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爵試閱(右).jpg

 

本週為大家帶來的是《公爵千金的家庭教師1 謙虛青年的破格魔法教學即將開始》的試閱

低調又紳士的魔法家庭教師

對上兩位學生──年下公爵千金迷糊巨乳女僕h45

這樣的組合可以成功解開公爵千金無法使用魔法的謎團嗎!?

以下是公爵千金與家庭教師初遇的試閱文

 


 

  第1章

  
  穿過隧道後,從窗外映入的景色──基本上就是一整片的白色。所有的一切都被染上了雪白。
  
  
  霍華德公爵家的根據地,自古至今都是王國北部。
  我是聽說過這裡「一到冬季,一切都會被雪覆蓋」……但當時的我只覺得和王都的景象差不了多少,沒料到雪會大成這個樣子。
  由於教授威脅──不對,是提醒過我「那裡很冷」,我便從善如流地穿上冬用大衣,也圍上了老友在我去年生日時送我的圍巾,但我總覺得這樣根本沒辦法禦寒。
  即使車窗用的是防寒用的雙層玻璃窗,也發動了溫度調節魔法,但我依然感受得到透入車廂的寒氣。
  正因為搭的是教授安排的頭等車廂,我才只會感受到些許涼意吧。若是換成我平時搭乘的三等車廂……真不敢去想像。雖然這趟鐵道之旅相當舒適,但一想到下車後的天氣,我就忍不住心頭一沉。
  作為餞別禮的便當相當美味,真不愧是教授挑選的。吃遍王都珍食美饌的美食家確實目光獨到……但我為何有一種難以接受的感覺呢?
  
  火車抵達了北部的中心都市。我拿出懷錶確認,發現火車是準點進站的。接著我拿著行李下了車。
  ……真是太好了,要是誤點到黃昏時間,可還真不曉得該怎麼辦。
  一如預期,月台上冷得要命,我不禁打起寒顫。值得慶幸的是此時並未降雪,加上月台有確實做好鏟雪。由於月台上連個屋頂都沒搭建,於是我朝著磚造味十足的車站大廳前進。
  我看了看教授捎來的紙條,似乎是有人會來接我的樣子。
  我走進車站大廳,四下張望了一會兒後,隨即被人搭了話。
  
  「失禮了,請問您是亞連大人嗎?」
  
  我轉身看去,只見眼前站著身穿執事服、年約五十多歲的紳士──以及躲在他腳邊、罩著淺藍色披肩的女僕裝少女。少女的頭上綁著一條純白色的緞帶。
  這個小小的女孩也是女僕?雖然內心感到困惑,但我仍是出聲回應:
  「是的,我確實名為亞連……」
  「果然沒錯。在下是侍奉霍華德公爵的執事長,名為葛拉漢。這孩子是──女僕見習生,名為愛莉。」
  「我、我是愛莉……」
  語畢,少女又立刻藏起了身子。大概是不擅長和男人相處吧?那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帶了淺藍色的白金色頭髮長及肩頭,綻放著閃亮的光彩。
  葛拉漢先生沒有理會我內心的疑惑,迅速接過了我的包包。
  「啊,沒關係的,我可以自己拿。」
  「不不,亞連大人即將成為蒂娜大小姐的老師,而服務您也是身為執事的工作。好了,我們出發吧。在下已備妥車子。」
  「這、這樣啊。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看來對方甚至開了專車過來接送。我就連在王都都沒搭過幾次啊。
  隨著魔法技術的普及化,如今在各種領域都逐漸看得到機械化的發明。儘管如此,汽車依然是只有上流階級才買得起的東西,其中還有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而從願意購入汽車這點來看,霍華德公爵家是個會積極接納新事物的開明家族。
  我們邊走邊聊,談了些天氣和食物一類的話題。雖說已經積了不少雪,但根據葛拉漢先生的說法,現在似乎還沒有正式進入雪季。若是再過上一陣子,整個北部就會徹底籠罩在白雪之中,直到春季降臨。
  ……這還不算正式的雪季啊?
  心情稍微沉重了起來。老實說,我這人有點怕冷,加上我這幾年總是有個愛玩『火』的任性小姑娘相伴……啊,這可不行,不行,得將意識集中在對話上才行。
  「話說回來,您居然能一眼認出是我本人。雖然自己這麼說有些奇怪,但我自認在外觀上沒有什麼特殊之處啊。」
  「能認出您是理所當然,毋寧說想誤認您才更為困難。」
  「您的意思是?」
  「吾主沃爾特‧霍華德大人與那位教授──亦即亞連大人的老師乃是長年至交。那位大人每年都會造訪敝邸多次,而近年每當他酒過三巡,總會提起與您有關的話題。」
  「……原來如此,是拿我丟人的往事當笑話大說特說對吧?」
  「是的。不過,他談的當然並非笑話,而是引以為傲的事蹟。是以方才一見到您,在下就認出了您的身分。」
  那個教授到底掀了我多少底啊?他該不會天花亂墜地扯了一堆,連與我無關的話題都把我硬扯進去吧?
  很有可能。以那個人的個性來說,確實很有可能這麼幹。畢竟他可是在找樂子方面全無妥協的男人。
  ──趕快找個機會寫信給老友吧。
  
            *
  
  泊於停車場的車子一如預料,是一台高級的轎車。只是……葛拉漢先生在將我的包包放入後車廂後,便為我開了車門。
  「來,請上車吧。由於車子有點狹窄,讓蒂──愛莉坐在亞連大人的腿上應該也無妨吧?」
  「咦?啊,不不,要她坐在才剛見過面的男人腿上,應該是會反感的吧?如果稍微擠一下的話,想必是能讓我們三個並排而坐的。」
  「我、我並沒有反感……請、請別太顧慮我……」
  一直沉默不語的愛莉小姐抬起臉龐,朝我看來。
  我低頭看去,她隨即又垂下了臉。
  ……呃──她看起來超反感的耶?我還以為這是一輛能四人共乘的車子,原來是兩人座啊。
  「您瞧,愛莉也表示同意了。」
  「呃──」
  「素、素我……恕我失禮了!」
  在我坐上副駕駛座後,女僕少女不甘不願地坐在我的膝蓋上頭。
  好輕啊,甚至讓人擔心她有沒有好好吃飯。少女的年紀大概還不到十五歲,就近觀察後,發現她給人稚氣未脫的印象。
  近在眼前的緞帶上頭施有鬼斧神工的精緻刺繡,而且用以刺繡的線還不是便宜貨,就我的猜測,那應該是白金線才對。而她罩在身上的披肩也是用高級的料子製作的。
  不過,她似乎穿不慣最為重要的女僕服。那看起來有些鬆垮,彷彿是向某人借來穿的。
  ……這孩子該不會……
  葛拉漢先生關上車門,發動了車子。
  好冷啊!雖然車內備有暖氣,但根本壓制不住寒風。
  要是在下車期間一直開著暖氣可能會導致故障,所以暖不起來也是無可厚非的。車子是新發明的機械,所以還有許多改良的餘地。
  膝上的少女也頻頻發抖著。這件披肩太薄了啦,真希望她能多穿些保暖的衣物。這看起來就像是作居家打扮時突然被叫出門一樣。
  我摘下脖子上的圍巾,圍在少女的脖頸上。她雖然有些驚訝地朝我看了過來,但沒什麼好怕的,我有好好清洗過這條圍巾,而且這質地也很保暖呢。
  我向負責駕駛的葛拉漢先生確認:
  「不好意思,我可以稍稍施展個魔法嗎?」
  「您要使用魔法嗎?若不會造成危險自是無妨,但還請您避免使用炎魔法。」
  「嗯,請放心,我用的是控溫魔法。」
  「您說……控溫魔法嗎?」
  「我覺得這應該不是會讓人吃驚的魔法才是……這是正統的魔法之一喔。」
  為什麼要表現出這麼訝異的反應啊?對教授的研究室成員來說,這是誰都能信手捻來的簡單魔法。雖說某人偶爾會因為操控過度而引發事故……真希望她能調節到合適的溫度。畢竟要是突然讓研究室變得宛如灼熱煉獄的話,就和拷問沒什麼兩樣了。
  秘訣在於同時微調炎、水、風這三種屬性。而特別該留意的是,要是一口氣把溫度提升得太高,就會失控而引發事故。
  坊間民眾所使用的魔法式,大都有只使用炎屬性的趨勢,但我認為能活用這類魔法式的,就只有相當厲害的高手而已。而換作我們這邊的魔法式,那只要是稍具魔力之人就能輕易施展出來。
  我所搭乘的火車車廂也用了這種魔法,但那同樣是過於偏重單一屬性的魔法式。若是用上複合屬性的魔法式,就能調節得更加舒適了。
  車內緩慢而有感地變得溫暖許多。嗯,這下子應該就不會覺得冷了吧。
  「所謂百聞不如一見,看來確實是如此呢。」
  「好、好厲害!居然這麼輕鬆就……」
  雖然葛拉漢先生和女僕小姐接連誇我,但這一點也不難,只是大家都沒去嘗試過罷了。
  隨著車內的環境變得宜人,我也有了眺望窗外風景的興致。
  雖然聽說過今年還沒有邁入雪季……但我的故鄉是個不會降雪的地方,而這幾年也大都是在王都、故鄉和南部地區這類與雪無緣之地往來,所以看到堆在道路兩側的高聳積雪,還是讓我吃了一驚。而有確實做好鏟雪這一點雖然樸素,卻也是相當驚人的效率。這應該得歸功於霍華德家高明的治理手段吧。
  這麼說來──我將離開王都後抱持至今的疑問投向葛拉漢先生。
  「能詢問葛拉漢先生一件事嗎?」
  「若是在下能夠回答的範疇,還請你不吝發問。」
  「雖說對我來說是天大的好事,但為何會在這個時間點聘雇家庭教師呢?王立學校的測驗會在明年春天舉辦,交由一直以來負責的家庭教師不是更好嗎?」
  「哎呀?難道教授並沒有向您說明來龍去脈嗎?」
  「我什麼都沒聽說。我只收到車票、寫有公爵家地址的紙條,以及會有人來車站接我的口信而已。聽說他已經派出了使役魔先一步進行聯繫了。」
  「……看來有必要設席好好說明一番呢。」
  「屆時還請邀我──不對,是我和學生一同入席。」
  看來葛拉漢先生也是受害人之一,是同志啊!
  那個教授實在是……雖說基本上是個為學生著想的好老師,而且就魔法方面的造詣來說,就是放眼全王國,他肯定也能排進前十強,但基本上都不會把話好好講完──而且有一半是刻意的。為了不讓受害人繼續增加,我們說什麼都該採取行動!
  少女從剛才就一副坐不住的樣子。
  「抱歉,是不是調太熱了?」
  「不、不會,沒有、這回事……」
  啊,她又把頭低下來了。
  面對第一次見到的男人,而且還得坐在他腿上,會緊張也是理所當然啊……
  總之,這件事說什麼都不能告訴別人。畢竟糗事變多對我也沒好處。
  在我們聊天的期間,公爵家的豪宅也映入了眼簾。我已經去過麗狄雅的老家好幾次了,眼前的宅邸大小可說是與其平分秋色。
  不過,麗狄雅家的豪宅布置得美輪美奐,說是金碧輝煌也不為過,但眼前的大宅外觀卻沒有無謂的裝飾,給人粗獷的印象。
  我是聽說過霍華德家乃是代代守護北方的武人世家,這下也對這樣的說法信服了幾分。
  守衛先生在為我們打開正門後,車子就這麼長驅直入,一直到宅邸的外玄關才停了下來。葛拉漢先生以流暢的動作從駕駛座下車,繞到我這側為我開了車門。真是帥氣的動作!
  我先讓少女下車,這才走下副駕駛座。好啦。
  「有勞您舟車勞頓了。」
  「不,感謝您開車接送──也讓公爵千金吃苦了。」
  「不、不會,我才要感謝……咦?」
  在我笑著致歉後,少女隨即在我面前僵住了。不不,我可沒遲鈍到看不出來呢。
  應該說根本滿是破綻啊。
  「咦?那個、請問,您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自稱『愛莉』的少女慌張地問道。
  這表情變化之豐富可真有趣。我記得這次應該有帶上影像寶珠才是。
  「在車站大廳見面的時候,我就認出是您囉。」
  「哦……」
  「您、您是怎麼看出來的!?」
  「您的披肩質地過於精良,而且重要的是,您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一名女僕,不僅衣著不合身,也沒戴著荷葉邊的白色髮箍。這讓我不禁懷疑,您這身打扮是否是向某人借用的。而不惜變裝也想觀察我為人的對象相當有限,而最最重要的是──您綁在頭上的純白緞帶。這麼高級的精緻品,我就是在王都也只看過幾次而已。」
  「您真是見微知著。」
  「嗚嗚……」
  公爵千金看似害臊地垂下目光。
  也許是耐不住內心的羞赧之情吧,只見她拋下了我和葛拉漢先生,逕自衝進了宅邸之中。啊,圍巾還沒拿回來……
  「真是萬分抱歉。大小姐她說什麼都要親自走一趟。」
  「不會的。會對即將教導自己之人感到在意是相當正常的反應。但女僕服應該要多下點工夫才是……我個人是覺得很可愛啦。」
  「原來如此。還請您稍候將這句話親口告知大小姐,她肯定會很開心的。老爺應該已經久候多時了,請進。」
  葛拉漢先生伸手指向厚重的木製玄關大門。好啦,該努力上工了。

 


《公爵千金的家庭教師1 謙虛青年的破格魔法教學即將開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