下,彷彿自創世的瞬間便註定如此。
  啊啊,我心愛的妹妹啊。
  我不惜捨棄一切也要擁有的極致美人。這樣就能兩人獨處了。我們將正式成為亞當與夏娃,接受世間萬物的祝福,發誓永遠忠於彼此。
  雖然可能太猴急了,但我好想立刻擁抱妳。
  我想擁抱的女人只有妳,春子。我的眼裡完全容不下世界、來實和千代,更遑論其他女人。只要有妳,我什麼都不需要。我們要生下許多孩子,讓子子孫孫遍及全天下。最終我們將成為神,應許真正的永恆。
  啊啊,不行啊,哥哥。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不需要任何準備,只要我倆同心即可。
  不不不,不行,別看我這樣子,我可是守身如玉的女人,再怎麼樣也不能答應。
  哎,有完沒完啊。既然如此,我只好硬上了!
  啊啊,這怎麼行啊,哥哥。啊啊,不過我也喜歡強硬的哥哥,請對我溫柔一點──
  
        †  

  
  「妳的妄想也太冗長了吧!」

  
  桐島祐樹掀倒了矮飯桌。
  不,正確來說不是矮飯桌,而是擺在桐島家庭院裡的西式白色餐桌。
  更正確地說,祐樹甚至沒有真的翻桌,只是擺出翻桌的姿勢而已。他不願因為一時的衝動,把勉強算是財產之一的整套茶具變成大型垃圾。
  「什麼妄想,真沒禮貌。」
  桐島春子啜飲著紅茶,一臉沒事的表情。
  「看完別人寫的創作竟給出這樣的評價,你也未免太過分了,哥哥。夢小說就是明知在妄想,卻隨心所欲地沉醉於妄想之中。我的個人創作裡充滿了我的夢想,誰也不能批評它。」
  「可是啊……」
  祐樹背靠著椅子,重重地嘆了口氣。
  意外看到妹妹寫的創作只能說他倒楣。其劇情發展駭人無比,回過神來,祐樹已經看到很後面了。所謂負面的吸引力確實存在。愈是對健康有害的食物就愈想吃,愈是殘酷的景象就愈令人感興趣。不過啊……
  「我早就知道很偏執了,卻沒想到這麼嚴重。」
  祐樹把妹妹的創作筆記本扔到桌上,低聲沉吟起來。
  「我是說妳的腦袋,春子。不管是世界、小岩井同學,還是千代小姐,全被妳寫得亂七八糟。這下我總算明白妳是怎麼看待她們三個的。」
  「這也不意外吧?」
  「就是不意外才有問題啊!」
  祐樹拍打桌面。
  春子依舊冷靜,優雅地啜飲著紅茶。
  「別擔心。唯獨在虛構的世界裡,我的妄想才會像隻脫韁野馬。身為哥哥親愛的妹妹,現實生活中我不是一直謹守分寸,維持端莊的形象嗎?」
  「這點我不予置評。」
  「為什麼?」
  「妳沒有自知之明嗎?這夢小說確實很不像話,不過說穿了,現實中的妳不也是同樣的本質?撇開極度惡化這點不說,事實上,兩邊都是桐島春子。做哥哥的我這麼說準沒錯。」
  「真是遺憾啊。」
  「遺憾什麼?」
  「我親愛的哥哥偶爾也會看走眼呢。不過請放心,妹妹我會彌補哥哥的不足。今後我也將全力扶持哥哥,伴隨你一同前行。」
  「結果妳還是沒有自知之明嘛……」
  「所以看完小說之後,你有何感想?除了太冗長和偏執之外。」
  「感想啊……」
  祐樹抬頭仰望天空。
  今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日子。桐島家的庭院佔地廣闊,卻不見半個女僕或園丁。兄妹相聚的時候,他們會盡量避免出現在兩人面前。身為全球企業桐島製藥的名門子弟,兩人只能共享這奢侈的短暫時光。
  「有種既視感呢。」
  「這話的意思是?」
  「哎,抱歉。說既視感好像不太對。我只是覺得未來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這麼說來應該是真實感吧。沒錯,就是真實感。看了春子的夢小說,我不禁產生這種感覺。」
  「再說得更清楚一點。」
  「在那之前,可以也給我來杯紅茶嗎?」
  「當然。」
  春子興沖沖地挑選著紅茶茶葉。她不知從哪兒弄到了大吉嶺春茶,往茶壺裡倒進熱水後,便開始散發甜美的香氣。在茶香的縈繞中,祐樹思索起來。
  「在那之後過了五年。」
  蝴蝶在草皮上飛舞。
  小鳥在天空中高歌。
  「也就是說,從世界轉學到我們高中算起已經有五年了。總覺得我們的人生因此產生了劇烈的變化呢。」
  「是啊。」
  春子把紅茶倒入茶杯。
  「那個與眾不同的怪人轉學過來,還來了個扮成女僕的神秘老師。小岩井來實那顆電燈泡也仍舊繼續強調自己的存在感。在我看來,那是嚴冬時代的開始。」
  「經歷過一些有的沒的之後,我跟世界就在一起了。」
  「豈止嚴冬,簡直是冰河時期。你們怎麼不趕快分手算了。」
  「別這樣嘛。妳不也認同那傢伙嗎?」
  「雖然很不情願就是了……哥哥,紅茶泡好了。」
  「謝謝。」
  祐樹端起杯子,品味著香氣。
  這茶泡得真好,帶有如花似蜜的淡香。泡紅茶的水準足以跟神秘的女僕老師分庭抗禮。無所不能的妹妹在這方面也不馬虎。
  「那麼哥哥,你結論講得怎麼樣了?」
  「別催我嘛。我一開始也沒想過要歸納出什麼結論啊。其實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看完妳的夢小說之後,我只是覺得可能會有這種發展而已。」
  「所以說,您承認我的妄想有侵蝕現實的價值囉?」
  「不是啦。」
  「不然呢?」
  「哎,該怎麼說呢?」
  祐樹斟酌著用詞說:
  「算是一種思考實驗吧,不過終究不脫假想的範圍啦。可能存在於平行世界裡的我們,或許不像現在這樣成天渾渾噩噩,而是過著悽慘的生活。我不由得這麼想……說不定眼下我們就是徹底除去了這些可能性,如今才能站在這裡。」
  「另一種可能存在於其他地方的未來嗎?」
  「可以這麼說。」
  「別管這個了,哥哥。今天你總該做好跟我跨越防線的心理準備了吧?我年紀也不小了,不快點娶我就要超過保存期限囉?」
  「……這事很重要,拜託妳認真聽啊。」
  祐樹嘆了口氣。
  春子不以為意。
  「我也很認真啊。我喜歡哥哥。這份情意是開天闢地以來不變的真理。不管是不是平行世界,那都是唯一僅有的形式。」
  「我知道了。這樣好了。」
  祐樹起身繞過桌子,並站到了坐在對面的春子身邊。
  「春子,妳明白吧?」
  「咦……?」
  「我是說,既然敢這樣挑逗男人,無論結果如何妳都做好覺悟了吧?」
  祐樹以手指掬起春子的下巴。
  春子羞紅了臉,驚呼著別開視線。
  「不可以啊,哥哥。現在還是大白天啊……至少先回房……」
  「不行。」
  「可是哥哥……」
  「不行。」
  「可是──」
  祐樹掠奪了春子的雙唇。
  他粗魯地覆上春子的櫻唇後,有如野獸般蠻橫地直接壓倒了她。
  「哥哥,不行。」
  「沒用的,春子。妳求我應,這就是一切吧?」
  春子當然有所抵抗。她掙扎著揮舞手腳。椅子翻倒發出聲響。紅茶杯掉落於草皮上,染出一片褐色汙漬。不過也就僅止於此。兩人淪為純然的雄性與雌性。這樣就沒有所謂對與錯了,他們對此心知肚明。
  祐樹伸手玩弄著春子的胸部。
  「啊,不行啊,哥哥。」
  舌頭在春子的頸項游移,唾液的痕跡反射微光。
  「不可以,再更進一步……就太超過了……」
  最後祐樹的硬挺終於昂首長驅直入,準備撕裂妹妹的童貞!
  「哥哥,不行!春子、春子我──啊啊!」


 


《無可挑剔的戀愛喜劇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