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試閱(右).jpg

 

各位讀者午安( ̄(エ) ̄)

隨著天氣轉冷,小編正式成為一隻繭居的熊( ̄(エ) ̄)

但為了愛書,還是努力爬出被窩造福各位(??)

今天的試閱文是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9. 雙姬亂舞》

這可是小編打壓其他書籍私心爭取的試閱喔喔喔0(`・ω・´)=〇

本作動畫即將在1/9開始於日本放送

這麼好看的作品,小編覺得不能只有小編看到zan

如果你沒看過,現在給你看看試閱(?

由於小編們非常優秀(自肥)

台灣目前只落後日本進度一點點,

現在買下去,1~9集一口氣追完,

一個月後剛好開始看動畫!超完美!

快點一起進入無限可能的世界♪ (">ω<)っ))

 


 

 接續話    未完的希望
  

  □■────
  
  懷抱希望者,立於絕望深淵之際。
  若跌落其中,便無可祈願。
  被逼上絕路之人,發出堅定無比的祈求。
  
  被逼上絕路之人,因而創造出拯救自己的事物。
  有尋求靈魂獲得救贖的信仰。
  也有延續至後代的生命。
  以及……將襲向自己的絕望,予以擊破的存在。
  
        ◇◆
  
  時間是遙遠的往昔,現在以上古文明稱呼的時代。
  在今日名為卡捷拉坦地區的地域裡,有座深山存在著上古文明的兵器工廠。
  工廠內部備齊了從地下採掘資源的設備、將採掘到的資源加工為素材的設備、從地脈中生成能源的設備,以及量產兵器──煌玉兵的設備,這座工廠在無人的狀態下依然能夠增產煌玉兵。
  不過,這時的工廠存在著人類的身影。
  他們在工廠的最深處建造著這座設施最為重要的東西。
  作業員們隔著硬化玻璃牆,遙控機械手臂進行作業。
  就在這時,他們所在的操作室的自動門開啟了,一位帶著年幼孩童的男性走進室內。
  「主任,您怎麼帶著小孩子進來呢?」
  其中一位作業員向進入室內的男性……這座工廠的開發主任詢問。
  「哦,核心不是在前幾天完成了嗎?所以就想讓孩子看看……拯救我們的世界……拯救後代子孫的希望。」
  就在主任與作業員這般交談的時候,孩童走到了玻璃牆前。
  接著他隔著透明的牆壁看到能夠望見的事物後,發出「唔哇」的感嘆聲。
  「爸爸,這個會保護我們嗎?」
  「沒錯,這架【阿克拉‧巴司塔】會保護大家。」
  
  在透明牆壁彼端的,是機械製的球體。
  
  那是現在正建造中的巨大兵器的人工智慧區塊,今後將安裝好內部骨架與外裝,以完成令它成為兵器的步驟。
  這架兵器被取名為「對『化身』用決戰兵器」,其劃時代的特色為可自我開發、製造自身所需零件──甚至包含製作該零件的設備──之系統。
  作業員們如今正在製造用於自動建造功能的基礎設備。只要這項工程完工,之後【阿克拉‧巴司塔】就會自行將自身開發為最強的兵器。
  「真的嗎?」
  「是啊,這架【阿克拉‧巴司塔】就是希望。它一定能打倒『化身』,並拯救世界。」
  主任口中名為「化身」的存在,是侵襲上古文明的恐怖惡夢,是必須打倒的絕望。
  為了不忘卻此事,這座工廠的大廳繪製了一具「化身」之姿的壁畫,同時標上設計這座工廠的名工匠之名諱。
  「哇啊……」
  孩童聽到父親講出「【阿克拉‧巴司塔】會拯救世界」這句話後,浮現喜悅的表情,接著以興奮的神色向父親問道:
  「然後我就能見到媽媽了嗎?」
  「…………」
  問題的答案是……縱使世界得以獲救,這個願望也無法實現。
  但是,父親沒有將答案說出口。
  這個時代充斥著如此悲劇。
  為了突破現況,正需要【阿克拉‧巴司塔】的力量。
  「……等到有一天,世界恢復和平之後吧。」
  父親說完後,摸了摸兒子的頭,牽著他的手離開作業室。
  「掰掰,再見囉。」
  兒子以沒有被父親握住的手,朝著【阿克拉‧巴司塔】的人工智慧區塊揮手。
  這樣的行動雖然沒有獲得語言回應,但光學感應器的運作聲微微地從透明牆壁的另一邊傳了過來。
  
        ◇◆
  
  在二○○○年前的往昔,決戰兵器被製造出來,是為了成為人們的希望。
  但很諷刺地……時間來到現在,決戰兵器本身卻成了人們互相爭戰的導火線。
  侵襲卡捷拉坦的惡魔。
  意圖攻略〈遺跡〉的人偶。
  身懷致命缺陷而出動的煌玉兵。
  挺身抵抗這些威脅的人們。
  在戰鬥的渦流之中,尚未完成的決戰兵器毫無動靜。
  
  但是,決戰兵器已經預測到……覺醒的時刻近了。


 第一話    童話之戰
  

  ■卡捷拉坦巿街
  
  皇國的〈超級〉──【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呼喚出的二○○○隻惡魔,讓卡捷拉坦鎮深陷於恐懼之中。
  警報聲鳴響於早晨的街道上,人們驚慌失措地逃了出來。
  羅根坐在另行召喚出的大型惡魔背上,他像在看著螻蟻般,俯視眼底這片光景。
  「進攻城鎮。我記得富蘭克林那傢伙在一個月前做過同樣的事,但他失敗了。」
  他這次接下的任務是『擾亂卡捷拉坦的防衛戰力』。
  吉弗堤德‧巴爾巴洛斯也是如此指示的。
  而羅根自身──將此事理解為進攻城鎮。
  他並沒有理解錯誤。因為只要向城鎮進攻,防衛戰力就不得不分散過去。
  不過……
  「那麼,我就成功攻下城鎮吧。在討伐打敗富蘭克林的『不屈』之前,順便做一下這件事。」
  羅根本人一點都不打算讓進攻城鎮的規模,僅止於引誘防衛戰力的程度。
  「這座城鎮的樹很多,看起來很好燒,就用火攻吧。」
  就這樣,二○○○隻惡魔開始依序吐出火石子。
  石子擊中住宅,使住宅燃燒起來;擊中樹木,使樹木燃燒起來──擊中居民,使居民燃燒起來。
  「在戰爭時我就知道了,打倒NPC的經驗值效率很好。現在處於皇國的作戰行動中,也不會被皇國通緝,就讓我好好地大賺一筆吧。」
  被烈焰焚身的居民燒成了火人。
  雖然是幅淒慘的光景,但羅根除了「賺到經驗值」以外,沒有任何想法。
  因焚燒而產生的焦臭味傳不到羅根身邊……而居民被燒灼的模樣,在羅根眼中也只是CG角色在燃燒罷了。
  所選擇的視野類型固然是原因,更重要的是羅根只把這裡當成遊戲。對這樣的他而言,這只是順應任務而行動,打倒NPC以賺取經驗值的行為。
  他沒有任何想法。
  如有會讓他關心他人生死的事,頂多只有與任務成功與否相關的重要NPC──吉弗堤德‧巴爾巴洛斯的安危罷了。
  至少羅根是如此認知的。羅根雖然是到達〈超級〉境界的〈主宰〉之一,但對他來說,〈Infinite Dendrogram〉就只是款遊戲罷了。
  「嗯?是防衛戰力嗎?」
  在羅根的眼底,有將近二○○名的騎士現身了。
  他們是守護卡捷拉坦領地的堤安騎士團。是為了從焚燒城鎮、奪走人們性命的暴虐惡魔手中保護居民,而挺身出陣的戰士們。
  「哈。」
  然而羅根俯視騎士團面對惡魔拚命抵抗的模樣,發出了嘲笑。
  「頭腦實在是有夠爛。明明數量與性能都占下風,卻還從正面進攻,簡直愚不可及。」
  即使是面對襲擊居民的凶暴惡魔而奮勇對抗的騎士,在他眼中也不值一哂。
  羅根對惡魔下達指示,由一○隻惡魔對付一位騎士。
  這並非堤安騎士能與之對抗的戰力,他們漸漸只能任惡魔蹂躪。
  這幅光景,就像重現了上次的戰爭。
  「縱使是雜碎,起碼也是任職戰鬥職業,經驗值比較多。」
  羅根感到滿足,並且帶著已收拾掉騎士的惡魔移動。
  在這過程中,羅根發現了某座建築物。
  「那裡好像聚集了不少人。能夠方便我一網打盡,實在走運。」
  羅根盯上的是……孤兒院。
  有許多害怕惡魔的孩童與員工躲藏在院內。
  但在羅根眼裡,那只不過是『方便攻擊的標的』。
  羅根向幾十隻惡魔發出指示,要牠們對著建築物吐出火石子。
  因為把人連同建築物一起燒掉才有效率。
  「之後要是人們都像這樣聚在一起,就方便多了。」
  羅根如此低語之後,舉起右手上的大劍。
  大劍如同軍配,在揮下的瞬間,就會下達將孤兒院焚燒殆盡的決定。
  即將進行此事的羅根,壓根沒有『奪走大量孩童性命』的意識。
  因為,這就只是款「遊戲」而已。
  羅根如同要打壞RPG裡放有道具的木箱般,下達了這個決定。
  「發……」
  ──但是,他無法下達「發射」的指示。
  因為在他下達指示的前一刻,已經準備好發出砲擊的幾十隻惡魔──全都死了。
  有的惡魔被碎屍萬段。
  有的惡魔被切成兩半。
  有的惡魔吐血而死。
  有的惡魔就像受到操縱似的,開始同室操戈。
  
  狀態各有不同,但每隻惡魔都在某個人物的攻擊之下死亡了。
  「……什麼?」
  羅根環視周遭,想要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他對於能夠像剛才那樣──將自己匹敵於亞龍級的惡魔一次殲滅──的對象存在於這座城鎮的何處,抱持著疑惑。
  就在這時……
  
  『──一早出門散步,就看到了既懷念又醜惡的事物。』
  男性的聲音……不,像是男性聲音的演奏傳進了羅根的耳裡。
  
  『很不巧,我和這裡的孩子們約好要讓他們聽我的音樂。我在基甸也做過類似的事情,沒什麼資格說別人,不過……我不會讓你對孩子們出手。』
  發聲者不知何時之間,已經站在孤兒院的前方。
  那是一位老人,身旁還帶著機械……有如金屬樂器般的狗頭人、半人馬、哈耳庇厄以及貓妖精。
  他的名字為──【奏樂王】貝爾多貝爾。是過去隸屬於多錸夫,現在則浪跡天涯,與自身的〈創胎〉一同演奏音樂的老人。
  「你是……【奏樂王】!!」
  羅根知道貝爾多貝爾的名字。
  因為他是自己抱持競爭心態的對象──富蘭克林的戰隊成員之一,還擔任過該戰隊戰鬥小組的首腦。
  「為何你會在這裡!是富蘭克林為了扯我後腿而送你來的嗎!!」
  『不對,我已經不是〈睿智鐵三角〉的成員了。』
  貝爾多貝爾以寧靜的演奏回答羅根的質問。至於『說到底,他可沒有提防你到會扯你後腿的地步』這句內心話,就沒有放在音符裡頭了。
  「那麼,你為什麼要阻撓我?」
  『我不是說了嗎?這間孤兒院的孩童是不來梅的演奏聽眾,我可不能讓惡魔殺死他們。』
  「你在……說什麼?」
  對羅根而言,這是一句意義不明的話語。
  ──讓孤兒聽音樂?
  ──是某項任務的達成條件嗎?
  就他的基準來看,他只能理解到這樣的程度。
  貝爾多貝爾對絕對無法理解自己所言的男人,發出這樣的宣言。
  『最根本的是,在這時什麼也不做的人,是寫不出英雄故事的。這對我來說,比任何事情都重大。』
  描寫英雄生涯的歌劇是貝爾多貝爾的目標,也是他開始遊玩〈Infinite Dendrogram〉的動機。無論是攻是守,他都沒有冷眼旁觀的選項。
  而既然要從中選擇,比起順從前東家攻擊城鎮,貝爾多貝爾以〈主宰〉的身分……選擇保護孩子們,保護自己的聽眾。
  「英雄故事?那寫我的故事不就好了。」
  羅根聽了貝爾多貝爾說的話後,便這般表示。
  「?」
  貝爾多貝爾像是無法理解般將頭歪向一邊,羅根對他的態度感到煩躁,露出彷彿寫著『你連這種事都不懂啊』的表情,如此說道:
  「我正是這款遊戲裡的英雄,如果要寫英雄故事,除了我之外沒有更好的選擇。」
  而對於這句話……
  
  「──哈。」
  
  貝爾多貝爾嗤之以鼻的態度成了勝過任何言語的雄辯,也對【魔將軍】的發言表示出完全的否定。
  「你這、傢伙!!」
  羅根瞬間勃然大怒。
  「你不過是支援職業的支援職業,就憑那雜碎般的能力結構,你以為自己敵得過我【魔將軍】嗎!!」
  『很難說呢。但若要講這個……壓制型的你能勝過殲滅型的我嗎?』
  「少放屁!!老子是【魔將軍】!!老子在多錸夫率領最多手下,也是最強的〈超級〉!!」
  『先讓自己說話的方式安定些吧,臭小鬼。再說……無論是率領最多手下或是最強的人,都不是你。」
  「閉嘴!!」
  隨著羅根的怒氣,他率領的惡魔們有了動作。
  將近一○○隻的惡魔,為了扯下老人的首級紛紛殺到。
  這些毫不掩飾凶暴本色的惡魔朝他飛撲而去……
  
  『培卡喧的演奏──可不會讓你們輕鬆到能夠有勇無謀地跨越雷池。』
  
  ──卻全都在看不見的振動波之下粉身碎骨。
  
  「……!?」
  《心脈滅絕》。
  這是不來梅的其中一具個體──負責打擊樂器的狗頭人培卡喧所奏出的音樂。
  這項技能經過【奏樂王】的被動技能《奏樂王的指揮》強化了好幾倍後,就成了能將射程內的物質破壞殆盡、技驚四座的超振動結界。
  《心脈滅絕》擁有多錸夫首屈一指的攻性防禦能力。在過去,人稱〈超級殺手〉的瑪麗也必須裝死令其不備,才能破解這招。
  「唔!?」
  『說再多恐怕也沒有意義了。』
  貝爾多貝爾嘆息之後,擺出指揮家的架勢,與他麾下的頂尖樂團一同注視著眼前的〈超級〉與惡魔軍團──並如此宣言:
  『──放馬過來吧。就以我們的神奏,盡數粉碎你那些不值一提的惡魔。』
  「少愚弄本【魔將軍】……!!你這止步於第六形態的老不死!!」
  皇國的頂級戰隊〈睿智鐵三角〉的前最強戰鬥員──【奏樂王】貝爾多貝爾。
  皇國的決鬥王者,同時也是〈超級〉的【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
  兩者間的戰鬥,於焉展開。
  
        ◆
  
  在格林童話裡,有則名叫※《龍佩爾施迪爾欽》的故事。(譯註:在台灣的譯名為《名字古怪的小矮人兒》或《侏儒妖》等。)
  如要簡單說明內容,就如以下所示:
  在某個時候,有位貧窮的磨坊主人向別人吹牛「我的女兒可以把麥稈紡成金線」。
  國王聽到這個傳聞後深信不疑,便把磨坊主人的女兒監禁起來。
  國王向女兒宣告「在三天後的早晨之前,妳要把金線紡出來。如果妳真的能紡出金線,朕就娶妳當王妃;但若是紡不出來,朕就要處刑妳」。
  女兒想著「我怎麼可能紡得出來」而不知如何是好,這時有個小矮人出現於女兒身旁,向她提出各種交易。
  到了最後,女兒答應「以第一個生下的孩子換取小矮人紡出金線」這個條件,與小矮人訂下契約。
  小矮人將麥稈紡成金線,達成了國王的要求,於是國王迎娶女兒為王妃。
  但是孩子出生後,當上王妃的女兒懇求小矮人「求求你,請不要帶走我的孩子」。
  於是小矮人向女兒約定「妳若能夠在三天之內猜中我的名字,我就不帶走妳的孩子」。
  若省略過程直接說出結果,那位小矮人的名字就是這則童話的標題『龍佩爾施迪爾欽』。
  那麼,以龍佩爾施迪爾欽為原型的〈超級創胎〉──【技巧改竄 龍佩爾施迪爾欽】的固有能力為何?
  正如同把麥稈紡成金線般,是將職業技能的效果改寫得比原本更強的能力。
  在第一形態時,龍佩爾施迪爾欽是個只能把職業技能說明文其中一處的數值化為兩倍的弱小〈創胎〉,但隨著進化,能以技能改寫的處所與倍率都增加了。
  而隨時發動型必殺技能《吾以偽證紡出黃金》,則到達了『將自身職業技能的數值,最多於一○處同時化為一○倍』的領域。
  
  換句話說,龍佩爾施迪爾欽是比任何人都能強力地使用職業技能的〈超級創胎〉。
  
  羅根在準備這次的侵攻時,先將獻出活祭品時得到的點數變成一○倍。
  接著將《呼喚惡魔軍團》的召喚數量與持續時間變成一○倍。
  然後,惡魔召喚與一般的【召喚師】使用的召喚不同,沒有固定的召喚媒介,甚至連所記載的參考能力值都可以改寫。
  於是羅根從職業技能記載的【惡魔士兵】參考能力值中,將LUC以外的七項能力值變成一○倍(唯獨省略變成一○倍也不具重大意義的LUC)。
  這樣一來,合計有一○處數值變成了一○倍。羅根認為這樣的用法,就是能夠最大限度活用龍佩爾施迪爾欽與【魔將軍】職業的方法。
  
  另一方面,羅根不太常使用惡魔召喚與《軍團》以外的技能。
  舉例來說,雖然也有強化隊伍的技能,但羅根並不中意。
  強化隊伍的技能會隨著持續時間消耗MP,而且愈是對強力的部下施加增益效果,消耗也會隨之提高。
  但是,儘管羅根的龍佩爾施迪爾欽有增加技能效果的力量,卻沒有減輕成本的能力。用在點數上時,只能增加點數的量,使用於技能的成本並不會減少。
  再加上提昇能力值的技能雖然能夠增益STR、END、AGI,但每項技能的提昇幅度約為二○%,即使變成十倍,也只能提昇二○○%。
  羅根認為比起使用增益技能,就算能增加《吾以偽證紡出黃金》的使用處所,讓召喚時的能力值直接變成一○倍還是更有效率。
  總而言之,羅根喜歡藉由龍佩爾施迪爾欽的能力提昇惡魔軍團的性能,然後任由牠們蹂躪敵人。
  由於〈創胎〉的特性,羅根在早期就克服了以召喚數量為首的【魔將軍】轉職條件,在副職業幾乎都未昇級的狀況下就當上超級職業,所以他其實也無法採取其他戰術。
  即使如此,惡魔軍團的強大依舊不變。
  能以技能即時補充戰力數量的惡魔軍團深具威脅,除了決鬥以外,羅根至今為止,在幾乎所有戰鬥中都賴此取得勝利。
  畢竟,有什麼敵人能不受壓倒性的物量差距所蹂躪呢?
  
        ◆
  
  對於懷抱如此思維的羅根而言,現在與貝爾多貝爾的戰鬥狀況出乎他的預料之外。
  以常識來想,身為戰鬥類〈超級〉的羅根,以及雖然適合戰鬥,但就職於指揮者系統──這種支援職業的支援職業──的準〈超級〉貝爾多貝爾,兩者之間具有決定性的戰力差距。
  即使如此,羅根依然在孤兒院前方的道路上面露苦色。
  「……嘖!」
  其理由在於,自己的惡魔軍團根本敵不過貝爾多貝爾與他的不來梅。
  【魔將軍】的惡魔面對振動結界,顯然難以進攻。
  若向前突擊,會粉身碎骨。
  若射出火石子,會遭到消弭。
  縱使是亞龍級的惡魔,也無法越過這道攻防一體的振動結界。
  而在這段期間,射程比振動結界更長的超音波手術刀、高輸出次聲波、催眠音樂,陸續打倒了惡魔。
  即使有壓倒性數量也無法突破的防禦,以及與聲波一樣快的攻擊毫不間斷地釋放。
  貝爾多貝爾的戰鬥方式,對羅根來說近乎天敵。
  「咕!」
  『我也曾隸屬於多錸夫,而且還在頂級戰隊〈睿智鐵三角〉裡待過。你的戰鬥方式,我可是瞭若指掌。』
  貝爾多貝爾透過演奏向惡魔數量逐漸減少的羅根進行對話。
  『你身為【魔將軍】,戰鬥方式就是召喚惡魔。只要付出對價便可立刻展開惡魔軍團,這是你的強項。能夠以〈創胎〉的固有技能提昇成本效益的你,最適合使用這樣的戰法。擁有如此能力值的惡魔軍團,本來要將一整個城鎮作為活祭品,才能勉強召喚出來……但這次的成本就只要一隻亞龍左右吧?』
  貝爾多貝爾在輕聲嘆息的同時,正確看透了【魔將軍】的底細──就如他所形容的「瞭若指掌」。
  不過其中一個理由,是羅根在多錸夫甚至沒有隱瞞自己〈創胎〉的能力之故。
  理由不單是隨時發動型的必殺技能無法作為殺手鐧,而是羅根為了誇示「我比誰都優秀」,刻意公開於內外。
  他開始做出這樣的行為,是在戰爭過後──即富蘭克林成為〈超級〉之後的事。
  也就是說,這要歸因於羅根強烈的競爭意識。
  龍佩爾施迪爾欽具備即使能力洩底,損失也不大的特性,不過尚可加以分析,就像現在的貝爾多貝爾所做的事一樣。
  儘管不至於到自掘墳墓的地步,但這樣的不利處境終究是他自找的。
  附帶一提,在《龍佩爾施迪爾欽》這則童話裡,小矮人名字洩底的理由是「小矮人自己把自己的名字唱了出來」。
  這樣的原型不只在能力,性格也可說與羅根本人極為相符。
  『但是,惡魔軍團即使受到強化,性能依然有其限度。憑你呼喚出的這群惡魔軍團,無法越過培卡喧的振動結界。』
  這點程度絕對無法擊破不來梅──貝爾多貝爾如此斷言。
  『若要呼喚一定數量以上……還要能活著突破《心脈滅絕》的惡魔,就算你擁有〈超級創胎〉,也還是需要付出重大的對價吧?』
  「……講得好像你很清楚似的,【奏樂王】。」
  『我不是說過我瞭如指掌了嗎?若強度是到你用可取代成本加以呼喚的極限……也就是傳說級的惡魔,我們都會設法打倒。那麼,你要為了打倒我這個老頭子,獻出為數不多的獎賞武具來召喚神話級惡魔嗎?──就如同你打倒王國的騎士團長那時。』
  那正是【魔將軍】的奧義──《呼喚惡魔羯羅歐伯》。
  這個奧義與其他技能不同,有『以一個活祭品滿足點數對價』的限制。
  即使是能夠將點數化為一○倍的羅根,也只有軼事級以上的獎賞武具能夠滿足這個條件。
  另外,由於召喚出來的神話級惡魔並沒有記載參考能力值,龍佩爾施迪爾欽便無法將惡魔的能力值化為一○倍,這點在召喚傳說級的惡魔時也一樣。
  不過,即使扣除諸多問題,神話級依然是【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最強的殺手鐧。
  一旦使用,這股力量在所有戰鬥中皆為羅根帶來勝利,對於必殺技能是隨時發動型的羅根而言,可說得上是真正的必殺技能。
  然而……
  『你現在無法使用吧?因為代價太高了嘛。這裡可不是鬥技場。』
  羅根會成為皇國的決鬥王者,是有理由的。
  那是因為在決鬥結界裡,失去的道具在決鬥結束時也會恢復原樣。
  就算是作為活祭品而獻出的獎賞武具也不例外。
  若是決鬥,羅根就能毫不吝惜地以獎賞武具作為活祭品,即使是神話級的惡魔也能召喚出好幾隻。
  沒有任何一位決鬥排行榜入榜者,能夠勝過如此的威脅。
  再順帶一提,以前富蘭克林曾當著羅根的面放話:「可是那是因為【獸王】沒有參與決鬥,你才當得上王者吧?如果是【獸王】,就算面對神話級也能若無其事地獲勝唷?」
  這是他們初次見面的情況,從那瞬間開始,羅根就對富蘭克林與【獸王】燃起了對抗心。
  
  『如何?你要扔出獎賞武具召喚神話級試試嗎?』
  貝爾多貝爾刻意挑釁羅根。
  因為貝爾多貝爾的勝機,就在於羅根準備使用那招殺手鐧的瞬間。
  為了守護背後的孤兒院,貝爾多貝爾不能移動,也無法解除作為防壁的振動結界。
  但是,如果是羅根使出《呼喚惡魔羯羅歐伯》的時間點,貝爾多貝爾便可轉守為攻。
  召喚惡魔多少需要時間,而召喚者在這段時間內也會處於無防備狀態。
  貝爾多貝爾便可趁那瞬間,解除振動結界後打出必殺技能《獸震樂團》。
  培卡喧是威力超群的振動波,而侯恩會讓敵人自傷,甚至獻出生命。
  貝爾多貝爾判斷這兩種必殺技能,無論哪種都能打倒惡魔及羅根。
  或者,只要照這樣子持續削減惡魔的數量,羅根也會不得不追加召喚惡魔,進攻的時機照樣會來到。
  貝爾多貝爾為了不放過那個瞬間,在傾注心力指揮不來梅的同時,也認真窺視著羅根的狀態,然而……
  「嘖……嘰哩呱啦的,連舌頭都沒動,卻還能說出那麼多話。」
  羅根聽了貝爾多貝爾的話後,咂了咂舌。
  不過,之後他的臉上便浮現出醜惡的笑容。以那張與他設計角色時參考的遊戲主角相同的臉,露出貌同實異的笑容……
  「不過呢,老不死……你解讀錯誤了。」
  『什麼?』
  「獎賞武具?對付你不需要付出那樣的對價,用更便宜的東西就夠了。」
  羅根說完後彈了手指,接著便有一隻惡魔從後方飛到他的身旁。
  那隻惡魔──抓著一個人。
  「唔!?【魔將軍】,你……!」
  
  「用這個NPC就夠了。」
  
  那是一名貝爾多貝爾覺得眼熟的少女。
  她是昨天在伯爵宅邸裡,聽貝爾多貝爾他們的演奏聽到入神的其中一位孩子。
  是害怕得從孤兒院裡跑出來,卻被惡魔抓到的不幸少女。
  「因為你提到了小孩子,我想說或許用得到,就先把她撿了過來。瞧你那張臉,被我說中了對吧。看來這就是對付你的特效道具啦!哈哈哈哈哈哈!!」
  羅根看到想擺弄自己的貝爾多貝爾臉上浮現的表情,滿足地放聲大笑。
  「哈──哈哈──!!這是演奏的對價,收下吧!」
  於是惡魔把少女拋向前方的天空。
  少女面前,是散播破壞的振動結界──若她碰觸到了,將會連半點碎屑都不剩。
  「《心脈滅絕》,解除……」
  這是情急之下的判斷。
  貝爾多貝爾指示培卡喧解除技能……
  就在少女即將碰觸到結界之際,振動結界解除了……
  半人馬史敬士在孩童摔到地面前,衝過去接住了她。
  
  但與此同時──貝爾多貝爾的身體被羅根投擲出去的大劍刺穿了。
  
  大劍貫穿了老人細瘦的胴體,將他釘在地面。
  「咳呼……!」
  「真是有夠難看啊!你對NPC投入太多感情,才會變成這樣!」
  接著,無數的惡魔立刻殺向不來梅。
  不來梅也使用技能應戰,但現在沒有貝爾多貝爾的指揮。即使能以威力降低的音樂技能擊破其中幾隻,也無法打倒全部的惡魔。
  不來梅有如金屬樂器的身體逐漸受到破壞。
  無論是侯恩的笛子,還是誇畢兒的鍵盤,都被破壞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史敬士拚命地保護少女,讓她到孤兒院裡避難。
  但代價就是史敬士的弦樂器被折斷,本來有四隻的腳也出現缺損。
  「…………」
  被大劍貫穿,甚至無法倒地的貝爾多貝爾看向不來梅。他現在亦因【出血】使得HP減少,再加上看似為獎賞武具的大劍,還對他施加了咒怨類異常狀態。
  不用多久,貝爾多貝爾就會得到死亡懲罰吧。
  「…………」
  就算處於這樣的狀態,貝爾多貝爾還是看著不來梅它們。
  它們也回望貝爾多貝爾。
  即使不斷負傷,身體正在碎裂,也還是能夠戰鬥──它們以眼神如此訴說。
  「……那麼,就來演奏終曲吧。」
  受了致命傷的貝爾多貝爾,高舉雙手。
  「──《最終舞台》。」
  那是削減性命的【奏樂王】奧義。
  在之後的一分鐘內,將音樂類技能的效果再增強一○倍的最後殺手鐧。
  不來梅也集結起來,以唯一殘留著樂器的培卡喧為中心,合體成一具巨大的樂器。
  「什麼!?」
  羅根本以為貝爾多貝爾已經是具屍體,而為他的動作感到驚愕。
  但是,為時已晚。
  因為貝爾多貝爾以及不來梅──已經在演奏了。
  
  「《獸震樂團》──『培卡喧』!!」
  
  這股最後也最大的衝擊波,朝彼端的天空放射而出──將羅根連同存在於射線上、超過一○○○隻的惡魔一同吞沒。
  
        ◇◆
  
  《獸震樂團》的衝擊波散去後,自射線中倖存的只有一個人。
  「你還挺行的嘛,老不死……我大半的棋子都被毀了……連【別針】也是。」
  羅根面露苦色,他低頭看著懷裡碎裂散落的【救命別針】,憤恨地咬牙切齒。『我居然會被不是〈超級〉的對手殺死一次……』──其臉上的神色充分表露了這樣的想法。
  不過,做出此舉的貝爾多貝爾與不來梅也並非平安無事。
  不來梅本來即將破碎的身體,由於放出衝擊波的反作用力,已經成了沉默的鐵塊。
  貝爾多貝爾也因為大劍的咒怨類異常狀態,處於無法動彈、亦發不出任何聲音的狀態。
  他已有所消耗的HP,也因為【出血】,將在不到兩分鐘內就會歸零,接著就會得到死亡懲罰吧。
  「……費了我這麼多工夫,也給你個回禮吧。我是不曉得那是你的任務達成條件,還是你對NPC投入了感情,不過我要徹底破壞掉那座你想保護的孤兒院。」
  羅根想起自身受到的屈辱,浮現了陰暗的笑容。
  接著他指著孤兒院如此說道:
  「我不要用火石子清掉這裡,讓惡魔把他們一個個地吃掉吧。」
  雖然很浪費時間,但自己的任務就是拖延時間,無關乎以什麼樣的方式攻擊何處。
  說到底,在戰爭之中,無論如何蹂躪敵對國家都無所謂──這是羅根所抱持的想法。
  「動手。」
  與貝爾多貝爾戰鬥後倖存下來、免於被《獸震樂團》擊中的在場惡魔已剩不到五○○隻;仍在與卡捷拉坦騎士團戰鬥的也只有一○○隻左右。他的戰力已經大幅減少。
  但這樣就足夠了。羅根認為只要有五○○隻惡魔,便可將孤兒院上下啃得精光,也足以毀滅卡捷拉坦。
  「…………」
  貝爾多貝爾想要阻止朝著孤兒院移動的五○○隻惡魔。
  但是他發不出聲音,指尖也動彈不得,只能不斷顫抖。
  老作曲家的約定將會在此破滅,悲劇即將開幕。
  
  然而──有人不允許這樣的悲劇發生。
  「──《煉獄火焰》,最大放射。』
  
  在男人聲音響起的同時,與惡魔火焰相異的紅黑色火焰熊熊燃起。
  那道火舌舔舐逼近孤兒院的惡魔前鋒集團,幾十隻惡魔在發出苦悶的叫聲,同時摔落於道路上四處打滾。
  「…………誰?」
  羅根感到訝異,而他的視線前方有一個人。
  一道被火焰照映出來的影子,以全身是火的惡魔為背景,朝他走了過來。
  那人的外貌非常怪異。
  覆蓋全身的是有如闇夜的外套。
  外套之下露出的鎧甲,也呈現出可怖的黑色與紅色。
  雙手套著以惡鬼臉孔為造型的手甲,雙腳則穿著讓人聯想到屍身的長靴。
  若親眼看到那身裝扮,十個人之中會有十個人斷定「這很邪惡」吧。
  但是穿著這些裝備的他,其雙眸卻有所不同。
  他的雙眸正對於惡魔的暴行──燃燒正義的怒火。
  「──你就是【魔將軍】嗎?」
  他詢問對方的身分。
  羅根由於那人貫注於聲音裡的感情微微往後退,並反問道:
  「你是什麼東西?」
  他聽了這個問題後,正面瞪視【魔將軍】的雙眼──同時報上自己的名號。
  
  「──玲‧斯特林。」
  在過去曾二度破壞富蘭克林謀略的「不屈」,就站在那裡。
  
  「…………哦哦。」
  即將化為光之塵埃的貝爾多貝爾,並不曉得玲趕來這裡的理由。他不曉得正是自己與不來梅最後放出的《獸震樂團》,將玲引來了這裡。
  不過,貝爾多貝爾已心滿意足。
  貝爾多貝爾看著玲的背影,臉上浮現笑容。
  因為那道背影,與他的生涯夢想中的人物身姿極其相近。
  「……再來就、交給你、了。」
  貝爾多貝爾承受著咒怨類異常狀態,好不容易說出這一句話。
  「──好的,我一定不負所托。」
  老作曲家聽了玲的回答後露出微笑,與他的〈創胎〉……一同化為光之塵埃消逝了。
  
  站在羅根面前的玲,十分憤怒。
  對於涅墨西斯而言,那是股已知理由的憤怒。
  涅墨西斯明白玲‧斯特林……椋鳥玲二是個會因善意與義憤而展開行動的濫好人。
  若眼前發生了會令他感到不是滋味的事情,他無法袖手旁觀。
  因此,他會抱持著怒意面對散布悲劇者。
  至今為止,他在〈Infinite Dendrogram〉裡都是這麼做的,從今以後也不會改變吧。
  不過,涅墨西斯知道他會憤怒的原因有兩種。
  第一種,面對以悲劇遮蔽未來的存在,他會會正面相對,為了開拓冀望的未來而憤怒。
  第二種……對於以悲劇填滿過去,並將其踩在腳下發出嘲笑的惡意,他將因此暴怒。
  從過去到現在,他所戰鬥過的對象大多是前者。【加德婪韃】、【RSK】、【魔諾庫瓏】……就連富蘭克林也尚屬於前者。
  然而,只有一個人……存有後者的惡意。
  那個人的名字,是【大死靈】嵋茲。
  他基於私欲奪走許多孩童的性命,還褻玩其屍首,是個真正的邪魔外道。
  在涅墨西斯的記憶中,玲與嵋茲對峙時發出的怒意,與其他時候的性質有所不同。涅墨西斯領悟到「那一定是玲的逆鱗吧」。
  而現在,與當時的嵋茲相同……羅根觸碰到了玲的逆鱗。
  羅根宣告要燒燬城鎮、攻擊孤兒院、讓惡魔吃掉孩童。
  那是惡意,也是──暴怒的導火線。
  與玲對峙的【魔將軍】羅根‧哥德哈特是〈超級〉。
  雙方的實力差距,比起玲與嵋茲戰鬥時還大。
  更何況周圍還有亞龍級的惡魔軍團。
  這是壓倒性的劣勢。
  不過,那都無關緊要。
  
  因為玲已經──決定面對這一切了。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9. 雙姬亂舞》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