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幻想記試閱(右).jpg

今天帶各位看有出雙版本的《精靈幻想記14復仇的抒情詩》試閱文~00.gif

沒錯!繼12集之後,本次的14集也要推出廣播劇雙版本

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於羅達尼亞的客船被綁架!?

她們究竟會遭遇何種命運呢

老話一句,兩種版本(首刷附錄版&廣播劇限定版)

不要買錯囉~~~~(((o(*゚▽゚*)o)))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呢h47

 


 

  路西烏斯轉移到都蘭身邊後不久。
  克莉絲汀娜揹著失去意識的芙蘿菈,走進座落於森林外的村莊。
  村中一片寂靜,能看到村民步行的身影。村人們似乎也發現克莉絲汀娜的蹤影,緊盯著她。這或許是座封閉的村莊吧,村民散發出難以接近的氛圍。
  「請問……」
  克莉絲汀娜望向村民,企圖攀談,對方卻一臉嫌惡地移開視線。
  但克莉絲汀娜不能就此怯步。她的視線捕捉到下一位男性村人,主動走向對方。男人年約二十歲左右,正在小屋旁進行體力活,沒有發現克莉絲汀娜接近。
  「可以打擾一下嗎?」
  克莉絲汀娜站在男人身後,開口詢問。
  「…………可以,不對、妳是誰?」
  村人嚇得身體一震,轉頭看去。他看到揹著芙蘿菈的克莉絲汀娜後,明顯僵住了。不知他是不是沒想到克莉絲汀娜叫的是自己,他環顧四周發現只有自己在場,才開口回應。
  「請問村裡有藥師嗎?」
  克莉絲汀娜有禮地詢問。
  「藥師啊,我們是由村長兼任就是了。」
  男性村人輕聲低語。
  「請問你可以帶我去找他嗎?我妹妹被毒蜘蛛咬傷,正在發燒。」
  克莉絲汀娜簡潔地解釋來意。
  「……我知道了。」
  男人訝異地凝望著穿破爛禮服的兩人,輕輕點了點頭,邁開步伐。克莉絲汀娜跟在後方。
  他們在路途中不曾交談,但帶路的男人不時偷偷轉頭望向兩人,稀奇地看著她們。
  (這種打扮確實很醒目呢。)
  克莉絲汀娜檢視自己的穿著,心中滿是尷尬。
  「我想請教一件事。」
  「什麼事?」
  走在前方的男村人身體一震,轉過頭問。
  「請問這裡靠近什麼地方?」
  克莉絲汀娜模稜兩可地詢問,打算確認所在位置。
  「靠近什麼地方?巴拉迪雅王國的西方……?我幾乎不曾離開村子,有點不太清楚。」
  這個人的問題真古怪──男人似乎抱著這種想法,疑惑地回答。
  「這樣啊……」
  克莉絲汀娜的表情微微僵硬,沉重地回答。
  (這裡距離羅達尼亞十分遙遠,而且是普羅奇夏帝國的同盟國……)
  她們好不容易離開了森林,狀況卻不太妙。修托萊地區──首屈一數的大國貝爾托姆王國──的影響力在這裡不僅完全不通用,還會成為她們的累贅。
  (這不是我能夠揹著芙蘿菈走完的旅程距離。怎麼辦……)
  確認到殘酷的事實後,克莉絲汀娜的表情更為僵硬。總之,她必須先對侵蝕芙蘿菈的毒採取一些處置,但她想不到任何好主意。
  到頭來,當她抵達村長家時,仍想不出返回貝爾托姆王國的方法。
  「這裡是村長家,我去向他解釋狀況,等我一下。」
  男村人留下這句話,獨自迅速走進屋中。克莉絲汀娜在玄關等候,大概一分鐘後,男人走了回來。
  「村長要見妳,進來吧。」
  「打擾了。」
  克莉絲汀娜揹著芙蘿菈,輕輕行了一禮,踏入房中。看來是村長的中年男子在接近入口處的起居室等候。
  負責帶路的村人站在村長身旁。旁邊還站著一位與村人年紀相當的男人。他們一副很感興趣地看著身穿骯髒禮服的兩人。
  「哎呀……歡迎歡迎。我是這座村落的村長。我大致聽說狀況了。妳們在找藥師吧?」
  中年男性以村長的身分,低頭向克莉絲汀娜打招呼。
  「是的。我妹妹在森林中被毒蜘蛛咬傷,我不知道什麼藥草才能解毒。可以幫我稍微看看嗎?」
  「好的,沒有問題……但妳們該不會是貴族大人吧?」
  村長試探性地望著克莉絲汀娜。兩人滿是髒汙的禮服,似乎讓他抱持這種想法。
  「是的。」
  確切來說,兩人其實是王族。但克莉絲汀娜沒有出言訂正。
  「果然沒錯。喂,接下來由我處理,你們快出去。」
  村長出聲叫身旁的兩位年輕村民離開。但兩人不知是否無意迴避,呆站在原地──
  「別礙事了。女性貴族大人進行治療時,你們不能在場,快出去。」
  村長焦躁地瞪著兩人。
  「我、我們知道啦。」
  兩人面面相覷,不甘願地走出屋外。
  「我們村落的年輕人太失禮了。」
  村長低頭道歉。
  「不,謝謝你貼心的舉動。」
  克莉絲汀娜也點頭回應。
  「那麼,我盡快來幫她看診。一樓內側有間客房,這邊請。我來揹她……儘管我想這麼提議,可惜我現在腰痛,沒辦法這麼做。」
  村長開口催促兩人移動,說到後來揚起苦笑。於是他們朝向客房而去,不過──
  「話說回來,貴族大人為什麼會待在森林裡?而且只有兩個人……」
  村長在移動中開口詢問。
  「……我們搭乘交通工具旅行時,遭到賊人襲擊。我和妹妹好不容易才逃進森林,得以存活下來。」
  克莉絲汀娜猶豫了一下,立刻機靈地回答。
  「沒想到……真是一場災難。既然如此,兩位不見後,現在應該引發了大騷動吧?」
  村長似乎相信了她的話,憂心忡忡地說。畢竟這是貴族的發言,只要話語中沒有矛盾或可疑之處,他便不會起疑心。儘管村長亦有些在意克莉絲汀娜脖子上的枷鎖……
  「……恐怕是的。」
  「令妹目前身體欠安,今天就在我家住一晚吧。雖然寒舍可能無法令貴族大人滿意,但我能為兩位提供熱騰騰的飯菜。」
  「謝謝。」
  「請進,讓她躺在這裡吧。」
  三人抵達客房後,村長請克莉絲汀娜進房。她走到床邊,輕輕讓芙蘿菈躺下──
  「……姊姊?」
  芙蘿菈似乎朦朧地恢復了意識,她緩緩睜開眼。
  「我請村落的藥師幫妳看診喔。」
  為了讓妹妹放心,克莉絲汀娜勾起溫柔的微笑。
  「……謝謝。」
  芙蘿菈望向站在一旁的村長,用微弱的聲音道謝。
  「不會。請問毒蜘蛛咬傷妳什麼地方?告訴我被咬時的狀況以及時間。」
  村長搖了搖頭,以藥師的身分開始診斷。
  「她是在今天清晨被咬傷的,患部在脖子。我們雖然立刻使用解毒魔法,但沒有效果。我們一路走到中午過後,毒似乎開始在體內循環,她因高燒失去意識……」
  克莉絲汀娜代替芙蘿菈回答。
  「原來如此。失禮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村長接近躺在床上的芙蘿菈,撥開她的頭髮確認患部。接著他發現一個宛如黑色瘀青的腫塊。
  (黑色瘀青啊,森林裡確實有蜘蛛會引起這種症狀,要是放著不管,皮膚會逐漸變黑,最後壞死。我聽說剛被咬時,只要用濃度高的酒精擦拭患部,就能痊癒。但狀況變得如此嚴重,我就不知道該如何解毒了。據說症狀惡化後,傷口也有可能感染……)
  村長這麼思索,緊盯著芙蘿菈脖子上的瘀青。倘若侵蝕她身體的是感染症一類的病徵,將會相當棘手。
  而且比起這點,他更擔心芙蘿菈會將病症傳染給村人,因此他很想立刻請兩人離開。但忌於對方是貴族,他無法老實說出內心想法。
  「芙蘿菈不要緊吧?」
  克莉絲汀娜詢問村長。
  「……狀況說不上好。」
  村長面有難色地回答。
  「唔,治不好嗎?」
  克莉絲汀娜瞬間臉色蒼白。
  「很遺憾,我無能為力。如果是貴族的醫生,說不定會有對策……還有,這可能不是毒引發的症狀……」
  村長缺乏自信地說。
  「……不是毒?」
  「有可能是感染病。若繼續置之不理,皮膚將逐漸發黑腐壞。儘管剛被咬傷時可能有辦法治療,但時間拖了那麼久,我就沒聽過治癒的前例了。很遺憾,那個……」
  「怎麼會這樣……」
  克莉絲汀娜的臉龐愈來愈蒼白。
  「…………」
  一旦感染將大事不妙,兩位可以離開村子嗎?這句話梗在村長的喉頭,但因為對方是貴族,他只能嚥下這句話。
  「芙蘿菈會死嗎?」
  克莉絲汀娜屏住呼吸詢問。
  「我不知道。聽說壞死的部分會逐漸擴散……不過由於她的傷口位在脖子上,狀況可能很糟糕。妳或許也會遭受感染,最好別太接近她……」
  「唔……」
  最好別接近芙蘿菈?我怎麼可能辦得到。她本來想憤怒地反駁,但她察覺到成了病原體的芙蘿菈大概令村長很困擾,因此她硬是把這句話吞回肚子──
  「大、大事不好了!爸爸!」
  剛剛離開的兩位男性出現在敞開的門外。他們也許一路跑過來,兩人都上氣不接下氣。
  「怎、怎麼了?」
  村長感受到不尋常的氣息,困惑地問。
  「有國家的大人物來村裡了!」
  「……你說什麼?」
  村長像機械一般僵硬地緩緩轉頭,望向克莉絲汀娜等人。
  (難道有人來這裡找我和芙蘿菈了嗎?所以說巴拉迪雅王國也跟這件事有關嗎?)
  克莉絲汀娜立刻開始思考,但情報過於不足,她無法斷定。
  「妳心裡有譜嗎?」
  「……我不知道。」
  村長詢問後,克莉絲汀娜小心翼翼地搖了搖頭。下一瞬間──
  「喲。」「打擾一下。」
  另外兩名男性從門口出現,是路西烏斯和都蘭。
  「嗯!?唔……」
  克莉絲汀娜下意識站起身擺好架式。但她接著才意識到封魔枷鎖令自己無法使用魔法。
  「喔,看起來很好強。」
  都蘭興致盎然地睜大眼睛。
  「她是姊姊克莉絲汀娜‧貝爾托姆。」
  路西烏斯如此告知。兩人毫不客氣地大步進入房間。
  「所以說,躺在床上的就是她的妹妹,芙蘿菈‧貝爾托姆吧。嗯,雖然看起來跟屍體沒兩樣……」
  都蘭望向躺在床上的芙蘿菈。
  「哈哈,她在森林裡被某種有毒生物咬了吧。」
  路西烏斯愉快地笑道,彷彿見證了當時的情況。
  「真的嗎?」
  「…………」
  儘管都蘭如此詢問,克莉絲汀娜卻一直沉默不語。
  「喂,村長,發生什麼事了?」
  路西烏斯詢問村長。
  「是、是的!據說她在森林裡被毒蜘蛛咬了!我告訴她們,在村莊無法治療……」
  現下的氣氛似乎讓村長感到畏懼,他膽怯地回答。
  「原來如此。哈,妳們乖乖待在轉移的小屋不就好了,就算那麼拚命地離開森林,還不是被我發現了蹤跡,真是白費功夫。」
  路西烏斯嘲諷地說。
  「……」
  克莉絲汀娜咬著下唇,緊握拳頭。
  她無法否認這個事實。她不禁心想,倘若她們選擇待在小屋裡,芙蘿菈大概也不會被毒蜘蛛咬了吧。但是──
  「我、我們沒有白費工夫。是、是我拖累姊姊……」
  躺在床上的芙蘿菈加入對話,替姊姊說話。
  「怎麼,妳醒了啊?」
  路西烏斯望向床鋪。
  「你的聲音……聽起來好耳熟。」
  芙蘿菈用微弱的聲音說。
  「能被記得是我的榮幸。而跟第一公主是初次見面吧。我叫做路西烏斯‧歐爾基優。」
  路西烏斯用裝模作樣的語氣自我介紹,並面露嘲笑。
  「啊,是你企圖在阿曼多綁架芙蘿菈……」
  克莉絲汀娜的眼神變得險峻。
  「是啊,只不過被那傢伙阻礙了。」
  路西烏斯似乎回想起當初發生的事,突然轉為低沉的聲音隱含著不悅。
  「你把怒氣保留到那傢伙出現的時候吧。對了,說不定我們前往巴拉迪雅王國城後,有辦法治療第二公主喔?」
  都蘭拍拍路西烏斯的肩膀,安撫對方後,望著芙蘿菈說。
  「唔……」
  聽到對方表明重要的妹妹可能有救,克莉絲汀娜的心情開始動搖。
  「報酬就是與第一公主共度一晚,怎麼樣?」
  都蘭調侃似地補了一句。
  「什……惡、惡棍!」
  克莉絲汀娜瞬間面紅耳赤,瞪向都蘭。
  「哈,算了,看到妳穿著骯髒難看的禮服的模樣,也讓我打消這個念頭了。沒想到堂堂大國家的公主會落魄到這種地步。簡直比鄉下的娼妓還不如。妳看起來根本像個乞丐。」
  都蘭嘲笑道。
  「唔……」
  這個男人真是粗野又失禮。這是克莉絲汀娜有生以來首次受到這樣的汙辱。
  「呵呵呵,妳是敵國的公主,而且個性又好強,真是好女人。」
  都蘭愉快地笑道,克莉絲汀娜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在稱讚還是貶低自己。就在此時──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不知何時,利歐正站在門口環顧室內。克莉絲汀娜、芙蘿菈、路西烏斯和都蘭──這樣的組合太古怪了。他的表情嚴肅,寫滿疑問。
  「天、天川閣下!?你怎麼在這裡……?」
  克莉絲汀娜震驚不已,錯愕地開合著嘴巴。
  「……真讓人吃驚,你已經到了啊。王都距離這座村落有三十公里遠,你究竟使用了什麼手段?」
  都蘭緊盯著利歐開口。他們轉移到這座村莊只過了十分鐘的時間,他怎麼已經來到這裡了?這正是因為利歐從巴拉迪雅王都出發後,卯足全力飛過來的緣故。
  「別這麼驚訝,這傢伙能用怪物般的速度移動。」
  路西烏斯瞪著利歐。
  「……你打算做什麼?」
  利歐的眼神變得銳利──
  「唔……」
  路西烏斯拔劍出鞘,以劍鋒抵著躺在床上的芙蘿菈喉嚨。她仰躺在床上,身體微微緊繃。
  利歐做好準備,隨時都能開始戰鬥。
  「等等,你打算在這裡跟我交手嗎?」
  看到利歐散發出險惡的氛圍,彷彿隨時準備拔劍,路西烏斯詢問。
  「先拔劍的人是你吧?」
  「也罷,先別急,自從那件事發生後,我就非常想殺你。我跟你一樣亢奮喔?」
  路西烏斯依然注視著利歐,刀鋒逼近芙蘿菈的脖子約一釐米左右。
  「…………」
  利歐板著臉,抑制殺氣,似乎不想因此傷害到芙蘿菈。
  「哼,很好。這裡太狹窄了,我們無法安心揮劍。出去交戰吧。」
  「……我知道了。」
  利歐答應對方。
  「都蘭殿下,可以幫我搬運芙蘿菈公主嗎?」
  路西烏斯拜託都蘭。但是──
  「……我拒絕。她好髒又好臭。我沒興趣抱那種女人。」
  都蘭瞥了芙蘿菈一眼,冷淡地拒絕。
  「唔……」
  芙蘿菈和克莉絲汀娜的臉龐發紅,全身不斷發抖。
  「哈,真沒辦法。喂,第一公主,妳負責搬運妹妹吧。」
  路西烏斯改命令克莉絲汀娜。於是一行人離開了村長家。
  不知不覺間,看熱鬧的群眾包圍村長家,他們窺視利歐一行人浩蕩走出房子,不過──
  「滾開,我們又不是展覽品。」
  都蘭不悅地恐嚇村民,於是大家紛紛鳥獸散。他甚至命令跟上前的村長一行人:
  「你們也不用跟過來,礙事。」
  村長點頭回應,返回了家裡。
  接下來,利歐、都蘭、克莉絲汀娜、芙蘿菈和路西烏斯依序走出村莊。
  「克莉絲汀娜公主和芙蘿菈公主與我們的過節無關吧。」
  路途中,利歐對走在後方的路西烏斯說道。
  「怎麼會無關。她們現在是人質吧?我們在阿曼多時,你曾為了守護第二公主而戰。再說,列斯那傢伙也想對她們下手。但你害我們失敗連連。」
  路西烏斯發出冷笑,這麼回應。他手中的劍抵著克莉絲汀娜的脖子。
  「………………」
  克莉絲汀娜感受到脖子傳來熾熱的殺氣,冒出了冷汗。如同路西烏斯所說,不管怎麼看,自己和芙蘿菈都成為了利歐的絆腳石。這一點讓她感到十分內疚。
  「再說,你跟公主姊妹過去也有深厚的淵源。我對那一點同樣很感興趣,才想拿她們當作人質。」
  路西烏斯滔滔不絕道。
  「……你想說什麼?」
  利歐板著臉說。
  「你跟你爸爸一樣,都是很難搞的傢伙。於情於理,你都沒必要幫助她們,而且她們明明恩將仇報好幾次。」
  路西烏斯意有所指地說。
  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提心吊膽地聆聽對方的發言。
  「所以呢?那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你在貧民窟長大,進入貝爾托姆王立學院就讀。接著你將名字改為春人,並離開國家。對吧,利歐?」
  「……所以,那又怎樣?」
  儘管對方讓他在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面前徹底暴露了身分,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利歐依然面不改色。因為路西烏斯明顯是在挑釁。
  但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則沉下臉。路西烏斯刻意繞到克莉絲汀娜身旁,窺探兩人的表情。
  「哈哈,公主們的臉色比你還難看。公主們,聽到利歐這個名字,妳們也心裡有數吧?過去被妳們當作代罪羔羊、遭到放逐的男孩,就是眼前這個男人喔?妳們對他的過去也很感興趣吧?是不是有什麼話想對他說啊?」
  路西烏斯看穿兩人的心境,煽動對方的罪惡感。公主們的表情愈來愈僵硬。
  「你這男人真是比我還壞心眼。」
  都蘭無奈地搖了搖頭。
  「喂,利歐,你的殺氣太明顯了,害公主大人嚇得要死。」
  路西烏斯望著利歐的背影,開口嘲笑。
  「………………」
  利歐充耳不聞──
  「公主大人們,聽好了。那傢伙的雙親本來住在八雲地區,因為某些重大的事情搬到修托萊地區。他們剛好選擇了貝爾托姆的王都當作定居地。」
  明明沒有人詢問,路西烏斯卻開始對兩位公主揭露過去發生的事。
  「那傢伙的父親……玄的實力高強,他活用自己的能力擔任冒險者嶄露頭角。當時還待在貝爾托姆王都的我,注意到他的存在。後來發生許多事,我藉機取得了他的信賴。他信任我後,跟我聊了很多。利歐的母親菖蒲竟然是在溫室中長大的王族,這一點最讓我詫異──玄本來是菖蒲的專屬護衛。」
  利歐的母親是王族。這一點似乎讓克莉絲汀娜深受衝擊,本來佯裝面無表情的她瞪大雙眼。
  「用這個國家的狀況來比喻,簡直就像公主大人和護衛騎士結婚一樣。他們是惹出麻煩才搬來這個國家,但玄那傢伙看起來相當幸福,菖蒲不僅深愛著玄,也相當溺愛利歐。三人宛如畫中描繪的幸福家庭。我當初跟那家人一直有來往,也常常陪利歐玩。」
  路西烏斯似乎正在回首過去,他刻意感慨地闡述過往的情景。接著,他扭曲嘴角,揚起愉快的笑容──
  「這一切讓我噁心到想吐。所以,我破壞了他們的幸福。我在利歐懂事前殺了玄,在利歐五歲那年殺了菖蒲。」
  「……果然是你殺了我父親。」
  路西烏斯說到一半,利歐用冷冰冰的聲音插嘴。
  「臨死前,玄看到兄弟背叛自己,相當絕望喔?他的表情就像看到菖蒲被殺時的你。」
  路西烏斯似乎察覺到利歐的怒火愈來愈旺,他揚起卑鄙的笑容。
  「好過分……」
  芙蘿菈因發燒而臉蛋泛紅,悲傷地喃喃自語。
  「過分?你們國家也對他做出許多過分的事啊?五歲前,那傢伙還是有母親陪在身邊、幸福長大的小鬼。在貧民窟的兩年,他或許因為環境的摧殘而有些自暴自棄,但許多人也因為他是孤兒,對他做了不少殘酷的事吧?」
  路西烏斯再次煽動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的罪惡感。
  (……這個男人打算把我們作為威脅天川閣下的人質嗎?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要挖掘我們和天川閣下的過去……)
  克莉絲汀娜冒著冷汗,拚命思索路西烏斯的意圖。但她沒有辦法理解對方,只知道自己和芙蘿菈可能害利歐無路可退──
  「怎麼了?公主大人,妳不說點話嗎?我不知道利歐是否會出手相救,但妳可以試著求他救妳一命。妳現在充滿自私的想法吧?在這種狀況下,那傢伙可能還是願意救妳。」
  路西烏斯端詳著克莉絲汀娜和芙蘿菈的臉龐,這麼煽動。
  「唔……」
  克莉絲汀娜忍不住發毛。路西烏斯說得沒錯,她確實期待「天川閣下說不定會出手」。
  她緊咬嘴唇,對這樣的自己感到丟臉。明明憤慨激昂地說要守護芙蘿菈,卻保不了她。不僅如此,她過去造成利歐無數困擾,現在卻企盼對方幫忙。
  (我明明沒有要求對方幫忙的資格……)
  但就算犧牲自己,她仍想守護芙蘿菈。她必須這麼做,因此她只能仰賴利歐了。
  所以,她會摸索出提高芙蘿菈生存機率的方法。舉例來說,兩人真的被對方當作人質威脅時,她會讓利歐先放棄自己。所以──
  「……我沒有期待他幫忙我。」
  克莉絲汀娜瞬間面露苦澀,斬釘截鐵地說。
  「喔?什麼意思?」
  路西烏斯興致盎然地詢問。
  「為了國家,個人當然必須有所犧牲。假如你認為那很過分,可以藐視我無妨。我不記得自己有對他做出任何過分的舉動,這是我個人的想法,但芙蘿菈似乎不這麼想就是了。」
  克莉絲汀娜宛如闡述已經背好的台詞,沒有洩漏任何情緒──
  「呵呵,真過分。利歐的遭遇可是比其他不幸的人更加淒慘喔?他本來說不定能成為王族哪。在陰錯陽差下,他在五歲時成了貧民窟的孤兒,遭受政治利用,妳竟然還聲稱那是理所當然的行為?真是沒血沒淚。」
  路西烏斯的笑容透露著歡快,滔滔不絕地闡述利歐的不走運。
  「是你害他淪落為孤兒,沒資格對我說這種話……但你看走眼了,就算拿我當人質,對他也不會有任何效果。」
  克莉絲汀娜對路西烏斯說,語氣充滿輕蔑。
  「這是第一公主的想法,利歐,你覺得呢?堅強的她企圖用這些話惹怒你。『如果你要捨棄人質,就先捨棄我。』──她大概抱持這種想法吧?」
  路西烏斯笑著詢問利歐。他看穿了克莉絲汀娜的企圖。
  「什……」
  克莉絲汀娜想反駁,但她後來只是咬著下唇,表情沉痛不已。
  「妳在森林中走太久,所以糊塗了嗎?這傢伙才不會拋棄妳們。要是他有這種打算,早就砍向我的背了。就算面臨這種狀況,他仍打算幫助妳們。太偽善了,令我想吐。」
  路西烏斯憤恨地說──
  「已經夠了吧。你打算去哪裡?」
  利歐叫住了路西烏斯。他們離開村莊,來到平緩的丘陵。一行人距離村子已約數百公尺。
  「……差不多了。我們來做個了結吧。」
  路西烏斯將劍抵在克莉絲汀娜的脖子上。
 

 


《精靈幻想記14復仇的抒情詩》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全站熱搜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