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子試閱(左).jpg

這次為大家獻上《轉生成國王的私生子後,決定享受異世界生活!1》試閱文,一同迎接快樂00.gif

伯爵家三子的琉希安在一次暗殺未遂後,

前世身為社畜的記憶甦醒

不僅如此,還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謎,並且獲得龐大魔力量zan

性格變得沉穩的他,

決定遠離政治中心而隱瞞身分前往學園th_042_

然而,超乎常理的能力卻讓他備受關注!?

少年以不凡力量襲捲學園悠哉的異世界之旅啟程!


 

    序章

  春天清爽的早晨,我與家人一同共進早餐。
  我一如往常地喝著傭人端上的濃湯後,小聲「啊」了一聲。
  有毒。
  又來了。我帶著幾分近似放棄的陰暗情緒,從椅子上跌落在地。坐在上座的父親急忙奔來,指示下人拿水過來。
  年長兩歲的二哥以及小我兩歲的妹妹,不知所措地圍在我身邊,掛著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母親則臉色蒼白,憂心忡忡地看著我。
  原本歡樂的用餐時光,演變成一場大騷亂,襲捲整個家。
  在湯裡下毒的男人,似乎在正要逃出屋外時被捕了。因為我幾乎是一瞬間便失去意識,所以關於這些騷動我都是後來聽人轉述。
  
  我是領地離王都遙遠而偏僻的伯爵家三男,琉希安‧奧比涅。日前伯爵家才剛為我在宅邸,舉辦了小規模的八歲生日宴會。
  因為我體弱多病的關係,身形瘦小,外表看起來也比實際年齡稚氣許多,這是我的煩惱之處。我有著一頭淡金色直髮,眼眸則遺傳自父親,綠色瞳孔中帶著一點灰色。
  我有兩位哥哥和一位妹妹。
  今年即將滿十六歲的長兄,如今正在鄰國有名的學園都市留學,因此並不在宅邸;大我兩歲的哥哥雖不擅長唸書,卻長於劍術,他表示將來想成為一名騎士;妹妹年僅六歲,留著一頭接近金色的棕色柔軟捲髮,還有一雙藍色眼眸,以及一張可愛的臉蛋,與三個哥哥都很親。
  我的父母都很溫柔,而且父親作為領主,也相當公正清廉。
  我認為我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
  我尊敬父母,也喜愛兄妹,對此我沒有絲毫不滿。
  可是不知為何,我從小時候就好幾次像這樣遭到暗殺。
  為什麼有人會想要伯爵家三子的性命?
  不可能是繼承權之爭,因為家族中的每個人都認為繼承伯爵家的會是長子法皮歐,而且不管是家臣還是其他人,對此都沒有人感到不滿。
  加上這次的事件,至今到底已經發生幾起暗殺事件了呢?
  每當我與其他兄妹外出時,家裡便會慎重其事地派護衛跟隨。因為我不喜歡這樣,所以當我懂事後就不太外出了。
  在這樣的背景因素影響之下,我逐漸養成內向的性格。雖然父母和兄妹都出於擔心,凡事遷就於我,但是他們這樣反而讓我更加固執,因此如今我為了平靜度日、不讓家人操心,幾乎待在宅邸,足不出戶。
  然後,到了今天。
  雖然至今為止我已經歷好幾次暗殺,但是這次似乎真的很危險。
  我在死亡邊緣遊走了好幾天。
  而在我不斷出現脫水症狀,發高燒而意識朦朧之下──
  我做了奇怪的夢。
  
  那是一個我未曾見過、光芒閃爍的明亮夜晚。
  石造的高聳建築林立,給人彷彿會被壓扁的壓迫感。
  身為琉希安的記憶判斷這是不認識的景色後,另一個記憶則是對那幅光景產生懷念之感。
  ──那是我以前生活的世界。
  那是前世記憶的片段。
  一個又一個原本已經消散的記憶聚集起來,逐漸覆蓋我的記憶。儘管那些片段好似別人的記憶,但是很不可思議地,我確信那是屬於自己的記憶。
  ──啊啊,真是懷念的風景。
  這個感覺一下子湧上心頭。
  我知道那個地方,那是我過去以宮田齋的身分過著平凡人生之處,並且在此結束那段人生的地方。
  我當時工作能力雖好,卻因此被公司奴役般的使喚。
  在戀愛方面也都是不了了之。
  儘管我因為為人自然而不做作,有著吸引人的魅力,周圍總是圍繞著許多朋友,卻不曾與人深交。或許是因為幼年時期不幸的家庭遭遇,讓我內心深處始終與人保持距離吧。
  我孑然一身,到了四十好幾都還沒有一個戀人。緊接著,那段記憶忽然在某天戛然而止。恐怕是我突然生病倒下,但由於一個人住的緣故,導致沒人及時搶救而就此身亡了。
  這段記憶恐怕是我前世的記憶。
  過著一成不變的平凡人生,最後無意義地死去的記憶。
  正因為如此。
  我心想,這次自己絕對不要再莫名其妙地離開人世。
  無論如何我都要好好活著,盡情享受生命的樂趣。
  我才不要被人殺死。
  這不是對特定人說的話,而是我對看不見的敵人的宣戰。
  遭到多次暗殺的威脅,我原本已經陷入放棄的心境中,如今卻覺得這些都無所謂了。與其說是看開,倒不如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要我的命,但是我才不管呢。
  在我成為消極內向的琉希安之前,我好歹也是生前玩透人生的凶猛(?)上班族阿齋。
  就這樣,我昏睡了三天三夜後,終於醒來了。

    第一章 反覆試驗
  
  「果然還是……王都……有關……的樣子。」
  「那麼……該不會是……呢。」
  房間的角落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
  「可以拜託……妳的……嗎?」
  「……大人……亡……的一派……」
  聽不清楚。
  我只勉強聽得出那是父母的聲音。
  在因為高燒而迷茫的意識之中,我昏沉沉地聽著他們談話。隨即,原本微小得聽不出意思的話聲,開始逐漸變得清晰。
  兩人大概往床鋪這邊走過來了吧。
  「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我們呢。」
  母親聲音嘶啞,帶著哭腔說道。
  「別哭了,受苦的是這孩子,我們必須設法保護他才行。」
  「當然,即使對方是王家,我也不會把琉克交出去。」
  王……?
  他們到底在談什麼呢?
  說實話,我連王都都沒去過,對王族的認知也僅止於教科書上的知識。王家找伯爵家三子,究竟有什麼意圖?
  這時我忽然想通。
  啊啊,原來如此。
  我感覺原本發熱的頭腦突然冷卻下來。
  這並非交不交出我的問題,而是王家想排除我。
  我隱約明白了。雖然不清楚詳情,不過這就是所謂的大人之間不為人道之事吧。或許有朝一日父母會詳細對我說明,但是現在這樣的瞭解對我而言已經足夠。
  恐怕有人認為我很礙事……不,應該說是我身上流的血很礙事。
  儘管我感到震驚,不過這件事本身並沒有對我造成多大衝擊。因為我得知了更具衝擊性的真相。
  他們……那對溫柔的父母,可能並不是我的親生父母。不管怎樣的祕密被揭開,恐怕都不會比這個事實更令我吃驚與悲傷吧。
  我又要失去家人了嗎?
  母親纖細的手指溫柔撫摸我的頭髮。
  父親可能正摟著母親的肩膀吧。
  我想繼續當你們的孩子。
  淚水從眼瞼流出並滑落,但那既不是因為高燒,也不是因為害怕遭到殺害的關係。
  
  我緩緩睜開雙眼,有幾張臉正看著我。
  「啊啊,太好了。琉克,你還認得我嗎?」
  藍色的眼眸正溫柔地微笑。她是奧比涅伯爵的妻子,安娜斯塔西亞。
  雖然她絕稱不上容貌華美,卻是個總是面帶笑容、單純又惹人憐愛的女性。她將美麗的金髮整齊地盤起,但外表看著仍然相當年輕。
  我正要向她叫聲「媽媽」時,喉嚨卻忽然哽住,忍不住連連咳嗽。
  妹妹瑪儂趕緊將床頭櫃上的水杯遞給母親。
  「啊,我去叫爸爸過來。」
  本在一旁觀看的二哥羅多克猛然想起,急忙離開房間。
  我接過水杯潤了潤喉嚨後,總算平靜下來並喘了一口氣。當我正想坐起身子時,母親卻不允許。她搖著頭,輕推我的肩膀,讓我躺回床上。
  「還不可以起來哦,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哥哥,你還好嗎?已經沒事了嗎?」
  我無可奈何,只能躺在床上,點頭回應母親,並輕撫抓著被子的妹妹的頭,笑著回答道:「我沒事了。」
  母親眨了眨眼,似乎有些驚訝。她正要開口說話時父親便走進房間,她的意識很快就被吸引了過去。
  「琉克沒事了嗎?安娜,情況怎樣?」
  「必須給醫生看過才知道,不過目前似乎無礙。」
  「對不起,讓爸爸媽媽操心了。我已經沒事了。」
  父親見到我與平常不同的反應,與母親方才一樣感到驚訝,睜大了雙眼。不過他旋即點了點頭,露出柔和的微笑繼續說道:
  「在醫生來之前你就躺著吧,得請醫生好好替你診療一遍才行。」
  「是,謝謝爸爸媽媽。」
  發生這種事後,如果是平常的我情緒一定會很低落吧,但是我現在的心情反而很爽快。我這麼回答父親時,臉上如實地表現出坦然的心境。
  從父母親的表情看得出他們覺得我有些奇怪,我儘管露出苦笑,但是事到如今,我也不打算改變態度。
  原本的琉希安當然也還是我,但大概和現在的我並不是同一人了。只不過,我認為昨天晚上的事還是先別跟父母說比較好。
  關於我不小心聽見他們的談話。
  並從而得知我的出身與王家有關一事。
  畢竟我對此也無法確信,不,或許只是我還不願相信這個事實。我不想聽人清楚斷言,我並非他們的兒子……
  總之我跟以前不同,不再只是怨天尤人了。
  不管是為了保護著我的父母親,還是為了可能受到連累的兄妹,這都已經不只是我自己的事了。
  對我而言,我對王家完全不感興趣,老實說也不想被捲入其中的紛爭,但是對方大概不會放過我吧。
  既然如此,我就必須擁有力量。
  ──必須擁有能夠與之對抗的力量。
  當然,戰鬥並非唯一的選項,如果退讓能解決問題,就算離開這個國家我也無所謂。
  不如說,為了保護我的家人,那或許才是最好的方法。
  雖說那似乎只是一種逃避的行為,稱不上光采,但對方若無論如何都不肯放過我的話,那麼做也無可厚非。為此我得培養力量,必須擁有獨自生活的能力才行。
  而且雖然戰鬥並非我所願,但是一旦到了不得不與對方一戰之際,我也不打算忍氣吞聲。畢竟我為什麼要因為別人的利益,非得蒙受損失不可呢?
  先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今後還繼續想要取我性命的話,我絕不任人宰割。
  真是的,看來接下來我可有得忙了呢!
  明明事關自己的生死,我卻感覺心情愈來愈振奮。
  別小看原本在黑心企業就職的上班族,我有自信可以工作到不分晝夜、全年無休哦。
  不過……我大概就是因為那樣才會過勞死吧。
  前世過勞而死,結果轉生到異世界後,則是變得隨時有性命之憂,我這樣的人生也太波瀾萬丈了吧。到了這種地步,我甚至覺得只能盡力好好享受人生了。
  簡單說就是端看自己如何看待這一切了。
  這段人生相當富有挑戰性,儘管如此,沒有什麼事比「為自己而活」重要。難得來到異世界,我就不妨為了享受人生而努力吧。
  
  如今我正待在父親的書齋裡,馬上就遇到一個難題。
  「呃……琉希安,你認得的字也太少了吧。」
  我隨便抽一本書翻開來看,頓時愕然不已,因為我完全看不懂上面寫著什麼。我確實沒有去上學,但到了八歲還不識字,這是怎麼回事?
  只不過,就我的記憶所及,很遺憾地琉希安確實並不熱衷於學習。
  「這可真是傷腦筋了。」
  在這個世界,據說身為貴族的孩子會在十歲左右開始上學。雖然並非強制,不過幾乎所有的貴族子女都會進入王立學校的教養科就讀。在那之前則是請家庭教師教導,培養一定程度的學力。
  另外,一般而言會根據家族方針,聘請專門教師教導魔法或劍術等個人的一技之長,好在進入學校就讀前大致打好基礎。學校的學習純粹是以培養人際關係、學習貴族子女應有的禮儀教養為前提,若想成為騎士或鑽研魔法的人,就得到更高等的學校,或是進入專門學校就讀。
  我當然也有家庭教師。
  但是之前的我並不熱衷學習,甚至可以說討厭讀書。
  「我的天啊,竟然要從讀書寫字開始學起……」
  我馬上拜託父親,請他增加家庭教師的授課天數,並且請求父親在二哥羅多克與劍術老師練劍時,讓我一起加入訓練。
  這個世界也有魔法。
  我的身體並沒有成長得像哥哥那樣強壯,所以我認為用魔法彌補是最好的方法。可是當我向父親問起這件事時,父親卻面有難色。
  聽父親說,這個世界的小孩在三歲到五歲左右會檢查魔法適性,而我則是被判定為沒有魔法適性。
  我的天啊,這些事我完全不記得啦。
  現在我就能理解琉希安的心情了,他大概是不想承認這件事吧,因為我也為此受到很大的打擊。過去的我之所以憤世嫉俗,這或許便是主要原因之一。
  總之,父親說魔法書籍都在書齋裡,想看可以隨意翻閱,所以我才會來到書齋,並進而發現自己完全不識字。
  「首先要從文字開始學起。」
  因為家庭教師差不多要來了,我只好沮喪地走出房間。當我走到自己房間後,發現老師已經到了。
  「對不起,我遲到了,請老師多多指教。」
  「不會,我也才剛到。我聽說少爺想增加上課時間?」
  這位是從五歲就開始教導我的老師,她是一位年紀剛過三十、眼神有些嚴厲的女性,習慣動作是用中指把細銀框眼鏡往上推。她主要負責指導兒童,並沒有專門教導哪一門科目,算是綜合性的家庭教師。
  只不過我一開始就在學習文字上遇到瓶頸,遑論其他科目了。我跟老師說了我對先前的不用功深自反省,想要好好學習讀書寫字,結果讓老師高興到感動落淚。
  琉希安,你先前到底有多討厭讀書啊!
  我實際上課後發現,琉希安的學習能力並不差。
  我在前世時本就是個會唸書的人。
  話雖如此,並非因為我是天才,那都是努力得來的成果。畢竟雙親早逝,我在親戚之間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到哪裡都被當成麻煩,因此我心想寄人籬下,至少該努力唸書。然而,他們一旦看到別人小孩比自家孩子會唸書,便會對我白眼以對;若是我成績不好,又會遭到他們冷嘲熱諷。那些人的想法,簡直不可理喻。
  總之我不討厭讀書,客觀來說頭腦也不差。於是我有如海綿吸水,不斷將知識裝入腦中。
  照這情況下去,我很快就能學會讀書寫字了吧。另外我也發現,表現好而受到讚美很有激勵人心的效果。畢竟前世完全沒人會誇獎我,我單純只是因為需要而唸書罷了。
  「你好像很用功讀書呢,琉克。」
  用餐的時候,父親這麼誇獎我。
  「只是初步的讀寫而已,還稱不上是唸書啦。」
  雖然我被這麼說很高興,卻也感到難為情,心裡有股難以言喻的騷動。為了掩飾羞赧,我不自覺地謙遜了一下,父親卻搖頭說「很了不起喔」,並開心地笑著,好像在說自己的事一樣。母親也附和著父親的話,讓我害羞得渾身不自在。
  畢竟就只是能讀書識字的程度而已。
  包含前世,年紀快五十歲的人還被這樣大力誇獎,讓我羞得想挖洞把自己埋了。因為看父母開心到想要幫我慶祝的地步,於是我趁機央求不如追加課程取代慶祝。
  我向父母拜託,表示想瞭解歷史和世界情勢,也想向更專門的老師學習。雖然他們面露憂色,擔心會不會稍嫌過早,不過最終仍是答應我了。
  「說得也是。不知為何你似乎很有算術天分,既然你那麼喜歡學習,那麼不管什麼老師,爸爸都會幫你請來。」
  教導我文字的老師說我差不多該學計算了,於是想要教我數學,或者該說是算術吧。不過老實說,這個世界的數學只能用落後來形容。老師看到我輕鬆解開題目後驚訝萬分的表情,到現在我仍記憶猶新。
  那題目也沒難到需要假裝不會的程度啊……
  雖然老師似乎感到有點不可思議,不過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為了早日能出社會,我想要更多加熟悉這個世界,現在可不是跟人客氣的時候。
  「劍術學得怎樣了呢?」
  另一方面,聽見父親這個問題,我頓時說不出話來。哥哥臉上憋著笑,代替我回答道:
  「照師父所說,弟弟的資質絕對不差,可是因為個子小,所以大概無法駕馭劍吧。」
  「嗯,畢竟琉克的身體本就不強壯呢。」
  因為我並不討厭練劍,所以仍請求讓我繼續一起訓練,不過看來我不是靠劍吃飯的料。這麼一來,我果然還是只能從學問著手了。
  自那次毒殺未遂事件起,如今已過了大約一個月,我的識字程度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不輸給大人了。如果是現在的話,父親房間的書我大概也能看懂了吧,知識總是不嫌多的。
  書齋中有數本吸引我注意的書籍。
  從我還不認得幾個字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那些書了。那是些畫有許多圖案的書籍,而我在前世也曾看過相似的書。
  這應該是鍊金術的書吧?
  自從我看得懂字之後,我將那些書全部翻過一遍,結果發現跟我的預料相差無幾。
  這個世界的初階鍊金術,幾乎等同是藥劑師。
  礦石和金屬難以處裡,材料也不易取得。相較之下,製藥的需求多,而且也有很多適合的配方可供練習。鍊金得到的物品皆有等級之分,沒有例外。同樣是傷藥,特級與劣等品就有著天差地別的差異。
  姑且不論我日後要不要成為一名藥劑師,這些肯定都會是有意義的知識。
  另外還有一點。
  我想要鑽研魔法學,提升相關知識。我並不是對魔法還不死心,而是知道那些知識總是有益無害。
  ……是真的哦。
  
        *
  
  「那次事件後,琉希安就變了呢。」
  初夏的午後,奧比涅家的當家之主埃瓦里斯特難得在家,他一手拿著紅茶,目光看向窗外,只見尚年幼的兄弟倆正在用劍對打。
  「是啊,他像是變了個人似地活潑起來,積極嘗試許多事物。」
  他們的年紀只差兩歲,體格卻差了一大截,身高也有一顆頭半的差距。大概是做哥哥的刻意配合小弟弟吧,劍術對打看起來還挺有模有樣。
  身為哥哥的擁有一頭明亮的金色短髮,容貌看著陽光精悍,很像父親埃瓦里斯特。他的身體魁梧,拿劍擺出架式時很有派頭;與之相對,弟弟則留著一頭長及下顎的柔順金髮,細緻的臉龐與母親安娜斯塔西亞非常相似。或許是沒什麼力氣的緣故,即便手持練習用木刀,他也揮不太動。他直到最近都還常臥病在床,體格非常瘦弱,即使跟同年紀的孩子相比也瘦小得多。
  就在兄弟倆終於進入反覆練習的階段後,埃瓦里斯特走回餐桌,放下空茶杯並坐了下來。安娜斯塔西亞則拿起茶壺,幫丈夫的茶杯斟滿紅茶。
  「最近他似乎沉迷鍊金術呢。」
  「是啊,他還來問我,可否進入我的藥草園,所以我決定也開放工作室給他使用。怎麼樣?是不是請個老師教他比較好?」
  「這點的確該考慮考慮,他現在正處於應該多方嘗試的時期。不過,一次讓他學太多導致弄壞身體就不好了,暫時就以安娜妳所知的範圍教導他吧。」
  雖然奧比涅家的三少爺最近變得開朗,也不再躲在房間不出來,但直到不久前,他還是個每到季節變換之際,就會臥病不起的孩子,因此也難怪雙親擔憂他是否會因過於拚命而倒下。
  「琉克或許是在意自己不會魔法吧。他一定是為了彌補這一點,才會學習鍊金術。說得也是,暫時就由我照看他吧。」
  「有興趣總是好事。」
  忽然,安娜斯塔西亞似乎想到什麼,她開口說道:
  「說到魔法,關於瑪儂一直延期的魔力檢查……」
  「對了,因為琉克的事,我一直忘記告訴妳。我已經向教會拜託了,他們這個星期內應該會回覆。」
  
        *
  
  今天要為瑪儂做魔力檢查。
  就是那個數年前令我嚐到絕望滋味的魔力檢查,不過瑪儂大概沒問題吧。
  一般而言,貴族子女大約在三到五歲時會檢查魔力量和屬性,因為兩者皆會影響到之後的教育方針。
  為了發掘能力,國家也鼓勵平民做檢查,但魔力基本上都是遺傳,而由於靠魔法或劍術建功立業的人往往會獲封爵位、成為貴族,所以造成了擁有魔力的人都在貴族之中的結果。
  即便是靠劍術發跡的家族,依然會是可以藉由魔力或技能強化肉體的人占優勢,因此仍以魔力較多的家族占多數。
  瑪儂今年六歲,本來應該早就進行魔力檢測了。
  雖然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她是女孩子,跟繼承家業無關,但另一個原因則是她性格怕生,害怕接觸家人以外的所有人士。
  去年檢查的那一天,她到了前一刻才退縮,結果檢查只好作罷。
  周圍如果都是不認識的人,她便會陷入恐慌。她原本就是個纖細的孩子,不過我猜測或許是一直有人要我的命,才會加深她覺得外人可怕的印象,這讓我對她感到很過意不去。
  總之,瑪儂終於要進行魔力檢測了。
  教會方大概也考慮到瑪儂的情況,這次只派兩名專員前來,分別是看起來很溫柔的女性,以及年紀尚幼的少年助手。恐怕其中也有父親為了不給瑪儂造成壓迫感,特別拜託過之故吧。
  那名女性可能是教會的教師或職員,少年則應該是在教會幫傭的奴隸或平民。他的年紀比我稍長,只見他東張西望,似乎還不熟悉工作。
  在面向庭院的寬敞客房裡,我們三人和教會的兩人面對面分坐兩邊。
  瑪儂坐在我與母親中間。
  她從剛才就一直緊緊握著我的手。
  雖然我從今天早上就一直安慰緊張的瑪儂,但是看來時間一到,她的焦慮感到達極致,即使母親來叫她,她也不肯放我離開。我沒有辦法,只得像這樣陪她一起坐在這裡。
  「瑪儂,沒事的啦。」
  我出聲安慰後,瑪儂帶著一臉僵硬的表情點頭回應,但是手掌卻直冒冷汗。
  溫柔微笑的女性為了舒緩瑪儂的緊張,開始做自我介紹。
  「我是教會派遣而來的艾瑪‧于格,這位則是負責協助的皮艾爾。」
  少年被介紹後,鞠了一個躬,瑪儂也跟著一鞠躬。
  「那麼就先檢測魔力,之後再檢查屬性吧。」
  艾瑪從皮包中取出一支卷軸。
  我原以為紙在異世界很貴重,但並非如此。從植物抽取纖維造紙的技法,在鍊金術盛行的這個世界似乎並不稀奇,只不過以需要魔力的鍊金術製造的魔法紙,價格便相當昂貴。
  她拿出的卷軸似乎就是魔法紙。只見她打開卷軸,卷軸那像是塗抹一層蠟似的光滑表面上,畫有好似魔法陣的複雜圖案。
  「來,瑪儂小姐,請把手放在這裡。」
  瑪儂戰戰兢兢地將手伸向那張紙。
  下一瞬間,白光隱隱浮現,光的線條從魔法陣的邊緣描繪出文字。
  「呀……!」
  原本就提心吊膽的瑪儂,被這變化嚇得縮回手。
  那現象只是這個魔法陣極為正常的反應,卻已足以令初次見到的瑪儂大吃一驚。
  魔法紙被瑪儂的手掌一拉,滑落在我前方。
  「真是抱歉,好像驚嚇到小姐了。」
  「不會,我應該先對女兒說明的。」
  女性職員急忙起身想要撿起紙張,安娜斯塔西亞卻伸手制止她。
  「母親,我來撿吧。」
  「哎呀,謝謝你。」
  我拖著抱住我手臂的妹妹,用另一隻手撿起母親正要拾起的紙張。一不小心流出魔力的話,魔法紙上的魔法陣似乎就會產生反應,因此我心想幾乎沒有魔力的自己稍微觸碰一下也不會有問題。
  我把紙放回桌上,將紙的正面朝上,就在我攤開那張紙的瞬間──
  我的手指稍微觸碰到紙的邊緣,魔法紙突然發出耀眼光芒。我忍不住感到目眩,立刻別過頭去,接著再看桌子的時候,桌上已經空無一物。
  「咦……?」
  我腦中滿是問號,剛剛還拿在我手上的卷軸,似乎已經燒得一點也不剩了。
  我茫然地轉頭看向教會職員,想要尋求答案,但是她也張大了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接著我看向母親,她也露出相同的表情。唯一不同的只有妹妹,她純粹只是因為看到卷軸突然消失而嚇了一跳。
  ──這、這是怎麼回事?
  「恐、恐怕是因為小少爺的魔力太多,這張測驗紙無法承受吧。用來保護的卷軸也因為超出容許量,所以燃燒殆盡了。」
  女性職員結結巴巴地解釋,急忙又拿出新的卷軸。
  卷軸分別由魔法紙與護套構成,以鍊金術製成的魔法紙用於設置魔法陣;外側的護套則具有保護和防止魔法紙劣化的功能。兩者皆有各自的等級,視設置的魔法陣和施加的魔力量不同,所需的等級將有所區別。當然,使用與魔法陣不相配的卷軸,不難想像結果會如何。
  「恕我請問一下,小少爺之前是用哪種測驗紙進行檢測的呢?哥哥有這麼強大的魔力,或許這支卷軸也不足以檢測瑪儂小姐的魔力。」
  「啊,不……不是的,上次的檢查,琉克……琉希安檢測的結果是沒有魔力。」
  「……咦?」
  聽到母親安娜斯塔西亞這麼說,艾瑪再次僵住了。
  沉默了一會兒後,她似乎重新整理好心情,從皮包中取出幾捆卷軸狀的紙,最後拿出看起來像是以動物皮革製成的厚卷軸。
  「不好意思,做完瑪儂小姐的檢測後,我會再次為琉希安少爺做檢測,因為當初或許是我方的疏失也說不定。」
  艾瑪將數支測驗紙卷軸排列在桌上,接著先將與剛才相同的卷軸遞給少年助手。看來那名少年沒有魔力,使用會對魔力產生反應的一次性魔道具時,有時便會倚重像他這樣的人才。
  這次似乎很順利。
  魔法陣對瑪儂的魔力產生反應,光點在魔法陣上以順時鐘方向緩緩行進,點起盞盞燈火。當點到第八盞後,魔法陣就像無熱的火焰般晃動一下,然後忽然從紙上消失。
  「八節多一點。接下來調查屬性吧。」
  這個檢查只能測出大概的魔力量。
  檢測的依據是看用哪一種測驗紙檢測,以及十等分的魔法陣會點燃多少標記來判斷。在幼年期的檢測上,本就不會使用能測量龐大魔力量的測驗紙,不過偶爾在魔法師家系中進行檢測時,會發生容量不足的情況,所以教會的檢測人員基本上都會將高階測驗紙一併帶上。
  檢測屬性時,是依靠帶有各屬性的魔石進行。艾瑪小心地拿出一個以有光澤的布料製造的單肩斜背包,然後從中取出幾顆有顏色的石頭。魔石是極小機率能從魔物體內取出之物,算是相當貴重的物品。由於其只會對特定屬性起反應,所以用魔石就能測出魔法的屬性。
  長兄法皮歐擁有火和土的屬性,二哥羅多克則是無屬性。
  無屬性就意味著他並不具備成為魔法師的資質。只不過,那並不代表他沒有魔力或屬性,而是他的魔力就是「無」這個屬性。
  所謂的屬性也就是輸出魔力的窗口。自身的魔力會從哪個窗口放出,決定了那人魔法的種類。
  瑪儂的屬性是風。風魔法有守護和治癒的輔助系魔法,也有強力的攻擊魔法。不管提升哪一方面都行,用途十分廣泛。
  瑪儂露出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並終於綻開笑容。
  當瑪儂退出房間後,艾瑪便開始重新檢測我的魔力。她取出比剛才連紙一起燒毀的卷軸更厚、裝飾得更為精美的卷軸。從她小心翼翼的動作,可以看出那卷軸似乎本身就是高級品。
  當她將之攤開後,便見上頭畫著細膩程度甚於先前卷軸的魔法陣,其文字密密麻麻到看著像是擠在一起般,記載的資訊量非常驚人。
  字好小……虧他們能寫得這麼細。
  要讓魔法陣能夠以魔力發動,需要特殊的紙張、墨水,以及最重要的描繪技術。因為魔法陣並非只是照著描繪,就能複製出來的。
  如果是擁有鑑定技能的人,當然就不需要借助卷軸。但是有鑑定技能者數量稀少,多數都任職於重要職位,難以聘請他們。這時,就會輪到卷軸派上用場了。
  魔法陣卷軸的好處就是不論是誰,只要有相對應的魔力,就能使用任何屬性的魔法或是像鑑定那樣的技能。只不過也有些例外,諸如特殊魔法或個人特有的技能。
  那麼有沒有屬性不就沒有關係了嗎?雖然我這麼想,但事情好像並非如此簡單。關於這方面的知識,下次我去父親書齋時再調查吧。
  總之,現在得先進行檢測。
  我的心跳得有點快,既興奮又期待。畢竟我本以為自己沒有魔力,如今說不定會有,心中自然湧現出期待之情。
  我輕輕觸碰魔法陣。
  因為剛才紙張焚毀事件的關係,其實我內心還有點害怕。
  這次……嗯,紙沒有燃燒。
  不過,魔法陣卻急速從外緣發出強烈光輝,迸發出如閃光般的光芒,緊接著上頭繪製的魔法陣便突如其來地消失了。
  全部過程大約一秒。
  魔法陣的反應怎麼都這麼激烈啊!
  我不知道該如何判斷才好,眨著眼睛望向大人們。母親安娜斯塔西亞表情顯得有些困惑,艾瑪則好似放空一般,對著變成純白的卷軸注視了好一會兒。

 


《轉生成國王的私生子後,決定享受異世界生活!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