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年輕人試閱(右).jpg

法蘭茲有了第一個後輩!!

果不其然又是女生!!

並且在這集法蘭茲和瑟露莉亞的關係有了重大進展

法蘭茲你終於要成為後宮王了嗎……

馬上來看看《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5》試閱文吧th_091_-3

 


 

  最近只要在家裡附近散步,就會看到不少可愛的小花綻放。
  不知不覺間,一週年就要到了。
  不對,所謂的一週年聽來像是紀念日,這種形容用在自己身上會不會很奇怪呢?
  就職至今,已經快過了一年。
  也就是說接下來,將會進入第二年。
  話雖如此,我在許多方面依然是半吊子,並沒有因為邁向第二年,工作能力就跟著突飛猛進。
  想到這兒,有件事讓我納悶了起來。
  
  ──待了這麼久,好像從來沒聽說過有什麼新進社員呢……
  
  死冥之諾黑魔法公司由員工數來看,實在不像是每年都有招募新血。好比說弗菲絲坦雅前輩的實際年齡是七十來歲……看來明年應該也很難指望公司錄用新人。
  但我好奇的是,公司有沒有錄用新人的意願。
  因為要是有的話,搞不好就會換我當前輩了。
  因此為了這件事,我前去詢問社長。
  
    ◇
  
  「不,其實我們也是有登錄就業資訊的。」
  社長一說完,就拿出一本『畢業生咕~嚕咕嚕求職導覽』。
  「這不是對學生而言堪稱聖經的『畢業生咕~嚕咕嚕求職導覽』最新版嗎!而且還是魔法相關職業部門!」
  書裡登載著大量正在招募畢業生的公司行號,以及它們的詳細資訊。
  魔法學校的職涯規劃中心也擺了好幾本。
  畢業生要找工作,基本上就是從中尋找適合自己的公司並前往應考與面試,因此幾乎沒有學生不認識它。
  「瞧,我們公司就登載在黑魔法部門的這裡喔。」
  上頭有張看似凱璐凱璐社長的犬耳女孩插圖,旁邊寫著著:「黑魔法很有趣唷!」
  一旁還有簡單介紹些業務內容,以及公司的所在位置等等的基本資料。
  最後在薪水方面,則是開了個對畢業生而言高過頭的價碼。
  「喔,原來公司裡的人不是都只靠獵人頭獵來的啊。」
  這有點跌破我的眼鏡。畢竟我一直以為社長專門接收那種雖有能力,但因故無法工作的人。
  「畢竟畢業生就是年輕人嘛。對公司來說,培育年輕員工也是很重要的。」
  「還要順便培育棋藝才行啊汪」社長的使魔格魯格魯也在一旁搭腔,這我看就免了吧。不過能得到西洋棋冠軍的親身指導,對喜歡下棋的人來說,搞不好是個絕佳的職場也說不定。
  「咦?可是我不記得我們公司有面試過人啊?」
  「當然不會記得,因為應徵人數一直都掛零。」
  社長輕描淡寫地道出令人絕望的事實。
  「一般來說,掛零這種事有可能發生嗎……?」
  要是有哪年應徵人數不太踴躍,這倒還可以理解。
  但是真的有可能連一個人都沒有嗎?
  「我們可是登上大名鼎鼎的『畢業生咕~嚕咕嚕求職導覽』耶!?照理說不是應該有數不清的學生看過這一頁嗎!」
  我實在不敢置信,手撐在社長的桌上挺出身子。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但現實就是如此啊。唉……」
  社長難得擺出鬧情緒的表情,不過那八成也是裝出來的吧。應該沒有任何人能比社長更不適合「氣餒」這兩個字了。
  「看來黑魔法還是不受歡迎吧。而且其實會參考這本書的學生,大部分本來就只對白魔法業界有興趣,所以這也沒辦法吧。法蘭茲,你仔細看看。」
  社長以我也看得到的角度,逐一翻起書本。
  「這本書有八成以上,都是白魔法的篇幅。」
  「這麼說來,裡頭的篇幅的確是非常不成比例……」
  求職書裡登載的幾乎都是白魔法公司,其他像是黑魔法或赤魔法之類則是寥寥無幾。只要一提到魔法,幾乎都是指白魔法。
  「後面剩下的兩成,也盡是些跟公司介紹無關的活動宣傳以及廣告,可以說幾乎沒提到關於黑魔法業界的事……原來黑魔法這麼冷門嗎……」
  這讓人再次體悟到黑魔法地位的薄弱。
  「法蘭茲應該也看過這本書去年的版本,當時有去留意過黑魔法的篇幅嗎?」
  被她這麼一說,我一時無言以對。
  「好像是耶……當時我雖然還沒找到工作,也是只顧著看白魔法的部分……」
  要是讓我辯解,這是因為在我的印象裡,只有在特別的魔法學校受過專業教育,或者是有師父從小指導,才有辦法施展白魔法以外的魔法。
  因此魔法學校的學生,從一開始就只關心白魔法的篇幅。
  更何況我讀的魔法學校,實際上就是個教人如何成為白魔法師的場所。
  「不過既然開出這麼優渥的薪水,照理說就算是黑魔法也應該會有人來應徵吧?難道現在的學生都不缺錢嗎?」
  「如果是這件事,就算是狗也能理解其中緣由汪。」這時格魯格魯說道。
  牠雖然是條狗,卻是條聰明絕頂的狗。
  「格魯格魯,你的意思是?」
  「就是看到薪水這麼高,反而會格外提防汪。畢竟是黑魔法,那些學生大概以為是獻祭之類的工作。」
  「原來如此!也是有這種可能!」
  我當初也是被社長親自邀請才決定加入公司,但若要問我看了這篇廣告會不會想應徵──答案應該是不會吧。
  看來大家還是認為黑魔法業界充滿危險,有錢卻沒命花那也是白搭。
  「這點我當然曉得。可是你們想想,要是我把薪資開低一點會發生什麼事?到時學生們一定會認為『誰會想要領白魔法業界的薪水在黑魔法公司上班啊』。」
  「對喔……這樣不可能徵得到人的……」
  看來得面臨的課題還不少。
  這下要想盼到一個後輩,可說是難上加難了。
  「目前黑魔法的新進社員全都是來自地方的黑魔法專科進修機構,或者是像艾莉諾小姐那種黑魔法世家的人。我們公司目前狀況還過得去,但接下來應該會有黑魔法企業由於人手不足而面臨倒閉吧。」
  還真是艱苦的世道啊,現代社會對黑魔法也太不友善了。
  就在這時,社長室的鈴鐺框啷啷地響了起來。
  那鈴鐺施了魔法,只有在客人上門時才會響。
  「喔?有誰來了呢。可是今天照理說應該沒有訪客才對。」
  難不成是順著剛剛的談話走向,正好有人來應徵嗎!?
  我會不會就此多出一個可愛的後輩!?
  但我留在這兒也是礙事,所以決定先離開社長室,順便看看訪客的長相。
  來吧,可愛的後輩候補!我老早就想讓人喊一聲「前輩」了!
  但我的期盼,就在三分鐘後幻滅了。
  因為我看到進入社長室的,是個頭髮稀疏的老伯。
  一看就曉得,那絕對不是來找工作的社會新鮮人。
  就算他是來應徵的,也是跳槽到我們公司,那麼實力應該也差不到哪兒去。
  就算我在公司裡是大他一年的前輩,論業界資歷卻是差之千里,根本沒機會對他擺老──再自大的人都不會幹這種傻事的。
  然後不說別的,他更是沒有一丁點可愛可言。某方面來說,我搞不好都比他可愛多了。
  面對現實吧。而且我也該去工作了。
  我就跟平常一樣前往當天的工作地點並差遣小惡魔。最近有不少維護沼澤的工作。
  依業務內容需求,有時我除了召喚小惡魔,還會召喚屍妖。但屍妖不是負責工地工作,而是幫我管理小惡魔。畢竟工作範圍一變廣,靠我一人實在是會顧此失彼。
  「竟然連屍妖都能當成勞力使喚,主人真是太太太偉大了,每次都讓妾身著迷不已。」
  在執勤期間,瑟露莉亞帶著閃閃發亮的眼神讚美我。
  沒錯,身邊已經有這麼可愛的女生陪伴,還想要可愛的後輩未免太過奢求。只要能維持現狀,就已經是無上的幸福了。
  「人啊,心態保持謙虛也是很重要的。」
  「不過就黑魔法來說,還是貪心點比較好。」
  在黑魔法世界裡是這樣的價值觀嗎……
  隔了一會兒,不只小惡魔,連屍妖也回來了。他身高比我高得多,跟小惡魔比起來算是相當高階的魔族。聽說我才入社第一年,對方也頗為訝異。
  「關於那邊溼地的管理業務已經順利完成,這裡是文件。」屍妖邊說邊將帳簿交給我。
  「謝謝。今後也要請你多指教了。我這新人應該還靠不太住,要是有不周到的地方還請指點一下。」
  「不,既然您能把魅魔收為使魔,我想肯定是值得信賴的。」
  屍妖咧嘴微笑,但那模樣對人類來說實在有些陰森。他看起來還真是有點像骷髏啊……
  「既然有您這樣的人在,貴公司應該未來十年都不需要新人了。」
  這番話毫無疑問是在讚美我──
  不過這也充分讓我瞭解到,我恐怕是盼不到新人了。
  總之,先回公司一趟吧。
  
    ◇
  
  剛打開公司門,社長不知怎地就站在我面前。
  「法蘭茲,神奇的事發生了!」
  「神奇的事?」
  從凱璐凱璐社長正甩個不停的尾巴來看,可以知道她心情好極了。
  看來她想盡早告訴我什麼好消息,否則也不會守在這裡了……
  「竟然有人要來公司面試!」
  坦白講,我對這並不太訝異。
  「就是早上那個阿伯吧?」
  有新人加入我當然開心,但就我的立場來說,那只等於多出一個新的前輩。
  我得好好跟對方交流才行。既然世代不同,可得設法消除兩人的代溝。但要是對方喜歡找人小酌,這可就有點麻煩了……
  「不是的,想面試的人是女性。」
  「咦,女性…………?」
  難不成那個長得像是阿伯的人其實是個大嬸?
  畢竟有時真的有那種,讓人分不清是阿伯還是大嬸的人……
  「而且還是個年輕女性。」
  看樣子,並不是早上來拜訪的那個(看似)阿伯要來面試。
  「喔~法蘭茲的表情這下柔和多了。看來關於這方面,男生還是挺老實的嘛~」
  結果被凱璐凱璐社長給糗了。不過我本來就想要個後輩,被糗也沒辦法啦。
  「畢竟主人最喜歡女性了,這點妾身可以拍胸脯保證!」
  瑟露莉亞,希望妳別說得這麼斬釘截鐵。說得我好難為情啊……
  「本來還以為是早上那位阿伯想跳槽過來,原來是不同的兩件事嗎?所以『畢業生咕~嚕咕嚕求職導覽』上頭的徵才終於收到成效了?」
  「不是的,那位阿伯也跟應徵的事有些關連。」
  我還是聽得一頭霧水。
  「那位其實是支援機構的員工,他今天來拜託我們錄用一位年輕人。不過嘛,對方倒不是要求我們以魔法使的身分雇用她,而是希望我們雇用她當事務員。」
  「支援機構……?」
  若我現在看起來一臉大惑不解,肯定是因為聽不懂社長提到的機構支援的是指什麼。
  而看樣子,凱璐凱璐社長也看出了我的疑問。
  「喔喔,那是學習方面的支援機構。就是……這樣講可能有點沉重……你也知道學校裡總有些人被霸凌吧……而早上那位隸屬的機構,就是負責教育那些無法上學的孩子。」
  「我懂了……也就是拒學症吧……」
  我也聽說過,校園裡常發生霸凌問題。
  但我自己不曾身受其害,也沒看過類似的事。
  而這大概是拜魔法學校的選修機制所賜。
  魔法學校裡的課程多半是採選修制,自然需要移動到各個教室上課,沒有那種同班同學的一體感。
  而反過來說,沒有魔法課程的一般學校,大部分的授課都在同一個班級,班級內的人際關係就變得相對重要。
  處在同一個團體裡雖然更容易交朋友,但也會帶來更多排擠與霸凌的風險。
  另外在王國裡,沒畢業的人不見得就找不到工作,社會上也多得是沒上學的人。
  話雖如此,現在的雇主一般都會要求最基本的書寫與計算能力,因此有許多公司開始要求應徵者要有等同學校畢業資格的合格證明。
  「這位應徵者已經在學習支援機構獲得了等同學校畢業的資格。我們公司雖然不要求學歷,但還是必須擁有能執行業務的學力,這點你應該也曉得吧?」
  「是啊,否則要是讓一個不會寫字的人擔任事務員,也只是在折磨當事人。」
  也就是說,對方在能力上應該不至於不符公司需求。
  但說到這兒,我才發現社長耳朵有點癱垂,看來似乎正在煩惱。
  「只不過……我們畢竟是間黑魔法公司,從以前到現在也不曾錄用過不會魔法的人……要說我不擔心這點,當然是騙人的……」
  「這麼說來,魔法業界裡的大公司也會有事務員在呢。以前我去面試時,就遇過那種一看就曉得不是魔法使的櫃台人員。」
  或許對方其實會使用魔法,但是不是魔法使,其實光從氛圍就能略知一二。
  「不過說到魔法業界的大公司,十之八九都是白魔法公司,不然就是那種魔法相關的綜合大企業。」
  關於這方面我也很清楚。身旁的瑟露莉亞同樣點頭同意。
  「而這些公司除了魔法使,還會另開事務員的職缺。那些職缺很搶手,一下就會被搶光了,通常都是由從好學校畢業的人考上的。看來學歷還是會跟著人一輩子啊……」
  「畢竟就算擁有同等學歷的資格,到頭來還是從好學校畢業的人在求職上有利。這方面即使在魔界也一樣。」
  瑟露莉亞有些感慨又有些難受地說著。不同學校的程度有好有壞,身為徵才的公司,會想要錄用學力較佳的學校的畢業生,也是理所當然的想法。
  「喔~所以她才會來應徵黑魔法公司嗎……覺得既然是冷門的業界,運氣好應該就能錄取上……然後既然她現在才來應徵,就代表她還沒找到工作……」
  凱璐凱璐社長頻頻點頭,尾巴也跟著上下擺動。
  目前這時節,大部分企業的徵才應該都已經底定了。也就是說這個女生會在求職潮即將結束的時間點應徵我們這裡,代表她還沒找到工作。
  「根據早上那位來公司的支援機構職員的說法,他們就算努力獲得同等學歷證明,面試時還是很難留下好印象……進不了那些熱門的公司。」
  「畢竟面試時一定會被問到為何沒正常從學校畢業嘛。要是當下說自己被霸凌……明明是受害人,卻會莫名地被扣分……」
  反對霸凌的人一定滿街都是。
  但,幾乎不會有公司願意優先雇用曾被霸凌的人。
  「若真是這樣,在校外獲得同等學歷,總覺得就變得沒什麼意義了……」
  最近由於景氣好轉,這一點不再像過去那樣,成為求職者的硬傷。
  然而這樣的前提在於,將所有工作一視同仁。
  而世上的工作當然有熱門也有冷門。受歡迎的職缺,目前依然是企業方握有選擇權。
  其中事務員的工作,更是百分之百由企業方作主。
  我跟社長談了好一陣子,這才終於進入重點。
  「所以凱璐凱璐社長,您打算怎麼辦?我們公司還沒雇用過事務員吧?」
  「還能怎麼辦呢?我打算等面試完再來決定。」
  意想不到的是,社長回答得不假思索。
  「我們好歹也是間公司,應該還是有能夠派給事務員的工作。要是我跟其他人能夠省點事,就能承接更多的工作。這方面我想應該不是問題。」
  原來如此,看來並沒有我需要擔心的部分。
  「不過關於她跟黑魔法公司合不合,到時我會仔細地審查。畢竟黑魔法業界跟一般公司可是不太一樣的。」
  的確。
  要是我們錄取了她,她卻融入不了黑魔法業界,結果反而害了她,那可就本末倒置了。
  要是她只做了三天就走人,對公司以及對她都沒有好處。雇用者同樣有自己應負的責任在。
  「所以說,到時請由在公司待了約一年的法蘭茲來審核,判斷她是不是能在這行做下去。至於能力方面,就由我負責判斷。」
  「好的,我會盡力而為──咦?」
  事情好像不太對勁。
  「不好意思,請問判斷具體來說應該怎麼做……?」
  「到時我會讓法蘭茲一起參加面試。」
  「咦?我參加面試嗎?可是我在公司才待不到一年吧?」
  事情怎麼往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可是你想想,我的年齡不是有五世紀嗎?當然不會懂現在年輕人的想法。在價值觀方面,我想法蘭茲一定比我更能理解。」
  聽她這麼一說,這的確不是代溝兩個字能說得過去的。
  「弗菲絲坦雅、托托托跟莉妲她們的感性跟常人不太一樣,珊索絲則是時間配合不了。安塔雅的話審核應該會超嚴格吧。」
  啊,看來這下勢在必行了……這是無法拒絕的氣氛。
  「好吧,我會在能力所及的範圍裡盡力扮好面試官……」
  我有氣無力地說完,「主人加油!」一旁的瑟露莉亞則是在為我打氣。
  「那麼在面試前,我會好好學習關於面試官的事。」
  「不,你就等當天隨機應變就行了。」
  「呃,這……我在面試方面可是新手耶……」
  甚至我應徵白魔法公司時還屢戰屢敗,毫無面試天分可言。
  「可是法蘭茲,就算問了對方興趣之類的面試常見問題,還是不可能因此瞭解對方吧?」
  「也是啦……」
  各種過去面試被刷掉的怨氣,紛紛在腦海裡浮現。
  問一個應徵者「為何要應徵本公司」,這樣的問題到底問得出什麼來?
  回答「因為我想加入貴公司」難道不行嗎!?要是不想加入,根本不會來面試不是嗎!
  面試要是太注重這方面,到時只會錄用到一群舌燦蓮花的傢伙啊!那些人可不見得對公司成長有幫助啊!
  「法蘭茲,你的眼神愈來愈猙獰了。」
  「啊!不好意思……我仔細一想,發現自己是個對面試頗有意見的人……」
  好吧,看來我得自我警惕,別成為自己眼中那種讓人不爽的面試官……
  
    ◇
  
  雖然社長要我當天隨機應變就好,但我還是覺得這樣怪怪的,因此決定自發性地學習有關面試的事情。
  面試者要是發現面試官是個門外漢應該也會很嘔吧。這單純是不尊重來面試的人。
  公司地底有個巨大的書庫。
  裡頭當然大部分都是黑魔法的藏書,但也有些專門寫給企業的書籍,甚至也有和面試有關的書。這些都是社長花了漫長的時間蒐集的。
  我本來打算把那類書帶回家讀,結果社長對我這麼說:
  「不准。」
  「能請問為什麼嗎……?」
  「讀有關面試的書,不就是在工作嗎?這樣等於讓你在下班後繼續工作。我要是准許這種事發生,就不配再當個管理者了。」
  關於這方面,還真像是社長的作風啊。
  「然後我知道法蘭茲不至於手腳不乾淨,但書庫內有些書可是很珍貴的,要是搞丟可就麻煩了。裡頭的書原則上禁止外借,否則有可能被居心不良的魔法使給奪走。」
  「那只是有關如何擔任面試官的書籍,應該不至於遭搶吧?」
  「那本八百年前的『如何擔任正確的面試官』,國家圖書館曾經希望我捐給他們。不過我跟他們說我會小心翼翼地保管,拒絕了這件事。」
  裡頭竟然有些是文化遺產啊!
  「我知道了……我待在書庫裡讀就是了……」
  於是我聚精會神,在書庫裡學習如何擔任面試官。
  
  社長已經跟支援機構的人連絡上,決定好了面試的日程。
  面試的前一天,社長給我看了準備來面試的女孩的履歷表。之所以遲遲不讓我看,據說是怕我留下先入為主的觀念。
  
  
  姓名
  穆央‧薩爾菲德
  性別
  女
  年齡
  17歲
  居住地址
  王都大僧正大道大虎橋8區 學習支援機構『新生學苑』
  學歷
  柯其郡立中學二年級肄業
  已考取等同中學畢業的學歷
  職歷
  無
  應徵動機
  想找到能活用自己力量的職場。
  專長
  我在學習支援機構一直很努力用功,自認為自己的個性適合從事事務員這類持續性的工作。請貴公司多多關照。
  
  
  看到真正的履歷表,還真是讓人不免感到緊張啊……
  「她的字還真工整呢。先不提寫得好不好,但確實看得出她書寫時的用心,甚至彷彿能從中感受到她細心的個性。」
  「社長,您光是從文字就看得出這麼多細節嗎!」
  社長這人果然不簡單!
  「喔,剛剛的話有一半是開玩笑的喔?世上多得是脾氣火爆但字跡工整的人。就是因為透過文字看不出這一切,所以才需要進行面試嘛。」
  「說、說得也是……」
  結果氣氛被搞得有點尷尬了。
  總之,明天就是面試日了。
  
    ◇
  
  我跟凱璐凱璐社長在小會議室裡做好準備,等待面試時間到來。
  我跟社長坐在一條長桌後,前方則是擺了一張面試用的椅子。
  「現在才說這個好像怪怪的,但沒想到黑魔法公司的面試方式還真是一般啊。」
  本來我還以為會準備什麼氣氛更陰森的地點,沒想到卻是這麼普通的面試會場,也沒準備什麼骷髏頭,或者是蝙蝠圖樣的窗簾之類。
  「這就是我們公司的做法。否則要是營造出緊張的氣氛也怪怪的。」
  也是啦,畢竟我們可不是那種會每天拿羊獻祭的公司。
  我的視線自然而然地落到履歷表上。
  當然,根據上頭提供的資訊,根本不會曉得對方的長相。
  這還真是教人靜不下心來啊……
  以前讀魔法學校時,也會有那種嗨咖型的男生找其他學校的女生聯誼,他們等女生時也是這樣的心境嗎?
  我雖然沒參加過所以說不上來,不過應該不一樣吧。
  「法蘭茲好像很緊張,好像面試的人是你一樣~」
  社長損了我一句,但她說的倒也不算錯。
  「不,這一定會緊張的吧。因為您想想,我們接下來搞不好會決定了一個人的人生啊……」
  「我很想要叫你放輕鬆點,不過這也算是法蘭茲的優點,只能說是沒辦法的事吧。你就煩惱個夠,從中學習成長吧♪」
  「知道了!我會咬牙堅持下去!」
  而我才剛喊完──
  咚咚,咚咚。
  就傳來小小的敲門聲。
  社長拍了拍我的手背,示意我出聲回應。
  「請進!」
  門於是慢慢開啟。
  進到室內的,是個嬌小的女生。
  光看就能知道她很緊張。
  真要形容的話,她的僵硬程度起碼是我的三倍。
  她的髮型是長直髮,身上是一副面試用的打扮,雖然帶有清潔感,卻也因此顯得樸素平凡。
  「窩、我叫穆央‧薩爾菲德……」
  才開口就打結了!根本僵硬到不行!
  「那麼接下來開始面試,麻煩您配合了。」
  凱璐凱璐社長對她露出微笑。這樣應該能緩解她的緊張吧──看來似乎沒這回事,她還是僵硬得很。
  「好、好、好的……小女子不才,還請您多窩指……多多指教……」
  又打結了!看來這場面試從一開始就變得困難重重了……
  我這負責審查的人為她加油好像怪怪的,但這實在讓人想替她打氣。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這就開始面試。」
  社長的話讓我也跟著重整心思。看來我的緊張也不遑多讓。
  「穆央‧薩爾菲德小姐,您真的打算在黑魔法業界工作嗎?」
  社長的提問一開始就直指核心。
  「咦……?請問……這麼問是什麼意思呢……?」
  對方看來也有些錯愕。
  「黑魔法業界坦白講,不是什麼受歡迎的職業,很難保證不會遭到無謂的歧視。即使如此,請問您還是有有什麼相應的覺悟或理念,讓您選擇黑魔法業界這條路嗎?」
  啊啊,看來凱璐凱璐社長雖然人很好,卻不是個心軟的濫好人……
  她打算用真心的態度面對對方。
  這對她雖然殘酷,不過看來這場面試就到此為止了吧。
  我本來是這麼想的。
  因為我認為,這女孩會選擇加入黑魔法業界,只是消去法所得到的結果。
  白魔法公司或其他一般企業的事務員,通常都是僧多粥少。
  因此她認為黑魔法企業或許有機會,才會應徵我們公司。
  這樣的心態,當然不會有覺悟或理念可言。也許她還能回些四平八穩、不會給面試留下壞印象的答覆,但那也絕對逃不過社長的法眼。
  「那個,我可以把心底的話說出來嗎……?」
  女孩微微舉手並事先確認。看來她至少沒陷入無言僵直這最糟的狀況。
  不過,她怎麼會這麼問呢?
  「當然可以,不這樣說就沒意義了。我不想聽『我對貴公司的理念深有共鳴~』之類的陳腔濫調,那種話反而讓人傷腦筋。」
  「那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會想應徵貴公司其實是因為…………」
  她遲遲說不出下半句話來。
  看來她應該沒做事前準備吧,所以才會吞吞吐吐的。
  由結論來說,我錯了。
  她會如此躊躇其實是因為,接下來的發言太具有侵略性。
  
  「…………是因為想…………對白魔法復仇。」

 


《加入年輕人敬而遠之的黑魔法公司,沒想到工作待遇好,社長和使魔也超可愛,太棒了!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