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是老師2試閱.jpg

 

炎熱的5月天帶給各位《我的女友是老師2》試閱文!!

和真香老師有著表面情侶關係的彩木

這集跟老師會有哪些臉紅心跳的親密接觸?

而SID將採取什麼行動來阻止兩人!?

在本集可愛的寫真偶像天無有不少出場機會

她對真香老師的觀感逐漸改變……

也請各位讀者不要錯過本集的特典小冊子跟PP書衣

 


 

  雖然這麼說有些唐突,但我不喜歡『老師』。
  應該說我不信任擁有學校老師這個頭銜的人。
  起因是我在幼稚園時向喜歡的老師告白,卻遭到了背叛。
  當然,那時所謂的背叛,我如今回想起來,也只是一笑置之的事情罷了。
  是當時的我太幼稚了。
  然而,即使注意到這點,我對所有的教師仍舊抱持著不信任感。
  而我˙彩木慎也成了高二生──
  「噢……彩木同學,為何你是彩木同學呢?」
  站在窗邊,像茱麗葉一樣嘴上說著莫名其妙台詞的人,是我的班導師。
  藤城真香老師──我現在待的二年A班導師,也是英文老師。
  這是她擔任教師的第二年,年齡大概是二十四歲左右。
  「茱麗──不,真香老師。」
  「茱麗是誰!?彩木同學,你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又有了新的女人!?」
  「不管是舊女人還是新女人都沒有啦!」
  在放學後的英語科準備室。
  這裡被真香老師稱作『我的城堡』,幾乎成了她的私人空間。
  雖然其他英文老師也能使用這間教室,但他們不太會靠近這邊。
  從四月中開始的一個月之間,我經常被叫來這裡。
  我明明是公認討厭『老師』的人。
  可是、可是,真香老師卻向我──告白了。
  告白!是告白耶!
  真香老師是校內最受歡迎的美女教師。
  另一方面,就算不談我討厭老師這點,我的成績平庸,運動能力和長相也很普通。
  身高略矮,希望能再長高五公分。
  撇除有點彆扭、多疑這點,我的性格也沒什麼特別之處。
  但由於生性多疑,我練就了看穿人心中另一面的本事──大概吧。
  『高不可攀』這種老掉牙的形容,用在真香老師身上相當貼切。
  她不僅是優秀的教師,又是美女,而且非常敬業──校內的學生和老師都是如此看待她的。
  不過只有我看出來,真香老師並非高不可攀。
  我早就知道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是她的演技──只是在營造形象罷了。
  大約在一年前,真香老師作為新任教師出現後沒多久。
  當時她表現得高不可攀,因而發生了一起事件──
  而我似乎在無意間表明了,自己看穿她在營造形象的事。
  這對老師來說,是頗具衝擊性的事件。
  不過我已經完全忘了這件事。
  於是真香老師便喜歡上首次看穿她本性的我──似乎是這樣。
  「說、說得也是,原本就有四個礙事的──應該說情敵,要是再增加下去,我會處理不完──我是說無法應對。」
  「…………」
  怪了,我好像接連聽到身為教師不該說出口的危險發言。
  看到真香老師失去冷靜,口出狂言的樣子,應該沒人會覺得她『高不可攀』吧。
  她平常會隱藏好這種本性,但在我面前就完全鬆懈了。
  「那就馬上開始今天的『教育』吧。」
  「呃,妳在做什麼啊!?」
  「衣服,我在脫衣服啊。」
  「看就知道了!不,知道歸知道,但我是在問妳脫衣服的理由!」
  「好,用英文要怎麼問?」
  「華、華特啊優督硬那烏!」
  「……先不說文法,你那奇怪的發音是個大問題。」
  啊,她好像真的覺得很傻眼。
  明明現在是我要對真香老師感到傻眼才對。
  「算了,英文的指導以後再說。」
  「身為英文老師,妳這話大有問題呢。」
  話雖如此,平常上課她就教得夠多了,課外指導還是放過我吧。
  「啊啊,我才脫到一半。抱歉停了下來,我會好好脫光的,原諒我吧。」
  「說得像我叫妳脫的一樣!話說妳別這麼大方地脫衣服!」
  我在吐槽的同時,轉身背對真香老師。
  視線移開之前,我瞥見老師臉頰泛紅的樣子。
  她明明就很害羞,為何要自己發動這種煽情攻勢啊?
  「……已經好囉,轉過來吧。」
  「…………果然沒錯!我剛剛就有不好的預感!」
  我戰戰兢兢地轉身。
  只見真香老師換了裝扮,不再是先前的套裝。
  「為什麼是女啦啦隊!?」
  沒錯,真香老師的服裝從深藍色套裝,換成了鮮豔的黃色女啦啦隊制服。
  胸口大大地敞開,她那自稱E罩杯的乳溝纖毫畢現。
  上衣的下襬短得露出了白皙的腹部和肚臍。
  迷你裙的裙襬也短到讓人擔心的程度。
  「教師也有為學生加油的定位對吧,那我穿啦啦隊服肯定沒錯。」
  「這說法也太牽強了吧!」
  這麼亂來的人真的可以擔任教師嗎……?
  教育委員會究竟是看中她哪一點?
  「來吧,你來解開這一頁的題目。」
  「啊?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我連沉浸在疑問裡的空檔都沒有。
  真香老師從自己的書桌上拿起一本習題,攤開放到隔壁桌。
  我對那一頁有印象,記得今天在真香老師的課堂上才剛寫過。
  「彩木同學今天是來問這一頁的問題,所以我要再教你一次答題方法,這是教師的日常業務。」
  「原來設定是這樣啊……?」
  我今天會來準備室,是被真香老師叫來的。
  自從她向我告白後──大都在這間準備室進行『教育』。
  目的似乎是要藉由指導讓我喜歡上老師──
  「好啦,你趕快做。就我看來,今天上的課你完全沒聽懂吧?」
  「妳、妳怎麼知道……!?」
  我對繁瑣的文法問題很不拿手。
  或許是性格多疑的緣故,一旦要我思考文章的架構,就容易鑽牛角尖。
  「我姑且是個教師,只要看到學生的臉就知道對方懂不懂了。」
  「…………」
  這麼說來,這個人還是一名優秀的教師。
  我知道真香老師不為人知的一面──
  但並不清楚表面上她身為教師的一切。
  「說到底,我從沒想過要積極瞭解關於教師的事……」
  或許我意外地完全不瞭解真香『老師』……
  「嗯?就算你不追問,我也會鉅細靡遺地告訴你我自己的事喔。」
  「沒、沒事,我並不是在追問……」
  「首先是我的輔助能力,我要讓你切身體會到啦啦隊的加油效果!」
  真香老師周到地帶了彩球,開始在狹窄的室內靈巧地舞動。
  「衝啊衝啊,彩木同學,加油加油♡」
  「…………」
  我並不是想知道老師這方面的能力──
  但她的動作還真是充滿律動感。
  看來她不只外表和頭腦,連運動神經都很好。
  我之前並不知道這點,而且──
  她除了動作漂亮得沒話說,柔軟度也很棒。
  每當她抬高苗條修長的腿,裙子就會隨之掀起,裡面的──
  「啊──這樣我怎麼有辦法專心啊!」
  「為什麼沒辦法專心?我明明這麼誠心地為你加油耶?」
  「妳不要一邊奸笑一邊問啦!」
  她絕對明白理由吧!
  加油的效果別說是零,根本是負的!
  「放心啦,你看,這是穿在裙底的緊身褲,俗稱安全褲喔。」
  「妳不用解釋,也不必露給我看!」
  真香老師輕巧地掀起裙子,露出深藍色的安全褲。
  我知道這不是內褲,但看到裙底風光還是會……!
  「這跟體操短褲一樣俗氣,看了也沒什麼意思吧?」
  「問題不在這裡。老師應該也不是穿體操短褲的世代……對吧?」
  「你以為我幾歲啊?」
  噗嗚──真香老師像小孩子一樣鼓起臉頰。好可愛。
  「體操短褲普遍存在的年代,頂多只到二十年前吧。事先聲明,我今年二十四歲喔。」
  「……我還是第一次得知老師的正確年齡。」
  真香老師應該是直接升學、就業的,所以答案如我所料。
  「啊,糟了……」
  而她現在一臉困擾。
  「彩木同學,你真是個壞孩子,竟然以巧妙的誘導訊問讓女人說出自己的年齡。」
  「我既沒誘導也不是在訊問,而且這不算巧妙吧……」
  「不,不行。壞孩子就該接受……一如往常的體罰喔。」
  「唔……」
  真香老師站在我面前,雙手固定我的臉頰。
  當我犯錯時,她就會對我施加體罰。
  世界上唯一獲得准許的體罰──『軟呼呼體罰』。
  「嗯……」
  真香老師緩緩與我雙唇交疊。
  在我們兩人之間不知何時開始,這種行為變得理所當然……
  令人膽顫心驚的教育正逐步進行著。
  另一方面,要是我接受了真香老師的告白──她就會辭去教職。
  她說若與學生建立戀愛關係,就是個失職的老師。
  而且她還會捨棄俗世生活,去當尼姑或修女的樣子。真的假的啦!
  就算我相信老師是真的喜歡我,她又為何要做到這種地步呢?
  一位教師會因為喜歡就向學生告白,甚至接吻嗎?
  不惜背負失去工作的風險……?
  太莫名其妙了。
  這個人無論是身為教師,還是兩人獨處時的面貌,都充滿了謎團──

  
  

  聖華台學院──是有著初等部、中等部、高等部到大學的一貫制學校。
  我從初等部開始就在這間學校就讀。
  入學考試很辛苦,但那是以前的事,我已經記不得了。
  令我印象深刻的,反而是在幼稚園時期發生的蠢事。
  當時仰慕的女老師騙了我,自己跑去結婚。不過我早就不恨她了。
  我現在是高等部二年級,但我對初等部和中等部時的校園生活也沒什麼印象。
  應該都在反抗教師然後被罵吧。呵,我可不會輸給壓力。
  真香老師的體罰不是壓力,是軟呼呼,輸了也沒辦法。
  「今天的現代文課由於戀紅老師感冒請假,所以改成自習。她沒有出習題或講義,但你們也別跑到教室外面。」
  現在正值早上的班會時間。
  我們的班導──真香老師並不會長篇大論。
  她公事公辦地說完要通知的事項,沒有多說什麼便乾脆離去。
  光是這麼做,就讓學生們仰慕她那冰山般的風格。真不愧是高不可攀的美女。
  「下星期開始是期中考,也是各位同學升上二年級後的第一次段考。不要因為還沒到選擇志向的時期,就輕忽了課業。」
  對喔,下星期就是期中考了。
  我們學校有很多學生會從內部升學,因此心態頗為悠哉。
  一般來說,高二生應該也有自己成了考生的自覺。
  高中生活有三分之二是考生,真是一件毫無夢想和希望的事。
  聖華台的大學在社會上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校內似乎也有不少學生希望往外升學,考上偏差值很高的大學。
  對這些上進心強的學生來說,不必特別叮囑,他們也不會輕忽期中考。
  我姑且也有考慮往外升學,只是成績有點尷尬。
  「另外,明天開始職員辦公室和各科的準備室禁止學生進入。要找老師的話,就在門口呼喚。」
  「…………」
  哎,我不會主動接近職員辦公室,不用在意這條規定吧。
  在我的校園生涯裡,就算不主動接近,不知為何還是經常被叫過去。
  我只是對教師抱持些微反抗態度而已,明明沒有做任何壞事。
  「…………嗯?」
  等等,她說各科的準備室也禁止進入?
  這樣的話,真香老師的『城堡』當然也不能進去吧?
  真香老師的『教育』也曾在學生指導室和學生會辦公室進行,但這兩個地方都無法自由使用。
  事實上,英語科準備室也不能隨便利用就是了。
  先不談這個──校內沒有地方能讓她指導我了。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真香老師的教育要放假一段時間了嗎……
  我、我才不覺得可惜呢!
  
  
  ──現在不是拙劣地耍傲嬌的時候了。
  今天的課順利結束,放學後──
  終於來了,久違的自由時光總算到來了!
  不曉得期盼過幾次又被打臉的解脫之日,這次再也沒有上演逆轉戲碼了!
  即使真香老師再怎麼為所欲為,也無力改變考試期間的規定。
  在考試前一週和三天段考期裡,我是完全的自由之身!
  「你在偷笑什麼?」
  「哇!」
  向我搭話的人是貴宗天華同學。
  她不僅是二年A班的同班同學──其實也是真香老師的妹妹。
  姓氏不同的原因是兩人的雙親離婚,老師從父姓,貴宗同學從母姓。
  不過離婚那時貴宗同學還是嬰兒的樣子。
  她將偏向茶色的長髮綁成了雙馬尾。
  整個人身材嬌小,看起來像國中生──搞不好會有人以為是小學生。
  真香老師的身材以女性來說相當修長,可以說兩人不太像是姊妹。
  但仔細觀察臉蛋的話,會發現她們的五官有不少相似之處。
  她和真香老師最像的地方,或許是胸部豐滿的程度。
  因為整體嬌小的緣故,胸部大這點比真香老師更顯突出。
  兩人是姊妹這件事,在校內好像是秘密。
  老師與學生是姊妹,或許會引來不好的猜測吧。
  話說真香老師這個人的秘密還真多。
  「呃、呃……貴宗同學,妳有什麼事嗎?」
  「被你得知重要的秘密讓我心有不甘,就算沒事也要來看你臉色,很理所當然的。」
  「給我等一下!」
  貴宗同學,妳的說話方式跟往常不同,還真是毫不含糊呢!
  教室裡一片吵雜,吵雜不休啊!
  「喂喂,我還以為彩木只會反抗老師而已。」
  「彩木同學很多疑嘛,說不定看穿別人的秘密對他來說易如反掌。」
  「竟然對那麼嬌小的貴宗同學伸出魔爪……?根本是現實版色情漫畫,讓人笑不出來。」
  同班同學們,不要說得這麼難聽!
  「貴宗同學,別說得像我抓住了妳的把柄一樣!」
  「誰很嬌小……?說這句話的傢伙,我記住你的長相和名字了。」
  貴宗同學無視我的抗議,瞪著說她嬌小的同學。
  她的個性與嬌小可愛的外表毫不相符,頗具攻擊性。
  「呃,沒事的話我想回去了。」
  「你有急事要趕著回去?」
  「也沒什麼急事……買買東西,回家後用影片無限觀看的服務(一個月九百八十圓,刷爸媽的信用卡),一口氣看完想追的外國懸疑劇。」
  「……彩木,你不念書沒關係嗎?」
  「…………」
  糟糕,我興奮到完全忘了這件事。
  對了,準備室之所以不能用,是因為考試快到了。
  當然要用功準備考試才行。
  哈哈哈,我的自由時光或許永遠沒有到來的一天。
  「我不知道,你的成績很好?」
  「……普普通通吧,那貴宗同學妳呢?」
  「我很會念書。」
  「很會……」
  我們學校有個令人厭惡的慣例,段考的結果會貼在走廊上。
  不過只有排名前五十。
  這和我完全無關……但我好像看過貴宗同學的名字出現在那上面好幾次。
  「至、至少我的成績比天無好……」
  「人家突然被貶低了!?」
  「雖然不知道天無的名次,但我敢肯定自己比較高。」
  「竟然只憑印象就把我當笨蛋!」
  「……我有說錯嗎?」
  「是、是沒錯啦……」
  這名露出畏縮表情的同班同學是天無縫。
  一頭中長髮看起來有點偏紅。
  上半身沒穿制服外套,只有學校背心。
  理由似乎是因為胸部太大,制服外套的釦子扣不起來。
  下半身是迷你裙,雙腿纖細苗條。
  她在當寫真偶像,身材性感得沒話說,長相也很可愛。
  當然,她在男生之間有著極高的人氣。
  根據真香老師的推測,班上應該有三分之一的男生喜歡天無。
  天無縫似乎從剛才就一直在找機會,想加入我和貴宗同學的對話。
  「可是彩同學、小天!一年級最後那次考試,我不是最後一名喔!」
  令人驚恐的是,天無自爆了她考過最後一名的事。
  在聖華台,學校會在考試後發成績表給學生,上面有個人所有科目的分數、偏差值,以及學年排名。
  「老師們恐嚇說如果分數達不到最低標準,就升不上二年級,所以我有好好把課本帶回家,努力念了一整晚的書喔!」
  「……令人震撼的事實陸續揭曉了呢。」
  除了一年級的最後一次考試之外,她連課本都不帶回家,也沒有臨時抱佛腳嗎?
  真虧她能升上高等部啊。
  「真虧妳能升上高等部……」
  「喂,小天妳好過分!」
  哦哦,貴宗同學輕易地說出了我吞回去裡的話……這種強悍真讓人憧憬。
  「我可不是在自誇,我從來沒有遇過無法升級的狀況喔!」
  「這確實沒什麼好自誇的……聽說我們學校已經超過十年沒有人留級了。」
  「彩同學,為什麼你會知道這種事?」
  「……是、是傳聞啦。」
  以前我曾被告誡說,要是太叛逆可能會變成十幾年來的第一個留級生,這件事實在說不出口。
  「彩木同學。」
  「…………唔!」
  我反射性地身體一震。
  轉頭一看,剛才結束班會,應該已經離開教室的真香老師正站在教室門邊。
  「彩木同學,你過來一下。」
  「……是。」
  怎麼有股不好的預感。
  「彩木,快去。」
  「呿,又是真香T啊……呣呣呣。」
  看來我和班上數一數二受歡迎的女生們之間的開心對話,就此中止了。
  「喂喂,彩木,你又被真香老師叫出去啦。唉,我好想代替你啊!」
  「要是你再壁咚,會被老師的恐怖粉絲批鬥喔。」
  「吵死了。」
  我往老師那裡走去,同時瞪著那些出言調侃的班上同學。
  不過大家好像完全不介意真香老師叫我過去的事。
  自從我和真香老師的「可疑關係」變成傳聞之後,明明才沒幾天而已。
  我偷偷散播「彩木慎對真香老師壁咚的照片」後,那個傳聞──
  被覆蓋成了是我單方面纏著真香老師的假象。
  比起不起眼的男學生和美女教師交往,我纏著老師這種說法應該更有真實感。
  但我有點無法接受……
  大家覺得我即使變成跟蹤狂也不奇怪嗎?
  算了,既然平息的傳聞沒有捲土重來的跡象,我就當作沒事了吧。

  

    
 


《我的女友是老師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